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竹马骑竹马_分节阅读_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
“算不算拜把子?”
“算”
“算不算一家人?”
“也算”
“既然都是一家人,那你妈不就是我妈吗?”
“哦”
“行了,别躺着了,起来吃饭了。”
翁二姐正在夹菜,看到自家弟弟被陈旭东牵着走出来,眼睛还有些肿,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怎么看怎么变扭,刚想训上两句,就被翁妈妈一个眼神瞪回去了,知道今天老爸和大姐不在,她要是训弟弟保准被老妈训,也就没有做声,悄摸儿的把翁远爱吃的炒鸡蛋全扫进了自己碗里。
后来即便二人上了大学,甚至都工作了,陈旭东也会不时的叫翁妈妈叫“妈”,不知道的人听到他说“回咱妈家吃饭”还以为陈旭东和翁远真是亲兄弟呢。






第17章 尘埃落定
翁老爷子年岁已大,年轻时干工作又太拼命,虽然现代医疗技术发达,可是经历了大小手术加上化疗,人却如风中残烛,身体每况日下。
每天只可以探望两个小时的ICU病房,大概是因为翁老爷子昨夜情况险峻,今日特地延长了时间。
翁远麻利的脱掉隔离服,从消毒间走了出来。
“爸,怎么样?” 说话的是刚从外地赶回来的翁家大姐,家里老老小小基本都来全了,挨个等在病房外,只为了在老爷子上有意识时再见一面。
“看着很精神”
“东子”
“嗯?”
“我爸说想见你”
“哦”陈旭东把翁妈妈交到翁远手上,进了消毒间。
翁老爷子看着陈旭东进来,招了招手,让他站到身边来。
“东子,你来”
“叔,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还好,比前几天舒服点了”
“你和远远也都不小了”翁老爷子病倒以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还是单身的大女儿和小儿子。本来已经看开了,知道逼也没用,可是一得病就又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每每翁远来都要提一回结婚的事,翁大姐来电话也要骂上两句不孝女才舒心。
陈旭东知道翁老爷子担心什么,可是让他说出实话,怕老爷子受不了刺激,可是让他骗老爷子,又不忍心,只能悄悄的站在一旁,不敢乱答应。
“你们俩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翁老爷子只是自顾自的在说,好像并不在乎陈旭东有没有搭话。
“远远从小被他妈还有两个姐姐惯得都没有形了”
“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要指望他给我生个孙子也指望不上了”
“叔”
“你是我从小看到的大,你是个好样的,以后这个家就剩他们娘仨了,你多照顾着点”
“叔,你放心,我一定把远远和阿姨照顾好”
“你是个好孩子,以后远远就托付给你了”
“叔,你安心养病,不用担心家里的事。”
“去吧,把大妮儿给我叫进来”
“哎,知道了,叔”
女强人翁大姐进去了,出来时眼睛都哭花了。翁大姐从小就有主意,这么多年了,也不是没想过要成家,可是总也遇不上对的人,她知道外人评价,她说的不是她的成就,而是她大龄未婚这件事,她也知道这是老人的心病,可是总不愿意将就,往日里不管父母在电话里怎么强硬的逼迫,她都不在乎,今日老爷子只不过说了一句,她这样挺好的,眼泪就止不住了。
翁老爷子时日不多,竟是看开了许多事,也不逼着大女儿出嫁了,也不管小儿子是不是会传宗接代,好似这世间再无烦心事。却惹得从小在棍棒底下长大的儿女一阵心酸,强硬了一辈子的固执老人,临走前这么一服软,真是比打骂还让人难受。

翁远第一次进殡仪馆,比想象中的要明亮宽敞,加上周围都是亲戚朋友,并没有阴森恐怖的感觉,整个过程很顺利,只是到了要出发的时候翁远的车钥匙找不到了。
一阵手忙脚乱后,决定由陈旭东开车,翁远抱骨灰盒,翁大姐和翁妈妈相陪。陈旭东一看翁远坐在一边精神萎靡,知道他这是自责没有办好父亲临终的事。
“远远,别伤心了,说不定是叔想让儿子捧着所以车钥匙才找不到的。”
“就是,你爸爸就是想跟你们姐弟俩多处处”
这些日子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家里,常常有人聊从丧事礼仪聊起八卦风水这类神秘却又无法解释的事情,即便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知道那是迷信,可听多了也由不得翁远不相信。
他都快四十了,还没有结婚没有给老翁家留个后不说还和男人搞在了一起。翁爸住院的时候,他最怕的就是被问起女朋友的事情,总觉得没法给家里人交代。听说爸爸走之前还拉着东子的手还曾嘱托要照顾好自己,说不定老爷子是真的看开了?就像现在,或许并不只是想要儿子抱,可能还想让东子送也说不定。
“或许爸爸是想让东子送,所以我的钥匙才找不见的。”
“那是,你这么马大哈,还是东子送比较保险”
玩笑中沉闷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翁远看着前面开车的陈旭东,即便知道这不过是个心理安慰,却还是忍不住觉得父亲是默许了他们在一起,眼睛又红了一圈。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