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大师好高冷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十三章 大师好高冷6
                  这一晚,慕倾倾做了一晚上的梦,在梦里她已经把净心压在身下办了,睁开眼时脑子里还在回味梦里的销魂,一转头,发现枕巾一片湿润,……她这是留了多少口水!起来把枕巾扔到水盆里泡了。
这会儿已经到了寺里过堂时间了,看着厨房里的萝卜青菜,慕倾倾有些苦恼,这萝卜青菜吃一天两天甚至一个星期也还好,这连着吃了两个月了,她实在有些馋肉了,更何况这身子正是发育的时候。
正在对着碗里的菜粥有些难以下咽时,院门被人拍响了。打开门见到提着提着一篮子食物的虚妄,她眼一眯,热情的将他让了进来,笑道:“虚妄,又麻烦你了。”
虚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顾施主太客气了,一点都不麻烦。”说完他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慕倾倾心道这少年和尚还真纯情,动不动就脸红,该是见过的女性太少吧。她收起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嗔怪道:“你都让我叫你虚妄了,你怎幺还叫我顾施主,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不若,你便叫我倾倾吧!”
也不待他扭捏,凑近他耳边悄声道:“你对这山上熟,你带我去山上打些野物呗!”她上个任务跟着周盛可是学了不少打猎手段的。
“这,这,怎幺能行……”
“我又没有出家,怎幺就不行了!”
终于,虚妄耐不过慕倾倾的一堆歪理,带着她悄悄朝后山走去。
可能是因为住在山上的僧人不杀生,山林里的野物很多,慕倾倾用自制的弓驽射了一只野鸡,这还是她实在太闲了才动手做的,想不到派上了用场。收到来自虚妄的崇拜眼神,心里那股得意别提多酸爽了。
去溪边给野鸡开膛破肚,升好火堆架着烤。这个她倒是有经验,用大木块烧成小火了再慢慢烤,不然会外焦里生,不好吃。
没多久,一只香喷喷的烤鸡便烤好了。慕倾倾撕了一条鸡腿给虚妄,“喏,吃吧,很好吃的。”
鸡上有慕倾倾摸的孜然盐这些佐料,那香味勾的虚妄口中唾液快速分泌出来,他小时候也是吃过肉的,隐约记得某年冬天,母亲端出一盘红烧肉,他只记得很好吃很好吃,可具体的味道他早已记不清了。
他想去接,又想起寺里的清规戒律,摇摇头,推拒道:“倾倾姑娘你吃吧,小僧不能犯了寺规。”
慕倾倾还想以后他经常带她来喃,怎幺能容他退却,便笑眯眯道:“我一个人吃着也没劲,不是有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佛祖都不介意了,你还顾忌什幺!”
这又是什幺歪理……不过,他还是在半推半就下接过了那只鸡腿。
有了这种革命友谊,两人之间已经熟的有说有笑了。交谈中,慕倾倾知道虚妄家父母都是种田人,灾荒时逃到清远县,结果父母病逝,在他快饿死时是法华寺的净缘师父将他带回了寺里。也是,没有悲惨的身世,谁又会小小年纪就出家呢!
只是不知他,又有着怎样的身世……
想到此,慕倾倾便装作不经意般问道:“净心大师他为何年纪轻轻便已是净字辈了?”
虚妄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据说他是由住持方丈亲自带回来收作弟子的,自然辈分高。还有净心师叔他对佛法的悟性极高,大家都很尊敬他。”
慕倾倾了然的点点头,接着问道:“哦!那他怎幺会当了和尚呢?”
虚妄奇怪的看向她,不解道:“你怎幺总打听他?”
慕倾倾瞪着大眼睛掩饰着心虚,娇声嚷道:“我这不是好奇嘛,你到底说不说嘛?”
眼前娇媚的小脸宜喜宜嗔,虽青涩却已显风华,虚妄一时看得有点痴了,他毕竟还年少,本身性子就有些外露,此时就难免控制不住自己了。听到少女的咳嗽声他才回过神,略带不自然的回道:“净心师叔为何会出家我也不曾听师父提起过,我也不知道了。”
慕倾倾有些失望得哦了一声,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起了他附近哪里哪里有好玩的。
解决完山鸡,在虚妄的带领下她摘了满满一篓子山果,见太阳已偏西,这才沿着山路往寺里走。
到了回西厢的小岔口,慕倾倾分出一捧果子,塞给他,“今天谢谢你了,喏,这些你带回去吃。”
虚妄摆摆手,“你喜欢吃这些山果,你留着慢慢吃,我不爱吃的。”
慕倾倾不容他拒绝,毕竟这一篓山果基本都是他采摘的,她怎幺好意思独占,“给你就拿着吧!”
“额,好吧。”
慕倾倾转身朝西厢走去,却见小径对面一袭若青色僧袍的净心正遥遥看向这边,夕阳余晖在他身上镀了一层柔光,气质缥缈若仙。
她提着篓子小跑到他面前,笑道:“你怎幺站在这里?可是刚回来?”
“嗯!”
他的眼眸半阖,看不出情绪,慕倾倾也习惯了,她这时身上又脏又汗的,可不好闻,“我先回去洗洗再过去找你啊!”
“好!”净心应了一声,便跨进了静心居。盘膝坐下,他眉心微蹙,净心静心,师父给他取这个法号是让他心静,修心,一心向佛,这些年他也做的很好。可如今,他竟如此沉不住气,他到她和别的僧人谈笑晏晏,他内心的不悦无法自欺。
他沉浸在自己思绪里不知时间的流逝,直至耳畔响起她软糯的声音:“净心,我来了!”紧接着,一俱温软幽香的躯体软软的依向他。
慕倾倾捻起一枚果子放进嘴里,再递了一枚到他唇边,娇声道:“快尝尝,可甜了!”
他张开嘴唇,含住了那枚果子,入口清甜爽口,确实不错。
慕倾倾趁机贴上了他的唇,唇齿相依间,彼此口中的果味融在一起,净心的身体有瞬间的僵硬,心里的理智告诫他,快推开她,然而在她一步步蚕食下,理智溃不成军。
慕倾倾一开始带着几分小心试探,动作轻柔缓慢,渐渐的,她不再满足浅唱即止,一点点深入,带着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用舌尖探入他齿内,吸附住他的舌头,缠绵深吻。
佛像前,身穿袈裟的僧人拥着身形娇小的少女忘情相吻,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体温缠绕,呼吸急促。僧人清澈的眼眸染上了灼热的情欲,清冷,灼热,在他身上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这神圣的环境下竟如此香艳。
良久,净心在情欲中回过神,轻轻推开她,此时他
脑中混乱一片,心绪起起伏伏,他愧对佛祖愧对师父。虽是她主动,他却沉迷其中,难以自拔,推开她后又开始想念那片柔软。。竟是如着了魔……
究竟是谁诱惑了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