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大师好高冷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九章 大师好高冷2
                  午后,倾倾倾对翠兰道:“我要去聆听净心大师的佛音,若是回来晚了,不必寻我。”
慕倾倾又踱步来到静心居,正屋里,蒲团上男子依然如昨日,捻珠,敲鱼,诵经,仿若这些就是他的全部,光洁的头上六个整齐的戒疤,非但没有破坏他的外貌,反而增添了光华圣洁的美。
慕倾倾行至他侧边微微颌首,拿过一个蒲团盘膝坐下,一个时辰后,她便觉得枯燥乏味双腿酸麻了,这个净心都不会感到口渴的吗?环视一圈,见角落桌上有茶壶,提裙起身,沏了一杯茶递到净心面前,轻声道:“大师请喝茶!”
净心捻佛珠的手一顿,清澈的眼眸染上一丝诧异,转瞬即逝,修长的手指捧过慕倾倾递过来的茶杯,不经意间少女的指尖划过他的掌心,似有根羽毛在挠,痒痒的,净心睫毛轻颤,不动声色的饮了一口茶,
“净心多谢顾施主赠茶。”
慕倾倾作了个揖,笑道:“实乃借花献佛,当不得大师一声谢字,再则,大师不怪倾倾擅自闯入,倾倾已是铭感肺腑。”
“施主多礼了。”
慕倾倾把蒲团搬到了案桌旁,身体半倚案桌,这个姿势两人便是面对面了,她托着腮,蒙蒙眼波时不时瞟向对面瑰色红唇一张一合不停念着经文的净心,双目有点痴,呢喃道:“大师长得真好看!”
净心念经的红唇一顿,缓缓说了句:“皮相尔。”
慕倾倾眨了眨眼睛,抿唇一笑,应道:“然。”
此时,院外传来此起彼伏的诵经声,该是晚课时间了。慕倾倾也就不再出言打扰他,只是安静斜靠着,耳边聆听他朱玉般的诵经声,“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七重栏楯……”
佛音悠悠——
直至暮鼓声响起,一个白净小沙弥拎着一笼饭食进来,她才惊觉时间飞逝,起身冲着小沙弥一颌首,提裙离开。
小沙弥呆呆的看着那风姿绝丽的少女,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内,才回过神来,白净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走至桌边把素斋一一摆好,出声道:“净心师叔,刚才那位小姐,就是住持所说的要在我们法华寺借助两年的顾家小姐吗?比我在山上见过最美的芍药花还好看呢!”
净心淡淡道:“圆空,切勿再犯口戒。”
声音低缓,却叫小沙弥心里一突,“圆空知错,多谢师叔教诲。”
慕倾倾回到西厢时,草草吃了晚食,就叫翠兰烧了洗澡水,提到西次间,洒了一把花瓣,她不喜欢洗澡时有人在旁边伺候,便让翠兰出去了。
十三岁的年纪虽青涩中略带稚气,却也别有一番幼女与少女交合的风姿,尤其是胸前两个鼓鼓的小包子,嫩的似能掐出水来。
洗完澡,披上衣服,依旧往静心居走去,今天耽搁了一些时间,净心的禅房内,光线比昨日暗了不少,光影下,那一抹若青袈裟依然如初。慕倾倾依旧在下午的那个蒲团上坐下,长袖不小心将案台上的茶杯带飞了,茶水飞溅,尽数倾洒在那抹若青袈裟盘膝处,慕倾倾如同犯了大错的孩子,慌忙掏出锦帕上前给他擦拭,嘴里连声说着:“倾倾失罪于大师,乞蒙大师见恕。”
少女的动作太快,在净心还未反应过来时,那柔软的小手便已在他小腹下来回乱动,两人距离实在太近,本来若有若无的少女体香此刻浓郁至极,净心眉头微蹙,侧身避开少女的碰触,声音清淡道:“无妨。顾施主还请坐回。”他起身走到盆架边,抽出布巾自己擦拭着。
这是慕倾倾第一次见他站起来的样子,修长清瘦,却比例完美,如青竹般挺拔。慕倾倾垂下头,低声道:“谢大师不怪,倾倾忏愧。大师可还愿让倾倾继续听讲大师诵经?”
昏暗里,男子的声音似带了一丝无奈,“你愿听,来便是。”
慕倾倾脆声道:“多谢大师!”即使看不见她的表情,也能感受到她声音里的愉悦。
昏暗的禅房里,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诵经声与木鱼的唞唞声靡靡在耳。
次日清晨,慕倾倾便拿着剪子,往后面的山径走去,她住的西厢比较偏,北门就是山林,古人更讲究建房子时要坐北朝南。上山时,她就看到山上长有很多马兰,这个可是好东西,有各种药用价值还好吃,一丛丛马兰长在路旁,随处可见,伴随着草木芳香,没多久就采了满满一小篮,心里很是欢喜,这个马兰在城市里可不怎幺吃得到,她也是去外婆家才能偶尔吃到。
回到了西厢小院,她便一头埋进了小厨房,这是为了避免女眷在寺里会有不便设置的,食材都是翠兰在大厨房拿的,都是寺庙周围僧人们自己种的,很是新鲜。
“小姐,您怎幺来这里了!要什幺吩咐奴婢一声就是了。”翠兰看到自家小姐竟然来了厨房,讶然道。
“无碍,你先出去,我想亲自给净心大师蒸些素包子。”慕倾倾一边说着,手下动作不停,把泡好的香菇马兰和香干一起剁碎,和了调料放上去蒸。
没多久便飘出了香味,夹起尝了一个,马兰独特的味道和香菇融合在了一起,出奇的美味。
慕倾倾看了看沙漏,已近巳时,正是僧众们的过堂时间,拣了一盘让翠兰用食盒装好给住持送去,自己也拿了一个食盒装了一盘拎着往静心居走去。
一进正屋就见昨日的白净小沙弥正在小方桌上放碗筷,慕倾倾朝他笑道:“小师父好。”
圆空脸一红,碗险些掉在地上,略微局促得双手合十,作揖道:“顾施主好!”说完,一溜烟的跑出去了,好像慕倾倾是形状可怖的怪物。
慕倾倾嘟嘟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看着净心问道:“净心大师,我,我是否很可怖?”
净心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淡淡道:“并无。”
慕倾倾还是疑惑:“那为何小师父见到我竟这般惶惶?”
净心:“……”
慕倾倾也不再与他玩笑,而是把食盒打开,将里面的一盘包子拿出放在小桌上,笑眯眯的说道:“昨日冒犯了大师,倾倾心里过意不去,今日亲自下厨做了素包给大师送来,还望大师能喜欢。”
雅致的瓷盆上摆着十个饱满的小包子,一个个皱褶捏的很是均匀,显然是下了功夫的。净心清澈的黑眸里有鎏光一闪而过,夹起一个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眉目舒展。“有劳顾施主了,净心很喜欢。”
慕倾倾笑的眉眼弯弯,“大师喜欢就好。”
尔后的几日里,慕倾倾每天下午和晚上都会去净心那里听他诵经,直到他结束,风雨无阻。这几天她倒是安分的很,要温水煮青蛙嘛,对待净心这种人若是一下太过火怕会适得其反。
一个月过去了,天气也从三月进入了四月,她这边一点进展都没有,也找不到突破口,有些沮丧。
慕倾倾趴在窗边的桌上,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小园,园内花香阵阵,彩蝶飞飞,昭示着生活的精彩。她决定今天给自己放个假,这幺美好的春日该是出去走走了,只是寺庙里全是男僧,出去会有所不便,想了一下,就起来整理了一下妆容,她不喜欢梳复杂的发式,只用了一根和衣服同色的素净丝带把头发在身后随意一捆,她很喜欢这种素面淡妆,雅致如江南烟雨的感觉,整理好后,沿着山边小径往寺院后方的山涧走去。
山边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慕倾倾一边走一边摘,爬到半山腰时,手里便有满满一大把了,再摘可就拿不下了。
她找了个山坡坐下,在一堆花里挑挑捡捡给自己编花环手环,一些被她舍弃的花枝随手就往山坡下一丢。
今天轮到虚妄出坡劳作,给番薯地除草松土,正累的满头是汗,想尽早做完回去歇会,可头顶上不时有花枝花叶砸向他是怎幺回事?已经除干净的番薯地上一片杂乱。这时,一根树枝好巧不巧着正砸中他的脑门,有完没完了!虚妄把手里的锄头一扔,黑沉着一张脸往山坡上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