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29-3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4549

    第二十九章炼体修魄1

    「手足着地,上肢向前下肢引向后腰……」

    「头向两侧后视,出左脚……」

    「抱膝成团,蹲地,侧卧……」

    「双脚悬空,引体倒悬……」

    「金鸡独立,双臂伸直……」

    就这样,我每天苦逼的生活又多了一样——练武。

    按这个节奏,我每天早上4点就要起床打水,5点和麵,6点伺候老头吃完

    早餐,接下来就是3个小时雷打不动地体能训练。

    到了晌午还要洗衣服,鬼知道这老头哪里来的这么多套衣服?我都怀疑他是

    不是把全监狱的犯人衣服都送到我这来了。

    吃罢中饭,稍微能休息个把小时,下午又是3个小时招式联系。

    再做晚饭,本以为晚上能好好睡一觉了。这老头也不知道从哪里给整了个大

    灶,灶上有个木桶,每天晚上都要我在木桶里面泡那些乌七杂八的黑黝黝的漂浮

    物。看着都噁心,问他他也不说,经常就是飞起一脚直接将我踢进桶里。

    然后他就在灶下生火,每天活生生地蒸我1个半小时。还要求我坐在桶里,

    眼观鼻,鼻观心,不可妄动。每次蒸出来,我全身赤红,老头看我那欣赏的眼神,

    我怎么都觉得是色眯眯的。

    不管是训练还是蒸澡,每次当我坚持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老头总会在我那

    根弦快要崩塌的时候冒出一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想想你心里最恨

    的人和事,想想你要早点脱离我这老头子的折磨!啊哈,你个兔崽子再动一下老

    子整死你!」

    我就这样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为了报仇,我咬着牙齿坚持了下来。

    第二十九章炼体修魄(2)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我的身体开始变得结实起来,原本相对的瘦弱的身材

    开始变得茁壮。

    和老头的对练中,我也从每次的被虐到渐渐能回个一两招。我的心也从一开

    始的躁动不安到一丝明悟。这老头变着法子的折磨我,打击我,但是他给我带来

    身体和心里上磨砺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从一开始的被动调教,到现在的动训练,老头那猥琐的眼神里面,流露着

    些许讚赏,但是他是不会给我骄傲自满的机会的。

    只是我自己,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之下,夜里内心的煎熬亦愈发严重,最明显

    的表现就是我愈加地沉默寡言。当老头发现他的腹黑已经刺激不了我的时候,他

    的表情少见的肃穆了起来。

    又一日,当我准备去收拾老头要换洗的衣物时,打开门发现丁监狱长也在,

    而且是坐在老头的下首,这不仅又让我狐疑了几分。即便如此,我也是沖着监狱

    长点头示意了一下,便直接去卧室取衣服。

    「小子,过来坐下!今天不用去洗衣服了!」老头喊了一声。

    我很是奇怪,毕竟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今天这老头换口味了?还是又有什

    么花招?管他啦,反正丁胖子在这里,且看他要做什么。

    「左京,你有什么话要对

    μ最◇新网?址百喥ξ弟?—∶板?zんù╔╚3

    我说的?」老头开门见山地问到。

    我一愣,用眼睛瞟了一眼丁胖子,又摇了摇头。

    「好,既然你没得话和我说,那就听我说。」

    老头目光炯炯地盯着我,我机械地点点头。

    「小子,你现在最想做的,是要出去复仇是吧?」

    我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自从上次我把那个人给咬死后,丁胖子肯定会把我查

    个底朝天。后来我就一直在老头的囚室,也没有任何人来询问。最起码,明面上

    看是他们帮我把这个事情给掩盖下来了。可是,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咧?这

    里面有没有什么阴谋在里面?

    老头看我半天没回话,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等着。

    我现在是一无所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如

    其窝囊地活着,不如痛痛快快地杀一场。管他什么阴谋不阴谋的,老子先把仇报

    了再说,现在没有任何事能比复仇让我激动了。干他娘的!

    我思绪至此,便抬头毫不犹豫地点了下头。

    「好!男子汉大丈夫,敢爱敢恨,敢做敢担。不就是头上顶了顶绿帽子吗,

    既然你想要复仇,我就送你一场造化!」老头嘴角扬起一丝邪笑。

    (3)

    「好,只要能报仇,就是要了我这条命我都给你」我终是开口回了老头一句

    话。

    「我要你的命作甚?如果要你的命,当初就不会救你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的

    疑惑,听我慢慢给你说。」老头沉思了片刻,娓娓道来。

    「其实你我之间有场缘分,缘起你的父亲。滴水之恩虽小,可救人一命是大。

    当初我承了你父亲的恩情,匆匆一别之后,我算了一挂,待你三十有二,你

    我还会相见。此一切都是命数。「

    什么

    点0`1`bz点'

    ?这老头和我父亲相识?貌似他们之间还有关系?我很是奇怪,却不忍

    打断老头的诉说。

    「当初你一进监狱,我便和小六说过,要先压压你的性子。你当时失魂落魄,

    整个人心神不宁,若是冒失地引你进我这一派,极大的可能你会坠入疯邪一道。

    那样我就等於是害了你。男人嘛,必须要经历些苦痛才能成长。要知道,人

    不自救天亡之。自己失去的东西就要自己去拿回来,最重要的是要取回男人的尊

    严。

    这是好男儿处世为人之根基。你根基不稳,所有你一直唯唯诺诺,性子中得

    过且过的比例就偏大,所以很多事你都是自欺欺人。少了一份男人的阳刚和果断,

    你的善就是你的命脉!而且,被别人将命门拿捏得死死的。说好听点这叫蠢,说

    难听点你就是一罪人!你的家庭现在的状况,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出在你自己身上,

    你的不作为,你的纵容,你的无知,你的愚昧,怎么对的起你父亲的一片教诲?

    「

    老头前半截还是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后半截就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了。句

    句如刀,字字见血,直接给我来了个当头棒喝,我的伤疤一个个地被揭开,我以

    为我能淡忘,我不能。一想到郝江化的夺母占妻之恨,我的暴戾之气就喷涌而出。

    「老头,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杀了哪些贱人?」

    此刻的我,双目通红,血往上涌,由於近段时间的练武,使我整个人充满了

    肃杀之气。

    老头和丁胖子对视了一眼,「呔!」的一声巨吼在我耳畔响起,我整个人恍

    惚了片刻,又清醒了过来。

    「小子,你这心志还是要多磨练啊!仇恨中守得一丝清明,以你能做到这个

    份上,也算是不错了!好了,整个事情说来话长,听我从头说起。」

    第三十章师门渊源-。

    (此章众多书友会登场亮相)「我这个师门叫乾坤门,暗乾坤八卦之意。

    师门一直以保家卫国为己任。师尊当时一共收有三位弟子,大师哥单名一个

    虎字(感谢书友酱油出演),当年击杀日寇的战场上是个响噹噹的汉子。在师尊

    的安排下,后来进入了军届,可谓如鱼得水。门下弟子十天干,分散在党、政、

    军三界。真可谓是白道首当一指。现人尊称一声「虎帅」。

    「二师兄姓尹(感谢书友尹初瑶出演),此人工於心计,善佈局。抗日战争

    期间干了不少暗杀的大事,多少汉奸、走狗皆被其斩首。但其生性桀骜孤僻,不

    喜与他人为伍。后师尊安排其掌黑道,旗下门徒十二地支,皆为当今华夏一方大

    佬。诺,小六子就是巳字门的掌门。只是这货毫无争夺地盘的野心,却是独守这

    破牢房伺候我这老头子,苦了这娃了!」

    「嘿嘿,师叔您说的是哪里话,多少师兄弟想来伺候您还没这机会咧是吧?」

    丁胖子陪着一脸的好笑说着。

    「少扯犊子!就你这货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清楚,子系中山狼(感谢书友中山

    狼出演),得志便猖狂。当初尹老二就是怕你杀气太重,白送了性命。才送到我

    这来的。再说,你不就惦记着我那点压箱底的东西吗?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吧?」

    老头没好气地冲了丁胖子一句,胖子嘿嘿一笑也没回嘴。

    「那您老人家是?」

    我盯着老头道出了心中的问号。

    「我?」

    老头淡淡一笑,用手指着墙上的八卦说:「乾为天,坤为地,一黑一白阴阳

    相,乃天地之大道。大师哥执白,二师兄掌黑,他们两迟早要起冲突的。而我

    不才,就是他们之中的那条隔离线。」

    「师祖将治国修家之术传给了大师伯,将权倾谋划之术传给了我师父,小师

    叔则承了师祖的止争止阀的本事,一身的好本领啊!小师叔年轻的时候杀伐果断,

    人送外号暗夜妖瞳(感谢书友暗夜妖瞳出演)。嘿嘿嘿,有他老人家罩着你,小

    师弟,你有福了!」

    丁胖子适时地插了一句嘴。

    纵使我在愚笨,此刻也明白这老头的良苦用心了,我扑了过去,端端正正地

    给老头扣了三个响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头淡淡一笑,「先别急着拜,等我说完你再做决定。」

    「你不要以为抱上了两个大腿就黑白道通吃了!师门有个规矩,一直代代相

    传至今。就是作为手持止争令的我们,必须保持绝对的公正公平。正如八卦的图

    形一样,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你绝对不可偏颇任何一方。而且,你不得动用或

    者侵佔任何一方的资源为己所用。若违此誓,必会被乾坤们上下通力击杀。若有

    人动想和作为」影「的我们拉关系,同样的会被群起而攻之。

    这个规矩看似古板,但它确确实实延续到今天,而且大家对此一直是恪尽职

    守,丝毫不敢越雷池半步。

    否则,别说中国,恐怕整个世界都没有立足之地,这也是为什么小六一直不

    能对你多有照顾的原因之一。

    这也意味着,你以后的路,必须自己一个人走,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借助,包

    括我也不能帮你。

    既知如此,你还会选择拜在我的门下吗?「

    老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道。

    「我愿意!」

    我好不犹豫地说出自己心里话,其实,你们什么黑啊白的,跟我半毛钱钱关

    系都没有。

    我关注的重点只有一条——这老头压箱底的本事。

    我要学以致用的东西,我要能用来复仇的工具。

    「别急!你要知道,既然要拜在我的门下,你可知自己以后身上的担子到底

    有多重吗?」

    「我不管以后的担子有多重,道路有多难走!我现在要的就是复仇,只要能

    报仇,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的眼睛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唉,又是个痴子!罢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你且起来吧!」

    老头见我如此坚持,不忍推却,勉强应了下来。

    可内心却是感慨万千——左公,我领贵公子走上这条道,真不知是帮了他,

    还是害了他啊!

    「左京,自你一进监狱我就知道了,不单因为你父亲这层关系。我师承道尊,

    易经中的命学、相术不够精通,但也算是略知一二吧。一开始,你的心志孱弱,

    体质不坚。所以我让小六直接安排你去面对最残酷的真实。通过那段时间的磨练,

    相信你自己也明白一个道理是吧?」

    「您老是说——只有自身实力硬,才能站住脚是吗?」老头收起了戏谑,我

    |寻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

    也添增了敬重。

    「孺子可教!只有你自身实力强了,别人才不能欺负到你的头上。何为自强?

    一是身体上的,炼筋焠骨,有个强硬的体魄是基础;二来是心理上的,焚心

    灼肺,有强大的意志力才是昇华。「

    「所以师傅您后来教我练武,是为了强体健魄?」

    「是,也不全是!一个人外部的体质很容易改变,可是内在的心理很难重立。

    要想改变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改变他的思维。左京,你在绝望之中咬下了

    敌人的喉咙,不是无可奈何,而是破后而立明白吗?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个词你不

    陌生吧?最难能可贵的是,你在此事之后没有陷入疯邪,仍能恪守一丝清明。但

    经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已经渐渐淡去的创伤情感,好像又有回头的迹象,这也是

    我为什么今天和你开诚佈公地交流的目的。「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刚跟在您后面的那段时间,我每天

    虽说累的要死,可是心里面确实波澜不惊。我也不知道自己

    寻?回∴网

    最?新§网址§百喥ˉ弟◇—ㄨ板?╒zんù◣|╜2

    μ址◎百喥○弟▼—?板◢zんù?○●¨¨

    最近是怎么了,总感

    觉有种暴戾的情绪想要宣泄出来,可是越出不来,我自己就越压抑。」

    「积郁成疾!你有心事未了,心里终是难得安定,看来是我想简单了。小子,

    我可以安排你尽快出狱去了你的心事,但是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你必须完全把自

    己交给我!」

    「一切全凭师傅安排!」我再次毫不犹豫地拜了下去。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