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爱无禁忌_分节阅读_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现实是,他没有离开,还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双手握住的是爱人的肩膀,他真真实实地站在这里。
不管何芊秀说了什么,又或者真的抱着想和爱人再续前缘的念头而来,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他苦追的爱人就近在眼前。
所以结论——?
「我留下来,是要监督现场。」哪次的发表会他没留到最后?这白痴!
哦!方谨暗惊。
从他降温的口气不难听出其中隐含的火气,糟糕!又惹火他了。
「我不是故意的。」为免今晚被赶下床,方谨先自首认罪。「原谅我,虽然知道你爱我,但我还是觉得不安。」
不安?这个字眼会出现在方谨身上?严启骅不信。
「别不相信,我是真的不安。」明知道承认太过在乎严启骅反而会让他乘机压榨自己,但他就是情不自禁,就是克制不了白己。「如果你像其他人一样会被我的家世、我的身分吸引就好了;至少我可以知道用什么东西吸引你,让你一直待在我身边:但你不在乎,甚至不希罕我的身分地位,仔细想想,我身上根本没有足以吸引你的地方……」
头一回听他说出这么没自信的话,严启骅想不惊讶都难。
那个一向自视甚高、狂傲不羁的男人到哪儿去了?
「我没有不希罕你的身分地位,事实上我还想利用你好让创草进驻Cornelius集团的百货专柜。」严启骅提醒他。
「你早就算准我老哥有意招揽创草进驻,这能算是利用吗?」当他是三岁小孩那么好哄啊!「你这么说是故意气我老头的,因为他先前失礼的行为,所以故意说这些话气他、给他一个教训。」?
能说中他的心思,有进步。严启骅抿紧的唇瓣松了松,微扬起些许弧度。
「我真的很不安,因为你什么都有——身分、地位、成就,事业,一切都是你自己胼手胝足得来的,而我一切还在起步中,远远落后你一大截,这段差距我怎么样也无法追上;再加上你有过一段婚姻,原本只爱女人,是因为遇上我才——哦,痛!」干嘛捏他鼻子!
粉底未免打得太厚了?严启骅看看因为捏他鼻子而沾上蜜粉的手指,伸长手抽了张卫生纸,边擦拭边道:「当初那个气焰嚣张,说自己是同性恋,我也非得是同性恋的方谨到哪儿去了?」咚!擦拭手指的卫生纸被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多愁善感这东西不适合你,伤春悲秋也不是你做得来的事,还是尽早丢掉比较好。」
方谨先是露出困惑的表情,两分钟过后才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用想那么多,也不必觉得不安,因为你爱我,不会离开我,也不会变心,是不是这样?」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方谨是怎么得到这种结论的?严启骅蹙眉。
正想要开口警告他不要扩大解释时,方谨那死皮赖脸的烂德行再度复活,先行抢话。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爱我!」他用力抱紧、牢牢抱紧、死命抱紧爱人,这辈子,休想他放手!「我就说嘛,你不可能不爱我的,我这么年轻、这么英俊、这么潇洒,你没有道理不爱我。虽然这个地点不怎么浪漫,但是亲爱的,来个誓言之吻吧?让马桶为我们永志不渝的爱情作见证。」
砰!
回应他满腔爱语的是爱人—记拳头,和一句冷冷的……「白痴。」
「打是情,骂是爱。」方谨贼笑。「你刚打我,现在又骂我——你竟然这么爱我!」真是太感动了。
「混帐……」冰冷的语气已弱,只剩无可奈何的喟叹。
严启骅凝视眼前卸妆卸到一半,乱七八糟的脸孔。
这是爱情吗?他心里还是有些怀疑。
他从没想过在自己三十七岁,生涯规划大致底定的时候,还会遇上方谨,进而改变自己既定的生活。?
这算是爱情吗?他再次扪心自问。
想了许久,还是不得其解。
唯一清楚的是——有方谨在的生活还挺有趣的。
就算是爱吧,他无意识地扬起一抹微笑,
眼尖的方谨见状,立刻俯向他,吻住那抹得来不易的笑。
严启骅没有抵抗,甚至给于同等热情的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