鲜网

正文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_分节阅读_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啊……嗯!”
    少年惊喜地抬头,正好对上大叔低头望他,还挂着眼泪的小脸楚楚可怜,却绽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大叔简直要被酥化了心,他伸手摸了摸小脸,像被蛊惑一样低头吻掉了他的眼泪。
    然后,压在大叔心里头,那句带着狼性的、为时尚早的真话冲破道德的责备徐徐而至:“别让其他人看到你这哭样,不然我把他们都弄死。”
    
    第3章 .狼大叔的沉溺(小板车)
    
    大叔吻掉了少年的眼泪后,那句连他自己都吓一跳的出格说话让人呆了一阵。少年眼里闪过一道神采,大叔不懂形容,只是觉得似乎是突然被点亮的灯火一般,跃动着,生气勃勃。
    少年随即怯怯地用柔嫩的双唇碰了碰他,像是怕被他责备一样,一碰即离,然而少年却没有退后多远,大叔也并不允许,他还把人困在椅子上呢,两人近得呼吸可闻,少年扇子一样的睫毛撩动着大叔的脸颊,在那瞬间,大叔清晰地听见脑海中有一声响亮的啪,名为道德的理智断掉了,他化身为欲望的公狼。
    不管了,不管了,不管了。
    大手一伸,扣着少年的后脑,嘴唇下滑,擒住了少年的嘴。
    舌头舔过少年的齿列,感受到他敏感的颤抖,然后乖乖地张开嘴,喉间似乎有声淡淡的哼叫,似是欢喜也是惊吓,大叔无暇去辨识,他为少年的乖巧而悦了心,也为比想象中美好百倍的唇舌相触而迷了神,舌头不受控制地扫过少年的口腔,搜刮着他嘴里混着奶液的甜甜的气味,身体用力地压下去,完全把人笼罩在自己的包围圈内。
    “嗯……”
    少年溢出了甜美而模糊的叫声,双手不知道怎么摆,只能握着拳头抵在不断下压的大叔的胸前,心里像小嘴一样满满的,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狂喜。
    大叔没有讨厌他!大叔在吻他!
    大叔的热掌摸着他下颚,像逗猫一样来回抚慰他,另一手在他脑后把持着,让他一点移动的空间都没有,占有的唇舌在他嘴里不断翻搅,好舒服,舒服得少年腰身轻摆,双腿微分,软软的快要坐不住了。
    “唔……嗯……”
    少年被松开了一点,马上又被再次吞没。大叔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锁紧在怀里,一手扣着腰,一手托着脑袋,少年垫着脚尖也不能弥补这身高差,甚至双腿悬空,成为了他怀中的依附,只是一味地张着嘴,接纳绵长的、激烈的深吻。
    大叔好会吻,好舒服啊,怎么可以这么舒服。
    少年烧红了脸,哼哼地扭动着身体,只觉得身下越来越紧,他也感觉到大叔的身体越来越热,似乎还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在抵着他……
    正在他要渴求更多却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大叔猛然放开了他,转过身去粗重地喘着气说:“你走吧,今天先回家。”
    “唔……”
    少年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潮之中,桃花一样的容颜上满是迷醉,只懂发出无意义的哼叫。
    听到这声软中带娇的哼叫,大叔只觉得气血又剧烈翻涌,他咬着牙忍了一会,才克制着心里那股占有他的欲望,握紧了拳头继续重复:“叔叔还有事,你先回家去。”
    “哦……”
    少年在他身后细细地喘息,过了一会,他才听见少年应了一句,然后是收拾书包的声音。正当他等着少年的关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感到后背一暖,腰身一紧。
    少年从背后抱紧了他,埋着头小声地说:
    “大叔明天我还要再来。”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噔噔噔就快速跑走了。余下大叔一个人被炸得欲火焚身,想抓着他搞得乱七八糟的,哪有这样说话一截一截的?到底是说明天再来玩还是明天再来吻?说清楚好不好?!
    又再次回复一个人的大叔跌坐在沙发上,一边想着绵羊一样的小少年,一边回味着刚才的触感,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硬热,一下下低沉地撸动起来。
    一想到少年嘴边漏奶的性感模样,大叔就狠狠一跳,差点没憋住射了出来。他深吸一口,嘲笑地低头看激动得不得了的肉物,竟然像个初次寻欢的毛头小子一般,光是想象就能射。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对这种未长开的少年有如此深沉的情欲,当警察的过程中,他见过很多犯了事的少年,不是嚣张的,就是无知的,还有懦弱的,胆小的,他也见过不少亲戚家的同龄少年,聪明的,强健的,书呆的,滑头的,从没有一个人像少年这样,让他忍不住去保护,又想着去欺负,让他依赖,又想让他害怕,他要让他再也离不开他,只能依靠他,只能成为他的绵羊。
    大叔都被自己的逻辑逗笑了,用力弄了几下,才猛烈地喷了出来。
    看着手心浓浓的白液,他忍不住去遐想这堆东西如果是在少年嘴上该是什么风景,光是想想,射过的东西又发热发硬,他拍了拍那条精神的物事,低声笑了句:“你也是禽兽啊。”
    然而绮念却是一发不可收拾。
    大叔点起了烟,在吞云吐雾中深刻检讨。
    那边跑回家的少年也没有多冷静,靠在门后双腿发软地摸着嘴唇,他不敢直接说吻很舒服,只能含糊其辞地表达他还想要的意思,光是说这么一句话,就让他觉得一年份的羞耻额度都用光了。一边唾弃着自己不要脸,一边又忍不住去乞求更多。
    面对一个甚至比妈妈还要年长的男性,他生出了极度的渴求。
    就算还是会被不良学生们欺负也可以,只要大叔一直都在,大叔一直来救他就好。
    他从来没有这样感谢过那班人,感谢他们为他创造了认识大叔的机会。
    正在少年遐想回味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叫了起来。
    肯定又是妈妈。
    妈妈说最近这周都会天亮才回来,让他好好吃饭,不要老是给隔壁的大叔添麻烦。
    是的,他很高兴地告诉了妈妈,隔壁的大叔很温柔,晚上还照顾他一起吃饭。
    妈妈将信将疑,实在是不能怪她,一个单身女性带着孩子,还经常被街坊说闲话,对陌生人总是有不少的戒心。少年说过之后的第二天,她单独见了大叔。大叔也没废话,直接告诉她自己是警察,刚搬来住,妈妈看到警官证之后戒心都放下了,感谢了一番回头跟少年提及的时候,还赞叹了几句大叔长得挺帅,少年吃味地撇了撇嘴,不高兴地扭过头去,没搭理妈妈。
    少年进去冲了澡出来,却看到手机一闪一闪的提示有新消息。
    嗯?微信提醒,大野狼要加你为好友?
    少年扑哧一笑,一看头像就知道是大叔,拍得还是他阳台上摆着的唯一一盆绿植——俗称很难养死的绿萝。他很快就通过了,备注名称改为大叔,还在前面加了个a。
    这样一下就排在联系人列表的最前面了。马上就能找到。
    大叔很快发过来一条消息,“明天我不在,不用等我。”
    然后很快补充了一句,“晚安。小绵羊。”
    本来还抱着手机傻笑的少年一下僵了,扁着嘴巴想了一会,才发过去一个可爱的表情,以及一句“大叔晚安。”
    大叔是在躲我吗?一直到睡前少年都在想这个问题。
    戳着微信里的绿萝头像,却没敢去问。
    晚上少年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带着小红帽在森林里行走,猎人出现了,猎人把他带到了外婆家,然而外婆却不是灰狼假扮的,而是妈妈的模样。有种妈妈脸的外婆说,大灰狼已经被赶跑了,以后这片林子就安全了。小红帽从窗户里似乎瞥见外头的院子挂着一片灰色的皮毛,飘飘荡荡,若隐若现。
    
    第4章 .被吃掉的小绵羊(上)摩托车全速前进
    
    大叔骗了他,不但那晚没出现,前晚也没出现昨晚也没今天也不回他微信!
    少年像放了气的泳圈,软哒哒地趴在课桌上,懒得连午饭都不想去食堂吃。他摆弄着手机,点开微信又关上,却一条新消息都没有。
    课室吵吵嚷嚷,女生们叽叽喳喳,男生们吼吼叫叫,少年就这么趴着,直到他的桌子被人用力踢了一脚。
    “小娘炮,叫你呢!给老子应一句!”
    “啊!!”
    少年瞪大了眼睛,发现沉寂了一阵子的不良学生们又再次来找他麻烦,这回还明目张胆地来到了他的班级,围着他的桌子,铜墙铁壁一样。
    周围的吵嚷声不知何时已经静下去了,大家都退到一边明哲保身,看好戏一样看着他们。
    “啊条毛啊!给老子出来!整天装小姑娘,丑死了!”
    少年最后被拎着堵在了楼梯底,不良们搜刮了他身上仅存的一周的饭钱,数了数,居然还有小两百,主要是妈妈最近晚上都不回来,一下给了他好几百,少年随手抓了两张,一直没怎么用,正好被逮住了完全上供。
    “算你这娘炮好运,明天带多点来知道吗?啊?”带头的最高大的那位捏了捏他的脸,随即卧槽了一句,“妈的这小子脸比女人还软!”
    “唔!放手!”被扯得好疼,少年伸手去掰掐脸的粗手。
    如果换以前,他一定皱着眉苦苦忍耐,但被大叔说了两次以后,他也存了点反省之心,既然大叔不喜欢他绵羊,就尽量硬气一点吧,于是难得地首度反抗了起来。
    “敢掰我手?信不信我脱光你拍个裸照上传到论坛啊?”
    那人把另一只手也伸过来,掐着他另一边脸,其余两人笑嘻嘻地旁观,还掏出手机来作势要拍照。
    少年惊恐地尖叫一声,也是该他好运,正好有老师下楼,听见这声长叫,立马跑过来,边跑还边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不良们见势头不对一哄而散,剩下少年捂着被掐红的脸蛋靠在墙上惊魂未定。
    自然又被老师慰问了一番。少年没敢提被拿了钱,免得遭到报复,只是趁势说身体不舒服,下午请了假提早回了家。
    慢吞吞地挨到了家,却远远在楼下就见到大叔从一辆路虎上下来,低头跟驾驶座的人说了两句,抬起头来的时候还带着笑意,随手甩了车门,转头上楼。
    少年正要兴高采烈地朝大叔叫唤,却眼尖地看到路虎驾驶座上的是个漂亮的女性,短发,大眼,穿着黑色的T恤,一抹红唇衬得人十分亮丽,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很快拐出了小区。
    少年呆呆地,突然意识到,大叔这个年纪的男人,不可能没有固定的伴侣。凭什么他要认为必然会天天在家等他来串门呢?
    一时之间,他觉得身上发冷,特别是今早出门还忘了带围巾。
    小乌龟一样蹭到了家门前,他无精打采地掏出钥匙开门,旁边的防盗门却哗一下开了,大叔从里头探出半个身体,问了句:“小绵羊今天逃学了?”
    “嗯。”低着头的小绵羊有气无力地应了句。
    “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