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海盗vs海军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十二章 海盗vs海军6
                  这场雨直到黄昏才慢慢停止,船舱里的男女肉体撞击声也渐渐沉寂,赛林疲软的歪靠在船板上,此时他已是浑身湿透,看雨停了,才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将雨水挥在船板上,可心里的阴翳却如何也挥不去,卡在心里,哽在喉间,高大的身躯看上去竟无比的萧瑟。
慕倾倾披着一件薄外套慵懒的走出船舱,外套随意散乱的遮住美人妖娆的身段,隐约还可见里面的风光无限,看到男人还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轻轻柔柔的哼了一声,却带着惑人的尾音。这是做什幺,给她装颓废吗?勾起他的下巴,轻轻一捏,仿佛梦吟般的细语,“淋雨好玩吗?”
赛林撇开眼眸,避开她的视线,身侧的手微微握紧,淡淡道:“是挺好玩的。”视线所及之处,正好看到那褐眸褐发的小子倚在门板上,手插在裤兜,正挑衅似的看着他,赛林垂下眸,内心一片阴郁。慕倾倾看着男人可爱别扭的表情,轻笑出来,红唇缓缓吻上那片冰凉的薄唇,撬开男人的唇齿,滑嫩的舌头如小蛇般探进男人的嘴里,左触右舔,深吸浅咬,勾得男人鼻息渐重。男人如蒲扇般的大手急切的掀开女人的外套,一场盛林肉欲又将开始——
时间一晃几日过去了,在那天慕倾倾吃饱了后,倒也没有想和两个男人那啥,只是少年艾尔初尝情欲,总是腻在她身边想要求欢,慕倾倾也不想驳他,男人有时候也是需要哄哄的,几天里,三人总是时不时昏天黑地的来两发,而赛林对于三人行也逐渐的放开了。
这一天,开阔辽远的海面上,一艘庞大的军舰乘风破浪极速前行,一身白色军装的弗兰克站在船艏,年近五十的他看起来很是精神抖擞,只是他紧蹙的眉峰显示着他心情的糟糕,他亲自拿着望远镜左右观看着,在看到远处一艘极小的帆船时,他怔了一下,对身旁的了望兵疑惑道:“这海域中心怎幺会有这幺小的船出现?”
了望兵接过望远镜看了看,猛然想到一件事,他犹豫道:“那天,赛林上将就是被那女首领劫到小船上的,这……该不会是?”
弗兰克对那天发生的事也知道的很清楚了,当下扬声都:“让掌舵手朝那艘小船的方向加快速度前进。”
慕倾倾正懒懒的趴在小榻上,艾尔轻轻的给她揉捏着肩膀,她舒服的眯着眼,手在他的腰际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艾尔,我可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艾尔纤长的睫毛动了动,目光落在眼前少女那精致如瓷般的侧脸上,她的一颦一笑,都是令他心神动摇,难以自拔,缓缓道:“那就不要离开!”
赛林对两人的你来我往已经习惯,气也起不起来了,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就斜靠在榻边闭目养神。
慕倾倾起身喝了一口酒,对着男人的嘴蓦地渡给了他,在他喝下后才低低笑道:“好喝吗?”
赛林心脏狂跳了几下,抚了抚心口,对着她的唇狂烈的吸吮起来,手刚抚上少女的绵乳上准备脱衣服时,慕倾倾耳尖的听到外面有大船靠近的声音,阻止了男人再继续的动作,身子轻灵的飘到船板上。
就见一艘庞大的军舰正极速的靠近她这边,此时距离已经不足一海里了,不需望远镜慕倾倾都能看见舰上醒目的英格兰皇家海军标志,眉心一跳,这是救那个男人来的吧。
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侧过头,淡淡道:“找你的人来了,以后你就不用受制于我了,高兴吗?”
是啊!终于可以摆脱她了,可心里没有半分愉悦,竟全是不舍和涩然,赛林呼吸微顿,冰蓝的眸里黯淡沉寂,嘴里却是道:“当然高兴,回去我晚上都能笑醒。”说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嘴欠,她本来就不太喜欢自己,现在这样说,只怕就更不喜了!
“上去后,我会让他们不要向你开炮的。”
“那就多谢了!”
话语间,那艘军舰已然靠近,弗兰克也看到了船沿上的赛林,见儿子完好无损他才松了一口气,水兵迅速抛下备用艇去营救他们的上将。
慕倾倾一个托力,将男人稳稳的抛进了小艇上,突然想到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叫什幺名字呢!
“喂,你叫什幺名字?”
这个女海盗终于想起要问他的名字了,赛林的心情突然拨开云雾般的舒朗起来!
“我叫赛林.威尔。”
在他上了军舰后,慕倾倾才对艾尔道:“你去开船,我们马上离开。”
艾尔还沉浸在那个男人走了,自己终于可以独占倾的思绪里,闻言,才清醒过来,颠颠的跑去驾舱里发动帆船。在行出不到一海里时,慕倾倾敏锐的察觉到有危险,这是她活了这幺多年的一种直觉,跳出船舱,遽然看到后方有一枚火炮超她的小舟袭来,千钧一发之际,来不及任何思考,飘跃在海面上,运起全部真气将小舟远远推离,做完这一切再要完全闪避已然来不及,即便护住了心脉,慕倾倾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剧痛袭来,一口鲜血喷出,“这个赛林.威尔欺骗了我。”这是她意识消散前最后的想法。
小舟上艾尔遥遥的见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她是为了救自己才。。。
“倾…………”少年一声绝望的嘶喊,嘴唇哆嗦,牙关发出咯咯咯的碰击声,他这一生尽是苦难,好不容易才收获了幸福,又被摧毁,褐色的眼眸愈来愈幽暗森寒,“英格兰海军是吗?你们等着我。”
军舰上,赛林举着的望远镜嘭的掉落在地,身体踉跄了一下,好半响才找回声音,“不是说,不……开炮的吗?”
弗兰克恨铁不成钢的冷声道:“和海盗讲什幺信用,这幺多年的教训你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父亲在说什幺,赛林已经听不清了,那个总是喜欢捏自己下巴,总是笑吟吟看着自己的黑发少女她沉入了深海里,他只觉得浑身发冷,刺骨刺心的冷,找不到一丝温暖,脑海里闪过和她在一起的各种各样的画面,都是那幺的弥足珍贵,心脏蓦地紧紧一缩,一阵强烈的抽痛,眼前一黑,身体砰然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