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卷二 8-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章 内裤

    “妈妈,我去下面打球……”

    好一阵子,夏韶涵从男孩飘进来的话语回过神来,不由得脸上又是一阵的红晕,刚刚一直在恍惚着几分钟前自己身上的那种热乎乎的情景。

    走出客厅,空荡荡的。

    “快去洗脸刷牙,妈妈煮了粥,还有你最爱的卤蛋……”

    往常夏韶涵总是看着男孩憨憨的模样,把男孩推向盥洗室,然后微笑着看着男孩离去,每天和亲爱的儿子斗斗嘴是夏韶涵最幸福的事。

    只是今天早上多了很多其它的内容,夏韶涵不由浮现刚才的一幕一幕:

    自己惯常的瑜伽锻炼,然后看到男孩高高挺挺的蒙古包模样在一旁,“那么硬……那么粗……”夏韶涵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道,刚才的感触可能超过了原来成亲后对爱人规模的感知。

    纤细身体下白白嫩嫩的一大条、一大坨,“比以前……的更长更大了……白白嫩嫩的……真好看……”夏韶涵感觉到呼吸的急促,“嗯,好像有点熟悉……昨天晚上……有缘人……难道是龙儿……哎呦……”

    夏韶涵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巡视了一下周围,安静的,手抚着胸前长长的出了几口气,却见那胸前荡漾着跌宕起伏的曲线,和着脸上的红晕,煞是清晨的一道风景,此时幸亏男孩没有在客厅里,否则又要有一种痴迷在夏韶涵身上巡视。

    “刚才龙儿踮起脚尖亲吻自己的嘴唇……哎呀,让这个小坏蛋得逞了……”一想到刚才母子间的亲吻,夏韶涵身体一阵颤抖,心里一份强烈的不安,“母亲怎么可以……让儿子……这样亲……如果被别人知道了……”夏韶涵有些担心又有些自责。

    另有一份热流在夏韶涵身体里涌动,是那种激动的热流,“很久了……都忘了……”夏韶涵浑身有些发热,呼吸也有些急促,不用照镜子夏韶涵也可以肯定自己的脸颊布满了红晕。

    这几年过来,夏韶涵把原来有的一些感触深深埋在心里面,很好的把自己封闭起来,只剩一些亲情的东西在内心,而今天被男孩的蛮蛮撞撞,揭开了夏韶涵久逝的感觉,夏韶涵的手指不由得摸上自己的嘴唇,似乎还是那么炙热,那么柔软,夏韶涵不由得抿抿最唇,仿佛要吮住什么东西一样。

    “扑哧!”夏韶涵想到什么抑制不住的笑

    ╒找回◣网●址◢请⊿?╒?第一?◣§◆◤?

    了,原来她想到了男孩刚才手忙脚乱笨手笨脚的样子,“还不是……妈妈帮忙……否则……”夏韶涵脸上露出一副隐约调侃的笑容,“龙儿没有经验……该是他的……初吻吧……”

    男孩的初吻给了自己,夏韶涵莫名的有种感动,不知不觉中自己就伴随了男孩的成长,也不知道以后会是谁埋怨自己剥夺了享有男孩初吻的机会。

    “看臭小子……那副向往的样子……以后要再提那……怎么办……”夏韶涵静下心来觉得不能再让男孩要自己的吻了,但一想到男孩那副可怜巴巴和急切的样子,夏韶涵又有些犹豫了。

    “好像也不能……直接……而且自己好像……也享受……”一想到“享受”这个词,夏韶涵身体一阵发热,让她不由自

    寻╜回§网◆址百╙度?╒第ˉ一╖§

    的哆嗦了一下,呼吸也急促起来,没有注意到的胸前起伏了几下。

    一会儿不安!

    一会儿激动!

    夏韶涵手足无措了很久,才努力的慢慢让自己安静下来。

    ***    ***    ***    ***

    夏韶涵仰躺在沙发靠背上,闭上眼睛,雪白的玉手轻柔地按摩内眼角几下,轻轻地吁了口气,夏韶涵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凝目远眺。

    清晨,四周静悄悄的,小草还甜甜地睡着觉,小鸟还没从它那美梦醒来,小树也未展开它那还没睡醒的嫩叶。

    楼下随着清晨体锻的人们渐渐增多,晨雾慢慢地消失了,马路上两排青翠繁茂婀娜多姿的树木,就像一个个昂首挺胸的战士,又像翩翩起舞的少女,正在迎接新的一天。

    不知什么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射向大地。

    太阳露出了一点小脸蛋,呈鱼白色,像个害羞的小姑娘,不想让别人看清楚自己的脸。这时,耳边又传来了阵阵鸟鸣,这些声音好像在劝太阳快点出来,亮出它的庐山真面目。太阳似乎听到了小鸟们的劝说,又把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些。如今,已经露出了大半个脸了,鱼白色渐渐变成了粉红色,多美丽的颜色呀!

    经过了一晚的休息,安净的天空充满着一种久违的清爽。

    “唉……龙儿……要啥时回来呀……”夏韶涵在窗台边站了一会儿,脑海中不由想起球场上男孩一身宽松运动服的样子,还有……还有前两天在宽松运动服内荡来荡去的样子。

    觉察到心里还是有些的荡漾,夏韶涵有点不耐烦的离开了窗台,来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个动人、高贵大方的影像,轻轻解下发髻,那头乌黑顺滑的青丝慕的滑下来,随意地披撒在胸前、背后和肩头。

    鹅蛋脸上,弯弯细细的眉儿好似两轮新月一般,白嫩的肤色如白玉一般,在光线的辉映下闪现了着熠熠光辉,一双丹凤眼眉目含情,眼波流转间能够洗去世间所有的尘埃,瑶鼻高挺着,玉脖十分修长,雪白的香肩好似一件艺术品。

    那胸前一对丰盈涨鼓的乳峰被亮黄色的紧身衣紧紧地包裹着,在镜子里看过来,衣服的尺寸相比自己的大白兔实在是有点太小了,那胀鼓鼓的模样好似快要破衣而出。

    “难怪龙儿看着……眼都直了……”想到男孩俊美稚气的脸痴痴的样子,夏韶涵就有些骄傲的笑了。

    “如果龙儿在……小坏蛋会怎样……”夏韶涵忍不住的想到。

    镜子里,光润圆腻的香肩,白玉般的柔软玉臂,成熟芳香却又线条优美的修长玉腿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肌肤!尽管是身着练功的紧身衣,却修饰得像是大自然雕刻而成的精美维纳斯雕塑!晶莹丰腴,成熟典雅,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

    夏韶涵对镜子里的自己也暗暗的叫了一声好,如果从后面看呢?夏韶涵下意识的扭扭身子,从镜子里看过去。

    那绞美的身姿,凹凸有致的身段,虽然从后面看不到自己的雪峰,但丰挺圆浑的翘臀同样那么勾人心魄,丰腰肥臀,修长的双腿线条十分的优美,无论是大腿还是小腿,都一样的润圆柔美,两条玉腿站立在一起,更加凸现了身体曲线。

    “不能看了……”夏

    §最?新?网?╒址?¨第§一??╒¨╖

    韶涵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自恋狂,轻轻的从镜子里收回眼光,轻轻的从腋下拉开紧身衣服的拉链,薄薄的亮黄色衣服慢慢地从滑嫩如羊脂的身上滑落。

    一瞬间,一对大白兔迫不及待地跳弹了出来,那硕大的乳峰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母亲而变的下垂,保持的完好的身材更是让很多女人艳羡不已,小腹上的丰腴之美增添了雍容高贵的感觉。

    这里是经常洗脸的地方,看着被前面还有些水雾蒸得朦朦胧胧的镜面,里面倒映着夏韶涵腰部以上的身体。

    最显眼的当然是那对丰乳,沉甸甸地挂在胸前,双手叉着腰,肉感的上半身在这里明显地变细了,没有一丝赘肉最让夏韶涵引以为傲,腰线从盆骨位置又渐渐变宽,下面是浑圆丰满的翘臀,使得整个身体凹凸有致,丰腴修长的美腿更显得笔直挺拔。

    “夏韶涵,你好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夏韶涵轻声呢喃着,手也慢慢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轻轻地抚摸,好似一个在摸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那轻轻的摩挲让双眼渐渐地迷离了起来,秀眉微皱,凤目紧闭,螓首微微后仰。

    “好久没有……啊……好羞人呀……”夏韶涵朦朦胧胧的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体里忽然有一种迫切的渴望,甚至身体那久未被开放过的神秘之地涌现出异常的空虚,夏韶涵的视线落在了自己那凄凄切切的芳草上柔软弯曲的毛发中。

    不由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一幅画,不,是龙儿的身体。

    “那么大……啊……”镜子里的夏韶涵春情荡漾的眸子里透露出丝丝媚意,在脑海中浮现的男孩裸身让夏韶涵恍恍惚惚一时不能自抑的荡漾。

    “唔……夏韶涵你真是一个……居然想这样羞人的事情……啊……好……”夏韶涵赶紧把思维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刚才的心潮澎湃甚至引得呼吸有些急促,胸前沉甸甸的两团更加的跌宕起伏。

    “哎呀,还真不能怪龙儿,我自己看着都会觉得诱人。”夏韶涵脸上飘上一些红晕,在镜子里看上去更加迷人,心里充满既对自己的赞美又有一种宠爱男孩的情绪。

    “不能再看了……”夏韶涵努力的劝说自己从镜子里移开视线,否则的话说不定半天也不会开始洗浴。

    ***    ***    ***    ***

    夏韶涵抓起了浴巾,将身体上的水拭擦干净之后,这才拿起了自己换下来的紧身运动衣走向了洗衣机那边。可是当目光落在了洗衣机旁边的时候,却发现男孩的短裤此时塞在了里面。

    “那个小家伙,总是将换下来的衣服乱放!”微微弯下了腰身,夏韶涵拿起了那一条短裤,但是,这一刻,脑海之中,忽然“轰”的一声巨响!

    “怎么会……这样?”夏韶涵抓住了男孩的短裤自言自语地说道。

    是男孩的内裤,十分的宽大,白色棉短裤。

    但见,那裤裆之上,此时正有一大滩的痕迹!

    这种痕迹对夏韶涵而言是既依稀熟悉又十分陌生!

    依稀熟悉的是十多年以前自己也见过男子内裤上一点点的这种痕迹,那往往是自己和爱人欢好后内裤上不免有一些残留的体液痕迹。

    依稀熟悉的还包括这种痕迹带来的味道,是那种夹杂着一些男性特殊的气息。

    十分陌生的是这些痕迹出现在男孩的内裤上!

    是一个不足十三岁的男孩内裤上!

    鬼使神差的夏韶涵把手中的内裤移到了自己的鼻子前下意识的深呼吸嗅了几下。

    “轰!”那么浓郁的味道!

    夏韶涵脸“刷”的一下更加红了,反复品尝了诸如大麻一般兴奋剂似得大脑一阵热流,引得夏韶涵呼吸突然急促起来,胸前高高挺挺的两团乳肉跟着跌宕起伏,就算还光着身子,那画出的荡漾无比迷人。

    夏韶涵一瞬间的反应是急急的偏离一点自己的鼻子,因为那种带有男性体液特有的腥味扑鼻而来,让夏韶涵一下子难以接受,眉头都皱了起来。

    紧接着夏韶涵皱着眉又把内裤放到了自己的鼻下,认真的深深的呼吸着!

    真的很浓郁,是那种比夏韶涵记忆中更加腥腥的浓郁的男人味道!

    夏韶涵的眉头松了开来,慢慢的闭上眼睛,一下有一下的呼吸着,慢慢的夏韶涵手掌中的男孩的内裤离自己的脸庞越来越近。

    “怎么那么浓呀……”夏韶涵对鼻腔里传来的有些不舒服同时又有些疏远了的味道,越来越习惯并接受了,那仿佛是在冥冥中好像味道在对自己召唤着。

    确实太浓了!

    一股股的气息直接冲到夏韶涵的大脑,身体的热流象小鸟扑食般的追随和恋恋不舍。

    夏韶涵慢慢的张开了眼睛,注视到手掌中的宽大的白棉内裤上。

    “哦!”那么这种浓郁的味道也许和留在内裤上的量

    ?寻¨回○地?址╙百╜度第□一∶∵◆◆╮

    有关。

    痕迹大大的摊开在宽大的内裤上,远远不是夏韶涵记忆中熟悉的一点点痕迹!

    那么大的量!

    把宽大的内裤一面给铺满那需要多少量呀!

    小男孩竟然会有那么大的量吗?

    不可能吧?夏韶涵一边轻轻的摇头,一边从脑子里关于男孩成长中的一些知识,可惜很难找到,作为母亲夏韶涵是第一次遇上这种问题。

    “龙儿……下面确实很大……”夏韶涵不由的想起了男孩一大坨一大坨的景象。

    “确实很大的一坨!”夏韶涵有些赞叹,吊挂在那根白白嫩嫩长长粗粗的物件下面简直不输于任何一个成年人的规模,就算是过去身边亲爱的人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规模。

    “如果那里面都储存着……也许就会有这么多……”既然有一个那么大垂吊着的东西,那么大的量就符了大量的事实。

    “应该是梦遗吧……可是……小家伙……才多大呀……”十二岁就有梦遗现象,而且是这么的多,夏韶涵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判断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那会是什么东西引得小坏蛋梦遗?”夏韶涵有些困惑,一边无意识呼吸着手掌中内裤的味道一边陷入了思考,在想法中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刺激到男孩并且引发了男孩的男性反应。

    男性反应!

    夏韶涵下意识的身体抖动了一下,那光光的胸前的两团乳肉也大幅摆动着。

    那高高挺挺的样子就是男孩的男性反应!

    夏韶涵忽然想到男孩昨天晚上对自己说的要把夏韶涵的人体油画摆到房间然后期望有个仙女进到梦乡。

    “难道是……在梦中……梦到了仙女……”夏韶涵有些醒悟有有些困惑。

    “仙女……是谁呀……不会是……”又有些期盼却有些不安,暗自在心里骂道:“小坏蛋,那么小就会想这些了!”

    眼睛又落到手掌中的内裤已经内裤上醒目的痕迹,那会是小小年纪男孩的反应吗?一会儿的白白嫩嫩一大坨一大坨,一会儿是高高挺挺的蒙古包,一会儿是很大一滩的痕迹,一会儿是男孩俊美稚气的脸,夏韶涵左思右想竟有些恍恍惚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夏韶涵从恍惚中惊醒过来,“等龙儿回来再问吧,要不先把它洗了吧。”

    虽然想到了洗,夏韶涵却也没有把内裤丢到盆里,忽然又想到另一件事。

    “咦,昨天我换下来的内裤呢?”

    夏韶涵清楚的记得昨晚看画像而忘了换洗衣服,换洗下来的内裤应该留在了卫生间中。

    可是没有找到!

    夏韶涵在卫生间中扫描了几下,确实没有找到自己换洗下来的内裤。

    “到哪儿去了?后面也就龙儿用过卫生间,难道……”夏韶涵下意识的看看自己手里的内裤,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是男孩!

    对!是男孩!

    夏韶涵仿佛看到昨天晚上男孩就像现在一样,手里拿着自己的内裤。

    “哎呀!”夏韶涵的脸又红了,那种成熟女人的羞涩真让人我见我怜的。

    “这个小坏蛋难道……象自己一样……”仿佛可以看到内裤摊开在男孩的手掌中,贴近鼻尖,深深的呼吸……

    夏韶涵有些方寸大乱,不禁有些自责,都怪自己前两天不但让男孩看到自己的裸身,而且还有这种内裤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

    现在自己贴身的内裤被男孩偷偷摸摸的收了起来,而男孩贴身内裤正在自己的手里。

    “贴身的……”夏韶涵呢喃道,不由的眼前又飘过纤细的双腿上宽松的棉内裤,运动时带动宽松内裤摆动的摸样,还有高高挺挺的蒙古包,还有…… 是的,是贴着男孩那白白嫩嫩的物件的内裤,是包裹着高高挺挺的东西。

    “如果贴住的是……就好了……”夏韶涵一哆嗦,没想到自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太疯狂了!夏韶涵一边自责一边却又感觉到有股更为可怕的热流在涌动着,既担心却又好像带来身体上的一些酥麻,这样的感受已经消失了很久了,是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

    “不可以这样!”夏韶涵摆摆头坚决的把这些念头赶出脑海中,垂头看到了胸前两饱满硕大的两团乳肉左左右右的摆动着、荡漾着,连自己都有些被吸引被迷住了,没有带着乳罩的自己,那双娇挺丰盈的乳房在荡漾着顿时觉得有些凉飕飕的。

    “小坏蛋这样做那我可要好好的审一下……”夏韶涵有些气鼓鼓的厥起了嘴,可是自己手里拿着男孩的内裤怎么办?

    要不也把它留下了,到时人赃俱获。

    想到这里,夏韶涵不免又有些得意了,将有一大滩痕迹的内裤叠了两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第九章 温馨的晨

    男孩站在厨房门前。

    厨房里面,夏韶涵正背对着男孩在水池里洗着。

    “背影真好看。” 男孩就这样看着,有点呆呆的。

    没有穿高跟鞋,丰腴、柔美的夏韶涵双腿修长,白色的薄薄短浴袍,柔软相贴,更显笔直、玉立,盈盈而站之下那翘挺、肥腴的美臀从侧面望去宛若优美的半圆之月,顺着平坦小腹上去可以看到可比肥臀那弧度的乳房几乎裂衣而出,就算没有裤腰带紧扎,乳房和美臀一前一后的浮凸出来,那曲线教人无法自持。

    就算是在厨房,就算是离着远远的门边,男孩还是感受到夏韶涵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所特有的迷人的味道。

    男孩一时在门边有些恍恍惚惚,就似微微醉酒的感觉。

    或许是 出于女性敏感的直觉,正在洗的夏韶涵,忽然扭过头来,待看见男孩后,笑意盈盈的说:“龙儿,你不在客厅里,跑这来做什么啊?”

    “哦,我是想来帮妈妈一起做早餐的。”男孩微微一愣,不好意思笑道,眼睛不受控制的盯着夏韶涵那散发着成熟韵味的身子,此时弯着腰,高高翘起的部位,怎不吸引自己男孩的眼球哟!

    直起腰,转过身的夏韶涵好笑的问男孩:“你能帮什么忙啊?你不进来妨碍妈妈做饭就不错了。”

    男孩大步走进来,颇无赖的说:“我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帮帮妈妈打打杂还是可以的嘛。”

    “好吧。那你把这些青菜洗干净,妈妈等着下锅呢。”夏韶涵见男孩铁了心要进来帮忙,于是便笑着吩咐道。

    “好的。”男孩手一下子伸到水池里,抓起一大把青菜就胡乱搓洗着。水池不大,男孩在抓青菜的时候,手跟夏韶涵的纤手碰到一起。

    “嗯…...好滑腻好柔软……”男孩在心里赞叹了一下,再加上刚才在门边的一番巡视,心里总是“扑腾扑腾”的一股热流在心里转悠着,总想在那里有一个着落。

    夏韶涵看清楚男孩在水池里的动作了,“咦…..臭小子......在捣乱......”,男孩自小就顽皮,夏韶涵自然十分清楚,想一想也就由着男孩在水池里的动作,只是,一下、两下,男孩好像很享受偷偷的摸几下夏韶涵的手,没有打算停下来好好洗菜。

    “喂,你怎么又在捣乱呀!”夏韶涵双手从水池里收了上来,双手甩一甩往腰间一顿,似笑非笑地看着男孩。

    原本男孩倚在水池边正准备缓解夏韶涵的责备,却眯住了眼,一脸的赞叹,夏韶涵刚才的甩手及顿腰的动作,使得薄薄浴袍内那没了胸罩束缚的丰乳在浴袍里有了个很大幅度的晃动,连带着薄薄贴身丝般浴袍在胸前顿起汹涌之势的涟漪。

    “真好看…..妈妈里面跳动的......要是再跳跳就好了......”男孩自然不敢把真实的想法表露出来,只是已经不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表情,眼睛开始直直的盯住和自己齐高的那两团微微荡漾的高耸。

    夏韶涵没有听到男孩的狡辩却看到男孩一脸的恍惚,正是这几天男孩最常见的表情,夏韶涵隐约觉得既好受又有些忐忑。

    “哎,在发什么呆呀?”夏韶涵一边问也有点奇怪,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一遍后有些恍然醒悟,脸上飘上一丝红晕,入目间胸前的伟岸和着颤颤巍巍的荡漾,连自己都觉得是一道风景,更何况面前这个没有什么免疫力的男孩。

    男孩对自己的痴迷欣赏,夏韶涵也越来越享受,并且好像也欢喜,毕竟是有人喜欢和欣赏,夏韶涵微笑着闪身从男孩旁掠过,不忘在他额间轻敲一记。

    一阵清香飘过,男孩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刚才的丑样被夏韶涵发现了,心里有些窘迫,急中生智问道道:“妈妈......我......我该干什么...... ”

    “没那本事就别逞能,以为厨房缺了你就没饭吃啦?这哪是你们男人呆的地方。”

    “哎妈,儿子不就想擦擦你的鞋么,从早到晚忙里忙外的。”

    男孩伸手从旁边拿过一条围裙,在夏韶涵身后系上围裙带子,脑海里还惦记着刚才夏韶涵胸前的曲线,因此手上特意拉紧了些,围裙里的曲线整个儿地凸前而出。

    “妈妈,你这个厨房妇形象真好看。”男孩眯眼支腮地从后打量着夏韶涵,啧啧地咂嘴。

    男孩说的确实是心里话,挽起的黑发、雪白的肌肤、高挑丰满的身材、还有风姿绰约体态娇媚,都让男孩云里雾里的,心里总觉得一股热流在乱转着。

    “嗯,妈妈,要是穿一双高跟鞋就好了。”男孩站在夏韶涵身后,嘴里啧啧着,还不忘加上一句建议。

    夏韶涵“扑哧”的笑了一下,心里暖暖的更加高兴,这个小坏蛋胡言乱语的干脆就满足他一下。

    “那龙儿你就把我的鞋拿过来让你开开眼见。”

    男孩在客厅的鞋柜里倒腾了一下,夏韶涵的鞋基本是平跟的黑色皮鞋,因为个子高,也没有多少机会穿高跟鞋,而且平跟鞋也很舒服。

    “那就这双吧。”挑了半天,男孩拎着一双八成新的算得上中跟的黑色女式皮鞋,那是夏韶涵难得的一双有跟皮鞋,一般只在正式场时才会穿上。

    跟有2寸高,这就是为什么夏韶涵也不太经常穿的原因,175的个子在加一些跟的话,那就比绝大多数男人要高了,而夏韶涵的性格却又不想太显眼。

    男孩“蹬蹬蹬”的拎着皮鞋回到了厨房,“妈妈,就穿这双吧。”

    夏韶涵自然明白男孩的心思,却很配的任由男孩蹲下把皮鞋换上,虽然在厨房的地板上有些不适,但夏韶涵还是忍不住的转了几个圈,“龙儿,好看吗?”

    男孩还没看清楚夏韶涵着皮鞋后的体型,刚站起来就见眼前几阵风拂过的样子一阵阵的涟漪,却是薄薄浴袍内那没了胸罩束缚的丰乳随着夏韶涵的转动在浴袍里有了更大幅度的晃动,薄薄贴身丝般浴袍在胸前顿起更加汹涌之势的涟漪。

    男孩的眼神一下子就跟着跌宕起伏的涟漪转悠着。

    夏韶涵奇怪没有听到男孩的回答,定睛看过去,却见男孩一脸的痴迷和欣赏,顺着男孩的眼神看过去,更加恍然大悟,原来不小心又让男孩的眼睛吃了豆腐,不由的嗔道:“小坏蛋,小心眼睛......”一句恐吓的话却也没有说出来。

    男孩赶紧退后几步,不想再被夏韶涵教育,抬头巡视了几遍后却被夏韶涵背后的风景迷得眼神又直了。

    只见夏韶涵的小腿肚因皮鞋有跟的支撑比原来绷得更没一丝赘肉,那围裙被胸前撑得老高,绸带系在绵腰上,浑圆的臀部也被顶得与上身弯出个抛物线。

    “前突后挺......好看好看......”男孩口没遮拦的吐出几句赞美的话。

    夏韶涵俏脸飞红地向男孩挥舞一下手中的勺子:“拿碗筷去,没大没小地和妈妈不正经。”心里却打消了让男孩帮自己换回拖鞋的念头,既然男孩喜欢,何不就让他多看几眼呢。

    ***    ***    ***    ***

    小小插曲让厨房的气氛丰富了很多,夏韶涵和男孩都很享受这种气氛,于是夏韶涵蹬着皮鞋在厨房里开始了一番麻利的操作,也想着快些让男孩一脸的馋样被满足。

    男孩则围着夏韶涵东摸摸西弄弄,时而帮忙递个碗盘,时而眼斜斜的打量着今天别有另一番风情的夏韶涵,还煞有其事的啧啧赞叹声,令到夏韶涵有些不自然却也没有阻止男孩对自己身体的巡视。

    “吧嗒”夏韶涵把灶火关上,却见男孩仍在偷偷摸摸的注视自己,不由得几分娇羞,对着男孩说道:“唉,还吃不吃早餐了呀!”

    男孩见夏韶涵没有责备的意思便嬉皮笑脸的说道:“嗯,我早就有些饱了,真是秀色可餐呀!”

    夏韶涵看到男孩摇头晃脑的样子不由得好笑,正想忽悠男孩却见男孩脸上沾了一些油污,赶忙说道:“龙儿,看你的叫花脸......”

    “没事。”男孩摇摇

    ◇∶地?址?╒百∴度§第╮一?×╙▼□|

    头,随手用清水将脸洗干净,待见夏韶涵漂亮的脸蛋上也有一些脏地方后,不由得笑着说:“嘿嘿,妈妈,你还笑话我,你脸上也脏了。”

    “有么?”夏韶涵赶忙问道。看来女人对自己的形象,真的很在意。

    “嗯。”男孩点点头,心疼的说:“妈妈,像您这样高贵的女人,确实不适下厨。要是油烟把您的肌、肤熏黑了,可就糟了……!”

    夏韶涵‘扑哧’一笑,说:“妈妈可没你说的那么娇贵哦。”

    男孩心思一动,献媚的说:“妈妈,我帮你擦脸上的脏灰吧。你还没洗手,不方便。

    “好……好吧。“夏韶涵矜持了一会,随即展颜冲男孩大方的一笑。

    “那我擦了啊。”男孩手拿起一块毛巾,踮起脚在夏韶涵漂亮白皙的脸蛋上轻轻擦拭着,当手指在她脸颊上划过时,男孩明显的感觉到夏韶涵娇躯轻轻一颤,神情似乎有点不自在。

    “好了么?”夏韶涵秀眉一蹙,腻声问。

    “哦……马上就好。”男孩手恋恋不舍的从夏韶涵的俏脸上挪开,盯着那完美无瑕、精致漂亮、略带一点羞涩的玉脸,男孩情不自禁的说:“妈妈,您真美,真迷人。”

    “……你胡说什么呢?”夏韶涵嗔怪的瞪了男孩一眼:“以后不许说这样轻薄的话,知道么?”

    “……哦,知道了。”男孩小声道。

    “好了,赶快准备吃早餐吧。”

    ***    ***    ***    ***

    “啊,吃饱了。”

    男孩就势往靠凳上一倒,手掌在肚皮初抚摸着,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嘴巴还煞有其事的舔一舔,不过说实话,夏韶涵的手艺确实不简单,短短的时间弄出一锅丝毫不输于餐馆的面条,吃的男孩心情大好。

    “妈妈,你作的面条真好吃,如果我们去开个餐馆,那老赚了。”

    男孩一面夸着夏韶涵的手艺,一面不忘无厘头的玩笑。

    “还不是你喊着要吃,要不一大早也不用花功夫来准备……”夏韶涵心里轻轻地念了一句,面子里却对应着男孩的正经样作出一脸的“严肃”:“那也是我来开,你要加进来那不累死我。”

    男孩滴溜溜地转到夏韶涵身后,揽了颈脖笑道:“我看看……,累死了没,不对,这么漂亮的妈妈怎么舍得累死呀!”说完男孩俯身下去,和夏韶涵做着他们间惯常的耳鬓厮磨的动作。

    “就你会皮……”夏韶涵用餐巾抿去男孩嘴上的油腻,侧头让他在脸上乱磨一通,微笑道:“好啦好啦,妈得收拾这些残局去,看在妈妈早上辛苦的份上,等一会儿你陪妈妈去逛街。”

    “哎呀,妈妈饶命!逛街有什么好玩的!”男孩一副耍无赖的,“还不如在家看看电视又或者帮妈妈做些家务。”

    “你爱逛不逛。”夏韶涵将散开的一缕长发撩向耳后,干净利落地在厨房收拾着。“……慢着,你什么时候帮过妈妈做家务的……”双手往腰间一顿,似笑非笑地看着男孩。

    男孩又一次的眯眼赞叹,依旧是没了胸罩束缚的丰乳在薄薄浴巾里大幅度的晃动,“奇了怪了,怎么今天三番五次的看到……真好看……”男孩暗自想道。

    男孩的表情夏韶涵已经不奇怪了,脸红红的嗔道:“小坏蛋,还不快去换衣服。”微笑着闪身从男孩旁掠过,不忘在男孩额间轻敲一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