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第十一卷 第五章 一家和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BODY scroll=auto>第十一卷 第五章 一家和乐  坐到镜前,将自己好生打理一番,裴婉兰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说来自从几日之前,在南宫雪仙和颜君斗联手摆布之下,裴婉兰又羞又喜地被迫失了身,在女儿、女婿的合作之下享受了许久未有的情欲滋味,满足到昏了头,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被女儿和女婿搂着就这么睡着了,四肢还不由自主地搂着两人再不肯放,事后虽说裴婉兰娇羞难掩,气得差点没把两人都踹下床去,但在南宫雪仙和颜君斗的开导之下,心情也渐渐平复了过来。  尤其体内贲张的渴望,在得到了满足之后,虽说身子酥软得似是没了骨头,即便被女儿、女婿轻薄,也只能娇滴滴地喘息呻吟,又气又爱的娇瞋几句,但那彻骨满足的感觉,让裴婉兰心神皆醉,就算女婿这等“孝敬”之法令她羞赧难当,可身体里头的渴求,却逼的她非得就范不可。  何况裴婉兰也有自知之明,身子里头的淫药未曾驱出之前,她便再拼命抗拒,也不能不臣服在男性的挑逗之下,何况……就算药力逼了出去,连番云雨之  下已经习惯的身体,恐怕也耐不住没有男人的日子,那背德乱伦的羞人种种,事到如今裴婉兰也只能概括承受,沉醉得再也无法自拔了。  只是颜君斗终究是南宫雪仙的丈夫,即便自己身体的需求再殷切,也不可能让他把女儿丢下只照顾自己的需求,因此裴婉兰还是得休息个几天,直到南宫雪仙在床笫间也舒服得够了,才挤出一天来让颜君斗来陪自己。  揽镜自照的裴婉兰娇羞无伦,只觉自己好像变成了男人收下的小妾,直到主母满意了,才能挤出一下点力气来照应自己,那种身分上的巨大差异,本来真够令人发疯,但自从被二贼淫污之后,裴婉兰只觉自身污秽难当,怎么努力擦洗都洗不干净,似是要这样把自己当成了任颜君斗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坠落的身心才能稍稍安稳下来。  今夜就是再次轮到自己舒服的时刻,裴婉兰虽是娇羞,却是打从心底渴望着又一番彻底满足。她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下,镜中的佳人柳眉纤纤、颊红脸嫩,纤细乌润的发丝写意地伏在肩上,美目里尽是透着羞涩渴望的迷乱,成熟的风情间隐隐飘出一股说不出的娇媚诱人。  尤其为了今夜,她刻意将被救出来之后,早已束之高阁的羞人衣裳找了出来,那细致的轻纱裹在窈窕成熟的胴体上头,烛光之下薄得如透明一般,微透肌光晶莹,说不尽的挑逗,看得裴婉兰又羞又爱,差点要忍不住自我抚爱一番。  此刻的她哪里还有半分泽天居之主的英气?分明是个渴待着男人采摘疼爱,无论怎么羞人的手段皆甘之如饴,好满足她体内那又羞人又可爱需求的美艳饥渴妇人。  见镜中的自己举手投足皆是诱人心跳的妖冶风情,股间甚至已有汁光明艳,若非眉宇间还带几分娇羞,只怕比之江湖闻名,以采补和勾引男人为业的妖姬荡女也不遑多让了。  裴婉兰不由吞了口香唾,这般诱人的装扮,连自己都心动了,真不知当颜君斗进来的时候,会是怎样的猴急激情?若不是南宫雪仙功成身退,说好了不会在颜君斗侍候自己时在旁相陪,裴婉兰可真没那个胆去穿得如此诱人,只是既有男人要来疼爱自己,不打扮得如此诱人煽情,哪里对得住彼此?  纤手轻移,将桌上一瓶酒汁饮尽,裴婉兰不由感到有些蒙胧,她酒量本来没有那么差,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真正令她迷醉的不是酒力,而是心中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那又羞又爱的渴望。  本来以裴婉兰的需求,并不需要弄个酒后乱性,但被女婿弄上床这种事着实羞人,即便先前已被二贼玷污了个彻底,即便几日前自己与女婿已成了好事,但想到要做这事芳心仍不由紧张害羞地乱跳,不饮些酒让自己身心朦胧迷醉,裴婉兰还真难鼓起勇气解放自己哩!  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含羞带怯、却又娇羞渴望的裴婉兰站起身来正要转身相迎,突地花容惨淡,忙不迭地扑向床头,想抓着床上锦被遮掩自己,可自入夜以来,芳心满满情思的身子早已进入了备战状态,娇躯每一寸都等待着被男人开采进犯,早已软了的芳心害得身子也酥软了,哪里还有办法这样动作?脚下一绊险些就要跌倒,若非开门之人动作够快,一左一右地欺到裴婉兰身边,两双有力的臂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只怕裴婉兰就势倾跌下,就要羞的钻到床下去了。  “君儿……沁儿……你们……怎么这样……”本来已渴待着颜君斗进来,就算他进来时一丝不挂,一开门便是硬挺高昂的肉棒挺在眼前,也不会让裴婉兰如此惊羞,反倒是他若整整齐齐地进来,她就得多花点时间与他调情,好一件一件地把女婿的衣裳脱了,让今夜春宵不再寂寞。  裴婉兰完全没有想到,除了开门的颜君斗外,连朱华沁也一起进来了,两人都是一般的一丝不挂,肉棒硬挺高昂,摆明了是要拿自己开刀。虽说一女侍二男这等羞人事早已熟悉,与女婿行云雨之事也做过了,但一夜就要让两个女婿的硬挺软下来,光想到那情景,裴婉兰想不羞得钻进地里都不行呢!  尤其颜君斗还好,毕竟他只是南宫雪仙的帮凶,之前被他满足的时候,南宫雪仙就在身边,是让自己失足的主犯,与颜君斗行云雨之事,还不算对不起南宫雪仙;可现在连朱华沁也一起进来,摆明了是要对自己下手,虽说那样儿让裴婉兰不由想起,之前在丝毫没法抗拒之下,被迫同时侍候二贼,让他们恣意地将自己调教玩弄,搞到欲火尽泄时的滋味,虽说羞怒耻恨犹在心中,可那样搞法,却让她肉欲的渴望无比邪恶地高烧起来,但这个样子,岂对得起南宫雪怜?  感觉裴婉兰虽是娇躯乏力,被自己两人一扶,肉体接触之下,本来就没剩多少的力气更是烟消云散,但满腔的羞意,却让她不由挣扎起来。颜君斗知她床笫间娇羞一如少女,一边向三弟打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在裴婉兰身上爱抚起来,逗得她挣扎间娇躯轻扭,愈来愈不知是想挣脱还是正无力地享受,一边在她耳边轻语,口中的热气直熏着裴婉兰娇嫩敏感的小耳,害得她身子酥麻,挣扎得愈发软弱无力。  “娘亲放心……这事儿仙儿和怜儿讨论过了……怜儿对娘的孝心不输仙儿……既是有此机会,自然大义捐夫……好让娘彻底满足……不信的话娘转头看看,怜儿正对着娘笑呢!”  被他热呼呼的口气熏着小耳,裴婉兰已酥了一半,何况另一边的朱华沁有样学样,灵巧的舌头在她耳边同样施为,逗得裴婉兰身麻心软,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美目飘摇处只见另一边的墙上,先前被二贼破出的开口上布帘轻分,两个女儿的脸蛋儿都透了出来,南宫雪仙正压在南宫雪怜身上,眉花眼笑地不知在说些什么,弄得南宫雪怜只能点头相应,望向她的眼中满是怜爱关怀,毫无勉强之意。  放下心来的裴婉兰只见两个女儿香肩微露,显然都没穿衣裳,也不知在偷窥自己失足放浪的当儿,南宫雪仙打算对妹妹做出什么事来,只是自身难保的她,连这般羞人事儿被女儿在邻房窥视都阻止不了,哪里还能够对正好整以暇地打量自己的南宫雪仙说什么话?  “别……别这样……”虽说将身心开放在男人胯下,在亲密无比的接触中身心俱醉,爽到无可自拔之事,从一开始的羞耻抗拒,到后来渐渐被征服,甚至在这般羞人手段下愈来愈能感受其中酥美,照说这般羞耻事都弄过,裴婉兰体内心里,该当没剩多少羞耻矜持下来;但被恶人蹂躏淫辱是一回事,被自己人这样胡来又是一回事,何况从那淫邪的日子里脱身而出,即便体内真有愈来愈强烈的需求,裴婉兰也禁不得恢复了自由的自己这样放荡无耻,更不用说对象是自己的女婿!  只是那仅存的抗拒,在前几天披颜君斗弄上床之后,裴婉兰心里的防线便崩溃了大半,毕竟颜君斗虽说是被自己一步一步地带入淫欲深渊,在自己身上初次尝试男女之欢,对他的感觉究竟和朱华沁大不相同;可他终究仍是自己女婿,裴婉兰原以为自己撑得住的,没想到在女儿的计算之下,裴婉兰娇羞地发觉,自己的极限竟如此容易达到,那一夜被女儿、女婿联手摆布之下,身体的需求被满足了不说,裴婉兰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芳心也在颜君斗的抽送下开放,真真切切地被他占了进来,若非如此,她今夜也不会这样娇羞期待地渴盼着他,只没想到又多了个人。  被两个女婿贴上身来,裴婉兰本还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肉体不只不能抗拒男人的接触,甚至是颇为欢迎,两人一贴上来,娇躯登时软了,那纱裳原就轻薄,穿在身上犹似没穿一般,加上颜君斗的手法裴婉兰试过,果真威力无穷,朱华沁的调情功夫甚至还高明些许。  羞赧的裴婉兰心里明白,南宫雪怜虽甚是畏羞,不像自己这般放浪,可终也是被“无尽之欢”侵袭了身心,床笫之间需求殷切,能令女儿身心满足的朱华沁手段绝非泛泛,自己这回可真不知会成什么样子。  “君儿、沁儿……你……你们……这样……啊……不行……”本就一心渴待着被颜君斗尽情开采,虽是羞人但体内的渴望却愈发逢勃,还没到颜君斗进门,幽谷之中已是一片泥泞,加上两人手段都高明,薄纱衣袍更是没有一点遮掩的可能,裴婉兰只觉胸中一窒,两人四手已抚上身来,时而隔着纱裳轻揉重捏,火辣地把玩着她的玉峰,时而勾手撩衣,将她娇嫩丰腴的肌肤置于手中轻抚蜜怜,饱挺雪臀、玉腿纤腰,更是逃不过男人大手的搔弄。  裴婉兰只觉身子的每一寸都被男人侵犯了,不由自主地娇吟出声,却是无力抗拒,更不想抗拒,“求求你……别……别这样……娘……娘会……哎……”  “姐姐……这样……好吗?娘……娘那样……”听裴婉兰娇声哀恳,仿佛甚是难受,旁观的南宫雪怜虽是看着裴婉兰眉扬眼荡、颊红肤润,显然甚是享受,薄纱映着身上微微的汗光,说不出的春光明媚,先前也不知看过多少次裴婉兰在钟出、颜设二贼胯下婉转承欢的样子,自是知道裴婉兰表面说的可怜,身体其实已很欢迎被男人侵泛,可正将裴婉兰把玩于掌中的,却是自己和姐姐的相公啊!  虽然早知道那段日子的烙印已深刻体内心中,这淫乱之名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去,即便之后隐于泽天居,也只能心甘情愿地做朱华沁胯下的娇美荡妇,但眼前此景一来太过刺激,二来想到那背德乱伦之名,南宫雪怜可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会不会……出事?毕竟……娘可是忍了好久……”  “好怜儿放心……娘吃得消的……而且……是很心甘情愿的吃得消……”见裴婉兰嘴上哀怜,娇躯却似正盛放着的鲜花,在两人的肉体接触中火热地绽放,即便身上还有些推拒,却连推拒阻抗之间,都透出无比销魂的媚态,弄得正把玩着她肉体的颜君斗和朱华沁晕晕忽忽,即便明知妻子在旁窥视,仍是精锐尽出,尽情地疼惜着裴婉兰的身子,南宫雪仙不由涌起一丝微妒。  可想到裴婉兰被体内的欲火煎熬得如此可怜,又不由有些怜惜,裴婉兰可是真的很需要啊!“怜儿知道……女人嘴上不要说的愈大声……待会爽起来……愈是享受……因为……男人都喜欢征服还带几分不愿的女人……”  “嗯……这个……”虽说在男女之事方面的经验,恐怕与南宫雪仙也在伯仲之间,但先前被裴婉兰保护得太过周到,南宫雪怜虽也失了身子,却没经历过多少风霜,只是身体在一次又一次的云雨狂欢中愈来愈敏感、愈来愈火热。  她只知婉转相迎,当男人抚上身来时娇羞而又热情地迎合,却不知那含蓄又清纯娇羞的模样,在男人眼中更添魅力,何况朱华沁对她爱怜有加,床上虽威猛下手却不敢太重,南宫雪怜仍稚嫩得一如含苞未放之时,对这方面自不会像姐姐那般体会深刻。  何况现在南宫雪怜的情况,也不是能够好生思索的当儿,先不用说眼前裴婉兰被两人包夹,四手联弹之下,娇躯犹如琴瑟一般,不住被抚出优美的音调,那软语轻哝、娇吟吁吁的靡靡之音愈来愈是娇甜,微弱的抗拒逐渐被火热的喘息所取代,令闻者想不心荡神摇都不行;加上今夜从床上偷窥到裴婉兰将自己打扮得娇美动人时,早有“大义捐夫”心理准备的南宫雪怜,光想到接下来眼前要发生的事情,芳心早已乱了,被南宫雪仙趁机下手,衣裳渐落间也已情动,此刻的她赤裸裸地被姐姐压在身下,两女的幽谷之间早被双头龙连成了一体,姐姐的喘息似都影响到她,这般多管齐下的刺激,她哪里受得了?此刻的南宫雪怜心痒难搔处,比之娘亲也差不多了。  只是她与南宫雪仙虽只是轻言呓语,可在闺房的无声胜有声之间,却是一个字也没脱过房里正贴成一团的三人耳朵。想到自己这般羞态落到了女儿眼里,裴婉兰不由更羞,偏生两人的手却丝毫不减力道,上勾下挑、左揉右抚,每下接触刺激到的都是她敏感无比的所在,加上两人合作的甚是巧妙,言语之间不只飘飞着对她肉体之美的淫艳赞语,更不住互相交换心得,偶尔还比比谁的手段更高明一些,两人的耳目总比一人来得更明白。  加上被四只手抚上身来,刺激之处比之单人动手要强烈更多,弄得裴婉兰愈发酥软难当,那纱衣不知何时已滑下了地,娇躯赤裸裸地被两个半子尽情抚爱着,股间早是泉水潺潺、腻滑湿润了一大片,情欲之浓再也掩饰不住了。  裴婉兰只觉身心都被欲火煎熬,舒服得再也没法抗拒。手上虽仍推搪,可那推拒与其说是象征性的动作,还不如说是欲迎还拒间的引诱;偏偏两人明知她心下的渴望,却仍似逗弄着上钩的鱼儿般把玩着她的胴体,打游击似地侵犯她身上每个重点,当裴婉兰羞怯的纤手无力推拂之时,便转开去另试其余要害,裴婉兰的推搪都落到了空处,身上的情欲反被逗得愈发高燃。  等到裴婉兰发觉之时,幽谷里的泉水已是汩汩沁出,染得腿股之间在烛光下一片凄迷,若非她玉腿夹得够紧,只怕那泉水早要流到地上;此时颜君斗已坐到了床沿,胯下肉棒硬挺高昂,也不知抹了什么汁光明耀,蒙胧的美目见到颜君斗似笑非笑的表情,以及示威般昂在眼前的手指间那抹盈盈,裴婉兰不由大羞,却是愈羞愈想要,加上身俊的朱华沁不住推送,在裴婉兰柔弱无力的推抗之下,她已挨进了颜君斗怀中,双膝跪在他腿侧,大开的幽谷间汁水不住滴在肉棒上头。  事已至此,裴婉兰又哪里能够抗拒得了呢?就算不看颜君斗得意洋洋的淫态,她体内的火热也已令裴婉兰失去了抗拒的力量,她娇羞地飞了颜君斗一个媚眼,勉强自己不去感觉背后朱华沁的手上弄鬼,一只纤手轻轻按在颜君斗肩上,撑住了娇躯缓缓下沉,另一手则是滑下股间,含羞轻分柔软火热的幽谷。  当那开口处触及肉棒火烫的顶端时,裴婉兰娇躯一颤,喉中不由发出一丝销魂蚀骨的轻吟,她也知这样坐下去虽会得到彻骨的满足,却也表示自己向着女婿投降,就在女儿们的眼前,今夜的自己也不知会被两人轮奸成什么淫荡样子,可……她就是忍不住啊!  “唔……娘……好紧……嗯……可是……又好舒服……”被裴婉兰款款沉坐,只觉肉棒再次陷入了柔软又火热的紧紧包围,夹挤之间仿佛和被口唇吮吸一个样儿,却又别有洞天,颜君斗大觉舒畅,双手却没忘记扶住裴婉兰汗湿滑溜的柳腰,协助她控制进度;被他的手扶上腰来,裴婉兰羞喜交加,这样主动向男人迎凑不是没做过,但钟出和颜设只会坏心地看着自己勉力下坐,可没有颜君斗的扶助这般贴心。她羞得闭起眼儿,耳边却仍听到颜君斗舒畅的呻吟,“嗯……永远……都这么紧……”  “有那么棒吗?”听颜君斗这么说,看大哥舒服得连眼睛都眯起来,满腔的快乐似乎都要从毛孔里透出来,朱华沁不由大是好奇。  一半因为少年贪欢,一半也因为先前已然失身被淫,为了取悦于他,南宫雪怜床笫之间特别娇羞柔媚,虽说还不敢主动,但婉转逢迎间却也让朱华沁大觉此乐乃人生第一等,今儿个有机会对这风韵犹存的丈母娘动手,除了紧张和色欲外,还有种侵犯伦常的刺激快意,偏生为了安抚裴婉兰的心情,得让已有过经验的颜君斗先下手,他虽觉手上抚摩间滋味异常诱人,但还得等着,难免有些无聊,双手动作间不由开口问了,至少打发时间。  “嗯……是真的……”偷偷望了一眼正把南宫雪怜逗到昏茫无力的南宫雪仙,颜君斗放轻了声音,倒不是想瞒过她,而是不想在她面前称赞其它女子的娇媚,免得南宫雪仙吃起醋来不好对付,就算对象是她的母亲也一样!  不过这对母女真是各有各的美,成熟妩媚与青春娇嫩,如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幽谷虽是一般的紧窄善吸,肉体接触的感觉却是全然不同的舒畅,不当真尝试还真难以想象,“等到三弟你的时候……就知道了……娘的里面……又暖又舒服……唔……还很会吸……好棒……”  “别……别说了……羞死婉兰了……”虽说与颜君斗早有肉体关系,但现在这样,却让裴婉兰怎么也无法把两人的身分撇开。纯粹男女间的肉体享乐,原就羞的裴婉兰芳心荡漾难安,听到朱华沁在旁一问,颜君斗的回答间不只透露自己身体的私密,甚至还提醒着待会就轮到朱华沁上阵,朱华沁的焦急有没有被安抚不知道,至少裴婉兰是被这句话逗得大羞,偏偏两人正行人道,她既没有力气,更没有心思起身逃离,也只能娇滴滴地瞋着,“要……要婉兰被你这样弄……已羞得婉兰想钻进地里去……你还……还这样说……真要……唔……真要婉兰死掉才成吗?哎……君儿……讨……讨厌啦……”  见裴婉兰已坐到了底,娇躯抽搐之间美得犹似放光,声音软软的尽是媚意,也不知融了多少蜜进去,朱华沁不由大感刺激,胯下肉棒硬挺到再也忍不住了,可颜君斗才刚上手,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这般快便弃甲曳兵。  只觉欲火焚身的朱华沁突地灵机一动,贴上了裴婉兰后背,双手轻轻地托上裴婉兰浑圆紧翘的美臀,将那缝隙剥开,一边在裴婉兰耳边厮吟着,“娘……沁儿也来……也来孝敬娘……嗯……娘的菊花……该是还没开过……让沁儿来帮娘开苞……让娘试试这后庭花的滋味……”  “不……不要……哎……沁儿……不可以……呜……”听朱华沁这么说,臀股之间更感觉到了他火烫的进逼,裴婉兰不由吓了一跳,尤其朱华沁一边说着一边动手,掬起她股间溢流的汁水,温柔地揉弄着那紧致的菊穴,感觉那紧致渐渐被他揉得酥软松弛开来,更让她明白朱华沁不是光说说而已。  虽说已被钟出和颜设尽情淫辱过不知多少回,甚至还在二贼意旨之下服侍过别的男人,照说风月间事裴婉兰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可她毕竟还是寻常女子,对性爱的接受度还没到可以任男人为所欲为的地步,二贼都不好后庭旱道,裴婉兰的菊穴至少还保着处子身,没想到今夜却要丧在女婿手里,芳心的羞臊混在对这将要尝试异味的惧羞之间,教裴婉兰如何受得?偏偏此刻她已被颜君斗插到了深处,这一畏羞扭动,不只幽谷套着肉棒不住厮磨,绽放的花心更是直接处在颜君斗的刺激下,磨了几磨便令裴婉兰芳心尽酥,别说抗拒,就连口中呼声都已软了下来。  “唔……真的假的?”身处其境的裴婉兰既娇羞又惧怕,扭摇之间不住透出淫欲的火热,心中虽还有三分矜持,但抗拒的声音却渐渐被两人的手段征服,想来颜君斗和朱华沁早有准备,今夜真要让裴婉兰前后俱破、心花大开,旁观的南宫雪仙不由也羞了。  她也曾尝过菊穴的滋味,虽不若幽谷般敏感,感受却别具一格,尤其那种将身心全部献出,毫无保留地交由男子处置的感觉,比之肉体的感受更令人无法抗拒,当日南宫雪仙就是这么被朱华襄征服,进而三日淫欢不休。  只是南宫雪仙虽知其中滋味,也知朱华沁既是朱华襄的小弟,对这方面只怕也有些认识,却没想到朱华沁如此大胆,竟要在裴婉兰身上一试此道,甚至连颜君斗都似同谋,光想到待会儿裴婉兰不只幽谷被满满充实,连菊穴也要为男人开放,前后两根肉棒只隔着一层薄皮厮磨着,恐怕彼此都能感受存在,南宫雪仙可真不知裴婉兰是否承当得起?只是事已至此,她也不可能阻止了,微一俯首却见南宫雪怜娇羞摇头,虽说一脸没想到相公如此大胆的模样,却没有几分惊讶畏羞,突地一个念头在心湖中浮起,“唔……好怜儿……三弟是不是……已经给你……开过后庭花了?”  “嗯……”被姐姐问起,南宫雪怜不由羞得俏脸晕红,尤其南宫雪仙一边问着,心中的激动一边让她娇躯微颤,那震动从双头龙上头传了过来,正抵着她的花蕊,教南宫雪怜如何不羞?  她娇滴滴地点了点头,身体里的记忆似又回到了那一刻,娇媚羞怯的震动,勾得南宫雪仙也不由打从心底酥痒起来,“毕竟……毕竟怜儿身子脏了……虽说相公不弃……仍然爱惜怜儿……可怜儿总觉得不好……思前想后……也只能……让相公帮怜儿开了苞……说起来……滋味真舒服……比前面……还强烈一些……”  “是吗?”虽说自己也试过,不过菊穴终非正道,感觉虽是刺激,南宫雪仙却并不对此特别迷恋,但看南宫雪怜的样儿,似乎后庭花比之前面还要让她有感觉,如果不是燕千泽早就开导过她,对每个女人面言,都有其独特的喜好,没有一套手法可以对每个女人都一视同仁的达到同等欢乐,只怕她还真以为妹妹被二贼弄得身心沉沦,连身体的感觉都变的不大对劲呢!  不过想到这儿,南宫雪仙不由想到在含朱谷里的那三天三夜,自己被朱华襄开前启后忙个不休,弄得整个人都迷醉其中,体内的欲火仿佛怎么被甘霖浇灌都熄灭不了。  虽说后庭被开时承受起来总有几丝勉强,可滋味也真是不差,搞得自己整个人都醉了,那三天里全然追求的都是淫欲满足的快乐;即便现在和颜君斗夫妻和乐,床第之间尽情投入,颜君斗总能令她满足到骨子都酥软了,可总觉得没有那三天里彻底纵情、一心只剩淫欲的纯粹感觉,虽然现在也很好就是了……  突地南宫雪仙想到,再过一段时日,顾若梦和燕萍霜就要一起嫁进含朱谷里了,也不知朱华襄这大色狼,会怎么对待犹显娇稚青涩的二女?是展现成熟男人的风范,强忍着性子慢慢来,逐步逐步的温柔疼惜,一点一点地将二女开发,让她们渐渐在他的熏陶之下感染淫欲之美吗?  不过以南宫雪仙对他的认识,朱华襄外貌粗豪,性气也是强悍,只怕洞房花烛之夜,两个小妹妹不只要献出处子之身破瓜落红,连后庭也要被他温柔而强悍地开拓;以朱华襄的胃口,只怕一夜间便要尽御二女、前后皆开,唯一的差别就只有谁先谁后而已,也不知二女第二天是否能下得了床?  只不过南宫雪仙虽难免芳心忐忑,却不是真的担心二女吃不消。顾若梦外表虽看不出来,其实身体已发育得甚是健美成熟,早已适合开发,加以母女连心,华素香在燕千泽胯下抵死缠绵间不顾一切的投入劲儿,她该当也遗传了不少;燕萍霜就更不用说了,身为燕千泽那大淫贼的女儿,对男女淫事并不忌讳,既然早知被雄壮强悍的男人征服是其父行淫事的报应,想必早有心理准备的她,也能够开放身心,好享受那种“报应”吧!  何况朱华襄虽是急色了些、不加收敛了些,可对女子的疼爱怜惜也并下少了,想来也不会猴急到把她们弄伤,只是开苞破身那快乐的不适感,只怕要在他的需索无度之下多疼个一两天吧?只是以他的强悍面言,那多半也只是刚好而已……  突地一声高昂带疼、却又显得娇媚无伦的呼声传人耳内,将心思早不知飞到哪儿去的南宫雪仙唤回魂来,她仔细一看,只见朱华沁与颜君斗一前一后,已将裴婉兰夹了个结实,以她的角度虽看不到裴婉兰的表情,最多只能看到朱华沁赤裸的后背,但从裴婉兰的娇吟声听来,这初次的体验虽是痛楚难免,可对她而言却是痛快交错。  也不知是裴婉兰的后庭也适合男人的开发,还是被淫药改变体质的后果,听得芳心一颤的南宫雪仙不由扭了扭腰,却听得妹妹一声柔弱的呻吟,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忘形,那双头龙刺得太进去了些,就连身体己然成熟的妹子都有些受不住呢!  “啊……对不住,怜儿……”稍稍退出了些,见南宫雪怜轻蹙的柳眉稍有舒展,南宫雪仙才放下心来。这双头龙虽说雕得活灵活现,当两个女人被这宝贝串到一处时,感觉就真和男女之欢美的一般无二,可身外之物终是死物,任你再巧夺天工,终究不能和身体相提并论,床笫驰骋之间,总难免不小心用力太过,啄伤体内嫩处;若非因为如此,世上不解风情的鲁男子太多,有了双头龙的女人只怕再受不了男人的粗鲁,索性把男人抛到脑后,干脆就女女自己快活起来。  “没……没关系……”似是没听清姐姐的话,南宫雪怜竟是怔了半晌,才有所回应,就连回应之间都不怎么专心,若非幽谷里头夹吸着双头龙的劲道仍是十足,细致柔媚处犹胜刚刚,即便是死物的双头龙都能传达那肉体的细微征象,怕南宫雪仙还会错觉妹子不知为何,已经从焚身的欲火中清醒过来了呢!  一抬头,南宫雪仙登时看呆了眼,不知何时裴婉兰的痛楚已经尽去,浮在脸上的是既娇羞又火热的百般魅惑,一双纤手前环后回,早将颜君斗和朱华沁的脖颈勾了个结实,娇甜的樱唇时而向前献吻,时而向后香舌轻吐,说不出的甜蜜火热,动作之间万般风情尽现,间中喷吐出来的热情言语,更显现出裴婉兰已然尝到了此中美味,浑然忘我地享受着被夹攻的滋味。  “哎……别……别这样……唔……喔……很……哎……奴家……奴家好舒服……嗯……好痛快……哎……哎呀……你们都……都好厉害……弄得奴家这样……唔……这样舒服……哎……你们……都那么长……采到了……啊……采到奴家花心里了……嗯……好棒……好厉害……啊……就是……就是这样……唔……爽死奴家了……好哥哥……心肝哥哥……把奴家这样玩……哎……玩的骨头都软了……嗯……就……就这样继续……啊……奴家……奴家的花心都散了……嗯……怎么会……怎么会这般美的?好棒……啊……太厉害了……胀得奴……奴家里面都要裂开来了……哎……好棒……”  “不……不行……不能这么自称的……娘……”听裴婉兰言语放荡,在两人夹击下娇躯水蛇般地扭摇迎送,随着汗水流泄的不只是体热和幽香,还有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不住喷吐着媚惑的气息,听得两人差点忍不住要大干起来,但颜君斗还是及时煞住了阵脚。  他轻轻地在裴婉兰胸前那诱人的花朵上吻了几口,一边放轻了声音,抑得裴婉兰娇吟声声,娇媚地要求着两人激烈的动作,“娘是君儿和沁儿的娘……君儿和沁儿是来孝敬娘的……所以娘要舒舒服服的受……不能自称奴家……君儿和沁儿要等……等娘改了称呼……心甘情愿地享受君儿和沁儿的孝敬……才来好好地孝敬娘……”  “坏……坏蛋……你们……哎……都是……”被颜君斗这么一说,沉醉情欲中的裴婉兰醒了一醒。方才纵情之中,她仿佛又坠入了前面落在虎门三煞手中的日子,一开始还只是含羞忍辱,但愈到后来,体内淫兴愈盛,承受之间竟渐渐离苦得乐,就算裴婉兰心中再抗拒,都没法改变身体实际的享受,床笫之间投入的就好像与亡夫纵情云雨时一般;现在虽离开了阶下囚的日子,却也离开了那彻底沉迷时的快乐,现在好不容易又坠下去了,飘流得舒舒服服,哪里受得了再被救上来?  只是裴婉兰也非笨人,自是听出了颜君斗话里之意。这女婿可不是真为了让自己享受孝敬才说这种话,而是要让自己一边享乐,一边在心中提醒自己,三人之间是背德乱伦的关系,那突破禁忌的刺激,会让男女之欢更提上一级,比之光被两个男人前后同淫还要火热强烈;只是虽在心中暗骂,这颜君斗虽是禀性纯良,在这方面的害人处却跟他那老爹一个模样,但满心的娇羞却不能将身上的欲火压下任何一点。  她轻咬银牙,纤手在朱华沁脖子上拉了拉,却没法拉得他在菊穴中更插得用力一点,心知两个好女婿已有了默契,只待自己投降,不由得低头乖乖降服。  “嗯……坏蛋……娘……娘知道了……君儿、沁儿……用你们的手段……哎……采到娘的花心里……采到娘泄身子吧……”  虽说也曾试过后庭花开的滋味,朱华襄在这方面的手段,只怕还在朱华沁之上,但南宫雪仙那时可不像现在的裴婉兰这般投入,浪语纷呈、娇声时作,向男人献吻献媚的动作全然出自真心,勾得颜君斗和朱华沁也一洗紧张之态,全然投入进去,一前一后地抽插着裴婉兰诱人的幽谷和菊穴,插得这娇媚无伦的岳母畅美难当。  她张大了嘴,喉中只剩啊啊连声,竟是舒服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纤手前搂后抱、樱唇前吻后送,竟是忙得全然不知所以,那模样看得南宫雪仙心中一阵不舒服。颜君斗在自己身上可没搞得这么厉害过,不过看在娘很快活的份上,就算了吧!  不过仔细想想,南宫雪仙也不是猜不出来,裴婉兰为何会将所有的矜持全然抛开,这般纵情享受床笫淫欲的火热,一来她已是狼虎之年,本身就有这方面的需求,丧夫之后久不尝此味,本就不是那么好撑持的,体内的“无尽之欢”的强烈药力更如提油救火,把那本能的需要推的更高。  被钟出和颜设所辱,虽说心痛欲死,却正合了肉体的本能需索;加上被救出之后,虽是重获自由,可没有男人的日子却也压抑过甚,前面被颜君斗勾起的欲火反扑过来,自是烧得更加惨烈。  二来裴婉兰此刻所受的滋味,无论自己和妹子怕都没有受过,毕竟自己和妹妹在床上怎么放浪,幽谷或菊穴含羞承欢,另一边总是空虚的,岂能像裴婉兰现在这样,下身两个孔穴都被塞得满满实实,两根肉棒就隔着一层薄皮抽动着,那层皮薄得很,两根肉棒感觉上就像是一起插在那敏感的花心上头,尤其抽动之间彼此磨擦,互动之间带给肌肤的刺激更强烈;尤其当两根肉棒一起攻到深处时,把花心胀得更是满足,那种将要爆裂的刺激,光想到两根双头龙在自己体内逞威之时,自己会泄成什么样子,南宫雪仙心都酥透了,对此刻正被两人前后交奸的裴婉兰,自是又妒又羡。只是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像娘现在这样享受,最多只能旁观意淫一下罢了。  被那高潮的波涛次次冲洗周身,仿佛不只被女婿抚摸着的娇躯,连体内的经脉脏腑都一起被轻薄了,幽谷和菊穴都被肉棒撑得满满实实,充实饱胀到了极点,尤其抽插之间,只隔着体内一层薄皮,两根肉棒似彼此感应着对方的存在,争抢不止地直往花心刺去,幽谷最深处的花蕊似被两根肉棒双龙抢珠一般,感受到的刺激可不是二加二这么简单,花蕊绽放之时快美的滋味暴增了好几倍,裴婉兰只美到魂飞天外,虽知女儿们正在旁窥视,仍是难以压抑体内奔放的肉欲。  本来一女同时侍二男的滋味,便已羞人到让裴婉兰想钻到地洞里去,虽说前面也在钟出、颜设二贼的手中尝到此味,但现在的自己却是一点强迫也无,心甘情愿地任男人摆布,自愿与被迫的感觉大是不同;加上颜君斗嘴上温柔,说是把自己当成娘亲般孝敬,肉棒抽插之间却一点不休,一边享乐,裴婉兰一边感觉到,自己身为岳母,却在女儿们面前与女婿大行云雨人道,那背德逆伦的心理刺激,让体内的淫欲更旺盛了好几倍。  她一面扭颈摆头,与前后夹击自己的男人们热切接吻,一面感受着女儿的眼光:心想自己也真是淫荡到了极处,却是怎么也止不住扭摇的劲头。  “嗯……啊……君儿……沁儿……你们都……啊……都好厉害……都采到了……采到了娘花心里头……唔……怎么会……会这么美的……啊……”被女婿们次次深入浅出,脆软娇柔的花蕊次次承受着从不同角度涌来的强烈刺激,每次都舒爽得像要碎裂,却是次次都撑了下来,渴待着再一次强烈的冲击,裴婉兰只觉自己的身心美得快要融化,整个人仿佛已化成了一滩水,在两人的刺激下荡漾飘摇,花心不由大放,柔腻甜美的阴精哗然涌泄,舒服的她娇声哭叫着,“哎……好美……嗯……君儿、沁儿……你们……唔……干得娘都泄出来了……哎……别……别停……娘好……好喜欢这样……唔……再……继续……把……把娘的阴精都吸出来……畅畅快快的……让娘上天了吧……唔……好美……娘要死了……要心甘情愿的……被你们奸死了……”  “娘放心……还有……还有更美的……”  “是……唔……是啊……娘真的好紧好会吸……唔……美死儿子了……”感受到裴婉兰幽谷和菊穴强烈火辣的收缩,好像长了几十张嘴般,将入侵的肉棒拥吻吸啜,怎么也不肯放开,虽说这样紧拥之下,抽插的动作愈难施力,可身上感受到的痛快,却也强烈的无以复加,若非两人的肉棒都已在南宫姐妹的服侍下长了经验,只怕真会在裴婉兰的高潮间被夹得一泄如注。  两人不约而同地深吸一口气,入鼻尽是裴婉兰高潮之间喷泄的女体香气,两根肉棒紧紧地抵住了谷穴深处,对着那花蕊摩挲顶动,顶得裴婉兰高潮连连,娇嫩的花心哪堪如此甜蜜的刺激?美美的又泄了一滩出来。  迷茫之间只觉体内经受的快意,一点没因为自己的泄身减弱,反而因为泄身的娇慵之间,被男人抵得更紧、顶得更痛快,使得体内奔腾的快乐愈发膨胀,裴婉兰羞已羞到了极处,美也美到了极点。  她原也知道两个女婿都是自幼丧母,没有了母亲的爱护,心想着被两人真当成了母亲,这样孝敬爱护,也真是件不错的事儿,芳心驰飞之间,身子更是甜蜜地前拥后挺,幽谷和菊穴在那快乐之中美妙地紧缩;终于在三人同时的叫声之中,裴婉兰无论幽谷或菊穴深处,都被那热烈的精元火辣辣地浇灌,美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只想着这样美好的滋味,若能继续下去,该是多么快乐的一回事……  见裴婉兰已在无边无际的快乐中泄得瘫软了,颜君斗和朱华沁也已到了尽头,三人完全瘫倒在床上,也不知娘亲体内是怎么样一个水乳交融的模样,南宫雪仙一边看戏,一边想着裴婉兰幽谷和菊穴里头,现下也不知足怎么样的羞人情景,还不忘挺动纤腰,把身下的妹妹干得高潮迭起。  就在姐妹同时攀上高潮的时候,娇喘着的南宫雪仙心中不由想到,虎门三煞虽没有取得藏宝图,更遑论那些藏宝,可若以邪派人物想要把侠女身心全然污秽的邪恶心思面言,泽天居中三个冰清玉洁、守贞持节的美貌侠女,都因着三贼的原因,身心都蜕变成惹火尤物,成了男人床笫之间的宝贝,算是真真正正的沉沦。三贼虽说一死二疯,但以三贼的恶性面言,却也不枉了。  这么想着的南宫雪仙,仿佛可以听到地牢中钟出和颜设的得意笑声,想来若他们神智还正常,说不定看到眼前这景象,也会笑到疯掉,可淫欲之事实在太过迷人,加上颜君斗和朱华沁都是自己喜欢的人,尤其那美妙之中还掺杂了背德逆伦那叛逆的快意,羞耻的程度就和快乐的程度一般强烈,尝过其中滋味之后,无论是她或妹子甚至娘亲,都已经不愿也无法自拔了。【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