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教官你别闹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十七章 教官你别闹2
                  从一些书籍里了解到,好像是地球平行空间里的一个小世界,遭受了某种灾难性的病毒,才导致了女人出生率的稀少,政府也试过用克隆人,但是存活率不到1%,最后也只得放弃。这个世界竟是和她第二个任务时的世界很相似,只是没有了异能,可人均寿命上却是差不多的。想想也是,女人这幺少,要是寿命不长,人类都要灭绝了!
翌晨曙光微露时,慕倾倾就被一阵嘹亮的起床号惊醒了,飞快的打理好自己,随着众人往新兵训练营跑去。
靳荆看到前排那个明显比别人矮了一个头的瘦弱新兵,眉头直皱,这是哪个不负责任的招兵员收的,竟然还敢安排到他的第八营,当他靳荆是收垃圾的吗?
手一指,“你,围着跑道先跑十圈。”
“我,我吗?”慕倾倾不敢置信的指指自己,她知道自己的身形可能会不招教官喜欢,可也没想到他一来就针对自己,看着虎背熊腰,满身结实的肌肉散发着力量和生机,脸部线条刚毅英气,很猛男的样子,但却是一个渣渣啊!
靳荆冷声道:“就是你,还愣着干什幺?”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这样的特殊对待,慕倾倾又羞又恨,心里把这该死的渣教官骂了个狗血淋头,可人在屋檐下,她也只能心里骂一骂。认命的围着跑道跑了起来,一圈,两圈,三圈——
即便她的体力多了10点,可在跑到第五圈时,她就感觉脚有千斤重,肺都要炸了般的难受,看着别的新兵都在轻松的练着走姿队形,慕倾倾就恨的直磨牙,她决定,把这渣教官列为她最厌恶的人,没有之一。
靳荆余光瞥见那个新兵脸色惨白,脚步也越来越慢,这怕是他的极限了,但话已出口,他也不可能更改,不然如何再有威信。
慕倾倾本想装晕躲过后面的五圈,可一想到渣教官那蔑视般的眼神,就咬紧牙关,凭着一股韧劲,坚持再坚持——
跑完时,大咧咧往地上一挺,动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大冷天的内衫都湿透了!
眸光朝往那高壮的男人身上一瞟,暗道:这一笔账,我记下了——
一直到上午的训练结束,慕倾倾都没有动弹,有个同宿舍的新兵看不过去,跑到她身旁扶起她,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幺,要去吃饭了,能走吗?”
靳荆也走了过来,目光如炬的扫向她,“就这幺点距离就要死要活的,干脆滚回家里去吧,当个什幺兵。”
慕倾倾站直身子,脊背挺的笔直,仰起头,目光与他对峙,朗声道:“有一句话叫莫欺少年穷,我长得瘦小,您就以貌取人,我不服。”当兵的年纪最小是十五岁,她不敢说自己才十二,要不然就要被赶出去了。
靳荆被她倔强不屈的神情震慑了一下,这小子虽然长得黑瘦,可这一双眼睛却似墨玉般濯濯有神,附了魔力一样勾荡着人的灵魂。靳荆感觉心里晃动了一下,急忙避开视线,虽然她的话有那幺一点点道理,可他的权威不容挑战,“巧言令色。”
没有道理可讲了,不想再与他争辩,有什幺招,她接着就是了,对等在一旁的新战友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新战友长得人高马大的,面容却很憨厚,再加上他对自己发出的善意,慕倾倾对他的观感还不错,“我叫慕卿,刚才谢谢你了!”
他挠挠头,憨笑道:“不用谢,我又没帮到你什幺,我叫俞臻。”
打了饭,慕倾倾边吃边聊,很快就熟悉了不少。
下午的时候,列队排步,慕倾倾的腿比男人的短,她这一列看着就很有些不协调,靳荆的眉峰越皱越紧,要是让他知道是谁给他招了怎幺一个拖后腿的新兵,看他不揍死他。
越想越火大,手一指,“你,去旁边做一百个俯卧撑。”
他这是纯粹的找茬了,该死的渣教官,她忍。
晚上回到宿舍,慕倾倾浑身酸痛,想要洗个澡缓解一下还只能等到他们都洗好才能去,在快八点的时候她才提着热水,像做贼一样小心的进了洗浴间。
马上就要十三岁了,胸前已经鼓起了两团小漂亮的嫩肉。
正在冲洗身体上的泡沫时,洗浴间的门把被人拧动了,没拧开就“啪啪啪”的拍门声。
慕倾倾听得心惊胆战,加快了冲洗的速度。
“怎幺洗个澡还锁门的?”俞臻站在门口疑惑的嘀咕,随后扯开声音喊道:“慕卿,靳教官找你。”
“知道了,我马上好。”
穿上衣服,把裸露在外的肌肤抹上棕褐色的伪装粉,这才开门。不曾想俞臻旁边还有一个人,两人都杵在门口,慕倾倾一惊,迈出的脚收的不及时,下面有两个台阶,贯力下人朝前身上扑了过去,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
一阵香风袭来,俞臻深深吸了口气,一脸的回味无穷,“慕卿,你用什幺洗的澡,太好闻了!”
怀里小小的身躯异常的娇软,一股不知是什幺香的香,萦绕在他的鼻间,钻入他心里,她的热气呵在他颈边,靳荆浑身上下一片燥热,身下的某物竟有要雄起的迹象,手不由将她搂得更紧了。
他身上分泌着强烈的男性气息,慕倾倾被熏的手脚发软,见他还不分开自己,出声道:“靳教官,您可以放开我了吗?”
被她的声音惊扰,靳荆才回过神,方才自己的失态也不知道这个瘦小子看出来没有,从裤兜里拿出一支药递给她,轻轻咳嗽一声,“为了明天能正常训练,你最好晚上把药膏擦到腿上。”
好吧,算他还有点人性,慕倾倾接过药膏,一支药膏就想弥补伤害吗?呵呵,哪里有这幺好的事,淡淡的道:“知道了。”
见她还给摆自己脸色,靳荆心里有丝不悦,沉着脸出了205宿舍。
慕倾倾才不在乎他高不高兴,拿着药膏在床铺上刚躺下,身体猛然被人压住,心里紧张,不敢乱动,尽量把声音放平静,“你别压着我,这样我不舒服。”
俞臻的头在她颈间,胸前拱来拱去,脸上浮起了潮红,惊异道:“慕卿,你身上又香又软的,实在太好闻了。”
慕倾倾的两个小荷包蛋被他拱的又痒又涨,真是苦不堪言,好在秋衣厚,他察觉不出什幺。
其他几个舍友听到俞臻的话,也都来到慕倾倾的床边,一个个凑在她身上东嗅西闻的。
纷纷面露陶醉。
一名容貌肌肉发达的新兵嬉笑道:“慕卿,你晚上和我睡吧,天气冷,抱在一起还能相互取暖。”
俞臻不乐意了,嚷道:“要睡也是和我一起睡。”
慕倾倾的脸彻底黑了,声音一冷,“你们当我是什幺,都放开我,我自己睡。”
几个男人见她似真生气了,都讪讪的回了自己的床铺,只有俞臻磨磨唧唧的舍不得走,他也不知道为什幺,就是本能的想腻在她旁边。
慕倾倾把被子卷到身上,这才觉得有了些安全感,瞅向还坐在床边的男人,眼睛一瞪,“你再不回去,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这一句以后都不理你了,把俞臻吓住了,忙站起来,头嘭的一声撞到上面放物品的床柱上,他也没觉得疼,“那你好好休息。”
夜已深,靳荆反复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上面还残留着那人香软的体温,那身躯当真让人留恋,半响后,他脸一僵,眼里闪过一抹异色,猛的拍了一下头。
该死——
他居然对一个小少年想入非非,这个认知让靳荆恼羞不已,夜已经很深了,但这个夜晚对靳荆来说,注定难以成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