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圈养(双性受/1v1/养成)_分节阅读_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心里乱成一团,君谪本就容貌出色,近年来的历练更使他周身沉着稳重,去年毕业才进去昊景集团的他,现在已经站稳了脚跟,这样的人,自然无数颇具姿色的年轻男女趋之若鹜。
  何诗,或许算得上是这些人中的胜利者,温柔得体,年轻貌美,玲珑身姿,最重要的便是那一张和君谪无疾而终的初恋相似的脸。
  君芍是知道这个人的,少数的几次,几乎都是这个何诗在君谪床上沉醉在快感中的样子。
  看到第一次以后,原本一直于君谪同睡的君芍第一次提出要有自己的房间。
  君谪自然不会反对,对于君芍合理的要求,君谪有求必应。
  只是,他不知道君芍是用何种心态才做出这个决定。君芍对君谪向来是乖顺的,只要君谪希望他做到的事,无论多难,君芍都会尽力做到。
  对着这个把自己从福利院出来,给予自己最优厚的生活条件的男子,对自己细心呵护的人,在君芍眼里他便是所有。
  在同班同学都开始情窦初开,私底下已经有同学在课后牵着小手一起在校园的树林里聊天时,君芍的眼里也只有君谪。
  12岁的君芍或许并不明白什么是爱,但什么是习惯,他是知道的,在他的这个年纪,或许是牵手,或许是并不深入亲吻的,但这些对象,他只愿意是君谪。
  回到家中,何阿姨正在做饭,看到自己的女儿何诗和自己的老板一同进门,何阿姨神情一片淡然。
  何阿姨做完饭,把东西收拾完便走了。君芍依旧和君谪住在一开始的复式套间内,二楼的主卧隐隐传来女儿情动的呻吟,看着眼前的丰盛的饭菜,君芍忽然恶心得想吐。
  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澡,再准备换上了作为自己睡衣的君谪的T恤时,却看到了篮子里君谪昨天换下的衬衣,君谪似乎特别习惯君芍这样的打扮,一直以来也没改变过。
  君芍不喜欢何阿姨进自己房间,所以他的换洗衣服向来都是自己收拾好,拿到换洗间的。
   君芍穿着衬衣,正要去衣柜拿内裤时,却住了手,自暴自弃返回床边,把空调温度降低,然后彻底将自己窝在被子里。

  ☆、第三章  我也可以(前菜肉汤)

  凉被里的君芍,双腿紧贴着,在被子里摩擦,双手夹在两腿间,湿濡感,在两腿间蔓延,不属于男性的花穴中有种莫名的失禁感,无论怎么强忍着,还是有粘滑的液体从花穴中渗出。
  君芍迟疑许久,才将手伸到花穴,但也只是快速地抹了一把,便把手抽出。
  君芍不明白这种嫉妒的情绪从何而起,他知道这并不应该,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来自君谪的给予,而自己,却还过分得想要拥有这个人。
  明明自己并不该觊觎,却依旧压不住心中的渴望。如果得不到,那就放弃好了,所以君芍搬出了君谪的房间,但是每一次,每一次看似无意得撞到君谪与何诗裸身相拥的情景,君芍便会觉得恶心,恶心想要将何诗取而代之的自己。
  君芍把双手紧紧得夹在腿间,身体蜷缩着窝在凉被里,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枕上一片湿润。
  君谪酣战一番,洗了澡,才发现,房子静悄悄,只有何诗在浴室内的水声。
  君谪下了楼,看了眼餐桌上明显没有动过的饭菜,蹙了蹙眉,穿着浴衣转身上楼,走到君芍的房间。
  出乎意料的,向来不锁门的君芍,此刻确是房门紧闭,君谪的眉皱得更紧了些,拿了书房中的钥匙,打开房门,才看到,巨大的床中,凉被把君谪盖得严严实实。
  君谪掀开凉被,看到君芍穿着自己换下的衬衣蜷缩着,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就连原本应该到君芍膝盖的衬衣却因为君芍睡前的折腾而将君芍的光溜溜的屁股露了出来。
  君谪视线一暗,很快便又离开了。
  低声唤道:“君芍。”
  君芍原本就没有睡得多熟,多年来的习惯让君芍睡眠向来很浅,君谪这轻声一唤,君芍便醒了,迷迷糊地醒过来,看着近在眼前的君谪一瞬间反应不过来。
  直到君谪捏着君芍的下巴充满磁性地声音问道:“为什哭?”
  君芍闻言,瞬间清醒过来,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猛地摇头。
  “君芍,我说过什么你忘记了”
  “少爷,我记得。少爷说过,君芍要乖,少爷才会对君芍好。”君芍声音很小。
  “所以?”
  君芍却还是一个劲的摇头。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君谪板着脸,沉声道。
  一时,房内一片静默。
  许久,君芍才哽咽着断断续续道:“少爷,我、我也可以,她能做到的。”
  君芍说得颠三倒四的,君谪却听懂了,目光一沉,问道:“君芍,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君芍闻言,忽的一惊,原本擒在眼里的泪夺眶而出,哽咽道:“不、不……少爷,我错了。”
  在那一瞬间,君芍意识到,自己却是不能和何诗相比,最起码,她是个正常的女人,而自己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少爷,求你了,我什么都可以,除了除了…”
  君谪看着情绪失控的君芍,眉峰稍蹙,道:“君芍,你是真的这么想么?”
  君芍摇头。
  君谪抹去君芍眼角的泪痕,道:“君芍,是你说的。”说罢,伸出舌尖,一点点的吻去君芍脸上的泪痕。
  君芍睁着红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活像一只兔子,一脸懵懂。
  君谪失笑,薄唇覆上君芍的唇,细细的舔抵,脑子已经糊成一团的君芍只能任由君谪将舌头伸进自己嘴里。
  起先君谪还能忍着温柔得舔过君芍口中,但随着君芍的手渐渐攀在自己肩上,唇舌也迎合着自己的节奏,君谪便在也忍不住了。
  坐在床上,直接将君芍抱在自己大腿上,搂着君芍的腰,灵巧的舌在君芍口中搅动,吞咽不及的延液从两人的嘴角溢出。
  君谪对君芍自然是喜爱的,他喜欢看着君芍按照自己的想法成长,但是五年多的日夜相处,君谪发现,他对君芍的感情超出了自己的预想。
  他开始容许君芍有小性子,也乐于君芍提出自己的意见,但君芍在自己面前总是乖巧的。
  第一次提要求便是要和自己分房,君谪有些气恼,却还是应允了。而后,君芍几次无法掩饰的失落,都于何诗有关。
  君谪发现了,却无意于点破,比起强行灌输,他更喜欢君芍能自己明白,他玩的不仅是君芍的身体,而是君芍全部,由身到心,心甘情愿的奉上。
  君芍身体早在君谪的狂吻中软成水,原本堪堪攀在君芍肩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滑落在胸前,无意中成了一个欲拒还迎的姿态。
  撩起拍了拍君芍浑圆的小屁股,君谪终于收回自己的自控力,在君芍耳边低声道:“你看,你把我浴衣都弄湿了?”
  君芍的脸瞬间红得不行,原本想要把头埋在君谪的胸前装死,眼角的余光却瞄到了虚掩的房门外一晃而过的身影。
  君芍红着脸,纤细的搂着君谪的脖子,小声迟疑道:“再洗一遍。”
  君谪宠溺地拍了拍君芍的屁股,“一起?”
  君芍快速点点头,立刻将脸埋在君谪胸前。
  君谪失笑,没有理会门外的动静,径直把君芍抱到浴室里。

  ☆、第四章   我们的家(肉汁)

  那天,君谪纵容地让君芍抿着唇把自己的肉棒洗了好多遍。
  隔天的周末,君谪便把带到了G市新建成的高档别墅区,三层半的装修典雅别致的别墅,室内家具物品也一应俱全。
  当天,君谪便让人把套间的衣物和个人物品搬到了新家。
  “何阿姨会住这里么?”君芍大大的眼睛看着君谪,犹豫道。
  “她们不会再出现了。这是只属于我和你的房子,喜欢吗?”
  君芍眼睛一亮,脸上掩不住笑意,抱着君谪的手,把脸藏在君谪胸前。
  何诗对于君谪而言,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床伴。与其说是身体上的快感不如说,只是尝个鲜。那张与初恋相似的脸,不过是对自己当初无疾而终的初恋的补偿罢了。
  路边捡到的野菊又怎么能跟自己精心培育的芍药相比呢,何况这棵小芍药还向自己展示自己的花枝,君谪自然不会因小失大。
  二楼的书房内,君谪正在处理文件,忽的喊道:“君芍”
  刚洗完澡,正在衣柜翻找内裤的君芍听闻,忙套上T恤,匆匆往书房跑。
  君谪抬头,便看到光着脸,全身就穿了一件自己的T恤,柔软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的君芍站在门口。
  君谪招手,君芍乖顺地走向坐在办公桌后的君谪。
  君谪伸手,把君芍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鼻间闻着君芍身上与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气,看到背对着自己的君芍因为宽大的领口而露出的洁白的脖颈,忍不住伸出舌,舔了一下,继而细细亲吻着。
  一手搂着君芍的腰,一手探入T恤的下摆,从君芍的膝盖往上摸。
  君谪色情的抚摸和亲吻让君芍不自觉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扭头,似是想看君谪的脸。
  然而脸还没看到,却被君谪直接吻住了唇,舌头冲破君芍的牙关,在君芍嘴里添弄。
  君谪的手摸到君芍两腿间,没有内裤的阻隔,手直接摸到了君芍的两腿间的隐秘地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