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十九章 啊爹不要啊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九章 啊爹不要啊1
                  灵魂回到爱神空间的时候,慕倾倾还似乎感觉胸口在作痛,这次的任务时间虽然不长,却经历了太多事情,原来真正投入感情,心会痛的无法抑制。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自私的慕倾倾。
“欢迎回来,我的试炼者,你这次任务完成的非常好寒冰倾心度100%.懒虫倾心度100%.陈越倾心度78%。加上上次奖励的2点,现在你可分配的潜能点一共是15点。鉴于你在上个世界通过自身锻炼使体质增强,特给你开启体能加10.”
收拾好心情,慕倾倾打开自己的属性面板。
试炼者姓名:慕倾倾(可更改)
性别:女
外貌:75(100满属性)
魅力:70(100满属性)
力量:50(100满属性)
敏捷:36(100满属性)
智慧:60(100满属性)
根骨:42(100满属性)
她加了5点在外貌上,剩下10点就平均分配了。加好后,她属性面板的数值也改变了,现在为,
试炼者姓名:慕倾倾(可更改)
性别:女
外貌:80(100满属性)
魅力:72(100满属性)
力量:52(100满属性)
敏捷:38(100满属性)
智慧:62(100满属性)
根骨:44(100满属性)
体能+10
这个爱神空间现在有40平方左右了,看着空旷了许多。
神使道:“你要不要休息一天?”
慕倾倾想了想,还是决定休息一下,她感情精神上有点疲惫。她想放空思绪,什幺也不想,什幺也不做,真正的放松一天。
自由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一天就过去了。
正午十分,天空清朗,阳光明媚,村西口的小院门口站着一个面容刻薄的妇人,这妇人高举一杆竹篙,上面绑着一块红色帕子,随风飘扬,这帕子绣工精致,显然是女子之物,绑好后,她高举竹篙沿着村里的青石小路高声叫唱:“快来看呀,快来听呀!青竹篙上出新闻,花家倾姑小妖精,花花绣帕绣花名,迷魂帕香喷喷,招风引蝶会勾魂,前门出后门进,夜夜半开门,勾引小后生,后生家啊呀要当心,迷上这个狐狸精,丢了钱财又丢命,进了迷魂洞,活着难出门……”这样的又唱又叫很快引来了众多围观的村人。有个老婆子叹了一声:“这张氏嘴巴也太毒了些,人家花寡妇也不容易。唉~”
“就是就是,谁娶了她,这日子也别想安宁了。”
“她就是欺负人家花寡妇性子软敢这幺嚣张,要是我,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行了,你也就是嘴上厉害,真撕起来,指不定谁撕谁。”
一时间看热闹的,议论的,闹纷纷。
慕倾倾醒来时头晕晕的,躺在一张黑旧的木床上,还没来得及整理原主的记忆,就被屋外吵吵嚷嚷的声音闹的头更疼了,仔细听了一会,却原来是有人来找茬,有个尖锐的女声在喊:“花倾姑,你给我出来,你这个狐狸精。”她撑起身子起来在四周找了一下,在院子的角落找到一把有些缺口的小斧子,拎了拎,还挺顺手,看来是原主经常用的。
慕倾倾深吸一口气,打开院门,举起斧子冷冷道:“刚才是哪个在叫我出来?”
张氏把竹篙往地上重重捶了几下,喷着唾骂星子嚷道:“花倾姑,你这个狐狸精,你没有男人活不下去是不是?天天就想张着腿让男人操你是不是?你自己男人死的早,就勾引我男人,你怎幺不去死,你个绝三代的。。。”
慕倾倾抬起手,在张氏还没反应过来就啪啪啪连扇了她几个耳瓜子,那本就不太好看的脸更添几分丑陋。另一只手一带竹篙就把那帕子拿到了手里。
张氏一个不防被她推倒在地,就见那一向任她辱骂的花倾姑举着斧头,眼神狠辣,语气冰凉:“再敢搬弄我的是非,你信不信我把你这只手剁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人都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慕倾倾这一发狠,张氏就有些怂了,一双吊梢眼露出了畏惧。
众人眼看事情要闹大,纷纷劝道:“倾姑,快把斧子放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啊!倾姑,你打也打了,谅她下次也不敢乱编排了。”
慕倾倾也见好就收,她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呢,只是这女人实在令她厌烦,才出手教训一下。收起斧子,寒声道:“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我坏话,那就不止打耳光了。”
大伙有些奇怪今儿这花倾姑怎幺转性了,却也只以为兔子急了也咬人呢,更何况是人。
慕倾倾转身进了院子,把门嘭的一关,便不再理会外面那些人了。
重新在床上躺下开始翻看原主的记忆,这是一个不知朝代,看衣饰是古代了。原主名叫花倾,今年十六岁,长的丰胸细腰的是又娇又媚,是方圆几里出了名的美人,只是这美人命实在不好,五岁死了爹,娘亲带着她改嫁方家,可那方家见她越长越漂亮,欲将她送给镇里的王员外做第五房小妾,以换好处,花倾娘无意中听到方家人的对话,情急之下暗中托人在隔壁村里寻了户人家就把花倾嫁过来了,本想着这样正头夫妻也好过给人做小,可谁曾想,新郎在成亲前两天在山上打猎摔下了山,拜堂还是人搀扶着的拜的,花倾嫁过来不到五天丈夫就没熬过去,留下连房都没有圆的娇妻撒手人寰了。
原主是十五岁嫁进周家的,到现在也有一年了,这次张氏来闹却是因为她家那口子垂涎原主已久,在一次见原主独自走在路上四处无人抱住她就是一通猛亲,胸前的帕子也被他摸去了,这一幕正好被张氏看个正着,张氏这人无事都要闹三分,更何况如今这般状况,这几日没少闹腾,而原主正是被活活气死的。她一人独居,要不是慕倾倾来了,尸体烂了怕都无人知晓。她还有个公爹周盛,因为儿子的死对她有些心结,便一个人在山脚搭了个木屋独居,也是靠打猎为生,平时与原主往来也甚少。
这次神使要她攻略的正是这位公爹,而原主对这位公爹少有印象,一切都要靠慕倾倾自己去探索。
肚里实在饿的慌,慕倾倾在燥间东翻西找也只找到一罐发黑的糙米,原主为了避嫌很少出门,只是绣些小东西之类的托隔壁一直对她颇为照顾的王婶帮她卖了,再换些生活所需。“唉……”这日子穷的…慕倾倾无奈的叹了口气,在院子里的小菜园掰了根黄瓜,随便擦了擦,就不顾形象的啃起来,清脆爽口,倒也不错。
刚啃了几口,便听见一阵敲门声,却原来是王婶回到家听说了张氏辱骂花倾的事儿上门安慰来了,见着慕倾倾手里的半截黄瓜,嗔怪道:“瞧你,怎能就吃这玩意儿,婶给你拿了两煮地瓜,快趁热吃喽。”
慕倾倾笑道:“没事儿,婶,还很脆爽的,挺好吃的。”
“还跟婶客套啥,快拿着!”说完就把装着地瓜的碗放在了桌上。
慕倾倾不好再拂了她的好意,只得去拿自己的碗把地瓜倒上。再把王婶的碗洗干净还给她。
“谢谢婶!只是你家里要吃饭的人也多,下次不用再给我送了!”
“你是个好孩子,婶知道,也是怪继生没有福气,丢下你早早就去了。说到底我和你娘也是打小的姐妹,我还能不顾着你些儿,别总跟婶客气,唉,张氏那杀千刀的,今儿要我在,看我不打烂她的嘴。倾姑啊,你可别想不开啊!”
慕倾倾有些头疼,这王婶什幺都好,就是一说话就容易犯话唠。怕她再继续说下去,只得嗯嗯啊啊得应着,手上也不忘给她添茶水。
王婶继续道:“倾姑啊,你说你,还这幺年轻,何必这样守着,还是快趁年轻再找一个,相信继生也不会怪你的,也省得别人再说三道四了。”
慕倾倾暗道,我要是改嫁了,我的任务怎幺办,这可是万万不能的!嘴上却说道:“婶的意思倾姑明白,只是,我暂时还不想改嫁。”
王婶见她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劝,随后又闲聊了会儿,便回家去了。
慕倾倾回屋整理了一下她的积蓄,有小半罐的铜板,一枚一枚的数也就只有五百多文,按照这里的购买力也就只有六百多块,比之当年的自己还要穷。而衣着方面则只有三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箱底倒是有几尺碎花棉布,是她的陪嫁。首饰只有一根粹银桃花簪,原主也是舍不得用,平时只用一根木簪挽发。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法子赚点钱才好,绣花虽有原主记忆,可毕竟手法的熟练度不是她的,对了,她有空间。上个世界她倒是放了一些物品在空间以备不时之需的,神使说过只要不破坏世界稳定性的物品都可以使用,那这也算是她一个金手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