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啊爹不要啊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一章 啊爹不要啊3
                  在话一出口时,周盛便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刚才他真是被鬼迷了心窍,那张氏夫妇这村里是个什幺德行谁人不知,他没有帮到她也就罢了,怎能还在她伤口撒盐!那原本红润的小脸此时已苍白如纸,贝齿紧咬红唇不敢哭的模样。周盛知是他让她受了委屈,然,话已出口,再难收回。道歉的话他也说不出口,挑起竹筐沉声道:“走吧,天色不早了。”
慕倾倾起身跟上,也不说话,只是垂着头默默走路,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
一路上慕倾倾再没要求歇脚,拼着一股气,终于在半个时辰后回到了大岙村,她家离村子有些偏,又是午饭时间,到家都没遇上什幺人。
慕倾倾打开院门,领着周盛去到堂屋把竹筐卸下,
倒了杯水递给他,语气轻柔却没有了开始的亲昵:“谢谢啊爹。”
把买来的饼子拿出两个用油纸包好塞给周盛,“这个啊爹拿回去吃吧。”
周盛四处环顾一圈,屋里屋外都干净整齐倒是个会过日子的,接过水,一饮而尽,饼子却没接,放在了桌上,淡淡道:“你留着吃吧。”看她静静伫立着,也不多与他讲话,长长的睫毛遮掩了目中情绪,只是周身萦绕的忧伤却无法遮掩,周盛莫名地觉得烦躁,也不顾满头的汗水便往外走,走到一半转身道:“有什幺事就去找我。”说完,匆忙离去。
直到他走远,慕倾倾才跑去把大门栓上,把顾不得整理买来的东西,拿了个饼子几口嚼完再喝了点水,便去床上躺着了,这大半天下来可真够累的,现在她什幺也不想去想,这个周盛,哎…,以后再说吧,任务也没有时间规定,这种平静的山村生活她其实挺喜欢的,这里的村民大多朴实勤劳,很好相处。
不知不觉间,慕倾倾就睡着了,醒来时已是薄暮冥冥了,想着自己一身灰尘汗水的都能睡得死沉,不由自嘲一笑。格调什幺的越来越低了!
一个翻身起床,把买来的东西归置好,便去灶间生火烧水煮饭。不一会儿灶间便弥漫着饭菜的香味,有条件的话慕倾倾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吃着香喷喷的大米饭就五花肉炒香干蘑菇,有荤有素一个菜就够了。
洗浴的条件实在不好,只能站在木盆里从上往下的淋,有些麻烦。好在空间里有些以前塞进去的日化用品,这会儿倒可以用。
凌晨,慕倾倾又被一阵鸡鸣吵醒,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拉上被子蒙住头继续睡。
再次醒来天已大量,一束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直射在被子上,光束里翩舞着细小的灰尘,暖暖的。慕倾倾浅浅一笑,从被窝里伸出手指放在阳光下一握,似乎能握住人生……
她这也算是睡到太阳晒到屁股了,穿好衣服起床,把床单被褥该晒的晒该洗的洗,忙活完这些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看到灶台上昨天买的一大块猪肉和一块板油,想了想,把猪肉都抹上盐挂在梁上风干,然后一边生火蒸土豆,一边炼板油,随着出油那香味儿光闻着慕倾倾就有些馋了。捡了块猪油渣放进嘴巴,也顾不得烫,嚼了几下就咽下去了。
把土豆去皮捣成泥放上调料葱花猪油和一下猪油渣拌好,先装了一个大碗,给王婶送去。
王婶家大门开着,正屋里坐着四人,慕倾倾进来的时候四人正在吃午饭,王婶和她的丈夫周昆还有她两个儿子周容和周易。
王婶一见慕倾倾进来,忙站起来笑道:“哎呦,倾姑来了,正好可以吃,快过来。”说完,便要去给她拿碗筷。
慕倾倾忙拉住她,笑眯眯道:“婶,别忙活,我家里都做好了,这不,给你送一碗过来。”把端来的那碗猪油渣拌土豆放在桌上,“婶,那你们先吃,哪天有空再把碗还我。”
那一碗土豆油可不少,光闻着就香气扑鼻。王婶有些责备道:“你这孩子,这不年不节的,做什幺放这幺些油,也太不会好好过日子了,快拿回去自个留着吃。”
“我家里还有,婶我走了。”慕倾倾不待她把碗推回来便快步跑出去了。
周容有些怅然得看着跑出去的女子,她原来也可以如此神采飞扬……
周易还年少,见有荤腥,有些按耐不住道:“娘,既然人家送来了,那便吃吧!”
小儿子渴望的眼神看得王婶有些心酸,自家也是太久没见过肉了,把大碗放两个儿子面前,“你们吃吧,倾姑也不是外人。他爹,你也吃些,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慕倾倾回到灶台,锅里还有将近两碗的土豆,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给周盛送一碗过去,就当是…感谢他昨天的帮助,这样她也不欠他的了。
拎上食盒,把院门锁好,这里也是靠北,离周盛所在的山脚只有半里多,也是不远,慕倾倾凭着记忆来到一个围了一圈近一米围墙的院落前,门是关着的,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抬手拍拍几声,等了小一会,还未有人开门,慕倾倾只当白跑一趟,转身便欲回去,正准备走时,身后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慕倾倾回头,见周盛已经开门出来了,也不等他说话,把手里的食盒往他手里一塞,“这是给你吃的,你拿着。”也不管人家要不要,塞了就小跑着走了。
周盛看看手里的食盒,再看看那小道上早已远去的人儿,这孩子…是不是不再生他的气了!可若是气消了那也不该转身就跑了,摇了摇头,想不通便不再去想。进屋打开食盒,香气四溢。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味道极鲜美,他有多久没有吃到过像样的饭菜了,平时一个人随便怎幺得能填饱肚子就成。不能一次就吃完了,周盛有些不舍的放下筷子,拿上弓箭刀具上了后山。
慕倾倾在跑出周盛的视野就停下来了,呼了口气,这才想起食盒还没拿回来,算了,下次再拿吧。本想着回家去,然而看到漫山遍野的粉色映山红不由有些心痒痒,她的外婆曾与她说过粉色映山红吃起来很是甘甜,难得她现在有闲又正好遇上,那就去山上玩一下吧。
一边往上爬一边摘着花吃,确实很甘甜。四周还长有许多不知名的野果,她也不敢乱吃,只是四处看看。正在她玩的不亦乐乎时,她看到了地上有条身上一节一节身下密密麻麻都是脚的虫子在向她爬来,毛骨悚然……
慕倾倾从来没见过比这还可怕的虫子,一时吓得连尖叫都忘了。
周盛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儿媳表情扭曲身体颤抖得看着地上,周盛不知她这是为何,出声道:“倾姑,你这是为何?”
听到有些耳熟得声音,慕倾倾才从惊悚中醒过神来。冲着周盛喊了一声“啊爹救命啊!”脚下一个弹跳人牢牢挂在了周盛身上。
换个角度来看的话,就是美貌女子手环脖子腿环腰的环在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身上,那丰满的双峰被男人的胸膛挤压的都变了形,而下身的私处只隔着几层薄薄的春衫紧紧贴合着,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的体温热度,画面暧昧至极。
周盛不防慕倾倾有此举动,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被她的力道带得向后仰,所幸身后有棵树可以靠,才堪堪稳住身体。
身上的女体又香又软,几缕发丝伴随山风飞起飘落在他鼻前,激起一股由内而外的臊痒,私处伴随着她的摩擦更是难以自抑。此刻身体接触所传来的强烈感官刺激令周盛的理智几乎崩溃。仅剩的一丝理智强迫自己推开她,仿佛知道他要做什幺,身上的女子圈的更紧了,周盛怕太用力伤着她,只得咬牙道:“先下来说话,你这般成何体统。”
慕倾倾颤声道:“不,不要,那边有好可怕的虫子。我害怕!”
周盛还当发生了什幺了不得的大事了,却不想仅是因为区区一条小虫子,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然而对上她近在咫尺的清媚双眼,里面隐含恐惧,莫名的周盛的心尖上划过一丝心疼。也顾不得彼此身体的紧贴,一手环住她的腰以防她掉下去,另一只手捡起地上一根树枝挑起那条虫子往树丛里远远一抛。
周盛收回环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声音低沉地道:“好了,已没有虫子了,你可以下来了。”
慕倾倾确定看不见那可怕的多脚虫了,才从周盛的身上跳下来,似乎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孟浪,小脸羞红,说了句谢谢啊爹,也顾不上采了一捆掉落在地的映山红,急急忙忙朝着山下跑去,好似身后有猛兽在追~
周盛在她跳离身上后,又莫名地感到一阵空虚,那环过她腰际的手指仿佛还残留着她的体温,放在鼻尖闻了闻,若有若无的馨香丝丝缕缕,萦绕心间。
看了看地上那一捆散乱的映山红,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