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萝莉公寓之夏日记事(同人)】(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冰水

    字数:7180

    (下)

    「哥哥……」

    细细软软的低语,在耳边响起。

    「哥哥……起来啦……」

    呼出的气流滑到脸上,有些麻痒。

    我瞇了瞇眼,慢慢将眼缝张开,只见可心穿着单薄的睡衣,正被我搂在身前,

    似乎是夏日有些热的缘故,小脸红扑扑的。

    啊……想起来了,因为游泳馆的「运动」实在太过激烈,所以我回来,就

    拉着可心起在床上睡午觉了。

    「那个……哥哥……」可心吞吞吐吐道。

    「小老婆,怎么了?」我抱着可心,翻了个身,让她趴在我身上。可心的

    身体柔柔软软的,如同搂着个抱枕。

    果然可心最治愈了~

    「人……」另个声音突兀地传来。

    ……诶?

    我侧过头去,只见宜静的下巴搁在床上,面颊绯红,两眼像是蒙着层水雾。

    这是……?

    未等我反应过来,宜静已经爬上了床。小女孩身上为着寸缕,只有下半身插

    着个「嗡嗡」运转的器具。

    「人,已经……不行了。」

    宜静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掀开被子,与此同时,我和可心同时惊呼声。

    可心叫,是因为宜静的头忽然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我叫,是因为我感到因睡醒而勃起的阴茎,已经完全地被含在了宜静嘴里。

    「那个……」可心小声道,「因为老师要求,所以宜静……哥哥你先和她做

    啦,等完了……完了再……」

    说着说着,可心的脸已经成了红苹果。慌张地撑起身子,却又发出声古怪

    的呻吟,扭开身子。

    我定睛看,只见可心的菊蕾处,竟插着个毛茸茸的狗尾。

    「这是……」我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可心。

    可心红着脸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但及时出现的声音却为她解了围:「哥哥,

    这可是可心特地为你准备的哦?」

    悦真拿着相机站在床边,笑嘻嘻道:「变成哥哥的小母狗呢,怎么样?」

    我手按着宜静的头,让她继续口交。手伸出捏住悦真的小脸,笑道:

    「那是悦真把我家可心的带坏喽?」

    「意是我出的,但实施的可是宜静呢~ 」

    悦真捉住我的手,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

    「所以惩罚的话,那就请惩罚宜静喽~ 」

    虽然是强词夺理,但宜静却似乎很受用的模样。小变态跪坐在床上:「请

    人责罚奴婢。」

    「那我就惩罚小变态喽?」我两手拧住宜静的胸部,宜静「嘤」的痛呼声,

    肌肤泛起阵潮红。

    「啪!」

    肉棒从左至右甩,打在了宜静的小脸蛋上。声音并不响,但宜静却浑身

    颤,挺直了身子。

    「啪!」

    我的肉棒再次抽打到宜静脸上,宜静不由发出了低低的「呜呜」声,眼神迷

    离地望着我:「、人……」

    虽然有些鬼畜的感觉,但用肉棒淩虐小女孩真的是让人莫名兴奋啊……

    唉,最近口味好像越来越重了。

    「那么……人可要享用小母狗了哦?」

    「呜……」

    宜静翻过身子,尽力地翘起屁股,同样插着肛塞的菊蕾下,可爱的花瓣早已

    打开,等待着肉棒的进入了。

    「请人享用奴、奴婢……啊——!」

    最后的惊呼,是我故意在句末时狠狠地插了进去。

    瞬间的撞击,让龟头几乎要撞入子宫,宜静身子打着颤,强烈的快感化作了

    声悲鸣:「啊————」

    已经被玩具挑逗了那么久,再加上我的猝然袭击,宜静瞬间就达到了高潮。

    「小母狗这就不行了吗?」我的速度还在加快。

    「呜呜呜——」

    宜静呻吟着,明明已经在高潮,却还在被次次撞击着,小穴又酸又麻,可

    快感却次次地推进着。

    「波~ 」的声,我将宜静菊花上的尾巴拔了出来,在菊瓣闭之前,又将

    根手指捅入其中,同时狠狠地射出了精液。

    「啊啊啊啊——」宜静发了疯样地大喊着,小腿抽筋似的打着摆,接着身

    子软,整个人坠在到了床上,等我抽出肉棒时,精液从宜静的小穴汩汩流下,

    最后流过翕动着的肛门,滴滴落到床上。

    「嗯嗯,很不错呢,看来以后实验又有新灵感了~ 」悦真摆弄的手机,副

    非常满意的模样。

    我忽然有些好奇:「那个……妹妹啊?」

    「嗯?」

    「你是更喜欢自己做呢……还是看我们做?」

    「哥哥觉得呢?」悦真笑魇如花。

    「唉……当我没问。」我撇过头去。

    「不过,哥哥啊,可心可是等不及了哦~ 」悦真似笑非笑道。

    「哥哥……我也要。」

    身后传来了可心的都囔声。

    可心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微微撅着小嘴。

    那个姿势,非常地想让人欺负。

    「好好好,哥哥马上来疼爱小老婆~ 」

    我将可心扶起,自己背靠在枕头上,另只手扶起肉棒,对准了那粉红娇嫩

    的小穴。手按,棒身便顺滑地插入可心的体内。

    「呜~ 嗯……」

    可心呻吟声,满足地抱着我。见我眨不眨地盯着她,忽然脸红,撇过

    头去。但是肉棒却被她的小穴紧紧地夹了几下,仿佛是彻底紮根於她的体内,再

    不能拿出来了。

    我只手环抱着可心,只手按压着可心胸前的蓓蕾。可心耐不住他的挑逗,

    轻轻地转动小屁股,让肉棒在体内摩擦着。

    「嗯……呜……哥哥……好舒服……」

    可心浅浅呻吟着,手抓着我的背。自觉地抬起小屁股,上下晃动着,只是这

    个姿势很难达到深处。

    「呜……」

    可心抓挠似的呜咽声,小心翼翼撑起身子,青葱般的手指扒开花瓣,再度

    对准了直指天花板的肉棒。

    看着可心这副姿态,我的恶趣味又上来了。龟头才卡进小穴里,我便忽然

    摆手,拉开了可心撑着身体的另只手臂。

    「呀!」

    瞬间的失重让可心尖叫出声,在重力和淫液润滑的作用下,肉棒迅疾地穿过

    层层肉壁,直抵花心。

    可心仿佛个旋转木马般,整个身子只有肉棒支撑着。仅仅是研磨几下,便

    迸发出了更高的尖叫声。同时到达了高潮。

    然而这还没完,我再度扶起可心的身子,轻轻往上抛。同刚才样的,可

    心幼软的身体像个性爱娃娃样,在我的帮助下不断用花心撞击着我的龟头。

    「不……不行啦!已经在高潮了……不要啦!」

    可心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喊,但我也已濒临极限了。随着可心身体的再次落

    下,龟头狠狠研磨着花心,白色的浊液倾泻而出。

    圣洁的白光将我淹没,与之同时消失的是可心的呻吟……以及相机的哢嚓声。

    ……

    夏日天暗得晚,等到月上枝头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可心她们都回家

    去了,但我经过个房间时,却忽然发现玉洁还赖在这里。

    大小姐侧躺在床上,手抱着被子,睡得正香。我蹑手蹑脚地凑近,听着玉洁

    悠长的呼吸,轻轻地挠了挠她的脚心。

    「……」玉洁的小脚颤了颤,双腿分出条缝隙。我的手指顺着缝隙游走而

    上,另只手轻轻掀起白色的薄纱裙,属於小女孩的可爱下体便暴露在了眼前。

    「嗯……」

    似乎是感受到了下体的清凉,玉洁轻轻都囔了声。

    我的手指轻轻分开花瓣,大小姐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面色片潮红。仅仅

    揉了几下,小小的花瓣便翕动起来。只听「啵」的声,花芯吐出股透明的花

    液。

    「呜~ ……哈……」玉洁终於从睡梦中醒来,正见到我手上沾着亮晶晶的液

    体,脸坏笑地盯着她。

    「变……变态!」

    玉洁到底还是撑不住,扭过头去骂着。

    「诶,小公不想要吗?」

    我脸失望,作势要走。

    「等……别走!」

    玉洁涨红了脸。

    「哦?小公反悔了,那可不行哦~ 」

    我忽然将床头柜上的白绒狗尾肛塞取下。

    「玉洁想当小狗狗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怎么会摆在玉洁的床头柜上?

    呐,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事。

    「谁想当了!」玉洁激烈地反驳着。

    「那就不做喽?」

    玉洁咬着下唇,狠狠瞪着我。最后却还是屈服地翻过身子,跪在床上,翘着

    小屁股,不情愿道,「就、就这次!」

    灯光下,金属肛塞的表面反射出淫靡的光泽。只是手迅速地按,肛塞水滴

    状的头部便撑开了玉洁的后庭,顺滑地没入了玉洁的小菊蕾。

    似乎是后庭遭异物入侵的缘故,玉洁可爱的小脸上明显带着丝不适感。不

    过这样子,却更引起了我「欺负」她的欲望。

    於是我边摩挲着大小姐的秀发,边将早已硬起的肉棒递到她的唇边。

    玉洁横了我眼,却还是自觉地握住肉棒,伸出小舌先舔了几下棒身,随后

    吻住龟头,小心地将其含入口中。

    虽然有些鬼畜,但不得不说,看着玉洁副羞恼的模样,却还得乖乖为我口

    交的状态,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玉洁想不想当人的小母狗?」

    我抚摸着玉洁的头顶,狭促道。

    玉洁埋头口交,装着鸵鸟不说话。我也不急,心中已经有了意。手在大小

    姐的蓓蕾上按了几下,玉洁吮吸得也愈发刺激。

    「小母狗,我要射出来了哦~ 接好人的精液~ 」

    「咿——!等……呜呜……咕……咳!咳!」

    玉洁已经做好吞精的准备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却把肉棒忽然拔出。对

    准玉洁错愕的小脸和微张的樱唇,痛痛快快地射了出来。

    大小姐的反应也是很快,赶忙再次吻上龟头,可惜饶是如此脸上还是溅到了

    好些精液。慌乱下,嘴里的精液也差点呛咳出来。

    「你这个死变态!萝莉控!大色狼!」

    好不容易咽完了精液,玉洁当场就爆发了,「人家帮你口交了还不好!现在

    脸上头发上全是你的脏东西,怎么办!」

    「好好好,人错了。」

    我边用纸巾帮玉洁擦着脸,又边用手指刮下点精液,送到玉洁口中。

    挑逗着问:「小母狗,怎么样?」

    玉洁瞪我眼,咬了下我的指尖:「反正就今天次!」

    「那……人可要遛小母狗喽~ 」

    「哢」的声,银白的金属项圈被套在了玉洁的脖子上(话说悦真到底买了

    多少玩具啊)。同时我俯身,以公抱的姿势将玉洁抱起。

    「你、你干什么啊!」

    玉洁还想挣脱,但我已经熟稔地掀起她的公裙,手摸便摸上了大小姐光

    滑的翘臀。在花瓣上只是挑逗几下,玉洁的身子就软了下来。

    几步到了楼道,路走上顶层。将用备好的钥匙插入锁孔,门推,面前豁

    然开朗。

    天台上,夏夜的风从身侧漫过,漫天繁星闪着光,月光飘飘摇摇地落下,玉

    洁不由屏住了呼吸,世界悄然无声。

    「小公,怎么样?」我轻声问。

    玉洁没说话,神情却温柔了许多。我向下看去,玉洁衣衫虽然稍有些淩乱,

    但还保持着完整。

    不过想想她白色的洋装下,臀瓣和小穴可全暴露在空气之外……

    「来,把衣服脱了。」

    我将顺便带上的毛毯铺在地上,天台的门已被我锁起来了,所以也不怕被人

    发现。

    「……哼,变态。」

    话是这么说,但玉洁还是十分干脆地把洋装脱了下来,露出了羊羔般洁白的

    娇躯。小巧玲珑的身形,彰显出幼女独有的曲线。爱液从股间滴落,拉出道淫

    靡的丝线。

    「小母狗这就发情了?」

    面对的我诘问,玉洁脸色微红,忍不住辩解道:「还不是因为你……都到现

    在了……还、还不做。」

    「好好好,人的错。」

    我脱去裤子,躺在毛毯上,肉棒直指着天空。玉洁迫不及待地跨在我的身上,

    小手分开花瓣便想坐下。

    「等等,小母狗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我的恶趣味又上来了。

    「什、什么?」玉洁的穴口堪堪碰到肉棒,却被我用手托住。大小姐难耐地

    扭着身子,几乎要哭出来了。

    「在服侍人前,小母狗可是要得到允许的哦~ 」

    玉洁涨红着脸:「小……小母狗……请求用小穴服侍人。」

    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好久。不过我也心满意足了,松开手,玉洁赶紧坐下,

    肉棒顺着紧窄的甬道直捅花心。身上的大小姐顿时发出了声悠长的呻吟,并且

    轻轻地套弄了起来。

    夏夜的风带来丝丝缕缕的凉意,我抓着玉洁的腰,配着她的动作。肉棒被

    层叠的嫩肉挤压着,仿佛在被按摩。

    「哈……哈……好……好舒服……」

    「小母狗喜不喜欢人操?」

    「嗯……好……好喜欢……」

    玉洁背对着我,月光照在肌肤上,有玉石的质感。我看着玉洁的雪臀在身上

    起起落落,小小的屁股白洁无暇,却渲染着层淡淡的粉韵。丛白色的尾巴从

    菊蕾处伸出,小小的肛门微微收缩着,我不禁用指尖碰了碰。

    「嘤——!爸爸,别动那儿……」

    「啪!」我打了下玉洁的屁股,「叫人。」

    「唔嗯……变态~ 」

    玉洁的声音怪怪的,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啪!」我又是拍,又不禁用手捏了捏,玉洁的美臀挺翘而有弹性,这打

    的似乎有点上瘾了。

    「说不说?」我情不自禁地又打了下。

    未想,这句话就想催化剂样。玉洁重重起落了好几个来回,唔的声,小

    穴阵收缩,便在羞耻中达到了高潮。

    「呼……呼……好舒服……」玉洁手撑着地,明显是透支了体力。看来对小

    女孩来说,这个姿势还是很耗力气的。

    「但人还没舒服呢哦,小母狗~ 」

    我托起玉洁的屁股,在下面挺动着肉棒,龟头次又次地直击花心。

    「呜……才高潮,别、别动啦,等会儿好不好……」

    「等什么?」我促狭地问。

    玉洁明显领会了我的意思,红着脸道:「等会……等会人家再服侍你啦……

    变态……人……」

    休息了会儿,玉洁开始小心翼翼地套弄起来,这次明显就慢多了。肉棒插

    在小穴里,嫩肉微微蠕动着,仿佛在泡温泉般。

    「嘭……啪!」

    道闪光忽然划破夜空,响声中,绽出无数花火。

    玉洁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惊叫道:「烟花,是烟花诶!」

    我侧过头去,只见个个光点在天空升起,化作无数烟花在夜空盛开,天空

    渐渐闪耀,千万流星飞逝,仿佛曲盛大的乐章。

    「好漂亮……」玉洁癡了似的盯着天空,眼睛里闪出烟火的光芒。

    大小姐小脸微红,纤细的身体在我身上微微摇晃着,小穴忽然紧紧地裹住了

    肉棒,取似的迸发出强大的吸力。

    「嘶……」我吸了口气,猛地抬身,大量精液滚滚而出。玉洁呜呜地叫

    着,身子僵,随即软软地倒在了我身上。小屁股抬抬的,发出了猫儿般绵

    长的声音:「啊……又高潮了……精液射进来了……好舒服……」

    发现我正盯着她,玉洁面色微红,哼了声道:「变态。」

    「叫人。」

    「变态。」

    我坐起身子,把推过玉洁,让她跪趴在毛毯上。「啵」的声,拔出肉棒。

    「你……呜!」

    小小的金属肛塞被我抽出,玉洁可爱的菊蕾化作个小小的圆洞,我将龟头

    抵在菊穴处,笑瞇瞇道:「叫不叫?」

    「变态……啊!」

    玉洁还想说什么,我却已经插了进去,原本小小的菊穴被撑开,细密的皱褶

    被道道拉平。

    不同於小穴,玉洁的后庭要更加紧致,也要更加火热。仅仅是放在里面,我

    的肉棒都仿佛要融化了样。

    「呜……全都塞满了……」

    玉洁僵着身子,膝盖跪在毛毯上,臀部高翘。

    我又次推入,玉洁闷哼声,肩膀颤抖着,菊穴内部阵紧缩。忽然回头

    瞪着我道:「你这个变态!为什么非要玩那里!」

    我没空回答她的问题,玉洁火热的后庭紧紧地挤压着我。仅仅是抽插了几下,

    我便赶紧拔出,生怕直接缴械。

    抽出肉棒,玉洁立刻大喘气地趴在地上。刚刚开发的菊穴张地翕动

    着,仿佛在邀请着我。

    於是不到十几秒,我再度把龟头顶在了玉洁的菊蕾上。

    「你、你怎么还要!」

    玉洁吓住了,慌得手脚并用地向前趴,小屁股扭扭的。可惜在我的眼中,

    在洗漱流淌的精液下,这分明是只摇着屁股渴望疼爱的萝莉犬。

    我下意识扯手里的绳子,受到项圈的限制,玉洁顿时发出声苦闷的呻吟。

    我几步上前,手拉开玉洁的臀瓣,肉棒对准菊穴,便直接插了进去。

    「呜嘤——」

    玉洁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声,只不过这次,声音绵软了许多。

    肉棒在肉壁的挤压下慢慢拔出,在龟棱的摩擦下,玉洁并着双腿,难受地皱

    着眉。但随着我的猛力贯入,玉洁又「啊」的声,不由自地前向爬去。

    於是我仿佛是骑着只萝莉犬样,在天台上边走着,边享用着玉洁的

    后庭。而玉洁的声音,也从刚开始的痛苦,渐渐转为甜腻。

    「玉洁舒服吗?」我边插边问。

    「怎么会舒服!」

    我忽然手指点玉洁的花蒂,玉洁浑身顿时像触电样抖。股甘美的花

    液从小穴流出。

    「小母狗高潮了?」

    「才、才没有!」

    「哦?」我又在花蒂上点了几下,玉洁顿时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

    「变……变态人……」大小姐面抬高屁股,面又断断续续地骂着。

    「小母狗喜不喜欢插屁股?」我抓着玉洁柔软的臀部,看着肉棒在小小的菊

    穴里进进出出。

    「才……才不喜欢呢……」

    「哦?」我的动作停顿下来,龟头卡在玉洁的菊穴处,小指轻轻点着大小姐

    的花蒂。

    「呜……怎么不动了?」

    玉洁屁股向后凑着,想要再把肉棒吞进去。

    「不是不喜欢的吗?」

    「……好了啦,人家喜欢还不行吗。」

    玉洁的脸红得要滴血。

    「哦?那小母狗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我拿着刚才的话来调戏着她。

    玉洁狠狠地瞪了我眼,只好向着刚才那样道:「小母狗请求……请求用屁

    股服侍变态人。」

    说完,玉洁马上迫不及待地向后靠去。这次,肉棒终於顺畅地插入了大

    小姐的菊穴里,

    「呜……」玉洁发着颤音,下下地配着我的抽插。翘起的臀部被不断

    地拍打,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小母狗,我要射了……我要让射进小母狗的屁股里了!」

    「射进来……人!人射进来……」玉洁也逼近高潮了,柔软的菊穴泛着

    淫靡的光,内里的温度几乎要将我融化。

    「啊——」

    阵白光在我眼前闪过,我全身都压在了玉洁身上,精液波波地射进了

    大小姐的直肠。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玉洁已经用手推了我好几下了。

    「起来啦!真是的,肯定又射进去好多,烦死了!」

    我站起身,玉洁深呼吸了几下,半天才站起来,可爱的菊穴微微张开,白色

    的精液顺着修长的腿路滑下。

    我看着这淫荡的幕,不由面上带笑。玉洁瞪了我眼。我面帮她穿衣,

    面笑瞇瞇地问:「小母狗,以后再让我插屁股好不好啊?」

    「你!做!梦!」

    「哈哈哈……」

    ……

    这个晚上,我做了个荒诞的梦。

    我梦见可心、语彤、悦真、宜静、玉洁们个个都光着身子,屁股上插着可

    爱的狗尾,四肢着地,带着淫荡的表情。

    她们轮流给着我口交,在饱吮了我的精液后,个个像小母狗样排成排,

    翘着屁股。我的肉棒从可心的小穴直干到玉洁的,又从语彤的菊穴直插到宜

    静,最后每个小母狗的菊穴和小穴都流下了汩汩精液,淫靡而美丽。

    然而当我醒来时,肉棒却依旧享受着睡梦的紧致快感。

    於是我睁开眼,看见只见玉洁赤身裸体地坐在我身上,脖上的项圈反着光,

    歪着头露出丝微笑。

    「早上好啊~」

    「变态——人。」

    萝莉公寓之夏日记事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