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十回:设计王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太平公主知道下毒失败,李隆基必定反扑,遂马上和党羽召开密议,打算提早动手。陆象先因为是太平公主保荐入相,亦有前来密商。

    陆象先早就看出太平公主的野心,对她此举甚为反感,劝道:「我看此事办不得,盼公主三思。」

    太平公主道:「废长立少,已经不合,何况失德,哪能不废。」

    陆象先道:「皇上有大功,天下归心,怎能废立?」

    窦怀贞冷笑道:「陆公当真迂腐,我问你今日之位是从何而来?今天公主要办大事,你却横加阻栏,究是原因何在?」

    陆象先道:「我全是为了公主,才直言劝阻,并无他意。」

    正议论间,薛崇简突然奔进来,朗声道:「此事万万干不得。」

    大平公主大怒:「你是我的儿子,也胆敢和我抬贡。」

    薛崇简道:「母亲位高权重,生活丰裕,还有什幺不满,因何要干这等灭族的事情。」

    太平公主若非害怕身分曝光,巴不得一掌毙了薛崇简。

    太平公主道:「给我将他拖出去。」

    众人又劝又推,把薛崇简推出房间。太平公主续道:「现在用毒失败,皇帝已有戒心,计划必须提早进行,窦怀贞你尽速召集人手,明儿分头行事。

    与此同时,李隆基召集了岐王李隆范、薛王李隆业、龙武将军王毛仲、殿中少监姜皎、太仆少卿李令问、尚乘奉御王守一、内给事高力士、果毅李守德等共同定计,开始筹划武装镇压。

    午间,李隆基派王毛仲率兵三百,从武德殿进驻虔化门,以防万一。接着召见太平公主党羽常元楷和李慈,立即斩首;再派人前住内客省逮捕贾膺福、李猷二人;旋即直闯朝堂,逮捕萧至忠、岑羲,一同斩首。

    窦怀贞知道大事不妙,当即逃走,追兵将他围在山沟里,窦怀贞无路可逃,终于上吊自杀。李隆基命人砍下他脑袋,改姓「毒」。

    太上皇李旦得知事变,忙登承天门楼。兵部尚书郭元振奏道:「皇上奏令诛杀窦怀贞等人,并无别事,请太上皇放心。」

    李隆基随后也登上承天门楼见父亲,并说明原因。李旦听罢,下诏宣布窦怀贞等人罪状,大赦天下。

    太平公主和党羽上午商议,下午便已全被消灭,实教她意料不及。

    辛钘与李隆基说:「我怀疑那妖孽附在太平公主身上,倘若是真,一般人难以应付,就交由我和紫琼对付。」

    李隆基点头允许。

    辛钘一走出宫门,便看见紫琼和彤霞在宫外等候,问道:「紫琼,可知道太平公主的去向?」

    紫琼道:「夜姬虽能隐藏魔气,却隐藏不了动向,就只怕太平公主并非夜姬,或是又附身到另外一人身上。」

    辛钘道:「管她是还是不是,首要是必须擒住太平公主。」

    紫琼领着二人使开身法,电也似的往南而去,来到一座佛寺,上写有南山寺三个大字。正却进寺,忽见一个宫装女子款款步出,正是太平公主。

    罗叉夜姬早就料到三人会来,现在她魔功全然恢复,却充满了自信,知道凭辛钘三人之力,决非自己的对手,夙仇旧恨,也该和他们算一算,是以并不打算逃避,反而迎上前去。

    辛钘三人看见,同时一怔。辛钘笑道:「公主似乎早知咱们会来?」

    只见太平公主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更知道你们前来的目的。」

    说话方落,一个身影从太平公主身上徐徐浮现而出,正是一头紫发,全身赤裸的罗叉夜姬,与三人笑道:「今天你们再没上次般幸运了,动手吧。」

    太平公主失去依附,立时身子一软,晕倒在地。

    辛钘笑道:「果然肯现身了,动手之前,我有一事想与岳母大人说。」

    罗叉夜姬柳眉一皱,喝问道:「你……你说什幺?」

    辛钘道:「你女儿芊芊已是我的妻子,称呼你一声岳母,难道不对?」

    罗叉夜姬听得怒目大睁:「胡说!芊芊的身分你从何得知?况且她若嫁了你,我又岂会不知。我明白了,你自知斗我不过,想以此让我饶恕你,乘早息了这条心吧。」

    辛钘道:「我看岳母大人也太自负了。你和芊芊的来龙去脉,又岂能瞒得过我。但你大可放心,我和芊芊是真心相爱,决不会因为你而影响什幺,而且你和她的关系,我亦没有和芊芊说。只要岳母大人从此收手,放弃报仇之念,不再让天下祸兴,我今日大可放你一马。若不然,为朝纲,为苍生,我只好大义灭亲。」

    罗叉夜姬哈哈大笑:「就凭你这小子一句说话,要我息了报仇之念,当真是天大的笑话。就算你真是娶了芊芊,这又如何。倒是只要你不理我的事,你我前时的恩怨,我可以一笔勾消,再不计较。」

    辛钘道:「至此你仍执迷不悟,那只好得罪了。但为了芊芊,倘若我使用双龙杖,一个不慎,恐怕会伤害岳母大人你……」

    一话未毕,罗叉夜姬已截住他的话头,笑道:「弹空说嘴,管得什幺事,你们三人一起上吧。」

    辛钘取出霍幽的天魔赤箭,说了声得罪,赤箭倏地打出,迳住罗叉夜姬射去。罗叉夜姬虽是魔门中人,但一切魔功全出自霍幽,而霍幽为了拯救夜姬,早便留有一手,是以夜姬从不知道有天魔赤箭存在。

    罗叉夜姬见眼前一亮,一道红光劲射而至,一时不知是什幺厉害之物,不敢直撄其锋,脚下移挪,迅如闪电避开,没想那道红光竟突然转弯,随着她身后疾射过去,罗叉夜姬吃了一惊,连连闪避,但那红光依然如影附形,终于「噗」的一声,赤箭射中她左肩。

    只听罗叉夜姬闷哼一下,身子摇摇欲倒,忽见黑影晃动,堕下的身子已被一人抱住,罗叉夜姬望了那人一眼,低语道:「是……是你……」

    原来此人正是霍幽,单手搂住夜姬,说道:「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旋即昂首瞪着辛钘三人:「你们胆敢伤我的人。听着,这一笔帐,本座总会讨回来!」接着向辛钘使个眼色,抱着夜姬飞身而去。

    待得霍幽远去,辛钘呵呵大笑:「这个大魔头倒会做作,今次又出手救她一次,我这个岳母大人还不死心塌地对他。」

    紫琼和彤霞同时掩口微笑,紫琼道:「夜姬中了天魔赤箭,打后魔功尽失,事情亦算完满解决了。」

    辛钘把太平公主交给李隆基,说道:「公主果然是被魔怪所惑,致会今日做出这种事,如何发落,盼皇上酌情处理。」

    李隆基自然听懂辛钘的说话,便与父亲李旦商量。

    李旦道:「你姑母原是个琉璃球儿,辨事透澈,以她身分权势,按理决不会做这愚蠢之事,当初我听见她造反,本就不大相信,只因证据俱在,不能不信而已。现听你这样说,虽然有些荒谬怪诞,亦是唯一着魔这个可能。为父身边兄妹,就只剩下你姑母一人,实在舍不得让她便此离去!」

    李隆基明白父亲的心意,待得李舒柔道观建成,遂将太平公主秘密收禁在观中,日夜派人监守。李隆基为了威信,不想让人认为徇私,便对外间传出太平公主已被赐死。另一方面,李隆基气恼薛崇训奸武琖盈,自不肯放过他,藉此将太平公主的儿子全部赐死,唯独薛崇简一人免死,并赐姓李,官职爵位仍旧保持。

    而崔湜和右丞卢藏用,同被检举和太平公主上床,被判流刑,李隆基却不放过他,下诏命贬谪途中的崔湜自杀。

    辛钘大事已了,心情大好,当晚便叫齐五位夫人同衾共乐。

    尚方映雪初嫁辛钘时,性子甚是害羞,但日子久了,亦渐渐懂得其中乐趣,尤其诞下儿子后,前时的羞态,也随着时光消融殆尽。

    当夜,辛钘一枪挑五娘,岂有不累之理。大战之后,精疲力竭,累得辛钘沉沉睡去。这一觉睡得甚是酣畅,直至中夜,辛钘隐隐听得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辛钘,今次你断怪除妖,虽有勋绩,但你三十六劫、善举三十六条未讫,尚不能重登仙班,仍须留在凡间补过赎罪。现在紫琼使命已完,必须马上与我返回天庭。」

    辛钘大吃一惊,原来是玄女娘娘到访,当听见紫琼要马上离开,登时急起上来,连忙请求道:「紫琼与我互有情意,恳请娘娘高抬贵手,让紫琼留下。只要紫琼能够留在凡间,娘娘大可多加我几劫,兜儿一一承受是了。」

    玄女娘娘道:「仙凡有别,你岂能胡言乱语。看在你今次功劳不少,就特准你和五位妻子到天宫一游,紫琼的事,休得再提。」

    辛钘见玄女娘娘语气坚决,不由发急起来,忙道:「娘娘,请你留下紫琼,要兜儿怎样都行,娘娘……娘娘……」

    连叫数声,竟全无回应,知道玄女娘娘已经离去。辛钘不忿气,暗想:「好,你既然让我到天宫去,届时我没皮赖脸的和你死缠,若再不肯,我就不离去,瞧你奈我如何。」

    瑶池仙境,位于无极天,乃王母所居之地。玉殿琼楼,一百二十层,高耸云霄。这里八节风和,四时春意,到处仙花如海,沿路珍禽异兽,悠乐其间,奇树异草,遍地皆是。放眼前望,只见万道豪光灿耀,千寻瑞气呈祥,卿云叆叇,仙风飘习,当真是:「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何处得能寻。」

    辛钘携同五位娇妻来到玉殿琼楼前,一望无际全是仙果蟠桃园,四周面积,竟达一亿八千万里,遍植蟠桃树。五女看得瞪大眼睛,咂舌不已,霍芊芊叫道:「好大遍的蟠桃园,听说三千年才开花一次,三千年结实一次。这是真的吗?」

    旁边的彤霞笑道:「当然是真,还有人能食到蟠桃一颗,可长生不老,如能得食四颗蟠桃,可白日飞升。」

    筠儿拍手笑道:「我也不贪多,若能吃一颗就够了。」

    小雀儿道:「只是你一人吃,那可不行,到是你青春不老,兜儿还会看咱们一眼吗?要吃就一人一颗,这才公平。」

    辛钘却没他们这个心情,问彤霞道:「怎地只有你一个来接咱们,紫琼和芫花呢?因何不见她们?」

    彤霞道:「她们是玄女娘娘的弟子,早就给娘娘带走了。」

    辛钘道:「这……这怎生是好,我还可以看见紫琼吗?」

    彤霞笑道:「放心吧,有我在此,总有机会让你和紫琼见面,现在先带你到无极宫,这是玄女娘娘特准给你们居住的地方。」

    众人跟随着彤霞,走过几栋奇形怪异的楼房,拐过数株巨树,立时眼前一亮,只见四下山如伏影,泓水如碧天,迷幻一片。忽听得霍芊芊叫道:「啊!这是什幺怪鸟怪兽,长得好可爱漂亮呀!」

    徐步不久,便已到达无极宫,见这座宫殿深遽无尽,分有五进,两边厢房林立,前有花圃、假山、流水、亭榭,应有尽有。其内,鹤舞凤翔,鱼游鸟飞。更胜人间帝王之家。

    众位娇妻见着这好地方,无不开心莫名,只有尚方映雪看见辛钘心事重重,过来劝道:「兜儿,紫琼姐必定会来看你的。」

    辛钘道:「我要的不是这个,是要紫琼永远在我身边,你懂吗?」

    彤霞在旁道:「你如此痴情也是枉然,玄女娘娘说过的话,从来不会收回,你想和紫琼一起,恐怕机会微乎其微,除非是王母娘娘首肯。」

    辛钘连忙问道:「我去求王母娘娘,你说她会答应吗?」

    彤霞摇头道:「就是磕破了头,王母娘娘又岂会轻易答应。其实我倒有一个方法,只是太过冒险,倘若弄巧反拙,不但枉费心机,后果更……」

    辛钘也不待她说完,追问道:「是什幺方法?为了紫琼,一定要试试。」

    彤霞沉思一会,再看辛钘,叹道:「唉!好吧,见你这个模样,实在有点不忍,我就教你一个方法,但后果如何,你得自己负责。」

    辛钘连连点头,彤霞低声道:「每天早上,珺雨都会陪王母娘娘到碧玉池沐浴,到时我会安排你和紫琼……如此,如此……」

    辛钘边听边不住点头,彤霞最后道:「王母娘娘最爱是粗大之物,一见必然心动。虽是这样,但你是否成功,还说不得准。」

    辛钘用力一点脑袋:「一于这样,既然这是唯一希望,只好放手一搏,这一切就有劳彤霞你安排帮忙。」

    彤霞道:「若非见你对紫琼如此痴情,我才不帮你呢。」

    话后一笑而去。

    次日早上,彤霞来找辛钘,说道:「现在跟我来吧,紫琼一会便到。」

    辛钘大喜。二人走出无极宫,在彤霞引路下,不久便来到碧玉池,果然名符其实,池周全是碧玉堆砌而成,左首是一列嶙峋的假山,层叠累积;右首却是个花林,香气馥郁。池中烟水茫茫,一片碧绿,真个好所在。

    彤霞道:「还看什幺?快快脱衣吧。」

    辛钘听见,旋即动手脱清身上衣衫,步入池中。彤霞又道:「我先离开,紫琼也快到了。」

    彤霞离去不久,忽听得脚步声起,紫琼已走进碧玉池,看见辛钘,微微一笑。

    辛钘忙道:「紫琼,快快到池里来。」

    紫琼点头,脱去衣服,一身完美无瑕的玉躯,立时呈现在他眼前。进入碧玉池后,缓缓来到辛钘身边,说道:「今次可能是你我最后一会,你爱怎样,紫琼都依你。」

    辛钘将她抱入怀中,说道:「不要乱说,我要你永远和我一起。」

    紫琼摇头一笑,知道这是绝无可能的事,却又不忍浇他冷水,只好默不作声。辛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就想要,可以吗?」

    只见紫琼点了点头:「你爱怎样便怎样。」

    辛钘携着她的手走向池边,让紫琼坐在一块碧玉上,架开她双腿,埋首便去舔她的幽。紫琼顿感美不可言,轻轻呻吟一下:「嗯,兜儿……」

    辛钘口里舔着,耳朵却竖了起来,细听周遭动静。

    紫琼正自陶醉享受中,忽地张开眼睛,脸现惧色,心里暗道:「彤霞说娘娘今天不到这里来,现在怎会……」

    连忙低声与辛钘道:「糟糕,有人来。千万不要是王母娘娘,快快躲起来。」

    辛钘道:「为了要和你一起,一会不管发生什幺事,你都要相信我。」

    紫琼大惑不解,正想追问,猛听得一个女声喝道:「紫琼你好大胆,竟敢在这里干这等事。」

    紫琼一惊,连忙拜伏在池边:「天母请饶过紫琼,饶过辛钘。」

    辛钘回头一看,但见两名女子站在池边,其中一人,是个年约三十多岁的美艳贵妇,长得皓齿明眸,面如桃花,身上穿着白纱宫装,正自颦眉蹙额盯着自己。而在她身旁,是个十七八岁的美女,端丽难言,正是彤霞前时化身的珺雨。

    王母怒道:「你两个还不给我出去,回头再与你们算帐。」

    辛钘从池里走上来,挺着的龙枪,一摇一晃的摆动着,王母和珺雨一见,不由呆得一阵,心中均想:「好大的家伙。」

    只见辛钘并不扶起紫琼,大步上前来到王母跟前,拜道:「辛钘叩见天母。」王母回过神来,哼了一声,辛钘骤然连出两指,点了二人道。

    王母大惊:「你……你好大的胆子,想要怎样?」

    辛钘笑道:「想要你二人的身体,让你尝尝天下最厉害的大。」

    紫琼惊叫喝止,辛钘向她使个眼色,紫琼想起辛钘刚才的说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辛钘二话不说,动手将二女脱个精光,赞不绝口道:「没想天母的身子是如斯美丽,细腰,肌白如雪,真真是个绝色尤物。」

    再看珺雨,竟和彤霞所变的一模一样,依然妩媚娟秀,体态迷人。

    王母怒道:「你……你敢并我一下,我要你……呀!」

    尚未说完,已被辛钘放仰在地,双手各握一乳,大肆把弄起来。王母倏觉遍身美快难当,须臾之间,膣中丽水已淋浪渗滴。

    辛钘知道此刻不同往时,必须尽快下手才行。当即提起巨龙,腰板用力往前一捣,硕大粗长的棒儿直闯进了半根。辛钘停住问道:「天母还满意我这大家伙吗?」

    话后再一用力,龙头已抵住深宫。

    玉帝的棒儿本就不小,但和辛钘一比,似乎又比了下去。王母只觉这行大货硬如铁石,烫热无比,把个花房挤得痛快淋漓,胀爆欲裂,是她从不曾试过的好滋味,就在辛钘一轮猛烈的,那股畅美实在让她抵受不住,禁不住忘形叫道:「啊唷!你……你这个坏小子,都给你捣碎了,快抱住我,再狠狠几下,让我丢给你。」

    辛钘一笑,使起手段捣得有声,忽听美妇人娇哼一声,颤得几下,便丢了出来。紫琼见着王母的浪态,亦吓得呆楞起来,心想:「要是王母为此而喜欢上兜儿,或许会恩赦我和兜儿也说不定。」

    见王母泄了,辛钘连忙抽出龙枪,趴到琚雨身上,提着满布液的巨棒,抵到她嘴边道:「快给我舔乾净。」

    琚雨在旁看了半天,早便欲火如炽,见辛钘持棒抵至,已明白他心意,想也不想,便连汁带水含入口中,使劲吸吮一会,便听辛钘问道:「想不想要我这大东西?」

    琚雨满目含春,只睁大眼睛,却不答话。

    辛钘焉会不明白,移身到她胯处,出指解开她道,说道:「你握住自己来。」

    琚雨心炽盛,握紧,便往牝里送。辛钘助她一把,用力一捅。

    琚雨立时眉蹙嘴张:「好大,要被撑破了……」

    辛钘一笑,伏到她身上,琚雨双手将他抱紧,心里想:「这可人儿不但长相俊俏,难得有这根大,就是不抽动,便这样插着,已教人美到不行,比之玉帝和施浣强多了!」

    琚雨双峰浑圆硬大,挤得辛钘异常舒服,见他连连疾晃,大手却在她身上乱摸,两个,给他握得红红白白,指痕累累。这回一下子就数百抽,琚雨虽然贪勇悍,却也抵挡不住这根丈八长矛,暗里已连丢了两回。

    辛钘回到王母跟前,不容分说,架开她两条修长的玉腿,运枪便刺。王母给他捣得声四起,要求辛钘解开她道。辛钘见米已成炊,也不怕她,便将道解了。

    王母一得自由,发狠的把辛钘抱实,迎着晃个不停,嘴里叫道:「好厉害的火棒儿,便是给你捣碎花房,也是值得的。」

    辛钘道:「要是天母答允我一件事,辛钘愿意多留些时,让你多挨几棒,就是我回到凡间,亦盼天母随时大驾。要不,我现在就抽枪走人,甚致将你我今日的事,一一向外宣传,弄得天兵神将尽所皆知。」

    王母柳眉一紧:「你是在要胁我?」

    辛钘道:「不但是要胁,且是存心你。但这又何妨,只要王母认为快乐,辛钘打后自会鞠躬尽瘁,但天母必须应承我的条件。」

    王母问道:「你且说来听听?」

    辛钘道:「其实这事对天母来说,实是芝麻小事,只要天母肯让紫琼继续留在凡间,助我完成三十六劫,辛钘便可早点重返天宫,与天母再续未了缘,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王母终于明白过来,笑道:「原来你是舍不得紫琼?」

    辛钘点头道:「天母能明白辛钘的心意就最好,能答应我吗?」

    王母道:「答应你都可以,但你留在这里的日子,须得每日陪着我。」

    辛钘和紫琼听见,心中大喜,辛钘忙道:「行,都依你。」

    王母道:「不要过早高兴,若然你不让我满意,我立即收回成命。」

    辛钘努力点头,王母一笑:「还呆什幺,快动动你的如意棒。」

    一声得令,辛钘当下使出本领,弄得王母肢播身摇,连声叫妙。在天宫这段日子,王母终于尝到辛钘的滋味,更觉他这个小小要求,实在相当值得。

    辛钘猛地醒转过来,弹身而起,看看身边,五个娇妻依然熟睡,方知刚才只是梦境。只见旭日临窗,已是清晨,一一拍醒床榻上的妻子。

    霍芊芊打个呵欠,睡眼惺忪道:「你怎幺了,打破人家的好梦。」

    辛钘笑道:「是什幺好梦?难道梦见上了天宫不成。」

    霍芊芊张大眼睛:「正是,你怎会知道?我梦见玄女娘娘请咱们一起到天宫去,看见处处都是珍禽异兽,真是棒极了。」

    筠儿愕然道:「我……我也是呀,咱们住在无极宫,那里又大又美,十足和皇宫一样。」

    辛钘吃惊起来,望向其余三位娇妻,全都满脸惊愕,辛钘忙问道:「你……你们都是梦见到天宫去?」

    三女同时点头。辛钘终于明白,原来都是玄女娘娘的手段,如此说全是真实的了。猛地想到紫琼,连忙翻身下榻,匆匆穿上衣衫,便往紫琼房间奔去。

    紫琼开门让辛钘进来,笑道:「你这个坏蛋,这样设计天母,要是她不肯,你我可有苦头受了。」

    辛钘一听,乐得把紫琼一抱入怀,不住亲吻她俏脸,笑道:「紫琼你……你是永远留下来了?」

    紫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辛钘又问:「彤霞和芫花呢?她们已经回天宫去吗?」

    紫琼嗯了一声:「都回去了。」

    第十二集十回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