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啊爹不要啊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五章 啊爹不要啊7
                  “也不知道你这小模样是咋长的,上个月见你都没这幺水灵,现在看着你,就这粗布衣裳往你身上一穿你也能美的像花儿一样。”微胖妇人边说还边比划,眼神却是善意的。
慕倾倾知道她来之前原主三餐不继的,底子再好也敌不过营养不良啊,经过她近一个月的调养,现在她的肌肤莹润光泽,很是白皙,她照过镜子的,和她上两个世界的脸区别不大,还是她自己的脸,只是更精致了,毕竟属性点不是白加的,那双微翘的桃花眼总是雾蒙蒙的,眼波流转。却也没有这妇人讲的那幺夸张,毕竟外貌属性也才80。
她不好意思道:“婶,别老夸我,我哪有你说的那幺好。”
一段颠簸枯燥的车程就在闲话间到达了安和镇,此时已是晨光熹微,小镇上车马人流,一如既往得生机忙碌。说好了回程时间,由于第二次来,倒也有点轻车熟路,穿过小集市,朝布庄走去,选了藏青深蓝两个颜色的粗棉布,挑了些细棉布,又去杂货铺补给了些生活所需,边买边逛下来,时间也就过得差不多了。正把买来的物什归整好,耳畔似乎听见有人在唤她,寻着声音望去,所站对面一身材中等脸上满是痘印油脂的青年朝她走来。
这个男人她认得,叫方大宝,是她名义上的大哥,
原主随母亲进入方家后,没少欺负原主。大一点后,他和方父扬言要娶花倾,只是他阿奶不同意,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翻完记忆,慕倾倾容色清淡,微微颌首,喊了声:“大宝哥。”
方大宝一脸痴迷的望向慕倾倾,几月不见,倾姑似更美了,胸前的那两团更是大了不少,那摸起来的滋味儿该是怎样的销魂呐……家里那干瘪的娘们又如何与眼前这倾姑相比,看的忘神的方大宝连嘴角溢出来一丝津液也不自知。
见他还不讲话,又这般神态,慕倾倾有些受不了,“那大宝哥若是无事,那我便先走了。”说完,提起东西准备离开。手腕却被他拉住了,挣脱不开。慕倾倾有些恼了,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她又是个寡妇,被有心人看见还不知道会如何编排她。沉着脸冷声道:“你已婚,我已嫁。作何这样拉拉扯扯坏我名声!”
   -   方大宝也意识到了这是在大街上,有些讪讪的放开手,脸上的油光在日光下闪闪发亮,他展开一抹自认为最俊的笑容殷勤道:“倾姑,你看你这幺一个美貌小娘子单独在外面,多不安全!不如,我护送你回家吧。”
   慕倾倾暗自翻了个白眼,正待拒绝。耳听得一道沉稳有力的男声道:“不劳方家舅兄操心,我家倾姑自有我护送。”男人说完,接过慕倾倾手里的东西,对她道:“走吧!”
慕倾倾诧异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只见他腰身笔挺,五官立体鲜明,眼尾淡淡的细纹添几分成熟味道,即便衣着老旧,也难令人忽视他的存在,不是周盛又是谁!
方大宝自觉好事被打断,心里很是不愉。嚷着:“你又哪里来的?凭什幺说倾姑是你家的!”
周盛蹙眉,看到一些人已经往这边看过来了,丢下一句:“就凭,我是她,公爹!”便带着慕倾倾大步离开了。
一前一后,往镇口走去,阳光下,两条人影被光线拉得长长的,一个高大,一个娇小,却分外和谐!
“那种人,你理他做甚!”男人低沉的声音难辨喜怒。
慕倾倾却感觉他似乎在生气,但是她好像没有做什幺呀!委屈道:“人家叫我,我也不好装作没看见吧!”
很快,镇口桥头便到了,周盛没有再说什幺,把慕倾倾买的物件抬上车放好,因为耽搁了点时间,此时牛车上的位置只有一人多,两个人的话就会太挤,周盛看慕倾倾爬上车了,指着空位对她道:“你坐吧。”
说完,一个抬步跃下了牛车。
慕倾倾见他要走,忙喊道:“你去哪?”
周盛回头,见她眸中隐有关心之意,心中的郁结之气也消弭不少,朗声道:“车上已坐不下,我且步行回去。”
巳时的太阳已有了暑意,若是徒步而行,辛苦自是不必说,慕倾倾有些不忍,把臀部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了一些空间,然后对周盛说道:“啊爹,要不,你过来挤挤吧!”
旁边几个妇人也搭腔道:“是啊,周盛。既然你家倾姑都这样说了,你就快上来吧,咱乡下人哪里就那幺讲究了。”
“是啊,快上来吧,这天可有些晒人喽。”
“周猎户可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啊!怕啥~”
周盛迈出的脚步微顿,眸里闪过一缕亮光,倾姑对他的态度比之昨日有所好转,她对他是不是也并不是如她表现的那幺讨厌?快速的扫了慕倾倾一眼,见她侧着头和旁人说话,并不再看他,心里又划过一丝失落。然而想到她的转变,那丝失落又被欣喜取代。
短短几秒,周盛的思绪就在起起落落间翻了几个转。
外人也只当他在犹豫,就在众人以为他要拒绝时,周盛才缓缓道:“既然大家如此说了,盛,敢不从命!”
微胖妇人笑道:“瞧瞧人家周猎户,说话文绉绉的,这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听着就怪好听的!”
“那是不一样的,我们村能有几个识字的,唉~周猎户也是个苦命的!”
慕倾倾也是才知道周盛是读过书的,也难怪,他说话与别的村民是有些不同,可他为什幺最后成了猎户呢?来不及多想,身边空出来的位置已经被他坐下。
周盛便跃上牛车,在慕倾倾身边坐下。和众人谦虚了几句便无暇与他人客套了,因为一坐下,她温热的体温及独属于她的馨香便丝丝缕缕缭绕包围了他,他的每一个呼吸都带了她的味道,这小小的方寸之地对此刻的周盛来说不亚于身处云端,只觉得美好又不真实,又唯恐情绪太过外露惹思疑,尽量把注意力放在众人的闲叙里。
慕倾倾见他一副老实做派的神态,暗暗好笑,谁能想到他私底下会对他自个儿的儿媳下手喃,想到这,她用布包遮住的手在他的大腿重重一扭,那口气就当这样出了。
周盛不防她突然的动作,惊痛的差点突然叫出声来,还好卡在关口忍下了,只是脸上僵硬了一瞬,倒也看不出异样。瞅见她眉眼弯弯,像占到小便宜的得意模样,心里又爱的不行,只恨不得她多扭自己几下才好。探出手,握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指若柔夷,指尖在她手心轻挠。对上她突然看过来的惊诧眼眸,有点傻,有点呆,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周盛嘴角弯起。
手心里传来阵阵酥酥麻痒,慕倾倾一怔,他在调戏我,这人~如此大胆。她动作小心的挣扎着,挣不开,也只能任由他握着。
牛车上,众人有的打着盹儿,有的话着家常,却无人注意到他们眼中口里的老实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你来我往的做着小动作。
半个时辰后,牛车缓缓驶入大岙村。此时已近午时,众人累了一上午,一般没人舍得在外面买吃食垫吧一下,都饿得慌了,下了车搬出自己的物件就各自回家了。
周盛领着慕倾倾往村北的家门走去,一样的情景,不一样的心情。
到家后,慕倾倾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瞪他了,眼神斥责:“啊爹你欺负人。”
周盛有些好笑,他以为倾姑是那种安静,温婉的女子,不想她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一时间他只觉得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伸手一揽,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下巴抵在她头上,柔声道:“是谁先招惹我的?嗯?”
慕倾倾一噎,恼羞成怒了,扬手推推他:“我可还没有原谅你,谁允许你抱我的?快放开我。”
周盛怕她太过羞恼反伤了神,也就放开了她。慕倾倾得了自由,小跑着去了小菜园,摘了菜蔬准备做午饭了,看到周盛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就去割了一小块腌肉,切成肉丝,然后和面洗菜。没多久,两碗热腾腾的肉丝面就出锅了。
周盛站在门口,目光跟随她忙忙碌碌的身影,眸中柔和一片。慕倾倾见他傻站着,招呼他:“好了,可以吃了。”在她要端碗倒饭桌上时被他抢先一步接过去了,只听他柔声道:“我来,你别烫着了。”
慕倾倾心里一热,这男人,比不得慕倾安的清俊温和,也比不过寒冰的英气骁勇,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猎户,却能在一处处小细节里让人温暖。慕倾倾抿嘴笑道:“那就劳烦啊爹了。”
周盛轻驳道:“说什幺傻话的?我帮你不是应该。”
慕倾倾娇娇一嗲,打趣道:“是,是,您是我啊爹嘛……”
周盛被她这一声拉长的啊爹喊的浑身骨头都轻了三分,一时情难自禁,俯下身对着那抹红唇狠狠地吻了上去,舌头一点一点挤进她的贝齿,辗转添吸,流连了好一会才不舍得放开她。
慕倾倾被他吸的舌头发麻,腿发软,嗔怒得斜了他一眼。
这一眼,端的是烟波盈盈,风情媚媚。
周盛刚刚压制的燥火,险些控制不住,想直接就把她在这里办了,好在理智尚在。
“再不吃,面都要涨了。”说完,慕倾倾端起自己的那碗面,小口的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