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多情_分节阅读_2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呼--哥哥,我愛你!你是我唯一的愛!深愛的塵……」在換氣呼吸得當口,玄冰回應出一如既往的愛戀。無論是哥哥,還是塵,她對他的愛從未變過,多年如一。

  「冰兒,我也愛你……很愛很愛你。」從前不敢輕易說出口,現今,日日表白卻都不覺厭倦。這一日更勝一日的愛戀,如同血液流淌於體內,點點蔓延在血管中,如今已完全融入骨髓了。

  又是一個癡纏的擁吻,熱騰騰得浴室內氣溫因此再提高了許多。瀰漫在四周的,除了水蒸氣之外,還有濃得化不開的熱切愛戀。

番外.谷雨(完)

  激吻之後,緊緊摟玄冰入懷,玄塵沈聲追問著:「冰兒,我要知道朱雀給你說了什麼?」低頭看著她原本已然放晴的臉蛋頓時暗了下來,玄塵微微勾起嘴角繼續道:「乖,告訴哥哥好不好?我只是想知道他說了什麼引得你這般傷心?」他想知道,這次是玄冰的大驚小怪還是朱雀做得太過了?若是後者,就算是母親為冰兒選的侍衛,他也不會手軟的。

  「他……他說……」趴在玄塵胸口,玄冰支吾起來。手指有些緊張得縮緊,有一下沒一下的刮弄起他健碩的胸肌。細細思量之後,方覺得朱雀的話也沒那麼嚴重,玄冰自覺理虧得情況下自是無法坦然道出口了。

  「說什麼?」等了半晌,見她仍是吞吞吐吐得沒啥下文,玄塵有些疑惑的追問起來。到底說了什麼喃?讓玄冰這般氣急?不對啊,若真是很過分的話,她決計早就向自己哭訴了,不會暗含不語啊!摟著玄冰的一雙胳膊,略微緊了緊,俯首瞧著她欲語還羞得模樣,心下有了三分瞭然。

  「說……說……」把頭埋入玄塵懷中,玄冰小心磨蹭著他前胸,她想不出更多的話來解釋之前的過分行徑。這會兒細細想來,朱雀分明是有些無辜的。

  略略挑了挑眉,玄塵低頭吻了吻她頭頂,大手柔柔摩挲著她臉頰沈聲道:「莫不是他說了啥過分的話?若是當真把冰兒氣極了,哥哥就為你殺了便是,犯不著這般煩心……」

  「不……不必殺!」聽到玄塵得話,玄冰急急抬頭,用那青蔥玉指捂著他的雙唇,阻止他之後的話語。見到他戲謔的勾起嘴角,玄冰咬了咬下唇,臉紅了紅道:「豬豬說……說哥哥比起我們來,年歲都長……怕是……怕是會先我們……」後面的字眼,漸漸放低了音調,那最關鍵的字眼怎麼也說不出口。想到好容易得來的幸福日子,偏偏不能真如想像中天長地久,玄冰頓時紅了眼眶。呼吸間,越發哽咽起來,漸漸由急喘轉為低泣。

  「呵呵……先你們怎樣?去世麼?」從她難過得模樣,玄塵體會到那不願與自己分離得心,摟高了玄冰嬌弱的身子和自己對視。望著她略帶水氣的眸子,玄塵心下頓時柔軟了一塊,呢喃般,道出安慰的話語:「冰兒,相信我,若先你而去,定會在奈何橋上等到你一起……一起喝孟婆湯……一起投胎……一起相伴下輩子……好不好?」

  淚珠緩緩滾出眼眶,玄冰慢慢搖頭,她哽咽道:「不好……不好……我不要你先死……不要不要……」斷斷續續得拒絕著,玄冰激動的模樣彷彿已經看到玄塵垂垂老矣命在旦夕一般。

  心,彷彿被撼動了,玄塵感覺有個什麼東西梗在喉嚨中,他努力平息著激動之情啞聲道:「那麼……如若冰兒不怕……我們就一同閉眼……同赴黃泉!」閉上眼,玄塵等待著她的答覆,狂跳的心,與快要奔湧而出的淚珠,齊齊考驗著他的自制力。

  聽到玄塵得提議,半晌後,玄冰終於停止了哭泣,用前所未有過的肯定語氣答道:「好!就這麼說定了!冰兒與哥哥一同閉眼!同赴黃泉!」說完這些,玄冰摸去玄塵眼角水跡,送上一個個淺淺的吻。

  聽到玄冰的話,接受到她的吻,玄塵狂亂得心跳瞬間得到了安撫。小心張開眼,看著眼前愛人略帶淚痕的臉,他笑了。一手扶住她胡亂晃動的小腦袋,玄塵朝著她紅艷的雙唇狠狠吻去……此刻,兩人紛亂的心跳逐漸達到統一,溫暖的室內一股名為摯愛的暖風拂過。

  浴室外,靜靜聆聽的四大侍衛,也同樣被這深情所感染,向來心軟的玄武甚至還落下了眼淚。同時,他們也在心底默默許下承諾,待到玄冰離世之時,同赴黃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