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2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3012

    第二十八章福兮祸兮

    当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断裂了,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胸口缠绕着厚厚的纱布,身体其他部位的伤口都已经被处理过了。

    我环视着四周,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桌子的案台上有一紫香炉,此刻

    淡淡的檀香菸雾缭绕,细闻之下竟让我原本焦躁急切的心情有了逐渐平静的趋势。

    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八卦图,从房间的格局以及佈置来分析,这很像是道

    家的讲究。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疑惑中我挣紮着想起床一探究竟,

    努力了几次都未能起身。

    「醒了?」

    一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句飘进耳朵,让我失神发愣,循着声音的方向找

    去,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床头,双目炯炯有神但却是面无表情。

    一身黑袍,又不像是道士的装扮,可手里却执着一柄拂尘。

    「老人家,请问……」

    「滚犊子!你才老!你们全家都是老人家!」

    冷不丁这老头一声爆吼,差点没给我把刚处理好的伤口给炸开。

    「不但醒了,还能开口说话,看来之前的人肉很是滋补啊!」

    老头皮下肉不笑地讥讽着我。

    「嗷!!!!!!」

    不说还好,一说我吐得一塌糊涂,胃里面早已经空了,现在连胆汁都吐出来

    了。

    这老头绝对是故意的,他绝对是对我刚才问话不满意的报复。

    我一边吐一边恨恨地盯着这老头。

    「哎呀呀呀呀,能动啊?能动的话明天把这房间打扫乾净,被你吐髒的床单

    被缛给洗乾净了啊!」

    「滚你妈的疯老头,老子都这样了,你还欺负人?有能耐你弄死我!」

    一开始觉得这老头是高冷范,现在看来绝对的腹黑流。

    都说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自那日起,我的心中只有报仇二字,以致於我的心境都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

    变化。

    原来这般髒话连篇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会从自己的嘴里冒出来,而且我感觉自

    己现在就像是个炮仗,一点就着,谁碰炸谁。

    「哎呦,还挺横啊!」

    老头笑眯眯地打量着我,虽说在笑,可我怎么感觉那么瘆得慌。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右手的脉搏处似是被钢筋给箍住了一般,一股灼热的疼

    痛感顺着经脉再流动,瞬间我就感觉自己已经是半身麻痺了。

    寻╘回∷网?址▼百ㄨ喥弟?—∵板╙zんù╚?

    「告诉你,你的命是我救得,我想要随时可以取来!在我眼里,只有活人和

    死人之分,如果你没有价值,我不介意此刻就送你去地狱。所以,千万不要挑战

    我的底线,我发誓我至少有一千种以上的方法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头的脸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笑呵呵地人畜无害,此刻就完全是阴森森的

    冷酷无情。

    「如果明白了,就眨下眼睛。」

    我完全没有听到老头后面在说些什么,那种万蚁蚀骨般的疼痛早就迫使我闭

    上了双眼。

    老头邪魅地一笑,松开了对我的控制。

    「很好,是个聪明人,男人大丈夫,言必行,行必果。我就当你应下了啊!」

    我缓过一口气,愤愤不平地看着他,两个眼睛珠子里面都能冒出火,「你神

    经病啊,你到底想干嘛?」

    纵使我身体再怎么虚弱,此刻三番五次地被捉弄折磨,都说泥菩萨还有三分

    脾气咧,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怨气,咆哮开来。

    「到时间你就知道了!现在,起来,打水,洗衣,做饭!」

    老头后面的话,比我咆哮得还要厉害,我震惊之余又想去顶撞他,可老头只

    做了一个扣手腕的动作,我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任他宰割。

    「你个死老头子,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也不得好死!」

    当我颤抖着穿好衣服,用极小的声音安慰着自己。

    正所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

    首要我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小子,我耳聪目明,别耍滑头啊!」

    脑后传来那老头该死的声音,气的我又是一阵心绪不宁。

    第二十八章福兮祸兮(2)

    「小子,衣服要洗一过三,知道吗?漂到没有泡沫为好!床单和被套要分开

    来洗,知道不?」

    「呢个兔崽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用自来水,去那个井里挑水过来用!」

    「每天把这些个大缸给打满!」

    「你也用不了这么多水啊?」

    「叫你去你就去,哪里那么多废话?用不完再挑回去!」

    「你……」(个老不死的!当然后半截话我只能深埋在心底)

    「记住,每天早上我都要吃葱油饼!这和麵、加水、擀面、煎制我只教你一

    便!告诉你,兔崽子,我就好这口,你要是做不好,从明儿起你饭也不用吃了!」

    「重做,面没有醒开!」

    「重做,面没有韧劲!」

    「重做,这么大的糊味

    找╙回◣请2百喥ξ弟—板zんù◤?§∷

    你闻不到?」

    「重做,葱香被油料味

    ˉ寻?回∵地●址百喥ˉ弟?—板§zんù◇?╒╚

    盖住了!」

    ……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天或者第几周了,我每天就被这个神经病一样的老头

    给折腾来折腾去,大事没有,全是洗洗涮涮的琐碎家务

    ╘最╔新●∵百喥∷弟—?板zんùˉ╜

    ,还有就是每天挑水。

    我想摸摸周边的情况,却发现这偌大的监,好像就只有这一个老头。

    每当我愤怒地想要和老头拼个你死我活,结果就是轻则被骂,重则挨打。天

    知道这骨瘦如柴的老头下手怎么会如此重?

    他下手打我除了鼻青脸肿之外,还得骨肉疼痛三天,这他妈的都算是轻的了。

    真心不知道这变态的老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被打的次数多了,我也就学乖

    了,凡事就不跟这死老鬼顶嘴,最多自己累一点,按着他的意思来就是了。

    终於有一天,我做的葱油饼让老头吃在嘴里微微点头,我趁着他心情好跑去

    套话。

    「前辈,您看,我都给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保姆了,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

    过我,我母亲还在家里等着我咧!」

    老头半死不死地瞟了我一眼,「出去?你小子三年刑期都没到,你出去做什

    么?继续作奸犯科?我告诉你,老老实实跟在我后面把这葱油饼做好,以后出去

    还有个营生,饿不死你自己。」

    「不是,大爷,我喊你爷爷成不成?这么多天我也看出来了,您啊,是个高

    人。监狱里面这么多人,以您老的能耐,别说一个,随随便便拉一二十个人过来

    伺候您那都是轻巧的,您干吗老揪着我不放啊?」

    这老头软硬不吃,把我给气得气得七窍冒烟。

    「那哪儿成啊!这不才把你训得顺手了吗?换个人我不又要从头训?我可没

    那好耐性!我啊,就是看着你顺眼,要不你早就死了!还害我费那么大的心力劲!」

    「大爷,您看上我哪点了?我改还不成吗?」这可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啊

    「滚犊子!别他妈的不知好歹啊!多少人要跟在我后面伺候我还不要咧!你

    要想走也行,3招之内只要你碰到我的衣襟,我就放你离开!」老头皮笑肉不笑

    地样子,一脸的欠揍样。

    「不是,大爷,就您这身手,我就是活到100岁也不是您的对手啊!」

    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判断,这老头绝对是个说一不二的。

    「嘿嘿,那没关系,从明儿起,我交你练武!你什么时候出师了,你什么时

    候走!」

    老头贼咪咪地笑着,我怎么感觉自己挖坑不成,反而掉到老头的坑里面去了

    ……

    就这样,我自监狱被刺之后,就和这奇怪的坏脾气老头同住一屋了,这老头

    脾气古怪得很,一时让我难以捉摸他到底是何用意。真不知道福兮祸之所至,还

    是祸兮福之所至。目前我只能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了!

    可是每个孤独的夜里,我心里复仇的火苗始终在燃烧,这已经成为我忍辱偷

    生唯一的精神支柱了。你们等着,我左京绝对不会这这样白白放过你们的!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