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朝云暮雨】(44)考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朝云暮雨】

    作者:爱的战士1

    2016-12-30

    (44)考试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下午见到那个陈曦宁女任,让事情变得既简单又复

    杂。

    陈曦宁可以说是程宇的禁脔,按道理说,我只要找程宇帮个忙就要可以解决

    了,程宇天天在微信里大哥长大哥短的叫着我,自愿当我小跟班。

    可是这也是我不愿意找程宇的原因,程宇他们这帮小孩子非富即贵,都是些

    领导、商人的孩子,能量很大,所以无法无天,程宇之所以讨好我,是因为师哥

    给我资料,程宇讨好我,只不过是不愿意节外生枝,并不太表他害怕我。

    不找程宇吧,就陈曦宁那张臭脸,咖啡店装修这事,就没那么简单解决。

    算了,解决不了,就找人帮忙分析一下吧,这种事情不可能找婉儿了,岳母

    也不是有办法的人,蓁蓁嘛到时遇事有见,可是这种略带龌龊的事情,我怎么

    还意思跟女孩子开口讲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拨通的二蛋的电话。

    我简单的说了下现在的情况,二蛋在电话那头就炸开了锅,「我说你小子…

    …太不地道了吧……有这样的便宜小弟你不要……各种群Ppatient你都

    不参加,简直是暴殄天物呀……你不去也不要浪费吗,我可以去呀……」。

    二蛋还在吐槽,我听的头都大,义正言辞的说道,「行了,我找你是问你怎

    么办,不是给你介绍场子的……」。

    二蛋清了清了嗓子,对我说道,「兄弟,你要去!!你要去参加程宇他们聚

    会……」。

    我有点莫名其妙,「啊??我都结婚了,我不是你那种瞎玩的人呀!!」,

    我对程宇说道。

    「小云,你知道你的不足在哪吗……」,二蛋音调严肃,没了以前的玩世不

    恭,「你很聪明也,也很有能力,但是你不愿意几首现代会的游戏规则,你那

    一套价值理论在这个会玩不转的……」。

    二蛋的话不怎么好听,但我似乎听出了里面的一些门道,我没有打断二蛋的

    话,他接着说道,「你以为我每天泡妞玩乐就是瞎胡搞?现在这个会就是这样

    ,你要玩这些才有人愿意跟你玩,有人跟你玩了,就会产生交易,产生利益,这

    是这个会的游戏规则……」,二蛋喘了口气接着说道,「小云,你被老刘头打

    压了多久,还被他盗走你的成果,不是你不够聪明,是你不会玩游戏规则。我知

    道,小云,你家庭情况不好,不想我,拿着家里的钱,怎么玩都可以,你不是不

    会玩,你是玩不起,所以你不愿意玩」,二蛋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不一样了

    ,兄弟,你要玩,不仅要玩得起,还要玩得好,技术成果、咖啡店,咱们手里有

    这么多张好牌,需要的是好好打牌,按照规则好好打牌,才能赢过这些人……」

    。

    我听着电话,沉默了还就,我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不顺,不管是上学期

    间,还是在实验室工作,自己的能力水平都远超常人,但就是在最后会莫名其妙

    的输掉一切,得不到自己希望的成功,二蛋的确是我的好哥们,说了最直接,也

    是最中肯的话。

    「兄弟,咱们在说说现在……」,二蛋知道我没生气,接着说道,「你能压

    制程宇这小子的就是师哥给你的资料,也是程宇最忌惮的,但是如果他判定你掌

    握的资料对他可能构成威胁,他可以直接搞你,像程宇这样的人,如果要动手,

    会让你没有反抗的余地,一击得手……」,二蛋接着说,「所有,你前面做的很

    好,只放出了部分消息,让程宇知道你有信息,但不全面,还没能挖掘出信息的

    价值,所以他一直讨好你,无非就是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你信息的源头,从源

    头消灭掉这个信息源,你现在要找程宇办事,也可用一样的打法……」。

    我突然间开窍了,说道,「我知道了,我只需要误导程宇,消息可能被其它

    人披露,帮助我,就是守住消息渠道,他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二蛋高兴了起来,「呵呵,就是那个道理,他怕的信息,怕的不是你,只要

    明白这个了,程宇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屁儿……」。

    「那个……聚会的事情……要不要我陪你去呀……我最精通这个了……」,

    二蛋还在电话那头说着,「不用了……我有自己的办法……」,我果断的挂掉电

    话,我明白了游戏规则,但不代表我就要像二蛋那样的利用游戏规则,游戏的玩

    法很多。

    「小程子……有点事想找你聊聊呀……最近有没有空……」,我给程宇发了

    个微信。

    「大哥……说什么聊事情呀……明天来青山道别墅,我准备好美女等着你…

    …哈哈……」,程宇果断回复到。

    我去,这小子果然是老玩家了,吃定了我是为了美女找他的,不过想想也是

    ,他老子再有背景,是他老子的,他这个年纪不可能拿她老爸的资源出来交易,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女人了,钱和时间他有的是,女人自然也就是大把大把的

    了。

    我思考了一会,想到了一个方法,给程宇回了信息。

    「女人不需要你准备……大哥我有的是……那时候带过去,给你们开开眼…

    …」。

    不管怎么样,气派是足吗。

    「好……就知道老大也是同道中人……带时候咱们兄弟好好玩玩……」,程

    宇十分爽快,发来了下次聚会的。

    现在又该我犯愁了,女人我是不少呀,可是没有一个能带的呀,婉儿是我的

    妻子,我瞒着她还来不及呢,蓁蓁是大家闺秀,做这样的事情,她会直接杀了我

    的,岳母是婉儿的母亲,况且去了,可能有失身的危险,这事我最不能接受的,

    那就只剩下师母了。

    把师母骗去是可以的,但要是失身了,让那几个小屁儿给玩弄了,不仅耽误

    后面的计划,要是,我和师母接触这些时日,从内心来讲,对师母的遭遇有些

    同情,心底里已经有些情愫了,虽然不能说是两情相悦,但是让我就这样额出卖

    她,我是做不到了。

    这可怎么办?隔壁的有打电话的声音,我听到了嘉嘉的声音,这两个小丫头

    居然还没走。

    「啊……不能去了……怎么搞得吗……」,嘉嘉对着电话说道,「不是都说

    好了嘛……我为了今天晚,都推掉了男朋友的约会了……」,嘉嘉居然有男朋友

    ,不知道她男朋友知道嘉嘉在外面乱搞,作何感想。

    「怎么了嘉嘉……」,小柔问道,嘉嘉挂了电话,没好气的说道,「今天本

    来要组织聚会的,高三的那两个帅哥都回来,还有那个混会的强哥,最厉害了

    ……」,嘉嘉随意几句吐槽杀伤力巨大,「这不知道怎么了,聚会不能开了,气

    死我了……」。

    「嘉嘉……那么多人一起那个……真的有那么好玩嘛……」,小柔疑惑的问

    道,「食髓知味……你个小处女知道什么……」,嘉嘉对着小柔说道,「一旦你

    尝到了其中的滋味,就像吸毒一样,立马上上瘾了,而且还戒不掉……」,嘉嘉

    恐怖的说着,说的我都有些胆战心惊了。

    「好了……不给你聊了……我回家去了……」,嘉嘉收拾书包,准备出门。

    「嘉嘉……要回去了吗……」,我刚好出现在门口,对嘉嘉说道。

    「恩……姐夫……我准备回去了……」,嘉嘉换好了鞋子准备出门。

    「天有点晚了……我送送你吧……」,我对嘉嘉说道,小柔看着窗外的黄昏

    说道,「姐夫……现在还是白天呀……」,我有些尴尬,继续编谎,「我正好去

    学校去个资料,一道送嘉嘉回去……」。

    嘉嘉接着我的话说道,「那就谢谢姐夫了……好像是通路呢……」,我和嘉

    嘉说着就都穿好了鞋子,准备出门,留下满脸问好的小柔。

    黄昏的街道没有丝毫额凉意,此刻正式下班高峰期之前,大量人群还没有涌

    上街头,三三两两的行人让街上更加安静。

    一路上我和嘉嘉没什么话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个……嘉嘉……」,我鼓足了勇气,看着四周没什么人,大胆的问道,

    「你……参加的是什么聚会呀……」。

    「就是大家在一起学习的聚会呀,有高年级的大哥哥来给我讲课,辅导我们

    做题……」,嘉嘉抬起自己那张满是稚气的脸庞,对着我微笑的说道。

    靠,这小丫头心眼挺多呀,瞎话一套一套的,辅导你们学习,怎么辅导,用

    嘴辅导还是用手辅导。

    这是在街上,我没还意思直接拆穿,你装傻,那咱们就按装傻的套路来。

    「嘉嘉……我这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小聚会,不知道你想不想参加……」,我

    意味声长的看着嘉嘉。

    嘉嘉对我眨了眨眼睛,说道,「姐夫,你也参加这样的聚会呀,你是辅导学

    习的,还是被辅导的呀……」。

    靠,这是他们内部的黑话吗,我怎么都听不明白了。

    「哎呀……也不是了嘉嘉……就是那个地方需要你这样爱学习的女孩子……

    」,我极力的用模煳的语言,表达着自己的目的,「你们在哪学习,姐夫不参加

    的,我就是过去看看……」。

    「啊…………」,嘉嘉满脸的惊恐的看着我,「姐夫……你……你是变态吗

    ……」。

    我去,怎么说着说着都把我说成变态了。

    「不是呀……哎呀……怎么说……不是你理解的那样的……」,我着急的连

    比划带说,「就是你参加那种聚会……我不参与的……我是真的有事情需要进去

    ……」。

    「姐夫……你说的是那种聚会呀……」,嘉嘉又一脸稚气的看着我。

    我晕,这丫头是装煳涂,还是真煳涂呀,这绕来绕去的,把我都搞煳涂了。

    噗嗤,嘉嘉再也绷不住了,悄然一笑,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哈哈……姐夫……你太好玩了…

    ………」,嘉嘉站在原地笑了起来。

    靠,原来这丫头玩我呀!「嘉嘉,我想请你帮忙,陪我去参加这样一个聚会

    」,我单刀直入的给嘉嘉说道,「不会让你白帮忙,想要什么答谢你尽管开口」

    ,我大方的对嘉嘉说道,虽然我知道不管是钱,还是物,我都给不了太多。

    「哈哈……当然不能白帮忙喽……」,嘉嘉媚眼成丝,一下从刚才的稚气,

    变成了狐媚,「姐夫……我要考试……你开始通过了……我才去帮你……」。

    啊,考试!!!!!「这里可以了吧……大男人家……扭扭捏捏的……」,

    嘉嘉坐在男厕所的马桶上,对着我说道。

    这里是街心公园的男厕所,我和嘉嘉都在用一个小隔间里面,这个小公园干

    净整洁,厕所也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异味。

    嘉嘉坐在马桶上,我靠着小隔间的们站好。

    「快点了……不让看我走了……」,嘉嘉说着就要起身离开,我赶忙把嘉嘉

    按在马桶上,说道,「好了……好了……这就给你看……」,我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嘛……一个小姑娘……吵着要看哪里……」。

    嘉嘉要看的当然是我的老二,要的要求就是,她陪我去聚会没问题,但要给

    她看我的老二才行,我当然是拒绝的,但是嘉嘉很执着,不看就不看,大不了不

    去了,嘉嘉一直那这个话威胁我,我再怎么说都没用。

    一开始是在大街上,她让我在地下通道的街角拉开裤子,我去,这姑娘简直

    变态的没边了,我可以露鸟,但不能众目睽睽的大街上吧。

    几番讨价还价,我们最好决定来到街心公园的厕所,她一开始要去女厕所,

    被我强行拉到男厕所。

    嘉嘉听到我所要露鸟,高兴拍手,催促我快点拿出来,现在的女孩子都是怎

    么回事,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这个嘉嘉不仅有男朋友,还才加群P,现在居

    然这么兴奋的要看我的鸟,哎,人心不古呀。

    我解开腰带,被内裤包裹的一团巨大就漏了出来。

    「这就完了……」,嘉嘉看我没有动,催促道,我有点不好意思,一是因为

    嘉嘉毕竟是个初中的小女生,我一个大男人在人家面前露鸟,有点尴尬,二是嘉

    嘉大胆的催促我,让我觉得自己像个被猥亵的小女孩,内心有的不能接受。

    内裤缓缓的拉开,我的老二被闷了一天,急不可耐的从内裤中弹了出来,半

    软的耷拉在内裤的腰带上。

    「哇……挺大的吗……」,嘉嘉看着我的老二说道,「咦,怎么没精神……

    让它起来吗……」,嘉嘉没看过瘾,催促道。

    「好了……你个小丫头……差不多行了……」,我有点蕴怒了。

    「哎……你快撸管……让它变大……」,嘉嘉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去,这个死丫头说什么呢,把我堂堂七尺男儿当什么了!我有点生气,脸

    色一变,说道,「老子不伺候了……不用你帮忙了……」,我说着就要穿裤子。

    嘉嘉一脸坏笑的说道,「你确定吗……姐夫……你确定要走……」,嘉嘉的

    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古怪的一笑,对我说道,「你要是现在出去,我就大叫强

    奸……」。

    「你妈……感威胁我……」,我破口骂道,「是呀……就是威胁你……」,

    嘉嘉毫无惧色,古怪的说道,「我们现在在男厕所,你把裤子都脱了,你说我要

    是喊来人,别人回怎么看……」。

    我去,这小丫头心机深呀!「你想怎么样……」,我想了想自己没什么其它

    办法,只好认怂。

    「我能有什么想法呀……我就想要姐夫的大鸡吧射精……把烫烫的精液射到

    嘉嘉的脸上来……」,嘉嘉表情切换的真快,瞬间又回到了那个媚眼如丝的状态

    。

    哎呀,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染上这个小恶魔。

    「咱们有言在先,我射了……你就不在追究……还要帮我……」,我话还没

    说完,嘉嘉就急不可耐的说道,「快点……快点撸……」。

    哎,我叹了口气,从新拉开内裤,捂住自己的小兄弟,尴尬的在一个美少女

    面前撸着自己的小兄弟。

    当着别人的面,我真的撸不动,嘉嘉先把研究员一样,盯着我的老二看来看

    去,搞的我心里毛毛的!「怎么搞得……半天都不勃起……还是这么小……姐夫

    ……你不会不勃吧……」,嘉嘉毒蛇的说道,「你……你这样盯着看……我弄不

    出来……」,我没好气的说道。

    嘉嘉宛然一笑,说道,「姐夫……你知道吗……小柔喜欢你呢……」。

    我去,这时候,小恶魔是什么呢。

    嘉嘉继续说道,「姐夫……小柔听见好几次你和姐姐做爱了……听的都湿了

    ……」,嘉嘉盘腿坐在马桶上,继续说道,「她呀……一开始以为你欺负她姐姐

    呢……有一天晚上她听到声音,就走出来趴在门缝上看,她看到姐姐骑在你身上

    ,那种舒服的表情她从来都没见过」。

    嘉嘉像说故事一样,说着小柔的事情,我不知怎么了,本来疲软的下体正在

    哦发烫,正在变大。

    「小柔也见过姐夫你的肉棒呢……」,嘉嘉看了看肉棒,又说道,「她呀…

    …一直想知道肉棒是什么滋味……我给小柔口过……她一边叫姐夫一边喷水……

    喷了一脸……」。

    小闺蜜间的小秘密就这样暴露了出来,嘉嘉就像在说个有趣的往事,而我却

    听得在迷茫中起了反应。

    「小柔问我……说这是不是就是肉棒的滋味……我说……肉棒的滋味比这强

    百倍……」,嘉嘉蹲在我身前,仔细的看着我肉棒勃起的全过程。

    「姐夫……女孩走都有破处的这么一关……要不你就帮小柔破了吧……与其

    便宜外边那些臭男人……把初夜交给自己喜欢的人……这不也挺好的吗……而起

    你还是她姐夫……」。

    我脑中的颜色一下丰富起来,先是穿着校服的小柔,那种纯真洁白的颜色,

    然后突然变成小柔在我胯下忍者疼痛求欢的画面,最后的镜头停在小柔双腿之间

    的人一模嫣红上,画面再次旋转起来,婉儿、小柔,两张几乎相似的面庞,都染

    上了我厚重的精液。

    「啊……姐夫……啊……啊……」,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小柔的幻听,没想到

    是嘉嘉在我胯下呻吟,我的马眼已经开始喷涌。

    第一股最为浓重,嘉嘉的仰起脸,第一股的浓稠喷到了鼻梁上,第二股、第

    三股紧接着就来了,我身体一颤,精液顺着嘉嘉的额头流了下来;身体一阵酥麻

    ,最后的几股稀稀拉拉的也出来了,嘉嘉的头发和耳朵上,多多少少的都沾染了

    一些。

    「啊……好烫……唔……」,嘉嘉抓住我的老二,一口吞了下去,我的阴茎

    在嘉嘉口中蠕动着,对着她口舌的推柔,将最后一点精液挤出,全都流到了嘉嘉

    的嘴里。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下……可以了吧……」,我恶狠狠的看着嘉嘉

    ,「明天……不要忘了……」,我甩下句狠话,粗暴的拔出阴茎,不管满脸是精

    液的嘉嘉,转身就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