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二十一回 离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一回 离婚

    我的侵入虽然轻缓温柔,但嘉仪的反应却十分强烈,浑身立即绷得老紧,忙用手背堵住小嘴,羞怯怯的害怕会叫出声来。她那忍辱含羞的模样,实在说不出的迷人,更挑动我体内的欲火。

    当我徐缓进入半根时,嘉仪的阴道已开始蠕动不休,强猛的吸吮力,把我的肉具箍得异常趣快,尤其龟头之处,便如给一张小嘴不停吞吐似的,真的是舒服无比!直至我将她阴道塞满,方问道:“嘉仪,还好吗?”

    只见嘉仪满目含情望住我,微微点头,我也回了她一个微笑,把阳具缓缓抽后,再慢慢插进,徐缓的抽插,让彼此均能清楚感受交媾的乐趣。

    竹琳在旁看得兴动,挪身到我背后,把她一身完美的娇躯贴住我,一双玉手环过前来,轻抚着我的胸膛,问道:“我和嘉仪一起服侍你,应该满意吧?”

    一面说着,一面把双乳挤擦我背部,当真爽到我极点!

    “这都是得你所赐。”

    我仰头向后,竹琳识趣地送上樱唇,热情地亲吻起来。

    我边和竹琳亲吻,下身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已听得嘉仪开始嘤咛呻吟,而竹琳的热吻,也越来越趋激烈,我向竹琳道:“我想摸你,到我身旁来。”

    竹琳听见,却没有抽开嘴巴,一面和我接吻,一面挪动身子移至我身旁。我一手围住她纤腰,一手捏住一只乳房,不徐不疾的把玩。竹琳也不示弱,玉手移到我和嘉仪的交接处,以拇食二指,轻轻箍住我棒根,好让我在她的玉指穿梭抽插。肉棒受到双重的刺激,真教我舒服得要命,握着乳房的五根指头,不由渐渐加重力度,把她整只美乳弄得形状百变。

    就在这时,我发觉嘉仪的阴道不停收缩吸吮,知她高潮再即,当下加多几分劲,直插得淫水唧啧乱响。嘉仪那堪如此重创,禁不住呵呵大声呻吟,不用多久,见她浑身强烈抽搐,一抖一抖的颤个不停,大股热潮忽地狂喷而出。我为了将她推向更愉乐的高峰,依然抽动不息,嘉仪终于抵受不住这快感的折磨,喘着大气求饶道:“熙!真的不行了,停…停一下好吗?”

    我不敢再行放肆,徐徐抽出阳具,竹琳不失机会,将肉棒整根握在手中,轻轻套动,在我耳边低声道:“干我…”

    我点点头,竹琳仰卧在嘉仪身旁,张开双腿,把个布满淫水的阴户朝着我。我提着肉棒稍一对准,腰板往前一送,马上被竹琳温湿的阴道裹住,整根阳具再度浸泡在欢悦中。

    竹琳给肉棒一闯,登时淫叫起来:“好热的大阳具,胀得阴道好舒服,快些抽插竹琳,用力干我…”

    我当然不会让她失望,当即狠命深插,一连抽戳数十下,随见她身旁的嘉仪,正自张着眼睛看着我,清丽秀美的俏脸上微现红晕,更增艳色,让我看得如痴如醉,忙俯身压在她身上,嘉仪立即双手抱住我,我的右手,放到竹琳胸前,握住她一只乳房,左手却在嘉仪身上乱摸,吻了她脸颊一下,问道:“刚才舒服吗?”

    嘉仪点头一笑,我又问:“还想再要一次么?”

    “嗯!想要…”

    嘉仪似乎已再没那么害羞,已肯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这确叫我暗暗高兴。

    我的手掌移到嘉仪丰挺的酥胸,轻抚着她滑不叽溜的乳房,嘉仪小嘴微微翕动一下,显得很舒服受用。“我也很想要你。”

    我向嘉仪道。

    接着,我一面干着竹琳,一面和嘉仪卿卿我我,这样一分神,对竹琳的攻击自然怠缓起来。

    果听得竹琳不依道:“国熙你只顾和嘉仪缠棉,却不理人家,里面痒死了…”

    我笑着放开嘉仪,立即趴在竹琳身上,亲了她一口道:“我怎舍得不理你呢!”

    再把嘴唇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老公现在就好好侍奉你,可以了吧!嘉仪天生害羞,但这样将她搁在一旁瞧着我俩办事,她羞涩起来,必会马上离去,你来帮帮忙,替我安抚一下她,好么!”

    竹琳抿嘴一笑:“这就看你怎样侍奉我了…”

    我一手握住她乳房,猛地用力捅了她一下,笑道:“当然是用这个,满意吧!”

    竹琳给我骤然一戳,不由得“啊”一声叫起来,明眸流转,真个风致嫣然,见着这个大美人的娇态,直教我为之一荡,当下跪起身来,握着一只美乳恣情把玩,下身却飞快地出入抽捣,阴道的淫水,立时给我挤得嗤嗤作响,溅将出来。

    竹琳美快难当,一把将身旁的嘉仪抱住,叫道:“嘉仪姐救我,人家要给他弄死了,快来救我…”

    嘉仪瞪大美目,一时不明其意,更不知如何救她,便侧身挨到竹琳身上,问道:“我…我什么也不懂,怎…怎样救你?”

    竹琳把嘉仪用力抱住,让她伏在自己身上,喘着气道:“姐…吻我!”

    说话一落,便将樱唇盖住嘉仪的小嘴。

    “唔!”

    嘉仪从牙缝吐出一声呻吟,扭捏了一会,无奈何只得和竹琳吻在一起。竹琳的一只玉手,已握住嘉仪一只乳房,不住价搓搓揉揉,不用片刻,已把嘉仪弄得娇喘吁吁,抽离口唇呻吟起来。

    “嘉仪姐的乳房真美,好好玩喔!啊…国熙,你…你插得好深,会撞碎子宫!再用多一点力…啊!嘉仪,我快要被他弄死了,你也来玩我,吃我的奶子,求求你舔我,今日让我乐死算了…”

    嘉仪确没料到,外表异常斯文美丽的竹琳,做爱之时竟会这么放浪,现听见她的说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呆呆的望往她。

    竹琳这时已被我干得欲令智昏,凑头便往嘉仪的乳房吻去,嘉仪还没反应过来,一颗乳头已纳入她口中。“啊!竹琳…不要…啊…”

    一股强烈的美意,立时从敏感的乳头扩散开来,身子一软,倒在竹琳身上,整个乳房压入她口中。

    我眼里看着二人的情景,更觉兴奋,急忙运起肉棒,疯狂疾刺,只见竹琳不停抛臀送穴,淫水狂渗而出。我刚才因泄了一次,这回更加耐力坚强,一口气百来下,依然跷勇不衰。

    竹琳终于招架不住,身子阵阵痉挛抽搐,我见状立即加重攻势,几下狠戳,竹琳“喔喔”几声,大泄起来。

    我伸手玩着她一只乳房,问道:“丢得很舒服吧?”

    竹琳已无力答我,只是点头喘气,我抽出水淋淋的肉棒,趴在嘉仪的背上,说道:“我的好嘉仪,老公现在来爱你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龟头在她门户磨蹭拭擦,弄得她难过不堪,把个浑圆的美臀摆来摆去。

    我用手调好位置,腰秆用力,龟头应声而入。

    “啊…”

    嘉仪绽出一声美妙的呻吟,我长驱直进,整根肉棒终于被嘉仪包裹住,又湿又暖,真的舒服无比。

    我双手绕到她前身,揪挦住两颗竖凸的乳头,轻轻拉扯,嘉仪立时浑身剧颤,从喉间“呵呵”的吐着大气,我微笑问道:“感觉还好吗,这样弄你爽不爽?”

    嘉仪把头点了两下,接着又摇了摇头,我见了问道:“不爽吗?”

    “不!好…好难过!”

    嘉仪还是低声说了。

    “这样呢?”

    我开始徐缓抽动肉棒,一下重过一下。

    嘉仪已美得无法出声,只是莺声燕鸣的呷吟着,我知她得趣,更使劲抽捣,嘉仪因阴道美快,阴肉不住价的翕然抖动,箍得我美妙无穷。

    我抽插一会,拔出肉棒,撑起身躯,叫嘉仪趴跪在床,把臀部竖高。嘉仪正美在头上,自然千依百顺。我顺手拉起仍在闭目喘息的竹琳,二人面朝面,肉贴肉的拥抱着,和她道:“将我的阳具送给你的情敌。”

    竹琳白了我一眼:“你坏死了,要人家亲手将老公送给别人!”

    口里虽说着,手却握住我的阳具,把龟头抵住嘉仪的小穴,还挤了几下,才把龟头塞进去。

    “啊!真爽,嘉仪的小穴好美,箍得我好舒服。”

    我刻意地大声说,接着开始“噗嗤,噗嗤”大力抽动,嘉仪随即又娇啼起来。

    “我呢?我的不好吗?”

    竹琳不依道。

    我朝她一笑:“竹琳妒忌了。”

    说完便把双唇凑向她樱唇。

    竹琳侧头闪开,娇嗔道:“快说,我是不是比不上嘉仪?”

    “当然不是。”

    我贴着她嘴唇道:“你在我心目中,还是最完美的一个,相信我。”

    我这句话确非违心之言,竹琳不论样貌与身材,都是我见过最十全十美的一个,便是嘉仪这样的大美人,也不能胜过她。

    竹琳心中甜美,一只小手不停在我胸膛摩娑,身子摇摆,把两个乳房压在我身上,千般挑逗。这教我怎能把持得住,当下握住她一只乳房,说道:“竹琳,我好想吃。”

    竹琳朝我一笑,站起身子,捧住我的脑袋,把乳房送到我口中。

    我使劲操着身前的嘉仪,一手围住竹琳的纤腰,一口一口的吃个畅怀,竹琳抵受不过,也渐渐呻吟起来:“啊,好老公,你舔得人家好美,下面又痒了,这怎样好!”

    我腾出一只手来到她胯处,已见淫水淋漓,曲起指头便闯了进去,竹琳更美得浑身颤抖,我挖掘得百来下,她竟然又来了一次高潮,淫水从穴口直喷而出,身子再无力站起,又倒在床上去。

    嘉仪也被我干得死去活来,掩住小嘴喘个不休,我双手握住她腰肢,开始来个最后冲刺,既狠且猛,嘉仪如何受得住,高潮一浪接一浪。这时,我已到达强弩之末,一股泄意猛地袭来,便即紧紧抵住花心,马眼一开,连珠发炮,把所有子子孙孙全灌进她子宫去。

    我疲乏不胜,伏倒在嘉仪背上,右手却搂住竹琳,不住地喘气。休息片刻,大家都回过气了,方想起还没吃晚饭。竹琳说让她请客,我当然没有意见,三人穿回衣服,出门吃饭去。

    ***    ***    ***    ***

    竹琳当晚离开后,就像人间蒸发似的,一个多月来,我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法和她接触,她的手机不但停止了、便是电脑的即时讯息也删除掉,曾至电话到她家里,女佣总是说她不在,我本想找她的二哥,可惜没有他的电话。

    我知大事不妙了,心里亦明白竹琳因何会这样,敢情是知道我和嘉仪的事后,便下定决心要离开我了!而嘉仪也有同感,常与我说,她必定要找到竹琳说清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距竹琳离去那天起,转眼已两个月,我虽然仍不死心,但始终无法和她联络,我的心情也越发烦闷。还好,嘉仪父亲的广告相当成功,也有点欣慰,自此我们便得到嘉仪父亲的信任,手上的生意也陆续增多,公司也增添了几个新职员,而嘉仪的好友敏青,终于辞去了旧职,过来我们公司帮忙。

    这日,我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看文件,一阵急遽的敲门声过后,嘉仪已走了进来,急巴巴的奔到我跟前,说道:“国熙,你看这个?”

    接着一本八卦杂志放在眼前。

    我把眼一望,只见封面大字标题写着:“富商高卓建已公开和妻子离婚。”

    这十三个大字才一跃入我眼帘,我登时呆住了,连忙翻开内页细看,内文不但有二人的婚礼照片,而竹琳那张迷人的大头照,亦放置在主题的旁边,文中只说二人夫妻不合,已经由律师办理分居手续,其他不知内情而胡乱猜度的文字,我只是略一看过,也不记在心上,脑里只想到一件事,竹琳在她二哥的帮忙下,终于把她和表哥的事情解决掉。这个消息,确实让我惊喜不已!

    嘉仪问我因何会突然这样,莫非竹琳和丈夫离婚,是为了要和自己争夺情人?我听她这样问,也怕她有所误会,便简略地将竹琳和丈夫不和的关系,婉转地与她说了。嘉仪听后,才稍稍放心下来。

    一个月后某一天,我终于接到竹琳的电话,当时真让我高兴万分,电话中说,她现在身处美国,正和她二哥在一起,后天中天,她会独自乘飞机回来,还叫我到机场接机。

    我听见她和表哥一起,心中好不是味儿。当日,竹琳出现在机场,却戴上太阳眼镜,大概是害怕给机场的记者看见吧。我今天驾驶着刚买的日本小汽车,竹琳看见,笑着道:“瞧来你的生意也不错呢。”

    “也不是!”

    我微笑道:“因时常要和客人应酬,少了车子出入确很不方便。”

    “嘉仪呢?你没有通知她么?”

    “她说你不见几个月,现在突然找我,必定有很多事要和我说,她说不便在旁。还说改日再和你见面,大家聚一聚。”

    竹琳冁然笑道:“嘉仪倒明白事理,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国熙,你可不要放过她啊,这样好的妻子,不是容易找的。”

    “你…”

    我听得整个人愣住,难道竹琳已打算退出,已经和她二哥…我不敢再想下去。

    竹琳没因为我的错愕而停下说话,只听她又道:“嘉仪也真大方,她不怕我今日会缠住你上床么?”

    “或许…她已有心理准备。”

    我笑着说,再问道:“我前时在杂志看见你和表哥的事,全解决了吗?”

    竹琳点头道:“没问题了,应该再没什么手尾。我和你做爱的光碟,也从表哥手上取回来了。”

    “你不担心他复制吗?”

    我望她一眼道。

    “二哥早就想到此节了,表哥这样卑屈顺从,全都是二哥的功劳,他不但向表哥进行反收购,还找人拿到他向股东贿赂的证据,要是将证据交给廉政公处,他不但要坐牢,还会身败名裂。二哥对他说出三个主要条件,一是不能公开我身世秘密,二是要无条件和我离婚,三是交还光碟。表哥自知斗不过我二哥,只好点头应承。”

    我问道:“这样说,你是不打算公开自己的身世,也不取回韩氏的股权了。”

    竹琳微微一笑,说道:“二哥为了稳固韩家在公司的股权,已和母亲及大哥达成协议,暂时不会公开我的身世,而我在韩氏的全部资产,二哥私下已全数归还我,现在我已经是个小富婆了。”

    “你的二哥也真阔绰!是了,你和表哥分开了多久?”

    “快两个月,自从和表哥摊牌那天开始,我便搬出了高家,到二哥家里住,办妥分居后,我就和二哥一起回美国。”

    我听后心想,在这段日子里,二人敢情是夜夜销魂了!我一面驾车,一面侧头望向她,说道:“这段日子为何不和我联络,你知我有多担心吗?”

    “二哥和我说,在我还没和表哥摊牌前,叫我多留在表哥身边,还要对他好一点,一来免得他产生怀疑,二来是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举动。”

    竹琳说到这里,突然笑道:“你知道吗,家里的电话偷听器,都是我安放的呢!国熙,对不起,因为要解决表哥和韩家的事,我只好听从二哥的说话,依照他的计划行事。”

    车子将驶到市区,我向竹琳问道:“你和表哥已经分开,今次回来,打算在哪里住,还是回韩家?”

    “不,母亲和大哥也不知道我回来,我也不想他们知道,况且我今次只在香港停留几天,又要回美国去。如果你不愿收留我,我可以到饭店去。”

    “不要说只是几天,你就是住上一年也不成问题,就只怕你这个大富婆住不惯我的狗窝。”

    “你不要后悔,是你答应收留我的,到时嘉仪生气,可不要怪我。”

    说着把头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笑道:“嘉仪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事。你吃过东西没有,还是先回我家?”

    “我不很饿,先回你住处吧。”

    回到我家,竹琳才坐下便向我道:“我乘了整天飞机,想先洗个澡。”

    说着打开她的名贵旅行包,取了一件衣服便跑进浴室去。我趁着闲暇,给了嘉仪一个电话,粗略向她说了竹琳的事。

    才放下电话,竹琳从浴室出来,身上只穿了一件阔大的白色运动衫,薄薄软软的,胸前两颗乳头都隐约可见,而下身却光着一对修长的玉腿,因衫子又阔又长,盖住了屁股,一时也看不出她可有穿内裤。

    竹琳这一身诱人的打扮,让我险些连鼻血都喷出来。她坐在我身旁,把娇躯紧贴着我,笑着问道:“我这个样子,能挑起你的性趣吗?”

    我一把搂住她,在她俏脸吻了一下,喉咙都有点干竭了,说道:“竹琳你太美太诱人了,真受不住马上想要你。”

    “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现在就要我吧。”

    竹琳依偎着我说。

    我听见还怎能忍得住,拉着她就往房间走去。竹琳和我一起滚到床上,我把手伸进她衫里,竹琳果然没穿内裤,我轻易的便占据了要地,手指拭了十几下,竹琳便在我怀中呻吟起来:“快脱掉衣服,好好爱竹琳。”

    我连忙扯去衬衣,瞬间便脱了个精光,而竹琳也自动把运动衫脱去,我俩登时裸裎相对。

    当我趴到她身上时,竹琳已急不待的伸出玉手,握住我的肉棒道:“插进来,竹琳现在就要。”

    在她的引领下,我稍一挺腰,阳具便闯了进去。

    “喔!好舒服的感觉,已有多月没和你做了,这感觉真好。”

    “这些日子来,是不是常和二哥做?”

    我开始徐缓抽插,一边问道。

    “嗯!”

    竹琳用力抱住我:“我每晚都赤条条睡在二哥身边,你说我有没有和他做。这段日子,我就像他的妻子一样,非常恩爱,二哥爱怎样,我就给他怎样。今次我回香港,他因为知道我找你,更因为彼此要分开一段小日子,上飞机前一晚,我和二哥做了三次,而且非常疯狂。啊…国熙,你还是一样,一听见我和男人做爱,总是这么兴奋。嗯…好深,插得竹琳好美…”

    “你会嫁给他么?”

    我一面抽戳,一面问。

    竹琳摇头道:“不会,但将来是否会改变,我也不知道。”

    “你难道不爱他。”

    “不是,我很爱他,但也很爱你。我曾对他说,我知道自己无法忘记你,所以不能嫁给他,若彼此没有婚姻约束,我就不算是对不起丈夫,也减少我的罪恶感。假若有一天,要是二哥受不住我这任性行径,也可以随时和我分开,我是这样对他说。”

    “竹琳你…你这样做,真的会好么?”

    竹琳道:“我不知道,但在这段日子里,也曾经静下来想过,我发觉自己真正需要的,并不是丈夫,而是情人,我喜欢去爱人和被爱的感觉,趁着我还年轻,很想好好地享受一下这感觉。国熙,我已经想清楚了,我知道我只能做你的情人,若是做你的妻子,我担心会做出对不住你的事,这对你很不公平。但如果我还能和你继续来往,也希望你能容忍我和二哥的关系。直到一日你要结婚,或许我真的会离开你。不过,如果你和妻子能忍受我的加入,作你的婚外情人,我会更高兴,因为我确实舍不得离开你。”

    我道:“说句真心说话,其实我也舍不得你。我真的希望能说服将来的太太,让你能永远做我的情人。”

    “你说将来的太太,会是嘉仪么?”

    “或许是吧,但世事无常,现在又怎能肯定,或许嘉仪忍受不住你在我心中的存在,到时不愿嫁我呢。”

    竹琳笑道:“但我有信心,她会嫁你的,也极有可能容忍我的存在。”

    我也笑道:“要是这样,我同时拥有两个绝色美人,一个是妻子,一个是永久情人,到时我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竹琳亦笑道:“我也是,我同时拥有两个爱着我的男人,当然,我也一样深爱着他们,不分彼此,更可以随时随地和二人谈笑,倾诉心事,尽情做爱,就是没有任何名份,也可说是最幸福的女人了。”

    我笑着道:“这样说,你我都享尽了人间幸福,但我的太太和你二哥呢,岂不是对他们很不公平。”

    “如果你认为这样,倒不如也撮合二人,来一个四角恋,到时我便是嫁了二哥,也会问心无愧了。”

    我心里在想,你说得倒容易,人与人的感情,又岂能以撮合便成。但听见这话后,不知为何,肉棒竟“卜卜”跳动起来,显得更加坚便,当下抱紧竹琳,使劲狂抽猛插。

    竹琳给我一轮疾攻,美快难当,不住提臀送穴,口里啊啊叫道:“干得我好爽,竹琳爱死你了,继续狠插,人家快要来…啊!来…来了!”

    我也抵挡不住,再干百来下,便一泄如注,把精液射得空空如也。

    当日吃完晚饭后,在家中和竹琳卿卿我我看电视,在我的追问下,她终于把这个多月来发生的事,详详细细的说给我知,当我听得她和二哥欢乐的事,让我兴奋得要死,那天晚上,我又把竹琳干了二次。

    自此,竹琳和她二哥定居美国,但二人却没有结婚,表面上看,仍是兄妹的关系,但实际上却和夫妻无异。竹琳每年都回来几次,一住便是十日半月,且不时和嘉仪一起服侍我。三年之后,我和嘉仪结婚了,竹琳和她二哥也有来我的婚礼。

    因广告公司渐上轨道,婚后,我夫妻俩已迁往新置的房屋,但我和竹琳的关系,依然不变,而嘉仪也欣然接受了竹琳,每当竹琳来我家住,二人就像亲姐妹似的,彼此相当和洽。而我也进入了一个妻子和一个情人的风流日子,故事至此,也可算是完满的结束,希望大家也能满意。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