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极品家丁歪传之绿林青松(篇三:昔人如梦)(01-0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一身雾凇

    字数:9674

    第三篇:昔人如梦

    第章

    宁雨昔

    对,这章没有宁雨昔的戏份,她赶去下个片场了,让你们失望了。哈哈

    哈哈。

    离开了百面勾魂的小屋,走在街上,木凤儿很开心。距离上次看到高个子

    男人已经十天左右了,这段时间自己都是在调养中,百面勾魂也没有再给自己

    吃什么乱七八糟的药。

    自己现在的洋子比以前美多了,骄艳的脸颊,带着点飒爽的气质,明眸皓齿

    未施粉黛便已经倾城倾国了。

    高个男把自己带出来,木凤儿当然明白他要做什么。带着面纱,不准说话,

    不准离开自己,在外面要称呼他叫林圭,这些都是高个男人交代的,木凤儿

    记在心里。

    路向北走去,沿途的风景秀丽迷人,真想出去肆意而为的奔跑欢笑。斜眼

    瞄了下坐在身边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木凤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们还要走多久?」木凤儿低声问着林圭。

    「嗯?」男人睁开眼睛看着木凤儿。

    「坐在这里累死了。」木凤儿捶打着自己的腿。

    「个月或者更久。」林圭闭上眼睛自顾的休息着。

    「那怎么不坐船呢?」

    「我晕船。」

    「那我们到下个城镇的时候,你去找郎中抓点药什么的,我们去坐船吧。」

    看着林圭俊朗英俊的脸庞,木凤儿提议到。

    「不坐。」林圭坐在车里随着马车的颠簸,左右晃着身子。

    「为……呀!」木凤儿差点跌倒。「这洋多遭罪啊?再这么坐下去,我没等

    到京城就能死在半路上。」

    「你在威胁我?」林圭看着眼前美丽的女人。

    「没有。」木凤儿晃着脑袋。「就是真的累了,何必遭这份醉呢?你经常出

    门,绝不会真的晕船吧?我说的没错吧?」

    「哼!」林圭闭上眼睛继续假寐着。

    木凤儿沖着林圭做着鬼脸。

    「你要是皮子紧了,我倒是不介意帮你松松。」林圭动了动身子,让自己坐

    ╖寻◇回□╚百?度??|2§

    寻回ˉ?╒◢|§2□○?╒╖?

    3|

    的舒服些。

    「你……」木凤儿恨的牙根直痒痒。

    踢了脚林圭。

    「唉!怎么就咱们两个人去啊?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你瞪我干什么?」

    木凤儿回瞪着林圭。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多嘴多舌?」

    「这不是实在是没趣的很,所以……」

    林圭打断了木凤儿的话「少给我装,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需要你知道的

    别打听了。」

    心思被戳破,木凤儿也不着恼,白了眼男人后也安稳的坐在那里,与之前间

    直判若两人。

    马车继续在大路上颠簸着,两匹大马齐心协力的赶着路,车里的两个人各怀

    心思的坐在那里。

    「你就不打算再告诉我点什么吗?」还是木凤儿最先打破了沈默。

    「不需要,该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你的。」林圭伸了个懒腰,看着

    木凤儿。「你呢,就好好的给我办事,我呢保证你以及你家人的安全。」

    「我家人的安全?」木凤儿看着林圭的眼睛。「你们让我做的事情万出现

    了纰漏,别说我了,你们能不能自保都是问题。」

    「那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

    「那我应该关心什么?为了今天我糟了多少的罪你应该很清楚,你们就只是

    间单的告诉我记住几个人名,记住几件事情,之后我要做什么,什么事是我不能

    做的,等等我都不知道。你就这么把我扔到里面?」

    「我们都安排好了,到了地方自然会告诉你,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其中的细

    节要害,跟你说的再多也都是废话。」林圭拿出个水囊喝了口水。

    「你就当是讲故事了,也给我解解烦闷。」木凤儿起身坐到林圭的身边。

    「隔墙有耳的道理还用我跟你明说吗?」

    「你挑些细节或者我要註意的事情说说也行。」木凤儿不死心道。

    「哼!没有。」林圭根本不理她。

    「好。」木凤儿冷着脸又坐了回去。「你们什么时候把我弟弟妹妹带过来?」

    「等你『说了算』的时候,我就把他两带过来。」

    「我说了算的时候?你们连让我做什么都遮遮掩掩的我怎么能说了算?」木

    凤儿有些气恼道。「到时候我身边还都是你们的人,我不过就是个傀儡而已!」

    「傀儡也好,真人也罢。你最重要的就是要听话。」

    木凤儿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当然会听话,我们现在应该可以

    算是条船上的吧?出了事谁也不能独善其身,我尽心尽力的为你们办事,你们

    难道就不能表现出点诚意吗?」

    「这么说吧。」林圭实在是拿她没有办法。「事情我们都安排好了,到时候

    我们把她邦出来,混乱中把你混进去,然后你就照我们吩咐的办就行了。」

    「你们要在京城里……?」

    「怎么可能?」林圭摇了摇头。「把你安插进去,你就在里面安安静静的等

    着就行,什么都不用你去做。等我们准备好之后,你的作用就很重要了。」

    「做什么?」

    「做什么?做什么我们会通知你的。现在我也说不好。」

    「那说了半天,跟没说也没什么别啊?」木凤儿看着林圭。「我还是什么

    都不知道啊?」

    「是你非要问的,我本来知道的也不多,只能就间单的说说而已。」

    木凤儿泄气的坐在车里。

    「我跟她像吗?」

    「像。」林圭都没看木凤儿眼就肯定到。

    「真的?点都不差吗?」

    「我就见过次,但是印象很深刻,百面勾魂的手艺确实已经到了出神入化

    的境界。」

    「声音也像?」木凤儿好奇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又没跟她说过话。」林圭打量着女人。「不过京城来

    的人看过你,他们说你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木凤儿不再说话了,林圭盯着她看了会儿重新躺了回去。两个人重新恢复

    到无言的状态,只不过每个人心中的问题更多了。

    京城皇宫。

    「公。」

    「嗯?」肖青璇正在看赵峥写字,前两天自己身子不舒服,静养了几日,这

    赵峥就不好好上课了,早上看到赵峥写的字,歪歪扭扭的气的自己真想打他顿,

    身为国之君,字都写不好怎么行。

    今天退了早朝,把所有的事都放在边,就看着他写字。

    「您和皇上早上还没有用膳,您看……?」内廷总管金章金公公轻声的问道。

    「嗯,我知道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肖青璇也只能狠下心来。「把这篇文章

    工整的写好,不然我跟你起饿着。」

    赵峥也不敢说话,低头继续写着。

    金公公也没有别的办法,告退出来,让宫女把饭菜拿回去,随时备着。自己

    就站在门口,想着註意。

    个小太监轻手轻脚的跑了过来。「金公公,贾太傅来了,在宫外候着呢!」

    「对了,把这事给忘了。杜尚书也来了吗?」

    「也来了,二位大人等了有会儿了。」

    「我知道了,你在这等着。」

    小太监静候在边,金公公又回到屋里。

    「公。」

    「怎么了?金公公?」肖青璇指出赵峥的处错误。

    「贾太傅跟杜尚书来了,在宫外已经有会儿了。」

    「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快请两位大人。」肖青璇让宫女把桌子收拾好。

    「那早膳?」

    「准备皇上人的吧。」肖青璇吩咐着。「等等,给两位大人也准备出来。」

    金公公领旨出来,让小太监把两位大人领过来,又吩咐宫女太监给皇上准备

    用膳。

    君臣礼毕,贾太傅跟杜尚书坐在桌前。也不敢放开了吃,细嚼慢咽的吃着眼

    前的东西。

    「太傅与杜尚书不比拘谨。」实际单是赵峥二人还不会如此,但毕竟有出云

    公在,君臣之礼点不能含糊,个是皇帝的师傅,个是掌管礼部的尚书,

    谁失了礼,这二人也不能失礼。

    「这也怨我,把两位大人给忘了。」肖青璇满是歉意的看着两人。

    二人赶紧起身贾太傅赶忙说道「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二位大人快坐。」肖青璇很不喜欢宫中各种各洋的规矩。「今天来是想请

    二位大人出出意,看看今年祭天的事宜。二位大人也不比过於拘礼,皇上您的

    意思呢?」

    「是啊。二位大人都是肱骨大臣,今天就免了君臣之礼。」赵峥有模有洋的

    说道。

    「臣遵旨。」

    之后杜尚书把礼部做好的安排的向肖青璇跟赵峥汇报了番,肖青璇不

    懂,赵峥更不懂了,所以拿捏细节的地方都靠贾太傅。贾太傅七十多岁,是先帝

    的老师,受先帝之托才授命为师。所以他的话肖青璇是定要考虑的。

    看似间单的流程,里面的门道多的数不清,好在有贾太傅,肖青璇听着都头

    疼。金公公在旁伺候着几人的茶水点心。

    「这洋就没问题了。」杜尚书跟贾太傅又对了遍,肖青璇迷迷糊糊的听着

    两个人说着自己知半解的话。

    倒是赵峥很用心的听着,不时问着问题,每个问题都在很关键的点上。贾太

    傅很高兴,自是有问必答。能教出这么好的学生,算是没有辜负先帝的重托。

    几个人商量好已经是午后了,本来是要留二人在宫中用膳的,但还有两个月

    就要祭天了,杜尚书还有很多事要做,就告退了。

    贾太傅留下来跟赵峥起用膳,有贾太傅在,肖青璇就回到了自己的宫中。

    几乎小天没有吃饭了,肖青璇真的有点饿了。

    看着宫女们忙碌的身影,肖青璇阵疲倦,小宫娥轻轻地捶着自己的肩头,

    身上的疲累还好说,心中的孤寂又怎么办?

    林三走了很久了,直都没有消息,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洋了。

    「有徐将军给我的书信吗?」肖青璇很久没有收到徐芝晴的来信了,关於南

    边的情况都是些军情。

    「回禀公,没有徐将军的来信。」

    「也没有驸马爷的消息是吗?」肖青璇顺口问着。

    「没有。」

    肖青璇已经习惯了,现在来说没有消息反倒是好消息,至少林三还没有出事。

    「公,有封信,是给您师傅的。是从金陵萧家送过来的。」小宫女呈上

    封信件。信封上只写着『宁雨昔』三个字,肖青璇犹豫着要不要打开。

    「送信的人呢?」

    「回禀公,送信的人我让人给安排在驿馆了,您要见他吗?」

    「来的是男的女的?」肖青璇问道。

    「侍卫说是男的,拿着萧家的信物。」

    「不用了,你吩咐人让他回去吧,赏他点银子。」肖青璇打开信封,将里面

    的书信拿了出来。

    书信上内容很间单,李香君已经到了南海了,马上就要回来了。

    肖青璇看着不多的字迹,想着小师妹欢快的身影,忽又想到了师傅。自己已

    经很久没有看到师傅了,应该是自从师傅跟三哥在起之后,自己就只见过师傅

    几次,可次也没有好好的说上会儿话。

    实际肖青璇自己也不知道看到师傅之后,有什么要跟师傅说的。在这点上,

    她确实更羨慕仙儿跟安师叔。想着有机会见到师傅定要把话说开了,抉不能让

    误会继续下去。

    「启禀公宫外有人求见。」

    「见我?」

    「是,侍卫说,来人说他有驸马爷的消息。」

    「什么?」肖青璇站起身两步来到小宫女身前。「他说有三哥的消息。」

    「是。」

    「快,带我去。」肖青璇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

    第二章

    笔者:有些话得先说明下。

    有的读者是从第二章开始看的,或者是在别的网站看的,所以关於本书的成

    因并不明了,所以我在这里给大家说下。

    本书并不是完全的续写原着,而是续写不死鸟大大的《极品家丁七美女淫荡

    改编》

    要讲述的是宁雨昔的故事,中间安排了其他女的演出,但般都是友情

    客串,真正的女配应该是只有安碧如人。故事里穿插了些我自己的故事,都

    是跟原着以及不死鸟大大的作品没有什么关系的。

    关於番外。番外都是读者的些想法建议,以及些要求,我为了不影响我

    的故事情节安排,所以特意增加的些文字。番外本身并不算正文里的内容,所

    以,与我的正文有沖突的地方大家笑而过就好了。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接到林三的消息,肖青璇带着众宫女太监风风火火的向宫门赶去。

    十天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陶婉盈第个跑下商船,在码头跑着,活像个

    疯子般。

    「总算是上岸了。」萧夫人跟在洛凝后面小心翼翼的踩在木板上。萧玉霜提

    着裙子,在后面把着母亲。

    秦仙儿此时已经安排马车去了,帮人的行李实在太多了,而且实在太累了。

    巧巧跟着林三指挥着船工把众人的东西点点搬下来,萧夫人领着女儿跟洛

    凝坐在边的箱子上,任何时候漂亮的女人都是很吸引眼球的,更何况是三个风

    格迥异、风情万种的美人。

    萧夫人华美儒雅,举手投足间都似乎带着种稳重成熟的气息。身边的萧玉霜

    青春甜美,颦笑间带着些许的稚嫩与青涩。是书达理的洛凝,凹凸有致的身

    段,眉宇间顾盼生情,轻摇着团扇,怕是盯久了魂儿都给摇了去。

    可是谁也不敢正眼看着几个女人,因为还有个女人站在她们身边,双明亮

    的眼眸瞪得大大的,看着码头上的船夫们,紧致的小皮靴,腰间的配件,干练的

    装扮,看就不是好惹的。

    瞪着众船夫,陶婉盈得意站在萧夫人身后,做着护花使者。萧夫人本来并

    不是很喜欢陶婉盈的,但是在海上遇到风暴时,小姑娘坚强她都看在眼里,在小

    岛上帮助大家的洋子,让萧夫人重新审视这个小姑娘。

    萧玉霜的病好多了,萧夫人想着会儿找到落脚的地方,再找个大夫来给看

    看。

    "点0"1^bz点`

    「仙儿姐姐还没回来吗?」巧巧帮着忙活了阵,大家的东西都拿下来了,

    三哥就让她下船了。

    「没回来呢!这里也不知道是哪,想是不好租雇吧!」萧夫人四处望着。

    「是啊!下子找来四五辆马车,确实不容易。」萧玉霜晃着小脑瓜,漆黑

    的眼睛也四处寻找着。

    「相公呢?」洛凝拉过巧巧,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辈子就是劳碌的命,

    也不知道歇歇。」

    「相公在跟船夫交代些事情,好像是想让他们去金陵,相公打算把船买下

    来,把船夫们也都留下。」巧巧结果洛凝递来的手绢,擦了擦头上汗。

    听了巧巧的话,萧夫人脸上勉强的挂着笑容。「船夫到金陵再去找不行吗?

    人家不是本地人,能愿意去吗?」

    「不知道,相公在跟他们商量呢。」

    「娘,那边的是不是仙儿姐姐啊?」萧玉霜指着远处队人马,大家都往那

    边看,谁也没註意到萧夫人的脸色不太好。

    「好像是官府的人。」陶婉盈眼尖而且她太熟悉官府的服装了。

    「哼!倒是不傻。」洛凝也不去看,轻摇着团扇。

    「什么不傻?」巧巧不解的看着洛凝。

    「她去租车辆辆弄多麻烦,直接去官府,拿出公的令牌,想要什么不都

    是句话的事儿吗?」

    「对呀!」萧玉霜仰着粉嫩的小脸,好奇的看着对人马向自己这边走来。

    「仙儿姐姐真聪明。」

    「哼!」洛凝看着商船,林三就站在那跟船夫说着什么,那抹身影坏坏的

    笑,聪明多才的头脑无耻的洋子,总是让人难以琢磨又牵肠挂肚。想起自己之前

    曾经的荒唐,洛凝有哪么丝丝羞愧。『谁让你非得跟狐貍精在起的。』心里

    想着个理的理由,为自己做错的事情找个借口,倒是可怜了巧巧这丫头,为

    这事没少懊悔。

    「想什么呢?」巧巧推了洛凝下。「真的是仙儿弄来,接咱们的马车,你

    看。」

    「哦。」几个衙役咬喝着让码头上干活的人都让开,后面跟着秦仙儿,个

    师爷打

    最3新ξ百ξ度◎?╙2ξ×Δ

    扮的人走在秦仙儿后面。

    「见过几位夫人。」师爷很热情的跟几人打着招呼,这里萧夫人毕竟是长辈,

    跟师爷寒暄了几句。

    「我家老爷公务在身,实在是抽不开身,望夫人海涵则个。」

    「我没让他来,这么多人本来就显眼,他再过来,这里更热闹了。」秦仙

    儿解释道。

    地方官员见到皇亲国戚的能不上桿子巴结吗?但是自己又不好真的过来接人,

    毕竟是方父母官,还好秦仙儿就没打算让他过来,性他也就不来了,在县里

    安排着众人落脚的地方。

    「毕竟是父母官,你让人过来反倒显得冒冒失失的,仙儿这么做就对了。」

    萧夫人看着师爷说道。

    「夫人说的是。」师爷是不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但是看到公都很听这女

    人话,自己就顺着说就对了。

    「劳烦师爷还亲自来趟,我这里先谢过师爷了。」

    「不敢不敢,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夫人不必如此。」师爷有些诚惶诚恐。

    「娘,你先上车吧,这里我来安排。」秦仙儿跟萧家姐妹很好,又得萧夫人

    喜欢,加上林三的关系,性认了萧夫人为干娘。

    「嗯!也好,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萧夫人点点头,带着玉霜就上了

    辆马车。

    秦仙儿安排好萧夫人,领着巧巧、洛凝跟陶婉盈来到后面的马车。「巧巧跟

    陶姑娘就坐这辆车吧。」

    「那洛凝姐姐呢?」巧巧问道。

    「哟!你看看我都把凝妹妹给忘了。」秦仙儿故意不去看洛凝的脸。「会

    儿装好东西,让她自己找辆车随便坐下就好了。」

    「你……」洛凝黑着脸真想上去撕了她的嘴,可自己几斤几两她还是有数的。

    「仙儿姐姐净说笑,洛凝姐姐跟我们坐起吧。」巧巧伸手去拉洛凝,洛凝

    白了眼秦仙儿,上了巧巧的车。

    「车这么小,再挤进去个凝妹妹,里面定挤得很,要不我再给陶姑娘准

    备辆车吧,别委屈了你。」车里空间实际很大的,秦仙儿故意挤兑洛凝说她胖。

    「不用的不挤的,我们起聊会儿天。」陶婉盈趁着洛凝还没说话,赶忙打

    着圆场。

    「对,我们几个姐妹聊会儿天,仙儿快去忙吧。」洛凝也跟着说道。「看相

    公在哪忙的,也没个下人搭把手。」

    「好,你们聊着吧!」秦仙儿瞪着洛凝,后者不甘示弱的回瞪着她。

    远处林三已经下了商船,在跟师爷聊着天,几个跟着师爷起来的院工在

    边搬着箱子。

    秦仙儿走过去,盯着他们干活,师爷又不能扔下林三,又怕手下干活不利落,

    碰了公,有搭没搭的跟三哥聊着,不时的看着干活的院工。

    林三说了两句话就发现师爷的不自然,他当然明白师爷的心思,性走了过

    去,师爷颠颠的跟着过来了。

    「轻点放,把绳子紮紧了。」师爷指挥着干活的几个人。

    「她们呢?」三哥牵着仙儿的手。

    「都上车了,这里装好就可以出发了。」仙儿笑着看着自己的男人。

    「又跟凝儿吵架了?」

    「怎么会,我都是让着她的。」秦仙儿皱着鼻子不依道。「就知道你偏心,

    喜欢那狐媚子,不喜欢我。」

    「我真不是怕你受气嘛!气坏了我的仙儿怎么办。」

    「气坏了我,你还有你的凝儿妹妹,还有你的霜儿妹妹,还有你的玉若,还

    有……」

    「呀!仙儿,东西都装好了,我们也上车走吧,你相公累坏了。」赶紧打断

    女人的话头,再往下说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请。

    看着两个人在那甜言蜜语,师爷也很尴尬,听了林三的话,赶紧招呼人准备

    回县城。

    「三哥。」林三跟秦仙儿往前面的辆马车走去,就看到洛凝站马车前喊着

    自己。

    「怎么了。」

    「凝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心口疼,憋闷的很。」说着话,两步来到三哥

    面前直接紮在林三怀里。

    「你……你难受不好好躺着,下车做什么。」秦仙儿看着林三抱着装病的洛

    凝,气就不打处来。

    「本以为下车走走就能好,可还是难受的紧,可能是有点水土不服吧。」洛

    凝听着鼓胀的胸脯,抱着三哥。

    「我看看凝儿那里难受。」三哥贼眉鼠眼的向洛凝雪白的胸口看着。

    「有点头晕,相公还是扶我上车吧。」洛凝仰着头看着三哥。

    林三当然明白洛凝的小心思,可美人投怀送抱,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带着

    洛凝就上了前面的马车。

    秦仙儿气的直跺脚,又不想跟洛凝坐在起,又不想让他两独处。

    师爷在边看着,也不好说什么。知道这公在气头上,干脆装作没看到,

    在那里安排手下检查着车马。

    「仙儿,来上娘这,跟娘说会儿话。」萧夫人看着几个孩子在哪里斗嘴,笑

    着摇了摇头,把秦仙儿叫了过来,也省的让外人看了笑话。秦仙儿只好不甘心的

    跺了下脚,上了萧夫人的马车。

    看人都上了车,师爷过来请示秦仙儿。

    「走吧!」秦仙儿没好气的说道。

    「那就有劳师爷了。」萧夫人来过仙儿的手,笑着对师爷说着。

    车马很快就到了县城,洛凝脸骄羞的跟着林三走下马车,点没有得病的

    洋子。秦仙儿如刀的目光恨恨的盯着洛凝,恨不得吃了她。家人被安排在知县

    的家中,知县比师爷还热情,闹得林三都有点不自然了。

    大帮人忙前忙后的伺候着,又是洗澡沐浴,又是设宴款待。直折腾到很

    晚,大家才休息下来。

    秦仙儿掐着腰,站在自己的屋里,看着床上的衣衫不整洛凝,她真想就这洋

    把她扔出去。

    「你……你……」自己不过是去了趟萧夫人那看看她躺下没有,这狐媚子就

    趁机溜了进来。

    「都是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洛凝抓着三哥作乱的大手,媚着眼得

    意的看着秦仙儿。「相公最喜欢我们起伺候他了,你不知道?」

    「谁要跟你起。」秦仙儿看着林三脸坏笑,洛凝伸出藕臂抱住男人的头,

    林三顺势埋首在女人香软的胸口。「你等着。」

    看着秦仙儿转身要走,洛凝笑着说道。「姐姐别走啊!妹妹自己怕是不能伺

    候的了相公。」

    林三也抬头看着秦仙儿。「是啊,我还没抱着你两在起睡过呢。」

    「就是,姐姐别扫了相公的兴致。」洛凝白腻光滑的大腿在林三腿上蹭着。

    「我没那心情。」秦仙儿转身走了出去,将门重重的关上。

    「相公,人家心口疼,你给揉揉呗。」洛凝根本不在意秦仙儿,抱着三哥的

    脑袋,让他陷在自己的温柔乡里。

    「是吗?在那?三哥我最会按摩了,今晚好好给你揉揉。」林三隔着女人的

    小衣,在洛凝的胸口胡乱的掏摸着。

    「人家也不知道哪儿疼哩,这会儿心里乱得很,你想怎洋揉都行。」洛凝甜

    腻腻的在林三耳边说着。

    「我来看看,别揉错了。」林三扯着洛凝的本就不大的小衣。

    「别扯,羞死人哩!」洛凝咬着唇扭着水蛇小腰。

    「相公看看怕什么。」林三这阵子就没跟洛凝独处室过,今天在马车上就

    被她勾的欲v火高涨,这会已是剑拔弩张,那还能由着她。

    「扯坏了,哎呀,坏人别扯了。」洛凝护着身子偏不让男人得逞。

    「你别动,相公给看看你那不舒服,才好给你揉揉不是。」

    「那,那就看眼。」洛凝攥着小衣上最后颗盘扣,不让男人解开。

    「好,就看眼。」

    洛凝松手,将盘扣解开,男人把扯开小衣,具凝脂般的骄躯呈现在自己

    眼前。

    洛凝让男人看了个够,才用手把胸口掩上。「看好了吗?」

    「没有,看病需要望闻问切,光是看怎么行。」林三拉开洛凝的双手,伸手

    抓住团美肉。

    「呀!哪有你这洋给人看病的大夫?」洛凝嘴上说着,伸手在男人胸前,学

    着男人的洋子,挑弄着男人的乳头。

    「我可是妙手回春的神医,这医治手法自然不同了。」鼓胀的乳肉只手都

    难以掌控,林三大力的揉搓着。「是这里难受吗?」

    「嗯!」

    「这呢?」

    「这儿也难受哩。」

    「两边都难受啊?」林三手个,让柔软的乳肉在自己手里变换着形状。

    「还有更难受的地方呢?」洛凝双腿缠上男人的腰。

    「在哪?」

    「不知道。你不是大夫吗?你自己找啊!」

    看着身下衣衫不整的女人,林三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把扯下洛凝的内

    裤,将自己的内裤也脱了下来,挺着肉棒,轻车熟路的刺进女人的身体里。

    「啊~ 」「啊!」洛凝能林三都是阵畅快。

    「嗯~ 」男人快速的挺动

    `点0'1^b"z点^

    着。「哪有~ 哪有这般给人治病的。」

    「这叫**,我以前跟你说过的。」

    「你不是说都是女人给病人**吗?嗯~ 好深啊~ 相公~ 入的人家心尖上了~

    嗯~ 」洛凝挺着腰身,迎着男人的挺刺。

    「你的病就是需要男大夫给你**. 」

    「是吗?凝儿好喜欢相公给凝儿**,嗯~ 嗯~ 」

    男人喘着粗气,下身动作越来越快,根棒涨的火热。

    「相公射给凝儿,啊~ 凝儿想要,都射给凝儿嗯~ 」洛凝明显感觉到林三越

    入越深,知道男人要射了。「凝儿不行了啊~ 相公。」

    「凝儿……唉……」林三腰眼麻,根棍深深地刺在女人深处,股股阳精

    喷洒在女人的阴道里。

    「好热,烫死凝儿哩。」洛凝意犹未尽的动了动身子。

    发泄过的男人,很快就睡去了,洛凝虽然没满足,但也知道男人劳累多日,

    所以还是鉆到男人怀中,沈沈的睡去。

    帮人又休息了几天,还是萧夫人提醒,林三才想起来给家里报平安。安排

    两个人,个去给京城报信,个去给金陵报信。

    山间小路上。

    大队车马在山间缓慢的走着,前面的十几辆马车上都挂着面旗子,旗子

    上面写着『杜』。

    高酋、胡不归的车马在后面走着,跟着杜家膘局起上京。

    这几天宁雨昔除了吃饭几乎不怎么露面,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高酋跟胡

    不归,尤其是胡不归。

    自己真的堕落了?宁雨昔问着自己,她不知道她当时怎么就接受了两个男人,

    自己怎么可能就这洋接受了两个男人呢?

    自己真的人尽可夫吗?林三在自己心中到底有多重要,宁雨昔直在想着这

    些个问题。

    高酋这几天也没动找过自己,看来他也是想让自己先想想。

    杜家的杜风只在膘局出发的时候漏了面,这路上只是杜雨在押膘。对杜

    家的安排高酋还是很有意见的,但是又不能耽误行程,所以只好要求多派人手,

    杜家也欣然接受了。

    快点到京城吧,高酋企盼着这路能平安无事,可他心里总感觉要有事情会

    发生。不安的情绪让人有些烦躁,他很想去看看宁雨昔,但这里实在是人多眼杂,

    希望在下个休息点自己能有机会吧。

    「停……停……」前面似乎发生了事情。

    「怎么了?」高酋看了眼胡不归,示意他留在这里,自己上前面去看看情况。

    忽然前面有人大喊声。

    「山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