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_分节阅读_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绵羊少年与狼大叔》作者:迷迷迷

风格:原创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温馨  温馨

简介:
一只软萌的绵羊被隔壁新搬来的大叔吃掉的故事。
甜文,1V1,受未成年,可爱系,小哭包,雷的可以不看。

    
    第1章 新房客的搭救
    
    少年经常被人形容为绵羊。
    他妈妈、为数不多的好友、老师,以及隔壁新搬来的大叔。
    少年非常怕事,好听点说是好说话,难听点说就是懦弱。
    这也跟他的客观条件有关系,少年已经16岁了,却长得很瘦小,穿鞋勉强能有一米六五,长期埋头读书而导致缺乏锻炼,身形纤细,手臂和腰部的线条甚至比女生还好看,配着一张娃娃脸,五官随母亲,长得小巧精致,看上去惹人怜爱也惹人欺负。
    少年这副比女生还好看的容貌也是为他招来欺凌的原因之一。这个年纪的男生们思维挺单纯的,纯粹觉得这小子长得娘娘腔,欺负到哭应该很好玩。
    而另一个原因,是跟少年的妈妈有关。
    少年是非婚生子,妈妈二十岁那年就辍学生下他,本来怀着当少奶奶的梦想,却被包养她的已婚男人无情抛弃,一无所有的妈妈闹得颜面尽失也不敢回家乡,咬着牙把少年生了下来,这些年靠着在酒吧和夜店的工作把少年养大。
    自然,这份工作也是和皮肉交易有关。这个城市就这么大,妈妈的工作也瞒不住,桃色的八卦总是传得特别快,少年刚升上高中没多久就被人知道了背景,学校里的不良学生开始以此欺负他,在走廊里撞他,弄脏他的书本,丢掉他的书包,最近甚至发展到在回家路上堵他。
    少年跟老师反应过,然而没过几天又故伎重演,少年的好友都是和他一样弱弱的普通学生,根本没有足够的武力来保护他。少年毫无办法,只能逃逃窜窜,每天放学都像只受惊的绵羊,撒开蹄子就拼命跑。
    然而今天终于被逮住了。
    少年被四个不良少年堵在了回家路上的巷子里,掀起了上衣,猥琐地摸着细嫩的皮肉,裤子快要被扒下的时候,天降神兵一样的大叔就此出现了。
    大叔好帅啊。
    大叔好MAN啊。
    大叔好聪明啊。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有时间花痴,明明快要被欺负个透了。
    大叔叼着烟、迈着长腿走进了巷子,先不提结实的身型,从身高上就比那群不良高了大半个头,他也不废话,扬了扬手机,一脸严肃地说:“刚才那段很精彩,我都拍下来了,现在就传到微博上让你们出出名?包你们晚上就上热门话题。”
    “哪来的大叔?滚你妈的,还敢管老子?”
    “我妈滚不滚轮不到你管,不过我这一键按下去,你妈今晚就要打死你们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赌一下?”
    大叔摆弄着手机,里头马上传来了刚才少年备受他们欺负的场景对话。
    几位不良学生都吓僵了,他们现在穿着校服,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学校的,网络暴力什么的他们也略有所闻,不禁都有点害怕。他们顿了一下,其中两位胆子肥的冲上来想打人,谁知大叔一脚一个,快狠准地踹到了墙上,顺势抄起旁边一根铁管,砰一下打在旁边的垃圾桶上,气势上立马就压了他们一头,不良们见势头不对,作鸟兽散。余下还衣衫不整的少年摔在地上惊魂未定,书包和外套被丢在一边,浸在巷子里的臭水沟中,已经湿透了。
    “起来,我送你回家。”
    大叔吸了口烟,居高临下地看他。
    那眼神其实颇为凶狠,没办法,大叔本身是警察,杀气是职业病,而且少年这种不争不怨的弱鸡样他最讨厌了,他知道对于受害者,特别是年纪比较小的,不应该这么硬邦邦地命令,但一时之间他语气也没法柔软起来。
    然而少年浑然不觉,不由得说他的脑电波也是有点不对路,此时在他眼里,大叔就像彩霞仙子所期盼的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他的意中人一样,无比英俊,无比强大,是盖世英雄,救他于危难。
    他还得以抬着头对大叔笑了笑,甜甜的笑靥,白白的身体,让刚离婚没多久还忙得没时间去消火的大叔身体里窜过一道燥热。他别开眼,不耐烦地用铁管敲打了几下地面,催促道:“快点!磨磨唧唧的。”
    “哦,好的,马上。”
    少年爬起来以后才发现衣服没法穿,校服被弄烂了,露出整片白皙的胸膛,上头两点小粉乳珠可爱得跟樱桃一样,他羞红了脸,又去扒外套,发现脏兮兮的也不能穿,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大叔看不过去了,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在他头上,边走过去捡起他书包边命令道:“披着吧,跟我走。”
    少年连忙穿起那件对他来大得离谱的外套,黑色的厚夹克,带着一股浓浓的烟味,重重地压在他肩上,少年只觉得心又酥又暖,甚至比妈妈给他庆祝生日更为让他欢喜。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大叔后头,花痴的小脑袋也来不及细想为什么大叔会知道他家住哪里。
    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走回了他家小区楼下,大叔准确地带着他来到八栋,拿出钥匙开了铁闸,一头扎进了老旧的楼梯里的时候,少年才惊呼:“啊,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里?”
    大叔噔噔噔地走在前头,过了好一会才传来一句:“我住你隔壁,前几天搬来的。”
    “哎,那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少年惊喜地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恩赐,他小兽一样快速跑了上去,欢喜地跟在后头,正要伸手去扯衣角的时候,大叔突然就回头,揪着他手臂将他拉到怀里,护着他的头说了句:“小心”。
    原来是楼上有人搬家,不知为何拖到了快傍晚还没搬完,搬家工人背着一堆杂物在狭窄的楼梯里下行,大叔为了让他不被撞到,一手圈到怀里,少年的身高正好到他胸口,隔着略带粗糙的毛衣,少年额头抵着大叔结实而硬热的胸膛,没由来地想起句歌词:“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两人在角落里等着队伍下去,得以亲密地相处了一分钟。
    大叔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像个成年人护着小孩子一样。
    少年被放开的时候可谓有点依依不舍,他抬头看了看大叔,正好大叔也低头,只见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有点期盼又有点茫然,震得大叔立马一转头,心里责骂自己是禽兽。
    “嗯?怎么了?”
    少年伸手扯着他衣角,觉得大叔对他态度太冷淡了,让他有点伤心。
    “没事,快走。”
    大叔刚要走,才发现他扯着衣角,少年不自觉地扁了扁嘴,无奈地放开。
    “哦。”
    还有十五级楼梯,就到家了。就要和大叔分开了。
    少年失落地想,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见到他。
    到了家门口,少年磨磨蹭蹭地掏钥匙,大叔靠在墙边等他,也不说话。这个时候楼道里正是归家高峰期,不时有几个人上上下下,大家都有点奇怪这两人的气场,忍不住多瞥了几眼。
    “没带钥匙?”
    大叔见他摸了半天都摸不出来,随口问了句。
    正在少年要嗯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发现是妈妈。
    “啊,妈妈,我到家了,你几点……啊……这样啊……哦……我知道了……好的……我会的……知道了妈妈……你早点回来啊……嗯……拜拜。”
    少年挂了电话,小声地叹了口气。
    妈妈今晚又不回来了,说是有个老板带她出去吃饭。少年知道妈妈赚钱不容易,他也不抱怨,只是心里终究是寂寞的。
    “你妈不回来?”
    大叔听他电话也猜了个八九成,见这人垂着头没精打采的,心想不如好人做到底吧,不待他回答便继续说道:“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啊,好啊,我要我要!”
    少年握紧了手机,转头对着大叔就绽开了一个笑颜。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妈妈不回来!竟然可以跟大叔继续相处!太好了!
    大叔被这笑容闪了一下,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质一如想象的柔软。
    “那你晚饭要吃什么?”
    “随便,我不挑吃的!”
    少年其实想吃汉堡,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他总是自己煮面条吃,吃多了觉得腻,他特别羡慕班里的同学,可以三五成群地去快餐店围着一起吃垃圾食品,他的好友都是贫苦生,下了课不是回家里帮忙摆摊就是要去打工,他在学校也没有其他朋友,因此这个愿望总是不能实现。
    大叔很快开了门,把他带了进去。
    这套房子和他家的格局一样,只是左右翻转而已,大叔似乎真的是刚搬进来,东西都没收拾,一堆纸箱堆在客厅里。
    大叔让他在客厅唯一的沙发上随便坐,自己先开了暖气,转头又给他倒了杯水,自己拿了罐啤酒打开来喝,才拿起手机开始点餐。
    少年兴奋又局促地坐在沙发里,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大叔。
    大叔真好看啊,头发有点天然卷,眼睛好深邃,睫毛好长,鼻子好挺,唔,嘴唇有点薄,亲吻起来应该很舒服,胸肌好发达,两条腿好直好长,不知道是做什么职业呢?
    “喂,问你呢,吃pizza好不好?”
    大叔不悦地敲敲桌子,叫回了少年的花痴之心。
    “啊,哦,我刚没听见,好啊好啊,我无所谓的。”
    少年连忙摆着手,笑着接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