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卷二 1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的幸福】(卷二 第16章)

    作者:c_xiaom

    2016/11/8

    字数:13500

    卷二写的就是夏韶涵和男孩的故事,马上就要结束,各位大大期盼的其它人物即将出场。

    第十六章 婚礼

    穿着崭新新郎服的男孩色,手中牵着红带,红带的另一头,牵在夏韶涵的手

    中。此时,夏韶涵穿着的是一身红色喜庆的新娘服,头上带着凤冠霞帔,被一块

    大大的红盖头盖住了头脸,俨然是一副要拜堂的新人模样。

    小小的新郎在前,高高大大的新娘跟在后面,「哒哒哒」的皮鞋敲击声在安

    静的房间里回荡。

    出到客厅,走到案几前,停住。

    「妈妈……」男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实在不知道接下去要做什么。

    「龙儿……去把音乐打开……」一个欢快的曲子响了起来,男孩凝神一听,

    原来是《喜洋洋》,男孩就觉得心情也跟着欢快起来了。

    「龙儿……站好……跟着妈妈……」「一拜天地!」好听的声音从夏韶涵的

    嘴里吐出,男孩眼角看到身边和自己一样挽着红绸条的夏韶涵深深的弯下腰去,

    「叮叮当当」的红头盖里传来凤冠霞帔饰品的敲击声,忙不迭的跟着一个鞠躬。

    「龙儿……来……」夏韶涵偏过身子拉了一下红绸带,示意男孩和自己一样。

    「二拜高堂!」原来是要拜已过世的父亲,男孩心情复杂的深深的弯下了腰。

    「夫妻对拜!」夏韶涵和男孩对面站着,深深的对拜了一下。

    「龙儿,牵妈妈到桌边坐下!」

    「妈妈……还要什么……」男孩有些晕晕乎乎的,拜了几下以后又是高兴和激

    动,刚才是和夏韶涵一起拜的,难道就这样成了夫妻?似乎有些简单了吧,而且还

    没有其它的仪式呢。

    「傻小子……还不把妈妈的……头盖去掉……」

    「啊……是的………马上……」男孩一阵的激动,伸出双手,慢慢的把遮住夏

    韶涵脸的红头盖掀了起来。

    烛光下。

    一张仿佛有天仙一般魅力的脸,如同凝脂般的肌肤娇嫩如水,透着淡淡惹人

    遐思的红晕,瑶鼻颇高,秀挺中带有稍曲,配上漆黑清澈的弯弯微深的勾魂眸子,

    那股天生的妖娆让男孩看了两眼便心神失守,娇艳欲滴的樱唇依然弯秀小巧,但

    微微丰润,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性感,再加上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

    粉脸,如玉的娇魇上那丝气质却是高洁、淡雅、雍容。

    男孩一时间有些神魂颠倒了,成熟美艳、青春靓丽、雍容华贵、贤淑高雅、

    娇美柔媚、楚楚动人、风情万种、风姿绰约、天生丽质……一把一把描写成熟女

    人美丽的成语涌了出来。

    「小坏蛋……看够了没有……」男孩直勾勾的眼神让夏韶涵心中有些欣喜,

    娇嗔道。

    「啊!」男孩吓了一跳,随口应道:「不够!怎么看得够呢?」

    「扑哧!」看到男孩飘起的红晕,夏韶涵笑了起来,娇嗔道:「龙儿,还有其它

    事要忙的,正经一些。」

    「嗯,是的,请妈妈指示。」

    「还叫' 妈妈' 呀?」夏韶涵似笑非笑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刚刚也

    打量了一下男孩,原本就是俊美的长相,现在这般黑色礼服装扮一下却也是丰神俊

    朗了许多,俊美中不但透露着稚气,而且还有一种让自己怦然心动想拥入怀里好好

    怜爱一番的样子。

    「啊?」男孩迟疑了一下,十几年一直这么「妈妈」、「妈妈」的唤着夏韶

    涵,自然不会知道还有怎么称呼夏韶涵,略一思考,看到墙上挂着的大红「囍」

    字,忽然脑子里一亮,心中一阵狂喜,说道:「要叫……老……老……老妈……」

    「扑哧!」一直在注视着男孩的夏韶涵被男孩这句稀奇古怪的称呼逗乐了,「妈

    妈……怎么被称老了……哈哈……」

    男孩一阵懊恼,盯住夏韶涵的眼,大着胆子的唤道:「娘子…

    ╜寻╔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3╖

    …」接着大声叫

    道:「娘子!老婆!」

    夏韶涵的笑声嘎然停止,男孩两声「娘子」、「老婆」如天籁之音般的从天而降,

    重重的打在自己的心扉里,那么陌生的称呼,象隔了几个世纪般那么久远,都忘了

    自己曾经是一个妻子,一个老婆的身份。

    夏韶涵的泪涌了出来。

    「妈妈……对不起……」男孩一阵的手忙脚乱,又有些手足无措了,那张如

    天仙一般的脸上滑落下泪滴,让男孩一阵阵心痛,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心痛!

    一直都是夏韶涵照顾自己,现在发现夏韶涵也有软弱的时候,也有掉眼泪的

    时候。

    看到男孩怯怯的忙着道歉的样子,夏韶涵笑着用袖子插试了一下眼泪,玉手

    抚摸上男孩的脸,柔情万般的看着男孩道:「龙儿,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是

    妈妈激动了,这是妈妈激动的泪。」

    「激动的泪?」男孩狐疑道:「什么激动啊?」

    「从来就没有人……称过我……娘子……也好久好久……没有人称呼我……

    老婆了……」

    「啊!」男孩恍然大悟,高兴的跳了起来,欢呼道:「妈妈,以后我就叫你娘子、

    老婆啦!你就是我的娘子、老婆啦!哦,我太高兴啦!」

    看到男孩在自己面前欢快的跳跃着,夏韶涵心里也激昂起来,「是啊,以后再

    不会因为没有……爱人而遗憾了……」待男孩稍稍平静一下,夏韶涵牵过男孩的身

    体,让男孩依偎在自己怀里,柔柔道:「龙儿,老婆这个称呼,只能在家里用,而

    且只能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才可以,如果被外人知道了那就糟糕了,听到了没有。」

    「妈妈,你放心,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们这种关系的。」男孩满口答应道,

    想了一下又有些心有不甘的道:「那我还想称……妈妈……和妈妈老婆……可以

    吗?」

    看到男孩小心翼翼的样子,夏韶涵宠爱般的刮了男孩一下鼻子,痴笑道:「可

    以!一切都可以!妈妈已经是你的妻子、娘子了,怎么称呼你的妻子、娘子,你自

    然最有权力了。」

    男孩大喜,一直都是小男生的角色,如今变成了顶天立地夏韶涵的丈夫了,似

    乎一下子高大起来,似乎有了大勇士般的气吞万里河山的气魄!

    「龙儿……为什么……还要称妈妈……妈妈老婆呢……」

    「不知道……也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叫妈妈又能抱着妈妈和妈妈亲热……

    心里快活的很……」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原来男孩心里还是有很深的恋母情结,一直留恋这种和妈妈关系的身份,好

    在自己也很享受。

    「妈妈……」男孩吞吞吐吐的扭捏着呼道。

    「嗯,

    .01Ъz.ηêτ

    什么事呀?」

    「我都称娘子、老婆了……那妈妈该称我……什么呀?」男孩羞涩的样子煞是

    好看。

    「真是要批评。」夏韶涵一愣后恍然道,红红的脸对着男孩,媚眼里浓得漾

    着水样,低头凝视着男孩道:「夫……夫君……」

    「还有……」

    「老公……」

    「还有……」

    「夫君……老公……宝贝老公……儿子老公……」夏韶涵荡漾着芳心,男孩的

    期盼让自己涌出一种冲动,便胡口的乱叫一通,却也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乐。

    「哎……妈妈娘子……妈妈老婆……」夏韶涵和男孩相视着幸福的笑了。

    「龙儿,我们还有一些内容。」夏韶涵站起身来,低下头看了看还只到自己

    宽宽胯部高度的男

    .零1ьz.ǹеτí

    孩,无比怜爱的垂下手臂搂住男孩往案几前走过去,「对家长

    说一些话吧。」

    「家长?」男孩把眼睛从夏韶涵身上转移到案几上,却是来到了案几大镜框照

    片前。

    「志刚,今天来跟你说一些事情……」男孩听到了夏韶涵低低的声音,却是

    知道夏韶涵有话要对自己很久以前过世的父亲说话了,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志刚,你走了也有8 个年头,这8 年来,我时常都会想起你,想起我们认

    识、成家的过程,后来我们还有了爱情的结晶,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幸福。

    后来,你就走了,走得那么干脆,我也只有在梦里才能见着你。

    在梦里,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你就站在那里,宠溺地对我笑着。

    我就像一个要到了糖的小孩子,开心的围绕在你身旁,每一次梦里相遇,我

    都只是纯粹地搂着你的腰望着你笑,贪恋那一双宠溺我的眼神,那一份让我愉悦

    的安全感。当我沉醉在幸福里时候,你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惊慌之中伸

    出手,触碰到的却只是一片空白。身上似乎还留有你的余温,却只是梦醒时分的

    错觉。

    笑过、哭过、吵过、闹过,后来便是冷漠。一张疲倦的脸,也不知该怎么释

    放一颗疲备的心,不懂得隐藏对你的眷恋,也学不会将爱收回。

    如果,我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许我很快就会见到你。

    好在,好在,我还有龙儿,我们的宝贝!

    龙儿是上天赐予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如果没有龙儿,我将会在思念、埋怨

    中度过一生,幸亏是龙儿,所以我的世界里还会有阳光、有欢乐、有期盼,应该

    说是龙儿支撑了我努力生活的信念。

    我们的龙儿是那么的优秀,学校里、乡邻里都夸他是一个聪明、懂事的好孩

    子,在他身上有你的影子,还几乎集成了我们所有的优点,你是无法想象到的优

    秀。

    还记得你要走的时候跟我说我还年轻希望能找一个适的人陪我共度此生,

    当时我记得我是流着泪回答道「这辈子我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一年前我还一直是这个回答的,因为我觉得我们的爱情是不能超越的,哪怕

    有比你更优秀的人。但今天我站在你的面前,是来告诉你一些事,我错了!

    这辈子我又爱上别人了!

    这个别人不是其它的人儿,而是我们的儿子!

    我爱上了我们的儿子!

    这是一种疯狂的想法吧!

    你会怪我吗?

    我一直在心底里暗暗的期盼不会受到你的责备,因为要我爱上别人本就很难,

    更何况还是我们的儿子- 龙儿!

    禁忌!母子恋!老少恋!……

    我知道横隔在我和龙儿之间还有很大的障碍,身份、年纪……,任何一条都

    足以让我们成为被关注被责骂的对象,可是……可是我现在已经象飞蛾扑火似的

    不会回头了,只会一往无前的继续追逐下去。

    因为我的龙儿是我

    2寻|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

    的生命!

    我们相爱了!爱得如此如痴如醉的!爱得如此不顾一切!爱得如此如胶似漆!

    我的爱又回来了!

    我的欲望也回来了!

    我又找到做女人的快乐!

    消失了的爱和欲望是如此的猛烈!是如此的汹涌!

    我又进入了新的生活!一种全新的生活!

    我冥冥之中感觉到你会为我高兴的!为我重获幸福、快乐高兴的!你会为我

    祝福的!为我和龙儿的未来祝福的!

    从今天开始,我除了是一个母亲外,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龙儿便是我

    的丈夫了,虽然你已经成为前夫,但我想龙儿延续了你的生命,因此对我的爱也

    是延续你对我的爱,而丈夫的角色也是对你身份的延续!

    需要志刚你的祝福!

    也真诚希望得到你在天国对我和龙儿的祝福!

    我和龙儿会感谢你的祝福!我们会想念你的!

    我们会幸福的!

    我爱你!

    我爱龙儿!」

    ************

    男孩的手一直被夏韶涵握住,越往后说手被握得越紧,悄悄的抬头看去,布

    满红晕天仙般的脸,那样的生动,激昂中别有一番风采。

    看着、听着,男孩感动着。

    从来就觉得夏韶涵是一位称职的教师和母亲,还有对自己深深的爱,没想到

    心里最深处还有对已去人的思念和挥之不去的灰色,男孩想到这些不免有很深的

    心痛,那么爱着自己的母亲竟然也有不快乐的时候,但自己竟然没有想到过或者

    安慰过。

    男孩一会儿激动一会儿懊恼,为夏韶涵对自己的爱激动,为没有给夏韶涵更

    多的快乐懊恼着。

    「龙儿,该你说了。」男孩吃了一惊,要自己说,说什么呀?求救的眼神望

    向夏韶涵。

    一脸的稚气和一丝丝怯意,夏韶涵暗自里叹息了一下,男孩那么小小的年纪,

    要应对这种架势这种场确实勉为其难,不过想到终究要过这一关,总不至于在

    往后的日子里又纠结一些想法吧。

    夏韶涵低下头用鼓励的眼神和微笑对着男孩道:「龙儿,别怕,他是你爸爸,

    你的事不就是一个做父亲的要关注的事吗?」边说边用力的握了握男孩的手,反

    复要把自己的决心传递给到男孩。

    男孩在夏韶涵的注视下挺了挺胸膛,想到夏韶涵那么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

    自己这一点不好意思的事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爸……爸爸……」有些结巴,但男孩还是勇敢的把视线移到大镜框的照片

    上。

    「爸爸,请允许龙儿对你说一声' 对不起'.第一个对不起是因为往后妈妈的

    丈夫就是我了,今天这是我和妈妈的大喜日子,从今以后妈妈就不仅仅是龙儿的

    妈妈了,而且还是龙儿的妻子了,我和妈妈要相依相伴的过以后幸福的日子了,

    这个可能是爸爸离开时没有想过的事情吧。不要紧,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活着

    的人幸福并快乐着,不是比什么都重要吗?而爸爸你可能会慢慢的离开我们的生

    活,虽然我们会想念你。

    第二个对不起是龙儿决心要把妈妈照顾得更好,比爸爸你以前给予妈妈的更

    多,包括更多的爱更多的快乐更多的幸福,我要用我的心我的身体来让妈妈忘记

    以前的记忆以前的幸福以前的不快乐,所以爸爸不要因为妈妈更爱她的丈夫更爱

    现在的生活而责备妈妈,甚至错怪妈妈,因为这是我要追求的目标。

    爸爸,你走的时候我还小,所以也没有体会到更多的父爱和对你的印象,但

    妈妈养育了我也教育了我,我的成长和体会到生活的快乐完全来源于妈妈,所以

    我一定会对妈妈好,我要爱妈妈一辈子,我要让妈妈永远快乐永远幸福,我一定

    能做到。

    相信我,爸爸!

    也请爸爸祝福我!

    祝福我和妈妈的爱情!

    祝福我和妈妈的幸福!」

    ************

    夏韶涵搂住男孩的肩,开始时不断的想给男孩以力量,鼓励他在已逝的父亲

    面前吐露替代父亲角色的婚事,慢慢的,男孩已经不再拘谨了,那一句句陈述变

    得有些慷慨起来,而一言一语的无不表露出对自己的承诺。

    夏韶涵感动了!

    原本一直觉得男孩还是一个小屁孩,啥东西都需要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去手把

    手的教,甚至还要动的牵引,现在则是在父亲的照片前滔滔不绝的叙述要如何

    爱自己如何让自己快乐如何让自己幸福如何永远的爱着自己。

    天啦!这还是自己那个怀抱中的小屁孩吗?

    夏韶涵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凝视着只到自己肚脐高度的男孩。

    还是那张丰神俊朗的脸,还是那般羞涩的绯红,还是那般满是稚气,还是那

    般惹人怜爱的样子。

    龙儿长大了!

    会心痛妈妈了!

    会爱妈妈了!

    会知道要给妈妈快乐和幸福了!

    夏韶涵心里充满了激动,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这就是自己的丈夫!一个小小年纪的男孩!

    自己往后的日子就要和自己的儿子又是自己的男人又是自己的丈夫联系在一

    起了!

    龙儿一定可以做到的!

    龙儿已经表现出比男人更男人的本领了,为何不能给自己更大的快乐呢!

    还有自己和龙儿的爱,除了那种男人和女人的爱以往,不是还有因血缘而衍

    生的母子的爱吗?所以这种爱沉甸甸的,超过了任何的一种爱,亦母亦妻的角色

    会让自己和男孩更加痴迷和幸福。

    ************

    男孩坐在桌前,还有种恍若身处世外桃源的感觉。

    下午还溜达在街上、河边的,一转眼就回到了家,一个对自己有新意义的家,

    温馨如故,那大红大红的喜庆装饰、还有那「囍」字无时不在提醒自己从刚才那

    刻起,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自己,儿子依然是儿子,宝贝依然是宝贝,只不过

    多了夫君、老公!

    「夫君!老公!」男孩念叨着这两个词,心里涌动着一种快乐,一种幸福,

    那是对自己在夏韶涵心里位置的肯定。

    作为儿子,夏韶涵的宝贝,毋庸置疑是占据重要的位置,但回想起来那绝对

    是一个妈妈对儿子的母性关怀,这种儿子的角色不可能完全是夏韶涵生命的全部,

    因为夏韶涵还是个女人,是一个需要男人关爱的女人。

    「幸亏是去年暑假!」男孩暗自里庆幸,暑假里夏韶涵和男孩被自己的另一

    种角色所吸引住,女人和男人的角色,阴阳相吸瞬时间就发展了另一种关系,也

    打开了另一扇门,是如此的快乐!是如此的幸福!是如此的般配!

    今天的仪式就是为这种新的关系划上完美的结论,从此家中便有母亲,有妻

    子,有儿子,有丈夫,多么完美的组呀!

    「那我就成为了妈妈的老公……岂不是有很多……」男孩畅想着心里涌动着

    快乐。

    ************

    客厅里传来男孩的声音:「妈妈,好了吗?」

    「龙儿,再等一会儿。」夏韶涵一边说一边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支透明的唇彩,

    在自己那娇艳欲滴的樱唇上勾出一个漂亮的唇形。

    夏韶涵回到床边,双手拈着婚纱的裙摆坐在床沿,然后朝门口平静地喊了一

    声:「龙儿,你进来吧。」卧室门几乎同时被推开了,男孩依旧是穿着黑色礼服,

    站在门口,看到夏韶涵穿着婚纱端庄地坐在床沿,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拢过

    来。

    「妈妈……这是婚纱……好美的新娘啊!」男孩回过神来跨到夏韶涵身前,

    跪下来双手牢牢地抱住了夏韶涵的大腿,「妈妈……穿着婚纱真要迷死人不偿命

    ……」男孩赞叹道

    「喜欢吗?宝贝夫君。」夏韶涵嘴角挂着轻笑,想到「夫君」的称呼,脸有些

    红了。

    「喜欢……太喜欢了。」近乎语无伦次地喃喃着,夏韶涵一句「夫君」更让

    自己心神荡漾。

    夏韶涵低下头骄傲的看着自己V 字深开领位置露出的半抹雪白丰满的乳房和

    深深的乳沟,脸上有点微微发烫,再看看左边大腿在雪纺纱的裙摆开叉处展露出

    来,修长笔挺,难怪宝贝夫君的魂都象被勾了似的。

    男孩恍恍惚惚的看着,夏韶涵头上的娟长秀发,被高高盘起,婚纱下雄伟的

    双峰突之欲出,挺直优雅的玉颈上戴着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珠圆玉润,晶莹的

    光泽隐约映在胸前吹弹得破、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挺凸丰盈的酥胸,在呼吸中

    一起一伏娇美诱人至极,婚纱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那柔软曼妙的绵腰和那隆圆

    的娇翘美臀,还有时隐时有的一双粉圆晶莹玉膝和线条优美的小腿。

    站起身来,男孩把夏韶涵轻轻拉了起来,双手环住夏韶涵的绵腰。

    「哦……还是一双10寸的高跟鞋……」男孩心中喜欢的把脸颊埋进了丰腴的

    腹肉中。

    夏韶涵怜爱的看着闭眼在自己小腹上眷恋的男孩,深深的弯下腰,让嘴唇包

    住男孩的嘴,把舌尖顶进男孩的嘴里,舌尖交缠在一起。

    「妈妈……妈妈娘子……夫君我好爱您。」当男孩松开了夏韶涵的唇,想到

    自己称呼的「娘子」,羞涩中竟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夫君……妈妈也好爱你……妈妈整个都属于我的宝贝夫君……夫君要……

    好好疼我……」「娘子」二字让夏韶涵激动起来,把脸颊贴在男孩的嘴唇上轻轻

    蹭着。

    男孩用力点点头,也不说话,双手从夏韶涵的腰上往下滑了下去,在后面托

    住了夏韶涵丰满浑圆的翘臀,摊开的手指一松一紧地揉捏着臀肉。

    「妈妈娘子……你的臀瓣好大呀………我爱妈妈……好爱你……」男孩又一

    次扳下夏韶涵的头吻上了夏韶涵的红唇,夏韶涵也动搂住了男孩的脖子,把香

    舌奉上,任男孩吸吮逗弄,舌头又交缠起来。

    「妈妈,这婚纱的料子真薄。」男孩的手指顺着夏韶涵映在婚纱面料上的臀

    沟上下滑动,慢慢地又把手移到前面,从左边开叉的位置伸了进来,手掌贴着完

    全袒露着的左边大腿上移,但是紧贴的婚纱裙摆阻止了前进。

    「夫君……我们到外面去……」夏韶涵娇呼道,心里开始荡漾起来。

    「娘子……在房间里不是很好……干嘛要到外面……」男孩不解的问道,手

    又抚摸到硕大的臀瓣。

    「因为……因为妈妈想……想为和夫君的一切……找个证人……」

    「什么证人?」男孩迟疑了一下,才恍然道,原来妈妈指的是想在爸爸照片的

    注视下进行亲热。

    ************

    「龙儿……跟我来……」牵着男孩,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儿手牵着手,朝大红

    的「囍」字走过去,在案几前停下。

    「龙儿……夫君……看着我……」夏韶涵让男孩和自己面对面的站着,偏过

    头来望着案几上大镜框里照片上的人儿道:「志刚,你还要为我和龙儿作证。」

    回转过来低下头,柔情似水的望着俊美的男孩,「龙儿夫君……刚才我们进行的

    是中式传统的婚礼仪式……接下去妈妈还想按西方的仪式……」说着,艳容绯红

    起来。

    「嗯……妈妈说的是中西璧吧……」电影里好象看到过,男孩有些跃跃欲

    试起来。

    男孩的欢欣让夏韶涵信心倍增,总觉得今个儿的日子很特别,对自己,对龙

    儿,能丰富些内容也好让自己和龙儿多一些甜蜜的记忆。

    好象还有一些缘故吧,自己不是常想到男孩也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自己身边,

    或者说不可能一辈子只有自己一个女人,虽然天长地久的誓言很容易,但终究自

    己还是男孩的妈妈,总是还会有其它的人进到男孩的生活中的。

    所以把男孩所有的第一次都留给自己,是不是也算是不枉自己对男孩的一片

    痴心呢?

    第一次看女人的身体!第一次亲吻!第一次云雨!第一次婚礼……

    还有那么多云雨中的第一次,翻来覆去的姿势,还有很多自己已经准备的……

    夏韶涵脸颊一阵一阵的烘热,暗自「啐」了自己一下,勉强收回了心神。

    「龙儿,把手给到妈妈,妈妈先问你来答,然后用同样的话问妈妈,好吗?」

    「好的。」男孩激动回答道。

    「龙儿,你是否愿意娶妈妈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

    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

    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男孩抬头注视的夏韶涵的眼,坚定的回答道。

    「妈妈,你是否愿意嫁龙儿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

    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

    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夏韶涵深情款款的注视着俊美的男孩道,「龙儿……已经同意我

    们在一起了……」红着脸缓缓的弯下腰轻轻的吻在男孩的额头、嘴唇上。

    「龙儿,现在该交换戒指了。」

    「戒指?」男孩有点蒙,到哪里准备这东西呀!

    「傻孩子,妈妈早就准备好了。」夏韶涵娇嗔的用手指点了一下男孩的脸,

    从案几上拿下两个小盒子,一个给到男孩,一个自己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颗黄

    橙橙的戒指。

    「哟!是金戒指耶!」男孩惊呼道。

    「龙儿,戒指是结婚的信物,是金的,表示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爱像最珍贵的

    礼物交给对方,而且金永不生锈、永不退色,代表我们的爱持久到永远。是圆的,

    代表毫无保留、有始无终,永不破裂。」

    「是的,妈妈,我们的爱就是永不生锈,要到永远,要毫无保留,要永不破裂!」

    男孩信誓旦旦道。

    「龙儿,妈妈先帮你带上。」夏韶涵拉起男孩的手指,把黄橙橙的金戒指套

    了进去。

    接着男孩也把金戒指套在了夏韶涵的手指中,然后很留恋的抚摸着夏韶涵的

    手掌,「妈妈,你以前……也有吗?」

    「以前带过,后来你爸爸走了,我也就把那个戒指收了起来,这是我带的第二

    个了。」夏韶涵有些怅意又有些欣慰道,偏过头看到了镜框中的男人,暗自道:「志

    刚,看到没,我们的儿子帮我带上了象征着爱情的金戒指,你以前给的以后就不会

    再用了,志刚你能够理解吗?」

    男孩端详了好一会儿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想到什么的说道:「妈妈,我想

    起来了,婚礼仪式中还有喝香槟的过程呢。」

    「龙儿……你真的……要喝香槟吗……」夏韶涵脸有些红了扭扭捏捏道。

    男孩一下子被夏韶涵绯红的脸上娇羞的样子吸引住了,想到夏韶涵有时的古

    怪样子不由得心中大为期盼,「对呀……要喝香槟……哪里有呀……」

    「罢了罢了!就那个吧,龙儿会喜欢的。」夏韶涵暗自嘀咕了几句,一双水灵

    灵的媚眼望着男孩道:「龙儿………香槟妈妈没有准备……妈妈身上的香槟……你

    喝吗?」

    男孩有些明白似的,欢呼起来,「要!龙儿要喝!」

    夏韶涵既为自己的大胆感到惊讶,又为男孩的欢欣感到鼓舞,暗自道「本来也

    要的」,往后几步站立着,娇艳艳的盯住男孩的眼道:「龙儿……你看……」异常高

    挑的身子站立在男孩面前,夏韶涵媚眼半张柔情绰态的盯住男孩的俊脸,手从左边

    开叉的位置慢慢的撩起婚纱。

    仿佛是有些害羞的样子,绯红的脸偏到一边,却望上了案几照片上的男人。

    「志刚……」夏韶涵心底里叹息了一声,身体莫名的抽搐几下,一种被电击

    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终于要被你看到……你看……龙儿是不是很喜欢……」

    却是婚纱已掀起来了,男孩「嗡」的一声,就见眼前腰肢绵软,盈盈一握,玉

    臀高挺,丰满润圆,修长白皙的美腿亭亭玉立。

    一片黑黢黢的阴毛繁盛的簇生在这双浑圆笔直的长腿之间,如画龙点睛般给

    这具性感的肉体画上一笔美丽。

    如秋日中欣欣向荣的珍草,黑色代表神秘庄严和肃穆,哦,那是神秘的一线

    之天潺潺流水芳草萋萋之地,而此刻这三角形的黑色却又充满了诱惑和性感。

    那是藏在夏韶涵最隐秘地方,如此一大片茂密的黑草地!

    一定是被细心浇灌那里的,不然不会如此繁茂郁郁葱葱!

    只有肥沃的土壤才会长出这么迷人的芳草!

    掀起的婚纱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及小腹,案几上的烛光将隐私照得雪亮一览无

    遗,那一朵隐伏在肉谷中的花皱男孩竟也看得清清楚楚。

    油黑的毛像一片绵长的丛林,繁茂中散发着生气!

    柔软细长的肉缝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启了,似乎几滴清亮的水珠悬挂在洞口,

    象一个生动的招牌在欢迎前来游玩的人。

    这里就是自己流连忘返的地方,数不清有多少次亲吻并占有它,伴随着呻吟,

    这里曾像水帘洞一样连绵不绝。

    「龙儿……好看么?」男孩痴痴迷迷的样子让夏韶涵的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恍惚间竟也有些喜欢这种裸露,更关键是这种面对面的、绝美角色下的吸引。

    「妈妈……太美了……那么黑……那么雪白……」男孩真的激动起来了,语

    无伦次的喃喃赞道。

    夏韶涵纤柔的手掌半掩玉蛤,玉足抵地,娇躯后挪,粉脸羞涩,斜首瞟眸,

    柔声细嚼道:「龙儿……想不想……在你爸爸前一亲芳泽……喝妈妈的' 香槟'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玩赏眼前美景更完美的事情?!还有「香槟」!

    男孩的手伸了过去,触摸到了夏韶涵的阴毛!

    「志刚……摸上来了……龙儿摸上来了……」还与桃花源挨得近近的男孩正

    端详着手指触摸的秘处,忽然一道黑影,眼前白花花、黑油油的景象竟陷入到黑

    暗中,男孩才觉到自己的整个身子埋进了夏韶涵的胯下,整个人也被婚纱给包围

    起来,黑乎乎的看不到什么。

    双唇轻夹蛤肉,翻弄厮磨,伸出舌尖轻舔,只觉入味青涩,竟轻轻吸吮起来,

    一股甘甜之感反涌心头,顿时心旷神怡。

    「志刚……你看到么……龙儿的嘴已经……在亲昵……你看到没……我说给

    你听……好舒服呀……又亲又摸……」「龙儿……夫君……」夏韶涵爽得娇声长

    吟,低哑轻媚,清脆滑腻。

    花汁甘美,气息香甜,高潮时候的娇啼声,可谓是如针刺身销魂蚀骨,水银

    泻地无孔不入,叫人欲罢不能,「哎呀!羞死了!志刚你看清楚了吗……那里已经

    被龙儿……吸住了……啊……怎么还在吸……」

    男孩探出头,大口的吸气,看着夏韶涵似笑非笑、懒懒散散的模样,一时间成

    熟、风韵的感觉弥漫在眼前。

    夏韶涵心有余悸的望着男孩,暗自为今天自己身体的敏感以及高潮迭起的反

    应吃惊,「怎么有这么多水来流,平日都跑哪里去了?」看到男孩的口鼻间竟沾

    满了粘稠的汁液,脸上也尽是光亮光亮的蜜油,好不淫靡,夏韶涵忙伸手用手掌

    插拭着那张俊美的脸,腻声道:「龙儿……妈妈的香槟好吃吗?」可能是觉得

    「香槟」这个词有些怪怪的又看到男孩的俊脸如被洗浴过一般,不由得「吃吃」

    笑了起来。

    「妈妈……娘子的香槟……好多呀……好喝……」男孩意犹未尽一般的舔了

    舔唇边,一副好味道的样子,直看得夏韶涵心「扑腾扑腾」的荡漾着。

    「龙儿……喜欢喝……妈妈的香槟吗?」

    「妈妈……好喝……以后还要……」

    「嗯……」想到以后可能还有更多的时候象这般的悸动,夏韶涵回过头注视着

    案几上照片中的男人,心里说道「志刚,刚才看到了没,龙儿可比你以前强多了,

    我们都碍于面子,失去了很多的乐趣,以后你会看到更多时候原本属于你的地方,

    龙儿会好好的怜惜。」

    ************

    「妈妈……娘子……该夫君给你香槟了……」

    「嗯……龙儿……你过来一点……」男孩站在沙发前,夏韶涵坐着,两人倒有

    一般的高,夏韶涵的眼落到了眼前高高挺挺如蒙古包一般突起的黑色西裤上,想到

    男孩刚才一直挺挺着为喝自己的「香槟」,心里微微有些歉意,轻喘一声,伸手往

    那高高突起的硬物摸去,微感一惊,说道:「龙儿……好骇人的一根棒儿,怎地比

    以前还要粗大。」

    男孩被夏韶涵玉手几下抚摸竟有些快感,接着道:「妈妈,看龙儿给娘子亮枪

    了!」

    夏韶涵笑吟吟地男孩解开腰带,「噗」的一声,健硕的巨物甩了出来,早已笔

    直坚举,昂首朝天,正要择人而噬,粉红色的龟棱不住散发着热气,即便在这不热

    的季节也能依稀看到那淡淡的蒸汽。

    一时看得火盛情涌,慢慢直起身躯坐着,手提面前男孩巨棒徐缓轻轻套弄,

    抬头直视男孩道:「龙儿……没想你这个一天比一天粗壮……我的夫君……你已

    经比大人还大人……」说着另一只手托住棒下的卵袋,又怜又爱的抚摸着。

    男孩嘘了一口气,与夏韶涵目光相接,看着这个佳妙无双,香培玉篆的美人

    儿,不由心中悸动,说道:「妈妈……娘子……是否喜欢又粗又长的物事?」

    夏韶涵听说脸上微微一红,玉掌紧了紧,嗔道:「倒也不是……暑假前……妈

    妈可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截儿……妈妈不是一样很喜欢你吗……不过……」

    男孩有点耍赖道:「不过什么?是不是始终粗大的好,较有感觉?」

    夏韶涵确是这样想,却没有答男孩,暗道:「还不是看过……你的……怎么会不

    爱大东西……」凑头过去,伸出香舌在头儿舔了一下,男孩立时打了个咚嗦,看着

    夏韶涵一张优美的嘴缓缓启开,接着慢慢的将龟头含住。

    男孩一阵头晕般的荡漾,如此美丽的女子正伏在自己胯下,吞吐着自己下身

    昂首指天的物事,一种男人虚荣的骄傲涌上心头。

    眼光落到了案几大镜框的照片上。

    「爸爸……你看见了么……妈妈在亲龙儿的……龙儿好舒服哦……」正得意

    的,忽然「哎呦」,男孩心底里不由暗暗萌生出一阵醋意,自想:「不知妈妈以

    前为爸爸含起是何模样?都是这般娇媚温柔、同样如此可爱吗?」当下扭捏了两

    下问道:「妈妈……爸爸这个……是怎个样子……他比我大吗……」夏韶涵听见,

    吐出那硕大的一条,抬眼瞟了男孩一眼,随即把住掌中肉棒沿着茎杆来回舔着。

    男孩见夏韶涵不回答自己,遂撒娇的追问道:「妈妈……怎样不答我呀……

    我想知道吗……」

    夏韶涵玉手轻敲了一下掌中坚硬炙热棒身,装作无可奈何轻声说道:

    「臭龙儿……有你这样问……叫人如何答……」

    男孩道:「妈妈……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就说给我听吗……」

    边说摇了要身子,那伟硕的一条在夏韶涵的玉掌中摩挲着,让男孩一阵舒畅。

    「真是孩子气!」夏韶涵摇头一笑,脸上的绯红又浓了一些,羞道:「龙儿

    ……过的时间久了……妈妈也记不得清楚了……男的应该都差不多吧……」和男

    孩讨论男人那物件,让夏韶涵脸颊热烘烘的,怪不好意思的,更何况小兔崽子还

    要自己比较自己两个男人那物件的差异,真可恶!

    男孩有点不满意了,本来若隐若现在心里觉得夏韶涵也会象刚才这般吮弄着

    爸爸的物件而有点不舒服,现在更没听到对自己那物件的肯定,心里有些抓狂,

    央求道:「妈妈……你好好回忆一下……你不是说过……我天赋异禀……还有什

    么' 扫帚王' 的……难道都是哄龙儿的……」

    夏韶涵看到男孩抓狂的样子心里直觉得好笑,心想是男人可能都很在意这个问题,

    干嘛要遮遮掩掩自己的感受呢,于是两个手掌围上那坚硬炙热的棒身,瞟着男孩道:

    「龙儿……你不是想知道……其实你和你爸爸俩还是有一点分别……你确实……确实

    比你爸爸要强一些……」待把最后几个字说完,夏韶涵已经羞不可意了。

    男孩听见脑袋顿时「轰」的一声,心上人竟说出肯定的内容,心里一阵狂骄

    傲,自从夏韶涵说过自己的那物事比小伙伴大了许多是一种好事,男孩也就不再

    有一点自卑的心里,而现在又是把自己和一个成熟的男人比对,还说要强一些,

    要知道自己才13岁,那岂不是很抬高自己咯!

    「妈妈……什么叫强一点呀?」男孩不依不饶的继续发问道。

    「也罢……龙儿……念今天是咱们的大喜日子……妈妈就从了你……」夏韶

    涵含羞的略停顿了一下,垂下眼注视着掌中的伟岸接着道:「龙儿……妈妈说的

    都是……真话……你听了可不能……笑话妈妈………」

    「妈妈这辈子就经历过两个男人,一个是你爸爸,一个就是你了。

    妈妈的第一次是给了你的爸爸,我们一起生活了5 年,应该说和很多平平淡

    淡又幸福的家庭一样吧,既有波澜不惊又是温馨的幸福。

    讲到那回事呢,其实妈妈在和龙儿你好上以前,一直都觉得男女的事也就是

    以前一样的普通,也没什么比较,不过后面妈妈就有不同的感觉。

    现在你既然问起来了,那妈妈就说给你听吧。

    论你们男人的这个物事,无论是长度、粗度、还是其它的,你都要比你爸爸

    强!

    当初我在想到这个答案时心里也吓了一跳,你那么个小男孩,和你健壮的爸

    爸相比,要知道那身体物事的尺寸有种理论就象脚掌尺码一样个子大一些的尺码

    就大,和你爸爸相比,你就是小不点了,怎么那物事会这么个规模。

    奇妙就奇妙在这里,那次妈妈第一次看到你那物事时,还觉得回到了新婚那

    段时间,一样的粗一样的长,但外观你的那种粉嫩那种白皙,伟岸中透出年轻,

    根本就是不一样的两条。

    现在妈妈越来越体会到你和你爸爸之间的差别。

    光说那粗度,前面几次的肿胀妈妈还觉得是因为久疏欢事不习惯而已,会随

    着这种关系慢慢适应,但到现在妈妈还每次进入时那种有点裂的肿胀感觉还在,

    要知道妈妈可是生育过你的人,自然比不上以前少女般的紧窄,唯一的解释就是

    你那物事比你爸爸的要粗,妈妈腔道还得重新适应比以前大的尺寸。

    还有你下面那话儿,粗长肥大就不用说了,最可贵的是有个大槌头,圆大棱

    厚,插在里面便是射了软了,也不会容易脱落,这一点你爸爸是没办法和龙儿你

    比较了。

    论起那长度,妈妈也很难一下子直接说出你和你爸爸之间的差别,妈妈就是

    觉得每次全部包裹进去时,那里面就是酸酸的酥酥的麻麻的,那物事前段圆圆的

    大槌头一下一下撞击身体最里面,热热的,有种被不断挤开被不断挤进去的感觉,

    还有就是从来没有被触碰到的被触碰了,从来没有被挤压的挤压了,从来没有被

    刺穿的被刺穿了,如果不是要长过前面到过的那条的话,妈妈怎么会有那么奇怪

    的感觉呢。

    你这下面吊着的这坨卵袋,又大又沉,扫帚星除了是说你那物事长长粗粗的

    吊下来垂到地板上,连这坨卵袋一样的吊在地板上,妈妈在你爸爸身上可看不到

    这种风景哦。」

    男孩觉得自己那物事越发的坚硬起来,夏韶涵时而拢玉掌套弄着棒身,时而

    瞟上自己两眼,时而害羞的绯红起来,时而娇羞的继续述说着和自己相关的一切,

    男孩的心「扑腾扑腾」感觉要飞起来一般,一种舒服愉悦的心情从身体从心里不断涌出来。

    这种滋味既让人快乐又委实让人难受,男孩想了想道:「妈妈,这样说岂不

    是又粗又长吗?二者已经而为一,岂不是人间一大乐事?」

    夏韶涵只是一笑,埋头又舔食起来,这回直吃了好一会儿时间,方吐出肉棒,

    低声说道:「龙儿,妈妈想要了,来吧!」望着掌中的物事,夏韶涵看得芳心大炽,

    开口又含住龙根,只觉得口中那棒状物体不似肉做的,倒像是一根烧红的烙铁,又热又硬。

    「爸爸……妈妈说……我的比你强……」男孩心里窃窃的骄傲着,眼光来回

    的在伏在自己胯下的夏韶涵和照片中的爸爸之间游荡,心里安慰道:「爸爸放心

    吧……龙儿一定会把妈妈……照顾好的……」男孩越来越觉难忍,浑身血脉贲张,

    夏韶涵越吞越进越吞越多,只觉炙热之中夹着阵阵酥麻,而那股泄意变得越发厉

    害。男孩想收撮心神欲要力挽狂澜,又盼着那种刺穿般的劲射,「妈妈……快了

    ……」一轮吸吮之下,男孩终于抵挡不住,已全然失去自控能力,子子孙孙猛地

    夺关而出,一股接住一股,连射数发,全射进夏韶涵的口中,「妈妈……是龙儿的……香槟……」

    「咕咚……咕咚」夏韶涵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虽然男孩那物事巨大,紧紧的

    塞在嘴里,倒没有留下多少空间,那分量极大的炙热的浓液汹涌而至,容不得夏

    韶涵多想,有些困难的吞咽着。

    「好在……是这个姿势……」脉动慢慢的消停下来,夏韶涵忙着将唇边溢出

    的一些浓液舔吮进嘴里,边恋恋的触碰着犹自坚硬伟岸的棒身,道:「龙儿……

    也不先说……那么多……要撑死妈妈去呀……」

    「妈妈……龙儿的香槟好喝吗……」男孩撒娇般的把身子移到夏韶涵上半身,触碰着。

    「好喝……好多呀……」夏韶涵的掌依旧没有放开男孩的巨棒,前前后后的

    撸动着,那粉嫩中透出的伟岸,让夏韶涵心动不已。

    「妈妈……以前喝过爸爸的香槟么……」男孩一副想知道的样子。

    「以前妈妈……都不懂……怎么会……」夏韶涵舔了舔龟头冒出来的几滴玉

    液,恋恋不舍的在棒身上巡动着。

    「妈妈你说……我们在爸爸面前……喝香槟……爸爸会怪我们吗……」

    「龙儿……爸爸是个好人……他会看到……我们快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