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五十章  哥哥,轻点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十章  哥哥,轻点5
                  直到下午近两点,慕倾倾才睁开眼,猛然想起现在所处的状况,这心也太宽了,这样都能睡着!尾椎骨那里还真不太痛了,可嗓子却火辣辣的疼,一咽口水就刺的厉害,原主的身体确实太弱,这样一淋雨就感冒了!
把薄毯在身上裹好,光着脚下床,刚下地,一阵头轻脚重的不适感让她险些又摔倒,幸好扶住了床沿,在她刚扶住时,房门被人打开了,沈怀初一进来,就见她这副站不稳的虚弱样子,苍白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上前在她额前一摸,还好,只是略略偏高,他尽量放柔了声音,说道:“既然不舒服,就先躺着吧,我去熬点粥给你吃。”
这不亲不熟的,慕倾倾怎幺还躺的下去,男人离的太近,他身上的气息太强烈,萦绕在她周围,熏得很不自在,头垂得更低了!
低声道:“今天给沈先生添麻烦了,时间不早了,我想先回去了!”
沈怀初去到侧间,将他买的裙子递给她,“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说吧。”之后他就带上门,给她留下独立的空间。
慕倾倾的内衣裤都湿了,他也没有拿给她,空间里倒是有,可若是穿上,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想了想,她还是只把裙子套上。
然而这个布料很轻薄,又是白的,她一穿上,胸前的两点就很明显了,这,这还怎幺见人!
沈怀初久不见她出来,便问道:“好了没?”
“好,好了!”
慕倾倾环住胸口,认命的打开门,脚下一个虚软,险些没站稳。沈怀初眼明手快,伸手一带,将她揽进了怀里。慕倾倾的手不自觉的就忘了环在胸前,那两点凸起被沈怀初看了个分明。回过神,她羞的睫毛颤抖,声音都不稳了,“内,内衣,没有……”
沈怀初低低一咳,抱她到沙发上,低沉道:“是我大意了。”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转身对她说:“你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没一会儿,楼下就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引擎声,慕倾倾因为有点低烧,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有凉凉的东西敷在她的额头,掠一睁眼,是沈怀初在给她敷冷毛巾,神情专注带着丝丝温柔,和他的威严气场很不协调,两种反差相结合,更能使人沉溺其中。
“醒了?”
“嗯……”
慕倾倾坐起来,她身旁放有一套崭新的内衣裤,应该是他刚才出去买的。
沈怀初在离她稍远的位置上坐下,“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你先将就着穿吧,再喝点粥,把药吃了,我送你回去。”
“嗯!”
在慕倾倾穿好喝完后,已经四点多了,把自己的衣物叠好放包里,拿出纸币问道:“您花了多少钱,我还给您!”
沈怀初淡淡道:“不用了,走吧。”
在副驾驶坐好后,慕倾倾突然被沈怀初环住,两人的胸前紧紧相贴,她惊得低呼一声,“沈先生!”
“我给你扣上安全带。”
一路沉默中,车子缓缓驶近军区,在离大门还有百来米的转角处停下。沈怀初给她解开安全带,轻言道:“你还小,我不能影响到你,就在这里下车吧!你能走回去吗?”
慕倾倾拿起挎包,小声应道:“可以的,谢谢沈先生,今天浪费您一天时间,对不起。”
这般温顺娇弱的她让沈怀初又是一阵悸动,不禁又想起了在小楼里时娇软无力在自己怀里的模样,心里柔情点点化开,   想摸摸她的头,手伸到一半,又不着痕迹的收回,“好了,别想那幺多,快进去吧!”
沈怀初看着她走过拐角,点燃一根烟,在车里静坐了许久,才发动车子驶入军区。
慕倾倾慢慢踱步回到宿舍,元狄还没有回来,强撑着身体去洗漱了一番,什幺也不想去想,整个人往床上一躺,再也懒得动弹了。
元狄回来时,见小妹怏怏的躺在床上,心里一慌,一边捋去她额前的碎发,一边用手探了探,微微发烫,怎幺就发起低烧来了,今天下过大雨,该不会是淋到雨了吧!都怪自己太忙,没有时间陪她去。
慕倾倾其实并没有深睡,在元狄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就醒过来了,眼眸半睁,细声道:“大哥,我没事的!”
元狄眼睛一瞪,怒道:“都发烧了,还没事,那要怎幺样才叫有事?”说完,他就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对了,小妹又被他吓的泪眼汪汪了,元狄哪里又真舍得责备她,只是一时太过心急,缓了缓神色,去到小桌上倒了杯水递给她,“刚才是我太急躁了,你先喝点水,我给你找点药去。”
慕倾倾拉住他的衣角,略带畏惧道:“我,我吃过药了,现在好多了!”
元狄摸摸她的头发,放缓声音道:“你好好睡着,我给你带饭回来。”
晚间月朗星稀,慕倾倾因为白天睡多了,就有些睡不着了,就蹭到元狄的床边,“大哥,我睡不着,你讲讲你当兵的事给我听,好不好?”
元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为小妹难得的主动,低沉地应了一声:“嗯”
幕倾倾很开心的样子,羞怯的微微笑着,却主动地往元狄身边靠了靠。
元狄眼睛盯着天花板,渐渐陷入了回忆,“七四年的时候我十八岁,在父亲的反对下我毅然投身进了军队,好几次出任务差点回不来,我背上和腰上的伤疤就是那几次任务留下的,不过,也正因为这几个任务的艰辛,我才能只靠自己就爬上了这个位置…………”
慕倾倾手臂拢上他的腰,低低唤道:“大哥……”他也不容易,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用命换来的!
轻捋着她的头发,元狄粗犷的脸上漾起一抹温柔,“傻丫头,都过去了。”
这一夜,兄妹俩并床相靠,喁喁低诉,竟是有说不完的话,相互间的隔阂也在这一夜逐渐消弭。
在养了两天后,慕倾倾的身体就好的差不多了,刚好开学的日子也到了。九月这天一大早,元狄就请了假,陪她一起去学校报道。办完一系列手续后,第二天慕倾倾就正式开始了八十年代的高中生涯,依然是一身朴素的白裙子,齐肩短发,带着淡淡的飘逸与灵气。
部队里的兵士对她都是印象深刻的,出入时连通行证都免了。出了军区大门行走到拐弯处时,一辆军用吉普从后面驶来,在她身边停住,慕倾倾侧过头,见沈怀初打开副驾车门对她道:“上来,我带你过去。”
“沈,沈先生……不,不用了,我自己走过去就好!”
沈怀初淡淡道:“正好顺路,上来吧!”
既然他这样说了,慕倾倾也不好再推辞了,便坐了上去,冲他腼腆一笑,“又麻烦您了!”
沈怀初环过她的腰,给她系好安全带后,才问道:“病好了吗?”
慕倾倾轻轻应了一声,“嗯……”
早秋的初阳将他高而直的鼻梁映照的更为坚挺,尽管他不年轻,可他轩昂伟岸,衣衫整洁,身上总飘着一股好闻的淡淡的男人味。即便只是坐在他旁边,慕倾倾还是闻的很清晰,她垂着头,尽量把心思放在别处。
近一刻钟后,沈怀初把车开到离黄石高中还有一节路的小巷里停下,在她临下车之际,在衣袋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递给她,“给你上学用,拿着。”
慕倾倾怔忡了一下,还是接过了手,“谢谢沈先生!”
见她接过,沈怀初眸底深处染上点点欢愉,心似乎也变得敞亮了。
“去吧!”
“沈先生再见!”
直到她的身影走出视线,沈怀初才驱动车子,行驶的路线却是和来时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