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册母为后】 0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章

    次日下午,夕阳西斜。

    皇子李阙斜坐在椅子上,一脸醉态。桌前东倒西歪地放着空酒壶,还有几位

    少女已经不醒人事的瘫倒在桌子上。

    在大梁朝,每一个成年的皇子都会受封得到自己专属的府邸,然而李阙并未

    成年,因此他和所有皇子住在离御花园不远处的一处宫殿内。每一个皇子都有

    一个自己的小院,再加上几个服侍的宫女和安保的侍卫。

    这几位少女生的是苗条动人,放在宫外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然而此时李阙

    却是一脸嫌恶地望着她们。心中把少女的身段与母后那丰腴迷人的身材相比较,

    只觉得眼前的几位女孩是那么的干瘪无味。想到母后,李阙的下体就犹如充了气

    般迅速膨胀,脑海中幻化出母后风情万种与自己缠绵的场景,他嘴角含笑,不知

    不觉也昏睡过去。

    日落西山,月挂中天,此夜便是太子的精锐刺客行动之时。

    这群刺客一行八人,带头的是一位持剑的首领,其余七人均使长刀,八人如

    同与夜色融为一体,快速接近李阙的住处。

    刺客首领心中早已刻着李阙的情报:心机深沉,善于隐藏,才智过人,但是

    自幼体弱,不通武艺。因此这场刺杀的结局是没有悬念的。

    此时李阙依然处于昏睡状态,而刺客已到门外。

    「嗯?不对劲!」放佛心脏被什么东西猛地捶打了一下,李阙嗖的一下窜了

    起来,从头凉到脚。

    杀气,浓郁的杀气穿过了大门,占据了院子,遮蔽了天空。

    千钧一发之际,之间李阙双拳紧握,全身肌肉绷紧,一股强大的气劲竟从他

    身上爆发出来。「喷!」一声巨响,大门被撞破,八道身影急速向李阙袭来,李

    阙全身真气凝聚,脚上发力,蹭蹭两下就跑到院墙旁边,以墙为助力,提气一跃

    竟生生窜出了院墙!

    刺客首领心下震惊,情报竟然错的如此离谱,皇子李阙非但不是文弱书生,

    而且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追,绝对不能让他逃走!」电光火石之间首领已做出

    决定,如果今夜李阙不死,一定会对公的大业产生巨大的变数,因此不惜一切

    代价也要将其击杀!

    「赫!」七名刺客齐声应到,八道身影也以极快的速度追了出去。

    皇宫内此时就出现了一追一赶的两团黑影,然而并没有出现侍卫阻拦的情形

    出现,因为他们早已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成太子的人,这是一个死局,唯一的变

    数就是李阙会武功!

    「不行,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我的真气很快就会耗尽,必须要找一个藏身

    之所!」李阙心中暗道。他抬头一看前面不远已是未央宫,联想到昨日假山见到

    的荒唐一幕,心中变有了打算「李羌,我看看你敢不敢当着母后的面杀我!」

    只见他用尽全力加速冲刺一段,一闪身便从侧门进了未央宫。

    「停!」七名刺客正要继续加速追上,首领却一脸阴沉的制止了。

    「首领!就算是皇后宫殿,也护不住这小子!为什么不让我们……」

    「别说了!我不让你们追就自然是有充分的理由,今天的行动算是失败了,

    马上撤退!」黑衣男子深深地望了一眼未央宫,知道内情的他明白无论如何也不

    能在皇后面前杀李阙。

    「走!」如来时一般迅捷,这群刺客撤退了,就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且说李阙闪身进了宫殿,急切地寻找母亲所在的位置,因为他深知此时此刻

    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符。没想到此刻卧室却空无一人,李阙如同无头苍蝇般在宫殿

    内寻,却见一处房间灯火通明,有烟雾飘出,他心念一动,悄悄地靠近。

    「啊……」靠近窗户,还未看清室内景象,一声娇软而悠长的呻吟传出,叫

    的李阙心都快化了,他全身的热血猛地一下往上涌起,急切地往里望去。

    房间内满是蒸汽,同时伴随着一股浓郁的玫瑰花的香味。透过缭绕的烟雾可

    以看到房间正中是一个大池子,热气腾腾的水面上铺满了玫瑰花,水池的最右边

    正靠着一个雪白丰腴的成熟女体,竟是皇后在沐浴!

    只见皇后高昂这天鹅般修长光洁的颈部,媚眼微闭,娇嫩的脸蛋因为蒸汽和

    欲望双重的作用而变得通红,小嘴张开,一阵又一阵动人的呻吟传出。再往下看,

    那对白面团般的大乳房有一半浸没在水中,另一半浮现在水面上,带着点点水珠,

    如同雨后的玉女神峰。她的一只手深入水中,快速地耸动着,显然是在扣弄着下

    体,另一只手紧紧撑住池壁,似乎是要防止快感的浪潮把自己淹没。

    亲眼目睹自己平日端庄优雅的母后淫荡自慰场景的李阙只感觉心里有一团火

    滋滋的烧灼着,他满脸通红,喘着粗气,胯下的阳物胀大到要把裤子撑破。

    冲进去奸淫母后的想法疯狂生长着,耳边是母亲的淫骚浪语,眼里是母亲雪白的

    肉体在阿娜多姿地舞动,李阙的意识在逐渐被淹没,但是内心深处还有最后的伦

    理底线在阻止他做出悖逆人伦之事。

    「不行,就算母后已经和太子有了不伦奸情,但他们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啊!

    而我是母后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我不能伤害她,不能悖逆了人伦纲常!」李

    阙强忍住高涨的欲火,经历了复杂的心理斗争后还是背过了身去,正当他要提气

    远去之时,一丝微弱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阙儿……」

    这一声轻微的交换让李阙浑身巨震,如遭雷击,眼睛里爆发出不可置信的神

    色。

    而此时,那呼唤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激烈。

    「阙儿……我的好阙儿……母后好爱你啊!」

    「阙儿,用力啊!用你的大鸡巴好好的疼爱母后啊」

    「啊……阙儿……母后要你!母后想你啊!」

    堂堂一国之母,竟然在夜深人静之时呼唤着自己的儿子手淫!

    李阙整个人呆滞了片刻,而后一股狂喜如同雪崩一般让他无处躲避,葬身其

    中。

    好半天,他才从惊喜中清醒过来。他做梦也想不到,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

    不苟言笑的母亲竟然拿自己当作性幻想的对象。试想一想,身为人子,听到自己

    美艳的熟女母亲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手淫,言语中透出无尽的爱恋与痴迷,此时有

    谁还会管所谓的纲常伦理呢!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在床上享受的儿子带来的最美好

    性爱,母子二人心灵与肉体都彻底交融,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绝不能让母亲苦

    等自己的儿子而不明白其心意!

    「母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您,尽儿子最大的孝心,让我成为您最亲密的

    情人,抚慰你寂寞的芳心吧!」李阙脑海中闪过平日里与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

    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

    「阙儿……你何时才能明白母后的心意啊!」此时,浴池内的美妇人要晃着

    巨乳,似乎是在向情人央求着性爱,中指依然在蜜道内飞速的抽查。

    猛然,一股水花冲天而起,一个身影从水下窜出,然后美妇皇后苏月心的香

    肩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手臂抓住了。

    「呀!」美妇人发出一声惊呼,待到看清来人的面庞时,一双美目先是惊愕,

    然后爆发出夺目的色彩,浑身雪白的肌肤瞬间因为激动而染上朱红。

    「阙儿!」美妇人又是激动又是羞涩地扑入年轻人的怀中,一对毫无遮掩的

    湿润的巨乳紧紧地贴在年轻人的胸前,同时把羞怯的面庞掩藏起来。

    「母后,我现在明白你的心意了!」李阙捧起母亲精致而绯红的脸蛋,认真

    地说道。「您怎么不直接告诉我,我早就想您那迷人的肉体想得发狂了!」

    「傻孩子!」苏月心被儿子直白露骨的话弄的心惊肉跳,脸色红的要滴出血

    来「哪有娘亲直接告诉儿子她想要儿子的……大肉棒的……」苏月心顿了顿,还

    是把那个淫荡的字眼说了出来。

    李阙被一激,再也不能多忍耐,猴急地握住了母亲的两颗大奶子就玩弄起来,

    可是他的手掌根本握不住苏月心的豪乳,白嫩湿滑的乳球在他的手里溜来溜去,

    却怎么也抓不住。

    「啊,小坏蛋!」苏月心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样一双有魔力的手掌,光是抚

    摸就让她享受到了曾经山巅般的快感。她秋水般的眸子深情地凝视着自己儿子俊

    美的脸庞,狂热地献上了自己红宝石似的迷人嘴唇。

    李阙狂吻着自己的一丝不挂的生母,双手继续胡乱地在苏月心的大奶子上搓

    揉,伸出舌头无头苍蝇般在苏月心的口腔内探伸,遇到她湿滑温润的舌头以后就

    痴恋地缠卷在一起。两人深情地长吻了许久,直到苏月心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李阙

    才放开了嘴唇。

    「坏儿子,吻的娘亲要喘不过气来了呢!」苏月心娇媚地白了儿子一眼。

    「母后……」李阙被美妇皇后的一个眼神就勾得放佛魂都没了,一时呆住不

    知道如何是好。

    「傻孩子!愣着干嘛,快来疼爱母后啊!」苏月心双手捧着巨乳,伸出较软

    的舌头在乳头上舐舔着,同时扭动这紧致的纤腰,那荡妇般的神情真能把任何一

    个男人挑逗至癫狂。

    「啊,母后,孩儿要操你!」李阙低喊了一句,一把搂过了苏月心,一只手

    捏住了苏月心肥软的大屁股。

    「来啊,皇儿,好好疼爱你的浪母后吧!」苏月心摇晃着肥臀,一边用光滑

    的玉手握住李阙早已勃起的大肉棒。

    「好大!」握住肉棒的瞬间,苏月心吃了一惊,虽然爱煞儿子的她早已偷窥

    过儿子洗澡,甚至就在儿子边上手淫过,但是真的近距离感受这一狰狞巨兽还是

    让她又喜又怕,喜的是以后儿子情人就能用这大肉棒满足她的性欲,怕的就是自

    己那狭窄的小穴能否吞下这一庞然大物。

    「母后,孩儿的肉棒可还让你满意呀!」李阙感受到母亲情绪的变化,在她

    耳边坏笑着低声询问到。那吐出的热气直扑到苏月心脸上,直勾的美熟女母亲小

    心脏乱跳,原本就大于常人的乳头变成更加硕大,并且呈现出一股深紫色。她没

    想到儿子对她竟有如此大的吸引力,随口一句话就能激起她最深的性欲,要知道

    就算在和太子李羌最爽的一次性爱中,她的两颗玉珠也没变成过如此迷人的瑰丽

    颜色。

    「坏儿子,不许你这样轻薄母后」苏月心越想越羞,一反刚才豪放淫浪的模

    样,扑到儿子怀中,把小脸儿藏在儿子的臂弯里不敢在露出来。

    李阙爱死了母亲这时羞时浪的模样,因为他知道这是母亲对自己深爱的表现,

    他一边用舌头挑弄着母亲晶莹的耳垂,一边开始把一双大手继续向下探。手掌

    滑过苏月心那与大奶子极不相称的小蛮腰,充满着紧致与弹性,点点水珠更使那

    肌肤滑嫩而富有手感,李阙不由地就想到母亲用这纤腰在自己身下扭动的浪态,

    胯下的巨物又是涨大了几分。

    「嗯哼……嗯哈……啊……」感受到儿子的大手在不断向下进发,靠近那神

    秘与美好的蜜洞,苏月心的反应更加激烈起来,此时她的双手已经紧紧扶着儿子

    的肩膀,完全依靠李阙才能在水中站立保持平衡。嘴里不断发出迷人的呻吟,引

    诱着儿子对她做更加激烈的侵犯。

    李阙的指间开始在母亲那茂密的森林中摸,苏月心浓郁的阴毛让李阙有些

    惊诧,传说中这片森林越是茂密,人的性欲就越是强盛。更何况女人三十如狼

    四十似虎,苏月心这个年龄的美熟妇,太需要一个年轻的大肉棒来填补她的饥渴

    了。、「母后,您下面的毛好多呀,孩儿都要找不到那小穴了」李阙看着苏月心

    因为抚摸的快感而有些失神的眼睛调笑道。

    「坏儿子,就知道欺负母后!」苏月心又羞又气,轻启银牙在李阙的肩膀咬

    了一口。之后却又通红着脸在儿子耳边轻声道,「阙儿,你弄的娘真的好舒服呀,

    快点把手放到娘的小穴里,娘那里好痒呢!」娇柔软语,就好像是新婚妻子在床

    上对丈夫撒娇,可是谁能料到这是美艳母亲刺激血气方刚儿子的淫语呢。

    李阙被母亲的话语弄的全身的血放佛都要沸腾起来,指间终于穿过那森林,

    来到那幽谷。他激动而又紧张,带着一丝神圣,带着一丝不可置信,抚摸到母亲

    那茂密的带着水汽的草丛时,他不由发出一声狂喜的低吼,就像是一个在森林里

    迷路的人看到指引方向的阳光。那是他的出生地,那是他最初诞生的地方,那时

    他是那么弱小,一切只能依靠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她赋予了自己生命。而如今自

    己却以征服者的姿态,在母亲的乞求和期盼下进入这里,带给眼前这个绝美熟女

    新的欢乐,一种禁忌的人间极乐。

    苏月心笑吟吟地看着儿子那激动的神情,有些好笑而又有些自豪,自己身上

    的隐私部位能把儿子迷得这样神魂颠倒,那自然是极得意的一件事情。要知道,

    虽然禁忌,但以母子乱伦之刺激想尝试者恐怕也不会少,那么为什么世间的母子

    爱侣少之又少呢?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世上的母亲大多早已年老色衰,沦为丑妇,

    就更别提什么熟女的风情了,这样又怎么可能让爱儿提起兴趣呢?那些母亲在夜

    深人静之时恐怕也幻想过儿子年轻肉棒的进入,但以他们的姿色,年轻的儿子通

    常是看不上眼的。而像苏月心这个级别的绝色美熟女,一颦一笑都能让男人癫狂,

    在这种情况下,禁忌的诱惑就大到了极致,对母子双方都是巨大的诱惑。

    「乖乖儿子,娘亲的阴唇被你摸得好快乐呀!」虽然羞涩难当,当苏月心还

    是适时地出声鼓励儿子,因为她知道,在床上母亲的一句鼓励,一声叫床都可以

    最大限度地刺激儿子,使双方的性爱体验达到最佳。

    果不其然,受到母亲的挑逗后,李阙一下就把手指深深地插入了母亲阴道的

    深处,随之而来的是苏月心舒爽至天上的悠长呻吟,那声音中除了带着快感,还

    带着一丝找到性伴侣的喜悦。感受着母亲阴道紧缩的肌肉,悠长的甬道,内壁上

    那复杂的纹路,李阙惊叹道,「母后,没想到您是九凤迎龙的名器!」

    苏月心脸红红地啐到「娘亲才不是呢,乱说什么呢!」但是下体却已经因为

    儿子的扣弄而流出大量的淫液,大梁国母的身躯真是敏感至极,尤其是亲生儿子

    的手指让她感觉如登极乐。

    儿子的手指越捅越快,苏月心身下的淫水如同溢满了的水杯一般飞速地渗出,

    随着手指的抽查「扑哧扑哧」地溅射,快感在增强,空虚感也在增强,身下酥痒

    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苏月心内心深处越来越渴望真正大肉棒强有力的撞击,彻

    底把她推入深渊。

    可是母亲的羞涩让她始终无法说出最后那一句话,虽然全身已经被儿子玩了

    一个遍,但是事到最后关头,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尊严在制约着她。

    李阙细心地观察到了母亲的异样,那精致美丽的面孔已经透出艳丽的玫瑰色,

    放佛是被晚霞染红的。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抱起母亲的面庞,在母亲的耳边私

    语:「母后,让孩儿来疼您,爱您吧!孩儿从今以后会成为您唯一的爱人,让您

    享受所有的快乐,而为您解决所有的烦忧,您是我最敬重的母亲,但也是我床上

    最钟爱的宝贝儿。母后,我要和你性交!」

    这番话露骨到了极点,但也甜蜜到了极点,本来一颗芳心就已经完全交给了

    儿子的苏月心感动的心都要化了,点点泪珠把她那娇媚的容颜打湿,如同西湖的

    烟雨,如梦似幻,美到了极致。

    「乖乖娘亲,什么也别说,听我的话,乖乖的让孩儿来疼爱你,好吗?」李

    阙看着母亲深情地说到。

    「嗯!」苏月心乖巧而用力地点点头。

    「那现在你背过身去,把屁股翘起来,然后扶好浴池的边缘,不要让自己滑

    倒!」

    看着母亲羞怯却听话的转过身,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的敲起,做好迎接儿子进

    入准备,那熟妇温柔的样子让李阙的性欲达到了顶峰!

    他双手抱着母亲的滑嫩臀部,就好像贴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胯下那昂扬

    而坚硬的龙头挤开臀瓣,寻找到母亲紧闭的阴唇。

    「母后,孩儿来啦!」一发力,一挺身,巨大的肉棒深深插入母亲湿润温暖

    的阴道中。

    「啊……」苏月心的呻吟如同杜鹃啼血,绵延而婉转。

    未央宫,浴室里,血气方刚的儿子与成熟美艳的母亲上演着母子乱伦的好戏。

    李阙大肉棒飞速地在苏月心的肥臀间一进一出,每一次的进出都会带出一大

    片的淫水。

    「好母后,你的下面流了好多水啊」

    「啊……乖儿子,母后只有被你操的时候才会流这么多水啊!」苏月心被操

    的高潮迭起,一边更加用力的扭动着大屁股来迎儿子的抽插,一边用言语表达

    对儿子的臣服。

    母亲的淫骚浪语就像是一针针强心剂,李阙一次次用更猛烈的抽查来回报母

    亲,慢慢地李阙开始用上九浅一深的技巧,充满节奏感的冲击使苏月心洁白的身

    体放佛一条丝带在狂风中摇摆,那纤细的腰肢看上去好像随时要在狂乱的摇摆中

    折断。一对豪乳摇摆着,好似一对大白兔被人拎起了脚一样在空中激烈地扑腾。

    李阙心中看得眼热,伸出手想要握住那大白兔,却因为太激烈地抖动而没能

    完成,他瞄准母亲的乳房又试了一次,终于把那两颗羊脂球握在了手中,由于实

    在太过巨大,他的两只原本还算宽大的手掌无法完全包住,只能深深地陷入乳球

    当中,挤出的乳肉反而使乳房变得更加涨大。

    「啊!!坏儿子,轻点揉娘亲的奶子!」儿子对自己双峰地猛烈袭击使苏月

    心发出了舒畅地尖叫,乳房是苏月心全身除了阴户最敏感的地方,而苏月心的乳

    晕和乳头异于常人地硕大,尤其是发情之时,会变得如同紫宝石般深邃艳丽,同

    时也会更加涨大。此时此刻在儿子的撞击和搓揉下她的乳晕已经涨成了茶壶盖一

    般大小,就好像是雪峰上开得一片紫色的花丛,甚是美艳。

    「啊……好儿子,母后要上天了……」母子的性交进入了巅峰状态,苏月心

    的娇吟就像是行军中的鼓点,激励和掌控着儿子行军的节拍,而儿子则在母亲的

    幽秘深洞中高歌猛进。突然,苏月心的一边手臂因为高速的摆动而无力紧扶住赤

    壁,掉落在水中,她的整个身体失去平衡而眼看要滑落碰到池壁。李阙眼疾手快

    地一把抱住了母亲,环着母亲的纤腰从背后搂住了她。

    苏月心虽然心有余悸,但是儿子的强壮与迅猛还是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欣喜不

    已。李阙双手摁住母亲的大胸脯,伸出舌头在母亲光洁的脖子和耳垂上舔着,

    「乖乖娘亲,是孩儿不好,不该像母狗一样操您,差点害您摔倒」

    苏月心羞怒地转过身,轻轻锤着儿子健壮的胸脯,「你还说!要羞死母后啊!」

    「那接下来孩儿抱着您做爱好吗?」李阙宠溺地摸着苏月心柔顺的长发,一

    把抱起了她,苏月心168左右的身高已是高挑,但是李阙还是轻松地像抱着一

    只小猫。

    他把母亲抱到池边,用阳具对准她的阴户,坐着就刺了进去,这是经典的老

    树盘根的姿势。苏月心这种美熟妇自然是了解此道,她把一双修长有力的美腿紧

    紧夹住李阙,两只玉臂搂住儿子的头部,让儿子的脑袋深埋进自己的大乳房中,

    然后任由儿子在自己的阴道内冲击,享受坐着气球在云间飘荡的美好。

    感受着母亲那令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紧致美腿的压夹和乳间散发的熟女的艳

    香,李阙展开了最后的冲刺。苏月心已经没有力气去做出任何动作,只是抱

    紧儿子任他施为,就好像在巨浪中抓住的救命稻草,她的呻吟从原来的激情别成

    舒爽到极致的虚弱,只有微弱的哼哼说,淹没在肉体撞击的啪啪声里。

    母亲阴道那多肉的褶皱带给李阙从未享受到过的快感,强壮如他也在无穷无

    际的冲刺中感觉到体力有些不支,「母后!你夹得儿子好爽啊,儿子要射给你了!!」

    李阙低吼着,用最后的气力,在母爱的森里中疾驰。

    「儿呀,射到娘亲的阴道里把!娘亲只爱你一个人,娘亲要给你生孩子!」

    「啪啪啪!」李阙的撞击声如雷响,「你这骚妇,我让你再和太子通奸!」

    李阙忍不住说出了心中最后的芥蒂。

    「啊!你都知道了!」已经陷入欲望的海洋中的苏月心吃了一惊,但这消息

    的冲击力在性爱的快感下无疑渺小了许多。

    「好儿子,乖儿子!你别生母后的气啊!母后只是想找一个替代品呀」苏月

    心慌忙的把红唇贴在儿子的脸上,讨好地说道。

    「啊……儿子你要操死我呀!」李阙报复似的来了一次猛烈撞击,苏月心差

    点失去平衡,她搂紧李阙,把大奶子往他的脸上揉,「以后你就是母后的天,想

    怎么玩我就让你怎么玩。谁还管那个李羌呀!他连我的脚都摸不到!」苏月心急

    切地表示对儿子的归属。

    「骚娘亲,我要操死你,这样你就没工夫和其他男人做爱了,连父皇也不行!」

    李阙流露出对生母的占有欲,冲刺达到了最后的阶段。在这场狂风暴雨海啸

    的最后时刻,苏月心被巨浪携卷着,发不出什么声响,只能有顺从与温柔,还有

    点点娇哼来应和着儿子。

    在儿子的嘶吼中,在美熟母的娇喘中,这个夜晚,欲望与不伦充满了浴室儿

    子的精液射向母亲阴道的深处,与母亲高潮的淫液混成浓白的浆水,丝丝渗透

    在了上。美艳的贵妇人在年轻儿子的怀中娇喘,享受着高超的余韵,享受着儿子

    情人的爱抚。美熟母雪白丰腴的肉体融化在儿子健壮的身躯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