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男尊女贵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十七章 男尊女贵1
                  慕倾倾回到爱神空间时,精神有些萎靡。
“欢迎回来,我的试炼者,你这次任务得到净心的倾心度99%。获得潜能点5点,由于试炼者没达到产子等级,扣除2点潜能点,现在你可分配的潜能点为3点。”
慕倾倾打开自己的属性面板。。
试炼者姓名:慕倾倾(可更改)。
性别:女。
外貌:85(100满属性)。
魅力:72(100满属性)。
力量:52(100满属性)。
敏捷:38(100满属性)。
智慧:62(100满属性)。
根骨:44(100满属性)。
体能+10。
这次任务完成的有些艰难了,她想了想还是把这3点全扔在了外貌上。加好上,属性面板上的数值变成了:
试炼者姓名:慕倾倾(可更改)。
性别:女。
外貌:88(100满属性)。
魅力:72(100满属性)。
力量:52(100满属性)。
敏捷:38(100满属性)。
智慧:62(100满属性)。
根骨:44(100满属性)。
体能+10。
生活还在继续,没有那幺多时间给她伤春悲秋,慕倾倾在空间里趴了一天,就开始了下一个任务。
慕倾倾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于正在行驶中的马车内,车内有淡淡的幽香萦绕,说不出的好闻,车榻上铺有软软的垫子,即便马车在行进也不会多颠簸,车内的隔板做工精致光滑,连车帘用的都是上好的绸缎,最让慕倾倾侧目的不是马车的奢华,而是她对面小榻上,手捧一卷书籍斜斜倚靠着的男人。
他身姿修长,面若冠玉,乌黑的长发以雕工精美的玉冠束起,一袭月白暗花锦袍,腰际系有玉佩香囊等物,姿态闲雅,整个人如日月入怀,说不尽的风流肆意。
那股幽香正是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她心里此刻闪过两个字,那就是风骚。
她快速翻阅起原主的记忆,现在是大雍二十年,这是一个在战国时期被大楚得到了天下的分裂时空,也是奉行诸子百家,
几百年后不知为何,女婴的出生率极速降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人的地位被大大提高,只要你有能力,甚至可以娶夫纳侍,还可以读书科考做官,这是一个男尊女也贵的世界。
她的身份是江南钱唐第一世家,容家的二房嫡长女容倾,今年十四岁,对面的男子是她的父亲容玓,容玓容貌俊美无双,在江南一带是数一数二的名士,诗书字画更是被人称绝,被无数文人学子追捧,现在年岁渐长,不但没有减低他的风华,反而更添成熟男人的魅力。真是人如其名,明月珠子,玓玓江靡。
此行是要带她去建康的万山书院求学,原主以前白日在族学里念书,夜晚则与病弱的母亲居在偏院,与这位父亲并不亲近。
若不是他要去万山会友,也不会亲自带她同去。
这次既然神使没有给她限定攻略目标,那她便恣意一回又何妨!
这时马车不慎颠簸了一下,容玓移开手中的书卷,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醒了!”
“嗯!”慕倾倾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笑的很是秀气,她往前靠了靠,眼睛朝他手里的书看去,好奇道:“父亲看的是什幺书?可否让女儿也看看?”
容玓心里闪过一丝诧异,他这个女儿,因怨怪他长年冷落于氏,除了平日的见礼并不会多与他说旁的事,今日倒是改了性子了,他微微一笑,“只是一本随笔,阿倾要看便拿去吧!”
慕倾倾接过来,翻了一会儿,凑到容玓身旁问道:“父亲,这建阳郡是在哪里呢?好像很有意思!”
吸了吸鼻子,靠得这般近,他身上的幽香愈发浓烈了,“父亲身上熏得哪种香,竟如此好闻,阿倾也要熏。”
容玓哈哈一笑,从暗格里拿出酒,斟了一樽,放在唇边轻轻一抿,那双手,莹润细腻,白皙光滑,就是女子,也未必有这幺好看的手。他嘴角勾勒出迷人的微笑:“建阳里建康倒是不远,有机会我带你去游玩一番便是了,说到这熏香,阿倾倒是识货,这可是我自制的熏香,外面那是千金难求的。”
看到他这副模样,慕倾倾心里划过一丝异样,难怪他即便只是偶尔进于氏屋里坐一坐,于氏也丝毫没有怨言,真真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她笑盈盈道:“父亲真是太厉害了,那以后阿倾可就只用父亲制的熏香了。”
对于独女亲近自己,容玓还是很高兴的,用指尖戳了戳她额头,“叫爹爹!”
慕倾倾从善如流,软软的叫了声:“爹爹!”
听得容玓又是一阵快慰大笑。
这时,赶车的小厮在外面惊慌道:“二爷,天上乌云聚集,怕是要下大雨了。”
容玓淡淡道:“那便找个客栈酒肆躲上一躲,作何这般惊慌,有失风度。”
没过多久,伴着几道白光闪过,天空就响起了一声声震耳的雷鸣声,慕倾倾恐惧的把头埋进进容玓的怀里,手环住他的腰,低低道:“爹爹,我怕……”
容玓有些好笑她孩子气的动作,拍拍她的背,以作安抚。
半盏茶时间后,在洒落的雨滴下,马车终于进入了一家客栈,里面人影涌动,都是来躲雨的行路人。
父女俩一进入客栈,里面的吵杂声顿时一静,众人目光灼灼的看着两人,均被父女俩的容貌风采折射,半响才回过神来。
小厮容江过来小声禀报道:“二爷,客栈只剩下一间上房和一间下房了,您看?”
容玓稍一沉吟,开口道:“你去住下房,阿倾与我去上房。
到得房间,容玓扔了一块碎银子给小二,让他提两桶水上来,小二一接到银子,乐颠颠的下去忙活了,没一会儿,他便拎了水上来,放下后还细心的把门关好。
听着帘子后面的哗哗水声,慕倾倾的心头跳了两下,忽略掉那些声音,她站在窗边,静静的注视着雨后的怡人景色,想着接下来要走的路,上两个世界,她都在闲暇时不断充实自己,再加上原主的记忆,她也想看看在这个世界她能走到什幺样的高度!
“想什幺事情,想的这幺入神?”
慕倾倾回过神,转过头笑道:“爹爹,你洗好了!”她去桌上斟了一杯茶,递到他手边,“这里没有好茶,爹爹将就喝一点吧!”
容玓身上只披了一件丝滑的绸衣,腰间松散的系了一条腰带,及腰的墨黑长发滴着水珠随意披散,很是惑人。
他接过茶,微抿了一口,笑道:“出门在外,无妨的,你也是一路风尘,还有一桶水,去洗洗吧!”
慕倾倾拿了换洗的里衣,拉上布帘,脱去衣衫,站进桶里舀起水往身上淋。
此时日光渐暗,容玓捧着一卷书在看,听见水声哗哗,不经意的侧头一看,布帘上,少女玲珑有致的身形倒映在上面,形成一种优美的剪影。他眸光一闪,快速转过了头,叹了口气,女儿这幺出色,以后不知会便宜了哪些男人,想到此,他心里一阵郁结。
慕倾倾披好衣服出来,见他长发还是披散着,拿了一块干布巾,来到他身边,轻轻揉揉的给他擦拭着头发。她和他一样,也只是披了一件薄薄的绸衣,这样贴近着,彼此的肌肤难免会碰触摩擦。
在慕倾倾的指尖再一次不小心擦过他脖颈时,容玓转过身,接过布巾,说道:“好了,我自己来吧!”
            看到她也是薄薄的一件里衣,胸前两团浑圆形态一眼可见,他眉峰微皱,“怎不穿小衣?”
            慕倾倾笑道:“爹爹你不知道,穿那个睡觉可不舒服了,再说了,我也不出去,只在房里,不打紧的。”
            容玓别过脸,   声音有些不自然:“嗯。你在房内呆着,一会我让人把饭送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