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册母为后】 0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章

    「娘娘,李总管刚才来传话了,说是皇帝陛下要召见您」苏月心正与儿子在

    殿内甜蜜地调情,外面宫女隔着帘幕喊道。

    「知道啦」苏月心倒在儿子的怀中,享受着他的爱抚,慵懒地应道。

    「母后,父皇为何突然召见?」李阙的神色却有些惊疑不定。

    「小傻瓜」苏月心轻笑着在儿子的唇上一啄「你还怕你父亲知道你把她的皇

    后给操了吗,咯咯。走吧,你跟母后一起去。」说罢扭着肥臀就要叫宫女更衣,

    那浪荡的情态勾的李阙险些把持不住。

    不多时,苏月心正装换好,母子二人分乘两轿,前后宫女太监簇拥,出了未

    央宫直奔养心殿而去。

    皇后娘娘凤冠霞帔,雍容华贵,步履轻摇,姿态万千,身后儿子李阙昂首阔

    步,英气勃发,毕恭毕敬地搀扶着母后。养心殿内的皇帝望着这母慈子孝的场景

    也是倍感欣慰,面露笑容。

    「阙儿,你今儿个怎么有空来看望你母亲啊?」

    「回父皇,孩儿昨夜做一噩梦,梦见母后被一大龟咬了一口,心下甚恐,于

    是一大早便来探望母后。恰逢父皇召见,想着孩儿也已有多日未见父皇,心中甚

    是牵挂,便斗胆与母亲一起来了,望父皇莫怪。」皇帝见李阙恭敬有礼,回答得

    体,心中十分满意,却没注意到李阙低头之时眼神偷偷往苏月心那里喵。苏月心

    见了儿子促狭的眼神,再联想到他说的话,几丝霞云升上脸庞,忙狠狠地瞪了儿

    子一眼,示意他别在父亲这儿乱来。

    父子二人稍微聊了几句,皇帝李宿就转向皇后,看样子是要谈起此番召见的

    所为之事。

    「皇后,此番叫你前来,是有一事委任你。你可曾听闻惠妃宫殿闹鬼一事?」

    「臣妾略有耳闻,惠妃妹妹也跟我提起过,近来她被此事弄得人都消瘦了。」

    「是啊,听闻这惠妃殿内如今是人心惶惶,一到晚上都躲在房间内不敢出来,

    如同一座鬼殿。朕觉得此事放在皇宫之内实在是不像话,如若流传开来恐被传为

    不吉之兆。你既是后宫之,应该把此事好好地查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臣妾领命,必当尽我所能彻查此事」

    「嗯,皇后的能力朕是再放心不过了,哈哈」李宿露出温柔的笑意,「来来,

    今天叫你来除了说这件事外,还有就是想和你好好的吃顿饭,刚巧阙儿也在,我

    们一家人就好好地聚一聚」说罢便吩咐太监摆桌子,端上精心准备好了的菜肴。

    李阙与苏月心相视一笑,苏月心与皇帝紧挨着,坐在儿子的正对面。

    饭桌之上,皇帝体贴地给皇后夹着菜,温柔地问一下生活上的琐事,尽显男

    人对妻子的疼爱,另一边也时不时关注下儿子,显露的却是父亲的威严。经管这

    是看起来倍显温馨的一幕,但实际上除了父亲之外,母亲和儿子心理各有想法,

    苏月心升起的是一丝对丈夫的愧疚,而李阙则是对刚刚与自己春宵一度的母亲在

    父亲面前的贤妻姿态吃足了醋,同时也对这种家庭聚餐中体现的天伦之乐感到不

    满甚至愤怒。因为他心中已把母亲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而在这样的一个家庭气场

    之下,他却永远只能是孩子,被伦理道德压得翻不过身。

    李阙决心做些什么来脱离这种令他难受地氛围,他故意手指一松,「叮当」

    一声,银筷便落到了地上。顺势低下身去,李阙在桌底下看着母亲被华服包

    裹的下体眼神中闪动着淫欲。他的一只手抓住母亲光滑的脚踝微微一搓揉,苏月

    心被那股酥麻感刺激得一个机灵,她吓坏了,万万没有想到儿子是如此胆大包天,

    紧张地望了一眼皇帝,见他并无异色,连忙在桌底踢了李阙一脚,想让他停止荒

    唐的行为。

    谁料李阙不为所动,反而顺势保住母亲的小脚,沿着裙缝伸入他的大手抚摸

    母亲白嫩的玉腿。苏月心不敢激烈反抗,只得任儿子为所欲为。儿子的手很快沿

    着腿部向上侵袭,罩在她最私密的阴部上,一边摩擦扣弄着一边试图掀开母亲的

    底裤。敏感的苏月心立刻被一股快感的浪潮席卷了身体开始轻微颤抖,险些没有

    夹稳手中的菜。

    终于儿子的手直接与她的蜜肉接触了,那肥大饱满的阴唇被儿子捏在手中,

    宛如一个鲜嫩的鲍鱼渗出汁液,淫水不可抑止地渗出。苏月心被那种酥麻刺激地

    险些喊出声!而就在这时儿子停止了骚扰,适时回到了座位上,而皇帝毫无察觉。

    苏月心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性欲已经被掀起却远远没有得到满足的难受滋味

    让她继续用一种更加妩媚嗔怪的目光瞪着儿子,脸上已经有一丝丝薄薄的,她发

    情时特有的红晕。李阙对着母亲诡异一笑,一边抬起了他的长腿,脚掌不偏不倚

    地就正扣在母亲已经被他掀开裙子而暴露的阴户上!

    「嘶」苏月心倒吸一口凉气,儿子灵活的脚指头已经开始像水蛇一般往她的

    娇嫩甬道内钻,那种不同于手指的陌生的刺激,引来阴道内蚌肉的强烈伸缩。激

    烈的伸缩带来的是淫水强有力地渗出,苏月心奇异敏感的体质使她一旦发情下体

    就不可控制的水流成河,而现在那闪光的淫液就丝丝地往下滴落了。随着李阙脚

    指头蠕动的加快,那蜜汁越出越多,甚至汇成了细线,滴落在地板上发出了声响。

    而此时苏月心的脸庞已经有一半染上了性爱的红晕,只得别在一边不然皇帝

    看见,用尽最后的力气控制自己不被快感淹没,不脱下衣服像个荡妇一样扑到儿

    子怀里向他求爱。

    而水滴的声音也终于引起了皇帝的注意,他疑惑地扫了一下四周,「何处传

    来水滴声?」母子二人都吃了一惊,好在苏月心机智,隐秘地碰触了了一下自己

    的汤碗,浓稠的汤汁顿时打翻滴落在地上,恰好与那一滩淫液融在一起。汤汁

    的纯厚香味也刚好掩盖住了熟妇蜜液的骚味。皇帝听闻声响,目光转移到了打翻

    的汤碗上,「爱妃没有伤到吧」他关切地握住苏月心的手。

    「臣妾不碍事」苏月心还沉浸在性的快感与偷情乱伦的刺激中惊魂未定。

    「不知怎的,竟闻到一丝腥味」皇帝嗅了嗅,疑惑道,「是不是这八蟹玲珑

    汤没有做好,这御膳房的厨子是越来越差劲了!」

    李阙心中偷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这一顿午餐就在表面融洽,略有波折的

    情况下完成了。

    午饭之后,皇帝不知怎的竟然兴致大发,要教李阙一些治国之道,要求他和

    自己一起批阅奏折,而皇后则在一边贴心服侍。

    商谈国事费心费神,碰上这春日的午后更是尤为令人困倦,皇帝感觉有一丝

    疲惫,而苏月心敏锐地观察到了。「皇上,臣妾看您是有些倦了,不如这些奏章

    先让阙儿帮忙看着,臣妾扶您到床上小憩片刻?」

    「哎呀,人老了,是有些不中用了。你也别扶我了,我自己进去休息会。你

    去给阙儿泡杯玉冠龙井,他也不容易」

    「是。」

    皇帝刚进帘后面,李阙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苏月心「亲亲母后,可馋死我了!」

    说着就在母亲饱满得快要撑裂上衣的乳房上揉捏起来。

    「你这胆大包天的奸母淫贼!」皇后故作严肃地斥道,其实儿子的大手已经

    迅速地使她身体燃情发热。

    「母后,孩儿就是要干你,要在父皇的宫殿内干你!」李阙抱住母亲娇软的

    身躯,欲火熊熊燃烧,他作势就要粗暴地撕开母亲的上衣,解放那对活蹦乱跳的

    大白兔。

    「啊!你干什么,小心惊动你父皇」苏月心小声惊呼,赶忙自己解开了胸衣,

    让儿子能够舒舒服服地把玩自己的雪白豪乳。

    「母后你别浪叫就是,孩儿一定小心。」李阙淫笑着把苏月心全身剥光,将

    大白羊似的肉体横抱起来放在龙椅上,然后迅速压了上去。

    「啊……」一声熟妇悠长的娇吟,这是儿子进入生母那神圣密道的最好伴奏。

    苏月心两只玉臂紧握住龙椅的扶手,使劲摇晃着丘陵般的大屁股迎儿子的

    插入,「好儿子,来吧,干死母后,给你父皇戴顶大大的绿帽子!」淫欲一起,

    苏月心什么皇后的威仪,端庄的妇节全都不要了,一切只是要讨好身上这个能给

    她带来全部快乐的年轻人,她的亲生儿子。

    李阙抱起母亲修长丰腴的大白腿,将自己的大肉棒活塞一般在母亲的弹性蜜

    穴里快速运动。一下又一下充满节奏与力量的抽查,顶得身下的中年美妇娇喘不

    已,白眼直翻,「啊……啊……乖儿子……母后不行了,你轻点插母后……轻点

    ……啊!……啊!!」在极端的快感之下苏月心几乎已经忘却了自己身处何处,

    呻吟越来越大。

    此时李阙虽然也爽翻了天,但却保持了比母亲更好的理智,他看到母亲已经

    控制不住娇喘的音量,连忙一只大手捂住了母亲的小红唇,「骚妈妈,你好真是

    被干了以后就什么都不顾了,父皇毕竟还在里面呢!」

    「啊……坏儿子,刚才向我求欢的是你,现在要我克制的也是你!」苏月心

    淫荡地晃动肥臀,胸前的大白奶子像是雪崩一般颤动,「我不管了,我要我的亲

    亲儿子干死我,老不死的你睁眼看看,你的娇妻皇后被她的亲生儿子干的淫水流

    不止啊!」

    皇后这样的中年熟妇淫荡起来,确实就是一个如狼似虎的吸精机器,她那淫

    荡诱人的情态挑逗的儿子马力全开,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在母亲的草原上全力驰

    骋,而那母亲的浪叫和雪白的肉体的摇晃,那痴迷挑逗的眼神就是最有力的鞭子。

    抽打在儿子的心上,逼迫他用尽所有力气让母亲得到最大的满足。

    「好母后,好娘亲!」皇后那紧致迷人的阴道就像是狭窄泥泞地沼泽,不断

    把李阙拖向欲望快感的最深处,他低吼着,感受着大肉棒被母亲紧紧夹住的快感,

    感受着指间滑过的羊脂一般的乳肉,「快来了……快来了……孩儿要来了!」

    强悍如李阙也抵挡不了这天下第一艳妇的阴道夹紧,李阙快要失去对自己下

    体的控制。此时苏月心伸长那天鹅般的粉颈,露出那鲜红的舌头,淫荡的双眼渴

    求地望着儿子,一是因为她确实渴望儿子那腥臭却又让她痴迷的雄性精液味道,

    另一方面也确实不能让龙椅沾上这男人的精华。

    「啊!」养心殿内的这对乱伦母子终于迎来这高潮一刻,浑身雪白赤裸的熟

    妇妈妈半跪在龙椅上,嘴里喊着儿子狰狞的阳具,那面目清秀的儿子抱着母亲绝

    美的脸蛋,把腥臭的精液如潮般射向她母亲那全天下人敬仰膜拜过的圣洁脸蛋上

    和樱桃小嘴里,而母亲淫荡吞下儿子的牛奶,还深处小舌头舔干净了嘴边的精液。

    然而由于喷射过猛,她的秀发、颤动的睫毛和光洁高耸的鼻梁上还是沾上了

    那浓稠的液体,而这男性的精液点缀在这高贵美妇的绝色脸蛋上,更是充满了性

    的诱惑,让所有男人为之痴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