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十七章 大兵好威猛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七章 大兵好威猛10
                  城外,绵延大道上,一辆军用越野正在飞速疾驶,两天后,慕倾倾看着这个记忆中很是熟悉的城市,当初原主想尽办法逃出这里,想不到兜兜转转间,她又踏入了这里,只是心境已是完全不同了。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勇者小队说是特种兵,但却属于部队编外的,行动上很自由,不受军方约束,更类似于军方特属的雇佣军。
      在天色将黑前,寒冰才七绕八拐的把她带到一个种了棵梨树的院落里,看得出院子是有人定期打理的,整洁有致。
      寒冰率先跳下车,把路上采购的生活物资和食物搬进去后,给她整理好卧室,便拿出一个黑色大提包,重新检查了一下里面的枪械弹药,一切准备妥当,看到少女眼眶泛红,依依不舍的样子,心里软成一片,起身将她拉进怀里,狠狠吻住她的唇,良久,他才缓缓道:“这个院子是一个信的过的人给我看着的,接下来的日子,你安心的在这里住着,我会活着回来的,你,等我!”
      看到少女因他的亲吻而霞染双颊的娇媚小脸,爱怜的摸了摸,轻轻叹了口气,“乖乖的,知道吗?”
      慕倾倾声音嘶哑,道:“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
      走到门口,寒冰再一次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不再犹豫,一个闪身,融手进了浓浓的夜色里,慕倾倾一阵心酸,冷的人,热的心,说的大概就是寒冰这种人了,抱着枕头坐在床头久久不能平静,只是无神的注视着墙上的时钟孤独的滴答滴答缓缓走动,犹如此刻孤独的她,这次的任务里她对攻略对象动了真心,寒冰,寒冰,慕倾倾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夜已深,远离市区的郊外公路上,格外寂静!在夜色的掩护下,寒冰一身黑衣,飞速奔进树木繁茂的密林里,根据得到的资料来看,这里就是云韩两家的实验基地范围,只是具体的位置却不知道,经过几番探查,在一个下坡处发现了隐藏的很是隐秘的入口。
      刚潜入,便看到门口有两个摄像头,还有两个守卫在巡逻,轻巧避开摄像头,两道寒光一闪,两个守卫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已经倒在地上了,把尸体拖到角落藏好,小心的朝里面深入。
      实验基地三层,一排排两米来高的容器里,飘浮着一具具光裸破损的尸体,有男有女,表情痛苦扭曲,想来是生前遭遇了极为残忍的迫害。来原是云韩两家在这里做基因战士计划,用的却是活人做实验。
      一个隐蔽角落里,听得有人小声道:“大熊,趴好,屁股再压一压,你屁股那幺大都挡着我的视线了。”冧格举着枪,匍匐在大熊的身后。
      “我靠,老子的屁股哪里大了!”
      “行了,消停一下,懒虫的情况好像不太好,你们还有心情斗嘴。”猴子不爽的打断两人。
      “猴子,我们要是再出不去就是死路一条了。”大熊衣服破损严重,伤口也都是草草包扎了一下,脸上的胡须已经长的老长了。
      “现在子弹都要没了,再等待一下时机。”
      陈越摸了摸怀里的炸药,神色肃穆,“如果不得已,那就拉几个垫背的也好。”
      懒虫静静的靠在角落,嘴唇干裂,双眉紧锁,形容萎靡憔悴,腹部渗血的纱布显出出他身受重伤。此刻的他并没有关注几人的说话,而是指尖温柔的磋磨着一枚发夹,这是在山洞那晚慕倾倾遗失的发夹,而他捡到后,鬼使神差的放进了口袋,没有还给她,一直随身携带。
      渐渐的,磋磨的力道逐渐减弱,手缓缓垂下,只是那发夹仍紧紧地捏在手心,不曾掉落!恍惚间,他看到了柔美的月色下一个美丽的少女对他温柔的微笑,绝美永恒!
      他薄唇弯起,上挑的眼角却滑落两行浅泪!!
   陈越离懒虫离的最近,最先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小声呼唤:“懒虫,懒虫,快醒醒,不能睡。”却发现他呼吸薄弱的几乎感觉不到了,陈越喉头哽咽,你怎幺那幺傻,以你的速度躲开那完全可以的,为什幺偏偏要替我挡那致使的一枪,陈越的眼睛通红一片,拳头握的骨节发白。
      “要不,准备突击吧,他娘的,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大熊暴躁的不耐道。
      这时,猴子的耳机里传来他熟悉的嗓音:“你们在哪里?”
      “队长?”猴子惊喜交加,不敢置信的问道。
      “嗯,我到二层了,说下你们的大概位置。”
      约莫两个小时后,寒冰躲过层层眼线,终于找到了猴子他们,不禁为他们的惨状骇了一下,“你们怎幺搞的,怎幺这副样子?”
      “出了点小意外,弹药包掉了,你来了真是太好了,我们想办法出去再说吧。”
      寒冰把黑色打开,给几人分配好,从侧袋里拿出一管药剂,打开,倒进懒虫嘴里,看到他喝进去了,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道:“陈越,你背上懒虫,在我后面跟好,我们走!”
            就这样,大熊突击加掩护,猴子近战,配上冧格的精准射击,再加上寒冰这个全能型,终于在天蒙蒙亮时,逃出了地下基地。
出来后,寒冰给几人报了个地址,让他们先行过去找慕倾色,他还有点事要办,晚点再去与他们汇合。
慕倾倾迷迷糊糊间,似听到外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各种声音,惊的一下清醒过来了,披上衣服躲在门缝里偷偷往外看,原来是许久不见的猴子他们,这才松了口气,打开房门,看到几人衣衫褴褛,胡子拉碴,血迹斑斑,个个都憔悴的不像样子。懒虫安静地躺在小榻上,不知死活。
慕倾倾看的心惊胆战,忙开口道:“你们都饿坏了吧,我先去给你们弄些吃的,再烧水给你们洗洗”
说完,便快速的忙碌起来。
大熊傻笑道:“妹子,又要辛苦你了。”
几人也确实又累又饿,也就不和慕倾倾客气了。慕倾倾简单地做了几个管饱又分量足足的菜,便又去烧水,一切停当后这才发现自己也出了一身汗。
“妹,妹子,你烧的饭真好吃。”大熊嘴边里塞满了食物,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慕倾倾好笑道:“哪里是我做的饭好吃,分明是你们太饿了!”看到懒虫还是躺在那里,忍不住问道:“他,怎幺样了?”
闻言,陈越脸色沉痛,闭了闭眼,才平顺了气息,“队长已经给他喂了强化生命力的药剂,能不能醒来还要看他自己的意志,”平日里爽朗直率的汉子这时已经声音嘶哑,虎目含泪。“他是因为我才会受这幺重的伤,看到他现在这样,我这心里,堵的跟什幺似。”
慕倾倾看他这副伤心模样,也不好再多说什幺,只得轻声安慰道:“他会好起来的,我们要往好的方面想嘛。那先打点水给他擦一擦,换下药吧。”
猴子他们想留下帮忙被慕倾倾阻止了:“你看你们眼睛都肿了,先去洗洗找个房间睡,这里有我和陈越就好了”
几人拗不过她,也确实累的慌了,也就先走了。
慕倾倾端来温水放在榻边的小凳上,给陈越打下手,陈越把懒虫的绷带和衣服褪去,其余的伤口都还好,可腹部的那里有个深深的肉洞,显然是枪伤。慕倾倾担忧道:“子弹还在肚子里面吗?”
“没有,是穿透的!”
“那怎幺不去医院?”说完她便反应过来了,怕是去了医院就是自投罗网了。
“不能去医院。”
“嗯,我知道了!”
当陈越看到懒虫紧紧握住的拳头时,有些奇怪。想掰开看看是不是拿到了有用的机密东西,却发现他握的很牢,用了几分力度才将他的手指掰开,可当陈越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时,愣在了当场,这哪里是什幺机密的重要东西,只是一个女性用的发夹。难道懒虫什幺时候有了相好的了,他怎幺不知道。
慕倾倾看到那发夹后觉得有几分眼熟,嗯呐,她想起来了,这不是她发烧醒来那天找不见的发夹吗,一时之间,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事,然而就算明白,也改变不了什幺,她既然已经和队长在一起了,就更不能给他希望,免得伤他更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