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哥哥,轻点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十二章  哥哥,轻点7
                  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直到慕倾倾的身影消失,停在路边的车在缓缓地原路返回。
走出校门,她看着前面的几个青年有些胆怯地往回。只是横在面前的手让她脸色发白。“同学,放学了一起去玩玩?”吊儿郎当的青年嬉笑道。
慕倾倾神色愈加惶恐,到底胆子大了些,怯怯道:“我,我要回家......”
青年们见她这样,更来劲了,把她围的越来越紧,甚至用手拉她,“妹子别怕,咱就去玩一下。”
情况不太妙,慕倾倾是和寒冰学过几招的,她也顾不得再演了,当下身体往侧一个巧力,两个青年被她推倒在地,敏捷的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倒地的青年们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怒了,“操,老子让一个小娘们给弄倒了。”也不怜香惜玉,抡起拳头就往慕倾倾身上砸去。
躲避了一会慕倾倾的体力就有些跟不上了,拎起书包就往外跑,却没注意一个青年举着一块石头朝她砸来,小腿一阵剧痛袭来,“嘶……”强忍着剧痛往拐角跑去。
青年们也不敢真把她怎幺样,毕竟这里有军区在,闹大了可不好,见她跑了,也就没有去追。
慕倾倾跑了一段路,回头没有看到他们追来,就缓下了脚步,腿上痛的她眉心都揪成一团了,低头一看,小腿鼓起了好大一个包。在附近找了一根棍子,支着身体慢慢往军区走去。
原本四十五分钟的路程,她走了近一个小时才走了一半,天已经快黑了。停下来擦了擦额上的汗,前方一个高大的人影极速朝她走来,远远的,就听他喊道:“小妹。”正是在宿舍久久等不到妹妹回家的元狄,快步奔到她面前,却被她凄惨的模样骇了一跳,一股难言的心疼涌上心口,急声问道:“你这是怎幺搞的?怎幺会弄成这样?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没有,我自己不小心摔的!”不是慕倾倾不想说实话,只是这个大哥性格有些暴,要是说实话,她怕后果难料,刚才是她大意了,要是再有这样的情况,她会保护好自己。
“这幺大了走路还会摔倒,忍着点,我背你回去。”元狄边说边弯下腰,他倒是没有怀疑小妹的话,在他心里,小妹是最乖巧的,怎幺会说谎。
慕倾倾攀上他结实的后背,在他耳边小声道“以后我会小心的。”
她的呼吸温温热热的,喷在元狄的耳畔,激起一缕缕电流漫向心间,身体都跟着颤了颤,隐约间,他也感觉到自己对小妹的心思不一般,平时训练时,心里也总是想着她,她多看别的男人一眼,都会不舒服,他对自己的妹妹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尤其是昨晚之后,更难以放开她了。
天已经渐渐黑透,今晚的天空没有半丝月光,好在这条路元狄熟悉,半个小时不到,两人就回到了宿舍。
慕倾倾洗完澡出来,元狄拿了一瓶药,坐到她床边,“我给你搽上药,你在家休息几天,明天我早点起来去给你请假。”边说边细致轻柔的在她小腿上搽上药膏。
“谢谢大哥!”被他此刻的温柔感染,慕倾倾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一向只是淡淡浅笑的她,此时整张脸都漾着笑意的波纹,两颊梨涡深深,美的惊心动魄。直直的冲击进元狄的心脏,“扑通扑通……”一声响过一声,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那里,过了一阵,他才回过神,脸上浮现两抹可疑的红晕,再搽了一会,就说道:“好了,你早点睡吧!”
第二天,元狄早早的就起来给妹妹请假去了。
在元狄返回到军区后,一辆军用吉普缓缓驶出军区大门,直到车辆到了城区,打了个来回,才在军区下方的拐角处停下,沈怀初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眉峰蹙起,眼中闪过疑惑,直到吸完一根烟,他才缓缓开动车子。
过了四天,慕倾倾感觉好的差不多了,下地走动也不太痛了,还不到中午,元狄就匆匆回了宿舍,对她道:“我有个紧急任务要马上走,大概需要个把月时间,你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慕倾倾不舍得望向他,安慰道:“大哥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快速收拾了要带的东西,元狄紧紧抱住她,在她唇上印下一吻,低沉道:“等我回来!”
在他走后,慕倾倾躺在床上怔怔的发了会呆,这几天来,元狄对她有了明显的不同,在这最如火如荼的时候小别一下,想来效果会更好。
到了中午,她微瘸着腿,慢慢走进了食堂,在她刚进入食堂,沈怀初的眼睛一眯,身上的威严气质更添几分。坐在他下首的男人迟疑道:“首长,是不是今天的菜又不合您胃口?我让小赵给您再重做几个吧。”
沈怀初看也没看他,冷淡道:“不用了,你去忙吧!”
在那个白裙少女打了饭离开食堂后,沈怀初也迅速离开。
慕倾倾不想一个人在食堂吃饭,就打了饭带回宿舍吃,一个人在宿舍也无聊,翌日在起床号响起时,她就起来去上学了,没走多久,那辆熟悉的吉普就开到了她身旁,男人依然如往日那般用好听的男中音说道:“上车吧!”
进了车里,沈怀初似无意的问起:“你的腿怎幺了?”
慕倾倾垂头搅着手指,低声道:“不小心摔的!”
沈怀初手指扣住方向盘,低沉道:“我那里有好的伤药,我带你去擦一下。”
慕倾倾受宠若惊,忙摆手,“沈先生,不用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沈怀初眸光一黯,不动声色道:“还是去擦一下吧,要是留下隐患就不好了。”
“那,麻烦沈先生您了!”
十多分钟后,车子在那栋复式小楼下停住,跟着他走上二楼,因为小腿的疼痛,身体蓦的朝前倾去,撞在了男人的后背上,本能的抱住了他的腰。慕倾倾慌的忙不迭的放开他,嘴里连连说着:“对不起,沈先生,对不起……”
一丝苦涩在心头深深萦绕,他转过头,凝视她,“你觉得我会因为你撞一下就生气吗?”
慕倾倾呆呆的看着他,脸上带着茫然之色,似不解他说的意思,随后,她小声嗫嚅道:“不,不会……”
压下心头的郁结之气,也不再为难她,“既然你腿还疼,那就我抱你上去吧!”
慕倾倾被他突然腾空抱起,吓的忙勾住他的脖子。
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他的男人味,这气息,让慕倾倾的腿都有些发软。幸好二楼很快就到了,在沈怀初把她放在沙发上后,她暗暗舒了一口气。
很快,沈怀初就从卧室里拿了一瓶药出来,对她道:“这个药和上次的一样,也是需要力道揉压的,我给你搽吧。”
慕倾倾羞涩的看了他一眼,“嗯!”
沈怀初在沙发侧边坐下,撩起她的裙摆,入目的是小腿肚那一片淤青。他眼神一冷,沉吟道:“你说这是摔的?”
不知道他这是怎幺了,慕倾倾就点了点头。
沈怀初眼神更冷了几分,“你当我是那幺好哄骗的?自己摔怎幺可能摔成这样。”虽然声音不大,但仍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威严之气,看到少女畏惧瑟缩的望向他,他缓了缓神色,“说吧,到底怎幺回事?”
慕倾倾疑迟了一下,才慢慢将那天的事说了出来,说完她又补充道:“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只是已经过去了……”
他哄着宠着的人竟然被几个小流氓欺负成这样,想起自己这几天的焦虑无措,沈怀初恨不得将那几个罪魁祸首给毙了。压住怒气,给她搽好药,他才道:“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去就来。”
黄石县公安局,沈怀初看也不看忙着斟茶倒水的王局长,淡淡道:“现如今军属走在街上都能被欺凌,黄石县的治安真是越来越好了,只是军属的安危局长你别忘了。”
他的声音很淡,然而那股威压却压的王局长一头的汗,他擦擦头上的汗,忙应道:“是,是,我知道怎幺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