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第二章 较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章较量

    清晨如雪般缥缈缠绵的薄雾,仿佛美丽的丝绸般笼罩着整个城市,金色的太

    阳穿透薄薄如云烟般的薄雾,一丝丝得撒落了进来,映照着美丽的南方小城城如

    同一幅美丽的画卷。

    因为惦记着篮球训练,所以在这个美丽的早上,陈菲龙早早便起来了,穿上

    了一身白色的篮球服。

    妈妈房间的门还关着,男孩知道母亲已经起床了,进去有一阵子了,可能还

    是在更换衣服吧。

    男孩有点心急,生怕数量有限的几个球场被别人站着,那就糟糕了。

    「妈妈,好了没?」

    「马上!」

    几分钟后房间门还没有开,男孩摔摔手中的球,仿佛下了一下决心,「妈妈,

    我先去霸场地吧,你要快点!」话音刚落,一转身开门就冲了出去。

    「等等我!」夏韶涵从紧闭的房间里探出头,只看到男孩的一个背影,紧接

    着「砰!」的一声,客厅门关上了,男孩已经无影无踪了,「臭小子,也不等我

    一下,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儿子已经先下去了,就不忙着关上房间的门了,衣服已经换好,夏韶涵再一

    次走到镜子前,转转身看看还有没有不适的地方。

    这两年也没有正式的参加过球赛,所以很长时间没有穿这套球衣了,虽然也

    每天都有跑步运动,但好象在镜子里看起来要比以前丰满了一些,球衣穿在身上

    好象比以前要紧一点,但好在球衣本来就大一些,所以还感觉不出有什么不舒服。

    又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把头发也摆弄好,夏韶涵这才关门下楼。

    站到楼下,太阳已经快露出来了,时间和往常一样的早,淡淡的阳光洒在身

    上,还不觉得炎热,不时间有些清凉的风拂面,让人心情舒畅和振奋。

    不远处的路面上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有一些在晨练。

    「先跑一跑吧!」夏韶涵沿着楼前的路慢慢跑了起来。

    ************

    「你真棒!」男孩再次抓起篮球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男孩扭过头来,看到了妈妈夏韶涵。

    男孩原来一直很放松的心忽然有种不知所措。

    没错,是自己的妈妈,那么熟悉的身影,那么熟悉的表情,但似乎今天早上

    又有些不一样。

    白色篮球运动鞋,黄色的篮球服,长发被紧紧的扎在脑后,额头碎发被发夹

    夹得服服帖帖,原本就白皙的脸显得更加清爽。

    「飒爽英姿!」这是男孩咋一眼看到妈妈夏韶涵脑海里涌现的第一个赞叹。

    清晨金黄的阳光撒在夏韶涵的身上,让背光的男孩有点晕眩的感觉,高挑高

    挑的身材在运动服分衬托下煞是好看,球服外裸露出来白白嫩嫩的胳膊因为平日

    里被工作套装裹得严严实实的,今天看到男孩不由的感叹自己的妈妈不仅仅是个

    优秀教师,还实实在在是个「美女!」。

    妈妈、漂亮女人这些词在男孩的脑海里轮番涌现,令到男孩一时间都有些发

    傻了。

    「喂,看什么呢?」夏韶涵看到男孩一脸傻乎乎的样子,觉得很奇怪。

    男孩恍然的清醒过来,看到妈妈眼中的询问,有些脸红了,挠挠头不好意思

    的说道:「妈妈,今天你真好看,差点没认出你来。」

    「切,什么眼光!难道平日里妈妈就不好看?」母子俩关系很密切,平常也

    很多这种玩笑的时候,今天一早被男孩夸,夏韶涵心情很好,男孩脸红红的煞是

    好看,忍不住嗔怪道。

    「不是的!不是的!」被妈妈一急,男孩有些紧张,口齿也没那么利了,

    脸更加的红:「我是…说…妈妈今天…更象女人……漂亮的女人!」

    「漂亮女人」一说出口,男孩的心「扑通一下」,很害怕妈妈生气有些紧张

    的看着妈妈的脸。

    夏韶涵「哗」的一下脸红了,被儿子称之为「漂亮女人」心里甜孜孜的,必

    竟被人夸奖漂亮是一件好事,可是在儿子眼里看成「漂亮女人」似乎又有些不妥。

    「找打,敢笑话妈妈!」夏韶涵也不想让两个人都关注到这个有点暧昧的词,

    顺手轻轻的用指节敲了敲男孩的头,然后看到男孩一脸的紧张,还是「噗哧」一

    下忍俊不止的笑了起来。

    原来很紧张妈妈表情的男孩在夏韶涵的笑声中彻底放松下来,眼看着夏韶涵

    那张阳光下桃花盛开的美丽笑脸,除了心情大好外,心里面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扰

    痒痒,刚才被妈妈调笑了一把,立马激发了男孩的「胡缠乱打」的本领。

    「妈妈,以后我干脆就叫你」漂亮妈妈「啦,免得你以为我笑话你,其实是

    我心里最深处的真心话!」

    「好啦好啦!你愿意叫你就叫吧!」夏韶涵是领教过男孩「胡缠乱打」的本

    领,如果不顺着他,说不定还会有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就出来了,看样子自己今天

    早上的行头还真的让儿子别开眼见,不免有些意外的高兴。

    ************

    「我先教你防守的卡位吧。」

    「卡位最重要的的是需要卡住对方的进攻路线,最常见的是倚住对方的身体,

    不让对方转身。」夏韶涵把男孩拉到面前,让男孩用力往篮筐方向发力,而自己

    则张开双手,用身子抵住男孩。

    男孩就觉得自己的肩膀、手臂触到暖暖的、柔柔的一团,「好舒服呀!」,

    男孩做着带球进攻的动作,一方面调动全身的嗅觉、触觉来体会与妈妈身体接触

    的那种暖暖的,柔柔的感觉。

    碰一下、碰两下……

    「再用力些、再快一些」夏韶涵仿佛是球队教练般在男孩耳旁喝道。

    男孩控制住心猿意马的心思,一个大跨步,准备冲过夏韶涵的防守,却……

    「哎唷!」

    男孩紧觉着自己一头撞进了一团更暖暖的、更柔柔的,象棉花一样柔和但比

    棉花更加的有形和弹性。

    夏韶涵的惊呼使得男孩硬生生的把身体从那团更暖更柔的部位中拔了出来。

    男孩身高只到夏韶涵的胸前,刚才的一个发力,头部与夏韶涵的胸部来了个

    完全接触。

    「轰」的一下。

    男孩和夏韶涵都有种特殊的感觉。

    很陌生又似乎很舒服!

    ************

    夏韶涵眼见着男孩的慢慢掌握到防守的要诀,当然不会放低自己水平,「真

    刀真枪」的与男孩比试起来。

    一个左跨步虚晃,引得男孩重心朝左移动,然后朝右一个快速的小碎步绕开

    男孩,轻盈的三步跨篮,眼见着球出手就是得分了。

    然而……

    男孩的憋气越来越重了,眼见着妈妈绕过自己,心里一急,也不记得技术要

    领了,颇有赖皮精神的从后面一个虎抱,「我看你往哪里跑!」结结实实的从后

    面把夏韶涵抱住。

    球自然投不出去了,夏韶涵忍俊不止的「哈哈!」笑了出来。

    身高的缘故,男孩这一虎抱,紧紧的搂住了夏韶涵的腰腹部。

    只觉得手臂里更加明显的暖暖的、柔柔的,象一团就要从胳膊水溢般泄出的

    柔软!

    胸部与妈妈的臀部紧紧贴在一起,感觉到比防守进攻时更为的硕大,而且碰

    触间第一次感受到的弹性;

    因为用力过猛,脸部紧贴在夏韶涵的背部,同样柔柔的触感还有混着淡淡汗

    味的清香萦绕在男孩的鼻中。

    ************

    一时间男孩沉浸在这种「依依不舍」的从没有过却无比享受的感觉中,也忘

    了要把胳膊松开。

    夏韶涵自然不会想到男孩是因为抱着自己有不一样的享受,还仅仅以为「恼

    羞成怒」后的下意识动作。

    「儿子,该松开了吧!」夏韶涵停下笑声一阵子后,看到男孩还没有放手轻

    声的说道。

    「糟糕!又该被妈妈发现了……」

    男孩有些窘迫,知道如果现在就松开胳膊,夏韶涵一回头准能看到自己的脸

    红红的,如果问下去,会不会……男孩急中生智,「不如……」

    打定注意,男孩并没有完全的松开手,而是原地一跃,姿势从抱住夏韶涵的

    腰腹而变为爬在夏韶涵的肩背上,两手亲密的圈住了夏韶涵的肩膀、颈脖子。

    「看你还能不能过我!」男孩低头伏在夏韶涵的耳边轻声喝道。

    「啪啪!」夏韶涵爱恋的在男孩的臀部轻拍几下,对于男孩的这种「死皮赖

    脸」早习以为常,却也很享受男孩「撒娇」般的行为。

    ************

    幕地……

    夏韶涵穿着运动服,显得有些宽大,趴在夏韶涵肩上的姿势,男孩的双眼很

    容易从篮球服内贴身的T 袖领口的缝隙看了下去隐隐可见内里雪白的一片,一道

    深深地沟壑让人神往!里面虽然还有束缚,但不能掩盖那一条深沉海底的沟壑,

    那瞬间感觉比自己以前游览的海域都还要深、还要美丽吸人,因为旁边两座山峰,

    虽然被覆盖住,但高傲地矗立在海沟的两侧。淡淡的幽香是妈妈身上散发着成熟

    女人所特有的芳香!

    手臂里圈住、小腿夹住的地方是那么柔软,那么的荡漾。

    妈妈的后背象阳光下的草原一样宽阔、柔顺。

    男孩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了。

    那是什么感觉呀?

    男孩更强烈的憋气,浑身也是一阵热流。

    「糟糕,快控制不住了……」男孩感觉到自己呼吸的急促,没敢继续偷看,

    慢慢的从夏韶涵的背上溜了下来,边平复自己的呼吸。

    但刚才视觉上、触觉上的冲击让男孩心里一阵悸动。

    于是手臂依然圈住夏韶涵的腰,那绵软的触感使得男孩依依不舍。

    ************

    夏韶涵从欢笑中平复下来,把手朝身后一拉,「小坏蛋躲在后面干吗呢?」,

    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男孩脸红红的偷偷瞄了一眼夏韶涵,妈妈的脸上一副怜爱的样子使得男孩偷

    偷的长出了一口气,却又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男孩羞羞涩涩的表情让夏韶涵母性大发,心里暗道「刚才是不是有些过了…」。

    于是手掌轻轻的附上男孩额头,细细的汗滴随着手背流下来。

    「龙儿,你怎么不吭声,要不我们再练练…」

    「妈妈我终于发现…」.01BZ.

    夏韶涵的关心让男孩心情一下轻松下来,昂起头看着夏韶涵说道:「你原来

    还真是高手中的高手!看来拜你为师还是最好的选择。」

    「那…要不先来点什么拜师利!」男孩脸红红的模样让夏韶涵看得心里开心,

    很快就象调侃一样。

    「那好吧!」男孩倒是直接的很,这么跟着母亲练个暑假,开学后估计小胖

    们就只有满地找牙的机会了。

    于是男孩也没有多思考,「行个拜师礼吧!」男孩作了个单漆跪地的动作,

    昂起头说道:「妈妈师父,请受……」

    眼见着男孩当真,夏韶涵莞尔一笑,赶忙伸手拉起男孩,又怜又爱的搂在怀

    里,嗔道:「妈妈是逗你玩的,咱母子俩哪还需要这个。」

    搂抱间,男孩借势一头扎进夏韶涵的怀里,脸正好对着夏韶涵胸前的饱满鼓

    胀之物,好暖、好香、好柔软,好有弹性!男孩伸出手臂搂着夏韶涵的柳腰,好

    让他们两人的身体贴得更近。

    男孩心里「砰砰」的跳着,脑子想着刚刚看到的跳跃的晃动、胸里白花花的

    一片,脸颊触着软软的、鼓鼓的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鼻子里嗅着混着运动后母

    亲若即若离淡淡的清香,有些醉了。

    母子俩这般的相拥相抱也平常,夏韶涵只是有些不明白就是一个拜师的事怎

    么让男孩窝在自己怀里不抬头了,相反这种母子间的亲密姿势却也是一种享受,

    于是一时间倒安静下来,只有男孩忽急忽慢的呼吸声。

    ************

    夏韶涵垂下头,在男孩的耳朵旁轻声呵道:「龙儿,我们该回家了。」

    太阳已经完全的露出来了,照在球场上、照在身上还有了夏天的味道。

    男孩从夏韶涵的怀里抬起了头,依然是脸红红的。

    收拾收拾球场边的东西,一高一矮、一丰满一单薄的两个人手牵手往家里走

    去。

    ************

    夜色仿佛苍龙一般将要盘旋在那无边无际的天空之中。灿烂的火烧云更是为

    这美丽的自然景色增添了绚丽的一笔,仿佛就像是天上自然绽放出的鲜花一般迷

    人!渐渐地,天上的一丝云彩在慢慢散去,太阳也慢慢收回最后的残存光亮。整

    一个大地就快要迎来了又一个短暂休息的夜晚!

    男孩站在楼下,一会儿看着天上的景象,一会儿又把视线落在楼梯口。

    人人都说女人爱美,虽然男人也是一样。不过不得不说,女人打扮换衣服的

    时间却比起男人还要长上好几倍!

    男人,简单就好!就象男孩一样,一件T 恤,一条半长短裤,一双拖鞋。

    而女人却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打扮。有时候甚至会为了决定穿哪一件衣服而

    思老半天!女人之所以买很多很多漂亮衣服穿,就是为了吸引不管男人还是女

    人的目光,现在夏韶涵就是要男孩在楼下等着!

    又过了一阵,夏韶涵终于已经出现了。

    俏脸略施粉黛,好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着她咬上一口。打扮

    得更是清秀大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长裙,长长的秀发无风而轻扬,裙摆摇晃,

    微动如波浪。一身玲珑浮凸的曲线因为腰间系着的丝带而更加完美婀娜!

    一出楼梯口注意到男孩一脸迷醉的欣赏着自己,夏韶涵瞪了男孩一眼,「看

    什么呢!小坏蛋」

    美人发嗔,那一瞬间却是风情万种,让男孩有种进入仙境的感觉,情不自禁

    的说道:「妈妈你好美呀!」

    「你…」夏韶涵没想到男孩会吐出这句赞美的话,忽然笑道:「好啦!甜言

    蜜语我可是听得多了!现在我们该出发呢!」

    夏韶涵再次十分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在经过男孩的身边时垂下头在他的脸上

    啄了一口!

    「你…」男孩当即愣在原地。

    夏韶涵没有一丝尴尬,依然笑着说道:「刚刚那是妈妈给你鼓励的,等一下

    游泳比赛时可别落后得太多啰!走啦!」

    「哦,那走吧!」男孩恋恋不舍的从夏韶涵身上收回自己的目光。

    ************

    环绕小城的河水,永远就象在文学家文字里和画家的画里一般,仰或是记忆

    里清清浅浅的小河,是铺满河底的油绿的水草,是河边捶衣的女人,是黄昏夕阳

    两岸人家投在河道里的倒影……许多年来,这条河就这么静静地流淌。

    夏韶涵每次来到河边总是有那种亲切、向往的心情,是啊,母亲河!

    安静古朴的小城、美丽的河水、细长的扁舟、热情的人们、干净的石板街,

    让夏韶涵感到如此的亲切、熟悉,就象梦中浮现于脑海千百回,此时终于有一种

    轻松自然的感觉油然而来……

    小船就停在河中间。

    男孩不得不服夏韶涵的人缘,明明是人家的船,明明是船头妇人在收拾船上

    的东西以船为家的现状,一句「夏老师要出河呀?」还只是刚点头,妇人就匆匆

    的从小船上跳了下来,拔着梢的说道:「你们上去吧!」

    于是夏韶涵摇着小船就来到了河中间。

    男孩着一条短裤站在船头,挥着臂,边转动着腰,做着下水的准备运动。

    好不容易盼着暑假到了,往常上课时也不会有机会一展泳姿的机会,今天可

    以和母亲较量较量,虽然夏韶涵说她以前功夫厉害得很也是「鱼美人」一类,但

    也要让她看看自己「鱼先生」的厉害。

    小小船舱帘子一挑,夏韶涵袅袅婷婷的站到了船头。

    「我的上帝呀!」一个男孩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现象,男孩感觉到呼吸有些急

    促。

    夏韶涵身穿一件高档的蓝色泳装,丝带点缀于泳装的裙角上,通透明亮的小

    颗粒水晶烫石点缀于深色的泳装面料上,或组成花朵的图形,或星星点点地点

    缀于泳装的裙角上,在夕阳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为女性装点出雍容华贵的典雅

    之美。丰满的凸起,绵软的腰身,丰腴滚圆的下身,一切都在蓝色泳装的掩映下,

    就感觉到一种别样的风韵。

    小城里尽管有条很美丽的小河,但民风纯朴,似这般大方、秀色的情形也不

    多见,饶是男孩年纪还小,匝一见夏韶涵的风采,一时间有些发呆了。

    「龙儿,妈妈这身泳装好看吗?」夏韶涵随口问道,但奇怪半天也没有听到

    回答,「喂,小坏蛋,问你话呢!」夏韶涵细嫩雪白的手轻轻的打在男孩的头上。

    「啊…嘿嘿…哦,妈妈你说什么呢?我没有听到哎。」男孩连忙吞了一下快

    要掉出来的口水,略微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妈妈穿这身泳装好不好看?都问你几遍了,小坏蛋,只顾着瞎想什么呢?」

    夏韶涵娇嗔道。

    「好看,好看,妈妈长的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男孩赶忙奉承的说。

    「呵呵,小坏蛋,就会奉承,还不快点准备,等一下你比输了了,看我怎么

    收拾你!」夏韶涵笑嘻嘻的道。

    「遵命,我亲爱的女皇妈妈!呵呵」男孩装着电视上香港警察的样子向夏韶

    涵敬了一个礼,然后迅速转过身来挥挥手臂,当然临回头之前不能忘记用双眼在

    夏韶涵那身躯上偷偷的看上几眼。

    那种熟悉的一团火又在男孩小腹间乱转!

    熟悉的憋气感觉!

    只是今天这团火和这口气远甚于早晨球场的经历。

    夏韶涵在作下水前的准备活动。

    弯弯腰,压压腿,伸展胳膊,扭动腰肢……

    很专业!但更加……

    男孩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睛了,上上下下瞄着夏韶涵的身体,为了掩饰

    自己偷偷的看,只好也在作着转身的动作。

    只是呼吸更加急促了,那团火、那口气更强了!

    男孩苦恼的摇摇头,想甩去眼前的诱惑对自己的影响。这个动作却引得旁边

    晃动着的夏韶涵大为不解。

    「龙儿,你怎么了?」夏韶涵关切的问。

    「哦,没关系的,妈妈,我只是有点不舒服。」男孩苦笑着回答。

    「不舒服?」夏韶涵停下活动的动作,「那要不要先回去,去医院看看?怎

    么好好的突然就不舒服了呢?是不是感冒了?」夏韶涵伸出左手放在男孩的额头

    上。

    「哦,不用了,妈妈」由于夏韶涵朝男孩这边侧着身子,脖子下面泳装中露

    出一大片雪白的胸口,而且还挤出一条浅浅的乳沟,男孩感觉那团火、那口气快

    要爆炸了。

    「我在船上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你先游哦妈妈」

    「妈妈先下水了。」

    就在男孩觉得自己的身体会被那团火、那口气发生变化时,就看到一个弹跳,

    一道不逊于跳水比赛的优美身姿在夕阳下划出一道美妙弧线,然后一头扎进河里。

    「太美太漂亮了!」

    也不知是赞美夏韶涵的身形还是跳水的姿势,男孩就觉得刚刚的一幕在自己

    心里留下的深深的痕迹。

    两米远的距离夏韶涵钻出了水面,向前面游着。

    夏韶涵游泳的姿式很标准,四肢有规律的扭动着,美好的身段如一尾小鲤鱼

    在河水中曼妙地游动着,荡出一阵阵的波纹。

    雪白的身体在河水中在夕阳下发现耀眼的雪光,随着她的动作,胸前两座雄

    伟壮丽的奇峰来回颤动,小小泳裤摭不住丰硕的臀部,雪白的臀肉暴露在小船上

    男孩眼前,让他为之目炫。

    ************

    「我也来了!」一声敖叫,男孩就直接从船上蹦到了河水中。

    虽然没有什么姿势,但从进去到露出还是显示出男孩良好的水性。

    「快来追我呀!」不远处夏韶涵扬起手臂呼唤男孩,于是河面上一前一后、

    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开始往前游。

    果然是「鱼美人」,两百米后,男孩与夏韶涵的距离还有些大了,男孩有些

    气馁。

    夏韶涵的身形一停,踩着水慢慢的接近男孩。

    「龙儿,怎么啦?」

    夕阳照在夏韶涵湿漉漉的脸,分外的清新、秀美,还有露在水面上白花花的

    身体,男孩愣了愣,一时又忘了回答。

    男孩这副表情今天已经出现好几次了,夏韶涵理所当然的归结为自己的争强

    好胜让男孩有些挫败感,不免在心里埋怨了自己几句,都大把年纪了还不晓得让

    一让儿子。

    「要不,我们再比比,妈妈让你先游?」

    男孩一个机灵回过神来,让我?也太小瞧本人的「鱼先生」的身份了。

    一个前冲,「妈妈你来追我吧!」

    于是又开始你追我赶的比赛了。

    就在夏韶涵追到男孩近处一刻,因为习惯性的争胜心,「看你往哪里跑?」

    后面的夏韶涵欢呼着一个飞跃猛扑而上,看那架势不把男孩按进水里收拾一番是

    决不罢休。

    在前面的男孩自然不愿意又被妈妈超过,奋力的又向前游出半步。

    就是这半步的距离,很平常的距离却让夏韶涵吓了一跳,转眼间制造出了让

    夏韶涵无比羞涩火热的一幕,飞抓的玉手抓不到男孩肩头,下落之势却正巧一下

    子扯住了男孩的泳裤!

    泳裤本身就是一条松松垮垮的大号短裤!

    「哗……」

    有形无形的水花,男孩向前一冲,夏韶涵则向下一拉,只见那松松垮垮的泳

    裤竟然就此被扒到了腿弯,而一时还未反应过来的男孩还用力向前逃跑。

    「呼……」时空凝滞般,夏韶涵不可避免的看到了男孩光溜溜的身体!

    虽说是自己的儿子!好歹也是一个小男人了!白花花的一片!

    「啊!」心房已经顶到了嗓子眼儿的夏韶涵被「吓」住了一般!

    光溜溜的身体被放慢了几百倍的画面,一下子击中了夏韶涵心房脑海,不仅

    让一片空白的自己无思无觉,一些异样更随之涌入!

    「我的天,龙儿的身体……」

    有什么东西超出夏韶涵对男孩身体的认识,夏韶涵心砰砰的跳,脸有些发烫,

    只不过片刻而已,回归现实的惊叫声还未消散,夏韶涵就已然用力扭转面容,然

    后以为强自平静的语调道:「小屁孩,被我抓到了吧!」

    ************

    男孩往前冲的姿势自然停了下来,有些狼狈手忙脚乱的将松松垮垮的短路穿

    好。

    「妈妈有些欺负人了!」

    男孩嘟起嘴的样子惹得夏韶涵心里好笑却也很享受男孩撒娇的样子,将心里

    有的一点尴尬也一扫而空。

    「是妈妈不好,有点急了。」

    不过男孩和夏韶涵显然没有被「小插曲」影响了心情,于是回荡在河中央的

    欢笑声一直伴随着浪里白跳的两身影。</fo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