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十一)得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BODY scroll=auto>(十一)得手

    罗天罡果然没有食言,连续奸淫了程立雪好几天,到后来自己双脚发软几近虚脱,才恋恋不舍放了她们三人。严万钧原来没在飞天寨,一切都是他们安排的圈套。经过这番历难,三人身心疲惫,沈雪菲由于在张豪面前被玉音子他们轮奸,深感无颜见人,自行走了,她却不知其实她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张豪。  张豪和程立雪两人回返雪山。两人策马慢行,进入川地后,此时四处几无道路,古木参天,野草漫道。两人各骑一马,跌跌撞撞,历时良久,终于穿出密林;只见豁然开朗,眼前竟是波平如镜的一个大湖。湖水清澈,湖岸蜿蜒,四周林木苍翠,鸟叫虫鸣,宛如世外桃源。  程立雪将马放开,任其饮水吃草,回首对张豪道:“你就在这歇着,可别乱跑;我四处瞧瞧,看可有什么吃的。”  她沿着湖岸快步前行,转了两个弯后,只见一条小溪横亘于前。溪畔巨石巍峨,杨柳摇曳;风景绝佳,宛如图画。林中野物甚多,一会功夫,她打下两只山鸡,便在溪边清理干净,架火烧烤。山鸡肉味鲜美,两人吃得不亦乐乎。  张豪走了一天路,早已疲惫不堪,如今一吃饱,倦意立即袭卷全身,他往树干上一靠,瞬间便已鼾声大作。程立雪见其睡得香甜,便径自往小溪处走去;方才她发现溪边有一小水塘,塘水舒缓,接连溪流;水塘三面皆有巨石环绕,宛如一天然浴室。天气酷热,又奔波了一天,身上黏哒哒的好不难过,如今有此天然浴室,不趁机洗涤一番,岂不罪过?  此时已近黄昏,溪边大石让太阳晒了一天,均都热得烫人。程立雪将衣裤褪下,洗净拧干,晾在大石上,自己则窝在冰凉的溪水中,快意的洗濯。她水性粗浅,因此不敢涉足深处;水塘仅只半人深,正是恰到好处。  藏身巨石之后的张豪,此刻真是目不暇给,眼花瞭乱。只见程立雪雪白的肌肤,柔滑细嫩,成熟的躯体,丰润撩人;修长的玉腿,圆润匀称;浑圆的美臀,耸翘白嫩。她面容端庄秀丽,暗藏妩媚风情;傲然挺立的饱满双乳,更是充满成熟的韵味。张豪看得欲火熊熊,心中不禁暗道:“师姐果然是个销魂尤物!”  程立雪泡在水中,只觉通体舒畅,疲劳全消。不知过了多久,此时突然传来张豪凄厉的呼救声。她心中一惊,慌忙跨出水塘,向声音处张望,只见张豪载浮载沉,正在水中拼命挣扎,她不及细想,裸身便沿岸向张豪奔去。  临近一看,张豪距岸边已是极远,水深没顶。她谨慎的涉水向张豪接近,到了触手可及之处,她伸手抓住张豪,欲待拖其上岸,谁知张豪胡乱挣扎,一把竟紧紧地抱住了她。程立雪猝不及防,两人又尽皆裸体;惊惶之下失去了平衡。两人在水中翻翻滚滚,好不容易才重新脚踏实地;此时水深及于张豪嘴边,并无没顶之虞;倒是程立雪较张豪稍矮,反倒要踮起脚来。  张豪似乎惊吓过度,仍然紧抱程立雪不敢松手。方才慌乱之中无暇他顾,如今情势缓和,程立雪不免尴尬万分。她连声催促张豪,先把手放开,但张豪似乎给吓坏了,死也不肯松手,程立雪无奈,只得柔声哄劝,要他缓步向岸边移动。  程立雪如今被张豪赤裸紧抱,顿时有如触电。两人缓步移动,肌肤相亲,来回磨蹭,张豪那火热粗大的肉棒,早已坚硬翘起,紧紧顶在程立雪腿裆之间。私处感受到男性的悸动,程立雪只觉下体阵阵酥麻,心中不禁一荡。此时水仅及胸,张豪不再惊慌,他环抱程立雪颈部的双手突地松开,但却顺势下移,搂住了程立雪的纤腰。那只大手向后轻轻一扯,美丽的胴体就软绵绵的倒在了他的怀中。  程立雪“啊”的一声轻呼,只觉全身暖烘烘、懒洋洋的,竟是骨软筋麻,无力抗拒。张豪轻柔地抚摸着她滑溜绵软的丰耸香臀,指尖也灵活的沿着股沟,轻搔慢挑,上下游移。程立雪只觉痒处均被搔遍,舒服得简直难以言喻;她情欲勃发,春潮上脸,禁不住轻哼了起来。张豪见她桃腮晕红,两眼朦胧,小嘴微张,呼呼急喘,知道她已情动,便放出手段,尽情加紧挑逗。粗硬的阳具紧紧地顶住程立雪又圆又翘的丰臀。程立雪虽是赋性贞洁的侠女,但近来惨遭淫贼多番奸辱,体质已是敏感无比。如今张豪含情脉脉的望着她,赤裸裸的抱住她;那高超的爱抚技巧,粗大的男性象征,更激发起她强烈的肉欲需求。她本能地环抱住张豪的脖子,渴望的仰起头来;张豪识趣的亲吻樱唇,双手托着她的臀部,深情地注视着她,程立雪的身体嫩白丰盈;成熟美妇较诸云英未嫁的少女,毕竟更具备一种肉欲之美。经过男性滋润后的胴体,敏感、冶艳、饱满、圆润,隐然散发出一种食髓知味的诱惑。张豪恣意的抚摸,放肆的亵玩;程立雪沉浸于感官刺激下,现出迷离恍惚的媚态。  张豪抬起程立雪的美腿,握着她的玉足,细细的揉捏。她的脚掌绵软细嫩,触手柔腻;脚趾密闭合拢,纤细光滑;粉红色的指甲,玲珑小巧,晶莹剔透。整个足部骨肉均亭,毫无瑕疵,呈现出白里透红的健康血色。张豪左抚右摸,爱不释手;禁不住张嘴,又舔又吮。  程立雪简直舒服得疯了,她从来没想到单纯的前戏,就能带来如此巨大的快感。张豪的技巧,花样繁多,在在均搔到痒处;他吸脚趾、舔肛门、吮下阴、咬奶头,样样在行;搔足心、抠腋窝、捏屁股、摸大腿,件件用心。程立雪身躯不停扭动,春水泛滥而出。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像湿润的花瓣一般,绽放出招蜂引蝶的媚态;那鲜嫩的肉穴,也歙然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细微淫声。  此时张豪已按捺不住,他站在程立雪两腿之间,托起那雪白的大腿,扭腰摆臀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那根又粗又大的宝贝,已尽根没入程立雪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湿滑嫩穴。程立雪“啊”的一声长叹,只觉又是舒服又是羞愧;她足趾并拢蜷曲,修长圆润的双腿,也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  张豪听到这啊的一声,稍停了下来,大嘴细吻她的耳垂,边吻边说:“师姐,你真美……”程立雪只感那支巨大的火枪紧紧抵住洞中最深处,洞中开始涌现出一种难言的酥痒感觉,如万千虫蚁细咬细吸,程立雪忍不住轻轻扭动腰肌,用桃源内的肌肉去磨那支火枪,借以消除骚痒感。张豪见状大喜,屁股复耸,开始大力抽插,巨大而滚烫的火枪挑刺着洞内的每一寸肌肉。  “啊……”酥爽之极的感觉传来,程立雪不由得呻吟出来,虽只是简单至极的小小音节,却更勾起了张豪心中无尽的欲火,动作越发的勇猛。“啪啪啪……”  每一次撞击,程立雪那结实的圆臀就狠狠地撞在张豪坚硬如铁的小腹上,响声不绝。清澈的湖水中,可以看见原本是白嫩的臀肌,已给撞得通红。而腰臀间的每一次碰撞总是要带起一蓬水浪,“哗啦哗啦……”水花四溅中可见一枝通红的长枪在两瓣红中透白的丰满臀肉中进进出出。  每一次撞击,程立雪都几乎是承受不住似的,双手得大力划水才支持得住。  饶是她内功深厚,却也无法长时坚持,于是,她颤声说:“师弟,到……陆……  地……上去……“可正猛烈进攻的张豪哪里听得见,一双大手掌紧紧握住一双美腿的腿弯,将其拉得直如一条线,不见半点弯曲。而胯下的长枪更是神威大展,插得洞中粉肉也是火一样的烫,更不时随着长枪的抽插而被挤出洞口。  程立雪无奈,双手向后钩去,反搂住张豪的脖子,这才抗住了他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进攻。张豪双手托着她的美腿,没法去触摸她胴体的其它部位,感觉很不过瘾,“把你的腿钩住我的腰。”他的嘴唇挨在她的耳旁说。程立雪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一双修长的美腿立刻向后,夹住他的雄腰,交叉在他的臀上。这样子她整个人就挂在了他的身上。  张豪双手腾出空来,兵分两路:一手绕到她的酥胸前,大力的握住她挺拔的乳峰,狠狠的捏着,再狠狠的揉着,两指分开,夹住那峰顶的珍珠,用力搓弄着。  另一手向下,覆在她结实丰满的玉臀上,捏着每一寸肌肤,不时用力挤出一小团一小团的肉团来。程立雪高仰着螓首,深深地呻吟着,樱唇中吐出的是没有任何意思的言语。她也大力的扭动自己的腰自己的臀,夹在张豪腰上的美腿更是用力的磨着他雄健的肌肉,磨得那一双美腿也现出了淫荡的粉红色。  终于,她高声地叫喊出来,头挺得高高的,夹在张豪腰上的美腿倏地紧崩,桃花源中,水源大开,桃花水如决堤般涌了出来,浇在长枪之上,随着长枪的抽插溢出洞口,流下美腿,顺着美腿与雄腰的接触处,再流下张豪的大腿,与清澈的湖水融成了一体。张豪给她一泄,浑身一颤,也大喊一声,双手几乎要将玉乳和丰臀捏爆。健腰一挺,紧紧插在洞中的长枪,猛地一抖,陡地暴涨两寸,顶得大泄之后的程立雪直翻白眼,差点喘不过气来。  “嗯……”程立雪轻轻的叫出声来,大泄之后的肉体实是娇慵无力,被张豪又长又硬的长枪一顶,舒爽至极的感官享受令她忘记了一切,夹在张豪腰间的一双美腿早已无力,此时终于松了下来。  张豪急忙抓住她的足踝,向上折去,压在了她高耸的酥胸前,浑圆的膝盖恰好顶在她一双丰满的玉乳上。如此,臀部愈发浑圆,紧紧贴在高强的胯下,股沟则夹着他的那一根依旧插在桃花源内的长枪。  张豪轻摆屁股,涨了两寸的巨枪开始在程立雪的桃花源中缓慢抽插,火热的枪身在她的股沟紧紧磨着她的嫩肉粉肌。  “啊?他还……没……泄……?……又要来……了……”程立雪震惊不已,说不清是羞是喜,胴体发颤,肌肉又复紧崩起来,圆挺的玉臀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起来,让自己的臀肉去磨擦他结实如铁的小腹,桃花源肉也夹得紧紧的,似乎想要把长枪夹断似的。也许是他在挑逗她,但也许是她在挑逗他,总之,就在程立雪大泄后的片刻,两个热情如火的男女又开始了新的肉战。  张豪的长枪深入到程立雪的肉体最深处,不停的顶,不停的旋,巨大的枪头磨转着桃花源内的每一寸肉,直转得程立雪喉咙中发出深深的叹息:“啊——”  张豪耸动屁股,将长枪不断的插入她美丽而小巧的桃花源中,再拔出来,每次拔出来,都要带出一大片的桃花水。桃花水将二人交合处完全浸湿,使得玉臀与小腹的每一次相击都倍觉滑溜,结实浑圆的两瓣臀球撞在铁一样坚硬的小腹上,总是要向下稍稍一滑。每一次下滑后,都要程立雪抬高丰臀挺起桃花源,好让张豪的长枪能不费力的又插进桃源中。  两人的第一次是在一年多前,那时程立雪尚在迷糊中,这次二人在不知不觉中已配合得天衣无缝。夕阳终于完全落下了山,半弯明月高挂在夜空中,照亮了无边的树林,也照亮了沉浸在情欲之中的年轻肉体。  即使程立雪内力深厚,也挡不住张豪那毫无疲倦的攻击,她的腰开始酸了,可是她仍不停的扭动腰肢,她的腿麻了,可美腿的肌肉依旧崩得紧紧的,足趾细嫩,向上微翘,自玉臀,大腿,小腿乃至于玉足,都呈现着完美的曲线,即使是被膝盖压得紧紧的玉乳也依然圆润坚挺。  长枪每插进一次,玉腿崩紧,就要将玉乳压下,圆挺的乳峰便要略为下凹,可只要长枪一抽出,玉腿上压力略减,乳球便又要重新弹起,又是圆美之极。由于玉腿长时间的磨擦,乳球顶上的那一点嫣红已挺翘如珠。张豪虎口按在程立雪极富弹性的小腿肚上,五指则将她的一双丰乳捏住。隔着一双腿,他并不能将整个乳房包住,于是他紧紧下压,程立雪的一双粉腿几乎要全部陷入乳峰之中,原本浑圆的两个半球都快变成四个了。“啊……”,胸口沉重的压力之中所带来的极度舒畅让程立雪尖声叫了出来,忘乎所以。终于,她受不了了:“师弟……到……岸……上……去”她是语不成声。  这一回张豪听到她的话了——他倏地转身,向岸上走去。转身之时,桃花源中深插狠刺的长枪被带得狠狠的在肉壁上刮了一下,就一下,可是程立雪舒爽得快要飞上天似的,失声荡叫:“嗯……爽啊……”张豪向岸上走去,每走一步,屁股在程立雪玉臀下便要狠狠一顶,顶得玉臀一颤,顶得桃源肉肌肉一紧。桃花水更是不可遏制,早已沾湿了二人交合处的每一寸肌肤。  当原本是浸到二人腰臀以上的湖水,只淹到张豪小腿处时,张豪倏停,长枪抽出,将程立雪轻轻放入水中。“哗啦”水声中,程立雪四肢跪伏着地,整个胴体都浸在水中,只有高挺的玉臀稍稍有一点肌肤露在水面上。桃源洞乍失长枪,难言的空虚感瞬间袭遍全身,她仰起螓首望着张豪:“怎幺……啦……?”双目凄迷,被情火吞没的神智重新复苏,但显露出来的却是对情欲的巨大渴求。  张豪没有说话,只是跪了下去,小腹再次贴紧程立雪玉臀,长枪熟门熟路再次插进桃源。“嗯——”重新获得充足与盈满感让程立雪长吁一口气。“向前走。”  张豪趴在她背上一边抽插,一边命令。“向……前……走……??”四肢撑在水中,怎么向前走?可是程立雪没想那么多,就是向前——爬!  背上压着雄健的身躯,胯下桃源更是被不断的插,这样爬是何等的辛苦——当然,再大的苦也难不倒程立雪啊!终于爬到了岸上,程立雪双膝一软,整个人倒在草地上,双手软软的摊在绿草上,上半身也是一样,高挺的玉乳深深陷入柔软湿润的草丛中。只有丰臀依然向上挺着,那是因为张豪的长枪依旧在进攻,在作深深的抽插。胸前的湿润柔软与胯间的火热坚硬形成极度对比,让她在瞬间迷失了一切。  程立雪高仰螓首,红唇微启,发出了令人无法自控的呻吟声:“嗯……哦…  …“在她呻吟的鼓励下,张豪犹如一只凶猛的野兽,发了狂地蹂躏着大白羊。小腹如铁,长枪似钢,紧贴着丰耸的玉臀,狠插着流着蜜的桃花源。程立雪将玉臀挺起,向后晃动,两瓣浑圆的股肉早被桃花水沾湿,滑溜的很,与张豪的小腹相碰,发出了”啪啪……“的响声。在这迷人之极的雪白肉体中,张豪忘记了一切,只知埋头苦干,所见所思尽是程立雪迷人的胴体,所感所动尽是程立雪滑润的肌肤……  快感排山倒海而来,程立雪几乎舒服得晕了过去;张豪粗大的阳具,像是顶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痒,又酸又麻。粗大的阳具撑得小穴胀膨膨的,她全身不停地颤抖,就如触电一般。充实甘美,愉悦畅快,她禁不住伸手搂住张豪,放浪地呻吟起来。  从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袭卷而至,程立雪只觉火热滚烫的龟头,像烙铁般的熨烫着自己的花心。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阵阵的痉挛。痉挛引发连锁反应,嫩穴紧紧吸吮住阳具;花心也蠕动紧缩,刮擦着龟头。一向端庄的程立雪,在张豪粗大的阳具抽插下,不禁舒服得浪了起来。  她像疯了一般,双手搂着张豪的脖子,大腿缠绕住张豪的腰肢,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她浑圆丰满的臀部,不停的耸动;嫩白硕大的两个奶子,也上下左右的晃荡。张豪望着程立雪如痴如狂的媚态,陶醉万分,他拼尽全力,狠命的抽插,一会功夫,程立雪痴痴迷迷,发出歇斯底里的浪叫。  她只觉一股火热的洪流奔腾而出,强劲地冲击着自己的花心;那鸡蛋大的龟头,也在穴内不断的颤栗抖动。下腹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四处扩散蔓延。她冷颤连连、娇呼急喘,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舒服到这种程度。她意识逐渐模糊,剩下的只有舒服、舒服、舒服……她“啊”的一声大叫,竟舒服得晕了过去。  晕厥过去的程立雪,娇艳的面庞兀自带着浓浓的春意;她眉头微皱,鼻间不时泄出一两声轻哼,显然高潮余韵仍在她体内继续发酵。张豪喘吁吁的望着她,想到终于把日思夜想的娇美师姐给上了,心中不禁有股说不出的得意。  程立雪幽幽醒转,但却仍闭眼假寐;下体传来一股过度撑开、但又骤失所依的空虚感,使她意识到方才的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事情。胡里胡涂失身于师弟,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但自己可是有家有室的人,这事又要如何善后呢?她左思右想均觉无法妥善处置,心中不禁自怨自艾了起来。她烦躁的坐起身来,赫然发现张豪竟赤裸裸的跪在自己身前!  张豪一见她坐起,立刻涕泪纵横的向她陪不是,他语无伦次的道:“师姐!  妳杀了我吧!我不是人……妳救了我……我却对妳……我该死……我该死啊……  呜……呜……“  此时张豪不胜其悲,竟然趴在她腿上痛哭失声,肌肤再度接触,她不禁尴尬万分。张豪象是哭傻了,双手竟然在程立雪身上抠抠捏捏,程立雪被他搞得心神大乱,只得一边推拒,一边哄道:“我不怪你,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嘛……”  张豪一听,顺着竿子往上爬,嘴里道:“师姐!妳不怪我了……妳真好……妳真好……”  他嘴里嘟嚷,手却不停下;三摸两抠,一阵拨弄,程立雪酥痒难耐,春心又起。她心中暗骂自己无耻,但下体却忍不住又渐渐湿润了起来。要知张豪乃是此道高手,熟谙催情按摩之术,他看似乱捏乱弄,实则均有一定法门。尤其两人均赤裸身体,更是容易冲动。其实处此情况,纵是三贞九烈的女子也难免失足,何况是刚经历过销魂滋味的程立雪呢?  她心中又感羞愧,又是期待;矛盾的心情,使得她现出忸怩的娇态。张豪看在眼里,爱在心里,那根骚肉棍可更加粗大了。  他一向以久战不泄为傲,但方才仅只一役,便忍不住泄了出来。如今重整旗鼓,岂可再丢兵弃甲,提前溃败?他镇摄心神,使出浑身解数;抽插有序,亲舔合拍;程立雪果然瞬间癫狂,媚态横生。她翻身抢占上位,立即便向颠峰迈进。  她柔软的纤腰,快速有力地扭动,丰满浑圆的香臀也不停地旋转耸动;阳具在火热柔嫩的肉壁中不断遭到磨擦挤压,龟头也被花心紧紧吸吮,毫无闪躲余地。  张豪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忍不住就要射精。他舌抵上颚,定气存神,意图压抑冲动。但程立雪嫩滑柔腻的丰乳,不断在他眼前晃荡;阴户磨蹭起来又是那么舒适快活。  瞬间,程立雪“啊”的一声,全身一阵颤慄;他也加快了冲刺的力度和速度,在她蜜穴里左冲右突,横冲直撞,猛地一個哆嗦,阳精狂喷而出。发泄后的张豪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用大手继续游走在程立雪的酥胸玉股间,让程立雪在高潮过后,仍然快感连连。  几番肉搏,尝过张豪高超的性技滋味后,自此,程立雪食髓知味,两人一路上卿卿我我,或客栈,或密林,或溪涧,或草地,日夜宣淫。张豪埋首于程立雪的美乳丰臀,在她玲珑凸翘的胴体上发泄着自己对师姐的火热春情。在肉欲的滋润下,程立雪也越发丰腴娇艳,两人竟巴不得这趟回山的路永远都不要走完。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