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的幸福】(卷二 1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的幸福】(卷二 第18章)

    作者:c_xiaom

    2016/12/02

    字数:14000

    又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转悠了。

    快到年底了,想着该把这一卷结尾的文章贴出来,也算是为母子的爱情暂化一

    个句号,说实话,完整的写完这一卷,还是花了诸多的心思,但愿同好们喜欢。

    下一卷可以很快推出……

    第十八章 爱情结晶

    「唉!」这已是夏韶涵第3 次把笔放下,自己努力的想把下周备课的内容完

    成,却老是有些内容飘进脑海中,停停做做的工作一点效率也没有,夏韶涵可不

    喜欢这样,也很少这样,于是便不再坚持要继续写下去的打算。

    抬头望了一下窗外,天湛蓝湛蓝的,一副怡人的好天气,眼看着就要进入夏

    天了,窗外的校园里已是绿茵茵的满是春意。

    「这个小坏蛋在干什么……听课认真吗……」夏韶涵不由自的走神了,脑

    中幻想出男孩一副很认真、炯炯有神的盯住黑板认真听课的样子。

    「这个小坏蛋……」夏韶涵不由的嗔怪道,有些突然的嗔怪让夏韶涵的表情

    有些奇怪。

    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张折过的纸,夏韶涵有些紧张的朝四周望了望,十分警

    惕的望了望门,关着的,稍稍有些放心,脸颊不由得飘出一丝绯红。

    折起来的纸慢慢打开,是张化验单,准确的说是尿检化验单。

    「阳性!」两个醒目的印章字豁然跃出!

    在脑海中又一次映出中心医院妇产科的场景,花白头发的医师看完化验单说

    道:「闺女,上一次来红是什么时间呀?」

    夏韶涵有些紧张的道:「是……是14日……」

    「哦……根据检查结果,是怀孕了。祝贺你,你已经有了七个星期的身孕。」

    「我怀孕了?」

    「我真的怀孕了?」夏韶涵不由得一下子坐在凳上。一动不动,口瞪目呆。

    原本脑海中也飘忽过一丝丝的念头,但自己不相信,以往很有规律的「好事」

    隔了这么多天没来,于是才想到到医院检查一下。

    压根就没有想过怀孕这回事,男孩只有十三岁,很多对女人身体的了解以及

    怎么做事,都还需要自己指点,怎么可能让自己怀孕!

    「我真的怀孕了!」

    「我怀了龙儿的骨肉!」瞬间在医院里的夏韶涵脑子乱哄哄的,一片空白。

    「我是爱上了我自己的儿子!」

    「而且我们还结为夫妻了!」

    「是心爱的龙儿让自己——这个他的母亲怀上了自己的骨肉!」夏韶涵想起

    这几个月的晚上,分明感觉到男孩很多次都是那火烫的精液直射自己的花芯,只是,

    当时根本不相信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孩子能令自己怀孕。

    「是我与龙儿欢好的结果!」

    「是龙儿令到我怀孕了!」

    「在我的肚子里的,是龙儿的骨肉。」一时间,夏韶涵心里转悠了很多的情况,

    那张俊美稚气的脸,那副纤细还完全没有发育的身板,那令人无比诧异的胯下一大坨

    伟岸的东西,一幕幕在脑海中飘忽过,夏韶涵有些不知所措,紧接着夏韶涵笑了。

    也许是看到夏韶涵一脸的错愕表情,比自己妈妈年纪还要大的妇产科医师脸

    上堆满了慈祥的笑容。

    「

    最?新§网址§百喥ˉ弟◇—ㄨ板?╒zんù◣|╜2

    闺女,今年多大了?」

    「33岁」夏韶涵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思维短路般的应道。

    「赶紧回家吧,去向你那口子分享这一消息吧!」

    「那口子?」夏韶涵脑海中浮现自己「那口子」的身影,忽然一股甜蜜感涌

    上心头,「是的,是我和…他…夫君的结晶!」

    「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夏韶涵有些忐忑的问道,那瞬间感觉

    自己就象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小女生,第一次面对孕育了生命措手不及的样子,

    全然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一个有13岁年纪小男生的妈妈。

    「没有什么特别的,你就关注这几项,首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保持愉快的

    心情。其次,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保证充足、良好的休息和睡眠。第三,营养

    要全面均衡理,荤素搭配。最后,坚持定期产前检查。」老医师一脸认真的样

    子,让夏韶涵有些感动,这是和妈妈一样负责任的「白衣天使」啊。

    「那请问……医师……这期间……能不能进行房事……」夏韶涵满脸通红的

    问道。

    「当然可以啦,不过要小心,不要太剧烈,不要太频繁,毕竟是怀了孕,要

    争取到你爱人的理解。」老医师继续解说道。

    「争取爱人的同意?」夏韶涵暗自嘀咕了一下,没敢说出来,「那个小坏蛋

    能争取过

    ○最新?网?╒址◆百▼喥弟ㄨ—板╔zんù╖◣◆◣

    来吗?估计会要让他好受的。」一想到男孩挠头挠脚的样子,夏韶涵不

    由得有些好笑。

    最后夏韶涵就脸红扑扑的拿了一张化验单从医院回到学校,现在化验单就在

    夏韶涵的手掌里。

    现在坐在办公室里,夏韶涵已没有刚听到怀孕时措手不及的表情,不由的把

    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好像能感受到里面的小生命,「谢谢……你……我的龙儿

    ……我又要作妈妈了……都是夫君你的功劳……」如果此时男孩就在身旁,一定

    会为夕阳下夏韶涵脸上所表现出母性柔情感动。

    ************

    「等一下我要先回去。」

    「龙儿一到家,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龙儿!」

    「龙儿快要当爸爸了!」一会儿想快些报告「心上人」,一会儿又想「心上人

    会不会有什么特别表现」,夏韶涵的心情有些变来变去,自个人在办公桌前坐着,

    手里拿着笔,胡乱地写着,胡乱地画着,到底写的是什么?夏韶涵不知道,也不会

    去理会,只是乱画着,画几下眼睛就瞅一下挂在墙上的钟,夏韶涵的心情有些乱,

    也有些急,急着要等放学,只要男孩一回家,自己就把这重要的消息告诉男孩。

    「龙儿听见这消息之后,会怎么样呢?」

    「高兴?」

    「生气?

    「还是不会去理会?」夏韶涵手里的笔在纸上漫无目的地写着什么,脑海里

    却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医院的医师给自己的留言,夏韶涵确实知道,自己已经怀

    孕了!

    也许在医师的心目中,自己怀的是自己的丈夫的,但丈夫早在好几年前已经

    离开了自己,医师又怎会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并非丈夫的,却是自己的儿

    子的,龙儿,才是这孩子的父亲!

    夏韶涵的手又抚上了自己的腹部。

    「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夏韶涵暗暗下决心,

    「即使是名声……地位……都没有了……还得那么做!」以前夏韶涵不喜欢堕胎,

    现在,夏韶涵更是坚持当初的那种看法!

    「龙儿的……小夫君的……」一个人在等待中,时间过得特别的慢,夏韶涵

    心烦意乱地等着,眼睛不断地看着墙上的钟,但无论觉得时间是过了多么的长,

    但墙上的钟却好像坏了一般,老半天也似乎没有移动多少。

    夏韶涵的两手又抚摸到自己的腹部。

    这里有自己的孩子,是和自己的儿子的孩子!

    从自己第一次把心爱的男孩引到自己床上那一刻起,夏韶涵就已经知道,事

    情再也不能回头了!

    以前的自己虽然不断地想念着男孩,但那时候的想念,只是一种母爱的体现!

    是男孩的健康,是男孩的学习。

    但现在已经不同了!

    夏韶涵比以前更牵挂男孩了,一样有男孩的健康,还有男孩的学习,但同时

    多了很多的东西:龙儿是不是也在想自己呀?刚才那么揪心的想着男孩,夫君有

    没有收到呀?

    还有……还有……

    就是现在心中还会想的,男孩那年轻的身体!

    年轻!

    真的年轻!

    雪白细腻有如婴幼儿一般的皮肤!

    纤细的身子!

    满是羞涩稚气的表情!

    还有……还有……

    那伟岸!

    那比已逝的自己前夫龙儿父亲更加肥粗的性器!

    很多次,龙儿的伟岸被自己深深地吃进小穴中,在自己那火烫的小穴中,沾

    满自己的体液,自己不断縻肌有力地夹磨着!

    那一簇簇火辣辣的精液从男孩的马眼中喷发出来,一直喷入自己的身体的深

    处,滋润着那渴望很多年的小穴!

    「啊!太……」一想到这,夏韶涵感觉到自己那丰满、坚挺的乳房又有点膨

    胀感,连乳头也硬硬地挺立了起来。

    夏韶涵不得不把自己的两腿紧紧地并拢起来,用力地挤迫着下面那好像要开

    始湿润的部位,坐在椅上,扭动着,让椅子不断地摩擦着自己那臀部,才能感觉

    到些许的平静。

    ************

    「都是这个……小坏蛋……」夏韶涵心里暗啐道,「是什么时候呢?」「肯

    定是春节后……」夏韶涵脸上飘满了红晕。

    夏韶涵想到了什么,悄悄的望四周望了一下,生怕有人看出自己的心思,其

    实这会哪有其他人,本来办公室就自己一个人,门早被自己关得好好的。

    嘴里悄悄的「嘘」了一下,夏韶涵脸红红的低下头,轻轻拉开抽屉,从书里

    抽出一张照片。

    8 寸的彩照。

    一对男女的照片。

    男的不就是龙儿吗,女的正是自己。

    夏韶涵手想抚上照片中男孩的脸,隐忍了一下,一双满是深情的目光便集中

    在照片中的两个人身上。

    「多喜庆啊!」夏韶涵的脸更加红了。

    照片是在小城里最好的相馆里拍的,原本是母子俩散步经过相馆,夏韶涵看

    到了橱窗里美丽新人的幸福照,不由得心「砰砰」跳了几下,于是便拉着男孩进

    到了相馆中。

    待到相馆老板问道要照什么照片时,夏韶涵支支吾吾紧张得不知所措,幸亏

    男孩应变极快,忙道:「我们要照家庭照。」夏韶涵为与男孩「心有灵犀一点通」

    而欢欣,也忙着跟照相老板道「新年了,照一张家庭照。」老板推荐了几套服装,

    待看到那套大户人家穿的绸缎礼服时,夏韶涵和男孩同时都眼睛一亮,「就这件!」

    却是极像大年三十晚上夏韶涵穿的婚礼礼服。

    于是夏韶涵就换上了那件红彤彤的绸缎礼服,男孩也选了和那晚极为相似的

    黑色小礼服。

    照相老板还直夸「好看,好看!」想到那个晚上,夏韶涵和男孩都下意识的

    贴紧了身子,让相互间感受到一种幸福一种期盼,一阵闪光后以至于夏韶涵和男

    孩都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坐,将似曾相识的礼服剥下。

    照相老板殷切的话语「真是幸福的母子!」多少让夏韶涵和男孩多了一些安

    慰。

    夏韶涵手里的照片正是那张「幸福的家庭照!」「龙儿长得……真是风神秀

    异……俊逸绝尘……」夏韶涵长吸一口气,心里忍不住的赞叹道,照片里的男孩

    那张稚气犹存面孔,在黑色礼服的衬托下,更显得象个英俊潇洒的翩翩少年,连

    那凝肤玉脂的脸蛋,只让夏韶涵涌出「剑眉星目」、「玉树临风」等一些赞美词。

    「龙儿……我的夫君……」夏韶涵几乎是抑制不住的在心里呐喊出对男孩的

    称呼,身子里莫名的涌上一股暖暖的酥麻。

    「是的……是那个晚上开始……」夏韶涵的眼迷离起来。

    大年三十的晚上!

    夏韶涵和男孩成亲的晚上!

    那晚后夏韶涵和男孩就开始了他们的「蜜月」生活!

    是的,是蜜月!

    整个寒假就是夏韶涵和男孩的蜜月!

    那是一个怎样的蜜月呦!

    对男孩来说是这辈子第一次和心爱人共度蜜月这个以前只从书本上才了解到

    的名词。

    而对夏韶涵来说,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因为和这一次相比以前都可以

    用「不懂事」来称呼了。

    这一次是怎样的一次呢?

    「妈妈……我已经是妈妈的夫君了……该有一些权力……不能……」于是…

    …

    夏韶涵想到了家里客厅上挂着的年历,2 月那个月,还有3 月开学前的几天,

    上面点满了小点。

    密密麻麻的点!

    因为是第一次蜜月,所以男孩一直称要留下「很深的印象!」,密密麻麻的

    点便是男孩「很深印象」的表现。

    又因为夏韶涵一直觉得不是自己的第一次蜜月,所以内心中有一丝对男孩的

    愧疚,所以对男孩蜜月的安排也是百依百顺的!

    蜜月就变成了男孩向往夏韶涵满足的方式过着。

    那是一次怎样的蜜月呦!

    足不出户?

    如胶似漆?

    是的!

    又都不是!

    说是,那几周,夏韶涵和男孩确实是留恋在两人世界里卿卿我我的,男孩第

    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的爱着夏韶涵,而夏韶涵则是真正放开心思的对待着宠爱着既

    是儿子又是夫君的男孩。

    说不是,那几周,怎么可能简单的用几个词就能描述清楚呢!

    「每天早上……这个小坏蛋都是用……那个……那个……唤醒自己……」夏

    韶涵的脸一片绯红,想起了那羞羞的一幕。

    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象自己一般经历,哦,不,应该是幸福的待遇。

    这个春节,这个寒假,这个蜜月里的早上,夏韶涵都是被男孩唤醒的,被男

    孩那伟岸的巨根唤醒的,是巨根在自己身体里面一抽一送间唤醒的。

    「讨厌……臭龙儿……怎么又要了……妈妈还没睡醒呢……」

    「妈妈……是被你……夹硬的……妈妈……龙儿好爱你哦……」

    「唉……也不让人多睡一会……哎……轻一点……」

    「遵命……妈妈……你也动一下……」

    「讨厌……」

    差不多每天早上都是这么一个场景,窗外的晨曦刚刚铺满窗台,夏韶涵就被硬

    硬、粗粗、长长的东西捣腾醒来,虽然是很温柔的抽送,但过于粗大和颀长,自己

    体内所有的敏感点都会被抚弄道,于是快感就蔓延全身,就算是刚醒来,夏韶涵也

    会很快的浮上男孩的身子,开始了两人爱的见证。

    「厨房里……龙儿总是在身后顽皮……没一顿饭做得顺利……」

    「餐桌上……」

    「客厅里……」

    「卫生间里……」

    夏韶涵望着手中的照片腻嗔道,一幕幕让人心跳让人羞涩的画面不断的从脑海里

    蹦出来,清晰的简直就在眼前发生的。

    ************

    「龙儿……怎么这么强……」

    「强」是什么概念,夏韶涵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里面的含义,但对自己的宝贝

    儿子,自己年轻的小夫君,却有些看不明白了。

    「书上不都说了……一周2-3 次……那回事吗……」夏韶涵有些不解的表情,

    不是一周几次的问题,男孩的表现压根就与这些经验离谱得很呢,一天绝对顶过

    两周了!

    天啦!自己和龙儿一天就5-6 次!

    夏韶涵不由得张开了嘴惊讶道,这不是随便说的,就是和男孩数着点点为蜜

    月做总结的时候算出来的。

    「怎么象个……小饿狼一样……可是还是一个小孩……」很多时候男孩就象

    一个与自己分别了许多年有着千丝万缕的思念一般的情人,饥渴、热情燃烧了一

    切,夏韶涵自己也不由自的被感染,于是小饿狼一般的人儿在身上转悠着自己

    也跟着热情起来。

    「难道是自己……那么想吗?」夏韶涵的脸颊有些热了,前些年一个人也这

    么过来了,一直没有觉得男女那回事有多么的重要,可现在怎么自己也象一个格

    外饥渴的人儿在疯狂的取,在疯狂的迷恋,「难道是……前些年集存下来的?」

    许多次在身体酸楚的时候总是提醒自己要控制,要减少一些,但看到那累累赘赘

    晃荡着的肥肥粗粗的一大条时,或者硬硬粗粗长长的巨根被自己吞吐到时,心里

    所有要控制的念头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剩下的就是对那坚硬、那高峰的向往了。

    「会坏身子的……不过……」书上总是有要节制的内容,这个夏韶涵懂,并

    且以

    ?找∴回网址2请∵百喥?╒弟∷—╖板zんùㄨ

    前的夫妻生活也是这么样的,但对现在的夫君则不起作用了。

    男孩没有一丝的身体不舒服,相反每天先醒来的是男孩,后睡着的也是男孩,

    自己总是在硬硬粗粗长长的物件抽送间被唤醒被睡过去,似乎看不出自己的夫君

    还只是一个13岁的小男孩,一个刚刚在半年前学会了男女之欢的男孩。

    「身体并没有……」就算现在已经开学很久了,男孩不再住集体宿舍了,周

    一到周五和自己一起住到了学校分给自己的宿舍,因为要上课,自己倒苦口婆心

    的说服了这个小夫君同意1 天1 次。

    「妈妈……憋死了……」从蜜月里到上学,男孩自然觉得不习惯,那晚自习

    后的勇猛劲让夏韶涵吃惊更觉得享受,末了,是男孩每天早上围着操场跑3000米

    的晨练。

    夏韶涵确信男孩的身子没有什么问题。

    有时夏韶涵看着男孩憋着的样子,也会安排周中中午在自己办公室,关上门

    让男孩发泄1 次。

    想到这里,夏韶涵身体里有些荡漾,扫描了几眼房间,竟觉得房间里有些旖

    旎的气息弥漫着,哦,是男孩的味道,还有自己身上的味道。

    一切的享受就放到了周末。

    周末!

    和蜜月里一样的幸福!

    男孩和夏韶涵总是在家里很容易就放开心扉!

    太强了!夏韶涵忍不住又夸了男孩一句。

    为什么会怀孕,当然是自己和男孩昏天昏地欢好时没有任何防范措施。

    「哦!龙儿真的长大了!都能让……妈妈怀孕了……」夏韶涵涌上一丝骄傲。

    ************

    夏韶涵望着照片里的人儿,男孩和自己甜蜜的笑着,礼服衬得照片中的人儿

    既精神又相衬,自己那被红彤彤礼服映衬的脸格外漂亮。

    「夏老师,你最近变化挺大的。」前两天教研组的老师对自己说道。

    「什么变化呀?」自己随口就问道。

    「年轻了许多!漂亮了许多!开朗了许多!夏老师,有什么好事呀,跟大伙分

    享一下吗?」

    「那有什么好事呀!还不是一样每天上班下班的,唉,要是有好事就好了。」

    夏韶涵装着心不在焉的样子,把同事们的好奇打发了。

    「难道真的漂亮了?」开朗,夏韶涵自己都觉得是真的,这些时候白天自己

    老觉得心情很愉悦,工作期间也很充实,特别是想到某一个人儿时,心里就象少

    女一般「扑腾扑腾」的紧张跳着。

    「这些都是龙儿……夫君带来的……」夏韶涵有些羞涩骄傲的想着。

    「漂亮……也有可能……龙儿不也经常说……我更漂亮了……」想到男孩时

    常在自己身边转悠着赞不绝口的夸赞。

    「还不是……阴阳调和了……」夏韶涵羞羞的想到,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

    自己的身子确没有任何的不适,隐隐约约就能感觉到更加的年轻,有活力了。

    「新人……新气象……」夏韶涵脑海中闪现出人儿,男的纤细怜爱,女的高

    大丰满,那时时刻刻的依偎样子让人不由得口干舌燥!

    「龙儿的那物事……怎么这么大……」夏韶涵的心有些乱了,呼吸也变快了,

    那被套装裹着的饱满胸部跌宕起伏起来了。

    「不要说他们同龄人……就是志刚的那物事……也没法比……」

    「而且……象把钢枪……那么坚挺……」

    「那么粗……每次进去时……都有些不适……」

    「那么长……以前没有碰触到的也触到了……」

    「那么持久……每一次都比……志刚的久……」

    办公室里静静的,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夏韶涵甚至觉得下面酥麻起来,

    还有一丝丝温温湿湿的东西产生了。

    「都是这个……小坏蛋……不能想了……」夏韶涵勉强的收敛起心中的旖旎,

    把照片又收回到抽屉里,看看时间离下午下课也快了,「先回去等龙儿……今晚

    总是要说的……」,夏韶涵收拾好化验单,推门离开了办公室。

    ************

    「龙儿,怎么样?味道好吗?这道菜可是你最爱吃的呢,酱爆牛肉,不过这

    个牛肉不怎么好,明天妈妈帮你买点优质牛肉再做给你吃。」夏韶涵边说,一双

    灵秀的黑眸子还紧紧地盯着男孩,双手紧紧地握着,生怕男孩说不好吃之类的话,

    整个人的神经给绷的紧紧地。

    男孩看着夏韶涵这模样,觉得有些可爱,忍不住笑道:「妈妈,你这样看着

    我,我吃不下,你也吃一些吧。」

    「哦哦,妈妈不饿,你吃,你吃,妈妈不看,你快点尝尝看好吃不好吃。」嘴

    上虽然说着,可是夏韶涵却一点没有要把目光移开的意思。

    「唔……」男孩夹了一块沾满酱汁的牛肉放到嘴里咀嚼了一下,忍不住发出

    一阵轻呼,刚一入口牛肉的劲道,酱汁的香甜辛辣全部都涌入男孩的味蕾当中,

    实在是太好吃了,把腌制好的牛肉混着调制好的甜面酱、豆瓣酱还有一些朝天

    椒、蒜、香醋、麻油、生抽等等一些佐料全部放倒油锅内,用大火炒个几炒,牛

    肉的香味和酱汁佐料的味道便全部被体现了出来,当真是一道美味的佳肴。

    「怎么样?好吃吗?」看着男孩享受的表情,夏韶涵虽然说也已经知道了结

    果,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听到男孩亲口说出来。

    「嗯,好吃,妈,太好吃了,不行,今天我要多吃几碗饭,哈哈……」说完,

    男孩便大快朵颐起来。

    「龙儿……慢点………那么饿吗……别噎着……」旁边的夏韶涵看见男孩狼

    吞虎咽的样子,心知黄昏时自己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

    「妈妈……都那么晚了……饿坏了……」男孩埋头大口吃着,仿似想到了什

    么,抬起头冲着桌子对面的夏韶涵眨巴眨巴眼睛道:「再说……刚才运动了那么

    久……」

    「运动?」夏韶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细细琢磨出男孩的意思后,一丝红晕

    涌上脸颊,「呸!呸!什么运动……谁叫你……刚才……也不知道先……垫点东

    西……」有点语无伦次,夏韶涵不知道自己是在埋怨刚才男孩一回家就依偎着要的

    欢好,还是在埋怨男孩也不知道自己先吃点零食,嗯,反正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总有

    不对的地方,到现在都快9 点了,男孩焉有不饿的道理。

    念到这里,夏韶涵忍不住又瞧了瞧坐着对面的男孩,俊美稚气的脸,一番快

    活吃晚饭的模样,心里嘀咕起来,这怎么也不象是个小男孩能做到的呀?会不会

    把身体搞坏呀?

    「龙儿……赶紧吃……刚才饿坏了……都怪妈妈……」

    「嗯……」男孩把碗往桌上一放,靠到椅背上,长舒一口气,「好饱呀!好好

    吃!」

    「龙儿……吃饱了吗……那么晚了……又运动了……」想到「运动」两个词的

    含义,夏韶涵不仅更加羞涩起来。

    「妈妈,你可真漂亮!」看着夏韶涵红晕满面的绝美面容,男孩居然看痴了,

    情不自禁地开口喃喃地说道。

    「呸,小坏蛋,真是越大越坏了,妈妈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哪里还会有漂

    亮不漂亮。」夏韶涵看着男孩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脸,那灼热的目光好似要把自己

    给融化了一般,心中忍不住一阵害羞,一片红霞更是不知不觉的爬上了美丽的双

    颊,当真是美不胜收。

    虽然嘴上说着自己大岁数了,但是听到男孩如此的赞美自己,而且看男孩的

    模样必然是出自真心,夏韶涵心中难免有点得意,毕竟哪个女人不爱美呢,被自

    己的宝贝这样赞美,心底还是会不自觉的泛起了丝丝的甜蜜。

    「饱了没?」夏韶涵红红的脸把话题转开。

    「超级饱!妈妈,你看……」男孩掀起T 恤挺起肚子,用手在肚子上敲了两

    下,「都撑起来了。」白皙白皙的身子让夏韶涵看着有些晕眩,情不自禁的目光

    又看到小腹下大号薄薄的丝绸内裤上,仿佛要看到那里面蕴藏着的宝物。

    忙不迭的移开目光,夏韶涵有些混乱起来,「龙儿……记着身子……不要太

    辛苦了……」语毕,却发现自己说的内容有些奇怪,脸上更加红了。

    「咦?」男孩琢磨了一下,才恍然夏韶涵所说的含义,不仅起了调笑夏韶涵

    的心思,「妈妈是担心……我运动太多了……」故意吞吞吐吐朝夏韶涵的问道。

    「我哪里担心了?」夏韶涵大羞,即使是已经和男孩进行了婚礼,跟男孩说

    到这种事情还是不知道该这么把握。

    「瞧瞧!我哪里会有问题?」男孩一下子站了起来,做出一个挺胸弯臂的动

    作,好让夏韶涵看到自己的肌肉和精神气,「哼!再来几次也不会……」纤细的

    身子看在夏韶涵眼里倒有更多的怜爱,而挺胸抬头的姿势让夏韶涵看到更多那宽

    宽松松绸缎内裤里晃荡晃荡的大坨大坨东西,丝质薄薄白色内裤里隐隐约约的看

    到那种伟岸和那种沉甸。

    「好大呀!」

    「好粗呀!」

    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夏韶涵还是忍不住的向往,如果……

    「妈妈……」夏韶涵短暂失神的样子被男孩看在眼里,心里一动,悄悄的晃

    了晃腰,让那宽松的裤子摆动起来,果然夏韶涵的眼越发的迷离,如充满汪汪的

    泉水一般,呼吸也急促起来。

    男孩也被夏韶涵胸前饱满的颤抖给吸引住了。

    夏韶涵暗自不满自己的恍惚,这被男孩看到不羞死人呀?现在就是这般痴痴

    迷迷的样子,忙掩饰的问道:「别傻看了……赶快收拾……」

    「你……还看?」见男孩好似没有听到自己的话,还一直紧盯着自己的脸上,

    夏韶涵的心中忍不住泛起了丝丝说不清的情愫,凑过去扭起男孩的耳朵假装生气地

    道:「叫你看,你这个坏小子,妈妈在和你说话,你居然走神……」

    「哎呀,哎呀,妈妈,手下留情啊。哎哟,耳朵要掉了,要疼死我啦!」男孩

    被夏韶涵拽住了耳朵,回过神来,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佯装十分疼的模样,夸张

    的大喊大叫起来,「妈妈,你可真是舍得下手啊,呜呜,你儿子我的耳朵都要被你

    给拽掉下来了。」

    「呸,你这个坏小子,装的到挺像的!」夏韶涵看着男孩装腔作势的样子,松

    开手,轻声啐道。

    「嘿嘿,妈妈,我就知道你还是疼我的。」男孩也知道夏韶涵不会真的生气,

    转移话题道。

    ************

    收拾了餐桌,洗浴了碗筷,夏韶涵和男孩又坐到了沙发上。

    「该告诉龙儿了……」想到要说出的内容,夏韶涵莫名的紧张起来,许多年

    都没有过的感觉,是想看到小爱人的兴奋还是担心男孩的异样反应,可能都混杂

    在一起。

    「龙儿……躺到妈妈这里来……」想掩饰自己些许的紧张,将一旁的男孩搂

    住慢慢的躺倒自己怀里。

    男孩自然很享受夏韶涵的怀抱,不说那温热顺滑的触摸感,光是能沁满鼻腔

    的馨香就足够让自己快活半天。

    怀里的男孩正着眼享受着和自己怀抱的亲密接触,还时不时长长深深的呼

    吸让迷恋自己一览无余,那俊美的脸和稚气的表情直教夏韶涵有一股亲吻男孩的

    冲动。

    眼前这人儿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又是现在自己的情人,更是会陪伴自己很长

    很长时间的爱人了,那俊美,那丰神,那稚气未消,夏韶涵都有些看痴了。

    「龙儿……妈妈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嗯……啥事呀……」男孩枕着柔软丰腴的大腿上,脸颊贴住同样柔软的腹肉,

    那种温温的触觉还有若隐若现夏韶涵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热气,让男孩倍觉享受,

    继续眼体会着。

    「就是……就是……妈妈想说……」夏韶涵的脸开始布满红晕了,想到要告

    诉男孩自己怀了男孩的孩子,羞意无穷的弥漫开来。

    「什么………想说什么……」男孩没听清楚夏韶涵说的内容。

    「嗯……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夏韶涵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男孩,看着男

    孩脸上的反应。

    「关于我们的?是我们两口子的事?」男孩睁开眼,颇为有趣的望着夏韶涵

    说道,男孩对自己的身份跃跃欲试的表情。

    夏韶涵娇嗔的轻轻扭了一下男孩的脸,伸出手将男孩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

    「龙儿……小夫君……我指的是……」夏韶涵小心地考虑着措词,又犹豫了一下

    道:「要不……妈妈就直接告诉你吧。」

    男孩很少看到夏韶涵这么犹豫,知道一定是要跟自己说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手

    紧紧地拉着夏韶涵的手道:「妈妈……你就直接说吧……」

    夏韶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男孩说道:「龙儿……妈妈要告诉你……妈妈怀

    孕了……」

    「……」男孩躺在夏韶涵怀里,夏韶涵搂住男孩,这般姿势,男孩望着夏韶涵,

    夏韶涵望着男孩,好一会儿。

    「什么……什么……妈妈你说……」男孩忽然喘起气来,继续问道:「妈妈

    ……我不懂……妈妈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男孩一副很吃惊的模样,满

    脸茫然的样子。

    「龙儿……妈妈是说……妈妈怀孕了……龙儿明白吗?」夏韶涵握住男孩的

    手,按在自己的腹部上,强忍住羞意一字一句地说:「妈妈的肚子里有了孩子…

    …龙儿你……的孩子!」男孩一时有些目瞪口呆起来,望着夏韶涵,一句话也说

    不出来,迷糊着,似乎也在思考着夏韶涵刚才说出的话。

    怀孕,是自己的孩子,可能吗,自己才只不过十三岁?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能令妈妈怀孕吗?

    那是真的吗?

    男孩想到自己半年多一点的才成了夏韶涵的情人,过年那天才成了夏韶涵的

    爱人,现在?男孩张大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龙儿……我的宝贝……放松一些……别紧张……」男孩的表情让夏韶涵担

    心起来,一直都是那么无忧无虑的,现在,是不是……「龙儿……慢慢地呼吸…

    …松弛下来……」夏韶涵知道,看男孩这模样,一定是刚才的消息令他的心理大

    为震惊。

    龙儿明白自己的意思吗?

    龙儿会相信吗?

    龙儿会相信是他令到自己的妈妈怀上他的孩子了吗?

    龙儿还年幼,可能还不明白这种事!

    「龙儿……妈妈慢慢跟你说……按道理……象你这样一个十三岁的孩子……

    是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怀孕的……」夏韶涵想办法向男孩解释起来,不想看到有任

    何的阴影影响到自己的宝贝,自己的小夫君。

    「那要……怎么才会?」男孩急切的问道,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大的冲击了,

    相反还有一种想要了解真相的念头。

    「龙儿……打我们拜堂成亲开始……每一个晚上……你那坚硬的…东西…不

    是总是插在妈妈的身体中吗?」

    「嗯……我就是……喜欢和妈妈……」

    「龙儿……你不是每一次都把火烫的精液喷进妈妈的……里面吗?」

    「是的……」男孩自然知道自己对夏韶涵身体的渴望。

    「正是那些喷进妈妈身体……里面……的精液……令到妈妈怀上孩子了……」

    夏韶涵终于把要说的重点吐出来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可是……可是……妈妈……我……我真的可以办得到吗?我……才十三

    岁……我的意思是……我才十三岁,却令妈妈你怀上了我的孩子?」有些男孩胡乱

    地在说着,嘴巴半张开着,一时也忘了要拢了,「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

    了!」。

    男孩有些模糊的躺在夏韶涵怀里,慢慢的手按在了夏韶涵的腹部上,两眼凝

    视着夏韶涵的眼睛,一时觉得有些混乱有些糊涂,一时又觉得还没有真正弄明白

    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会儿,男孩的思绪又飞回到刚回到家里夏韶涵和自己的亲热,「妈妈都没

    有任何不快」,念到这些男孩忽然有了很大的信心,「妈妈肯定会帮助我的……」

    用手按了按夏韶涵的腹部,两眼饶有兴趣地看着它,手在轻轻地按摸着。

    「妈妈……你是说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那就是说我要象爸爸一样当父亲

    了……但我还那么小……还是一个学生……我该怎么办?」男孩的眉头忽然锁了

    起来,那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的问题,看上去好象比以前遇到的问题都困难,这

    些可不是自己这个小屁孩能轻易解决的。

    「傻龙儿……你担什么心……放心啦……你才十三岁……」夏韶涵看着正感

    觉男孩从来都没有过的手足无措,嘴巴轻轻地一笑,说:「不是还有妈妈吗……

    妈妈之所以告诉你一切……只是想让龙儿你知道……真相……妈妈和你这个小夫

    君……有了爱的结晶……妈妈很高兴……又能为自己心爱的人儿……尽一份责任

    ……」

    「可是……妈妈……」男孩有些急了,一副争辩的样子:「刚才妈妈你说,

    孩子是我的,我是他的爸爸,所以要我们两个人一起来面对,不是吗?再说我在

    爸爸肖像前也是许过愿的,要照顾好妈妈你的,要让妈妈幸福的,所以请妈妈放

    心,即使我

    .0ъz.ňéτ

    的年纪还小,我一定会努力的表现好,让妈妈你能感受到我这个丈夫

    的成绩。」

    「龙儿……夫君……你长大了……」夏韶涵凝望着怀里的男孩,轻轻

    地赞叹着,男孩也在看着夏韶涵,两个人看得如此的专注,如此深沉,在熠熠生

    光的眼神中,彼此都流露着爱,一种超越了母子之间,超越了欲望,超越了生理

    需要的爱。

    夏韶涵的心里涌动着一种感动,心里很是欣慰,慢慢的自己也开始感觉到一

    种真正家的幸福,有丈夫,有孩子,有亲情,有爱情,这不是自己一直向往的吗?

    ************

    夏韶涵站在巨大明亮的镜子前,镜子里女人的脸上充满了幸福,高高的高

    ⊿最3新○网╘址╘百?喥弟╖—Δ板|zんùΔ?╒?

    跟

    鞋勾勒出异常高挑的身材,是那么的丰腴,那么的美丽动人。

    男孩站在夏韶涵身边,虽然显得那么的矮小,但脸上充满了朝气和喜悦,英

    俊的脸庞挂满了稚气,眼神里闪现出的一丝欢快一定会给人一种感染。

    男孩搂住夏韶涵的腰道:「妈妈,怀孕了你还是这么漂亮,永远都这么漂亮。」

    夏韶涵笑了,笑得非常幸福。

    面前的镜子仿佛是照相机的镜头,将两个人的甜蜜凝聚在这个时刻。夏韶涵

    看着男孩解开自己的裙子,本来就很柔软的衣服在那双灵巧的双手摆弄下变得异

    常温顺乖巧,很快就敞开衣襟,袒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和胸前跳跃着的乳峰。

    夏韶涵满脸羞红地从镜子里看着那双雪亮的眼睛,同样也看着自己。而那双

    眼睛也目不转睛地从镜子里注视着自己。

    裙子无声地滑落在地面上,显露出一双浑圆玉润的白腿。仅是这双腿就足以

    将夏韶涵的熟美展现得淋漓尽致,笔直修长,春天般的活泼中洋溢着金秋的稳重

    与成熟。

    「妈妈……是这里吗……我们的孩子在这里吗……」男孩的手抚上了雪白、

    丰腴、润洁的小腹,真是冰肌雪肤,触手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是在这里……」被男孩小心翼翼的手指拂过,夏韶涵忍不住的轻微抽搐了

    一下,心中的渴望难以平复的激荡起来。

    「可是……怎么看不到大起来呢?」男孩纳闷着,和在外面看到大腹便便的

    有很大别。

    「扑哧!」夏韶涵忍不住的笑出声音来,雏儿,绝对的雏儿!连这点常识都

    没有,还得靠自己这位做妈妈的教育了。「龙儿,现在才4-5 周,还只是一个1-2

    公分的小泡附着在妈妈的子宫内,那是你以前生长过的地方。」

    「嗯……妈妈……好羡慕这个小泡……」男孩一脸惆怅的样子无限感慨道:

    「要是我能回去看看多好呀!」

    「傻孩子,那里你出来过,现在不是也经常光顾着吗?」夏韶涵很享

    受现在与男孩的互动,尤其看到男孩那俊美稚气一脸向往的样子。

    「什么经常光顾?光顾哪里?」男孩挠了挠头不解道。

    「就是……就是……你的……进到最里面……」夏韶涵脸颊更加的温热,向

    男孩解释光顾的地方还需要很大的勇气。

    「最里面?」

    「就是……平常经常触及到的……那团肉……」竭力的保持平静道,夏韶涵却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已是满脸红晕。

    「哦,知道了!」男孩有些雀跃道:「是……是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

    若有若无的肉吧……是的……就是那团……」男孩想到自己的巨根冲进夏韶涵身

    体里在最里面完全接触到那一团无法腾挪的肉团,真的有别样的享受。

    「那岂不是我经常都可以光顾、访问?」想到以后能时不时去感受一下自己

    曾经成长的现在自己的下一代正呆着的地方,恨不得马上能插进去,再光顾光顾,

    再访问访问。

    「小坏蛋……」夏韶涵娇羞极了,轻轻的扭了扭男孩的耳朵道:「每一次都

    ……那么进……也不怕把妈妈捅坏……」

    男孩看着夏韶涵娇滴滴的嗔样,忍不住把脸颊贴在丰腴、温润的腹肉上,轻声

    道:「妈妈,我一定会小心的、每一次的去光顾那里,因为那里是我的' 故乡' ,是

    我孩子的' 故乡' ,还是我爱人的最深处,我一样的拥有着。」

    「龙儿,你告诉妈妈是想要一个男孩还是女孩?」

    「嗯,我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要是我和妈妈爱的结晶,我就会很喜欢。」男

    孩又想了一下,抬头看着夏韶涵道:「要是个男孩就更好了,现在是我一个人爱着

    妈妈,如果再有个男孩,那就是有两个男人爱着妈妈了,妈妈岂不是更幸福了!」

    听着男孩略带稚气的言语,夏韶涵不由得多了几分感动,小小的年纪不但可以象

    成年人一样来爱抚异性,而且还对爱人的深情、责任,是自己以前从没有发现过

    的,难道自己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

    夏韶涵给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后,柔柔的抚摸男孩的头,轻声道:「既然龙

    儿想要个男孩,那妈妈就给你生一个儿子。」男孩开心的笑了。

    ************

    夜深了,客厅窗户外已经是漆黑一片,小周围寂静着。

    「总算安静下来了。」夏韶涵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男孩,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用

    唇叼着自己晃荡在面容上方的两颗樱桃,樱桃还肿胀着,被叼住轻轻的吸吮,一

    波波电流般的搐动。

    夏韶涵的眼线溜到男孩光溜溜纤细的大腿间,肥肥厚厚的完全软下来的肉条

    耷拉在大腿上,长长粗粗的一条很见规模,夏韶涵忍不住的想道:「也就半年多

    一点的时间,怎么这么大了,难道这一身的发育都到下面这一条上去了。」想到

    粗粗长长的东西硬起来的样子,夏韶涵心里有些荡漾。

    「龙儿……今天怎么……要了那么多次……」

    「妈妈……今天不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吗?」男孩欠欠身子,又叼住又吸住的

    在两个樱桃间一个来回,「既然是特别的日子……就要有特别的纪念……」

    「哦!该是龙儿知道要做爸爸的日子!」夏韶涵为男孩胡搅蛮缠的「特别」莞

    尔,当然自己这一天似乎也很享受,「龙儿……还是要注意一下身子……不要一天

    到晚老想着……」没办法,自己母亲的身份总要提醒男孩,脸颊上也一阵火热,自

    己不是也很享受男孩这种年轻的冲劲吗?

    「没事的……妈妈……身子好着呢……」仿佛要证明什么,男孩把身子绷紧

    起来,就见那耷拉在大腿上长长粗粗的一条肉虫重重的滑下来,在胯下晃荡了几

    下,让夏韶涵眼都直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个宝,投入妈妈的怀抱,幸福享得了!」

    略带稚气的声音轻轻的在自己怀里唱道。

    「世上只有龙儿好,妈妈的龙儿象个宝,抱着龙儿在怀里,幸福享得了!」

    望着怀里男孩脉脉含情的眼神,夏韶涵心动之下应唱道。

    「世上只有妈妈好,龙儿的妈妈象仙女,成为妈妈小夫君,幸福了不起!」

    「世上只有龙儿好,妈妈的龙儿象俊儿,成为龙儿大娘子,幸福一辈子!」小

    夫君、大娘子的称呼让夏韶涵和男孩会心一笑,顿感有趣,开始一唱一和起来,全

    然忘记夜已经那么深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为龙儿怀宝宝,又当妈来又当妻,龙儿太幸福!」

    男孩一脸的感激之情。

    「世上只有龙儿好,妈妈为龙儿生宝宝,父子齐来爱妈妈,妈妈幸福了!」

    夏韶涵娇羞的红了脸。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身材真是好,高大丰满成熟韵,龙儿好喜欢!」

    男孩眼珠一转,赞美起夏韶涵来了。

    夏韶涵脸一热,有些羞意,却也不忍打消男孩的兴致,跟着唱道:「世上只

    有龙儿好,龙儿的身子象宝宝,唯有肉棒赛成人,妈妈真喜欢!」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乳峰真饱满,头似樱桃好肥腻,龙儿握得欢!」

    「世上只有龙儿好,龙儿稚气风神俊郎,恍似人间美少男,妈为儿喝彩!」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香屄粉嫩韵,春水淅沥喷儿脸,畅想回母路!」

    「世上只有龙儿好,白皙肉柱蘑菇大头,青春逼人欲旺盛,六九乐逍遥!」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龙儿朝夕相伴,妈妈娇躯怀中抱,龙儿总想要!」

    「世上只有龙儿好,龙儿吸着妈妈乳房,重回幼儿生命路,妈妈也想要!」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肉洞真正小,夹住龙儿大肉棒,龙儿爽透了!」

    「世上只有龙儿好,龙儿的本钱实在大,进出亲娘实在妙,留恋心更强!」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身体象宝藏,进进出出真有味,一辈子不忘!」

    「世上只有龙儿好,龙儿的棒棒是个宝,金枪不倒妈妈喜,快乐享无边!」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身体全属我,投进妈妈的怀抱,妈妈我还要!」

    「世上只有龙儿好,高高的金枪举起来,慰劳妈妈的身体,填满充实它!」

    「世上只有妈妈好,龙儿和妈妈成了家,相亲相爱一辈子,永远在一起!」

    「世上只有龙儿好,小小夫君开启爱程,相拥相抱不分离,幸福到永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