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卷二 1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c_xiaom

    2016/9/26

    字数:15563

    卷一是序章,确实是因为没控制好而太过华丽,以至于后面情节不知道该如

    何布局,不过好在序章的内容基本上也只是差一点,最重要卷二是不会重蹈覆辙。

    序章的人物一定会在后续的内容里出现。

    情节看上去似乎有些慢,这在后面会有所变化,有些情节是本人设计的,对

    整部小说很重要,大家多海涵。</font>

    第十一章太虚幻境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清晨,天气很好,虽是盛夏的日子,但此时

    更像和风徐徐的春日,就连天上飘过的白云也显得特别悠闲。

    城郊,在一座巍峨的大山顶上,千年佛地矗立已久,夏韶涵和男孩牵着手,

    走在林间小路上,暖暖的太阳晒在身上,有一种惬意和舒服,就见到远方和周边

    都是绿绿葱葱的,山峦起伏林间茂密,一种天人一的感受。

    漫步在树林间,引入眼帘的是那绿的逼人,绿的耀眼的树木。三五成群,一

    片一片的存在这,形态各异。有矮小的,有巨大的,矮的不过一两米,高的直耸

    入天,一副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样子。当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落叶飘然落下,

    当然,林中的小鸟也没闲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仿佛要向人们展示它们的歌

    喉,也为树林演奏了一曲交响乐,落叶就如绅士般跳起了舞,为林间增添了不少

    韵味,让人不禁陶醉其中。

    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林荫掩映中的飞檐翘角、袅袅香烟。

    登山石阶直通而上,好似一条锦带披在了大山身上。夏韶涵和男孩一边在一

    眼望不到头的石阶上攀登,一边在慢悠悠的切切私语般。

    远远的可以看见有一些庭院!当夏韶涵看到远处的景色时觉得有点眼熟,这

    个地方以前来过吗?夏韶涵边走着边想道。虽然是慢悠悠的,还是被远处丛林里

    的庭院吸引了目光,同时下了一个直觉上很奇怪的判断。

    没有高墙,四周只是一圈参天古木环绕;没有山门,只是在石阶尽头,一个

    像门框一样的牌坊浑然耸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与众不同。

    悠闲的脚步抬着,慢慢的远处庭院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夏韶涵眼眸看到了山

    门两边的佛谒。

    「慧时高悬,正光久住!」

    「妈妈,你看,我们到' 太虚幻境' 啦!」男孩扯着夏韶涵的手臂指着前方说道。

    夏韶涵注意的看了一下,真的闪现出几个大字的牌匾,清晰的书道「太虚幻

    境」,「哦,这就是昨晚龙儿来过的' 太虚幻境' !怎么这么眼熟呀?难道是和

    我梦境中一样的地方?」正想着,忽然一个声音传来:「龙儿,是你吗?」有些

    焦灼的呼唤仿似从遥远的宇宙传来,熟悉的话语本就轻柔悦耳,此刻更是胜似天

    籁仙音。

    「是仙姑姐姐。」男孩听到声音愣了一下,旋即便反应过来,道:「妈妈,

    是仙姑姐姐!」男孩雀跃着奔向声音的去向,阳光下俊美稚气的脸闪现出快乐和

    喜悦,「长夜漫漫,龙儿想仙姑姐姐了!」

    「对了,龙儿,你妈妈和你一起来的吧,快带姐姐引见一下。」

    夏韶涵望着男孩跳跃的背影,心里忽然有种淡淡的失落,第一次见到男孩对

    另一个女人的欢欣,这个女人在男孩的描述中是……是「启蒙者」,夏韶涵心里暗

    暗的定义了一下,却泛起更大的心里不舒服。

    「启蒙者」?启蒙了什么?

    「孽缘」?

    「云雨」?

    夏韶涵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在自己的梦中是自己「点拨」了男孩,这种

    有悖于伦理的内容让夏韶涵心里有些压抑,但起码对男孩来说,自己应该是他的

    第一个。但在男孩的梦境中,「第一个」却变成了「仙姑姐姐」,夏韶涵觉得自

    己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些酸楚的感觉。

    对了,记得龙儿最后说道那仙姑姐姐是自己,是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

    差不多。

    夏韶涵自我安慰了一下,心里又有一些的轻松。

    抬头望去,过来的是男孩和一个着白衣的女子。

    夏韶涵刚才乍一看到男孩呼唤「仙姑姐姐」时虽然有些心里不舒服,可现在

    有隐约比对心情的有些遮挡的目光,还是被一身成熟风情的「仙姑姐姐」给吸引

    住了。

    梳理得整齐一致的秀发,微微卷起,在脑后上轻束成一个微微低耸的鬟儿,

    那张白皙的浮生着两片酡红圆脸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将成熟女人的关怀完全

    绽露了出来。

    乍一看见男孩嘴里的「仙姑姐姐」,夏韶涵有当成下凡的白衣大士观世音菩

    萨的想法。因为女人浑身每一处,都射出一股耀眼的光辉,将一间光线暗淡的房

    间,照射得一片亮堂堂的,而现在亮光映射到身边的男孩身上,立即转化成慈母

    韵辉。

    「咚咚」的声音,夏韶涵心里翻滚了好几阵,这就是男孩嘴里的「仙姑姐姐」

    啊!

    和昨晚自己梦境中的人儿一样!

    是这般成熟的女人!

    是「仙姑」,那种飘逸那种高贵!

    对男孩而言是「姐姐」,对夏韶涵而言同样的是「姐姐」

    ╚最◢新∷∴百◢度?◆ㄨ◇¨|

    ,笼罩美丽倩影的

    缥缈云雾立刻变成了亲切好似亲人般的挚爱光芒!身上散发着一种成熟,让夏韶

    涵产生熟悉和亲近!

    仙姑就站在夏韶涵面前了。

    「你来啦!」简单的几个字,就像是一切都在意料中,又似是熟悉得如同一

    家人,更让夏韶涵认定是自己的长辈一样,平静而满怀慈祥。

    「姐姐,我来了!」夏韶涵从心里吐出了姐姐的称呼,虽然也是几个字,但

    夏韶涵是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激动,男孩就在一边,自己要像个妈妈的样子。

    仙姑点点头,好像明了了夏韶涵的激动,接着道:「来了就好!我一直等着

    你呢!」

    「我也想着你!」

    仙姑用眼神安抚了一下夏韶涵的激动,偏过身子搂住一旁男孩的肩,柔声的

    说道:「龙儿,我和你妈妈有些话要说,你先去别处玩玩吧,乖!」仙姑姐姐的声音

    虽然没有少女的青春娇脆,但却多了令人心跳的成熟风韵,声调本已隐带无限柔媚,

    尾音偏偏还要往上一挑,一个「乖」字勾得男孩心脏急跳,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男孩一跳一跳的往庭院处去了,夏韶涵看着眼前的仙姑,微微抿着嘴,浮现

    出浅浅的笑,射出一股成熟的温柔,好似包含了一种对世间事物的淡定,又好像

    在告诉所有人,天下人间事物,都在意料中。

    丰润玉容在阳光掩映下红霞隐现,桃花双眸,水汪汪波光荡漾,此般看来更

    似一团热浪,尤其那高耸怒突的双峰挣衣欲裂,让人一眼就想到了两个字——丰

    满!

    女人都有一颗比较美的心,夏韶涵也不例外,心底里还为刚才男孩的欢欣有

    点不乐意,于是暗自用审查的眼光比较一下眼前这个仙姑姐姐。

    修长!在女人中夏韶涵的个子已经很高了,但仙姑姐姐明显比自己还高上一

    截,长裙里隐约可见修长浑圆的美腿。

    丰满!男孩一直很痴迷自己的胸部和臀部,也正是自己身体最满意的地方,

    走在大街上经常看到的回头率,让夏韶涵一直有一种自豪感,是上帝的礼物和恩

    赐。眼前的仙姑凸凹的身体曲线,饱满的胸部更加惹眼,娇挺的酥胸挺立在薄薄

    的长裙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出丰满山峰的美好形状,浑圆硕大美

    臀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紧紧的绷出了臀瓣的线条。那是比自己还丰腴的丰

    腴!比自己还饱满的饱满!

    成熟!成熟美艳、雍容华贵、贤淑高雅、娇美柔媚、楚楚动人、风情万种、

    风姿绰约……如玉的娇魇上气质高洁淡雅,带了尊贵不可倾犯雍容气质,同时似

    母亲似长辈的母性情怀更添加了熟韵。

    一时间夏韶涵心里寻思来寻思去的,芳心里越来越觉得了仙姑的可亲,慢慢

    的对男孩一丝的埋怨也消散的无影无踪了,而且莫名的有了更多的亲近欲念和近

    似于女儿对母亲的依恋。

    比自己高大!

    比自己丰满!

    比自己成熟!

    龙儿经常瞄来瞄去的是自己身上特别是胸部和臀部,那仙姑姐姐这种会不会

    是男孩更喜欢的类型呢?

    夏韶涵一阵子抑制不住的陷进了这种遐想中。

    ************

    「韶涵妹妹,我们边走边说吧。」仙姑轻轻的牵起夏韶涵的手,缓步的朝着

    前面的庭院走去。

    被仙姑柔柔的手掌牵着,夏韶涵一阵的暖意,原先有的一些拘谨慢慢也消失

    了,只觉得天更蓝山更美林更绿,自己也更加的心旷神怡了。

    似乎是看出了夏韶涵心里的不平静,仙姑柔柔的说道:「姐姐猜韶涵妹妹今

    次来,许是为了弄明白前两日梦中之事吧。」夏韶涵脸红了红,心事被仙姑看出

    来,再加上梦境中遇到的男女情境,心中泛起一阵的羞意,而仙姑言语中的关切

    让夏韶涵急切之下有种想把头扑进仙姑的怀里一求解惑,不过夏韶涵稍稍控制了

    一下情绪,点点头称道。

    「韶涵妹妹,到了姐姐这里就不要有什么拘束了,姐姐管的这个人间风月只

    讲欢情之境界,人之本性,世间那庸俗皮毛皆可放弃,所以妹妹有什么话有什么

    东西都可以问出来,姐姐一定会帮助你的,更何况还有那小坏蛋咯!」成熟、娇

    软声音,腻腻的连绵韵味,听在夏韶涵耳边,甚是舒服,原有的一些急切、羞涩

    在仙姑如长辈般的慈和关怀下慢慢消去。

    「姐姐,听龙儿说这里有处掌管世间风月的地方,能否让妹妹看一下?」

    「哦,妹妹说的的应该是' 孽海情天' 吧,龙儿昨天也去过,但小坏蛋毕竟年

    轻,自是难以理解那么多关于风月的事,正是我担心的地方,幸好今日妹妹来了,

    以后可有人教一教这个宝贝。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夏韶涵听得清楚了,当听到仙

    姑说到「这个宝贝」时,心里有些异样,瞄了一眼仙姑,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又有

    些为男孩高兴,忐忑的是龙儿似乎很受仙姑的喜欢,都已经升级到「宝贝」的级

    别了,那是不是自己在男孩心目中的地位要有所弱化呢?自然从男孩的角度那就

    是高兴,何况是如此成熟艳丽的仙姑。

    一会儿,来到了一座庭院前,门框两旁的对联上写着「厚地高天,堪叹古今

    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妹妹,你看你要了解什么东西,这里

    也没有外人,你就尽管问吧。」夏韶涵的心有些「砰砰砰」的跳了,睡觉前男孩

    的一番梦境内容回忆让夏韶涵很是吃惊,留下了很多疑问的地方,但当自己站到

    了「孽海情天」里面,一时间却好像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了,何况……何况还有

    很多……羞人的东西。

    「扑哧」仙姑轻轻的笑了起来,「是不是很多问题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呀?」

    夏韶涵有点发呆的望着仙姑,现在看来好像明白了一点男孩对仙姑的好感了。

    轻轻的笑意带动身体的一些晃动,别样的丰满使得胸前的丰挺明显的跌宕起

    伏,长裙也荡起层层的波浪,别说是男孩这种毛头小孩,就是作为女人的夏韶涵

    也不仅有惊叹的赞美的话语险些脱口而出。

    看到夏韶涵的眼神,仙姑微微一愣,继而露出浅笑,好一副「大将风度」,

    只是有些爱恋的轻搂一下夏韶涵,道:「涵儿妹妹,既然不知道从哪儿问起,

    那就姐姐给你说吧,有问题再提咯!」

    「妹妹一定很想了解这里的' 情' 、' 欲' 、' 爱' 、' 孽' 缘吧,昨日龙儿

    来时,我没有跟他说得很明白,毕竟还是一个小男孩,有些事情说了也只是半明

    半白的,幸好今天妹妹在这里,有些事还需要你这个作妈妈言传身教,小坏蛋才

    有可能明白,效果才会好。

    ' 情' 缘要理解起来很容易,妹妹也是过来人了,世间的情缘就象涵儿妹妹

    当初你遇上龙儿的爸爸时,男女首先产生的就是一种' 情' ,一种男女之间的'

    情'. 」「是啊,是情!」夏韶涵一下子心绪被带到了十几年前自己少女时遇上心

    爱的人,那种相互被吸引的情「缘」,心里无比的追思和怀念。

    「' 情缘' 是男女之情意,这点我想涵儿妹妹应该很熟悉了,世间男女之情

    事后即生成' 欲'.《圆觉经》言:「一切众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众生之有

    生死,皆因有男女之欲念、欲事,淫根不断,无法出离生死。

    投胎之时,因于父母之房事颠倒爱著;若因父于兴趣,入胎即为女婴,因母

    而生贪染,入胎即为男婴。故生后,女对父、子对母的依赖依恋,乃为一般共同

    之心理现象。

    因情而生欲,始于入胎,或见淫欲相,或见宫殿相,或见光明相。「因母

    而生贪染,入胎即为男婴」」,夏韶涵听到这里,心里又开始「扑腾扑腾」的急跳

    起来,「是不是说龙儿……对自己这个母亲……也会有欲情……」联想起男孩经

    常在自己胸前身后寻视的样子,说不是「欲念」都难以解释过去,难道是自己在

    生他的时候就注定了?

    见到夏韶涵思考的样子,仙姑轻声道:「涵儿妹妹,有些念头不要过于纠结,

    龙儿与你是母子,佛曰子对母之欲乃人之常情,只' 可疏不可堵' ,' 疏' 则两

    利,' 堵' 则双输!」「可疏不可堵」,夏韶涵喃喃的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仿似

    明白了一些,也顿觉心里轻松了一些。

    仙姑轻轻的点点头,很欣慰夏韶涵的表情,继续说道:「由' 情' 至' 欲' ,

    由' 欲' 至' 爱' ,此种转换于男女情为必然,若寻常人便也无奇,称之为' 小

    爱'.若非一般的寻常人则为' 大爱'.非一般的寻常,意指关系特别,如子与母,

    女与父,兄与妹,孙与婆等,此爱之所以为' 大爱' 乃大多人皆因世俗之凡而无

    抗争之念,先后去舍之自然之情、之欲、之爱,化为凡间之普通' 小爱'.若心底

    之强大而抗俗念争幸福,幸得倍增之福,如阳光后彩虹坎坷后平坦,故得' 大福

    ' ,因此称之为' 大爱'.」当夏韶涵听到「心底之强大而抗俗念争幸福」时,心

    里已经有些荡漾了,好似苦思良久后得到真相的喜悦,更加急切的看着仙姑,聆

    听接下来的内容。

    又转过几个柜子,仙姑指着最后的一个柜子道:「此柜之内容想必是涵儿妹

    妹最想知最好奇的吧,其实昨日龙儿来时也是了解得最多的。

    欲了解清楚' 孽缘' 必先知何谓' 孽' ,世间之不允皆可为' 孽' ,如母子

    可相亲但不可相爱,可相爱但不可成' 孽' ,此之认识为世间之最大悲哀!

    子从母出,其过程之痛苦,养育之艰辛,母子感情之深众莫有异,如成' 孽

    ' 则为子报母恩之最高境界,因身外之物皆易取,予母非所盼。即使母有夫也可

    谓身外之物,无血缘之关系亦。今有子长成,入母寻访往日之幸福小屋,是为报

    恩!

    而有异于寻常之爱,更为快乐之倍,于是子与母皆大欢喜可得非常人之享乐!

    故' 孽缘' 为世间爱恋之最高境界!」夏韶涵听得心潮澎湃,虽然夜里龙儿

    也说了最高境界之含义,但心底里对母子爱恋有很强的抗拒,尽管从哪方面说龙

    儿都是自己的宝贝,自己这些年来的精力、心血都放在了男孩身上,可一想到要

    有男女之间那种情怀时,自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的。

    「有子长成,入母寻访往日之幸福小屋,是为报恩」,莫非要告诉龙儿知道

    这些了?如果知道了龙儿会这么作吗?难道自己会答应吗?夏韶涵一会儿激动一

    会儿压抑,左思右想的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了。

    仙姑好似早就料到了夏韶涵的反应,轻轻的在夏韶涵的肩膀上拍了拍,让注

    意力集中到接下去要进行的内容。

    「涵儿妹妹,' 孽缘是世间爱恋之最高境界' 并非普通常人可以接受、理解

    的内容,你心中的烦忧姐姐自然明白。试问昨日还是你依我靠的母与子今后要转

    化成你爱我怜的情人关系,心里没有挣扎是不可能的。

    前面已经说了,子之恋母乃天性,你与龙儿相依为命那么多年,早已经解下

    了很深的情意,如果此时有其它异性想要介入你们的生活,可能你不会接受而且

    龙儿也不会答应,因为在潜意识里,你把龙儿当成了家里唯一的男性而龙儿把你

    视为唯一的女性,各自都会产生一种排他性。

    就是因为龙儿把你视为唯一的女性,他成长中对女性的憧憬、好奇、欣赏都

    会集中到你这个妈妈身上,因此妹妹你就会经常感受并沉静在龙儿对你的依恋上,

    其实可以肯定的是用不了多久,龙儿就会向你发出爱恋的信号,就像大自然中雄

    性鸟儿唱歌一样。

    姐姐给你说这些,只是告诉你,母子恋并非什么特别艰难的事情,龙儿恋你,

    之前是幼儿成长的成分多一些,现已经长大了一些,他自然会发现你身上女性的

    美韵,激发男性的需要,给予一些求爱的信号。

    你要作的,首先是小心的爱护好龙儿这种长大至今第一次出现的男性信号,

    这个对他一辈子有很大影响的第一次。其次就是享受龙儿给予你的有别于他父亲

    的男性的爱。

    涵儿妹妹,你是受过苦的人,龙儿他爸爸过世的早,你多了很多生活的不便,

    更重要的是你紧锁了心扉,鲜花也失去了浇灌。如今家里的男人终于要长大成人

    了,你的苦日子也要到头了,姐姐真为你高兴,你真的应该得到,就象姐姐说的

    一样,只要静静的等待,你的龙儿会爱上你的。」夏韶涵依偎在仙姑的怀里,感

    受到一种感动,是那种久违了的有关怀真切的入到心里的感动,象母亲,嘘寒问

    暖!象知心姐姐,分享心灵!

    更多的感受正是来自于仙姑姐姐的话语中,自己和龙儿一路走来,有过很多

    艰辛但也有很多的幸福和快乐,母子俩的生活中彼此早已不可能被分割开来。

    夏韶涵隐约觉得仙姑姐姐说的和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一样,龙儿在长大!

    「龙儿好像……更加喜欢自己了,粘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多了!」

    「眼神……也经常在自己身上转悠着……就像……个男人看女人一样!

    「还有那身体的……又大又粗……象个男人了!」

    「是真的象仙姑姐姐说的那样,龙儿会越来越像个男人一样对自己,那眼神,

    接吻、抚摸胸部的动作已经是发生了,后面还会有……哎呦,那怎么办?」夏韶涵

    心里荡来荡去的,忍不住问道:「姐姐,你刚才说的我都理解了,但我和龙儿在一

    起的时候很难忘记自己母亲的身份!」

    仙姑微笑着,轻声道:「涵儿妹妹,姐姐给你说了那么多,不是要你放弃母亲

    的身份和龙儿好,恰恰相反,我鼓励妹妹在与龙儿的和好交往中要坚持自己的母亲

    身份,既母又妻的身份才是' 孽缘' 的最好体现,如此妹妹才能享受母亲和情人双重

    身份的快乐,才能体会到幸福倍增的感受。」

    夏韶涵脸都红了,好一个「既母又妻的身份」,如果自己真的接受这个观念岂

    不是解决了这段时间给自己困扰的一些问题吗?

    仙姑看到夏韶涵在思考着,进一步启发道:「妹妹,你一定要相信姐姐说的

    ' 孽缘' 之最高境界,其实光想想,一个母亲能够成为儿子的情人,是不是从心

    里到身体都会有一些兴奋,更别说实际发生后会是什么样。」夏韶涵的心里确实

    在「扑腾扑腾」的跳着,隐隐约约的兴奋从身体由里到外的产生着,油然而生的

    一些其它想法也让夏韶涵感觉到不知道怎么办,嘟嘟哝哝的问道:「姐姐,象你

    刚才说的妹妹倒也可以这么认为,只是这男女之情靠得是两个人呀,龙儿他……

    他也会这样认为的吗?」仙姑微微一笑,道:「儿子的一切都是母亲给的,龙儿

    会不会象妹妹一样接受这样的观点关键就是看妹妹怎么教育。你看小孩从小到大,

    很多东西都是在妈妈的培养下形成的,象吸奶、吃饭、穿衣等等,因此这种观念

    的突破妹妹不妨大胆一些,龙儿的聪明和好学劲我们都了解,再加上小家伙对妹

    妹你的依恋劲,不会不接收的。」夏韶涵想了想,男孩从小到大自己花了很多精

    力,但总的说来很少有让自己特别费心的事情,男孩还是很听自己的话的,再加

    上母子两个感情深厚,此番几次来过「太虚幻境」,接受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吧。

    夏韶涵想到这里,心里多了一些信心,也没有刚才那么的紧张了,依着自己

    的思路又问道:「妹妹有个问题还想姐姐再解答一下,虽说母子恋之最高境界,

    奈何我与龙儿之间的岁数差距,待龙儿大了又如何面对?」仙姑平和的答道:

    「姐姐捡一些重要的内容给妹妹说吧,妹妹现正处于女人岁月中最美的阶段,既

    不稚嫩、青涩,也不似昨日黄花的渐没,因此更要把龙儿早些抓在身边。

    龙儿心属妹妹后,即使时间在流逝,妹妹身上的成熟风韵龙儿会越来越痴迷,

    而且龙儿对女人的欣赏是自妹妹你开始的。

    还有一个妹妹千万不要忘记了,早一些母子共欢,妹妹就早一些得到浇灌,

    在岁月前也许就算是龙儿不断长大,妹妹也不会输于时间的影响,但如果是鲜花

    得不到照料,妹妹可就影响很大咯!」

    「早一些早一些,可是姐姐你看,龙儿才12岁多一点,到能母子恋还要很

    长时间呀,这个怎么办呢?」夏韶涵转眼间脸露难色。

    仙姑反问道:「谁说龙儿12岁就不能和妹妹你相恋呢?」

    夏韶涵道:「12岁的小孩还不能算男人,难道是要妹妹和龙儿开始精神之恋?」

    仙姑继续反问道:「可是依姐姐看来,龙儿已经是一个' 大男人' 了呀!」

    「大男人?」夏韶涵一愣,随即在仙姑略显暧昧的表情中恍然大悟,原来仙姑

    所说的「大男人」指的是男孩下身的物件,夏韶涵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仙姑装着没有看出夏韶涵的羞涩样子,笑着问道:「妹妹已经看过龙儿的物

    件了,和他爸爸的相比如何呀?嗯,先比较一下长度吧。」夏韶涵的脸更加红了,

    第一次和别人议论起男孩下身的物件,饶是仙姑给自己的印象又似姐般的知心又

    似长辈的慈爱,但许久没有被自己关注的物件注入脑海也是冲击力十足。

    夏韶涵努力的在脑海里回忆起原先爱人的裸体样子,图像更换着比对,羞意

    更浓道:「嗯,单论长度已经是难分仲伯了,可是……」

    还没等夏韶涵继续疑问,仙姑接着笑眯眯问道:「那哪个更粗呀?」

    「差不多吧,不过看上去……龙儿的要……粗一些!」脑海里的两个物件轮流

    出现,虽然看起来一般的粗,但配着身材,男孩无疑要显得更为粗大!

    「涵儿妹妹有没有注意到龙儿物件下面的阴囊呀?哪个更大呀?」

    「这个呀!」夏韶涵努力的在脑海里回忆藏在长长粗粗物件后面的一坨,

    啊……比出来了……

    「龙儿的要大……垂落下来已经要长出……那物件了……而且是沉沉的……

    一大坨!」夏韶涵一些屏住呼吸在说道,脑海里那沉甸甸的一大坨显然有些压迫

    神经令到夏韶涵有些压抑。

    那一大坨!

    荡来荡去的一大坨!

    即使是在宽松四角裤下也能看到超出成年男子分量的一大坨!

    「比他爸爸的要大!要重!」

    「太大了!」夏韶涵喃喃道,心里更多的旖旎引得呼吸有些急促了。

    仙姑似乎不给夏韶涵更多思考的时间,接着问道:「如妹妹所言,岂不是龙

    儿与他爸爸相比是个更大更大的男人?」

    「是啊!是个' 更大' 的男人!」夏韶涵还没有从脑海中又长又粗又一大坨的

    景象中明白过来。

    「那……这一个比成熟男人' 更大' 的男人与妹妹相恋,妹妹还会有年纪的

    顾虑吗?」仙姑那带着无限柔媚尾音偏偏往上挑有些调侃的话语,让夏韶涵瞬间

    心脏急跳,也明白中了仙姑的道。

    有些不依的在仙姑怀里扭动几下了身子,撒娇道:「不来了!不来了!姐姐

    欺负妹妹!」但见脸颊处碰触到柔柔的富有弹性的丰挺,还有眼见着颤颤巍巍跌

    宕起伏的两大坨,顿觉仙姑胸前别有一番景色,连夏韶涵这般姿色的女人也忍不

    住有些羡慕,暗自的比较了一下自己胸前的伟岸,隐约的一丝担心,「龙儿会不

    会觉得仙姑姐姐的更好看?」被夏韶涵这么一闹,仙姑开心的笑出声音来了:

    「涵儿妹妹,好了,姐姐不是故意要逗你的,是不是要感谢一下姐姐呢?我帮你

    打消了龙儿年纪太小不能相恋这个顾虑呀?」夏韶涵红着脸,轻轻的点点头,道:

    「如此说来,妹妹便要谢谢姐姐了!」夏韶涵又思了一下,把脸埋进仙姑的胸

    前,有些扭捏的问道:「姐姐……你看……我和龙儿相配……岂不是很害……龙

    儿的身体……」夏韶涵想到男孩那么小的年纪,纤细的身子岂不是更令人担心。

    仙姑像个母亲一样谆谆教导般的说道:「涵儿妹妹的母亲角色真到位,现在

    就开始操心起龙儿的身子骨来了!」略一停顿,仙姑继续说道:「如果单纯从涵

    儿妹妹与龙儿的年纪看绝对是个担忧,妹妹现正是风华正茂,也是女人身体欲望

    最强的时候,而12岁的平常男孩才刚刚有了性特征,在性方面身体也还是很虚弱

    的,如果配在一起,出现阴阳不调、阴盛阳衰的现象,则要担心小男孩因阳性

    不足影响身体的发育。」瞄了一眼夏韶涵一脸的紧张表情仙姑接着说道:「涵儿

    妹妹休得紧张,还有个秘密没有告诉妹妹听。」仙姑故作得意的看着夏韶涵。

    刚刚还紧张着以致于心头一顿一顿的,却被仙姑的停顿吊起了胃口,不由昂

    起头盯住仙姑的脸,急切的问道:「什么秘密呀?是龙儿的吗?」仙姑神神秘秘

    的表情道:「你猜!」夏韶涵心里有些急了,一方面刚才仙姑的一番话让他有些

    紧张,另一方面仙姑姐姐口里所说的「母子恋」又牵动心扉,本来没有什么心思

    想仙姑所说的秘密,但看到仙姑很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按捺下急躁,寻思着仙姑

    话语中的「蛛丝马迹」。

    「嗯,应该是关于龙儿的吧,看仙姑也很关心龙儿,肯定是对龙儿较好的一

    方面,是什么呢?」夏韶涵左想想右思思,不清楚仙姑嘴里「秘密」指的是哪方

    面,真好红着脸向仙姑求饶道:「姐姐,别为难妹妹了,我哪知道什么秘密呀!

    你就告诉我吧。」

    「那……」仙姑眼珠一转,有点调笑的样子对夏韶涵说道:

    「那姐姐告诉妹妹,妹妹有什么表示呀?」

    「听姐姐的,只要妹妹有的就可以表示给姐姐。」夏韶涵急急的答道。

    「妹妹的就可以给姐姐吗?那如果姐姐跟妹妹要龙儿小宝贝呢?」仙姑装着

    一本正经的样子对夏韶涵说道。

    「啊!」夏韶涵大吃一惊,心里忽然想到龙儿跟自己说起梦境中仙姑姐姐教

    他云雨的内容,虽然后面有句话说最后仙姑姐姐变成了自己的样子,而且又想到

    刚才仙姑与男孩重见时男女间的亲昵样子,夏韶涵不免心中有些打鼓。

    仿佛看穿了夏韶涵的心思,仙姑「扑哧」的笑了笑,手摸了一下夏韶涵的头

    发,道:「傻妹妹,姐姐逗你玩的,刚才还在跟妹妹说' 母子孽缘' 是爱之最高

    境界,岂是姐姐随便可以插手的呢?就是妹妹同意,龙儿还不一定愿意呢!」仙

    姑眼中很深的划过一道异样。

    夏韶涵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总算减少了一些纠结。

    「姐姐就实话实说吧,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是对妹妹而言则是一个天大的

    好消息!」夏韶涵被仙姑的两个「天大」弄得一愣一愣的,什么「天大」呀?不

    由得好奇起来。

    仙姑附着夏韶涵的耳边轻轻说道:「姐姐小声跟你说吧,

    最新§百度ㄨ◢?|?∵∵

    龙儿本身就是' 天

    赋异禀' ,妹妹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夏韶涵一脸的茫然,什么「天赋异禀」

    呀?

    仙姑进一步解释道:「龙儿下身的物件是不是比成年男子更长呀?」「是呀!」

    夏韶涵想了想,肯定道。

    「是不是比成年男子更粗呀?」「没错!」这一次夏韶涵没有细想就答道。

    「那阴囊是不是比成年男子更硕大更沉重呀?」「是」夏韶涵几乎是紧接着

    仙姑的问题就回答出来了,隐约有种急切。

    「那就是了,这就是龙儿的' 天赋异禀' ,从表征上看,才12岁,身体还没

    有发育的迹象,而性器官就超过了成年男子的尺寸,从真实的内部特征看,其性

    能力也要超过成年男子的水平,而且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对所以人来说这是一

    个秘密,而对涵儿妹妹来说则算是好消息了,天大的好消息!」夏韶涵长舒了一

    口气,旋即脸又红了,仙姑的话一句一句的打在心里。

    「性器官超过了成年男子的尺寸!」

    「性能力也超过成年男子的水平!」

    「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那就意味着自己和龙儿的母子恋,尽管有年龄的差异有外形的差异有性能力

    的担忧,但在仙姑所说的「秘密」中都不存在了,意味着如果自己和龙儿发生

    「云雨」,那就和一般的成年男子一样了!

    「如果继续发育,那岂不是更加的……」

    「是的,是更长!」

    「更粗!」

    「性能力更强!」

    仙姑仿佛读懂了夏韶涵眼中的疑惑,同样用眼神回答夏韶涵的不解。

    「啊!」夏韶涵终于明白了「天赋异禀」的真正含义,也终于明白了「天大

    的好消息」的含义!

    一时间无法抑制的羞涩和激动传遍夏韶涵的全身,是从心里深处传出的渴望

    和下意识里作为母亲作为女人传统的矜持,让夏韶涵有些不知所措。

    「那……那……会不会……把龙儿的那个……物件给损坏掉……樱!」夏韶

    涵心慌之下结结巴巴的说出一个顾虑,却被话语中的内容吓了一跳,天啦!有这

    样问的吗?问会不会把男孩的物件给弄坏?羞死了!夏韶涵只把脸颊埋进仙姑丰

    挺的胸前。

    「扑哧」仙姑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越来越觉得夏韶涵的「可爱」了,已

    经是一个已过婚的女士,已经是一个男孩的妈妈了,怎么问出的问题还像个未成年

    少女的可爱。

    仙姑没有进一步调笑夏韶涵,强忍住笑把埋进自己胸前的夏韶涵拉了出来,

    认真道:「涵儿妹妹,从来没有听说过男人的性器官会被女人玩坏的,你可能是

    担心如果那么早与龙儿云雨,' 天赋异禀' 就会被影响或被消失吧。」看了一眼

    夏韶涵,见脸红红的没有反对,于是继续说道:「本来仙界的一些情况不方便透

    露给凡人的,念你和龙儿本是前世夫妻今世的母子,也罢,姐姐今天就说给你听,

    免得后面你们缩手缩脚的,影响了爱恋之最高境界的效果。

    ' 天赋异禀' 并不仅仅指龙儿现今的规模超出了成年男子,再往后,身体继

    续的长那物件也随着见长,包括那物件下面的阴囊,如此这般的长,伴随龙儿和

    你的感觉就是始终是' 天赋异禀' 而非一时一季。

    因此妹妹不要有太多的顾虑,人生终究会有一番磨难,但一定要清晰自己的

    愿望,妹妹与龙儿既然有前世的瓜葛,今世若没有一番难忘便枉费了这一副身子

    及这一副母子关系!」夏韶涵心里随着仙姑的话在荡漾着,心潮澎湃!

    「天赋异禀!」「今世若没有一番难忘便枉费了这一副身子及这一副母子关

    系!」这些话语在不断的冲击着夏韶涵的心扉,夏韶涵不由的浮想翩翩!

    ************

    「嗯……」总算收回了放飞的思绪,一眼望过去看到仙姑平和的眼睛,不由

    的脸红红的,扭扭捏捏的求饶道:「姐姐不要这样笑话妹妹吗?」仙姑装出一副

    严肃的样子说道:「妹妹误会了,姐姐怎么会笑话妹妹呢!追求人之本性本就属

    于' 缘' 之定义,加之妹妹与龙儿本是' 前世夫妻今世的母子' ,感情深厚,水

    到渠来,成就' 孽缘' 之爱恋最高境界,姐姐恭喜你还来不及呢!怎会笑话!」

    顿了顿,仙姑眼带异样的色彩盯着夏韶涵,慢慢说道:「涵儿妹妹即将了却心愿,

    可别忘了我这' 月下老人' 的功劳,这两天忙着撮你们母子俩姐姐可是动了一

    番心思,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望妹妹有一天能念在姐姐的功苦劳上偿一番心愿。」

    夏韶涵内心还有一丝荡漾的表情,仙姑说得一番话大体听明白了,虽然隐约觉得

    后面一段话有些费解,但并未想到其它,如誓言一般道:「妹妹一定念着姐姐的

    好,但凡姐姐用得着的时候,妹妹一定不会忘记此番用心。」一时间,两人静了

    下来。

    「涵儿妹妹,这' 孽海情天' 的内容你也大体知道了一些,还有什么不明白

    的可以后面有机会姐姐再告诉你听,今日里我们姊妹俩再转转这太虚幻境吧。」

    「好啊!」夏韶涵心里已经满足了,原本内心想的很多事都已经解决了,心里轻

    松多了,因此也附和着出去走走。

    ************

    「唉!」仙姑在夏韶涵耳边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夏韶涵吓了一跳,急转过身子,看着仙姑那满月银盘丰润嫣红的玉脸,一脸

    的不解道:「姐姐怎么啦?」

    「涵儿妹妹这般的羞涩,姐姐怎么可以这么放心的把龙儿的' 孽缘' 之事交给

    你?」

    闻言夏韶涵有些惶恐,不安道:「妹妹哪些地方作得不对,就请姐姐指点。」

    仙姑点点头,说道:「龙儿和妹妹先后都造访姐姐的' 太虚幻境' ,自是与姐姐

    我有缘,姐姐自然会尽力帮助你们母子俩成就这番' 孽缘' 之爱,不过……」

    看到仙姑面露难色,夏韶涵更加不安,揣揣道:「姐姐不要有所顾虑,但凡要

    妹妹尽力的,只管告知。」

    仙姑点点头道:「事情原也不难,但须' 孽缘' 相爱的两方能摒弃一切凡间俗念,

    把各自内心深处的欲念给展示出来。说起来可能容易,但作起来还是要花功夫的,

    比如象涵儿妹妹,你与龙儿的' 孽缘' 现在虽有基础,但妹妹必须再作努力,具体

    的说就是还要动些方能彻底诱发龙儿的恋母情怀和身体的本性,如果妹妹一味的

    羞涩、被动,姐姐就担心你们还要有很多的坎苛。」

    夏韶涵明白了仙姑的担心,想到刚才仙姑姐姐说的「龙儿很有女人缘」,心里

    悟道如果自己不能尽快突破一些禁锢,说不定「捷足先登」的就不一定是自己咯!

    就像龙儿梦境中一开始云雨的也不是自己呀!

    你说这十几年有哪个东西自己不是男孩的第一次呀,要这次掉链子那就糟糕

    了!

    夏韶涵暗下决心。

    仙姑把夏韶涵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轻声在耳边说道:「涵儿妹妹,以后有些

    事情需要你们两个面对面交流好。」

    夏韶涵心一惊,道:「姐姐,真的可以呀?」

    仙姑手臂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夏韶涵的肩膀,安慰道:「涵儿妹妹,不要太担心

    了,前面姐姐已经告诉过你了,这本身就是改变你们母子俩关系很重要的时刻,

    龙儿已经有过几次的熏陶,对你又一往情深的,所以妹妹只要放开自己,该来的

    就让它来,作母亲的敞开胸怀迎接即可了。」还未等夏韶涵回答,仙姑就松开了搂

    抱夏韶涵的双臂,用手指在唇边示意了一下,道:「妹妹不要担心,姐姐先预祝你

    ……」没说完,仙姑「嘻嘻嘻」走开了。

    但见丰腴柔顺的香肩,肥美丰翘浑圆蚀骨的美臀,随着一步步的走动,两瓣

    丰隆肉感十足的臀瓣轮廓勾勒出来,那里承载着多少魅惑滔天的旖旎啊……

    原来女人也可以有这么大的诱惑!

    ************

    「龙儿,妈妈在那里。」纤细的人儿慢慢的出现在夏韶涵的眼前。

    「啊!」夏韶涵勉强控制住没让一声呐喊从身体里发出。

    「那么长!」是和男孩只到自己和仙姑姐姐腰腹部的身高相比!

    「那么粗!」是和男孩纤纤细细的大腿想比较!

    「那么重!」物件背后是累累赘赘的一大坨肉袋,肉袋里鼓鼓囊囊的肉团!

    「那么的晃荡!」又长又粗又重重的一大坨在纤细身子纤细双腿间,细微的

    动作便是明显的晃荡,让夏韶涵不由的呼吸急促起来,浑身开始蔓延着一种热流!

    夏韶涵芳心没法做到塌实落地,虽然想努力的移开视线,但脑海却不由自

    浮现现在羞人一幕,硕大异常、与众不同的物件一掠而现,在夏韶涵心房昂然挺

    立、微微颤抖!

    怎不让夏韶涵娇躯发热、玉容滚烫?

    「哎呀!怎么办呢?」虽然夏韶涵的眼睛没法移开,但隐约的内心一种害怕

    的恐惧还有不知所措了,可心里一阵阵的恍惚,男孩眼睛里比往常更加明显的痴

    痴迷迷,爱恋之最高境界与现实中母子身份的矛盾,久疏男人和迎目而来男孩那

    下身异常丰硕的男性特征,振荡得夏韶涵脸一阵阵红晕,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招

    呼男孩了。

    男孩也险些惊呼起来,夏韶涵的身子如出水芙蓉般立在那里,那凹凸有致的

    曲线和肌肤的白嫩细腻,在阳光映射下更具无穷诱惑力,虽然刚才自己眼瞅着仙

    姑高高大大的身子,满脑子还深深沉浸在那颤颤巍巍的两团肉峰中,但猛一见到

    夏韶涵的身子,也不由得猛吸一口气。

    熟悉的身子!亲密的女人!

    「啊!」阳光下的夏韶涵,眼见着男孩的视线巡游着自己身上,嫣红的玉脸

    似若三月桃花,勾魂荡魄的丰润朱唇轻开缓,努力抑制住心房激荡撞击的羞人

    呻吟,张开双臂道:「龙儿,快过来!过来妈妈抱!」夏韶涵犹如小鹿乱撞的芳

    心砰砰直跳,男孩那痴迷火热的目光让夏韶涵唤出一丝喜意——刚才自己忧虑男

    孩对别人痴迷是多余的!

    「嗯!」男孩似回复了意识的往夏韶涵身上抱了过去。

    「嘤咛。」被抱住的夏韶涵双唇之间火热流转,不可抑制的红霞布满了完美

    娇躯,颤抖的玉乳被一把握住了,「龙……儿……放手!」夏韶涵感到一阵酥麻

    酸软。

    紧贴夏韶涵双峰拖过,先是平滑的手臂,接着是温润的手掌,最后是细微的

    指缝,细微的指缝唤醒了夏韶涵羞涩的乳珠,「啊……」不可克制的呻吟在空气

    中回荡,莫明的羞涩让夏韶涵的娇躯更加燥热嫣红。

    「妹妹……该来的就要来……放开自己……」仙姑姐姐的「孽缘」理论在夏

    韶涵耳边回响,玉脸悄然上仰,纤手搂上了男孩纤细的身子,迷离的火热、羞涩

    的犹豫交叉闪烁,自然无比、水乳交融般的感触让夏韶涵在不知不觉中被潜意识

    中「孽缘」理论所俘虏。

    「龙儿,喜欢和妈妈在一起吗?」

    「妈妈,龙儿好喜欢……好喜欢……」男孩呢喃呢喃道。

    「龙儿……妈妈……爱你……」

    「妈妈……龙儿也爱你……」千年不变的誓言虽然简单,稚嫩的声音却在男

    孩无比俊美稚气的神色下显露无疑,醉人的情话有如涓涓清流在夏韶涵心间流淌,

    真爱的力量顿时将世俗观念压制一旁。

    「妈妈……好想好想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可我们……」男孩俊美稚气的

    脸庞上涌上一丝忧伤与彷徨。

    夏韶涵的心瞬间有些痛,仙姑许多的鼓励的话历历在目,「不行,要坚强起

    来,不能让龙儿被世俗观念打败!」夏韶涵显出如幼小生命期盼的强大力量。

    「龙儿……还记得' 孽缘' 吗……还记得爱恋之最高境界吗……」

    "点0^1"b^z点^

    「记得……妈妈……」

    「仙姑姐姐不是说过我们是前世的夫妻今世的母子吗?」

    「嗯!」

    「来吧!龙儿!」夏韶涵感觉自己像个勇士一般的,闭上眼把香唇掩盖在男孩的

    脸上。

    男孩唇舌在夏韶涵的拥抱和鼓励下,没有停顿、没有犹豫,也没有一丝小男

    孩的羞涩勇敢的迎了上去。

    「唔!」夏韶涵呢喃呻吟之中,期待已久的的一刻终于来临,透心的酥麻在

    唇舌间油然而生,无处不到的吮吸红舌将细滑香舌完全俘虏,如海的深情铺天盖

    地将夏韶涵和男孩二人完全淹没;仙姑姐姐的「孽缘」论及同血同缘下禁忌的快

    感,让夏韶涵双臂一展将男孩赤裸的玉体搂入怀中,那气势恨不得将男孩装入自

    己的身体!

    「啊!」口唇相依已然让夏韶涵肌肤滚烫,男孩的誓言更是让夏韶涵激动,

    夏韶涵再次将男孩紧紧拥住,香吻遍布了男孩俊美稚气的脸,「龙儿,妈妈要爱

    你一辈子!嗯……龙儿……这里……」得到解放的檀口呼出了火热的气息,夏韶

    涵引导着男孩口手攀上自己双峰,男孩的反应犹如鱼儿见到水一样在夏

    ▼找◤回ㄨ网?址?请◣●◎?╒×□¨

    韶涵丰挺

    的双峰上尽情吸吮、揉捏。

    「呀!」胸中传来令人向往的酥麻使夏韶涵不由自的呢喃,玉手用力的搂

    在了男孩后脑,将怀中小坏蛋用力的向胸前挤压。

    腻滑饱满瞬间淹没了男孩心神,夏韶涵幽香与温软乳肉包围了赖之生存的呼

    息,窒息般的火热让男孩呼吸更加急促意识更是模糊。

    「啊……」夏韶涵娇躯猛然一颤,原来怀里的男孩牙齿微微一张,不轻不重

    的在鲜红乳珠上咬了一口,男孩的双唇不依不饶,紧紧夹着晶莹樱桃往后一拉,

    火热的红舌更紧抵唇间乳珠大肆舔吸!

    「好……舒服……太久没有了……」

    「难道这就是仙姑姐姐' 若心底之强大而抗俗念争幸福,幸得倍增之福' 一说吗?」

    「是的……是的……」夏韶涵在酥麻的冲击下身子慢慢的放松下来,心思开始

    查询相拥间身上的一丝一丝变化。

    「下去了!下去了!」夏韶涵的心被吸了起来,原来被搂在自己胸前的男孩

    一只手扫过了平滑的玉背,在自己微凹的绵腰处一番揉捏,又开始向下,最后停

    留在自己藏于水下的浑圆、丰腴、翘挺香臀之上。

    「用力了!」男孩有力的手指陷入了香腴之中,那层层涌动、震颤连环的道

    道浪涛让男孩欲罢不能,于是手指又陷在香腴之中。

    「啊……力量大……」还没等习惯臀后的有力,原在玉峰上轻挤慢压的另一

    只手,在一刹那如强大的力量透掌而出。

    「哎呦……在变了……」夏韶涵就见着自己浑圆坚挺的丰盈玉乳在挤压下幻

    化出种种消魂的形状,胸前灵活的五指与唇舌为世间凭添了无尽春色,制造出无

    数醉人的勾魂形状。

    剧烈的乳波凶猛晃动,轻柔的臀浪交相辉映,情动的夏韶涵忘记了世间一切,

    只是低声的呻吟,忘情的回应!

    ************

    「龙儿……你……好吗……」夏韶涵紧紧的把男孩搂住怀里,刚才好久好久

    身体里的悸动怎么可以让自己一下子平静下来,都好多年的陌生感觉,竟是那般

    令自己着迷。

    「妈妈……我……」男孩有些口齿不清道,难怪在夏韶涵如此的紧拥下,要

    顺利呼吸都有一些困难,更何况还要回答问题。

    摆摆头从「险峻」的双峰中脱离出来,男孩平复了一下呼吸,慢慢道:「妈

    妈,龙儿好舒服呀!妈妈的身体真好!妈妈,龙儿爱死你了!」

    「宝贝!妈妈也爱死你了!」夏韶涵感动的低下头和男孩细细的吻着,对夏韶

    涵和男孩来说如此美妙的经历确实有理由来共同庆祝和分享的!

    「龙儿,你会不会觉得……妈妈……」夏韶涵犹犹豫豫的吐出自己的担心。

    「妈妈!」男孩快速的打断了夏韶涵的问题,接着道:「妈妈,仙姑姐姐不

    ?寻?回?╒百?度╔╙∵∴◢

    是说了吗,我们是前世的夫妻今世的母子,刚才我们只不过是作了夫妻要作的事

    情!再说呢,刚才妈妈和龙儿不是都觉得很开心吗?我觉得开心最重要了!」男

    孩信手拈来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夏韶涵的顾虑,原来自己最为担心在发生一些故

    事后和男孩的关系,男孩的想法更为直接,看来仙姑讲的「幸福要自己争取」是

    对的。

    夏韶涵不由得心情大好,道:「龙儿,该走了吧,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有些

    长了。」不知不觉间,夏韶涵竟有些撒娇的语气了。

    依依不舍的两人从林里边出来,阳光披洒在夏韶涵和男孩身上,两人互相对

    视竟有些恍惚,一个是雪白高大丰腴,一个是粉嫩纤细稚气,一个是硕大的乳峰、

    臀瓣,摇摇晃晃跌宕起伏,一个是长长粗粗累累赘赘的颤颤巍巍,一时间两个人

    内心翻涌着热流,好半天都舍不得把视线移开。

    待到两人红着脸把目光移开的时候,牵着手慢慢的往前走的时候,恋恋不舍

    的视线还在巡视着颤颤巍巍、跌宕起伏的硕大和累赘中,飘飘荡荡的思绪和萦绕

    的甜美相互交叉,一时安静的想着、走着、注视着。

    「龙儿,你想要……」夏韶涵脸红了,但她勇敢的迎上男孩痴痴迷迷的眼神。

    「妈妈,我再摸一下可以吗?」男孩的眼一直留在夏韶涵的胸前。

    「来吧……宝贝……」夏韶涵牵起男孩的手放在了自己高耸的乳峰上。

    母子两人的眼神落在了那手掌及手掌下颤颤巍巍的肉团上。

    「好呀!妹妹,你们的好事很顺利吗!」一个声音在两人的身后传出,如晴

    天霹雳般!顿时两个人吓了一跳,发出「啊!」的呼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