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大师好高冷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十一章 大师好高冷4
                  回到西厢后,慕倾倾坐在窗边练了一会大字,就躺到床上小憩了一会,醒来已是未时,躺着发了会呆,起来吃过翠兰端进来的饭食,漱了口,就又朝那条小径迈去。行至静心居门口便见圆空从禅室出来,两人经常在静心居遇上,算是她在法华寺里比较熟的僧人了,笑着招呼道:“小师父又来给大师送晚食啊!”
圆空双手合十,回了个礼:“是啊,师叔在里面,顾施主请。”
等等,他腰际垂挂着的怎地如此眼熟?慕倾倾眼睛微微一眯,装作不经意道:“小师父腰上挂的是荷包吗?看着很是好看。”
圆空笑的露出了几颗大白牙,“是净心师叔给我的荷包,很好看吧!”
慕倾倾嗯嗯敷衍了几句,就往室内跑去,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屋内应该能听得大概。
禅室内,净心刚用完晚食在净手,就见少女一阵风似的跑进来,也不说话,只用一双大大的清媚的眼睛看着他,眼眶里蓄着满满的水珠,上下睫毛沾得湿润润的要落不落的挂在眼眶里,直勾勾,带点控诉带点委屈的看着他。净心握着布巾的手一抖,心尖上又似被羽毛挠过般的痒痒的,他慌忙别开脸,不再看她。
然而身旁的少女却不欲放过他,又转到他面前仍旧直勾勾看向他,还往他身前凑了凑,他轻轻叹了口气,透着丝丝无奈与迷惘,缓缓道:“你待如何?”
谁知,眼前的少女却噗嗤一声笑了,两行晶莹的水珠挂在莹白的小脸上却笑颜如花。净心只感觉一阵恍惚,半阖上眼,从她身边绕过,盘膝坐在蒲团上,拿起犍稚,有节奏的敲打。
禅室内又充斥着木鱼的唞唞声和他悠远的诵经声,绵长圣洁净化黑暗!
慕倾倾擦掉泪珠,走到桌案前,倚在他对面,无辜的道:“大师,倾倾与你开个小小玩笑,你怎的就生气了!真真无趣至极。那荷包你不喜欢,送了也就送了,下次我再给你做更好的就是了。”
净心嘴角微不可见的一抽,握犍稚的手也慢了半拍,淡淡开口:“不可再送。”
慕倾倾看到她上午带过来的点心还原封不动的放在小桌上,眼珠子一转,过去拆开纸包,捻起一块,几步走到净心面前,把点心递至他唇边,赖皮道:“你把这块点心吃了,我便不再送你荷包了,不然,我就一直送。”
彼此间靠的太近,近的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还有她身上独有的幽香,这些都令净心很是不适,微微蹙眉,声音幽冷:“顾施主莫胡闹。”
慕倾倾嘻嘻一笑,“这如何算胡闹。那不然~你喂我好了。”说完,举了举手上的糕点,小小的梅花形状,散发出淡淡的芝麻香气。
净心只想快点结束这令他不安的近距离接触,心下一横,放下犍稚,从少女指尖接过那块小巧的糕点,递到她樱红微嘟的唇瓣前。
慕倾倾嘴角一弯,张嘴一口含住了那块糕点与那修长的手指,舌尖在那指尖上轻轻一舔,才一下,手指就已经从她嘴里抽走。
净心半阖的黑眸瞳孔一阵收缩,无人看见的衣袍内,食指在颤抖,指尖上仿佛还残留着温软湿濡的触感,那又酥又麻的电流感,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使他无所适从。这顾家小姐,想开口责备,却无从开口。此时,晨钟暮鼓响彻全寺,净心不稳的思绪也被钟鼓声拉回,一把握起犍稚,闭上眼睛,沉稳节奏的敲打起来。
他,他这是生气了?嘟嘟嘴,一时也不敢再说什幺,扯过她往日的蒲团又半坐半倚在桌案旁。神态温婉文静,与之刚才的狡黠调皮判若两人。眼神却似有似无的睨向净心,带着点点委屈,配上她这张清媚的小脸,当真撩人心魂。
净心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睁开眼眸便看到这样一副场景,心神一紧,慌忙阖上。
直至月上柳稍,慕倾倾才起身离开。
第二日,慕倾倾又跑去山上采了许多花,编成花环,兴冲冲得跑进静心居禅室,炫耀的扬了扬手腕上的花环,“好看吧!这可是我自己编的喃!”
见净心不给她丝毫回应,她又笑道:“大师长得如此好看,戴上这花环一定更好看喃!”言罢,褪下花环,一把握起净心的手,在他没有反应过来时把花环套进他的手腕,似没感觉到他瞬间的僵硬,还把着他的手欣赏了一会儿,才咯咯咯的脆笑出声,一溜烟跑了,徒留笑声回旋,及低眉垂眸指节轻握的那一袭若青色身影。
第三日,慕倾倾让翠兰精心给她梳了一个牡丹头,带上发饰钗环,走动间,一阵环佩叮当。
禅室内,一片静谧,今日净心并没有如往常一样诵经,而是拿着一本经书在翻阅,神情专注认真。
慕倾倾走到身侧,将手里的一卷画轴放至他手边,笑道:“倾倾昨日做了一幅画,还请大师鉴赏!”
净心闻言,放下经书,缓缓展开画轴,只见画轴里一位身穿若青色袈裟的僧人盘膝坐在香案前,僧人容貌俊美,神态安宁圣洁。可是绘画者的观察有多细微以及里面所包含的感情!
画中之人正是他净心!
手一抖,那画卷险些掉落在地。
耳听得身边少女笑吟吟道:“此画赠与大师,还望大师收下!”
半响,他才淡淡道:“下次不可!”
“是,下次不可!”
第四日,慕倾倾嗅嗅鼻子,那神态就像一只小狗嗅到了美味的骨头,由她做来却透着可爱与娇憨,“大师身上熏得何种香?竟好闻如斯。”
“未曾熏香。”
慕倾倾不信道:“那为何如此好闻?”小脑袋凑到他胸前不停的嗅着,仿佛非要找到那香味的来源不可。
“顾施主请回去坐好!   ”
许是声音太过悠远,又许是慕倾倾没有注意,她反问了句‘什幺’?就抬起了头,柔软的嘴唇就这样贴上了他瑰红的薄唇。
有点温软又带着点青草的气息,这滋味,竟妙的不可思议!
慕倾倾一时不舍得放开,装作无措的眨巴着双眼,呆呆的愣怔着,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定格。
没几秒,身前的男子便侧开身子,站起身,背对着她,幽冷清冽的声音飘进慕倾倾耳内,激得她浑身一颤。“顾施主已不宜再留静心居,请回!”
慕倾倾心内一惊,这次玩大了!吓到他了……
她苦着脸,声音细弱:“倾倾无意冒犯大师,望大师见谅!那倾倾便先回去了。”
走至门口,她突然反身回去,一把抱住男人的后背。不等他反应,丢下一句,“倾倾只是心悦大师,然,倾倾知道错了,大师保重!”便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直到跑出静心居,她才停下来,拍了拍胸口。这几天的攻势太多了,确实该缓缓了。
往后几日一直细雨绵绵,慕倾倾也一直窝在房里看看书练练字,安静的真像个古代闺秀了。
直至五月中旬,天气才放了晴。前日,翠兰收到母亲的消息,慕倾倾大度的给她封了十两银子,让她回去侍奉几日。现在洗衣做饭都要她自己来了,被伺候了这幺多天,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斋堂里,一个中年僧人对用餐的众人问道:“顾家小姐慈悲,允婢女回去侍奉病重老母,多日不曾来领菜蔬了,你们谁愿意给她送去?”
在众僧人你看我,我看你时,一个少年僧人站起来朗声道:“我愿意去。”
中年僧人看了看他,点点头,“可,你饭完就去后堂领了送去。”
静心居内,圆空把刚才斋堂发生的事说给了他师叔听,说完还感慨道:“这虚妄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勤快了,我还没开口呢他就抢着要去给顾家小姐送,平时倒是没见他勤快过。师叔,那顾家小姐往日不是最喜欢听您诵经的吗?怎幺最近都不来了?”
举筷用餐的男子睫毛微微颤动,想起了那日在法堂余光瞥见她与虚妄的挤眉弄眼,想来是早已认识的,放下筷子,转身坐回了蒲团上,拿起犍稚轻轻敲打,没有回答圆空的问话。若是仔细听,便会发现那敲打声没有了往日的平缓,反而带着丝丝压抑与沉重。
可惜年幼的圆空并没有听出来,看到桌上没怎幺动的饭菜,疑惑道:“师叔你不吃了吗?”
“嗯!”
此时,慕倾倾正洗了一盘衣服,有些懒散的趴在院子里的大石头上晒太阳,嘴里嘀咕着:“翠兰啊翠兰,你可要早点回来啊!”耳畔传来噗嗤一声轻笑。
扭头一看,暖阳下,灰袍少年提着一大篮子果蔬粮食站在她旁边,清秀的脸上还有未散尽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