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卷二 1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的幸福】(卷二 第12章)

    作者:c_xiaom

    2016/9/28

    字数:14900

    前面花了好大的篇幅在铺垫,从序章到正文,最大的调整就是从细致描写到情节叙

    述,不过这两者都不好把握,现在看来,也挺多是一个将就的状态。

    后面的情节会进行得快一些了,毕竟,情文最难的是发生前的事。</font>

    第十二章生日愿望

    「妈妈,可以吹了吗?」偏过头,男孩问着夏韶涵。

    餐台上摆着一块适中的蛋糕,烛光已经点上了,客厅里的灯还未熄。

    灯下男孩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唇若朱涂,肤如凝玉,就算是此刻坐下,端

    的玉树临风,俊秀不凡,好一位风度翩翩美少年。

    夏韶涵还有一点心事,男孩转过头来,乍见到一位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也不

    由得一呆,双目一阵的失神心道,「自己的龙儿竟是如此的美少年!」男孩样貌

    俊美,再加上透出一股浓浓的稚气表情,夏韶涵感觉到对自己竟有着强烈的吸引

    力,「龙儿……真可谓是魅力非凡!」,一时间夏韶涵竟有些心「砰砰砰」加速

    的跳了起来。

    「龙儿,妈妈先把灯关一下。」夏韶涵稍稍平复一下心神,站起身来往客厅

    灯的开关处走去。

    「咚」客厅的灯熄了。

    忽闪忽闪的烛光映着,整个客厅里多出了一种温馨的气氛萦绕着。

    ************

    「龙儿,先闭上眼睛许个愿吧。」

    「妈妈,是不是在生日时许的愿更灵呀?」

    「也许是吧。」想到男孩稚气的表情及问题时,夏韶涵不由自的微笑了。

    「那……是不是什么愿都可以许呀?」

    「是的,龙儿,只要是你心里真心想实现的,都可以在这个时候许下来,老天

    爷会考虑到你的心诚帮你实现的。」

    「嗯……我知道了,妈妈,你也和我一块儿许愿吧。」

    「好吧。」夏韶涵看到男孩对着蛋糕上的烛光,闭上眼睛,双手十,一副很认

    真的样子。

    忽明忽暗的烛光映在男孩的脸上,竟有另一番好看,夏韶涵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也如男孩一般闭眼、十,心里道:「许……什么愿呢?如果……那样……不知道

    能不能……」如下定决心一般,夏韶涵在心里念出来了!

    ************

    「龙儿,能不能告诉妈妈你刚才许了什么愿呢?」夏韶涵用手里的纸巾细细

    的擦试着男孩嘴角的蛋糕屑,捧在手心里的小脸蛋在客厅灯下是那般的丰神如玉、

    俊秀不凡,夏韶涵情不自禁的赞叹着。

    「妈妈,我……」夏韶涵看出男孩的羞涩来了,身上那种酥酥的、麻麻的异

    样感,舒舒服服的不知从哪个地方继续的冒出来,还夹杂着愈来愈浓厚的好奇心。

    「龙儿,你说出来给妈妈听一下,说不定……」夏韶涵半是期盼半是鼓励道。

    「妈妈……你……会不会骂我……」男孩一副担心的样子。

    「龙儿你都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骂你的愿望呢?」

    「那……我就说了。」男孩如同下定决心一般,眼睛迅速的在夏韶涵的脸上转

    了一下,夏韶涵的微笑已经眼睛里的关怀增添了男孩的信心,男孩深深的吸口气,

    然后道:「我……我的……第一个……愿望……愿望是……是想和妈妈……有一种

    特殊的关系,比如象情人一般。」男孩先是结结巴巴的说道,到后面许是夏韶涵鼓

    励的眼神让他放松了一些,最后几句话倒是说得清晰了。

    「什么关系?」夏韶涵脱口而出,刚刚还在鼓励着男孩把心里的愿望吐露出

    来,一时间还没有听清楚后面男孩的意思。

    「作妈妈的情人!」男孩一不作二不休的脱口而出。

    「啊!」夏韶涵满脸绯红,男孩的回答那么直接,一时有些措手不及的脸红

    了。

    「小坏蛋……胆子又大了……可是……」夏韶涵忽然觉得男孩的回答有些出

    乎意料,心里又有另一种声音道「没有……什么……好像自己以前也有这种想法

    ……要不再问……一下……」夏韶涵强忍住心里涌上来的羞涩,道:「龙儿……

    你说什么情人呀……情人可以作什么呀?」一时间,夏韶涵也有一些的紧张和期

    盼。

    「就是……就是……龙儿也不知道……」「扑哧!」男孩鼓起勇气想要回答

    却什么也说不上来的气馁样子让夏韶涵忍俊不止的笑了出来,原本横隔在夏韶涵

    和男孩之间的紧张气氛也随着夏韶涵的笑声消失了,母子俩都有些轻松下来。

    「不知道还说什么……要作情人呀!」夏韶涵手指弯起来,在男孩头上轻轻

    的弹了一下,以示「雷声大雨点小」惩罚般。

    男孩勇敢的抓住夏韶涵还留在自己头上的手,握住夏韶涵的纤手,发觉那只

    晶莹如玉的玉手,柔软而滑腻,不免心中一荡,不自禁的落到夏韶涵的脸蛋时,

    见她虽然一脸的母性,却是难掩琼姿花貌,更觉得夏韶涵靓丽迷人到了极点,「花

    中的仙子,姹紫嫣红正开遍,真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夏韶涵听了接着吟道:「你在幽闺自怜」,看着男孩,忽然觉得男孩真是「面如

    满月犹白,眼似秋水还清,色如春晓之花」,越看越爱,越看越痴,说道:「龙儿,

    你长得真好看,妈妈怎么看也看不够。」又道:「刚才你念的《红楼梦》中的诗句,

    我觉得龙儿你才是水做的,清爽怡人!说吧,又什么企图?」

    被夏韶涵这么一夸,男孩完全没有了一点不安,鼓起勇气道:「我就是觉得……

    想……」,又似想道了什么一般,「和妈妈象情人一般的拥抱,象情人一般的跳

    舞……」夏韶涵明白了男孩的心思,心想今天是男孩的生日,少不了要由着他作一

    些事情,反正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何况也没有象男孩说的「象情人般拥抱、跳舞」,

    不由的生出一股跃跃欲试的想法。

    「好啊!那我们就象' 情人' 一般的跳个舞吧。」夏韶涵半带着调侃半带着

    期盼的口吻说道。

    男孩犹豫了一下,看夏韶涵没有解释什么,不由的开心叫道:「好咯!我要

    和妈妈跳舞咯!」往边上一蹦,就去放音乐了。

    ************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

    我心坎。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

    在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不时

    地回想过去。」蔡琴低沉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那首熟悉的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的

    「被遗忘的时光」的歌曲,夏韶涵忽然觉得心里仿佛回到了很多年以前。

    也是有这样歌声的环境里。

    自己被男人拥着,轻缓的舞动,沉浸在那样的男恋女爱中。

    可是,这种幸福消逝了很久很久,以至于自己忘记了舞动时自己是如何的幸

    福着,以至于歌声中的忧伤意境和自己现在的心境是如此的般配。

    音乐依旧在响着,夏韶涵眼中的沉静让男孩心思一动,说道:「妈妈,我们

    跳舞吧。」夏韶涵迟疑了一下,看到男孩俊美稚气的脸,还有眼中的关心在灯光

    下是这般的讨自己喜欢,于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伸出了丰腴雪白的玉手。

    男孩努力的学着以前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镜头,轻轻的绅士般握着夏韶涵的

    玉手,随着歌声的舞曲,轻轻的、一步一步的跨到客厅中央。

    「妈妈,怎么跳呀?」男孩一脸的稚气中透着一点尴尬,原来男孩还是一个

    「雏鸡」,从来没有出入过舞场,虽然握住夏韶涵的玉手柔软、滑腻很舒服,还

    是用求援的眼光看向夏韶涵。

    「扑哧!」夏韶涵再一次被男孩逗笑了,「小屁孩还是需要自己带着」,心

    里不由得有些骄傲,自己总是要教会男孩很多的东西。

    「来,妈妈教你吧。」夏韶涵把男孩挪到自己面前。

    「龙儿还真是一个小孩!」夏韶涵低下头看着只到自己胸线下的男孩,却也

    没有穿高跟鞋的遗憾,因为那是男孩喜欢看的风景。

    「妈妈给你演示一下,跳舞也很简单,就是这样先迈左脚再迈右脚,交替着,

    踩到那个鼓点……」夏韶涵耐心的教道,边动作模拟着。

    男孩入神的看着,却见夏韶涵丰容盛躯,体态轻盈,穿着薄薄贴身的旗袍,

    勾勒得躯体玲珑有致,曲线妙曼,绰约多姿,好一位正当年华的美艳女人。

    「龙儿,你会了吗?」夏韶涵又站到了男孩面前,低下头看着男孩问道。

    夏韶涵奇怪的没有听到男孩的回答,细看之下忍不住脸颊泛起一些热烘烘,

    「坏小子又盯着……什么看!」,说不上是应该生气还是喜欢,夏韶涵一时也努

    力平息自己的呼吸,让自己胸前荡漾的曲线安静下来。

    ************

    「龙儿!」夏韶涵轻轻的唤着,好像生怕把男孩惊到。

    「妈妈……」男孩白皙的脸红了,知道刚才自己痴迷的样子被夏韶涵全部看

    在眼里了。

    「没事,我们开始跳吧。」夏韶涵装着不在意的样子,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放

    松下来,「来,把右手放到妈妈的腰上。」夏韶涵拉过男孩的右手绕到自己的腰

    部,牵起了男孩的左手,「嗯,不对」夏韶涵心里嘀咕了一下,原来男女跳舞的

    姿势在男孩和夏韶涵之间显得特别的不协调,夏韶涵高出男孩太多了,要把两个

    人的手臂牵起来,那夏韶涵就要大幅的把上身弯下来,才能和男孩相当的高度,

    那这个舞就没法跳了。

    男孩自然懂得自己和夏韶涵高度之间的巨大差异,一时间也停下来等夏韶涵

    的摆弄了。

    「嗯……」夏韶涵略一沉思,暗道不如就这样……干脆象……「龙儿,

    把左手放过来。」夏韶涵把男孩的左手也绕到自己腰上,双手把男孩往自己身上

    一拉,道:「我们就这样跳吧,谁让你要……象情人……一样的跳……」后面几

    个字倒是让夏韶涵脸颊一阵的发热,语气中的娇嗔意味一览无遗,仿佛怕男孩看

    到自己脸上泛起的红晕,夏韶涵下意识的把男孩整个身子拥在自己怀里,从男孩

    的肩膀背后抱住了男孩!

    还真的象是「情人」般拥抱!

    还是「情人」跳贴面舞的姿势!

    4 寸高的高跟鞋让「情人」间高度差拉大的,看上去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但

    确确实实是「情人」般的样子!

    男孩的身子随着夏韶涵的双臂一拥,整个身子倾斜到了夏韶涵的身上,鼻子

    里不断地嗅着夏韶涵身上传出的阵阵香气,既不同于沐浴后仿佛雪花的清新气息,

    也不同于清晨兰花般的清幽香气,那是股股浓郁的玫瑰花香,让男孩窝在丰腴中

    仍然感到心胸开阔,血脉流动加速。

    男孩无法抑制的将双臂绕在夏韶涵臀后,想要更紧的把夏韶涵的身子贴近怀

    中,同时一分钟多都没有分秒停止深呼吸的鼻子,此时紧抵着夏韶涵丰腴的胸腹

    部,有点放肆、贪婪但小心不让夏韶涵感觉到的呼吸着那幽幽的身体香气,沉浸

    成熟女人的幽香馥郁当中。

    而用力绕到夏韶涵绵腰上的一双手落在了夏韶涵丰隆高翘的臀部,「哇,真

    的丰满肥美啊!」隔着薄薄的紧身旗袍和手感触到里面的布片,夏韶涵臀瓣的硕

    大浑圆,弧线的完美,再一次让男孩心生感叹!

    是不是自己的手臂再长一些、手掌再增大两倍,才能完全抓握住夏韶涵的硕

    美屁股呢?

    男孩抑制不住自己心生的想法,不得不承认现在自己的手掌抓握住的臀瓣,

    力量犹如泥牛入海一般,简直让他无处这着力。

    是不是要用大一点的力?

    男孩有些着急,手掌滑落到那两片臀瓣的下端,和大腿链接的部位,想要狠

    狠地抓住,手掌中传来那种销魂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男孩的下身有了热流涌

    动的感觉。

    「啊……轻点……」夏韶涵情不自禁地就脱口而出,敏感的部位被男孩有力

    的抓握住,忽然的让自己舒服的颤栗起来,那种陌生的感觉太久没有过了,有些

    羞意但似乎很享受。

    嗯,是的,有些享受,还有那种抓握似乎还牵扯了两腿之间最娇嫩的花瓣,

    简直就有了快感……

    男孩只觉得温香满怀,夏韶涵臂膀细滑的肌肤若即若离地贴靠在自己的脸颊、

    肩膀、手臂上,而丰实的臀部围在自己怀里,还有面颊处难以言述的柔软、滑腻、

    丰厚,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幽香馥郁,让男孩沉浸在心旷神怡的感觉中。

    「龙儿,我们开始吧。」

    「嗯」

    「象妈妈这样,先迈左边的腿……」揽着夏韶涵柔软的腰肢,慢慢跟随着舞

    曲节奏摇摆着身子。男孩虽然没有跳过舞,但音乐的节奏还是有点,最初的步伐

    还微微有些生疏,也会磕碰到夏韶涵的脚,但在夏韶涵的引领下,男孩很快就找

    到感觉,能跟上夏韶涵的步伐了。

    虽然只是在家里,伴着优雅的音乐,夏韶涵还是轻盈地移动着脚步,她感觉

    到自己步伐流畅,舞姿舒展,尽管拥着男孩也能享受到久违的慢舞独有的悠闲和

    浪漫。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

    我心坎。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

    在我的脑海……」音乐依然在客厅里流淌着。

    连续的慢舞步以及与男孩逐渐形成的配,让夏韶涵产生喝了醇酒一般醺醺

    然的样子。在脑海里,熟悉的音乐宛如一股清泉流过心田,又象一轮明月照耀着

    万物,等待着自己去静静地欣赏和感受;

    夏韶涵的心随着音乐而感动,她的身体随着节奏而摆动。

    夏韶涵用力嗅闻男孩若隐若现清新的体香,用身体去感受男孩纤细身躯带给

    她的摩擦和拥抱,用心去体会与男孩开始形成的配,一股快乐涌上心头!

    无论是前进、后退或转

    寻⊿回¨网μ址百╙度▼∵∶╔◎§

    身,男孩都紧紧贴在夏韶涵的身上,他如影随形般跟

    随着夏韶涵舞动,就宛如她的影子,上身贴在夏韶涵的腹部前,仅凭腰肢的扭动

    和双腿的滑行,任由夏韶涵带动着游历在客厅,都显得配着。

    男孩还是第一次跳舞,更何况是与成熟女人共舞,没想到丰腴的夏韶涵舞步

    这样娴熟,舞姿这样优美,就如同一只微硕的蝴蝶带着自己在翩翩飞舞着,让男

    孩感到无比的愉悦和舒畅。

    太奇妙了!

    柔软丰硕的胸脯紧挨着,随着身体的移动不时挤压磨蹭,带来了销魂的快感!

    柔韧丰满的腰肢在双臂的怀抱里转动,带来无尽活力和延绵不绝的动感!

    修长有力的双腿在两腿间交叉换位,腿与腿的摩擦把温热的体温、皮肤的细

    腻和肌肉的弹性传递,带来奇妙的想象!

    还有那延绵不断的浓郁的幽香,无时无刻挑逗着男孩的神经,诱发男孩体内

    汹涌的热流奔腾起来。

    男孩发现自己的下身快要出现变化了!

    不,不行!男孩提醒自己,在这种时候如果……肯定会有好果子吃。

    「妈妈,你的舞跳的很好,舞姿很迷人哦。」男孩竭力保持表面的平静,双

    手也移到夏韶涵那柔软的腰肢时,男孩的心还是跳了几下。

    搂住,紧贴住。

    男孩的心情开始激动起来,抚在夏韶涵绵腰上的手来回轻轻的摩挲着,呼吸

    变得有些急促不安,随着手臂的慢慢滑落,悄无声息的停在夏韶涵的丰臀上。

    「又摸到了!」对于夏韶涵那包裹在紧身旗袍里的成熟浑圆的丰臀,男孩现

    在有些得偿夙愿的喜悦。

    在烛光中,想到夏韶涵成熟高贵的样子双臂触碰着圆硕的臀部,男孩感觉到

    一种刺激还有一种爽意,同时一颗心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的愈发跳个不停。

    男孩越发觉得自己正陷进一种美感,一种别样刺激的美感。

    烛光之中,夏韶涵眸光似水,感觉到脸色的羞红,轻轻的在男孩肩膀上扭了

    一下,嗔道:「龙儿,你是一个坏蛋。」男孩呼吸一窒,傻傻的抬起头看着夏韶

    涵,心中忐忑不安的说:「妈妈,你说什么啊?」

    「臭小子,你难道还不知道?」夏韶涵忍不住睁大了一双美丽的眼睛,眼睛里

    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朦朦胧胧的,「是不是要我说出来?」声音细细的有

    几份羞涩。

    男孩仍旧是那副迷糊的模样,有些紧张的抬头问道:「妈妈,我真不知道啊,

    为什么说我是坏蛋啊?」夏韶涵更加的羞涩了,心里暗自嗔道,小坏蛋非要自己

    点明,哪多羞人啊?但是如果不说……掩饰住自己的羞涩,揶揄道:「你对妈妈

    是不是有不好的想法哦,跳舞时都还要多出一截东西?」说完,略带一点调侃地

    低下头看着男孩的脸,暗自用大腿使劲摩擦男孩的物件,只觉得比以往更加的硬,

    感触到更加的伟硕和温热。

    「销魂」!不知为何夏韶涵脑海里冒出了这两个字,太有感觉了,是在膝盖

    上一点点的位置!

    在这销魂碰触、摩擦之下,夹带着无与伦比的坚硬、形状已经那种温热,形

    成强烈到极点的冲击力,让夏韶涵的脑子渐渐有些晕眩,恍惚之中,她觉得自己

    拥抱着的男孩,好象要变成自己太久没有感觉过的异性、少女时期朦胧期盼的王

    子!

    夏韶涵努力提醒自己,巧妙的调整着姿势与步伐,让这种接触继续着,尽管

    触碰与跳舞南辕北辙,舞姿和节奏依旧保持得还好。

    男孩脸上还是露出一丝尴尬,就像小时候作坏事时被家长逮住一样,羞道:

    「跳舞……嗯……磕磕碰碰总是免不了的……」

    「扑哧!」夏韶涵又忍俊不止,道:「那怎么多出来那一截?一定很过瘾啰?」

    夏韶涵继续的调侃笑问。

    夏韶涵的笑颜被男孩扑捉到了,如此近距离地观察魅力四射的夏韶涵,除了

    那种看到成熟美丽女人时的视觉冲击,男孩更强烈的多了一份香香的嗅觉冲击。

    夏韶涵的体香很奇怪,男孩觉得那不是香水味,反而好象是她身上天生的一

    股幽香,夹杂着成熟女人的一抹乳香,闻到这种味道的男孩,心脏更加的急跳!

    「还不是……妈妈身上……的香味……」男孩有些害羞的把脸埋进夏韶涵怀

    里,嘟嘟哝哝的吐出回答。

    小坏蛋又在拿自己的身体说事!

    夏韶涵有心看得男孩的脸清楚一些,无奈个子差的有点多,这般低下头男孩

    的脸在自己胸前高耸两团的下面,也看不清细致的表情。

    「龙儿,喜欢妈妈的身体吗?」夏韶涵心底里涌出的温柔,轻声问道。

    「喜欢,香香的……还有高高……大大……」男孩还是嘟嘟哝哝的说道,不

    知道是因为羞意还是舍不得把脸颊深深埋进柔软拥抱中还有坚硬之处的柔美,

    「我……我好想多抱抱……就象……现在一样……」男孩断断续续的表达着。

    夏韶涵内心里混杂着母性和女人的情感涌上来,慈爱般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背,

    「嗯,龙儿,妈妈也喜欢这样抱着你的。」男孩无声的点着头,脸紧帖在夏韶涵

    的身上,有些贪婪地吸闻着夏韶涵身上散发的成熟女人的浓郁的女人香,又一次

    沉醉其中,手也越抱越紧,鼻梁和嘴唇开始在隔着薄薄顺滑的旗袍在她腹上触碰

    摩擦起来,两只手不安地在夏韶涵绵软的腰间抚摸,力量似乎越来越重夏韶涵感

    受到男孩对自己的依恋感越来越强了,男孩脸颊在腹部的摩擦,让夏韶涵心里一

    颤,而此时腹间的一阵温热,似是要渗透到了肌肤上,一阵久违受用的躁动感袭

    上心头。

    下体膝盖之上的大腿,以及丰美的大腿之间,同样的被触碰着,摩擦着,一

    阵热流的同时大腿内侧一阵轻痒,那种酥麻感觉,除了袭击着她的双腿,还渐渐

    向上,不大一会儿,夏韶涵就感觉全身酥麻,难以自持!

    这种仿佛来自魔鬼的酥麻感觉,让夏韶涵的心神数次失守!

    终于想起,这种心动的感觉自己是如此的陌生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哪怕是自己和男孩的父亲在一起时也没有出现过!

    魔鬼的酥麻!

    和男孩在一起的酥麻!

    一时间夏韶涵和男孩都沉浸在这种身体相拥着相碰触摩擦着带来的给予身体

    异样感觉的魔鬼般酥麻!

    脸颊的绯红,呼吸的急促,丰硕的坚挺以及坚硬的加剧都在夏韶涵和男孩之

    间各自心中体会品尝着。

    音乐已经停止了,舞步却只是慢了下来,相拥的身体还在挪动,除了「哒哒

    哒」的鞋子落地声,客厅静了许多。

    「小坏蛋,还用这种目光看我?」夏韶涵艰难的把目光移开,瞪了男孩一眼,

    男孩正站在身前,昂着头深情地凝视着自己,那深邃的眼眸仿佛夏天晚上的星星,

    柔情而光亮,让自己心迷,让自己心醉!

    夏韶涵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凝视着俊脸之上挂着羞羞的笑容,还

    有莫名的神韵,在心里泛起丝丝的涟漪!微微低下螓首,那滚烫的粉脸跟男孩的

    脸庞贴在一起,低声娇羞地说道:「就知道油腔滑舌!还不快说说你的第二个愿

    望!」

    ************

    「第二个愿望……」男孩垂下了头。

    在灯光下夏韶涵很仔细的看出了男孩的表情,是那种包含羞意的,白皙的俊

    脸上布满了红晕,又是那种有些期盼但有些忐忑的表情。

    「来,龙儿!」夏韶涵跨步把男孩拥在怀里,爱恋的在男孩纤细的背部轻轻

    拍了几下,似要消除男孩心中的忐忑,满含慈爱道:「跟妈妈说说吧,妈妈一定

    会帮助你达成你的愿望的。」心中泛起的母性情怀让夏韶涵暗自在心里下着一些

    决心。

    男孩自夏韶涵怀里抬起头,凝视着夏韶涵的脸,道:「妈妈,你真的会帮助

    我吗?」

    「傻孩子!妈妈不帮你那帮谁呀?你说来听听。」夏韶涵爱怜的注视着怀里那

    种格外俊美且稚气的脸,边用手掌轻抚男孩的头发。

    「那我就说了……妈妈……」男孩观察着夏韶涵的表情,有些小心的说道。

    「嗯,妈妈听着呢。」夏韶涵微微的笑了笑,调侃道:「总不是又要妈妈作

    你的情人吧?」

    「是的,孩儿的第

    ?寻╜回?地╖址¨╮○╚◣?

    二个愿望还是想妈妈作我的情人。」男孩鼓起勇气般的看着

    夏韶涵的脸说道。

    「嗯?既然还是作情人,那不会是又要妈妈拥着你跳舞吧?」夏韶涵饶有兴

    趣的问道,心里有些奇怪男孩的表现,难道是想抱着自己长些时间?

    「是的,是的,是要和妈妈拥着跳舞!但是……」男孩沉吟道,有些犹豫。

    「龙儿你要说了,妈妈一定会陪你达成的,但是如果你不说,妈妈可就……」

    拉长的语调是夏韶涵心生鼓励男孩勇敢一些的想法。

    「那……妈妈……你一定答应的咯?」看着男孩眼里的期盼,夏韶涵不由的

    笑了,开玩笑的问道:「不会是要和妈妈拉钩吧?」

    「嗯……不用的……」男孩稍停了一下,勇敢的抬起对夏韶涵说道:「妈妈,

    我是想和你再象情人一样拥着跳舞,最好是和上次你教我学油画时一样。」

    「什么学油画一样?」夏韶涵奇怪的问道。

    「就是……就是上次学油画时……裸着身子……一样……」男孩羞答答的把

    意思说清楚了。

    「什么话?」夏韶涵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举起手在男孩的头上敲了一下,有

    些生气的样子道:「有这样跟妈妈说话的吗?」

    「哎呦!」突然的这么一下,男孩吓了一跳,随即手摸着头上被敲的地方,委

    屈的说道:「妈妈说话不算数,还说会帮我实现……」看到男孩垂头丧气以及头上

    被敲的样子,夏韶涵忽然有些不安了,明明是自己鼓励男孩把愿望说出来的,怎么

    听到男孩说要自己裸着身子就生气了呢?以前不是自己还跟男孩说过人体的身体

    是美的吗?

    「龙儿,对不起!」夏韶涵赶忙弯下腰去,手掌在男孩的脸上抚摸了几下,

    又在头上刚刚被敲的地方轻轻的吹了几口气,接着道:「刚才妈妈一时有些急了,

    不过,龙儿,你给……妈妈说一下……你是怎么想的?」后面几句话,夏韶涵心

    头也涌上一些的羞意。

    男孩瞄了夏韶涵一眼,确认到夏韶涵眼中鼓励的内容,于是稍微放松了一些,

    尽量用正常的语气道:「就是……就是……每天睡觉前我都会看看床头那副油画

    ……妈妈很美……于是我就能在梦中梦到妈妈……」

    「嗯,是那副油画!」夏韶涵心中恍然的想起了前些时候自己教会男孩画油画,

    临了是男孩把给自己画的人体油画放到了房间床头,「难道龙儿喜欢看自己画中的

    样子?难道前几天男孩的梦遗和看到自己的裸身有关?」忽然一股热流很强烈地袭

    击了夏韶涵敏感的神经,夏韶涵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上在发生一些变化,有些紧张了,

    「龙儿,龙儿你说的在梦中会梦到妈妈,象油画中的样子吗?」

    「妈妈,是和油画中裸着身子,还会有一些其它场景,比如' 孽海情天' 等。」

    男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

    「' 孽海情天' 」,夏韶涵轻轻的念叨出来,脸颊不禁热烘烘的,心里涌上

    一些想法,自己不是每天睡觉前要看看那张在自己床头的油画吗?一直都是很注

    意男孩身体里最引人注目的部位吗?每次看过后都要顿生那么伟硕的赞叹和心漪,

    睡梦中也常出现让自己害羞的镜头,哦,是那个关于伟硕的场景。

    男孩看到了夏韶涵脸上红晕布满的样子,更觉得好看,不由得贴近夏韶涵,

    轻声道:「妈妈,龙儿是不是说得不对呀?」夏韶涵不由的把男孩拢入怀里,颤

    着声音道:「没有,龙儿你没说错什么,是妈妈刚才有些急了。」「那……那…

    …妈妈是答应了吗?」问话中有无限的期盼。

    「小坏蛋!」夏韶涵心里转悠了几下,想到梦境中仙姑姐姐说过的话,难道

    要在今晚变成现实?不由得暗自点头,转而用另一种语调道:「看在今天是你的

    生日,妈妈就牺牲一回,满足你的要求咯!」

    「啊!」男孩一阵高兴,蹦了起来:「哦耶!妈妈答应咯!妈妈答应咯!」用手

    摸了摸头,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夏韶涵说道:「妈妈,现在脱吗?」

    「唉,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夏韶涵也说不清楚是真遗憾还是掩饰自己

    些许的紧张,宠爱般扭了扭男孩的粉脸,随后习惯的扭过身来。

    直接对着这个小坏蛋,夏韶涵一时间还作不到。

    ************

    「该是脱的时候了。」夏韶涵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的绯红,有

    一些羞意,但也有些期盼。

    「小坏蛋的生日也该满足一下他的愿望。」眼睛不由得往镜子里的男孩身形

    看去。

    还是那般痴痴的模样,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自己的背部,「小……色鬼……」

    夏韶涵忍不住心中暗啐道,背部还有臀部仿佛感受到男孩的热力,竟有些酸麻的

    感觉。

    「小……坏蛋……等一下会有什么表情呢?」夏韶涵自己想到,竟也有些期

    盼了。

    「还有……那幅丑样……」夏韶涵看到镜子里男孩高高挺挺蒙古包的样子,

    脸上早已经泛起了一阵阵红潮!

    手抚上肩膀,一颗、两颗……

    芊芊抬素手!

    罗裳轻解!

    旗袍一寸一寸的从夏韶涵身上往下退去,一具雪白而成熟的胴体逐渐的展现

    在男孩眼前!

    粉色的内衣和同样颜色的内裤!

    浑身呈现半裸状!

    那一头原本扎着妇人髻的秀发被夏韶涵放了下来,柔顺的发丝轻轻飘扬。一

    双肩膀削平浑圆,锁骨性感迷人,胸前那一双傲挺高耸的雪乳更是将内衣撑得鼓

    鼓胀胀的!

    镜子里平坦的小腹之上镶嵌着一颗可爱的小肚脐,光滑的肌肤看起来好像浸

    没过牛奶一般迷人!那双美腿因为长期运动的关系而健美修长,曲线柔和!

    ************

    「是时候了……」夏韶涵仿佛下了一番决心似的,强自镇定下来,转身,

    「哒哒哒」的高跟鞋落地声音,夏韶涵向男孩走来。

    男孩半张着嘴,从贴身旗袍离开夏韶涵身上视线就没有从那具异样曼妙的身

    体上移开过,现在只不过是再一次把眼睛睁大了。

    一步、两步……

    似水波在荡漾!

    似山岳在摇撼!

    那么大!

    那么挺!

    那么沉甸!

    「龙儿」,夏韶涵在男孩面前停了下来,男孩猛吞口水的样子让她既好笑又

    骄傲,虽然不能说年过不惑,毕竟已经是有一个十几岁小孩的女人了,但依然是

    那么水嫩嫩的,岁月除了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更为成熟风韵的味道以外还不曾见到

    有一丝皱纹,甚至连夏韶涵的眼角也是粉嫩得像个青春少女!

    「妈妈这样好不好看呀?」半是轻松半是期盼的语气问道。

    「怎么会不好看呀?妈妈,有句老话我觉得一点都没说对。」

    「哪句话?」看到男孩一本正经的样子,夏韶涵的好奇心起来了,半搂住男孩

    的肩膀。

    「以前说' 人靠衣装马靠鞍' ,可是我倒觉得恰恰要反过来,衣靠人挺才是

    正确的,如果我买的那件旗袍没有穿在妈妈身上,那就不会有刚才的风景,而旗

    袍也不会是件好旗袍。另一句话' 三分长相七分打扮' ,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没

    有看过妈妈,否则他怎么也不可能承认妈妈这么好看是打扮出来的,因为妈妈你

    现在就完全是快要' 本色演出' 了。」

    「扑哧!」男孩喋喋不休的赞美让夏韶涵开心的笑了出来,「龙儿,你要妈妈象

    油画中一样,那你呢?」

    男孩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要脱裤子,岂不是……有些羞意!又有些盼望!

    「怎么?还怕羞?」看到男孩绯红的脸和那种稚气十足的羞意样,夏韶涵觉

    得幸福的同时又有一些开心,看这小屁孩还敢不敢这么直勾勾的瞄着自己。

    「可是……」男孩有些难为情的把手放到了高高挺挺的前面。

    「盗铃掩耳!」男孩下身高高挺挺的一大坨岂是这么一双小手能遮盖住的,

    夏韶涵心里某根弦被拨动了一下。

    「妈妈……会很……丑吗?」男孩嘟嘟哝哝的问道。

    「龙儿,妈妈也和你一样,每天睡觉前……都要看一下……」夏韶涵鼓起勇

    气对男孩说,心里安慰自己不能让男孩产生不必要的负担,「要不……让妈妈来

    帮你吧!」

    「嗯!」男孩无声的点点头,脸颊更加绯红。

    T 恤从男孩的身上脱了下来。

    一如以往纤细、白皙的上身,还没有一丝发育的痕迹,倒是如幼儿般滑腻的

    皮肤在灯下看过去,不由的让人涌动着一股怜惜的爱恋之意。

    「要是还是一个小宝宝就好了」夏韶涵心里母性的一面被触动的跃跃欲试,

    恨不得能象小时候把男孩搂抱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就好了,「还有裤子……」高

    挑的身子蹲了下来,男孩的视线跟着过去,变成了自上而下的扫描。

    「哇!」如此的雪白!肩膀、手臂以及背部的大片白花花的映着男孩的目光。

    这么的饱满丰挺!

    内衣只能遮盖住娇挺的花蕾,饱满的大部分乳肉闪现在男孩眼中。

    这么的饱满硕大!

    蹲下的臀部如绽放的气球曲线急速的扩大,使得夏韶涵的美臀以一种惊人的

    孤度夸张的翘着,成了壮阔硕大的圆弧并带起阵阵波浪,一大片的雪白映花了男

    孩的视线,看起来让人心动不已,夹带着呼啸而来的冲击,甚至都闻到了一股肉

    香从美臀之上散发了出来,如火上加油的胀大了男孩高高挺挺的那一根。

    如同夏韶涵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内裤紧紧的包裹在了她浑圆而挺翘的美臀之

    上,本来就显得薄薄的内裤,现在已经变得有些透明了起来。

    相比于壮阔硕大的圆弧,浅色的一点点让男孩看到了美臀的大部分,领会了

    风情万种的美艳的样子,而且还可以透过因为急速扩大变

    ◆最新网×址百◣度▼ㄨ?2∷◎□

    得几乎是透明的内裤,

    男孩隐约看见了夏韶涵美臀上雪白如玉的肌肤。

    ************

    夏韶涵的脸正对着男孩高高挺挺的部位,薄薄宽松被顶的高高挺挺的运动裤

    一瞬间往上跳动了一下。

    高高挺挺的更加愈胀愈裂般!

    一种压迫感直逼夏韶涵的眼前,仿佛是弱不禁风般夏韶涵的双手抚上了男孩

    的腰,勉强让身体停止了颤动的念头。

    「该不会把……裤子撑破吧……」有些担心的,夏韶涵开始往下拉着男孩的

    内裤。

    是运动裤,很是宽松,对于男孩的纤细很轻松就向下滑去。

    小腹,纤细的平坦,白皙而细腻的一片,肤色象极了幼儿般的柔滑,乍一看

    还浑然觉得是个美丽少女拥有的资本。

    「快到了……」手感很滑顺又薄又软的布料忽然停住了向下的轨迹。

    是被中间高高挺挺的一根给撑住了!

    若隐若现的规模让夏韶涵有些期盼又有很强的羞意。

    那么的大!

    而且还就在自己的眼前,很快就要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了!

    「那……要多一些力……」夏韶涵心有些慌张了,用力、用力的念头充斥了

    她全部的想法,于是咬一咬整齐雪白的牙,双手加力的往下。

    「啊!」一声惊呼,却是夏韶涵这么紧紧的一抱,带动着男孩站立的身子,

    男孩下身往前一突,那高高挺挺的物件就离着夏韶涵的眼前又近了一些,如此巨

    物让夏韶涵猝不及防的惊呼起来。

    「妈妈……」男孩也被夏韶涵这一声吓了一跳,担心的问道。

    夏韶涵满脸通红,心在「砰砰砰」的狂跳着,面对着男孩担心的样子,赶忙

    答道:「龙儿,没什么……」支支吾吾间让男孩放心。

    虽然支开了男孩的关心,夏韶涵芳心涌动着一股股热流。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了男孩的物件!

    这是第二次看到男孩的生殖器了!

    这是以前爱人以外男人的生殖器!

    如此的异常粗长的物件!

    夏韶涵虽不是思想保守的女性,但身为人妻的爱情誓言和贞操本能的在那一

    刹那险些使她立刻想背过脸去。

    然而,夏韶涵却没有这样做!

    眼前的物件比她印象中强壮的爱人已很粗大的物件还要粗长,甚至比前几天

    画像时看到同一个物件更为雄伟!

    粗长的物件在夏韶涵眼前微微跳动,顶端巨大的头部前段甚至有一丝晶莹的

    东西,湿润着。

    夏韶涵能感觉到上面散发的丝丝热气,闻到男孩物件上面独特的气味。没有

    丝毫的不舒服,雄伟的物件散发出一种的强烈雄性气味又含着一种似草木之香的

    清爽,有点象致命媚药般吸引着夏韶涵体内的雌性本能。

    而那原本白嫩的变得粉红的物件前段,有些狰狞,鼓鼓涨涨满是雄精的阴囊,

    更是让夏韶涵感到震撼又有一些莫名的渴望。

    夏韶涵有些着魔似的,是被眼前异常粗长的雄性物件吸引住了。

    太大了!

    那么粗!

    那么长!

    高高翘起的大如鹅卵!

    啊!它好凶啊!物件上青筋纵横如史前怪兽一般,好像随时会择人而噬。

    夏韶涵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对自己是震撼,绝对的震撼,一想到刚才一根巨大的物件弹出来,像是条

    昂首吐信的大蛇,随时准备择人而噬,心里涌出一股恐惧的担心,偏偏物件白嫩

    中带着粉红,让看在眼里的自己心生无比的怜爱,似婴幼儿般嗷嗷待哺的涌动着

    自己的母性情怀。

    一会儿是怜惜一会儿是一种强者的崇拜。

    一会儿是自己母亲的身份一会儿是人妻的身份。

    一会儿直觉要强忍被挑起的火焰赶快闪开此景,一会儿心中总有个声音说快

    看快看。

    夏韶涵觉得自己陷入了身体和理性背道而驰矛盾的意境和冲突中。

    ************

    夏韶涵最先从那种迷离中醒悟过来,脸颊也是一片的燥热,「我怎么……失

    态……被龙儿笑话的……」强忍住身上难言的感觉,垂下眼帘站了起来。

    「呼」夏韶涵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也没有很失态的地方,只是刚才

    看的……时间长了一些,龙儿也不一定……晓得自己看的是什么……」夏韶涵自

    圆其说的想着,又有些掩饰着自己的真实,略带调侃的对着男孩说道:「龙儿,

    就两天时间,又长大一些哦……都晓得在妈妈面前耀武扬威了。」

    夏韶涵的调笑让男孩轻松了一些,象蛇一般的尾随笑道:「谢谢妈妈的夸奖,

    还不是妈妈的功劳啊。」

    「瞎掰!和妈妈有什么关系!」

    「孩儿说的都是实话,妈妈的身体真的好看,孩儿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男孩一本正经的争辩道。

    「啊!」夏韶涵往自己身上看了一下脸又更红了,想一想男孩说的没错呀,

    象自己这般在一个异性前面,不撩动起异性的反应似乎也很难,更何况是没有任

    何经验的龙儿!

    「不公平!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夏韶涵看到男孩摇头晃脑的念叨着,收敛起羞意好奇的问道。

    「你看你看。」夏韶涵顺着男孩的手指在自己和男孩的身上转悠了几遍,才

    恍悟道男孩想说的是自己身上还穿着内衣内裤和丝袜的事情。

    「哎呀,要脱呀?」夏韶涵无法抑制的羞涩和涌动着激动,不如让……龙儿……

    「那……也不能怪……我呀……」夏韶涵娇嗔道。

    「为什么?」夏韶涵的娇柔让男孩一阵迷糊。

    「傻小子,你的衣服是妈妈脱的,妈妈的衣服该……」后面几个字夏韶涵终

    于没有勇气说下去了,心砰砰的脸红红的。

    ************

    「妈妈,你看我,该先……」男孩被眼前的丰腴、风情、异香给迷得有些晕

    头转向,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夏韶涵暗自啐了男孩一下,有女人动说脱自己哪里的衣服吗?但看到男孩

    一脸的稚气和措手不及的样子,心底里那些母性情怀又散发出来,唉,可能还是

    要带着男孩走,否则,怎么长大呀?

    「龙儿,你看看想脱哪一件呀?」

    「妈妈……是不是在后面解……」男孩的问题让夏韶涵也生出不少的羞意,

    微微弯下腰,额头顶着男孩的头,轻声道:「龙儿,乖,把手伸到妈妈的背上,

    是搭扣的,你可以解开的……」口中哈出的热气萦绕在男孩的脸上,说不出的好

    闻和旖旎,同时男孩的视线被一大片不甘地向外冒出洁白的乳肉跳着摇着颤抖着

    跃然于眼前的硕大雪白的两团给吸引住了,还有两团乳肉之间挤出了一道深深的

    乳沟,一时也忘了要怎么解搭扣,懵懵懂懂间手伸到了夏韶涵的背后,细细的肩

    带被动了几回,竟没有解开。

    「妈妈……」求救的眼神望向夏韶涵。

    「小傻瓜!」夏韶涵心里暗自啐了男孩一下,没办法,还得手把手的教。

    「龙儿,这里,用点力,对……」有了夏韶涵的指点和帮助,薄薄的小小的

    Δ寻╔回╔网◢址╘百∵度?╒◣?╔◢∶

    胸罩从夏韶涵的上身取了下来,夏韶涵有些害羞似的,依旧保持着刚才顶着男孩

    额头的姿势。

    「不一样!不一样!」男孩在心里嘀咕着。

    那么沉甸!

    一对羊脂白玉般的雪乳在男孩眼皮底下跳着、摇着、颤抖着,而弯腰的姿势

    让那一对形成一种很有重量感的垂坠,在晃动着!

    那么雪白!

    那跌荡有致的峰峦丰满而傲挺,观之白如霜雪,触之滑如凝脂!

    淡淡的两颗粉色漂亮的小花蕾,散发出的阵阵乳香薰得男孩心醉神迷!

    即使是整个身体都很白皙,一点不能掩盖掉白皙中的白皙!

    那么大!

    因为没有了紧紧的包裹,那种释放出来的两团变成了巨硕,晃荡着的巨硕让

    男孩有种想深埋在其中的念头,而且一定可以深埋住,因为是那么的巨硕!

    ************

    还有最后一块布料了,男孩的心「砰砰砰」跳得更历害了,马上妈妈就要和

    自己一样了。

    那是自己最初的家园!

    是从没有再回去过的地方!

    马上就要看到它的真面目了!

    男孩想到这些就觉得身上某个

    `点0"1^b^z点

    地方要绽裂一般,心急急的眼慌慌的,忙不迭

    的把双手抚上了夏韶涵绵软的腰肢。

    真的好绵软哟!

    因为美臀巨硕的缘故,小小薄薄的内裤被极度的撑大,在腰肢上勒出一道痕

    迹。

    男孩面前夏韶涵的下身是那件非常薄薄小小的内裤,裆部的位置离得很近,

    若隐若现,那丛芳草和花瓣仿佛能够看清又仿佛羞答答地被遮掩住,让男孩忍不

    住遐想连篇。

    而现在夏韶涵剩余的大片雪白的肌肤全部裸露在外,那堪堪一握的绵软腰肢,

    那修长完美的玉腿,那挺翘丰满的臀瓣,还有隐隐约约黑与白的对比,都在向外

    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男孩把手指挤进松紧带处,往下滑去。

    看到了!看到了!

    雪白柔嫩的肌肤在微风之中冒起了一排排细小的疙瘩!

    修长雪白净的玉腿露了出起,浑圆柔和,纤浓度!

    高高翘起的丰臀,嫩白光滑,更分外的引人遐思!

    是的,是那里!

    丰腴小腹下那个三角地带!

    阴阜鼓涨高凸,包住耻骨,并拢的双腿,多象一个有条缝隙的馒头一样啊,

    茂密柔细的阴毛覆盖在高凸的阴阜上,透过阴毛可以看清阴户嫩红的颜色,其上

    饱满的脂肪垫使得耻部高高鼓起……

    男孩醉了,愈发的痴迷了,面前自然散发的体香,此刻非常特别,属于女人

    肉香的那种馨香,还有一种奶香味道,再混上一股浅浅的腥腥味,熟悉中又有些

    陌生,却是闻起来如此地醉人。

    ************

    夏韶涵心里充满了羞意,不用看镜子她也能知道自己脸上浓浓的红晕,脸颊

    上的热烘烘和「砰砰砰」越跳越快的胸膛,和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

    是男孩把自己的内裤脱掉!

    小屁孩那么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羞处,而且从直直的仿佛放着光芒的眼神毫

    不掩饰对面前风景新发现的欢欣鼓舞!

    小坏蛋甚至在抚摸自己的羞处,虽然是怯怯的,在边缘巡游,越来越紧越来

    越多的抚摸也显示男孩的欲望!

    天啦!难道……

    夏韶涵的呼吸更加急促了,男孩的那种痴迷和轻轻抚摸传来的震撼让夏韶涵

    有些难以抵挡,脑海中一片空白,竭力的想回到原来的气氛。

    「龙儿,不是要跳舞吗?妈妈去开音乐……」还不等男孩反应过来,夏韶涵

    就急急的从男孩面前闪开。

    猝不及防的让夏韶涵从自己面前离开,一瞬间男孩有些失落,但很快,男孩

    的眼睛扑捉到了另一道的风景。

    似移动着的一道雪白的高墙!

    随着一步步的走动,那丰翘起来的两瓣正轻轻的摇摆着,在空气之中划出着

    一道一道的优美的孤形。

    高高的高跟鞋让夏韶涵的大腿紧紧的绷住,男孩清楚的看到美臀上的肌肉,

    正在有节律的跳动着,显示着强大的弹性和张力,男孩甚至有跟上去伸手感知一

    下的念头。

    ************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

    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不时地

    回想过去。」音乐又响起来了,夏韶涵回过身来慢慢向男孩面前走来。

    男孩恍若置身在一处别样的空间中!

    那么寂静,除了音乐,更重要的是有着从没有看到过的风景。

    成熟曼妙的裸身在空气之中时那样的诱人!

    胸前那双丰满饱挺的玉乳正随着夏韶涵的走动而左右晃动着,看起来却没有

    一丝的下垂,就像是两个倒扣的玉碗般那样曼妙迷人!

    而在那颤栗抖动着的峰峦之上,两点娇嫩的花蕾微微凸起,就像小红豆般挺

    立着,微微向上耸翘,随着雪峰顶端晃动而抛着诱人的弧线!

    如此完美得成熟胴体,当真是上天的杰作!

    还有那和雪白形成鲜明对比的像一片绵长的丛林繁茂中散发着无穷生气的油

    黑黑的毛发,宛若「万雪丛中一点黑」的醒目但却是成熟得如此自然!

    男孩胡思乱想道,只觉得更加的迷恋眼前这具身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