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少年之似水流年_分节阅读_3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鲁胖哥抱怨:“就是他那张好脸,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没吃过亏。”
  新娘知道林墨这号人,但这是第一次见林墨,胖哥他们几个偶尔会来找陈桐,陈桐带她见过自己的朋友们,就林墨联系少所以没见过。她现在就坐林墨隔壁,有点自来熟但是分寸把握的好,一点不让人觉得唐突,聊着、聊着就跟陈桐交换起微信,林墨说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解释他比较少玩。
  林墨先前还在听歌,手机一划开,新娘瞥见他的歌单,惊奇得不得了。
  “林墨你跟陈桐歌品很像啊!一模一样的,你这些歌陈桐都在听,颠来倒去的听,就这些。”
  大伙伸头过来围观,弱智凯说:“这不是林墨分享过的嘛?朋友圈里都有。”
  新娘还在啧啧称奇:“我还没见过有两个人的歌单一模一样的呢。”
  副驾驶的鲁胖哥看了陈桐一样,见他神色淡定,一边觉着估计他现在见惯大场面,这不算什么了,一边又想,你就装吧。
  林墨拿着手机有些出神,葫芦达也跟着凑热闹:“他们两个以前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呢。”
  一伙人开始就歌单的歌曲展开系列青春回顾,也就忘了陈桐和林墨的事。
  

  ☆、再见爱情,再见青春

  晚饭陈桐把他们带到朋友开的私家菜馆,菜馆很别致,二楼外边还有一个露台,种满了花花草草,放着几张椅子让人坐。饭后其他人开始喝酒,林墨不喝,坐了一会就到露台去了。
  他撑着栏杆眺望,还来不及出神发呆,陈桐就过来了,林墨说:“陈桐,新婚快乐。”
  陈桐说:“谢谢。”
  两个东拉西扯了一会,都是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一些有的没的,后来里边的人叫他们一起喝酒,林墨跟陈桐说:“你先进去吧。”
  陈桐说那我先进去了,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转身问林墨:“你已经不玩□□了吧?”
  林墨不明就里的说:“是啊,怎么了?”
  陈桐笑了一下说:“没有。”然后又说:“林墨我还是很喜欢你,只是现在没有非要在一起的想法了。”
  林墨也笑着回他:“想开了就好。”他笑起来原本冷艳的五官变得弱和,他笑得淡定,平和,只是笑容里好像什么都没有。
  陈桐转身进去,融入酒桌,屋里气氛更加热闹了。
  林墨依旧趁着栏杆眺望,只是谁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隔天陈桐把他们送到车站,林墨的班车比其他人晚,鲁胖哥他们陆陆续续走了,最后剩下他,他进站的时候,陈桐进不去,他们挥手告别,情景跟那年陈桐送他到车站很相似,只是现在陈桐身边还有他太太。
  陈桐目送林墨一个人过安检,这次陈桐没有陪他进去,林墨像个少年一样背着包,在行色匆匆的人流中,他显得异常缓慢,有些迟钝和疲惫,但坚定不移。陈桐从以前就幻想,他会回头,只要他回头,自己马上飞奔过去,抱紧他,跟他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你走下去的。只要你给我一点机会!然而他从来没有,无论多苦多累,他都能啃进去。
  陈桐低头看看身边的女人,她是个很好女人,她喜欢着陈桐身边的每一个朋友,只要他说过好的人,她就会当成自己的朋友来对待,无论是鲁胖哥还是李华,当然,他们两个也都很喜欢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几乎从来没跟她说起过林墨,可是这几天,她对林墨的热情和照顾让林墨他们都不能理解。
  陈桐问她:“你怎么对林墨那么好啊?”
  她笑着抱紧他:“任何对你好的人,我都很感激,他们都帮我照顾过还没有我时的你。”
  陈桐很好奇她怎么知道林墨对他好,她说,我不知道他曾经对你有多好,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想对他好。
  “哦?”陈桐挑挑眉,示意愿闻其详。
  她笑得调皮:“有一次我们点菜,他只动了一盘,之后每次就变成你点菜了,你点的菜他基本都有吃。”
  陈桐故作惊讶:“我一直觉得你神经已经粗到不太灵光了,没想到啊太太,你还藏着一双慧眼啊。”
  他太太说:“女生对喜欢的人的一切都很敏感的。”
  陈桐趁她不注意,架起她大步往前走,她吓得丫丫叫,陈桐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亦或是知道了多少,但是他心里对她有着满满的感激,谢谢你看到这么狼狈的我后,缄默不语。
  林墨觉得参加陈桐的这个婚礼比他自己结婚那时还累,这样两地奔波对现在的他来说真不是开玩笑。回家的路上,太太就来电话,跟林妈妈一起去林墨他外婆那,这两天不在家,让林墨自己一个人不要忘了弄点吃的。
  林墨到家的时候果然黑灯瞎火,他累得不想动,就着黑暗爬回房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林墨突然想起陈桐他太太说,他跟陈桐两个的歌单一模一样,又想起陈桐问他是不是不玩□□了,他将耳塞塞进耳朵里,一边听歌一边打开□□,一登录,信息弹出的数量差点让他的系统瘫痪,好几百条,都是陈桐发过来的。很多以前认识的人都知道林墨不玩这些,只有陈桐会用□□联系他。
  他刷上去,一条一条慢慢看,从他们刚毕业那会,有文字的,有语音的,最开始是陈桐问他能不能不走,后来就是陈桐工作了,说的是一些工作上的琐事,其中还有他们新公司开始因为没经验被人坑了一回,差点撑不下去,还是李华男朋友出手相救,他们才挺过那个难关的,有生病时的嘟囔,还有喝醉后的疯言疯语。林墨从这几百条信息一点一点的把陈桐空缺的那几年填满。
  错过的那几年,从来不敢问你过得好不好,因为我害怕你说过得好,我会失落于没有我的你居然没有那么难受,像我一样难受。又怕你说你过得不好,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找你。
  最后一条是前几个月,陈桐的语音,他说:“墨墨我要结婚了。”他说:“不用再躲着我了,我要结婚了。”
  林墨想起那天晚上,陈桐说:“我还是那么喜欢你,只是没有非要在一起的想法。”陈桐没有假意热情、故作轻松,他放开了,是林墨的疏远让他平静了曾经疯狂的喜欢。陈桐长大了,走出困境,走出了那片荆棘林,有了自己新的人生。可林墨呢?林墨该怎么办,无论多么坚定的选择了分开,难受一点也没有因为坚持而减少,他依然在那片荆棘林了,伤痕累累的淌着血,一个人。
  林墨觉得呼吸苦难,喉咙颤抖着想作呕,他觉得难受,翻来覆去都难受,他想叫想跳,但是浑身乏力,他蜷缩在床上,咬着被子啜泣,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他不敢哭出声。
  还没拿下的耳机里传来歌声,一遍一遍的重复:
  自认自认未绝望未去努力着
  但时日错过了再怎可勉强
  没权力失落失望
  今天我良躯伤得欠救药
  原来尚有创伤没法去敷上
  关系那可断了再拉上
  可会惊诧世事如纸得一双
  没法扭转结局方向
  原来尚有理想没法再攀上
  想赠那掌都不及去攀上
  难道岁月多少课也可白上
  唯独告别路途 要懂怎去走上
  手一僵眼闭着 未能延着 别求延着
  学会花圈棺盖了后就献上
  但愿步过瞻仰你亦明白看穿真相
  尚有些仗全力亦打不上
  ——《完》陈奕迅
  隔天下午,林妈妈跟林墨他太太回家了,林墨在房间里听到她们在楼下说话的声音,他拉开窗帘,阳光充满了他整个房间,亮堂堂的。他打开门下了楼,空荡荡的房间里,只留下他死去的青春和爱情。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