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第三章 油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章油画

    「妈妈,我们真的要要学习人体油画吗?」男孩搬弄着凳椅,心有些不甘的

    问道。

    夏韶涵很清楚男孩的心思,放着暑假这么好的机会不去外面疯一疯,要花上

    几个小时甚至整天的坐在房里画画,难怪男孩总在纠缠这个问题。

    可是在男孩学画的问题上夏韶涵提醒自己要严格一些,放着自己这个美术专

    业高材生的资源不用太浪费了。

    更重要的是男孩在绘画上面表现出来的天赋则更让夏韶涵觉得有责任严格。

    从小学到中学男孩一路走来,大凡有美术比赛,夏韶涵一定会鼓励男孩参加,

    于是学校里、县里、地、省里大大小小的美术比赛男孩拿了一大堆冠军或一等

    奖回来,尤其是去年在全国中学美术绘画比赛中更是获得了一等奖,轰动了整个

    县城。

    夏韶涵对男孩在绘画上面表现出来的天赋颇为自豪,暗地里也一直为男孩继

    承了自己特长而窃喜,从专业的角度看男孩的素描、水彩、静物画达到了一定的

    水准,接下来在这个暑假,准备教授一些人体油画的方法。

    ************

    「龙儿,准备好没?」已经作好准备工作的夏韶涵开始催促道,心里也老惦

    记着要让男孩尽快开始学习,学油画不但要有天赋,持续性要求也很高,一幅画

    下来需要的时间还是很长的,对于年纪不大的男孩来说,还需要「趁热打铁」。

    「妈妈,还真需要把衣服脱光呀?」按前面母子俩定好的学习过程是先画男

    孩,同时夏韶涵讲解,后面再画夏韶涵。

    「废话,不脱衣服哪叫人体艺术?」夏韶涵眼都没抬继续摆弄着画板和油笔。

    「嗯……」男孩想说什么又停住了,深谙母亲性格的男孩知道夏韶涵打定

    意要作的事是很难更改的,除非是她错了,但现在哪有错误的东东。

    「那就脱吧…反正是在自己家里…」男孩安慰自己,转过身来开始脱衣服了。

    ************

    「妈…妈…我…」

    男孩有些怯怯的声音,夏韶涵奇怪的抬起头。

    「噗哧…」

    夏韶涵笑了起来,离着自己不到两米的画板前面,男孩脱得光光的,两只手

    交替的放在身前遮住下体,脸有些红红的。

    夏韶涵忍住笑,男孩脸上的羞涩再加上白净白净的身子让夏韶涵不由得涌起

    浓浓的怜爱之情。

    「龙儿,不要紧张,没关系的,这是在家里,干吗要害羞呀!」夏韶涵安慰

    男孩道。

    「那…我就…妈妈…我…」男孩支支吾吾的。

    「你都是妈妈生下来的,你身上的那点秘密妈妈怎么会不知道呀!快放开手

    吧。」

    「那…我…放了…」男孩眼望着夏韶涵,脸红红的。

    「放吧。」

    有好几年没有给男孩洗澡了,不知道变了没有,夏韶涵忽然有些好奇男孩的

    身子会长成什么样子起来。

    仿佛是咬咬牙,男孩终于将手垂了下来。

    ************

    好多年以后。

    每每提起男孩垂下手的那一瞬间,男孩总是要「妈妈,你不知道你当时…哎

    哟…」

    肯定是夏韶涵的「兰花指」在男孩身上作180 度的运动,「你还说…你还说

    …」

    男孩撕牙咧嘴故作的「痛苦」样,倒能引来身边好几道好奇的眼光,男孩马

    上打着「哈哈」说「没事、没事,被母蚊子咬了一口」

    夏韶涵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太过明显的被看出在「蹂躏」男孩。

    男孩也就不吭声了,因为这也是母子俩的秘密。

    是秘密!

    绝对是秘密!

    之后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就是缘于那次的秘密!

    夏韶涵一辈子都不可能忘了那一眼的……

    是吃惊?

    是诧异?

    是意想不到?

    ……………………………

    是又好象不是。

    现在想起来就象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那么清晰!

    那么真实!

    ************

    「你身上的那点秘密妈妈怎么会不知道呀」夏韶涵的一番话让男孩有些释然,

    是呀,几年前还是妈妈为自己洗澡,自己身上哪块地方妈妈没有见过,虽然……

    抬头看了看妈妈的脸,几分坦然嘴角又夹着一些「调笑」成分。

    「没关系的」男孩自己安慰自己道,虽然在心里面转了好几圈心思,「丑媳

    妇总要见公婆」一般的考量,男孩下定决心似的垂下了双手。

    可是男孩的眼一直盯在夏韶涵的脸上,好象要从中看到一些什么。

    是什么呢?

    男孩也说不清楚。

    似乎要鼓励男孩接下来的动作,当男孩垂下手时,夏韶涵立刻闭上了眼睛。

    「好了吗?妈妈要睁眼了。」

    夏韶涵慢慢睁开了眼睛,男孩和母亲的眼睛立刻对在了一起。

    然后夏韶涵的眼睛迅速地瞟了一眼男孩刚刚被双手掩盖的部位。

    男孩看到夏韶涵的眼睛在短暂停留的那一瞬间突然睁得老大。

    男孩忽然有种强烈的羞涩和不安。

    因为男孩在夏韶涵眼中看到了一种陌生的眼神,一种说不清楚的陌生,似乎

    欢喜又似乎惊讶。

    男孩无法分辨夏韶涵眼睛里包含的意思,但是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夏韶涵的脸

    突然间涨得通红,简直像要渗出水来一般。

    一瞬间男孩陷入了一丝惶恐之中。

    ************

    当男孩将手垂下来的时候,夏韶涵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一是给男孩一种安

    慰,敏感环境下的安慰,男孩脸上流露出来的羞涩是夏韶涵又爱又怜的表情。另

    一方面毕竟男孩也不是几年前在自己怀里钻来钻去的小屁虫,而是马上要上高中

    的小半个男人了,隐隐约约中男女间的角色让夏韶涵那一下子选择了闭眼。

    也就三五秒的,夏韶涵马上提醒自己接下来还是马上要开始绘画了,不能让

    男孩在裸体问题上有太多的犹豫,何况自己学的是专业美术,于是眼很快就睁开

    了。

    夏韶涵自己感觉目光只在男孩的生殖器上停留了一小会。

    夏韶涵却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在一瞬间突然睁得老大。

    夏韶涵感觉到自己带着一点点鼓励男孩微笑的嘴在一瞬间张开了。

    夏韶涵感觉到身体在一瞬间热了起来。

    夏韶涵感觉到身上的血在一瞬间冲向脑门。

    夏韶涵感觉到心在一瞬间「砰砰砰」的急速跳动着。

    说来奇怪,那一瞬间的变化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隔着这么多年只要男孩玩笑

    间提及夏韶涵就很容易记起当时的一切。

    夏韶涵清楚的记得,那一瞬间自己的思绪飘荡开来。

    ************

    「涵儿,准备好了吗?」

    还在蜜月时期,夏韶涵忽然动了给爱人画副油画的心思,正在摆弄着画画前

    的准备,背后传来爱人陈志刚的话语。

    「差不多了。」夏韶涵将眼光从台上收回来,抬头从镜子里看到爱人陈志刚

    贴着后背站在自己身后。

    冲好凉出来,头还是湿漉漉的,穿着白色的大浴袍,陈志刚把身子俯下,头

    贴在夏韶涵的肩膀上,手臂围在夏韶涵的身前。

    这是两个人惯用的亲热姿势。

    「那我就开始了。」

    有点紧张,陈志刚也是第一次作人体模特,又是大白天的,即使是自己的爱

    人,多少还是有些放不开。

    夏韶涵自然懂得爱人的局促,回过头体贴的和陈志刚拥了拥,轻轻的说:

    「很快的,就算是我送给你的一个纪念吧。」

    当陈志刚脱去浴袍的那一瞬间,夏韶涵还是为爱人的健硕荡漾了一下,男人

    特有的象征也如其人一般有种力量,虽然说不上给夏韶涵以强烈冲击,因为学艺

    术的原因也看过其它男性的特征,从夏韶涵心里上说觉得爱人的特征还是雄壮一

    些,就象私有的东西好一些让夏韶涵有种喜欢甚至骄傲。

    但毕竟是大白天看到爱人的性器官,毕竟是新婚不久,女人的羞涩还是让夏

    韶涵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倒是陈志刚在脱了浴袍后变得淡定了许多,一两句玩笑话后真正开始了「家

    庭作业」。

    许是新婚的缘故,这个过程让夏韶涵特别清晰的记住了那羞涩瞬间的记忆。

    健硕大腿下腹间黑油油的一片毛发。

    毛发中垂吊下软软的一条。

    软软的一条顶端是大大的一个头。

    尽管还没有到「张牙舞爪」的时候,却隐约能感受到那种粗状、那种力度的

    必然。

    ……………

    ************

    夏韶涵感觉到自己的思绪还在飘荡。

    有两副画面,画面中是男性的身体,却好象只有腰部以下的画面。

    一幅是健硕的大腿,充满着男性的力量。

    另一幅是白皙纤悉的大腿,从视觉上不由产生一种怜爱。

    健硕的大腿与腹部间一片黑幽幽的毛发。

    白皙纤悉的大腿与腹部光光的一片嫩色。

    黑幽幽毛发和光光一片嫩色中悬吊着男性的器官。

    几乎是同样尺寸的性器官。

    同样尺寸性器官后面是同样规模的阴囊。

    尽管尺寸相似,一个红中带着黑色,显现出足够的成熟。另一个则红中透着

    白皙,显得无比的清嫩。

    只是成熟的本该如此,清嫩的却要人吃惊。

    交替在夏韶涵的脑海中出现的画面一时间让思考都停顿下来。

    ************

    「妈…妈」

    夏韶涵猛然从恍惚中惊醒过来,抬眼看过去,才发现面前的男孩已经羞红了

    脸,耷拉着脑袋。

    男孩惊人的尺寸实实在在地让夏韶涵大吃一惊,想不到男孩在短短的2 年里,

    身体变化竟这么大,刚才的恍惚全然是因为在面前突兀出现的以前男人才会有的

    器官。

    夏韶涵忽然感到身体在发热,不由地脸上一热,有点不敢看儿子的眼睛。

    这个时候也就一会儿,夏韶涵顿悟到男孩之前的犹豫、羞涩。

    「不能让龙儿感觉到自己的惊讶……」夏韶涵一下子也说不上该如何化解瞬

    间的尴嘎,很快的想到不能让男孩对身体有其它不好的揣测。

    于是,夏韶涵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情。

    「龙儿,很好,你的身体很好看,还是我从前的小宝贝,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男孩抬起头,努力的从夏韶涵的眼里寻找答案,是的,还是那种含着笑意、

    满是鼓励的神情,男孩忽然轻松下来了。

    「应该是正常的吧。」男孩自己对自己说道,仿佛又回到若干年前夏韶涵给

    自己洗浴时母子间亲腻的时光。.01bZ.

    「好险啊……」夏韶涵暗暗的长出了一口气,「幸亏没有被龙儿看出自己的

    惊讶,如果是…那…就…太糟糕了。」一想到自己为儿子的巨大一瞬间的吃惊,

    夏韶涵不由的又要涌上羞意。

    「还是快点开始吧……」夏韶涵及时的制止了这种臆想,男孩的表情刚刚恢

    复,不能再起波澜了。

    夏韶涵继续努力用平稳的语气说道:「龙儿,准备好了没,我们现在开始吧。」

    「可以了。」男孩转过身张望了几下,又转过身看着夏韶涵,「妈妈,我要

    站到哪里去呀?」

    夏韶涵的心又扑通扑通了几下,男孩身体转动间,白皙纤悉大腿间悬吊着的

    一团晃动了几下,夏韶涵一下子感觉到血就要往自己的头上涌去。

    「我这是怎么啦?」

    夏韶涵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去看那晃动着的一团。

    「就坐到桌子边,一只手放桌子上,一只这样摆放……」夏韶涵迅速镇定下

    来,摆弄着男孩的姿式,同时把注意力放到了画板上。

    ************

    工作时的夏韶涵无疑是非常出色的。

    画笔在画板上快速的移动,时而凝视坐在画板前的男孩,时而停顿一会儿又

    决悟般的动作,房间很安静,只听到画笔在画板上「沙沙」的移动声音。

    男孩第一次作模特。

    心里有好奇,也有体会角色的满足,虽然需要坐着尽量不去移动有点辛苦,

    但男孩自有消遣的方法,其实一贯来男孩就很善于在单调、繁重的学业中寻找到

    乐趣,难怪学业上一直很拔尖。

    现在,男孩已经找到了让自己注意的内容了。

    就在自己面前工作中的夏韶涵。

    男孩也看过很多次夏韶涵工作时的情景,那种专注、那种负责,难怪这些年

    夏韶涵获奖累累,也是和工作上的投入息息相关的。

    但今天男孩看到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这么近的距离原因吧。

    是这么安静不被打扰的原因吧。

    是这么长的时间原因吧。

    还是这么特别的环境原因吧……

    反正男孩感觉到和以往看到的工作中的妈妈不一样。

    「女人美。」

    「工作中的女人更美」

    眼前男孩在书上看到过这些话,没有特别的感觉,今天真觉得用到对面夏韶

    涵身上很是准确。

    即使是坐着,也不能掩饰住夏韶涵高挑的身材,穿着长裤的双腿并拢在一起,

    向着左边倾斜着,夏韶涵的坐姿也是极为讲究,一直保持着笔挺的坐姿,腰身挺

    直。

    即使长时间的画画,变化的也不多,反倒是从男孩的视线看过去,在颀长的

    身材中本来平滑的小腹上微微的凸了起来,与站立时不一样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夏

    韶涵全身曲线所形成的美感。

    一头长长地秀发没有象以往那样盘起,而是扎成了条比较青春俏皮的马尾垂

    在脑后。脸上的五官在上午的光线下是出奇的精致,精致的瓜子脸蛋,琼鼻樱唇,

    肌肤白里透红,粉嫩嫩,水柔柔的。最吸引人的,是一双弯如新月的柳眉恍若远

    处春山,充满着灵气的凤眼杏眸一闪一闪的,内里好象暗含秋水,一如天上繁星!

    作画中的夏韶涵时而凝视、时而思考、时而觉悟的表情丰富多彩,画板后面

    移动的身体动作,是那么轻柔、那么和缓。

    微微的风在房间里荡来荡去,一丝丝清香弥漫在男孩的鼻里。

    是夏韶涵身上的味道。

    男孩深深的吸气,又慢慢的呼出,似乎不敢打搅屋里「沙沙沙」轻微笔划移

    动声音所构成的作画的气氛,另一方面好象又不愿太明显的让妈妈发现。

    「真好闻。」

    那是一种沁人心扉的香气。

    淡淡的、高雅的。

    让人不由产生一种向往,一种既迷离又清晰的向往之情。

    一时间,一种赏美的愉悦、闻香的清新消除了男孩长时间的倦意,甚至有些

    乐此不疲。

    「就这样长长久久就好了。」

    一会儿注视着眼前绝美的面容、一会儿是飘来飘去若隐若现的清香,男孩痴

    痴的,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裸身作模特的任务了。

    ************

    夏韶涵从浴室里出来时,客厅里时钟的报时声刚好敲起,「铛」、「铛」的

    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非常悦耳。

    已经是十点了。

    夏韶涵用浴巾搓着头发,刚刚泡了好一会儿温水,感觉非常舒适,好象身体

    一天积累下来的疲乏消除怠净,就觉得身体及四肢充满了活力。

    把门窗关好,夏韶涵轻轻的推开了男孩房间的门。

    床头的灯还在亮着。

    男孩已经躺在床上了,安静的身体表明此刻男孩已入睡了。

    夏韶涵轻轻的走近床头。

    枕边放着一本厚厚的书,夏韶涵知道是《傲慢与偏见》的英文小说,男孩已

    经养成了睡前阅读半小时书的习惯,为了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从两年前开始就

    读英文小说,这也是男孩英语成绩好的一个原因。

    夏韶涵把书折了一个角,上,放到了床头边的桌子上,接着把眼睛转到躺

    着的男孩身上。

    男孩睡的很熟了,从轻轻、悠长的呼吸声就可以判断出来。

    「一定是白天累着了。」夏韶涵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一幅开心的样子。

    「也难怪,就是一个专业的模特要静静的坐上一天也会很累的,更何况龙儿这个

    小毛孩。」

    要往常,男孩总会缠着夏韶涵,要么母子两亲密的说笑些话,要么就相互打

    闹一些,不会这么安静的进入睡梦。

    也有段时间没有这么安静的看男孩睡觉了,夏韶涵顺势坐在床边,凝视着灯

    下熟睡的男孩。

    ************

    「龙儿可真俊呀…」每次夏韶涵凝视男孩的面容时总是不自觉的赞叹道。

    这不是自己这个作母亲的偏爱,很多自己的同事、邻居朋友当面夸过男孩,

    往常时男孩总是脸红红的,那股羞涩劲惹得女人们母爱性情大发,想方设法还要

    逗逗男孩直到男孩窘迫的躲到自己身后才罢休。

    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在似暗似明的床灯下看过去,夏韶涵觉得较往常的

    凝视多了一份从容,起码那种脸红红的羞涩的躲在身后不会发生。

    灯光下男孩的面容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在灯下衬

    得异常白皙。

    微微抿着的唇,嘴角有一点点的翘,在加上熟睡着的安静,在夏韶涵看来异

    常的可爱,「一定是梦见了什么好玩的事」,夏韶涵想到。

    夏日里的晚上温度也可人,所以男孩是光着上身睡。

    难得的白皙和女人一样娇嫩的皮肤,配上男孩俊美的脸庞,睡眠中的男孩就

    象一个精美的饰品,让人惊叹又不忍心触摸,尤其是白皙身材所表现出最完美的

    黄金分割比例,看上去充满了一种美,一种有着男性力量和女性柔美的结。

    夏韶涵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双腿交叠着侧坐床前,继续凝视起男孩线条分

    明的明俊侧脸来,男孩瘦削的鼻翼,随着呼吸一扇一扇的翼动着,从侧面看过去

    眼眸上两道剑眉,彰显着小男孩与众不同的魅力,十分的耐看。

    「如此俊美而优雅…」,夏韶涵不由有些失神了、痴了,抑制不住的想道。

    今天夜里凝视的俊美而优雅的男孩,日后肯定会长成英俊潇洒强壮健美帅哥,

    也不知道会有………

    夏韶涵静静的凝视着,静静的想着。

    忍不住内心涌动的母爱情怀和惊似天人,夏韶涵的身子倾了下来,手伸了过

    去。

    夏韶涵轻轻的抚摸着男孩的脸庞,干净而滑滑的。

    视线朦胧中,心神恍惚间,夏韶涵凝视着男孩俊美的脸庞,只觉得,眼前男

    孩的脸庞变得模糊起来。

    一种似梦还真的感觉浮现眼前,似乎双眸中的男孩还是那个撒娇时喜欢抱住

    自己大腿,脑袋在自己的腹部转来转去,娇声娇气的叫着要妈妈抱抱、亲亲的小

    孩子;还是那个一到洗澡时就和自己打水仗、拉着要和妈妈一起洗香香的小孩子;

    还是那个做错了挨了父亲的骂了、打了,就转身躲进母亲怀里,小声的哭啼,装

    小可怜讨要妈妈可怜的龙儿。

    异样的温馨感在夏韶涵心间迅速蔓延开来,这一刻夏韶涵感觉到了心灵的放

    松,一种彻底的放松感,觉的和男孩相拥的床铺是一片小小的天地,属于自己也

    属于男孩。

    近了,近了……

    那张俊美而带着稚气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吻上了。

    夏韶涵轻吻着男孩的鼻翼、剑眉,一种心血相连的感觉。

    夏韶涵怜爱的用自己的香唇拥吻着覆在男孩的额头、脸颊,尔后落在男孩的

    嘴唇上,香嫩的舌尖轻轻的舔过男孩的唇瓣,有一点干干涩涩、也是火热的唇瓣。

    ************

    轻轻的,轻轻地……

    夏韶涵的香唇从额头到下巴、从脸颊到唇瓣,是如此的小心,象手捧稀世之

    宝一样;是如此的轻,似不愿意打搅美梦中的男孩。

    这样的夜晚,那么的宁静,仿佛一切都停止下来了,只有香唇微微移动在男

    孩脸庞留下些些影子。

    很安静,除了男孩悠长的呼吸和夏韶涵忽紧忽慢的呼吸。

    夏韶涵从心神恍惚中慢慢回过神来了。

    「哎呀,我……」夏韶涵的脸有些红了,刚刚情难自禁,母性大发的吻了熟

    睡中的男孩,「幸亏……」,有些庆幸般的拍了拍胸口。

    夏韶涵的总算把视线从男孩的脸上移开。

    「还是那个小宝贝……」男孩裸着的上身,与数年前还需要夏韶涵洗澡时一

    样,没有进入发育阶段的纤细,异常白皙的肤色,象小女孩一般娇嫩的皮肤。

    「真想摸一摸呀……」想以前夏韶涵为男孩冲凉时,总是要感叹男孩皮肤给

    自己手掌带来滑滑的触感,总是要发出「如果龙儿是个女孩该多好」的感叹。

    可对于男孩来说则是许多的「忿忿不平」,哪怕是夏日烈日下打篮球、游泳

    磨练,也改变不了白皙、娇嫩的特点,一番折腾后男孩也放弃了努力,「白就白

    一点吧…」,「嫩就嫩一点吧…」,虽然有时母亲的同事、朋友会更加的当面想

    小孩一般的宠爱,虽然在伙伴中经常被视为缺乏「男子汉」的特征。

    「龙儿这两年模样也没怎么变……」熟悉男孩身体的夏韶涵确实没说错,虽

    说男孩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但从外形上看还象个刚上初中的小男孩,小小的个子、

    纤细的身体,再加上白皙、娇嫩,就更让人以为还是一个小男孩,象现在夏韶涵

    所看到的,真恨不得把男孩搂进怀里,象幼儿时候狠狠的亲腻一下,这也是几年

    前母子间最悉以为常的举止。

    夏韶涵控制住了自己想拥男孩入怀的冲动。

    「光着身子也不怕感冒……」夏韶涵小小声的埋怨男孩一下,俯下身准备伸

    手去拿床里头的床单,眼光再次扫过男孩的身体,动作忽然停在空中。

    夏韶涵的目光触及到男孩下身,停住了。

    白色的,宽松平底四角裤,包裹着的一团东西。

    「呀……好大啊!」夏韶涵被男孩鼓鼓囊囊的下身给刺激到了,心里一声惊

    呼险些脱口而出,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男孩,见男孩还是

    安然的熟睡着,这才放下心来,习惯的又轻拍了一下胸口,连自己都没有感觉到,

    胸前又是频频颤抖,似水波在荡漾,似山岳在摇撼!。

    夏韶涵的脸「腾」的红了,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偏开了头。

    「哎呀,我这是在想什么……」有些埋怨自己似的,虽然视线移开了,但白

    天的一幕又清晰在夏韶涵脑海中影出来了。

    白皙纤细的大腿与腹部光光的一片嫩色。

    光光一片嫩色中悬吊着男性的器官。

    几乎是和成年男子同样尺寸的性器官和同样规模的阴囊。

    这样一大团东西红中透着白皙,显得无比的清嫩。

    自然现在无缘一睹白日带来巨大冲击的一幕。

    但是,夏韶涵还是没办法阻断脑海中象电影一般闪现出来的情景。

    「真大,和他爸爸的一样……」脑海中一致闪现着这种内容,是啊,是那种

    象成人般的大,给夏韶涵带领视觉和心里冲击压迫的大。

    夏韶涵脑海在闪现这些图影时说这话的时候,一片片娇羞的红霞不断攀上粉

    颊桃腮,娇艳如火,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真的大……」不自觉中夏韶涵微微吐出了几个字,吐出这话的时候,夏韶

    涵的脸上更是泛起了阵阵让男人着迷的晕红!

    白色宽松的四角裤。

    裤子是大号的,有点象大号篮球运动裤,长度快到男孩的漆盖了,与男孩纤

    细的身材相比有些不相称,难怪原来要男孩作内裤穿的时候,男孩还嘟噜了好长

    一段时间。

    「好难看呀,干吗要这么大……」裤子的大小是男孩的外婆自己的母亲江雪

    要求的。

    「内裤要大一些,紧绷绷的会影响发育的。」母亲江雪的意见自然很重要,

    谁叫她是专家,不但夏韶涵从心里认同母亲的意见,连号称小顽皮的男孩一听到

    外婆的发话也乖乖的收回了自己的不满。

    外婆江雪不光是发话要大号的,而且还亲自选料来制作,因为看着男孩的身

    材要买到既大号又身的肯定不可能,料呢,选的是棉的,吸汗而且保护皮肤。

    只是……

    夏韶涵原本慢慢趋于稳定的心跳又莫名的加快了。

    「都那么宽松的,怎么还会鼓鼓囊囊……」

    「正常…应该…是…软…怎么还…这么…一团一团的…」

    夏韶涵的脸上刚刚消停的红潮又一阵阵的泛起了,思绪又有点飘散。

    夏韶涵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了,呼吸似乎变得火热了,一丝的异样感在

    夏韶涵的心里展开来,慢慢的滋生开来。

    想让自己自然下来的夏韶涵开始变得有点不自信了,似乎熟睡中的儿子成了

    一团熊熊的火焰,要将自己点燃,两颊在发烫,胸前那对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丰

    乳,此刻愈发的颤巍巍。

    ************

    象下定决心似的,脸颊依然在发烫、红潮,夏韶涵扯过床边的毛巾毯毛巾毯

    盖上了男孩的下身,触手可及的毛发、皮肤,毛巾毯下面醒目隆起的一团,点滴

    的暧昧气息,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即便如此,隔着毛巾毯夏韶涵也能感受到男孩虽然是熟睡中,那轻微稳定的

    呼吸声、那蓬勃的心跳在如此安静的夜晚如此灯光下,是那么的火热、充满了年

    轻人的活力。

    ************

    「哒……」

    夏韶涵将男孩卧室的门轻轻带上,有些不舍又有些心慌,更好象有些心乱,

    这么多年来,一直这么的照料着的儿子,怎想到今天夜里灯下的打量竟引得心里

    阵阵波澜。

    「龙儿…可是自己的儿子…」夏韶涵不禁埋怨了自己一下。

    「但确实…快变成一个…男人…」念到「男人」两字时,夏韶涵就觉得心

    「砰砰砰」的跳,那白色宽松四角裤里鼓鼓囊囊、白日里腹下一团的情景仿佛又

    影在眼前。

    夏韶涵站立在门前有些眩晕。

    「难道是…禁得…太久…的原因…」一直平静如水的生活了,锁闭多年的心

    房在今日里泛起了阵阵涟漪!

    但和男孩的辈分关系让夏韶涵她感到惶惑惊恐。

    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夏韶涵的心变得很乱。

    可是内心深处却又象产生了一丝仿佛偷情的刺激而有些丝丝快感!

    那种强烈的感觉让夏韶涵这个一向温柔善良、内向贤淑的绝色美人不免生出

    了背叛的愧疚感!

    「啊…不能再…想了…」夏韶涵努力的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虽然呼吸

    有些急促,胸前也一波波的乳浪,峰峦如聚,波涛如怒,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

    风景。

    ************

    夜更深了。

    夏韶涵站在画板前。

    以往起居规律很强的夏韶涵现在没有一点睡意,刚刚的天人交战让她有些亢

    奋。

    「再修修…」白日所作的画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结束了,明天男孩开始画画了,

    正好现在可以花一点点时间。

    油画里的男孩安静的坐着,白皙、俊美还带着一些羞涩,哦,还可以说稚气。

    「真是我的乖乖宝贝……」夏韶涵心里首先就涌上一股母爱情怀。

    随着视线很快就落到双腿间,夏韶涵就感觉到血液象波涛一样涌了上来。

    「啊……」夏韶涵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心又开始「砰砰砰」的跳

    了。

    「天赋异禀…无与伦比…」刚刚冒出来的几个词又在脑海中跳跃、放大。

    夏韶涵不得不转开头,又一次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呼吸。

    ************

    房间里捣腾了一会儿,夏韶涵拿着一幅画卷出来了。

    在旁边的画板上展开一幅同样大小的画。

    画布的颜色有些深,是有些年份了的特征。

    画布里的景……

    相貌及其相似的两张脸,一张是成年人,一张还是青涩的年轻人。

    同样的裸着身。

    同样的姿式、背景图案,原来是在一个位置。

    夏韶涵的视线在两张画上来回的转动着,慢慢落在成年人的画上。

    尽管熟悉,却也很久没有这么真切的看到。

    健硕大腿下腹间黑油油的一片毛发。

    毛发中垂吊下软软的一条。

    软软的一条顶端是大大的一个头。

    是那种还没有「张牙舞爪」的状态,却隐约能感受到那种粗状、那种力度的

    必然。

    夏韶涵又把视线转到年轻人这一边。

    一左一右,一右一左。

    视线中交替着的两幅画面。

    健硕的大腿,充满着男性的力量。

    白皙纤悉的大腿,从视觉上不由产生一种怜爱。

    健硕的大腿与腹部间一片黑幽幽的毛发。

    白皙纤悉的大腿与腹部光光的一片嫩色。

    黑幽幽毛发和光光一片嫩色中悬吊着男性的器官。

    几乎是同样尺寸的性器官。

    同样尺寸性器官后面是同样规模的阴囊。

    一个红中带着黑色,显现出足够的成熟。另一个则红中透着白皙,显得无比

    的清嫩。

    ************

    夏韶涵又一次深深的呼吸,试图平静下内心的波涛。

    但效果似乎不佳,脸依旧红扑扑的,连一阵阵涟漪的胸前也和刚才一样的荡

    漾。

    原本就是两幅油画,对深谙艺术的夏韶涵本不应该失态的,却……

    「模样都一样……」别说油画中成年人和男孩极为相似的模样,神态也极为

    相似,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人的坐姿、背景竟然相差无几。

    夏韶涵原本没有注意到这些,成年人就是男孩的父亲自己以前的爱人,油画

    也是刚结婚那阵子画的,离现在隔了好多年了,而且中间也没有拿出来看过。

    今天也是被油画中男孩的一些些特点才想起找出来了。

    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确实是夏韶涵生命中最亲的人了。

    可是大的已经离开了好多年了,原本平静的心在刚刚铺开的画卷中记忆被唤

    起。

    一瞬间夏韶涵的心有些苦涩,物是人非,亲爱的人离开自己那么久,原本可

    以依靠的肩膀没了,夏韶涵多少有些无力感。

    ************

    好象就是一阵子,夏韶涵的眼光溜到了另一幅画。

    「小小年纪…怎么那么大…」今天连续几次惊讶,夏韶涵好象没有那么吃惊,

    只是眼光锁在油画中男孩的某一个部位,有些愣愣的。

    「太大了…」夏韶涵不得不承认男孩的尺寸有些惊人,和他父亲成年人相比

    除了颜色、边上的毛发有差异外,尺寸、样子几乎一样。

    更吃惊的是,一个12、3 岁的小男孩拥有和成年人一样尺寸的物件,那是不

    是吓人。

    更吃惊的还有这是一个身体还没有发育的男孩,如果身子发育开了,那……

    …

    「不能再想了…」夏韶涵阻止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总算明白为何今天神思

    焕发的原因了,只因为今天要给男孩写生,男孩裸着身,好多年没有见过的物件

    让夏韶涵有些心慌,更何况是一个「天赋异禀、无与伦比」的物件。

    手抓上画笔,夏韶涵叮嘱自己要完成油画的扫尾工作。

    眼稍稍眯起来了。

    「往哪儿下手呢?」夏韶涵有些迟疑,油笔已经沾好了颜料但停住空中,仿

    佛内心还在犹豫、挣扎。

    仿佛是下了决心似的,油笔落在了画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