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第一章 放暑假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c_xiaom

    【爱的幸福】

    第一章 放暑假了

    邓丽君的「小城故事」传唱了几十年几成经典。

    陈菲龙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南方一个小县城里。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南方小县城。

    初到这座小县城,一定会由衷的产生一种痛彻心扉的凉意,你放开心,肯定

    可以领略这江南无限的美景……

    小县城自然也有正街,自然是县城的中心。

    沿着弯延的小道来到正街,脚下踏在路边饱经风霜的青石上,岁月的雕琢依

    然有着往日的执着,也许它是岁月和小县城的聆听者,听着人们每天行色匆匆的

    声音,时而焦急,时而愉悦。

    街两边的屋檐那是瓦砾闪烁的美丽,没有大都市的景,却有着大都市的情。

    还有一条蜿延的河流,那是这座小县城的血液,它哺育着县城所需要的情。

    远处,可以看到浣纱的少女,轻轻的拍打着衣服,激起的水花,散落在少女

    的脸上,少女相互嬉戏着,相互拍打着水花,仿佛溅起童年的梦。

    「广陵寒食天,无雾复无烟。暖日凝花柳,春风散管弦。」漫步在盎然的县

    城,河流两岸花红柳绿,最惹眼的就是那姹紫嫣红的郁金香了,春风绕园轻轻袭

    过,留下一片清香,你的心一定会被这座美丽的南方小城陶醉了。

    矗立在河边望去。

    杨柳依依,婷婷玉立于江畔。

    长长的柳枝如柔柔秀发,不时轻抚过路人的脸颊。水中的垂柳随波飘荡,扯

    动了画中人的缕缕情思。

    碧水盈盈,水声潺潺,吊脚楼临江而立,古韵悠悠,继续着流淌千年的宁静、

    祥和。

    水草在水中轻荡,油油绿绿,随波漂曳。

    桨叶卷起绿水,留出一个个旋涡。

    一片绿叶在风中飘然而下,坠入江中,打着转顺水而去。河流处处都散发出

    特有的灵气和韵致。

    悠扬的山歌溢出心窝,飞过江面,令人听得如痴如醉,不知今夕何年。

    一两处古老的水车转个不停,夜以继日从容不迫,量度着地久与天长。

    看景看人,好一处地灵人杰。

    县城里唯一的一所重点中学就坐落在美丽的河流边。

    学校正面不远就是县城的正街,一面环山两面环水的地理位置,清秀美丽的

    风景与古典娴静的南方小城气质相符相容集中的体现在学校,令人向往,如诗经

    所赋「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学校的历史非常悠久,也享有很高的声誉,为这座城市源源不断的输送着江

    南才子。

    正到了初夏季节,已经是下午五点的时分,太阳依然高挂天空,显示出南方

    的热情,与周边的秀美倒也相衬。

    学校操场正进行着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

    整齐的队列,一色的学服,显示学校严谨的作风。

    「七月的春风催浓了校园的绿荫,紫色的丁香花香四溢,伴随着成长的喜悦,

    洋溢着收获的激动,此时此刻,我们欢聚这里,隆重举行毕业典礼。

    杨柳依依,飞燕盘旋,意气风发的同学们,请允许我代表学校向努力学习,

    圆满完成学业的你们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向辛勤培育同学们健康成长的老师们和

    默默服务、忘我工作的领导们、员工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席台上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人正在讲话。

    操场上学生队伍的后面角上,前前后后的站着一群人,从服装和神情上看很

    容易就判断出是学校的教师队伍。

    夏韶涵就站在队伍里面。

    不需要刻意的选择位置,夏韶涵高挑丰满的身材穿着一身白色衬衣黑色长裤

    很容易引起你的注意,一眼就能从队伍中看到她。

    夏韶涵正低着头和旁边的老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看上去三十岁左右,

    一头乌黑的头发用发夹在脑后夹住衬托出一张白净优雅的脸,略施淡妆,笑的时

    候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旁边的女老师原本已经是很高的了,但比起夏韶涵还要矮上那么一点,夏韶

    涵站在女人堆里,真的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她的胸前高耸,把衬衣鼓鼓地撑起来。修长的腿下踩着一双黑色平底浅口皮

    鞋,脚上穿着肉色的丝袜,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动人的韵味。

    「同学们!我们要在生活中幻想,不要在幻想中生活,老老实实做人,踏踏

    实实做事,任何伟大的事业和成功都是从基础做起。

    同学们!我们要把握机会,积累经验,找准位置,相信每位同学的明天都比

    今天好。

    最后祝大家前程似锦,一帆风顺,万事如意!「

    操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下面请优秀三好学生代表陈菲龙上台发言。」

    刚结束校长的讲话,持会议的老师很快就进入到学生代表发言的环节。

    「陈菲龙」的名字还未从空气中消散开来,下面的队伍里就发出了鼓掌声、

    口哨声、尖叫声。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来自初三1 班的陈

    菲龙。此时此刻,作为学校」三好学生「代表发言,我感到非常荣幸和激动。首

    先,请允许我代表获奖同学对学校和辛勤培育我们的老师以及支持帮助过我们的

    同学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敬意!是你们给了我们发挥才能的空间,是你们给

    了我们知识和勇气,是你们给了我们无限的关心爱护和支持!……」

    上千人整齐的站立在司令台下面,整个操场还是显得空旷,发音准确、口齿

    清晰略带有些稚嫩的声音在操场上回荡。

    「夏老师,你家菲龙的发言稿写得很好。」

    一名带着眼睛的女老师对着身边努力往台上张望的夏韶涵说道。

    「『读书使人明智,读书使人聪慧』,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是您们让

    『书香溢满校园,好书伴我们成长』,是您们用温柔的心营造了一个快乐的大家

    庭,正是您们的指引,我们才能在知识的海洋尽情遨游,在这里,真诚的道一声:」

    老师,您辛苦了!『「

    「哪里哪里,还不是一些老套的语言,换个学生也能写出来。」

    夏韶涵自然明白身边女老师语言中的羡慕,是呀,换成谁也会自豪自己儿子

    的成绩,作为三好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这是一种荣誉,只不过自己的儿子每一年

    都有这么一个表现。

    不过说回来,自豪归自豪,但也不能让人觉得不谦虚,毕竟儿子被大家喜欢

    固然有他自己优秀的原因,还和自己在学校好的人缘有关。

    说到发言稿,每年都上台发言,熟能生巧,对写作水平本来就高的儿子陈菲

    龙来说还不是手到渠来吗?

    「夏老师,你说平日里你家菲龙都怎么安排学习的,上学年才跳级到初三,

    今年就拿了全县第一名的成绩,有什么秘诀和大家分享分享。」

    「说实话,我也很少关注菲龙的学习,都是他自己在安排,要不哪一天我让

    菲龙跟你女儿大家一起讨论讨论。」

    夏韶涵确实很少过问男孩的学习,男孩从小就不用母亲操心自己的事,总之

    从学习到业余活动到生活,很少有麻烦事困扰自己,当然并不意味着儿子对自己

    的依赖少,相反这些年都是母子俩相互鼓励、搀扶着过来的,关系自然也好得很。

    「有个象菲龙一样的儿子太幸福了,学习又好,长得也俊俏,又懂得孝顺母

    亲,唉!哪象我们家的……」

    「别光看这鲜亮的一面,菲龙也有调皮的时候,小家伙鬼精鬼精的,有时你

    还很容易上套又无可奈何。」

    儿子的鬼精夏韶涵可是深有体会,嘴里尽管听起来有些怨言,心里却明白得

    很,那是种骄傲,还有脸上在阳光下闪现的喜爱之情,如果认真观察,你也不由

    得会被母子情深所感动。

    「每个人都有适自己的一套学习方法,美国著名学者本杰明斯洛特曾这样

    说过:一个能够在知识的海洋自由驰骋的人,至少是做到了以下『四个舍得,三

    个刻意』。『四个舍得』是:舍得花时间学习,舍得开口学习,舍得动脑思考,

    舍得在学习上丢脸!『三刻意』是:刻意去观察,刻意去积累,刻意去运用!这

    些名言名句一直是指点我学习不断进步的金玉良言,希望各位同学也能从中得出

    有益的启迪。

    现在,称号和成绩以属于过去,面对我们自身的不足,等待我们的是更多的

    挑战和不断的成长!今后,我会更加脚踏实地、谦虚谨慎的做人,勤奋努力、刻

    苦认真的学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同学们,让我们拿出『天生我才必有用』的信念,拿出『不到长城非好汉』

    的毅力,去迎接风雨的洗礼,去探寻那知识的海洋。同时我也衷心地祝愿我们的

    学校明天更加辉煌、更加美丽,我们的老师都健康安宁、工作顺利!

    谢谢大家!「

    「哗哗……」的掌声更响了。

    夏韶涵看到台上的儿子鞠躬下台,心里被一种自豪的感觉溢满了。

    办公室里有些嘈杂。..

    学生放假了,老师也开始收拾半年来摆满桌面的课本、卷子、作业本,或许

    会有暑期培训班的任务,但有了2 个月的假期,一点也不妨碍大家整理的心情。

    夏韶涵把桌子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这学年兼了语文及美术两门课,办公桌

    里的东西多了很多。

    备课记录归档放一边,参考书放一边,学生的练习、作业、考卷放一边。

    还有一些教学心得内容是夏韶涵平日里的一点一滴,此刻拿出来看一看,也

    多了很多感触,遇到有些特别的内容还细心的读了片刻。

    陈菲龙三步并作两步的往楼上奔来。

    在楼下已经被耽搁了一阵,遇上从教学楼下来的老师,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

    总是要停下来,手摸上陈菲龙的肩膀或头发,一阵发自内心的赞赏:「菲龙,表

    现不错,祝贺你……」

    要么就是「夏老师有你这么个儿子,真是幸福……」

    男孩自然知道母亲的同事夸奖一半是看在母亲夏韶涵的面子上,母亲在学校

    里的人缘好,大凡是群众调查时基本上就没有说不好的,爱屋及乌,男孩也能感

    受到母亲人缘好带来的恩惠,如学校看门人、图书馆管理人员在平日里无形中总

    会有些便利;另一半则是自己的成绩确实算得上优秀,没有哪一个老师会不喜欢

    聪明的学生,更何况是菲龙这般的优秀、听话。

    于是男孩在楼下忙着点头:「王老师好……」、「李老师好……」

    总算上到三楼了。

    这是一个大办公室,只剩下寥寥几名老师还未离开。

    男孩不言声地悄悄寻张椅子坐下,朝着母亲夏韶涵的方向静静地出神。

    无论是哪个角度,母亲的身影都是最耐看的,从整齐服贴的一头乌丝到网眼

    发罩裹起的发髻,白皙光洁的脖子到浑圆的双肩,笔直纤细的腰板到端坐凸出的

    臀部,偶尔夹着笔杆的手指往耳边别发丝,便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红玉一般……

    男孩呆坐足有一刻钟,才恋恋不舍地走上前,躬身在母亲的身后揽住了她的

    脖子。

    「嗯……龙儿来啦,收拾好了吗?」夏韶涵并没有丝毫的意外,后仰身子慈

    爱地在儿子头上一阵乱搔,脸颊和他耳鬓碰在一处,轻轻地厮磨着。

    「早收拾好了,看看哪个象你,就知道和你的桃李们在书本上搅和。」男孩

    在母亲耳边探出脑袋,随手拿过钢笔,在本子上看也不看的就打了一个红勾,完

    了舔舔嘴唇:「这个我也会。」

    「就你会添乱——……」夏韶涵轻嗔道,抢过笔在他打的红勾上小小的点了

    一下。「你看是桃李的功课吗?」

    「哎哟……」男孩背靠办公桌,俯首在母亲的头发上小心地替她拂去几点粉

    笔末。「字挺秀气——和妈妈的一样,原来是……」

    「好一幅慈母孝子图啊夏老师。」一个老师从旁边走过,微笑地和他们打着

    招呼。

    「他还孝子呢,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咯。」夏韶涵照着儿子的屁股轻轻一掌,

    嘴头如是说,心里却蜜蜜的一片。

    男孩呲牙咧嘴的站到母亲身后替她按起了肩膀:「我不是孝子么……我现在

    不是在伺候您老么……这位老师您评评理儿……妈妈您是老师啊,老师不兴说假

    话。」

    夏韶涵却不和他辨了,舒适地靠在椅背闭眼享受儿子的按摩。

    「妈妈,今晚我要晚点回家吃饭啦,小胖他们约我打篮球,还敢说水平超过

    我了,哼,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他们。」

    往日里早早回家就是为儿子做饭的,现在儿子要晚点回去吃饭,她就不急着

    回去作饭了。夏韶涵回手轻轻拍男孩的手背笑道:「嗯,那你就好好教训教训他

    们吧,记着早点回家吃饭。」

    「喔,那我就走了?」男孩抄起旁边的书包,在母亲脸上轻吻一下。

    「好的。」夏韶涵微笑着偏过脸颊接受了儿子的亲吻,看着他出门,又追着

    补充道:「小心,不要受伤了?」

    「知道拉……」

    男孩搞不懂母亲为何每次都要都要叮咛来叮咛去,难道不知道自己那么厉害

    吗?母亲好象有点罗嗦……心里嘀咕着,却也没多想的往操场而去。

    夏韶涵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收回视线继续翻看笔记。

    厚厚的笔记本里密密麻麻秀气的字体,夏韶涵自小就喜欢记日记,这一习惯

    到现在还没改,应该说爱好文学是夏韶涵的一大特点,也是专业学艺术的夏韶涵

    能在中学兼语文老师一职,全赖自小就打下了很好的文学底子。

    翻着翻着,满满一页诗句吸引了夏韶涵的眼球。

    钢笔字迹上斑斑点点还有一些被浸过的痕迹,哦,是泪水,是自己的泪水。

    是的,是那一天……

    清明。

    下雨的清明。

    自己一个人来到城外的公墓。

    为自己曾经的爱人也是儿子陈菲龙的亲身父亲扫墓。

    那天的心情就象当时的雨一样,淅淅沥沥、朦朦的一片。

    雨滴在墓边的草丛中淅淅簌簌的,间或远远的地方还有轻轻的抽泣声。

    没有带龙儿来,是因为爱人离开时龙儿仅七岁,估计已经不能记住当时父亲

    的模样了,在加上那些天正是迎接奥数比赛的关键阶段。

    于是也没有特别的告知儿子。

    总以为自己也可以以很平和的心情来为自己曾经的爱人扫扫墓、顺便说说心

    里话。

    许是淅淅沥沥的雨、许是抽泣的声音,自己的心情一直有点压抑,象及了雨

    天的颜色:灰灰的。

    回来后收拾心情时被心里的情愫萦绕,随手就在笔记上写下一串文字。

    久远的时光里,我穿过层层黑暗寻觅着。

    是不是只有你的温柔

    才能充满我孤独的心?

    在记忆的道口分别,却说不出为何轻轻的离开。

    爱你的我啊,泪水在心中闪耀,已看不清离别的瞬间。

    ………………………………………………

    夏韶涵轻轻的念着这一串串文字,记录自己心里路程的语言,鼻子里有点酸

    酸的,又一次明白了当时滴落眼泪的心情。

    曾经以为自己是很坚强的,当爱人因公殉职时自己也非常的悲伤,为自己的、

    为幼子的不幸,但很快母亲的天性逼迫自己勇敢的重新站起来,努力为儿子撑起

    了一片天空。

    尽管龙儿比其它男孩少了一份父爱,但其它男孩可以享受的欢乐,夏韶涵一

    样也没少给,所以儿子一样快乐的长大了。

    为了麻痹自己对爱人的思念之情,强迫自己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于

    是先进工作者、优秀教师等诸多荣誉接踵而来,自己也一度为自己的勇敢而欣慰。

    那一天在爱人的墓前,却总算明白:

    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点点孤独;

    一点点无力;

    一点点酸楚;

    就算自己多么的努力,内心深处还渴望一份慰藉;

    就算外表多么多么坚强,也需要有一双坚强的臂膀来依靠;

    自己是儿子的依靠,哪自己的依靠在哪里呢?

    那天和着笔头的词句,真切的体会到自己脆弱的一刻,于是就有了滴滴的泪

    水滴落在本子上的痕迹。

    生怕自己太长时间的陷入伤感,夏韶涵赶忙随手翻过,继续浏览这个学期的

    「心得」。

    还好,后面的内容基本很少「自怨自抑」的内容,夏韶涵本来就不属于悲悲

    切切的一类人,天生的乐观派在加上对工作的投入,记录下来的多是儿子给予的

    惊喜,自己辅导班级的优异成绩。

    夹在本子里儿子奥数金牌的照片、凯旋回来仅有的一点奖金给自己买来的礼

    品……

    当夏韶涵上笔记本时,窗外的夕阳已经斜斜的照进来,天空因为夕阳西下

    的缘故变得红彤彤的,影在窗外枝密叶茂的大树上、留在有着很多年历史斑驳的

    教室墙壁上,给人一种暖暖的、温柔的意境。

    「还是下次来收拾吧。」

    夏韶涵一看天色也不早了,暑假还有补课,不急着今天整理完,就站起身来,

    将东西摆放整齐,最后一个离开了办公室。

    陈菲龙抱着篮球三步变两步的往家里的方向跑去。

    天色暗下来了,街边的路灯也亮起来了,正是晚饭前后的时间,小街两旁闪

    着灯光的房屋里不时传来男人、女人吆喝「吃饭喽」的声音。

    刚才光顾着教训小胖,男孩都忘了妈妈在家等自己吃饭这回事,待到大家看

    不太清楚篮筐时,才发现天色已晚,于是众人一阵吆喝后作鸟兽散去各回各家。

    家里离球场比较近。

    进到家门,陈菲龙把手上的篮球放到门后,换上一双拖鞋,抬头看了看墙上

    的时钟,还好,刚过7 点,还不会太晚。

    灯亮着,宽敞的客厅里很安静,饭桌上有两盘还冒着热气的菜。

    「咦,妈妈呢?」

    客厅旁边紧闭的厨房里传来几声勺子碰锅的声音,「还好,妈妈还在炒菜。」,

    还担心被妈妈批评的男孩心情彻底放松下来。

    看了看桌上的菜,是自己喜欢吃的「醋溜土豆」、「小炒肉丝」,此时对经

    过一阵剧烈运动的男孩而言绝对是色味具全。

    控制住自己想尝一尝的念头,「还是先跟妈妈报告到吧」,男孩悄悄推开厨

    房的门。

    厨房里一个婀娜的侧面的倩影映入男孩眼帘。

    妈妈夏韶涵正专注的炒着菜,时不时偏过头来注意着旁边炉灶上的汤锅,一

    幅忙忙碌碌准备晚餐的形象。

    饮食乃人生之大事!

    夏韶涵一直都非常注重儿子的健康,因此不管工作多忙,总是要抽出时间来

    亲自打理儿子的三顿饭,自幼受母亲的熏陶,练就一手好的厨艺,结果当然也快

    把男孩培养成一个美食家了。

    男孩倚在厨房的门前,双眼「骨碌碌」的欣赏着背对自己忙碌着的妈妈。

    好一幅「美女下厨图」!

    「美女」也是母子俩在家时遇上心情好时男孩嬉皮笑脸的称呼,夏韶涵一般

    会有些不饶但也很开心接受的一种称呼。

    毕竟被儿子赞美也是一种开心的事,而且自己的容貌也确实称得上「美女」。

    尽管在厨房,尽管没有着平日里看得最多的老师正装。

    「天姿绝色,雍容华贵,仪态万方。」男孩不由冒出的几句赞美词语。

    「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

    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唱一唱说一说,小城故事真不错。

    请你的朋友一起来,小城来作客……「

    不知道男孩在背后,夏韶涵仍象在平日里教师岗位上的干净利落,嘴里哼起

    了那首熟悉的小曲,手里的忙碌一点也不妨碍女人此时心理的愉悦。

    微微弯下身来侧着头调整了一下火势,鼓着粉致红润的腮帮子对飘上来的水

    气鼓吹了两口气,那模样在男孩眼中显得与往日里严肃的教师慈爱的母亲形象有

    所不同,甚至有些可爱有些调皮,更与往常在讲台上「不怒自威」的样子有天壤

    之别。

    「妈妈,我回来了。」男孩下意识地掩上门,打了声招呼。不知怎的,看到

    妈妈夏韶涵在厨房里忙这忙那,心里总是有点愧疚,应该自己多作一些。

    「哦,龙儿,你回来了,累了没?」夏韶涵擦了一下额头,被火炉上的火熏

    微红着脸蛋转过来,看着男孩关切的问道。

    男孩很认真的看了一下夏韶涵,手拿锅叉围着围裙一副居家女人贤淑的俏美

    模样,赶忙回答道:「不累,不累。对了,妈妈,我来帮你…」说着,就要上前

    帮忙。

    「别卖乖了,你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的。回房休息休息,呆会我弄好了叫你

    出来吃。」

    「不吗,我要在厨房里陪你。」男孩贴着妈妈站着,双手挽上夏韶涵的腰肢,

    晃了晃答道。

    「好吧,好吧,你就站这里吧,别捣乱就可以了!」儿子有些撒娇的要在身

    旁陪着自己,夏韶涵也很高兴。

    「嗯,真香!」

    夏韶涵从锅里将菜盛到碟里,男孩从背后伸出头长长的吸口气,大呼道:

    「好香呀!小炒鱼,我的最爱!好香,我要尝尝!」

    就在伸出的手指快要夹到肉片时。

    「啪!」

    「哎哟!」

    男孩扭头一看,夏韶涵右手拿着铲子,两手支在腰间转过身来,脸上一幅似

    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男孩。

    男孩故作嘶哑裂嘴相,摔摔手,嘴里嘟噜道「好痛呀!不就是吃一块吗?用

    得着……」

    男孩夸张的表情让夏韶涵终于忍俊不止的笑出声来,「小馋猫,还不去洗干

    净手来。」笑骂中浓浓的爱意。

    「好啦,等一下我去洗。妈妈,你先夹一块给我尝尝吧。」

    男孩的央求作妈妈的心软了,毕竟儿子喜欢吃自己作的菜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嗯,真香,真好吃!」

    男孩闭上眼一幅好好品味的样子真让夏韶涵觉得刚刚半个多小时的努力值得。

    眨巴眨巴嘴巴,男孩睁开眼,先瞄了一下灶台上那盘热菜,意犹未尽的样子,

    突然伸出手抓住夏韶涵的手指,大呼小叫道:「妈妈,这里还有,不要浪费了…

    …」。

    没有等到夏韶涵反应过来,夹鱼肉的两根手指已经被男孩塞进嘴里了。

    软软的热热的舌在指尖吸吮舔弄着,男孩闭上眼一幅「嗯、嗯……」很享受

    的样子。

    感觉指尖里一股电流般迅速穿过身体,夏韶涵脑袋里突然「嗡」的一声,一

    片空白,忽然看不清眼前的人影,脑海里渐远渐远的地方突然冒出来一些记忆。

    也是在厨房里;

    也是指尖被吸吮舔弄着;

    也是「真香,嗯……」的声音。

    只不过自己被一个成熟男人抱住,是自己的爱人,差不多已经十来年过去了,

    有些模糊,有些甜蜜,有些伤感的记忆。

    只是现在……

    对了,是龙儿,是龙儿在舔自己的手指……

    好象不适,但又好象……

    夏韶涵忽而回到从前忽而想到现在,脸上的表情忽而慈爱忽而有些红润,一

    时间都忘了要从男孩的嘴里抽出手指来。

    好久但似乎就一会儿。

    男孩最后在指尖上恋恋不舍的舌头卷了一偏,「真香,嗯…妈妈…你怎么啦?」

    抬眼看到灯下的夏韶涵脸红红的,煞是好看,男孩也有些恍惚。

    男孩的问话吓了夏韶涵一跳,猛的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还被男孩抓

    住,指尖湿漉漉的感觉才清楚了刚刚的经过。

    男孩的眼神让夏韶涵有点窘迫,忙抽回手掩饰道:「有这么好吃吗?别尽捡

    好听的……」

    男孩有些急了,「妈妈,真的好吃,我真的好喜欢哦……」

    夏韶涵看到男孩急切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摔摔头,仿佛要将刚才脑海里

    一丝丝的记念赶出一般,「那…龙儿赶快把菜端出去吧。」

    餐桌不大,胜在简洁安静,三菜一汤。

    算不上丰盛,鉴于夏韶涵不俗的厨艺,也大概是饿惨了,男孩只顾闷头的狼

    吞虎咽。夏韶涵却不然,随意的扒拉几粒米饭进嘴里应个景儿,剩下的时间就是

    张罗着给男孩夹菜,又或托着腮帮子笑咪咪地看。

    「嗨,是甲鱼汤耶」,男孩在汤碗中拨撩两下,坐在母亲的对面。「妈妈,

    你的新鲜花样真多呀!」

    「你只要喜欢,妈妈每次去买菜都问你要吃些什么了,保证让你吃的高兴。」

    夏韶涵往儿子的碗中塞一夹菜,嗔怪着用柔软的脚板踩了他脚背一下,「可不能

    说不好吃这种马后炮的话啰。」

    男孩头也不抬地扒拉着米饭,眼睛从碗里如山的菜肴中瞟向母亲,母亲还是

    改不了给自己碗里堆菜的习惯,说过几次,总能故态复萌,自己也就懒得再提了。

    「妈妈你真好。」男孩满口饭菜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怎么突然的冒出这话来?」

    「夹菜啦,擦汗啦,挑鱼刺啦,还啃我咬剩下的骨头……就差没放到嘴里嚼

    碎才喂我了。还有,吃饭时不唠叨。」

    「是么?那么我现在嚼碎了再喂你,顺便也唠叨下。」夏韶涵的筷子在菜碟

    上方犹豫,似乎就有夹一口菜放进嘴里咀嚼的意思。终究是顾忌男孩的碗里还能

    不能装下菜,才心有不甘地放下筷子,继续托了腮帮子满脸笑意的向着男孩出神。

    狼吞虎咽的一碗饭下去后,男孩才慢慢放慢吃饭的速度,母子俩开始有一句

    没一句的对话来。

    「咦,你还没说刚才你们篮球对抗的成果呢。」看到男孩碗里的饭差不多完

    了,估计男孩也快饱了,寻思着让男孩再跟自己说说话。

    果然,男孩的兴致一下就高涨起来,手中的碗往桌子上一放,顾不上嘴里还

    有半口饭,迫不及待的挥舞着手,开始滔滔不绝的描述过程了。

    「3 人半场对抗,我、小华、小斌以精妙的配连续击败其它3 组,坐庒时

    间最长,后来小华的体力不太好,我们就把庒让出来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有机

    会的……」

    「小胖不服气,挑战我的投篮,结果我以10:8 获胜……」

    「最后小胖恼羞成怒,邀请我单对单,结果搞了个5 :1 ,这小子总算认输

    了……」

    「不过我看他还有些意见,结束时还跟我挑战要下学期再比划比划……」

    又是手舞,又是足蹈,噼里啪啦的男孩总算把放学后的篮球对抗赛说清楚了,

    后面还意犹未尽的补充道:「小胖虽然有意见,不过最后对我他还是有些敬仰之

    心如滔滔江水。」

    「噗哧!」夏韶涵忍不住的被男孩逗笑了,前面还很认真的听着男孩如何如

    何制胜,也为男孩占得上风而窃喜,男孩陡然间的自吹自擂却是好笑之极。

    「好了好了,别吹牛了,快把饭吃完吧。」说话间又是满满的一筷子菜夹到

    男孩的碗里,男孩也是属于发育的年纪了,自然希望男孩能多吃点。

    「真的,妈妈,你没看到小胖的眼神,那种羡慕、那种崇拜……」男孩对妈

    妈不认同的态度有些急切了,争辩道。

    夏韶涵自然知道男孩的水平,与比自己年纪小好几岁的伙伴比赛还能坐庒,

    技术当然要高上不少才能弥补身体上的劣势,「知道了知道了,龙儿的水平高,

    行了吧,快点吃吧。」

    说话间男孩把碗里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忽然想到个事,不由得眉头有些皱

    起来了。

    夏韶涵看在眼里,边收拾碗筷,随意的问道:「龙儿想到什么啦?」

    「小胖说开学后要单挑我,不知道他去哪里练,而我要到哪里练,否则如果

    输了,那就糗大了!」

    夏韶涵捧着碗筷边往厨房走去,边回答道:「我有办法。」

    男孩一听心里一喜:「妈妈,什么办法?」

    「自然是拜师学艺啰!」

    「到哪里找老师呀?」要换平常男孩就不会操心了,现在已经放暑假了,学

    校的体育老师肯定不上课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阿,妈妈你呀!」男孩一愣,有点不相信。

    「对呀,不知道吧!」夏韶涵看到男孩的嘴巴张得老大老大,仿佛可以塞进

    一个鸡蛋,心里很满意这种带给儿子震撼的效果。

    「妈妈,你会打球?」男孩满脸的疑问,是啊,自己这几年喜欢上篮球,可

    从没听说妈妈会打球甚至打过球。

    「臭小子还不相信,妈妈打球时你都没出生。」夏韶涵说完这句话顿了顿,

    自己年轻打球的时候儿子自然没有出生啰,「老实告诉你,你妈妈我还是大学校

    队的力呢,想当年也是叱诧风云的人物」这些话一点都不假,夏韶涵想如果当

    年的自己活在现今,也是会有N 多的粉丝级人物。

    「哇噻,如此说来老妈你还是明星级人物呀!」男孩立即相信了妈妈说得内

    容,因为小时候也见过妈妈威风凛凛捧杯的图片,只是时间长了忘了而已。

    「那我明天开始就跟你学习篮球啰!」

    「咦,是不是要先交一点拜师费呀?」夏韶涵开始有了调笑男孩的心思了。

    「拜师费?」男孩眼珠子一阵乱转,有了……男孩滴溜溜地转到夏韶涵身后,

    揽了她颈脖笑道:「你看看这个行不?」说完踮起脚尖,和夏韶涵做着他们间惯

    常的耳鬓厮磨的动作。

    「就你会皮……」夏韶涵用餐巾抿去儿子嘴上的油腻,侧头让他在脸上乱印

    一通,微笑道:「好啦好啦,今天就便宜你,邦妈收拾这些残局吧,就算拜师费

    吧。」

    「好嘞!」男孩一想到解决了教练的问题,心里又开心起来了,厨房里乱转

    着身影。

    「暑假还有什么计划呀?」

    「我要学游泳!」

    「我要学画画!」

    「我要……」

    一时间,小小的房间活跃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