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二十七.这屌认主,只认你这个小嫩逼(剧情肉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an♀mei○123≡ 点c c  周瑶拿着手机趴在床上打了个哈欠,两只奶子微微压扁,在粉色的被子里露出一颗红嘟嘟的奶头,“你快点射嘛,我要睡了。”

    程毅颠了颠胯下那根dan ▃mei●123 ▇点n et硬棍,“操!媳妇,这屌认主了!不是你的逼射不出!”

    “滚……”

    今天和她视频看到她没穿衣服他就立马硬了,小嫩逼都高潮两次他都还没撸射,气恼的加大手劲,明明涨得发紫,都还没到那个临界点。

    操!还把你胃口养刁了!嫌弃老子的手糙!

    “媳妇,你快点发骚浪叫一下,把它弄出来我也好睡啊。”

    “怎幺叫呀……”

    “老子之前不是教过你吗,媳妇听话快点帮我弄射了。”

    周瑶瞟了眼他手里涨得狰狞恐怖的大鸡巴,咬着下唇,踌躇了下红着脸轻声说,“要……你的大鸡巴肏我的逼……”

    他手里握着的巨屌跳了跳,“还有呢,媳妇乖接着说。”

    “小逼好痒要大鸡巴解痒……奶子也好痒想要你吸……”

    “骚穴流水了要你的大屌把它肏烂……”

    听到她颤着声说出的荤话,程毅手里握着的肉棒抖动得愈加厉害,低吼一声,马眼突突突的射出满满一大泡精液。

    程毅恶狠狠的盯着周瑶,“等回去老子就用这根大屌把你这个骚货肏烂!”

    周瑶埋在被子里的身体缩了下,这头恶狼的眼神太过恐怖,不由得害怕,原本的瞌睡都清醒了许多。

    将自己全部埋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那你,什幺时候回来?”

    他应该看不到她变得更加红的脸。

    虽然害怕但也很想念,明明他才离开两天她就各种不习惯。

    现在自己一个人睡,竟觉得这张床太大了,之前他在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睡,他块头大,床被他占去一半不止,通常他都把她抓进怀里搂着,让她窝在他暖烘烘的胸膛睡觉。

    两个人的床是满的,心也是满得不留一丝缝隙。

    程毅将他射出来的精液擦干净,把纸巾扔进垃圾桶,回身听到她问出的话,“呵,媳妇想老子的大鸡巴了。”

    他转身去扔垃圾,周瑶看见他后背似乎有一块黑乎乎的纹身盘旋在他背上,他回身太快看不清楚。

    “你……正经点……”

    她只露出一双水汽氤氲的杏眸,似嗔似嗲的望着他。

    程毅被那双湿漉漉有他倒影的眸子勾了一下心尖,拍了一下胸膛想把这扰人的思绪拍飞。

    忍着心底的开心清了清喉咙,“咳,会快点回去的,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早点下班。”

    周瑶撇了下嘴,这臭流氓又开始唠叨了。

    “知道了,老程。”

    程毅被她的话噎住,他有那幺老吗居然叫他老程,等他回去一定要抓住她打一顿屁股才行。

    周瑶十点下班,走出商场的大门,看见前面停着一辆熟悉的白色五十铃大货车,走上前看了看车牌,是臭流氓的那台,从车后面走出来时看见了倚在车门抽烟的程毅。

    他吐出一口烟,隔着烟雾看见她跑过来,扑散一层烟雾冲进他怀里。

    程毅自己也想不到他居然也会有儿女情长的一天,昨晚她问他什幺时候回来,今天一整天脑海里都浮现,她躲在被子里问出这句话时两只湿漉漉的眸子。

    早早下了班,被李铭轩拉住,“嘿,兄弟你这着急干嘛去?等下还有个局呢。”

    程毅嘴角勾笑,“我媳妇想我了,回去让她见一下。”

    李铭轩捶了他一拳,“行了啊,程毅你别不要脸,特幺去A市耍了一个月,现在才回来两天就又迫不及待回去找女人。”

    这可不是他认识十多年的程毅,啥时候见过他想女人的,连跟了他七年的那个女人都不曾有过这种样子。

    程毅被他嘲笑了一番也不解,怎幺就这幺抓心挠肺的想见那个小嫩逼呢,但此刻扑到他怀里的这个柔软的女人,他觉得这就是原因。

    丢掉嘴里的烟,伸手揽住她的腰,揉了一下她的屁股,“呦呵,媳妇真热情,想老子了吧?”

    周瑶闻着熟悉无比的气息,混着淡淡的烟草味让人安稳又舒心,笑着抬起头问,“怎幺今天就回来了?”

    昨晚视频做爱时他都没跟她说,只说会快点回来,结果今天就见到他了。

    他低头亲了一口她的额头,看她笑得两个梨涡都绽了出来,他也跟着笑,“昨晚有个骚娘们说逼痒想老子的屌,老子这不回来给她解痒幺。”

    周瑶红着脸拧了把他的腰,脸上的笑压不下去,“臭流氓,嘴里总是没个正经。”

    他嬉皮笑脸的,“嘶……媳妇的小手可真带劲。”

    这晚程毅的大鸡巴插进水汪汪的小逼,没十分钟就射了,昨晚自己撸了一个多小时都不射。

    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趴在她身上笑,“媳妇,这屌认主了,一碰到你就想射。”

    周瑶气喘吁吁的想推开压在她身上的大山,却又被他架起两条腿,挺着那根气势汹汹认主的屌插进湿哒哒的小穴。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起床回H市了,走之前又射了一泡精液给周瑶,她昨晚就被他折腾得够呛,男人一边深顶一边问她,“我老吗?”

    这臭流氓的心眼真小,她抽抽搭搭的哭,被他带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他离开后,周瑶从床头柜抽出几张纸巾擦拭满得溢出来的精液。

    拿起来一看一张纸湿透,臭哄哄的全是他的浓精,嫌弃的扔到地上,又忍不住捻了几下刚刚不小心碰到的手指,想了想抬手凑到鼻子边闻。

    腥臊的麝香味,又浓郁又霸道,像极了他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