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24回:探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24回:探秘

    昕昕挽着舒雅的手,说道:“姊,妳怎么不接电话?担心死人了!”

    “卓文呢?我想看看他。”舒雅并没有回答她,一心只记挂着卓文。

    “卓文在里面,但医生还在观察他的情况,暂时不能见他。”

    舒雅双目发红,一眶泪水便要马上涌出来:“怎会……怎会发生这种事!他的伤势严重吗?”要进入深切治疗部的伤者,显然是伤势不轻,这一点舒雅虽然清楚,但仍是忍不住追问。

    昕昕便将卓文的情况说了。舒雅听见,泪水终于忍不住,立时夺眶而出:“他……他怎会这样不小心,他是怎样给撞倒的?”

    “阿伟对我们说,他和卓文在新城市广场”茶轩“吃晚饭,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突然看见卓文直奔出饭馆,跳过路边的铁栏杆,后来在帝都酒店门外给车撞倒。”

    “帝都酒店”四个字一送进舒雅耳中,她整个人都呆住了,脑间霎时轰一声响,双手掩住嘴巴,腿上一软,浑身摇摇欲坠,晃晃的像要倒下来。

    俊贤在旁看见,连忙伸手扶住:“舒雅妳怎样?”

    张倚芳和孔日辉看见,同时抢上前来,将舒雅扶到椅子坐下,张倚芳见她泪眼汪汪,脸容惨白,看她伤心如斯,心里也替女儿难受,劝道:“卓文吉人天相,必定会大步跨过,妳就不要难过了。”但她又岂会知道个中原因,她的女儿正是从帝都酒店赶过来。

    舒雅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但心里已有九成相信一件事:“卓文他……他一定是看见我和国柱了,所以才不顾一切冲出马路!是……是我害了他,全都是因为我……”舒雅抓住胸口的衣衫,泪水便如决堤般汹涌而出。

    这时的卓文正不住搔着脑袋,在医院的通道踱来踱去,口里只说着:“原来我还没断气,原来我还没死,这……这太好了……”兴奋得几乎要高呼万岁,但回心又想:“既然我活着,为何他们看不见我,那……那我现在究竟是人还是鬼?”

    卓文想破脑袋,始终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当他望向哭成泪人的舒雅,心中亦不禁绞痛起来,低低自叹一声:“还好,在妳心中仍有我存在!”但一想到她和国柱刚才的情景,强烈的酸楚同时油然而生。

    便在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在众人身旁走过,看了一看掩脸痛哭的舒雅,视线旋即落在卓文身上,嘴角却带着微微的笑意。

    卓文看见,一时也没上心去理会,当那男人远远离去后,他才惊醒过来:“那……那个人怎会看到我?”一想及此,卓文双眼登时一亮,发足向那中年男子追去:“喂!请等等……”

    那中年男子听见卓文的叫唤,站定了脚跟,慢慢回过身来。卓文奔到他跟前,劈头便问:“你……你刚才看见我,对吗?”

    “看见你又怎样?”那男子仍是含着笑意。

    “这……这倒奇怪了,人人都无法看见我,你为何会看见我?”心头霎时一转,登时瞠目,颤着声音道:“莫非你……你是……”那个“鬼”字终究不敢说出来。

    只见那男子一笑:“不用害怕,至今你仍没死透,我不会对你怎样。”

    卓文听见,浑身寒毛直竖:“这……这样说,你……你真的是鬼魂?”

    “你只是说对一半。没错,我是鬼,但却比鬼魂略高一筹。”

    卓文听得有点胡涂:“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是勾魂使者,即是你们所说的鬼差。”

    卓文又是一惊:“你……你来这里,是不是要勾我的……魂……魂魄?”

    那鬼差哈哈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现在你还没死透,待你真的死了,到时我自然会来找你。”

    卓文嘘了一口气,像似放下心头大石:“还好,几乎给你吓破胆。”

    “你要问都问完了,我还有事去办。”

    鬼差说毕,正想离去,卓文连忙叫住:“鬼差大哥,我还有事想问你。”

    “你这个人怎会如此啰唆,问个没完!”鬼差停住脚步,不满地道。

    “鬼差大哥,对不起。”卓文搔着脑袋道:“我……我因为很多地方不明白,想问个清楚。”

    “要问就快点问,我没有多少时间和你磨咕。”

    “我是想问,鬼差大哥你说我还没死去,但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人人都看不见我,又听不到我的说话,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问。好吧,我也不妨和你说。你今天虽然给车撞倒,但你毕竟阳寿未尽,一灵不散。这一撞,只将你的灵魂撞离肉身,人却没有死去。阳间的人因为无法看见灵魂,自然对你不闻不见,现在明白了吧。”

    卓文点了点头,又问:“那我会不会没事?要是我苏醒过来,是不是我的灵魂已回到肉身?”

    “这个很难说,只要你能将灵魂再次附回肉身上,便可免一死,继续在阳间活下去。若然屡试无效,那就没办法了。”

    卓文大吃一惊:“要是我无法附回肉身,岂不是死定!”

    “这就要看看你的运气了。”鬼差微微笑道:“但你也不用太担心,刚才我已说过,因为你阳寿未尽,想要把灵魂附回肉身,机会还是很大的。只要你心怀自信,多试几次,或许很快便会成功,不用太灰心。”

    “但我不懂得如何附身,麻烦你教一下我好吗?”

    “你怎会这么笨,连附身也不懂。”鬼差摇头一叹,用手指戳了一下卓文的胸口:“只要将你这个灵魂压入自己肉身,若然能够进去,便是成功,不能进去,便是失败,就要多试几次,知道吗?”

    “原来……就这样简单,我明白了!”卓文终于脸现喜色。

    “虽然很简单,但我必须警告你。”鬼差正色道:“你附身到自己肉身上面,当然没有问题。但是,若然你用这个方法附身到别人身上,就必须记住几件事。第一,不能够时间太久,绝不可超过三小时。第二,不能借用他人身体做坏事,破坏别人的声誉。第三,不能故意伤残别人的身体。你只要触犯其中一项,必遭天谴,永世不得超生,切记。”

    卓文一笑:“原来还可以附身到别人身上,挺好玩呢。”

    “好玩是好玩,但最好不要乱试,一着不慎,害人害己,还要投胎成为五畜,供人食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若然附身到别人身体,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总可以了吧。”

    “我劝你还是不要试好。”鬼差摇了摇头:“你想知的,我都说了,快快离去吧,你不要再来烦我,本大爷还有事情赶着去办。”

    卓文一笑:“多谢鬼差大哥。对了,我可以再找你吗?”

    “我是这所医院的阴差,你想找我,来这间医院就可以了。”甩下说话,便挥手去了。

    卓文听了鬼差这一番说话,喜孜孜的奔回深切治疗部,站在房间门外想:“现在不妨进去试一试,若然一试中的,能够把灵魂附回肉身,可就妙哉之极!”当下穿门而入。

    一进入房间,卓文看见自己卧在病床上,双目紧闭,头包绷带,塑料管、呼吸罩,缠满了一身,见着自己变成这个模样,亦不由长叹一声。

    卓文按照鬼差的方法,爬到自己肉身上,便往下压上去,怎料任他如何用力挤压,自己的灵魂躯体就是无法挤进去,只得颓然下床,坐到地上,心想:“原来附身是如此艰难,过一会再试试看。”

    舒雅哭了一会,开始稍稍平服过来。父亲孔日辉为人精明,见事风生,说道:“我们暂时不能进去看卓文,坐在这里空自担心也没用,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倒不如先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来看他吧。”

    张倚芳和俊贤都觉有理,点头赞成,唯独舒雅摇头道:“我想在这里,卓文可能一会便醒过来。”

    孔日辉道:“就算卓文真的醒了,医生亦要为他检查,相信也不会马上准许妳见他,我看还是先回去,若因此而弄坏了自己身体,就更麻烦了。”

    张倚芳和昕昕不住在旁劝说,舒雅无奈,亦只好答应了。

    这时卓文已走出病房,听见众人的说话,心想:“我可不能跟他们离去,必须再试一试才行。”看见舒雅缓缓站起身子,一时又舍不得她离开,但自己又无法开声挽留,当见着众人慢慢走远,卓文不由自住地从后跟上,打算送他们到医院大门。

    走出医院大门口,孔日辉的司机已将车子驶近前来,只听孔日辉道:“已经夜了,回去泥涌路途遥远,大家就到我处待一晚吧。”

    张倚芳看见舒雅伤心成这个模样,亦无心思去想及其它,便点头应了。卓文在旁看着众人坐上汽车,真想立即窜进车厢,要同他们一起离去,便在他犹豫间,忽地看见不远处停泊着一辆灰色的汽车,竟是国柱的阿斯顿马丁,心头不禁一紧:“原来他还没有离去。”旋即心念一动:“这个国柱也不知是何许人物,藉着这个机会,倒要探查个清楚才行。”

    一念及此,连忙奔到他车旁,趁他仍没发动引擎,灵魂的躯体立即穿透车门,坐上助手席。

    国柱看见舒雅坐上一辆梅巴赫豪华房车,不禁大感奇怪,暗想:“来头可不小,这个男人莫非是卓文的父亲?”在黑夜中,他只能凭着舒雅的服饰,才能认出舒雅,其它人的面目,国柱却无法看得真切,连昕昕的长相亦无法看清楚,要是他看见昕昕和舒雅如此相似,肯定会吓了一惊。

    待得孔日辉的车子远去,国柱才启动引擎回家。一路上,他想起舒雅听见卓文出事的伤心样子,浓浓的酸意不住涌上心头,整个人都纠结起来。当他回到白建时道的豪宅,已接近深夜五点钟。

    卓文随他走下汽车,看见眼前的豪宅,亦不由伸伸舌头。前时看见国柱拥有如此名贵的跑车,已知他必定是有钱人家,却不知道,竟富豪如斯,光是这栋房子,已超过一亿以外了。

    国柱回到自己的房间,衣服也不脱,和衣便在床上卧倒。卓文看见,眉头轻轻一皱:“你这个小子,昨晚和舒雅连场大战,累死你也是活该。”

    卓文在房间四处张看,见这个数百平方尺的房间,竟然打理得相当齐整,一切家具装饰,均是名贵之物。他来到国柱的书桌,除了计算机杂物外,还有一个相架,照片上共有四个人,但见一个中年人坐在前排的倚子上,在他身后,却站着两男一女,全都是年轻人,其中一个便是方国柱,另一名男子,长相有点和方国柱相像,显然是一对兄弟了。

    当卓文再望向二人中间的女子时,双目立时放光,不由得暗地赞叹一声:“好漂亮的妞儿,竟然不下于舒雅!”只见她年约二十岁,一头长长的直发,眉目如画,极是清丽脱俗。卓文心想:“这四人显然是一家人,这个妞儿肯定是他的妹妹。单看这张照片,已是天仙下凡的人物,真人不知会是何等模样?”

    这时天空已呈淡淡鱼肚白,距离天亮已不远,卓文走出房间阳台,夹杂着树叶气味的晨风劈面而来,令人为之一爽。

    突然,一个开门声传入卓文耳中,便知晓有人走进房间来,当下转身往房间望去,只见一名女子走向床边,伸手推着床上的国柱:“二哥,你快醒呀。”她看见国柱全无反应,再推他一把:“你提早回港也不通知一声,若不是看见你房间透出灯光,也不知你回来。喂,快醒来呀,我有事要问你,听见吗?”

    卓文一看见那名女子,整个人都呆住,竟然是照片中的美女,而且比照片中的她还要漂亮几分,尤其她那轻轻的低唤声,是何等地娇柔动听,心忖:“她果然是国柱的妹妹。这个小子当真幸福,竟会有个如此出众的妹妹!”见她一身家常便衣,上身一件粉红白横条宽绵衣,下身一条白色轻便短裙,露出一对优美光润的大腿,相当诱人。

    这个美女并非是谁,正是国柱的三妹方允霖。国柱给她连推几下,终于“伊唔”一声,翻了个身子:“不要闹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允霖一笑,伸手又是几搥:“二哥,你再不理我,可不要怪我。”

    国柱似乎忍无可忍,再次翻身仰卧着,张开半梦半醒的眼晴道:“我的好三妹,我刚下飞机,累得要命,妳就放过我吧。”

    直到此刻,卓文方知晓国柱是刚从外地回来,竟然不曾回家,便立即前去和舒雅见面。

    “休想再睡,你敢合上眼睛,看我怎样整治你。”允霖瞪着他道。

    国柱懒得去理她,拿过枕头盖着脑袋,继续睡觉。允霖一见,当场大发娇嗔,又是一轮搥打。

    卓文在旁看见,亦大感有趣,他从二人的言行举止中,已知兄妹俩的感情肯定相当不错。

    忽听得允霖哼了一声:“好,你敢不理睬我!”见她突然伸手,掌心直按上国柱胯处,隔着牛仔裤挤压搓揉。卓文见此景象,立时看傻了眼,惊讶道:“唉唷!我……我没有看错吧,莫非二人不是兄妹?但……但她不是叫他做二哥吗?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而国柱依然不为所动,仍是抱着枕头安然睡觉。允霖今回并不气恼,还抿嘴一笑,竟动手解开裤头皮带,再把裤炼拉下,将纤纤玉手伸入内裤中,直接握住他的阳具。

    卓文瞧得目定口呆,连忙靠近前去,双眼看一看允霖,又看看她手上的动作。只见允霖的玉指不住地在内裤里掀动,挑逗着男人的阴茎。虽然是隔着一层布料,无法目睹实际的情形,但光凭想象,早已叫他口干舌燥,欲念横生,连老二都抬起头来。

    国柱给她一轮撩拨,腰腿亦不禁微微抖动,似乎已不堪其扰。允霖看见,不由“嗤”一声轻笑:“我就看你还能忍到何时。”说话一落,把住内裤往下拉,玉手一拽,已将一根肉棒揪取出来。

    卓文怔怔的盯着不放,见那物虽未完全充血勃起,但已呈半硬状态,饶是这样,已见有十五公分大小,粗有一围了!

    允霖看着手中的阳具,如见珍宝,一边上下撸动,一边轻笑道:“你终于有反应了,还敢硬撑!”接着头一低,嘴一张,已含住国柱的龟头。

    卓文简真难以相信眼前这情景,心想:“瞧来这对兄妹真不简单,敢情早就弄上了!这个小子果然不是好人,连妹妹都不放过。糟了!这样的混蛋,怎可能会对舒雅用真情,前时他对舒雅说如何喜欢她、深爱她,原来全都是骗人的谎言。不行,我一定要阻止舒雅,绝不能让这个混蛋骗了!但我……我现在只剩下一个魂魄,又如何阻止他们,除非我能够立即醒过来!没错,现在我必须尽快将灵魂归位,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此刻的允霖正一手握住阴茎,撸动之余,丁香微吐,不停地在棒根来回洗舔,仍不时含卵啖龟,极尽淫事,直看得卓文兴奋莫名。只见那根阳具越舔越见坚挺,硬撅撅的昂首向天,足有二十公分长短,卓文心想:“如此巨大的家伙,难怪让女人们这般沉迷!只没想到,连他这个俏生生的妹妹都陷入其中,竟与他做出乱伦的事来,也实在……唉!”

    卓文念头未落,忽见国柱将枕头一抛,丢到地上,双手捧着允霖的脑袋,嘴里呵呵的喘着大气:“妳……妳这个丫头,真的想……想吸出来吗?”

    允霖正叼着巨龟,又给他按住胸袋,一时无法吐出口中之物,只得含糊不清道:“人家……才不要,要射……就射到我里面来……”

    卓文一听,双目登时放光:“这回可有好戏看了!真是始料不及,想不到跟着这个混蛋回家,还有这等好处。”

    国柱松开双手,倏地撑身坐起,一面除去上身的衣衫,一面道:“妳这个小淫娃,对着妳真是佛都有火,还不快快过来受戳。”

    允霖吐出龟头,朝他一笑:“还不是你,要人家用口弄醒你,害得你妹子好不难过,这个火头当然要你来收拾。”说着站起身子,片霎间便脱去上衣,内里竟然空无一物,两个浑圆饱满的乳房直扑入男人眼帘,而两颗淡红娇嫩的乳头,早便发硬发胀,硬棒棒的甚是诱人。

    卓文见着如此好物,下身简直胀得疼痛,心想:“这对宝贝果然妙绝,竟和舒雅不分上下!”思想之间,允霖已把下身脱个精光。只见丘壑怡人,毛发疏顺,衬着一对修长的美腿,真个色色动人。

    允霖二话不说,迫不及待的趴到国柱身上,二人肌肤相贴,抱得牢紧,马上亲吻起来。这个热吻似乎愈来愈见炽烈,拥吻之间,彼此已不停爱抚着对方的身体,尤其是允霖,一只玉手始终不离国柱的肉棒,将个龟头不停在自己花唇挤磨,弄得花露涓涓难歇,丝连挂珠,弄了一席。

    卓文在旁呆瞪观觑,看得心迷意荡,一个按纳不住,竟放出下身的怒龙,恣情套弄。他万没料到,眼前这个一脸文静,娇容绝色的美女,却是这般放荡热情,若然可以和她来一手,势必畅快淋漓,陶然爽心。

    但见二人如火烧灼,弄得天昏地暗,忽听得允霖嘤咛一声,娇娇啻啻的仰起头来:“二哥,人家……不行了,为我舔一下……”

    国柱盯着眼前的妹子,点头一笑:“想要舒服,就自己摆好架式。”

    允霖春情涌动,听后也不打话,撑身离开国柱,背靠床头坐着,兀自大张双腿,仰起粉也似的阴户,眉梢含春道:“二哥,来吧……”

    国柱趴到她双腿间,见那妙处绽出一线,早已玉露滂沱,不由笑道:“湿成这个模样,莫非妳多日不闻肉香?”

    “人家不要其它男人,就只想要二哥。”说着扳开自己两片阴唇,露出一团猩红娇艳的蛤肉:“快来嘛……我的亲亲二哥……”

    卓文呆眼瞪着,暗咽涎唾,心中大赞不已:“果然是人间瑰宝,肉嫩水足,就不知弄进去是甚生光景?”

    国柱虽然和她弄惯了,但眼见如此美景,亦禁不住欲火横生,当下佝偻腹肢,埋头便舔,一声满足的呻吟,实时从允霖口中逸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