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四十二章统战工作(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ter><h1 style="font-size:20px;color:#a33;float:none">金鳞岂是池中物42 统战工作(下)</h1></ter>

    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txt-----编者话:应该是没有时间写下一章了,各位保重。

    “screwyouguys,i’mgoinghome!”-erictheodorecartman,southpark,co。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第四十二章统战工作(下)(9252005-9262005)

    东星和彭辉集团的收购协商正式开始了,这次不再是侯龙涛和杜彭辉私下的讨价还价,而是很正式的公司对公司的谈判,在股价的问题上双方没有任何异议,谈判的焦点是转让的规模。

    会议之前,东星已经准备好股份转让协议书,侯龙涛在第一轮谈判中就做出了让步,协议书上注明的可转让股权为百分之五,但是杜彭辉并没有签字。

    第二轮谈判定于三天后进行…

    当天晚上,侯龙涛来到了一家东星的夜总会,其实他平时如果不是生意应酬,并不经常出入这种地方,有那功夫他宁愿在家陪着老婆孩子看电视。

    今天是哥几个都在,马脸和文龙也从医院溜出来了,最近大家都各有各的一摊事,全聚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侯龙涛自然也要过来了。

    大胖全权负责东星在各地的“平民生意”,原来还有马脸帮他,现在马脸和文龙都跟医院囚着呢,他不得不到处一个人独撑大局,今天上午才从广东回来。

    武大在银行是春风得意,行里的老总也知道他的东星背景,已经把他上调到总行里了,一年内连升三级,下一个目标就是副行长了。

    刘南虽然在杜彭辉的问题上跟侯龙涛的联系很频繁,但他还要代表常青藤掌控各地的房地产业务,其实平时两人也不经常见面。

    二德子是兄弟几个里面最愿意到处乱转的一个,所以他和文龙一直在帮侯龙涛开拓海外市场,现在侯龙涛和文龙的精力都用在处理国内的事了,他就成了顶梁柱,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中欧、中日航线的头等舱里。

    一休早已离开了那家美国公司,现在是东星的医药总监,每天也是忙得不亦乐乎,虽然办公室是在东方广场,但一个星期也跟侯龙涛照不了几次面。

    宝丁刚刚从十三处调到了朝阳分局当副局长,等老曾退休了,他就是正局的最佳人选,干几年再回市局任副职,够岁数了就能升正,这段时间由于东星的问题,为了避嫌,他和侯龙涛也没怎幺见面,好在现在风声已经没那幺紧了。

    李昂扬在质检局也是平步青云,大概也是沾了东星的光,但随之而来的是更重大的责任。

    左屁执掌美国东星,业绩不错,也有了孩子,更是无暇回国了,今天也不在。

    当年一起混大街的孩子们都长大了,翅膀都硬了,都要高飞了,谁又能想到这群曾经被老师们认为是马尾穿豆腐的问题少年会成为当今兴风作浪的人物呢,很难说这是不是社会的一种悲哀与无奈,或者也许是教育制度的一种悲哀与无奈。

    夜总会vip大包里面绝对是花天酒地啊,昏暗的房间里灯光闪烁,茶几上摆满了各种牌子的xo和vsop,两个只穿着内裤的美女在屋角伴随着节奏感强劲的音乐跳着钢管舞,一群穿着单薄暴露的女孩子围着几个男人频频敬酒献媚,她们都不是平时坐台的小姐,东星大佬们现在只玩电影学院的学生和职业模特、演员。

    在走廊里的时候,侯龙涛的电话响了,“喂。”

    “侯总,那小孩儿在跟踪一辆埃雷德。”

    “是吗?好,你们继续盯着吧。”侯龙涛还没说完,电话就提示有另外一个来电,他挂断这边,接了那边,“喂,有一辆摩托和一辆轿车在跟踪你们的目标?”

    “啊…你…你怎幺知道的?”对方明显是对于侯龙涛的未卜先知大为震惊。

    “不用管那辆小车儿,你们看着点儿那摩托,必要的时候帮他一把,别让他跟得太明显。”

    “知道了。”

    侯龙涛接着又拨了个电话,“他现在是去找你吧?”

    “嗯,一会儿就到。”

    “热情一点儿。”

    “我知道。”

    “在门口儿。”

    “好。”

    侯龙涛推门进了屋,第一个迎过来的是周自若,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半长纱裙和肉色透明绣大花图案的吊带背心,那些花朵把**挡住了,只能映出乳沟来。

    周自若上来先给了男人一个长长的香吻,她现在是东星太子哥的“专用小姐”,平时除了自己想跳舞的时候,根本也不出入娱乐场所了。

    “王八蛋,你丫又是最后一个!”大胖跳起来就骂。

    “来吧,罚三杯。”宝丁把三个玻璃杯摆好了。

    一个穿着性感旗袍的k服过来加了冰块,刚想往里面倒兑了红茶的酒就被马脸制止了。

    “罚酒还有用兑的?”二德子直接倒了三杯轩尼诗xo,“净饮。”

    “你给我挡了吧。”侯龙涛搂着美女坐下。

    “行吗?”周自若看着其他几个人,她刚才已经被二德子和文龙灌了不少了,现在脸蛋都是红扑扑的,属于微醉不醉,正是玩闹的最佳状态。

    “无所谓,有人喝就行。”

    周自若拿起一个杯子,一仰脖就给干了,借着一股冲劲,连繇了三杯,这下可不得了,她只觉得从嗓子眼到小肚子都烧着了一样,特别是小肚子里,就像有火在蹿动,烫得她难受极了,眼泪立刻就出来了,回身一下扑进男人的怀里,“难受死了…”

    “闹吧。”侯龙涛瞪了文龙一眼,然后抱住美女边抚摸她的后背边轻吻她的脸颊,“傻妞儿,谁让你那幺猛的。”

    两个人没腻了多一会,侯龙涛就被武大他们拉去打锄大地了。

    周自若现在已经是半醉了,浑身发热,她凑在男人身边,抱着他的腰,不停的在他身上爱抚,舔他的脸和耳朵,有的时候干脆把舌头插进他耳孔里伸缩,一次就是好几分钟。

    “你他妈不怕得中耳炎啊?”武大过来推了侯龙涛的脑袋一下,“来,咱俩说点儿正事儿。”

    “你打吧,输了算我的。”侯龙涛把牌给了周自若,然后和武大坐到了一边。

    “今天的会开得怎幺样?”

    “还能怎幺样?”

    “文龙跟我说了你给他讲的那一大套了,你小子老这幺玩儿人家的媳妇儿,早晚要出事儿。怎幺招啊?这世界上的未婚女子不够你搞的啊?”

    “什幺啊?”

    “吴爱琳,施雅,诚田裕美,冯洁,周自若,现在再加上韩思雅。”

    “**,你这话说的,其他人都不提了,这次是姓杜的逼我,本来我小日子过得挺舒坦的,丫那非要给我找事儿啊。”侯龙涛半躺在沙发上,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就是提醒你啊。”

    “呵呵,我知道,现在人妻对我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了,谁的老婆也没有我的老婆好啊。”

    “你知道就行,玩儿去吧。”

    侯龙涛坐回了美女身边。

    周自若把屁股往男人身边蹭了蹭,她的右腿搭在左腿上,身体微微向左前方倾斜,裙子盖着双腿和膝盖。

    这种环境总是让侯龙涛犯困,他左臂搂着美女的腰,左手放在她的左大腿上,下巴顶着她的右肩,在她的脖子和肩膀上轻吻,右手从她的裙子底下伸进去,顺着她的右大腿一直抚摸上去,直到捏住了被裤袜包裹、微微悬空的右臀丘。

    周自若没有任何的反应,继续打着牌,根本没人知道有一只色手正在她的裙下肆虐。

    侯龙涛把玩了一阵女人的美臀,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开始搓弄双腿夹着的饱满**。

    周自若轻轻颤了一下,回头在男人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又接着玩上了。

    侯龙涛用指甲把美女的裤袜撕开了一个小口,两根手指伸进去拨开内裤,先按着阴蒂揉了揉,然后就划开她细嫩的**,插入火热湿腻的肉腔里温柔轻缓的抠动。

    周自若本来柔软的臀肉逐渐缩紧了,身体发热,还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轻微的抖动,如果不是很大的音乐声,一定有人能听到她越来越重的鼻息和“嗯嗯”的呻吟。

    侯龙涛只觉美女的**产生了一阵痉挛,他等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之后才把手指抽了出来,上面有一层晶莹剔透的粘液。

    此时正好打完一把,周自若回过身来,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和男人接上了吻,口舌并用,良久不分。

    “你们俩真他妈恶心,不玩儿就一边儿坐着去。”二德子已经等了半天了。

    侯龙涛拉着美女坐到了屋角。

    周自若跨坐在男人的腿上,揽着他的脖子继续和他接吻。

    侯龙涛除了双手捏着女人的屁股外,倒也没什幺别的不良举动。

    周自若就没那幺老实了,她借着身体的遮挡,边和男人亲嘴便把他的拉链解开了,将粗长的大**掏了出来。

    “你想干什幺啊?”侯龙涛一脸的坏笑。

    周自若没说话,她的屁股往前挪了挪,把**从裤袜撕裂的地方插进去,对准自己的**,然后继续往前蹭,直到耻骨紧紧地顶在了男人的小腹上,“啊…太子哥…”

    两个人像什幺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不停的接吻,有时是紧紧的拥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美女裙下是两副紧密结合的性器。

    “耀坤今天下午给我打电话了。”

    “噢?都说什幺了?”

    “说了很多很多,我们俩正式结束了。”

    “哼哼,你不会怪我吧?”

    周自若摇了摇头,“我们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你,还不知道我们会把这个错误进行到何时呢。”她伸出胳膊在身后划了半圈,“我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我是属于你统治的这个世界的,他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在你的世界里,我是女王,在他的世界里,我只是一个平庸的女人。”

    侯龙涛微微一笑,把美女抱紧了,快速的颠动了两下,“只有少数人能明白这个道理,我很高兴你是其中之一。从下个月开始你就去顺天堂了吧?”

    “嗯…嗯,是。”

    “两万五的起薪还满意吧?”

    周自若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侯龙涛的手机响了,“喂。”

    “烁烁来了。”

    “现在?”侯龙涛看了眼表。

    “保安给我打电话,说是巡逻的时候发现一个可疑的小孩儿,请到保安室一问,说是彭辉的弟弟。”

    “那你就去认领一下儿那只迷途的羔羊吧。”侯龙涛把电话扔到了一边…

    韩思雅所住的小区是北京最高档的几个小区之一,住的都是有头有脸有钱的人,都是惜命的人,惜命的人也就特别的谨慎。

    大约两个小时以前,几个临街的户主从窗口看到小区外面的路灯下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旁边还有辆摩托车,一个小时之后他还在那里,而且在这个点上,有几个住户就产生了怀疑,先后给保安室打了电话,要他们去盘查一下。

    高昂的物业费不是白花的,当然要享受高级的服务,受人钱财与人消灾,虽然严格的讲,小区外面的街道是不属于小区保安的职权范围的,但物业公司早已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大部分的保安同时也是当地派出所的联防队员。

    那个路灯下的小伙子自然就是杜彭烁,他的心情本来就很烦躁,又突然被一帮“二狗”盘问,回答的时候也就不怎幺友善,最终被“请”到了保卫处。

    由于杜彭烁极为的不配合,保安对他进行了搜身,找出了他的身份证和驾驶证,至于这幺做合不合法,只要没人看见,那就是合法的。

    保安虽然不认识杜彭烁,但都知道杜彭辉,傻子也能联想到两人有一定的血缘关系,所以除了态度上的大转弯,还给杜彭辉家打了电话。

    杜彭辉今晚因为公事又不在家,接电话的是韩思雅…

    “来了怎幺不上来?在外面站着干什幺?”韩思雅给小孩拿了瓶矿泉水。

    杜彭烁点上一根烟,没有回答。

    “你什幺时候开始抽烟了?”

    “前几天。”

    “你看那封信了?”韩思雅没必要装得太糊涂。

    “…”

    “你告诉你哥了?”韩思雅一下变得很紧张,几乎都带了哭腔了,她对杜彭辉的畏惧由此可见一斑,“你怎幺可以?我信任你才交给你的,你别告诉我我所托非人。”

    杜彭烁摇了摇头,“我没跟他说。”

    “那…那你…”

    “你…”杜彭烁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捻灭烟头,然后紧接着又点上一根,“你信里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是。”

    “你有什幺证据?”

    韩思雅摇了摇头。

    “是没有还是不能告诉我?”

    韩思雅没有出声。

    “我今晚跟着我哥来着,我看见了,”杜彭烁捂住了脸,“他去了一个男人家,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他…他竟然跟…跟一个男人接…接吻…接…”小孩的脸突然胀的通红,他猛地站起来冲进了洗手间,里面传来了呕吐的声音。

    “你没事儿吧?”韩思雅跟了过去。

    杜彭烁抹了一把嘴,冲了马桶,回到客厅里,“这个混蛋。”

    “住在八角新区的那个?”

    “你知道?”

    “那天咱们去迪厅之前,你跟我说侯龙涛在,”韩思雅无奈的苦笑着,“彭辉跟我说他那晚是去和侯龙涛吃饭,整晚谈生意,哼哼。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他和我哥哥的关系了,你再那幺一说,我就猜到他已经有新人了,他不过是用侯龙涛做幌子。后来我跟了他一次,那真是一个小帅哥儿。”

    “什幺帅哥儿!?”杜彭烁猛地一拍茶几,把上面的杯子盘子都震的“叮当”作响。

    韩思雅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小孩会有这幺强烈的反应。

    “他们都是臭虫!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牲!都应该被集中起来大清洗!”

    “你…你在说些什幺啊?”

    “如果要是让我爷爷知道了,非把他气死不可。”杜彭烁沉着脸,抱着双臂,“你打算怎幺对付杜彭辉?需要我怎幺做?”

    “我不明…”最让韩思雅吃惊的是小孩对他哥哥称呼的改变。

    “嫂子,”杜彭烁用眼角瞟着美女,目光中显现的是一种她从来没见过的冷酷,“我岁数儿小,见的世面少,但并不代表我是傻子。你给我那封信就是为了让我看的,你假装喜欢我就是为了要我帮你,不是吗?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你说的没错儿,过不了几年,有的是你这样儿的小明星会求我上她们,我用不着为了一两个婊子费心劳神的。”

    “烁烁,我不知道你这是怎幺了,我不知道谁都跟你说了什幺,但你…你不用这幺侮辱我吧?”

    “你不必再做出一幅受害人的样子了,你就直说吧,不过不管你想怎幺样,不能有损彭辉集团,等摆平了杜彭辉,那就是我的产业。”

    韩思雅不知道怎幺回答,对方的变化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这根本不在原来的计划之中,她是个演员,但演技还没好到拿奖的地步,她可以按照导演的指示按剧本行事,但要她在其他演员不配合的情况下即兴发挥,她就没那个本事了。

    杜彭烁把女人的迟疑误解为对自己的不信任,这他倒是可以理解,“我们杜家是豪门望族,没有他这样半人半鬼的东西,他必须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为了维护我家的声誉,我可以不择手段。”

    “你…你不是开玩笑的?”韩思雅还从来没看过对方有过如此坚定的表情。

    “你就说你想怎幺办吧。”

    “如果你不帮我,我打算去找侯龙涛的。我听说他这个人好色如命,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你也看见那天他对我是很感兴趣的,就算我不自己送上门儿去,他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与其被你哥哥杀死,我假意委身于他,求他帮我对付你哥哥,我想还是有一搏的机会的。”韩思雅用的还是侯龙涛教给她的那一套,在预想中,就算是光为了不让她掉入别的男人的虎口,杜彭烁也会就范的,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些话说出来明显没有了原本应有的说服力,不过也不算太虚假。

    “侯龙涛?有的是美女给他玩儿,他会因为你就跟杜彭辉翻脸?杜彭辉可是拿着他的把柄呢,而且又在跟他谈大生意,你有点儿高抬自己了吧?”

    “你不要以为我真是一个没脑子的花瓶儿,我也有眼睛有耳朵有大脑,侯龙涛现在跟你哥哥…”

    “他不是我哥!”杜彭烁又吼了一句,“我跟你说了,我们杜家没有他那样儿的东西,他也不是我哥。”

    “好好,”韩思雅还真没料到这个小孩是这幺一个坚定而强烈的反同性恋者,“侯龙涛跟彭辉合作是迫不得已的,如果我给他指一条出路,他一定会走的。”

    “你能怎幺帮他?”

    “当初彭辉杀我哥哥是为了封他的嘴,他以为我哥哥死了就没人知道是他在侯龙涛背后捅刀子了。我哥哥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虽然他留下的证据不足以把彭辉送进监狱,但足以让侯龙涛转危为安了。他没有了治住侯龙涛的筹码,他的生意就成不了了,而且侯龙涛那种地位的人是不会甘心吃哑巴亏的,我不信他会不报复。”

    “不行,”杜彭烁一挥手,“那样有损彭辉集团的利益,对我家的声誉大概也会有影响。”

    “只要能给我哥哥报仇,我不在乎是谁对付彭辉。如果你能拿到他害我哥哥的证据,凭你家的能力,这件事儿完全可以秘密处理,外界不会知道的,不会影响到彭辉集团和你家。”

    “你没有证据?那你凭什幺让中纪委查他?”

    “我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只有我哥哥留给我的一封信,跟我给你的那封信差不多,我想凭这封信,就算不能真的把彭辉拉下马,也要搞他一身臊。”

    “把那封信给我看看。”

    韩思雅摇了摇头。

    杜彭烁站了起来,“等杜彭辉完蛋了,你想回去做穷丫头吗?”

    “什幺意思?”

    “你说呢?”杜彭烁向前上了一步,伸手就去摸女人的**,“到时候反正你也是要再找人养你,你也不用往远处看了,我相信我有那个能力。”

    韩思雅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男人的手,“等事情真的成了,你想怎幺样都可以。现在你怎幺说都还是我丈夫的弟弟,不可以。”

    “哼哼,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你等我的消息吧。”杜彭烁拿起头盔向大门走去…

    “你觉得怎幺样?”侯龙涛把录像关上了。

    武大一摊双手,“我又没见过他。”

    “除非他是个特别好的演员,我觉得是真的。”刘南弹了弹烟灰。

    “嗯,这倒真是出乎意料,”侯龙涛皱着眉,“小子比我想的有种。”

    “现在怎幺办?”

    “他会把自己的行动通知韩思雅的。”

    “这幺自信?”

    “他没有别的信得过的人,这幺大的事情,他虽然有种,但我看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并没有那幺强,他需要有一个减压的渠道。”

    “呵呵,减压的最好途径是打炮儿。”

    “从一个纯情少年到流氓大亨的转变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侯龙涛笑了笑…

    第四十二章完

    下章发表时间:你知道的。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请牢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