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穿越后的悲惨生活_分节阅读_2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海棠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立即去拉,谁知道二夫人铁了心的,怎么也拉不起来,没法子,海棠只能对着二夫人也跪了下去。“奶娘,今儿我给你跪下了,就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救救我们吧!”
  
  海棠更惊了,完全不知道二夫人这话从何说起,“我们给人做妾的,生的孩子也是庶出,没法跟嫡出的争。可我不是争,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出路。你也看见了,丫头都4、5个月了,二爷都没来看过一眼,现在名字都没有,这以后若是没爹当依靠,活不活的成都不知道。”二夫人哭得更厉害了,满脸的胭脂给泪水糊花了堆在一起,“奶娘,那日小花园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二爷如今看上你了,我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吧!”
  
  海棠听了这话,身子一软,就这么跪坐到了地上,她满脑子只一句话,就是花园的事情,已经给人知道了,可如今,二夫人这求她,为的是什么?
  
  “那日后,二爷就打听上了你,我跟他多年夫妻,我知道他的心思。奶娘,我求你,你跟了二爷吧,把他留在我这里,不是为我,就是为了丫头。”
  
  海棠连连摇头,不住的往后退,她不明白,要自己从了二爷,跟为了小小姐有什么关系。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失身给大爷了,可那是被大爷拿着周大娘和虎生逼的,如今,自己是不可能再跟二爷一起。所以,她挡开二夫人要拉自己的手,只是一味的往后退。
  
  “奶娘,我不想这样的,真的。要你来,真的只是为了丫头,我也是最后才走的这一步。之前,也没往院里进小姑娘,可是爷都看不上,越发的嫌我了,如今我身子亏了,没法再养孩子,恐怕爷那里,都只当我是死人了。可是他看上你了,对你动了心思,只要你留住他,他只要常来我这里,别人自不会瞧不起我们丫头了。奶娘,我求你了,帮帮我,帮帮孩子吧。那丫头也是吃你的奶,也是你的孩子啊,奶娘~~”
  
  海棠退到没法再退,泪水小溪似的往外涌,紧紧的咬住嘴唇死命的摇头,“奶娘,你不用担心。院里的人都是我的心腹,断不会说出去。别人只知道你是丫头的奶娘,真的。绝不会坏你的名声,我知道你有家,有孩子,可是,你出来做奶娘,不就是为了帮补家里吗?我不会亏待你的,以后,你就是这院里的半个主子,有我的就有你的,真的。求求你,帮帮我,不看在我的面上,就看在孩子的面上吧,难道你忍心她小小年纪,就因为娘不受爹待见,连累她也受人排挤,长大后也只能给人做妾,连个好婆家都没法找到吗?”
  
  海棠蒙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就这么落到自己头上,难道自己就真是任人摆布的命吗?她不愿意,她要离开,于是推开二夫人抓着自己的手,爬起来就想往门外走。谁知道,刚站起来,就只觉得天旋地转,头重脚轻,四肢无力。海棠以为是自己在地上跪久了,摇摇头,又往门口走。刚抬脚,身子便软了下去,脑海里突然闪过那杯茶,昏迷前一刻,海棠只见到二夫人糊满泪水的脸。
  
  
36.恶欲(发文时间:12/14 2010)
  
  见到二爷缓缓走进院子,二夫人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这奶娘能不能拴住这个男人的心,但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只能孤注一掷了。于是捏捏手心,迎了上去。“爷!”
  
  “爷今儿可是奇了,怎么的,让下人在外面堵着我非让我来,是有什么稀罕物让爷瞧瞧?”二爷不正经的在二夫人下巴上捏了一把后便拍拍身上的袍子歪倒在一边的座榻上,“真是让爷给说着了,不然哪敢特地请爷来?”
  
  “哦?”二爷抬抬眼,随后又邪邪一笑,“这么说爷倒是要饱饱眼福了,若真是让爷高兴,重重有赏。”听了这话,二夫人上前坐到脚踏上,偎在榻前一边替男人锤着腿一边说:“让爷开心是妾身的本分,哪敢讨赏,就盼着在爷心里有那么芝麻大的地方记着妾身,妾身就心满意足了。”“呵呵,瞧着可怜劲儿,爷今儿不就来看你了么?”说着,二爷的手便过来抓着二夫人便往自己身上拉。
  
  “哎呀,爷,瞧你!今儿妾身可是给爷看宝贝来了,只怕一会儿啊,爷的眼再也看不到妾身了。”二夫人娇嗔的打趣,对着二爷抛了个媚眼,随后便站起来往内室走了两步后转身,看到二爷还歪在榻上,便笑着说:“爷不想看宝贝了?”二爷哈哈一笑,起身便跟在二夫人身后。
  
  走进内室,满室馨香,只幽幽燃着几支蜡烛,暗暗的房间内说不出的暧昧,二爷喉咙一动,伸手要来抱二夫人,却被二夫人一个转身轻巧躲过,然后站在一边对着二爷抬眼示意,二爷有些疑惑,朝内看去,只看到重重的帷幔垂下,二夫人走过去将帷幔轻轻拉开,二爷定眼看去,忽明忽暗中,在一道轻纱背后,一个女体轻掩着薄被正沉睡在软塌上,二爷一愣,有些不明所以,转头便朝二夫人看去。二夫人只轻轻一笑,对着软塌努努嘴然后便退出门去。
  
  二爷不再犹豫,几步上前一把撩开纱帐,站定在榻前,仔细一看,这不正是自己几天前在小花园碰见的女人么?随后一直吩咐人寻找,却未得结果,如今竟然就呈现在自己眼前,还如此的诱人……
  
  薄薄的被子紧贴着女体,呈现出诱人的曲线,裸露的肩膀提示着被子下的身体正一丝不挂,二爷一下觉得自己气血有些上涌,立即稳定了心神,伸手将薄被缓缓拉开。当被子完全拉开后,男人觉得自己这几天的等待是值得的,想着当时在花园里的满手馨香和绵软,大手自然的便伸向女体,握住一边的莹白。这一握便让二爷有些控制不住了,因为大手刚一用力,洁白的乳汁便从顶上的红梅处争相喷洒出来,男人眼神一暗,埋头便啃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吸了满嘴后才重重的咽下,直到一边奶水被吸空才换到另一边,转眼间,两边乳房都已经湿漉漉的,乳头又红又肿,几个红红的指印布满了洁白的乳肉。
  
  看着眼前的美景,二爷在一边乳肉上重重的吸了一口后立即站起身,几下拉扯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干净,看着榻上无声无息沉睡的女人,伸手在自己早已硬挺起来的男根上来回捋了几下便抬脚跨上软塌,将海棠的两腿捞起来朝两边分开并曲起然后自己置身其间,伸出右手在腿间缝隙处抚摸了几下,发现还不太湿润,于是抬起手吐了口唾沫在手指上后又重新伸到海棠腿间,几下摩挲后感觉到穴口有些张开后,二爷再顾不上其他,挺身朝着缝隙处重重的刺了进去。
  
  刚一进入,二爷便重重的闷哼了一声,本以为穴里已经湿润,没想到只是穴口湿了,里面还未润滑,因此这重重的一刺只是头部进入了,肉棒还在外面,二爷没想到这穴口如此的紧致,只是进入了头部便感觉万分的舒爽,因此停了一下后才缓缓退出然后又重重的刺入,如此几次反复后这才感觉顺滑,棒身可以完全的抽插了。
  
  或许是因为几天的挂念此时得得逞,也或许是太过于激动,二爷没动几下,便觉得尾椎一麻,自己全身一个激灵竟然就这么泄了出来,大口的喘息几下后压在女体上,抬头看见身下的女人还稳稳的睡着,不觉有些气愤,嘴里恨恨的说:“你竟然还如此安稳,嗯?这不过是第一次,爷疏忽了,竟然栽在你手里,一会儿待爷缓过劲儿来,让你看看爷的厉害!”
  
  外间,二夫人有些紧张的来回走动,不时往内室看去,一边的李妈见了,上前扶着二夫人到椅上坐下,“夫人,您就安安稳稳的歇着,不会有事的。那药的分量很重,此时二爷怕早已成其好事了,您放心吧!”
  
  “李妈,我有些担心,爷怎么还不出来?”
  
  “我的夫人呢,这爷出来得越晚,说明对那奶娘越满意,对咱们也越有好处啊!只要能拴住爷,咱们这房,还有小小姐,有谁敢小瞧了去?”二夫人听了,有些安心下来,但一会儿又看着李妈,担心的说:“可要是她不愿意呢?咱们也不能拴住她啊?”
  
  “夫人,这您就别操心了。只要爷破了她的身子,她就是爷的人了,也不敢往外说的。再说,她出来做奶娘,自己的孩子都顾不上,还不是为了家里,咱们真心待她,她也知道的。咱们也不是要靠她一辈子,只要眼下得了爷的欢心,赶紧的个小小姐定了名,安了院子,等到年底上了谱,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听了李妈的话后,二夫人缓缓的点点头,轻轻的说了句“算是我对不住她了,可是她也是母亲,希望能明白我的苦楚。”
  
  内室,二爷已经缓过劲来,赤裸着身子走到桌边端起茶壶往嘴里猛灌了几口,双腿间的肉根此时安稳的伏在浓密的毛发中,放下茶壶准备再次上塌的时候,突然停下想了想,又拿起茶壶喝了一口,却并未吞下,而是直接包着水躺上软塌,伸手将海棠软软的身子搂在怀里,一手握着海棠的两颊,对着红唇将茶水喂了过去,睡梦中的海棠自然的吞下茶水,然而二爷喂得太急,海棠又没清醒,因此只咽下小部分,大部分的水都从嘴角溢出来,流到脑后。二爷倒也不计较,将嘴里的水都喂出去后,便伸出舌头细细的舔舐海棠的红唇,将嘴唇全部润湿后又伸入到口腔里,将牙齿都舔了个遍后又含住小舌头来回的吮吸,直到梦中的海棠有些受不了,自然的伸手来推,扭捏着要退开这才放开。然而二爷并未满足,看着因为被自己吮吸舔舐变得肿胀晶莹的嘴唇,二爷舍不得的低头又狠狠的亲了一口,这才坐起身子,将海棠的身体往下拉了拉,然后将自己还软趴着的男根凑了上去。
  
  因为海棠的嘴唇只是微微张开,且睡梦中无力支撑,因此二爷没法让自己的肉根完全进入海棠嘴里,只能自己捏着肉根的头部在海棠的嘴唇上来回的磨蹭,将肉根上的粘湿液体全部揩拭到海棠唇上,然后捏着海棠的脸颊让她嘴张得更大一点,肉根在海棠牙齿上来回擦拭,偶尔触到乖巧的舌头上。虽然不能尽兴,但二爷仍是满足,看着自己的肉柱又一点点的涨大起来,又重新压到海棠身上,玩弄起新蓄满奶水的乳房来。
  
  这次二爷并未完全将奶水吸到嘴里,而是一点一点的握住乳房,将奶水从乳房里挤压出来,然后看着奶水细细的喷射出来,再落到乳肉上,一会儿功夫,海棠整个胸膛便湿漉漉一片,白白的乳液糊满了整个胸部,这时,二爷才低下头伸出舌头,将奶水一点点的舔了个干净。顺着往下,慢慢的来到肚脐以下。摸着海棠腿间柔软的毛发,二爷有些心神荡漾,伸手将一边的蜡烛拿过来凑到跟前,准备将那神秘处看个仔细,却不妨一个倾斜,满满的蜡油竟然全部倾倒下来,淋在海棠腿间。沉睡中的海棠感觉下身一片滚烫,无意识的伸手到腿间,身体也自然的痉挛,看在男人眼前,却成了最好的春药。
  
  洁白的女体,绵软的乳肉,红硬的乳头,小巧的肚脐,平坦的腹部,腿间柔软稀疏的毛发,紧闭的幽穴上糊满了红色的蜡油,身体被烫得细微的痉挛,莹白的小手在腿间无意识的抠弄,眼前的一切让二爷血脉膨胀,本来半硬的肉根迅速的肿胀发硬,大如鸡蛋的头部竟然渗出透明的粘液来。
  
  仿佛找到新的乐趣,二爷也不再着意去看那缝隙处,伸手将凝固的蜡油揭开,看着微微烫红的肌肤,眼光一闪,将海棠双腿大大分开,重新倾斜蜡烛,将蜡油满满的滴淌在两腿腿根上,看着柔软的女体扭动颤抖,二爷邪佞的微笑,右手两个手指直接探入海棠体内,在小穴内肆意的抠挖,搅动着自己早前射入的精液,然后抓着海棠的大腿将海棠重重的翻了个身,把着海棠的腹部将海棠摆弄成趴跪在榻上后,再次将蜡油滴落在海棠滚圆的臀肉上。
  
  看着鲜红的蜡油糊满了挺翘的屁股,合着双腿间正缓缓流出的乳白液体,二爷再也忍受不住,将手上的蜡烛往地上一丢,双手握住海棠软趴着的身子对着腿间那道缝隙重重一挺,巨大的肉根直直的便刺了进去。
  
  一时间,昏暗的房间内不断传来男人的喘息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要泄身,二爷立即稳住身体,一手伸到海棠垂下的乳房上来回揉搓,拉扯红肿的乳头玩弄一番后,伸手将海棠臀肉上早已干涸的蜡油揭下,将红肿的臀肉挨个舔舐一遍又重重的啃咬几口后,这才两手掰开臀瓣,将自己的肉根缓缓退出后又重新狠狠的插了进去。
  
  “我干死你,干死你,啊……我干……哦……啊……”仰着头闭着眼狠狠的一抽一插间,二爷嘴里也不断冒出淫秽的话语,跟着重重的巴掌持续的落在海棠的臀肉上,“小贱人,让你逃,让你踢爷,我弄死你,操死你~~~”说完便翻过海棠的身体,重重的压上去开始大力的抽插,“啊……”几个重重的挺进后,二爷突然一口咬在海棠锁骨处,双手也用力握住双乳,然后猛地一个冷颤,然后便不动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很久,二爷这才起身,看着榻上横陈的肉体,上身糊满了奶水,下身则泡在自己的精液中,衬着腿根的红色蜡油,二爷很是得意。捏着自己半软的男根将上面的粘液全部揩拭到海棠湿乎乎的乳肉上面后,捡过自己的衣服穿戴一番,又拉过一边的薄被盖在海棠身上后这才撩开纱帐走了出去。
  
  听到脚步声,二夫人拍拍僵硬的双腿立即迎了上去,“爷”
  
  二爷看到小妾一脸的紧张,不禁一笑“你是越来越懂爷的心思了。这次……爷很满意。”二夫人一听,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连忙递上一杯茶,“爷满意就好,妾身就怕爷不喜欢。”
  
  “爷今儿高兴,说吧,想要什么?”二夫人一听,立即摇头,凑上去在二爷身后站定,轻轻的帮二爷揉着肩膀,“爷,妾身哪敢讨赏,只是……”“好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吞吞吐吐的爷最不待见!”
  
  二夫人立即说,“爷,你不知道,其实她啊是妾身跟大爷那边的四夫人讨来的奶娘,专门带咱们女儿的。不过因为爷事忙,一直没有示下,所以现在小小姐都4个月了还一直还没定名,也没另外拨院子给奶娘带着。咱们府里规矩大,奶娘带着孩子一直住在妾身这里,难免叫外人说闲话……”“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名字嘛还是按整个排行来取吧,院子嘛,就你这院边上的小院吧,一会儿爷就吩咐人把那里打扫出来。不知不觉,孩子都大了,哈哈。好!”二夫人一听,喜上眉梢,立即走到二爷跟前福了福“谢爷!”想了想后又轻声的说:“不知爷对这海棠的安排是……?”
  
  “海棠?她的名字?”二爷在嘴里轻声念了几次后,微微一笑,“呵,不错!”沉吟一阵后开口说:“这次你是对她用了药?”二夫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后轻轻点了下头,“那她本来的意思呢?”二夫人一听,知道二爷动了心思,立即说:“爷放心,之前妾身便跟她说过,不过她毕竟也是正经人家,一时接受不了,不得已妾身才用了药。不过如今木已成舟,待她醒了,妾身再好言相劝,定让爷趁心便是了。”
  
  “哈哈,好,真是那样你可是大功一件。那小院便让她住着吧,爷不会亏了她,也不会亏了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