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教官你别闹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十八章 教官你别闹3
                  此后的一个月里,也不知道渣教官哪根筋不对,总是针对她,慕倾倾每天过的是水深火热,她觉得自己都变成忍者神龟了,这短短的三十天,都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血泪史了!
在宿舍又要小心翼翼,这日子,过得当真苦逼透了!
到了年关,宿舍里的战友都在打包行李,准备回家过年了,慕倾倾无处可去,只能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发着呆,来军队一个多月了,苦头吃了个遍,可男神的影子都没见着,不禁怀疑自己来这里是对是错了!
“小卿,你也不回家吗?”
看到又凑过来的俞臻,这大块头黏人的很,慕倾倾有时候被他黏的很不方便,她的身体正在发育,他这样以后她会更加不方便,又不好发作,只好对他愈来愈冷淡,漫不经心道:“不回。”
俞臻也不在意她的冷淡,笑嘻嘻的往她身边一个侧躺,“那我也不回去了,我留下来陪你。”
靳荆这一段时间以来也不好受,每次见到那个少年总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如同着了魔一样管不住自己,可每次看到她耀眼的双眸对别人散发着美丽的灼灼星辉,他的冷静不在,又无从下手,只能体罚她,然而少年看向自己的眼神从怨恨到平静再到无视,他又后悔茫然。
不知不觉间,对她的关注日益增多,他很清楚自己是不喜欢男人的,可偏生这个人像在他心里生了根,怎幺都拔不出……
今天军区放假了,很多兵士都会回家过年,靳荆鬼使神差的走到了205宿舍,心想着:我只是看看她走了没。。
可是他看见了什幺?那个男人竟然半压在她身上?
虎目寒光乍现,再也忍不住,迈步上前将碍眼的男人从床上拽起,往地上一扔,抡起那个让他整日神思不属的家伙就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俞臻躺在地上,看着晃动的门板,一脸莫名的看着远去的两人,今天放假了吧?靳教官还要折腾小卿吗?
慕倾倾被拎在半空极不舒服,使劲扑腾了几下,没有任何效果,这个渣教官又吃错什幺药了?
一些探头往她身上瞧的目光让她恨不得把脸蒙上,怒斥道:“姓靳的,你快放开我,你这样是违反纪律的。”
今天倒是胆子肥了!敢这样称呼他,进到宿舍,用脚把门猛的一带,发出嘭的一声重音。
震的慕倾倾心里砰砰直跳,尔后她的身体就被投在了床上,高大威猛的男人迅然欺上了她的唇,“你干什………嗯……”
她的唇竟是这般的香甜可口,小舌软滑,津液甘甜,情动再难自控,捧住她的头,由浅至深,狂热的含住吮吸,带了薄茧的修长手指在她的发间脸颊轻轻摩挲。
那幽幽缕缕的香萦绕在他心里,慢慢结成网,困住他,束住他,逃脱无门——
唇被他吮住的霎那,心里的惊骇的浑身颤抖,她现在,她现在怎幺看都是个男的啊,突然,她想到了平日听到的一些传言,因为女人少,造成了众多男男爱,莫不是这渣教官也是个死基佬?
想到此,慕倾倾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袭来,猛然咬向男人的嘴唇,待到嘴里尝到了铁锈味才松开。
疼痛袭来,靳荆的眸中渐渐回复清明,他这是在做什幺?怎幺会吻了一个男人?还沉溺其中。。。
在他松下来后,慕倾倾快速推开他,蹲在垃圾桶旁一阵阵干呕。
她避他如蛇蝎厌他如脏物的样子,深深刺痛了靳荆的眼,一霎时仿佛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怔怔的坐在床上看着他,直到她停下干呕,靳荆才放下身段低低道:“以后我不会再体罚你了!”
闻言,慕倾倾抬眸,清亮的眸子闪过一抹嘲讽,这算什幺?要她用身体去换吗?
冷笑一声,“不必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恶心。”看到男人脸上涌上深受打击的痛苦之色,慕倾倾觉得很是快意。
懒得再看他,门一摔,走了出去。
短短半个小时,靳荆就尝遍了酸甜苦辣,现在所剩下的只有苦,无边无际的苦。。
盯着紧闭的门扉,眸中明明灭灭,一片阴翳。
时间飞逝,转眼几天过去了!
新年将至,这一天,没有回家的兵士聚集大堂一起看节目,过除夕。
夜幕刚临时,俞臻就拉着慕倾倾去了大堂,里面是几人一桌的圆桌,上面摆着茶水瓜果,独独没有酒水。
里面人已经坐了不少,过年对当兵的来说是难得的假期,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边嗑瓜子边聊天。
慕倾倾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俞臻紧跟着她坐下,时不时地在她耳边说着一会要演的节目云云,说到可乐之处手脚并用,卖力的博她欢颜一笑。。
靳荆进来后,先在各处巡视了一圈,这几日她一直躲在宿舍,他又拉不下脸去找她,思前想后,就来了这里,前方的靠墙一桌上,她与俞臻交头接耳,笑的欢畅,眼角眉梢染着丝丝浅笑,由衷而发的笑使她整个人发了光般明媚。
靳荆站在门口,目光再也移不开!
“靳荆,怎幺站在门口?走,我们一起找个位置坐下。”
说话的是二营的教官罗非。靳荆收回视线,神色微黯,随着罗非入了座,可目光仍不时的看向那个少年所在的方位。
“你看什幺呢?大过年的我怎幺看你不太高兴啊?”
“没什幺,随便看看!”
“咦?你的嘴唇怎幺回事?该不会被哪个相好的给咬的吧?”
靳荆面上略过一丝尴尬,很快被他掩藏了过去,笑道:“你还不知道我,哪里有什幺相好的,我又不喜欢男的……”说到不喜欢男的时,靳荆莫名有些心虚。
罗非叹了口气,“唉~我们都三十好几了,还不知道老婆在哪个角落呢!”
慕倾倾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屏幕上的节目,这些节目对她来说实在太无趣,要她选择,宁可回宿舍睡大觉来的舒服。
正在她无聊的四下张望时,大堂门口缓缓走进几个人,蓦地,慕倾倾睁大了眼睛,是他——
在那样艰难的日子里,他给的那丝温暖,弥足珍贵,融进了慕倾倾的心里,她为他而来!
即使远在门口,橘黄的灯光下,那俊美之极的面容仍依稀可辩……
颀长的身影,笔挺刻板的军装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清隽优雅,走姿从容自若,如同珠玉一般散发着高贵而温柔的气质。
大堂里的吵杂喧闹离她远去,心里眼里都只看得见那个给她温暖的男人,慕倾倾缓缓站起来,朝他走去,她不知道错过这次,又需要等多久才能再见到他。
“你去哪?”俞臻看着神色不太对劲的慕倾倾,不解的问道。
“我有点事,你不要跟着我。”不理会俞臻,继续朝那个方位走去。
她的话俞臻是不敢不听得,有些沮丧的耷拉着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的背影,他不知道的是,他这又粗又壮的糙汉子做这种神态实在有些违和。
靳荆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解她这是要做什幺,心生疑窦,看到她走到那人身旁,那人他认得,相貌俊美,家世顶尖,来军部也只是来镀金的,原来她喜欢的是这样的吗?
胸口堵憋的厉害,不敢再看。
慕倾倾慢慢来到他的身侧,垂眸低声轻唤:“先生……”
男人听到她的轻唤,抬起头,眸光温润,唇色绯然,“你是在叫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