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卷二 1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的幸福】(卷二 第13章)

    作者:c_xiaom

    2016/9/30

    字数:10500

    第13章 「回家」的夜晚

    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拥着随着音乐在客厅转动着。

    是一样的音乐,一样的节奏和舞步,一样的舞伴。

    男孩心头火一样的东西更加旺盛了。

    那手臂依旧不能围住夏韶涵的臀瓣,但比紧紧贴身旗袍更加顺滑的肌肤,让

    男孩心生一种无力,于是张大的手掌象握住一般的用力抓着,满指溢出的滑腻让

    男孩心动不已。

    被夏韶涵紧拥着的胸,贴住了那茂盛的黑油油的毛发,移动时浓密的摩挲令

    到男孩胸前痒痒的直似要传递到心头,更何况还有那温温湿湿的气息充斥着男孩

    的鼻腔。

    而脸颊掩埋在微微凸起而丰腴的腹部,比以前更加顺滑更加温热,男孩已经

    弄不清热烘烘的脸颊究竟是摩挲出来的热还是心头的火热在扩散着。

    夏韶涵的心头也是在「惊涛拍岸」着,臀瓣、下腹传来和男孩肌肤摩挲的感

    觉,大部分是一种新的快乐,比之之前的感触多了一些温热少了一层阻碍,所以

    不一样的颤抖让夏韶涵也犹如喝了些红酒的醉醺醺意思。

    更何况还有男孩双手掌在臀瓣用力握住带来的牵绊,如道道剑光般的冲击着

    夏韶涵的心里。

    「嘤!」夏韶涵险些冲出来的呻吟,却是大腿传来熟悉哦不一样的触动感,

    自己丰满的大腿被一只硬邦邦的东西扫着,那如铁一般坚硬的质感,弄的夏韶涵

    更加意乱了。

    更加炙热!

    更加坚硬!

    更加硕大!

    是男孩下身的物件!

    比前面更大了!

    不由得想起了那团物件。

    硕大的粉红色顶部成蘑菇状奋张,通体红白细嫩,无一丝粗糙之感。

    夏韶涵连忙摇头,感觉耳根出奇的烫热,更紧的拥住男孩,似要防止自己难

    抑的羞意。

    如何是好?

    夏韶涵悄悄的低头看了一眼男孩,掩埋在自己小腹上的脸白皙中透着红晕,

    如自己一般的心慌慌样子,还看见男孩下身高高地顶起了一根棍子,那圆圆的像

    鸡蛋一般的头部形状若隐若现,顿时羞意难当,剧烈地起伏着酥胸,「看样子还

    是要自己来……」夏韶涵安慰了自己一下。

    「龙儿,这样……」夏韶涵长长的手臂伸下去,轻轻的触上那在自己大腿上

    正坚硬跳动着的巨物上,虽然那触手的炙热让夏韶涵心头一颤,强自抑制住羞声,

    把坚硬的茎身往边上一拨,用两腿夹住了。

    「呼……」夏韶涵似有似无的长出一口气,「总算给这个……这个……找到

    了位置……」于是把男孩拥得更紧了,两具雪白的身子结得更加紧密了。

    舞步稍稍的慢下来了,虽然还在移动。

    火热的物件在夏韶涵大腿间摩挲着,传递着的热量让夏韶涵和男孩的呼吸都

    更急促了,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

    男孩发现自己更硬了,那坚硬的物件夹在夏韶涵的两腿之间,那丰腴的双腿

    移动着带给了男孩无比销魂的享受,男孩抱的更紧了,夏韶涵的腰真绵软,那臀

    瓣还真大……

    感觉火热的棍子还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夏韶涵瞬间就觉得自己酸软无力了,

    「天啦,小混蛋怎么可以这样?那火热的……粗大的……似乎还在突突地跳动,

    是怎么回事啊?」

    「龙儿,舒服吗?」

    「妈妈……我好喜欢……」

    「妈妈也好舒服!」夏韶涵摇摆着螓首,勉强控制住自己想发出的声音,整个身

    子也跟着摇摆起来,那夹在腿间的大玩意儿被摩擦的更加粗硬了,夏韶涵感觉自己

    几乎要摔倒。

    「不……不会的……」夏韶涵听见自己犹如呢喃一般的低吟,羞的浑身颤抖

    起来。

    「就是那个丑陋的东西吗?」夏韶涵眼前挥之不去那坨粉嫩肥粗的肉团,只

    感觉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不应该有那么大,特别是那翻出来的伞状头部,几分怪

    异,几分恐怖,更多还有几分可爱!

    但这个时候两个人都迷上了这种触热的感觉。

    因此舞步更加小心翼翼,只为不要让那坚硬的一条离开能夹住的大腿间。

    良久良久都只有音乐和「哒哒哒」高跟鞋的的声音!

    ************

    「龙儿已经长大了……」涌上来的想法让夏韶涵泛起一种无力感,同时男孩

    一副痴痴迷迷的样子也触动了心扉。夏韶涵被这种思绪牵引着,慢慢的低下头,

    轻声的呼唤道:「龙儿」

    「嗯」,从夏韶涵怀里昂起头的男孩,眼羞羞的望着夏韶涵,稚气的脸满是

    红晕,「妈妈,你……低一些……」

    「今世的母子,前世的夫妻」,夏韶涵映出这么一句话,是仙姑姐姐在梦中

    给自己说的,难道自己真的要恢复梦境中的关系吗?

    「刚才不是……哦……原来……」自己把男孩当做心爱的人儿!

    可是刚才自己确实很享受啊!

    那岂不是更符仙姑姐姐的意思?

    夏韶涵一阵阵的熏晕,继续凝视着自己怀里的异常年轻的面容,那种丰神俊

    秀,那种稚气,还有那种双眼中的期盼。

    「也许……就该……」夏韶涵慢慢的又低下了头。

    「唔……」四唇相接之时,身体仿佛都产生了一股电流,侵袭了夏韶涵,也

    侵袭了男孩。

    「可是自己吻住的不是以前的爱人,而是……」

    「可是我怎么觉得就是象以前一样……」

    「龙儿……好像……会吻了……是我教会的吗?」将男孩深深地吻住,夏韶涵

    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恍惚之中受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引着行动。

    ************

    音乐是什么时候停的,夏韶涵不知道,静静的客厅里只回响着急促的呼吸声,

    还有自己和男孩偶尔发出的支吾声、吸吮声,还有牙齿的碰撞声,这些陌生的声

    音在此时如天籁之音的令夏韶涵和男孩享受着。

    终于结束了那一吻,是因为呼吸困难了,夏韶涵和男孩都不知道湿吻持续了

    多久。

    夏韶涵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清凉的空气那么顺利的进到自己的胸里,才意识

    到刚才那一吻是多么的剧烈!

    「哎呀……还真有点累……」夏韶涵脸红了,直起的身子有些酸,刚才一直

    弯着腰,光顾着接吻,现在才发觉这也是一个体力活,更别说自己还蹬着一双高

    跟鞋!

    嘴也有些酥麻了,都怪小坏蛋那么用力!

    夏韶涵不由得瞟了男孩一眼。

    还是那么的丰神如玉!

    还是那么的俊秀不凡!

    绯红中透着稚气!

    身子还是紧贴住自己,热热的气息,在自己的小腹上扩散开来,在夏韶涵体

    内升起一股触电似的异觉,无奈的颤栗了起来。

    节奏轻缓的拧动身躯,夏韶涵似要将无意识的热流发散,那高耸的浑圆美乳、

    封挺的柔嫩臀瓣、丰腴的大腿经过与男孩的摩擦之后,心中的渴望转化成了一种

    富有律动的激情享受。

    如春风细雨一样,慢慢滋润了夏韶涵很多年以来的平静,混混沌沌中夹杂着

    堪堪的清醒,哦,难道是一个新生活的开始?

    ************

    「龙儿,还没跟妈妈说你的第三个愿望呢。」尽管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尽管

    身体在不停的摩擦,是那种舍不得停下来的感受,夏韶涵还是感受到了客厅里安

    静的静穆,这种静让夏韶涵有些压迫。

    「嗯……」男孩似不舍移开自己埋在夏韶涵胸前的脸,「妈妈,我……」

    「龙儿,跟妈妈说说吧。」夏韶涵手抚着男孩的头,语气有些央求,怀里的男孩

    看上去是如此的可爱,一时间都差点没办法和刚才热情如火的样子对上。

    男孩想到刚才深深的湿吻,还有贴身的丰韵,和自己一直硬硬挺挺的在丰腴

    大腿中夹着微微摩擦着带来的快感,男孩似醉了又似痴迷了。

    「还看还看!」夏韶涵轻轻的扭了一下男孩的耳朵,娇嗔道,男孩的迷恋自

    然很让自己高兴,可是小坏蛋这样的表情让自己又爱又恨的,「自己这样子,还

    不是……」

    「好了好了,我少看些。」男孩一副求饶的样子,很喜欢这样和妈妈的样子。

    「回过神来,小坏蛋,你还没回答妈妈刚才的问题呢。」

    「妈妈……」男孩好像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还有什么不能跟妈妈说的吗?」

    「不是的,不过……」

    「不过什么呀!刚才妈妈不是说过会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吗?你看,妈妈作了这

    么大的牺牲,龙儿你还不相信妈妈吗?」夏韶涵在男孩的头上娇嗔的敲了一下,自

    己可从没有想过能象现在这般样子,太……太刺激了!

    「不是不相信妈妈,而是……」一说到关键点上时,男孩不由得开始吞吞吐

    吐起来,脸也开始胀得通红。

    看到男孩羞意更加浓郁的表情,夏韶涵的好奇心大起,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

    转眼又觉得男孩这般的羞羞、稚气的样子很动人,于是想到如果再给点……

    夏韶涵故意不接茬,微微摆动着腰,让大腿与夹住的硬硬挺挺的一根更加亲

    密的接触和摩擦,那火热的一根强烈地袭击着她敏感的神经。

    「嘤咛」一声娇呼,夏韶涵还是没控制住心中的荡漾,原本想让男孩尝一尝

    的味道,反而让自己脸色更加红红的。

    「妈妈……太舒服了……」男孩继续着那种痴痴迷迷的样子,配上眼前的跌

    宕起伏,呼吸倒是更加的急促起来。

    「龙儿,你说不说,如果不说妈妈可就……」夏韶涵伸手到背后臀瓣把两只

    小手握住,就待男孩的不配就「禁止」在自己身上「揩油」,接着微微张开了

    双腿,似要放弃那被夹住的硬硬挺挺的一根。

    「妈妈不要……」男孩惊呼起来,那贴身、触摸和摩擦的感觉那么的美妙,

    怎么能够说没有就没有呢,看来只好……

    「妈妈别着急,马上马上……」男孩悄悄的望了望夏韶涵,没看到一丝的羞

    恼,放下心来,忽然想道什么,脸红红的对夏韶涵说道:「妈妈,孩儿可以告诉

    你我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不过刚才妈妈是和我一起许的愿,前面是孩儿说了,

    现在该轮到妈妈说了吧。」「不要!」夏韶涵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男孩吓了一跳,没想到夏韶涵这么干脆的拒绝了,嗯,不对,为什么反应这

    么大,刚才连象油画中裸身都没有这么抗拒,难道……?

    男孩心里有些想法,于是便缠上了这件事,「妈妈,你跟我说一下你的愿望

    吧。」「啊!不行!」夏韶涵的脸更加的红了,在客厅灯光下显得娇艳无比,连

    带着是微微急促的呼吸和胸前的荡漾,险些让男孩有些窒息。

    「好妈妈,求你了!」夏韶涵越是拒绝男孩越觉得有猫腻,心里痒痒的更想

    知道了,于是反手握在夏韶涵的臀瓣上用力摇晃着,只觉得上面高高挺挺的两团

    在面前荡来荡去、胸前的毛发摩挲得似痒似舒服,而下面被一双丰腴的夹住带来

    一阵阵的电流般的享受。

    「你先说!」夏韶涵一看男孩近似于耍赖的样子,忙把包袱丢给男孩。

    「你先说!」男孩自然更懂得耍赖了。

    「你……」

    「妈妈,要不我们一起……」男孩看到夏韶涵坚持的样子,只好放弃了原来的

    想法,心里直捣鼓「女人与小人难养耶」。

    「一起?」夏韶涵眼珠一转,不解的问道「怎么一起呀?」

    「就是……就是把愿望写到纸上,然后一起看。」

    哦,是三国周瑜与诸葛亮那一出,夏韶涵心里暗赞男孩的机灵,看样子也该敞

    开来说了。想到这里夏韶涵点点头道:「好啊,那就写到纸上,然后一起看。」

    「妈妈,你抱紧我,然后我们一起……」男孩作了个移步到座前的姿势,示意

    要拥着往那边移动。

    夏韶涵怎么会不明白男孩的心思,心里暗啐了男孩一下,却红着脸没有反驳

    男孩的意见,于是,夏韶涵的双手依然从背后拥住了男孩,丰腴的双腿又紧紧的

    夹住了男孩硬硬挺挺的一根,轻轻的慢慢的往那边移动。

    「噢,真舒服!」男孩小心翼翼的跟着夏韶涵的节拍,生怕一不小心让幸福

    的中心离开了夹住的位置。

    一步、两步、三步……

    在男孩的跌宕起伏,在夏韶涵的娇喘吁吁中,相拥着的两个人儿移到了座前,

    拿到笔和纸,慢慢的,闪躲着记在了纸片上。

    「龙儿,好了吗?」夏韶涵心开始「砰砰砰」的跳着,一如少女时陷入热恋

    中的情形。

    「妈妈,如果是我的真心话,你会笑话我吗?」男孩也紧张着,红扑扑的脸

    蛋尤其好看,虽然是怯怯的。

    「妈妈向龙儿保证,不管是什么内容,妈妈都不会笑话你的!」夏韶涵一本

    正经的对着男孩说。

    「那我来喊1 、2 、3 ,好吗?」「嗯!」夏韶涵的心跳的更加猛了,一种

    好奇和冲动弥漫了整个身心。

    「1 、2 、3 ,开纸!」灯光下,两张小纸片被展开了。

    「咦!」灯光下,2 张纸片上,骇然映出了「回家」的字。

    ************

    「当当当」

    客厅的时钟准点声音在这么安静的晚上,异常清晰的传到夏韶涵的耳边。

    有些不满的神情,但很快就是一阵紧张的望向怀里的男孩,生怕这个时钟的

    敲击声打搅了男孩的睡梦。

    果然,男孩微微发出一丝嗯咦的声音,身子也轻微的动了一下,但还是安静

    的躺在夏韶涵的怀里,姿势也没有改变。

    「幸亏没有吵醒龙儿……」夏韶涵宠爱的望着怀里睡着了的男孩。

    「哎呀!」险些而出的呻吟被夏韶涵勉强的控制住,却是男孩的小嘴瘪了两

    下,还含在男孩嘴里的乳头被用力的吸着,那里在今晚之前已经好多年没有被人

    吸过了,被男孩的一吮之下,一种数小时前重重的酥麻滋味又袭上心头,那是种

    撩人至极的酥麻,又向全身散发而去,到达自己最敏感之处,那里便开始变得粘

    腻起来,好不容易才消停的欲望

    ^点0'1^b`z点

    ,又从心头升起。

    「还好……」夏韶涵庆幸没有吵到男孩,旋即有些羞恼的瞪了男孩一眼,

    「睡觉了还这么不老实……」男孩没有一点反应,床头不是很明亮的灯下,异常

    俊秀白皙稚气的脸如蒙上一层好看的色彩,让夏韶涵一阵子恍惚。

    「龙儿一定是在做梦……」浅浅的笑意给男孩的俊秀带来另一种风采,时不

    时瘪一瘪的嘴,仿佛一直在渴望甜美的蜜汁,而井口就含在男孩的嘴里。

    「是什么梦呀?难道……」夏韶涵浑身一阵燥热,许久才平息下来的心境又

    起了波澜。

    万般柔情般的在夏韶涵心里闪过,男孩的呼吸声伴着寂静的夜色在夏韶涵的

    凝神中不啻是生活的收获,芳心几许。

    「该起来收拾一下了!」这般的姿势已坚持了好一段时间,有些累了,只是

    不愿意把男孩打搅醒来,而且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都没有拥着男孩入睡了。

    只是现在男孩的姿势让夏韶涵有些羞意。

    一支小手握着自己左边的乳房,生怕失去似的还保持抓扭的样子;右边的乳

    头被男孩含住,男孩嘴里温温的、湿湿的,间或的吸吮,让夏韶涵的乳房有种鼓

    胀的感觉,乳头也一直是挺挺的样子。

    男孩趴伏在自己的怀里,那纤细的身子和对自己胸前的迷恋,和婴幼儿时如

    出一辄,难道这也是一个来回?

    「回家」

    这是数小时前夏韶涵和男孩写在纸片上相同的两个字,那一时刻,夏韶涵和

    男孩一样的震惊,「心有灵犀一点通」,没想到就这样发生在母亲和儿子之间,

    夏韶涵至今还清晰记得心里涌上来的那种冲击和感动。

    龙儿想回家!肯定是想回以前存在过的家!

    那岂不是要和自己……

    而自己的心里其实是欢迎龙儿光顾以前的家!

    不知道龙儿还记不记得原来的家是什么样子的!

    难道真的象仙姑姐姐说的是「今世的母子,前世的夫妻」?

    「家」?

    夏韶涵是斜靠在床头,眼光很容易就跳过了自己丰丰挺挺的乳房和窝在自己

    怀里含着乳头男孩的脑袋,落到了自己大腿根——龙儿「家」的地方。

    「嘤咛」夏韶涵心里一阵娇羞,身体不由的战栗了一下。

    3寻ˉ回?网2址百度|∵○╘?ξ◇

    夏韶涵猛觉自己双腿间龙儿「家」的里面似有东西一般的还在乱蹦乱跳,一

    股酥麻从「家」内里直透出来。

    那是一种全新的强烈的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身体反应。

    由里向外的,直让人全身暖烘烘、懒洋洋的,骨软筋麻,全身瘫痪无力的酥

    麻!

    伴随着一丝战栗,夏韶涵不由自的挪动了一下双腿。

    「嗯!」一种强烈的不适从双腿间传上来,险些让夏韶涵「哎呦」出声,一

    瞬间双腿僵直了一下,慢慢的又恢复到原来的位置和姿势。

    「怎么啦?」夏韶涵满是不解的自问道,小心的移动了一下大腿,还是那种

    不适的感觉,夏韶涵细细体会着。

    哦,是一种痛。

    是那种胀胀的痛的感觉。

    是一种被挤开的胀胀的痛。

    还有是被挤开后裂开的痛。

    「啊,裂开!」夏韶涵忽然想到什么,修长的手伸下去,在龙儿「家」的附

    近摸了摸,还好,没有「见红」的现象。

    夏韶涵暗自的「啐」了自己一口,怎么会「见红」,自己又不是「第一次」,

    还生育过了,早过了……

    「呸!」夏韶涵阻止了自己的想法,脸上却浮现出好看的红晕,虽然脸颊热

    热的,但身体里涌上来了一种舒服。

    不好意思再想下去「见红」的事了,可是夏韶涵不由得好奇起来,是对自己

    的身体好奇起来。

    那种「裂开」是夏韶涵可以记忆得起来的,二十岁的年纪,遇到了自己心爱

    的人,步入婚姻的殿堂,洞房花烛夜时夏韶涵把第一次献给了爱人,那个时候就

    是一阵裂开般的刺痛,也让夏韶涵更加明白了女人的第一次,是庄重和记忆犹新

    的。

    现在的痛和十几年前的痛有些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一样的都是一种不适,一种被胀胀的裂开般的痛。

    不一样的内容好像也很多。

    裂开的痛感没有那么明显。

    但是有更强的肿胀感!

    还有是酥麻的肿胀的裂开来的痛!

    「肿胀」!夏韶涵呢喃出身体感觉最直接的两个字,如果说十几年前的第一

    次最深刻也可能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是那种「裂开」的感觉,是自己身体里的

    一部分被撕开破裂、「见红」,是自己贞洁的象征。

    那现在虽然当时的裂开还记忆犹新的,但为什么现在双腿间却明明白白传来

    的是「肿胀」呢?

    这种「肿胀」现在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在夏韶涵悸动的那一刻想到也许会

    成为自己身体的第二个深刻记忆了。

    为什么会「肿胀」呢?

    虽然娇羞,虽然悸动,夏韶涵的大脑却没有停止高速的运转。

    自己肯定是过来人,而且是有过生育的过来人,为何还会「肿胀」得厉害。

    难道是禁锢得太久了?

    还

    最新⊿3×●?

    是因为龙儿的那个物件太巨硕了?

    这个是难以直接想出答案的,但确确实实存在的感触和及有可能的原因让夏

    韶涵原本平复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哎呀,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这么晚了,还是先……

    ************

    「小坏蛋怎么还在含着……」夏韶涵看了一眼窝在自己怀里的男孩,男孩熟

    睡着,从均匀的呼吸声中可以看出来,嘴里还是含着夏韶涵的一个乳头,这样的

    姿势已经好久了,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吐出来,要起床就得先……出来……

    夏韶涵这样想着,又是「哎呀!」的一声,睡梦中的男孩似梦到什么,小嘴

    瘪了两下,被用力的吸着的乳头,撩人至极重重的酥麻滋味,又向身体散发,除

    了敏感之处的粘腻,险些打消了起来的想法。

    「小坏蛋……拜托……」夏韶涵暗自埋怨男孩两句,进而提醒自己要小心些,

    如果把男孩惊醒,是不是就会比这种睡梦中的吸吮更激烈的内容,那还要不要睡

    觉了。

    夏韶涵小心翼翼的用手掌托住男孩的脸颊,另一只手伸到男孩的嘴边,轻轻

    的握住浑圆的乳峰,小心而慢慢的向外拔去。

    「嗯……」高八度的呻吟声尽管十分努力的想控制住,还是漏出了几份,那

    种旖旎的呻吟在寂静的房间里却是那么清晰,乍一听到自己如销骨的迷离,却让

    夏韶涵的脸更加的红了。

    可是乳头还是被含在男孩的嘴里,可能是感觉到什么一样,乳头顶端紧挨着

    的湿湿热热的舌头转动了几下,扫在愈处敏感的乳头,火热热的酥麻,末了,一

    对细细的牙齿挨了上来,仿佛不舍似的轻轻的咬在乳头上了。

    多了一些热热的刺痛,夏韶涵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

    「看样子还得快一些……」夏韶涵鼓励自己道。

    依然小心,依然慢慢的,夏韶涵下意识的用身子加力,乳头被男孩的嘴含着,

    两厢都在用力,夏韶涵就看到自己胸前圆硕的乳房被拉成一个长形。

    「嘤咛」那种被吸吮着、被撕咬着的触觉又如约而至,似乎男孩感受到了一

    些危险。

    酥麻感越来越强烈的从乳头扩散开来,挑战着夏韶涵的矜持。

    「不行,一定要……坚持住……」夏韶涵鼓励自己,继续用身体使力往外拔

    着。

    「波」的一声,一阵清凉从又酥又麻的乳头传来,夏韶涵看到自己圆硕的肉

    团荡漾了几下,才真正的离开了男孩的脸,而红彤彤的乳头尽管挺得老高老高,

    那长度、那硬朗甚至让夏韶涵都心仪了几分。

    「不会吵醒吧?」夏韶涵紧张的看了看被移到一边的男孩,还是那张丰神如

    玉的脸,一样的俊秀稚气,还在熟睡着。

    夏韶涵下意识的用手抚弄了胸前几下,有些庆幸,丰硕的乳房荡漾了几下,

    让夏韶涵自己看到颇有些得意和羞涩。

    「难怪小坏蛋那么……」夏韶涵又想到「别不会咬得肿了吧?」那种酥麻,

    感觉太明显了,夏韶涵忙对着床头灯观察了起来。

    「幸亏没有……」虽然酥麻感还是很重,乳头也不失红彤彤的,但看过后确

    实没有咬过的痕迹的,于是夏韶涵有些放心下来。

    想到这里,夏韶涵就顺手放下了左乳,那只乳房骤然失去了支撑,下坠后荡

    起让人心醉的波纹拍打在她胸前,乳尖又颤了好几下才安静下来。

    夏韶涵自己越发觉得身上的风景,男孩那么的痴迷也是有道理的。

    接下去该挪男孩的身子了,这个比刚才就容易一些了。

    男孩的两条腿正紧紧缠绕在夏韶涵的右腿上,一边注视着男孩紧闭的眼睛,

    一边勾着身子用右手去轻轻拿下男孩的腿。男孩那张俊秀稚气的脸一旦微皱眉头

    或者睫毛煽动,夏韶涵就赶紧轻轻地用手掌拂动着男孩的上半身,让男孩继续带

    着美好的记忆、抚慰进入美妙的梦乡。

    用力、搬动。

    「呼」夏韶涵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吵到男孩的沉睡,刚才那个姿势还真让

    夏韶涵有些累了,也许该睡觉了。

    夏韶涵一欠身,站到了床下,又看了一下男孩熟睡的样子,一种幸福感油然

    而生,男孩即使是睡着,也能看到那般的丰神如玉,那般的惹人喜欢。

    「糟糕!」夏韶涵身体一愣,暗自叫道「不好」,转身迅速跑进浴室,那一

    道快速移动颤颤巍巍的雪白是如何的迷人,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

    「真是的!」站到浴室里,夏韶涵悬着的心先放了下来,对着镜子,夏韶涵

    看着自己那双傲挺的酥胸,手掌抚摸上了自己的胸部,那一团恍若倒扣玉碗的雪

    峰一手也不可尽握,充满着弹性的乳肉在自己的手中变着形状。

    在这一瞬间,夏韶涵有些羞意,然后低头看了一下大腿,「哎呀!」小声的

    惊呼,随后是大片的红晕飘到脸上。

    从大腿根开始,一大片白浊的液体布满了夏韶涵丰腴的大腿,那么的多!

    刚才的紧跑慢跑,终于没有让粘液流到床上和房间地上,省得了搞卫生的麻

    烦。

    夏韶涵的脸红红的,愈看着自己大腿的那一大滩,脸上的红晕更浓,呼吸也

    有些急促起来,带动着胸前圆硕的两团荡漾着,别是一番风景。

    犹豫着,夏韶涵的手掌伸了下去,稍稍弯腰迟疑着贴住大腿往上移动,刮起

    了一些液体,捧在掌心了。

    真多!

    象那几天看到内裤上大摊大摊痕迹一般的多!

    夏韶涵飘过的想法让自己一阵的心神荡漾,脸红红的,眼也迷离起来,只觉

    得「扑腾扑腾」的心跳有点慌。

    鬼使神差般的夏韶涵把手掌移到了鼻前。

    浓浓的、有点特殊的体液味道,夹杂着一点的馨香!

    这个和那大摊大摊的是不是有些不同呢?

    夏韶涵尽管有些疑惑,但绯红得更

    寻◢回○网╘址μ百度?◆2╘?ξ|

    加厉害了。

    是不一样,因为是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总要带上一些自己的味道!

    夏韶涵如痴迷一般的眯着眼深深呼吸了好一阵,尽管有些陌生,心里总有一

    种喜欢和跃跃欲试的样子,被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男孩和自己混杂在一起粘液那股

    股浓烈的气息熏得沉醉不已,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激情飞扬的时代,有些以往安

    于枯燥、平静的心灵,也泛起阵阵波澜。

    夏韶涵感受到自己身体里澎湃高涨的激情,掌心中的液体,也让夏韶涵的娇

    躯愈来愈火热,俏脸之上泛起朵朵鲜红的桃花,望向自己掌中的眼神也显得有些

    急切。

    终于眼眯着嘴唇开启了,润红润红的舌探头探脑的吐出,在掌心悄悄一舔,

    迅速收回嘴里。

    「嗯。」一种既不熟悉又不陌生的滑滑的液体顺溜溜的在舌头上流动了一会

    儿,流过咽喉,被夏韶涵慢慢的吞下去了。

    还是静静的站在浴室里,夏韶涵没有动弹,如以前淡淡印象中人参果一般的

    味道又在她的嫩舌上化开,和甜津融在一起,「嗯,还是淡淡的……涩味……浓

    浓的……青草香……」。

    夏韶涵浑身有些烧热,想起还有一些感触,前面另外的一种味道,于是

    3找回网址|请?μ◣?∴∵?Δ

    让殷

    红娇唇慢慢触到掌心,娇艳的舌伸出,在掌中、指缝之间连连地舔弄了起来,似

    要将上面的所有水渍打扫干净,生怕琼脂玉酿从十指的缝隙溜出去了。

    「是这种麻的……」独有的味道唤起了夏韶涵的记忆,是那种唇也麻、舌也

    麻、喉咙也麻,唇边的稠浆吮入口中吞咽下去,整个身子暖热的酥融融懒洋洋。

    「是因为以前没有吧……」夏韶涵不由得有些痴了。

    ************

    夏韶涵回到了床边。

    洗浴后原先有些疲惫的身子轻松下来了,夏韶涵感觉到舒服多了,眼睛往床

    上看过去,男孩还在熟睡,连姿势都没有改。

    「可能是有些累了,睡得那么熟。」夏韶涵忽然脸红了,因为心里又冒出另

    一个想法,「难道是刚才……的缘故?」灯下的男孩眼睛闭着,白皙俊美的脸看

    起来那么的安详,虽然少了一点白日里机灵的样子,但夏韶涵以一个母亲一个女

    性的眼光看过去,不由得为男孩的丰神如玉赞叹着,虽然很少当着男孩的面夸过

    他长得漂亮,或许也因为不想让男孩产生太多关注外观的现象。

    「是算一个美少年,可是刚才……刚才……」夏韶涵脸热热的有些不敢想下

    去了。

    眼光却不由自的移到了另一个地方,男孩白皙纤细的双腿间。

    「嘤咛」夏韶涵的眼睛张大了起来。

    如同一道电流般的从眼睛冲击到身体每一处,没来由的战栗了一下。

    数小时前还是快乐的中心,又泛起了肿胀的酥麻。

    是那种刚刚一直萦绕着自己的但是已经没有经历过的肿肿胀胀,这种肿胀甚

    至可以说是不适,但给予夏韶涵的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清晰!

    已经结过婚、生育过了,怎么还会有肿胀的感觉,夏韶涵想不通,难道太久

    没有那个也会吗?

    酥麻是从身体里面传来的,因为没有过,所以就算是有些舒服,但夏韶涵一

    时间也不能完全适应。

    这些萦绕的感触都和一个东西有关。

    夏韶涵略显复杂的眼光聚焦在那一处。

    肥肥粗粗的一条!

    男孩已经熟睡了,那一条物件同样处于休眠状态,耷拉的样子静静的倒在纤

    细白皙的大腿上。

    如果不是那物件的形状,此时的风景一定会诱发夏韶涵心里深深的母性情怀,

    那异常白皙的肤色,那纤细的身子,那仿似女孩般的滑腻,还有男孩沉静中透出

    无比的俊美,无法掩饰的稚气,无不在散发出一种异样的美丽。

    夏韶涵以前没有关注过,或者说没有机会这么直接而且近距离的看到,所以

    男孩的样子给了夏韶涵心里很直接的印象,就算男孩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但在自

    己内心里面还一直是停留在那个宝贝、需要自己耐心呵护的少年时代。

    唯独那一个物件。

    纤细大腿根的物件。

    那原本应该是小小的,短短的,细细的,才符男孩这个年纪这个身材样子。

    但现在看过去却不是男孩这种年纪和样子所应该有的,所以夏韶涵的心有些

    慌慌的跳着。

    它看上去还是和身子其它部位一样的白白嫩嫩般,倒伏在大腿上,肤色倒也

    很衬,夏韶涵离得近了,那物件头上露出来的光溜溜的头也是粉红中透出一些嫩

    嫩的样子,竟有些想腻爱的心动。

    ************

    可是它是那么的……

    夏韶涵一开始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耷拉在细皮嫩肉大腿上的物件,那映入眼

    脸的样子绝非若干年以前夏韶涵看到过的细细的小男孩的一点,当然是和曾经是

    自己生命中那成熟的一条来做比较。

    肥肥的!

    即使现在已经不再张牙舞爪了,那种肥肥的样子仍直接的映在了夏韶涵心里。

    难怪自己那里肿肿胀胀的,这个比以前自己感知过成熟的一条还要粗,那就

    算是自己娇嫩的地方第一次接触这种粗的物件!

    「还像刚刚灌好的香肠一样」夏韶涵心里自己嘀咕着,也是那样肥肥的,虽然

    被灌得满满的,但手的触感依然保持着一种软软的样子,而且表面滑滑的样子也有

    一种异样的漂亮。

    尽管已经耷拉下来,没有香肠那种油光可鉴的饱满,但一点都不影响夏韶涵

    视觉中肥肥粗粗的样子,尤其是在纤细的大腿间耷拉的样子。

    夏韶涵的心有些「砰砰砰」的跳着,那种样子比自己前面感知过、一些知识

    上了解过的有很大差距,因此一时间也有些恍惚和迷离。

    更何况现在自己手掌中、大腿间若隐若现的散发着那种特殊有诱惑的味道,

    也是拜那肥肥、粗粗、大大的一条下面那一大坨东西。

    若隐若现的一大坨令到夏韶涵的脸满是红晕。

    「刚才……刚才……还不是很神气吗……现在………现在……」羞意让夏韶

    涵在心里也没把这句话说全,就看到脸上的红晕更加清晰了,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对,刚才!

    夏韶涵恍恍惚惚中记起了什么,势必是这辈子又一个难忘的夜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