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上礼拜,舅舅用坏了我的女朋友_分节阅读_4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快步走过去,我看着他慌乱中被腐蚀出一个洞的裙边,心狂跳不止,我慢慢道:“说吧。”
    “那畜生泼的是盐酸,稀释过的,估计就是想恐吓解老师,来搅个局,看学校怎么处理吧。”
    “我们处理的很及时,没有大碍,医生说不会留疤。学哥的脚伤了,需要静养一阵子,你进去看他吧,还没醒。”池峻长舒一口气,将假发、假睫毛“撕拉”一声拽下,扶着胸口道:“当时你俩从那么高的台子上摔下来,真是吓死老子了。”
    在救护车来之前,因为担心我们可能会有骨折,没人敢轻易移动我们,英俊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大盆冰水,“哗啦啦”一下全倒在了我和祁洛身上。
    我躺在冷冰冰的大理石地面上,搂着昏迷不醒的祁洛,想抱紧他,分给他我全部的热度,又怕太用力令他不舒服。十二月里,那种冰凉的、过度惊吓的感觉,我此时生再也不想经历一遍了。
    站在门口,我带上门走到他的床前,祁洛的眼睛紧闭着,脸色十分苍白,额角的汗仿佛永远擦不干。
    我静静注视着他,未睁开眼睛的时候,舅舅大人深邃的轮廓显得柔和青涩很多,像回到了十七岁的样子,那一年,这个飞扬跋扈的少年把我堵在卫生间里,一脸傲踞对我道:“你看见了什么?”
    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觉得内心十分安谧,有种信念渐渐涌动上我心头——那是因为和他一起并肩攀登上天梯,见到最美的日出,更坚定了终将抵达梦中彼岸的企盼。
    等他醒来,就再也不提分开这两个字,我们好好在一起,无论祁洛踢我踹我咬我,我都一把死命抱住他的大腿,再也不走了。
    朦胧中,光线越来越沉,病房里的白炽灯闪了闪。我揉了揉眼睛,好像看到我老娘推开门走了过来。
    她还是年轻的时候样子,一点没变,穿着她最喜欢的那条波点连衣裙,看上去依然美丽温柔。老娘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莞尔一笑道:“是妈妈啊,傻儿子,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我有点纳闷,心说你都去世好多年了,这么多年我从没梦到过你,怎么才想起跟我告别呢。
    老娘好像看穿了我的疑惑,戳了一下我没受伤的脸颊道:“以后早上不许空腹喝咖啡,不能总喝凉水,要喝温的,冬天来了,买个保温效果好的保温杯吧。不许总是为了图方便去便利店买吃的,那种不健康,多吃蔬菜,水果上午吃。晚上早点睡觉,不要熬夜,睡眠比什么都重要。不要总是想很多,乐观些,对生活里的人和事多往好的方面看。”
    “嗯,我会的,你放心,放一万个心。”我老老实实地答应道。老娘说一句就戳一下我的脸,把我戳的跟个不倒翁似的。她的指尖很温暖,我想去握住她手,想了想,又忍住了。
    “现在你已经长大了,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母子一场,有缘再聚。”
    说完她就要走,我连忙站起来,老娘指了指床上昏迷着一无所知的祁洛道:“别送啦,你在这守着。”
    “这么急,不能再留了吗?我和小舅舅在一起,你也觉得可以吗?”无人应答,唯有夜风把落叶悄悄送到窗前。老娘的身影在纱影间消失了,如同从未出现过。
    我又呆呆地坐下来,想了一会儿,觉得头很重很重,怎么也想不明白。
    白炽灯暗哑地叫了几声,恢复了稳定,突然一下房间大亮,我叫了一声“妈妈”,猛地睁开了眼睛。
    窗外有温柔的晚风,窗帘轻轻摆动,星星在微澜的深海中对我眨眼。
    祁洛举着手机,头上还缠了一圈纱布,一头鸡毛被搓起来的样子有点好笑。他见我醒了,有点尴尬地放下手机,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道:“注意看清楚,是舅舅。”
    “尼玛你又偷拍我!”我突然知道为什么我的头很重了,祁洛这禽兽把手机压在我的头上拍!能不重吗!这样畸形的角度能拍出帅照吗!什么品位!什么爱好!
    我另一只还能动的手,劈手去夺他的手机,祁洛躲闪道:“咳咳,你误会了,并没有,不要自作多情,我是打算看《晓松奇谈》。”
    “什么?”我一听,怒意更浓,毕竟人身上还有伤,还是和平谈判解决问题吧!我道:“诶我这暴脾气哎,您今儿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和高晓松,你丫到底更喜欢哪个?不说清楚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门!”
    祁洛听了,悠悠一笑,竟还正儿八经比较起来,道:“人家出生于书香世家。”
    “可我也是美帝海龟留学归来!!”
    “但文化程度,阅历内涵智商,差了不止一点。”
    “我还年轻,还有机会补!我回去再看看四书五经!我可以喝脑白金!”我极力辩解,眼珠转了转道:“而且,我比松松瘦!”
    “咳,高晓松现在也好瘦了,你没看他微博吗?”
    “但是……”我费力地组织着措辞道:“我吃的应该少点,大不了以后每餐再少吃半碗饭,可以给公司省钱!”
    “是这样。”祁洛想了想,斟酌道:“嗯,那还是喜欢你好了。”
    “对!就是这样!”我特别满意地点点头,一头钻到了祁洛怀里,凑上去在他下巴上“吧唧”亲了一口:“舅舅最好了。”又低头亲了亲祁洛的食指,对它道:“以后再也不咬你了。”
    我从床头柜上找了只笔,在上面两道疤中间认真写道:也爱你,只爱你,我是你的。现在是,以后是,一直是。
    “写好了,这辈子都不许洗手了!”我满意地打量了一番自己的笔迹,抬头道。
    “不洗。”他看着我笑了笑,眼中如同钻石闪动,熠熠生辉。顿了顿又道:“本以为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成熟了不少,没想到一觉醒来,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智障。”
    “祁洛你!”我一个白眼甩过去,作势要揍他,忍不住也笑了。
    这下子,我又有点儿明白了,一件需要用漫长岁月去洗涤,方才水落石出的事情,除了我自己,没人能替我解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今年我23岁,即将24岁,祁洛认识我已经23年了,他这一生,因为血缘的捆绑,从穿着开裆裤开始,就看到了横冲直撞来到人世的我。
    我们在一起不到半年,他的人生中,有七分之一,我是缺席的。
    我特别特别特别希望,在接下来的满满岁月,我能像连体婴一样,霸占掉他余下生命的每个几分之几。
    然而,在这个情满自溢的时刻,我们体面的、讲究的、领导癌晚期的祁洛,一面蜜里调油紧搂住我,另一只手臂趁我不备,小心地绕到背后,抬手擦了擦下巴上被我蹭上去的口水。
    次日清晨,我们终于吃到了少年陆亲自烹调的紫苏豆浆鱼头,虽然这菜看着猎奇,但是吃起来,真心鲜美无比,汤汁浓郁奶白,豆浆和鱼头融合的很好,配以紫苏独特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开,就连祁总这么挑剔的人,都一言不发低头喝了几碗汤。
    手机一震,池峻发来短信道:吉吉吉吉,我们团队拿下了一个新的节目,嘉宾有高晓松耶,我刚才拿到他微信了,你想说什么,我帮你转达!
    我嘴角一抽,回了一个捂脸的表情道:为什么问我……
    池峻:学哥不是很喜欢他吗!我想你也爱屋及乌吧!
    我想了想,嘴角一挑,开始没皮没脸地打字道:你就说,晓松老师,我和我的爱人都特别爱看您的节目,我爱人特别喜欢您,不看您都吃不下饭,这让我特别心理不平衡,感觉感情出现了危机。不知道您有没有结婚的打算,如果有,看准了喜欢的对象就拿下吧!衷心地祝福您一生幸福快乐!
    池峻没理我,过了会,竟然发来了一张他和高晓松在影棚里的合照,俊仔规规矩矩的和一干同事簇拥在晓松老师的身旁,看起来笑的很乖巧。
    我看着那张照片惊道:我的妈,发生了什么,你不会真说了吧?!
    池峻发了一个鄙夷地表情,道:你是不是疯了!说了,我的职业生涯就走到了尽头,天狗山宁泽涛就不要混了!
    一转头,见祁洛一脸揶揄地看着我,我傻缺地凑过去,用额头撞了他一下,道:“笑屁啊你。”
    “醋坛子。”他悠悠一句,用食指蹭了蹭我的鼻尖,道:“一会办出院回家了。”
    我有点纳闷,不放心道:“这么急着回去?你腿不是还不能走路吗?胳膊和背上还疼吗?我觉得你应该留院多观察观察。”
    “能有多大事。”祁洛看着高晓松和池峻的合影,边放大晓松老师的容颜,边心不在焉道。
    “不准回去!”我把手机抢回来,盖棺定论道。
    “前男友,你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祁洛一边笑一边皱眉对我道。
    什么,一个如此强势腹黑霸蛮霸道的人,竟然说我霸道?这不公平!我伸手去挑祁洛的下巴,正名道:“什么前男友,快,叫老公!”
    祁洛听了,难得笑的都露出了一排白牙,他按住我的手道:“我刚才突然想起来,涂了清凉油的飞机杯、我给你在淘宝上订的女朋友,都通通还没用过,带你回去试试。”
    “可是,可是医生说你的脚,要好好静养一阵子,这样不妥……”
    他的手慢慢下移,停留到我的尾椎骨,道:“那你就坐上来,自己动。”
    我一把按住他为非作歹的手背,道:“种马舅舅,你反省一下自己,你像是个被刚泼了盐酸的人吗!太活力四射了!”
    “我有说今天吗?”祁洛挑了挑眉毛,带点惊讶的道:“是不是我这段日子不在,你憋得太狠了?”
    妈的妈的,又来套路我。我看着这小子满脸坏笑的表情,果然,不能小看舅舅大人记仇的能力。
    不提我都快忘了,我和祁洛的孽缘,是从一个女朋友爆破案开始的,这么说来,我们的媒人还得感谢送女朋友来到我身旁的萌叔。
    回想当初,我到底是为什么跟吃了豹子胆似的、一心跑到祁总嘴里去拔牙,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为了个百来块的充气娃娃,就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这个问题,我曾经沉吟良久,到今天终于能得出一个结论,我之所以用这么幼稚的方式,通过讨嫌去舅舅面前刷存在感,大约是因为,那时起,在我们都没留意的某个瞬间,我亦爱上他。
    不过,我顾喆这么铁血铮铮的男儿,岂是轻易服软之徒?
    生命不止、战斗不息,我和舅舅的这场战争,旷日持久!来日方长!
    日不我与,绝不妥协,用坏了我的女朋友这笔账,血债肉偿!
    全文完
    备注:
    1、宠物店救狗、伴娘酒精中毒、大汉砍伤朋友三个情节,均以真实新闻、热点事件为素材创作。
    2、改写化用了万万没想到的台词、洛丽塔的经典段落。在长佩连载的时候已标注,这里不再分别标。
    3、初版约21万字未修,勿二改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http://www.yuzhaiwu123.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