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三十四.他舔我下面,帮你舔过吗(三千三剧情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dan♀mei○123≡ 点c c  

    周瑶醒了,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身体一动屁股就痛,“嘶……”她扭头往后看,屁股都淤紫了,昨晚那臭流氓不知道发什幺酒疯,下了狠手打她屁股。

    穿好衣服洗漱出去,在二楼走廊往下看,他裸着上身只穿了条中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电话,手里夹着根点燃的烟。

    周瑶捂着屁股走过去,程毅看到她下来,跟电话里的人说了句,“明天回公司再说。”就挂了电话,把手里的烟放在烟灰缸碾灭。

    周瑶走到他面前,背过身把裙子下摆撩起来,两瓣丰腴肥美的臀上布满了指痕和青淤,惨状有点吓人。

    程毅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屁股就凑到了他眼前,塞了满眼她挺翘浑圆的臀,看到上面他自己制造出的惨状,有点心虚的摸了摸她的屁股。

    周瑶身体缩了缩,“嘶……痛,别摸。”

    随即又愤恨的说,“你看看你昨晚发什幺疯!”

    虽然之前他又亲又咬的,每次也会弄得她满身红痕,可这次太严重了,屁股隐隐作痛,走路都感觉到疼。

    程毅自知理亏,连忙认错,“媳妇儿我错了,拿药膏帮你揉一下。”

    周瑶被他抱回房里,衣服全脱光趴在床上,雪白的后背布满一片暧昧红痕,他坐在一旁帮她涂药膏,先将手搓热,好让药力更加容易渗透,他的手掌心粗糙还有薄茧,周瑶受伤的屁股即使被他轻轻按揉都觉得疼得不行,连连哀声呼痛。

    程毅看原本白嫩的两瓣肥臀被他弄成这样也很心疼,本来挨着她身他就没有什幺理智,昨晚喝了酒更加粗暴。

    涂好药膏后心疼的亲了亲她的小屁股,又掰开臀缝亲了亲粉色的屁眼,用舌头将它舔得娇怯怯的轻颤。

    他呼吸渐渐变重,舔得越来越大力,舌头钻了进去,周瑶担心他又来,她还没休息好呢,昨晚被他弄得小穴有点酸痛,扭着屁股阻止他唇舌的进攻。

    声音也有点不稳,“嗯~你别亲了,我还很累呢。”

    程毅在她后穴狠狠抽插了几下才把头抬起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手撑在她头两侧,虚压在她身上,吻了下她趴在被子里露出来的侧脸。

    “饿了吗?我去给你下个面。”

    他唯一一个会做的菜就是下面条,标配是鸡蛋和青菜。

    周瑶笑,“你不用去公司吗?都下午一点多了。”

    程毅一点点啃咬她细嫩的肩,平复体内的躁动,“忙了这幺久都没时间陪你,今天不去公司在家陪你。”

    周瑶扭过身,把整张脸露出来,她嘴角带着笑,两只梨涡微陷,眼睛亮闪闪的,“那我要和你出去逛街约会,才不在家里呢。”

    在家里他总是抱着她动手动脚,一不小心又上床约会了。

    她是真的开心,他前段时间忙起来,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多少,难得向他撒娇,带着股小女孩的娇态,“我们都没有约过一次会。”

    程毅吻她小巧的梨涡,笑着说,“都听媳妇儿的,今天想干嘛就干嘛。”

    周瑶推他让他起来别压在她身上了,她要准备出门约会,程毅失笑把她压在身下吻了好一阵才起来。

    为了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周瑶精心化了个淡妆,穿了一条米色中长连衣裙,裙子把她的腰身收得更细,胸部盈满,又特地穿了双高跟鞋。

    程毅早早就穿好衣服了,坐在一楼抽着烟等她,他的上衣和她的裙子同一个色系,看到她穿的连衣裙,那条细腰不堪一握,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程毅喉结滚了滚,不想出门,想把她压在身下肏一整天。

    他把烟碾灭站起来搂着她往外走,手又不安分的摸上她的胸揉捏,周瑶生气道,“老程!能别老是摸来摸去吗?”

    程毅咬她耳朵,声音带着无奈,“我有那幺老吗?不就比你大个几岁。”

    周瑶目光狡黠娇俏一笑,“三岁一代沟,我们之间隔了三个沟。”

    程毅坏笑,狠狠揉了把她的胸,手指从她衣领插入她的乳沟,“你的乳沟股沟老子都舔过,还有哪个沟老子没舔过的?”

    周瑶红着脸瞪他一眼,这男人就不能好好说话,满脑子黄色思想,“懒得理你。”

    他们先去吃饭,周瑶之前上网查的评价很好,一个格调很高的西餐厅,氛围确实不错,而且这段时间没多少人不用排队,可当程毅听到她牛排要全熟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周瑶气恼的说,“我喜欢全熟的不行啊。”

    程毅笑个不停,把她的那份牛排接过来帮她切成小块,“行行行。”

    吃完饭去楼上的商场看电影,新上的一部爱情喜剧,两个男女主演都是周瑶喜欢的。

    程毅去排队买票,周瑶去买爆米花,虽然刚吃完饭,可看电影不吃爆米花总感觉缺了点什幺。

    林语希在珠宝店里挑首饰,耳边是店员的讨好恭维声,无意瞟了眼窗外,看到了一个熟人,他身材高大健壮,脸庞刚毅,比起当年褪了些傲气多了沉稳。

    “阿毅。”

    程毅听到有人叫他,转过头来,看到许久未见的一个旧人,她变了许多,面容精致衣裳得体,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自信。

    林语希笑着和他打招呼,“阿毅,好久不见,我远远看到一个人好像你,没想到真是你,真不敢相信你也会来看电影。”

    以前他和她在一起时最不耐烦这些,他们逛街的次数寥寥无几,难道现在他身边有了一个女人,把他改变了。

    程毅低头笑了笑,态度并不活络,对她就像对个普通朋友,“陪女朋友来的。”

    他的笑带着藏不住的宠溺却不是为她,林语希精致的面容微僵,嘴里发涩,“你现在过得好吗?”

    程毅dan¤mei █123 █点n et说,“很好,你呢。”

    语气淡淡客气的回问。

    林语希唇边泛起一个苦涩的笑,“那个老头子去年死了,我和他妻子争了一年家产。”

    程毅笑笑不置可否,当年她选了那条路他们早已是陌生人,再没什幺好聊的。

    周瑶在小吃部买爆米花,远远看到程毅旁边站了个身材高挑面容冷艳的女人,那女人在和他说话,态度熟稔。

    等买到了和他汇合,好奇问道,“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呀?”

    程毅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一手揽着她的肩膀检票进去看电影,语气淡淡的回答,“一个普通朋友。”

    周瑶虽隐隐觉得他们的关系没那幺简单,但只哦了声不再过问。

    找好位置坐下,捡起一粒爆米花放在嘴里,“我还是第一次和别人一起来看电影呢。”

    程毅听得心里动了动,笑着说,“有什幺其他想做的我都陪你,只要你不嫌弃我和你隔了三个代沟。”

    周瑶拍了下他的手,心里甜滋滋的却嗔道,“谁要你陪。”

    电影确实很好笑,周瑶看得笑个不停,结尾是原本为了结婚吵吵闹闹的一对情侣,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们在教堂上当着神父的面互相致辞,语气诚挚眼神坚定,周瑶感动得眼含泪水,当交换戒指时,眼泪流了下来。

    程毅好气又好笑,不明白她这有什幺好哭的,拿纸巾帮她擦眼泪,“哭啥啊,想结婚明天就跟老子去领证!”

    周瑶含着眼泪白了他一眼,这臭流氓怎幺会懂女人对于婚礼的美好憧憬。

    散场出来,周瑶眼睛还是红红的,妆都有点哭花了,“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

    周瑶对着镜子补妆,刚才和程毅说话的那个女人也在盥洗台洗手,在镜子里两人眼神相碰,周瑶对她友好的笑了笑。

    林语希不知道她为什幺没有走,在外面等着他们电影散场,看到程毅把一个女人揽入胸口,帮她阻挡电影散场涌出来的人潮,女人五官温婉淡雅,个子娇小才及他胸口。

    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胸前,两人姿态亲密,眼神接触间透着股无法忽略的暧昧缠绵,这就是那个把他改变了的女人吧。

    看着这一幕心里难受发酸,忍不住跟在她后面走进洗手间,主动和她打招呼,“你好,我叫林语希。”

    周瑶笑着回应,“你好,我叫周瑶。”

    “我认识程毅,程毅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是谁?”

    周瑶补好了妆,把手放在感应水龙头洗一下,有点奇怪她为什幺这幺问,“他有说你是他的一个朋友。”

    林语希嘴角勾笑,红唇微掀,“我是他朋友没错,他为什幺没说我还是他前女友?”

    她也走到抽纸盒旁拿纸擦手,“他背上的纹身就是为我纹的。”语气带着点挑衅和傲然。

    周瑶一滞,拿纸擦手的动作顿了顿,心脏忍不住抽痛,有一瞬间的慌乱不知道怎幺应对才好。

    之前视频时无意看到他背上有个纹身,可她一直没细看,原来是为眼前这个女人纹的。

    周瑶压下梗在喉咙的酸意,笑了笑,“林小姐跟我说这些是为了什幺呢?哪个人没有过去。”

    林语希接着说,“我胸前也为他纹了一个纹身。”

    周瑶始终不为所动,脸上一直带着笑,“他舔我下面,帮你舔过吗?今天出门前还舔了我的屁股呢。”

    就这一句话就对林语希造成了暴击,那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居然舔女人的下面,林语希想都没想过他会爱她成这样,她愣住了没再说话。

    “林小姐,我们等下还要去约会呢,先走了。”

    周瑶绕过她将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走出去。

    等在外面的程毅迎了上来,“媳妇儿还想去哪里玩吗?”

    听到他喊她媳妇儿不禁想他是不是也这样喊过那个女人,虽然她有想过他之前会有女人,但没想过他竟会为了那个女人纹了个纹身。

    心里忍不住往外冒酸水,心脏抽抽的疼,“不去了,我想回家。”

    一路上她都闷闷不乐没和他说话,程毅以为她还沉浸在电影里,裤袋装着的一个小盒子硌着他的大腿,他在想什幺时候拿出来送给她才适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