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25-26.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30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ㄨ找∴回?网□址╔请Δ∷◆?╮Δ╮

    。

    第一卷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第二十五章夜话无眠(1)

    就在郝江化与郑市长推杯换盏之间,李萱诗此刻正侧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一

    袭半透明粉红色的丝绸睡袍将那婀娜多姿、丰乳翘臀的身材给映射得若影若现、

    分外诱人。一杯红酒在指尖环绕,眉头微皱,心绪缭绕。

    「萱诗,你睡了吗?」门口传来徐琳的声音。

    「还没睡,进来吧,小琳。」李萱诗踱步开门将徐琳迎了进来。

    徐琳一进门,很是自觉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红酒,「来,萱诗,祝你越来越

    漂亮!」

    「都是黄脸婆了,还什么漂亮不漂亮的!」李

    '点01"b"z点`

    萱诗举杯和徐琳一碰。

    「萱诗,还在为小京的事情烦心?」徐琳见李萱诗有点心不在焉,便开门见

    山地问道。

    「小琳,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李萱诗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突然

    抛出这个皮球,让徐琳一愣。

    「三十多年了吧,萱诗,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说真的,我把你拖下水,你有没有恨过我?」李萱诗双眼直定定地看着徐

    琳,很期待对方给出的答案。

    「哎,木已成舟,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徐琳自嘲地笑了笑,借势

    又抿了一口酒。

    「看来,你还是恨我的。」李萱诗黯然地低下了头。

    「萱诗,你就不要自责了。要说一开始不恨你,那是不可能的。我、你还有

    箐青,我们三从大学开始就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你后来改嫁郝江化,我和箐青

    怎么也想不通这个理。于是乎,箐青为了试你,结果把自己给陷进去了。箐青后

    来和我说郝江化多么多么厉害,我一开始也是不信。再后来,被你和郝江化做盒

    子拉下水,其中也有我自身的原因在里面的。哎,好奇害死猫啊,都说一个巴掌

    拍不响,这事啊,也不能全怪你。」徐琳倒是大大咧咧地说了个底朝天。

    「小琳,谢谢你替我开脱,可是,我知道,自己是个罪人,是个十恶不赦助

    纣为虐的坏人。」说道动情处,李萱诗已经是潸然泪下。

    「别哭了,萱诗,要我说啊,这都是命。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走近女人内

    心最捷径的道路就是通过女人的阴道。」

    「你个小骚蹄子也不害臊!」李萱诗被徐琳这话逗得一乐。

    「这有什么好害臊的,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

    `点0"1^bz点`

    这话糙理不糙,男人

    和女人对待性的态度是不同的。」徐琳倒是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哦,那你说说怎么个不同?」李萱诗被勾起了兴趣,想听听徐琳的见解。

    「这么说吧,萱诗,你不会以为郝江化凭借着自己的一根巨棒就能让我们所

    有的人都俯首称臣吧?」李萱诗摇了摇头。「恩,你也清楚,如果没有你,郝江

    化

    ?最○新|网?址??◆╘?

    连个屁都不是。所谓男人为性而爱,不可否认的是他强悍的性能力是基础,而

    你的莲花名器就给了他一展长短的外因,你俩配的相得益彰,所以才有了

    爱的延续。再反过来看你,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惜老左在你最光鲜

    亮丽的时候撒手人寰,恰巧这个时候让你遇到了郝江化,你难道不是因为爱他的

    肉棒而越来越性感?」徐琳的话里带着一丝揶揄。

    「女人嘛,活到我们这个年纪,能有个真心疼你爱你,把你当个宝,还能每

    次都能让你舒舒服服的男人,就算是上天送给你的礼物。我和箐青一样,一开始

    可能是抗拒的,但是后来尝试到那种美,就像是吸食鸦片一样,明知道是毒,我

    们却是毒到深处无法自拔。唉!」一声叹息,让徐琳多少显得有点顾影自怜,李

    萱诗抓住的双手不由得又使了三分劲。

    「萱诗,你和我们都不一样。郝江化可以抛弃我们所有人,但是他是绝对不

    会抛弃你的。同样的,我们每个人跟郝江化的关系就如同一夜情,我们可以把他

    当做」活的自慰器「,我们可以随时抽身而出;但是你不一样,你毕竟和她养育

    了4个孩子,你们是有着血缘的牵绊。也正是这份牵绊,让你在面对左京和小颖

    的时候,良心上收到的谴责更大不是吗?」

    「是的,每次思考至此,我都是唯恐至极。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琳琳,

    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李萱诗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希望徐琳

    能给出一个答案,让自己从这无尽的折磨中摆脱出来。

    「萱诗,对于小颖,我觉得你倒是不用有太大的负担。她也是个成年人,走

    到这一步,之前是你和郝江化设计的,但是后来就是她自己的自甘堕落了。我这

    么说倒不是要挑拨你们婆媳的关系,其实我对小颖也是很喜爱的。但是由于小京

    的关系,你们婆媳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对不对?」徐琳循序渐进地叙说,李

    萱诗默默地低下了头。

    「既然说到了小京,这是你现在最大的心结对不对?这孩子其实对你的眷恋

    不是一

    寻?回¨网∵址?百度?§□?╒ˉ◣?╒?

    般的轻,以你的聪慧不可能看不出来。所谓爱之责之切,都说儿不捉母奸,

    小京气愤的不仅仅是小颖对婚姻的不忠,他更加悲愤的是你和小颖,你们这两个

    他最挚情挚亲的亲人、爱人联手对他的欺骗啊。你对小京是最为了解的,以他那

    孱弱的性子,怎么可能对郝江化做出如此血性的报复?有句老话叫——老实人一

    般不发火,真要是火起来阎王都要抖三抖。若不是气极愤极,他也不会如此失控。」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当初……」可是没有如果啊,若是世上真

    有后悔药,李萱诗就算是散尽家财也要求得一颗。

    「萱诗,能和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计划的行吗?」徐玲关切地望着自己的

    闺蜜。

    「我还能怎么计划?要我和老郝离婚那是不现实的,毕竟我们都有4个孩子

    了。至于左京,我想等他出狱后,送他出国,和小颖一起。希望他出狱后还能认

    我这个妈,以后,以后就不要相见了,免得带给这孩子更多的痛楚。」

    「哎,目前看来,这也是唯一的出路了!希望你和小京都能好好的,哎,这

    就是命,这就是孽啊!」徐琳对李萱诗的计划持赞成的态度,但她多少还是对未

    来有那么点担忧。至于担忧是什么,徐琳也说不上来,她就是凭女人的第六感,

    觉得这事不会像以往那样能顺利地抹平。此刻看着李萱诗哭得梨花带雨的,自己

    也不忍心再在这个时候抛出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担忧,以免给闺蜜徒增烦恼。

    「小琳,谢谢你和我说这么多,你都不知道,我这心里的压抑,也就只有和

    你说说了。」哭过,李萱诗紧紧地握着徐琳的手以示感激。

    「跟我还客气什么!以后有什么想说的,尽管来找我,别把自己给憋出病来

    就好!」

    「恩!幸亏还有你在身旁。小琳,今晚就别走了,咱们姐妹也好久没有促膝

    长谈了。」

    「行行行,我陪你!」

    两姐妹是夜话无眠啊,徐琳的感觉是对的,这事的确不那么容易就过去了。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其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李萱诗等能控制的范围……

    第二十六章再闻噩耗(1)

    今天是我入狱的第94天,在这三个月里,我饱受欺压和折磨,可我没有倒

    下。

    让我心寒的是,这三个月来,无论是母亲还是妻子,一点音讯都没有。就算

    是不来探访,一直书信总是可以传递进来的吧?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抛弃的孩子,

    一个人独自生活在这黑暗的牢狱,可你们却在外面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不,

    这不公平。

    一想到郝江化的无耻、母亲的堕落、妻子的背叛,那种痛就如同是万蚁噬骨

    一样,0911一干人等对我肉体捶打的疼痛不及我心所疼之万一。至今我死守

    着这个秘密,不予外人道尔。

    就算是最照顾我的八哥,并非是有意隐瞒,而是为了生存。郝江化,等我出

    去,你带给我的侮辱我必百倍奉还;对于母亲,自己终究犯下弥天大罪,不可饶

    恕。

    尽管我心里清楚,那件事与其说自己强暴生母,不如说为修复我伤痕累累的

    灵魂,母亲动委身于自己。

    不过,从此开始,我愧为人子,内心饱受煎熬;还有小颖,我到底该如何去

    面对你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在这钢筋混凝土围成的小小四方格子,我的世界里

    面全是灰白……

    「9477,有人探访!」狱警的一声高呼,让我喜悦中又带着点疑惑——

    会是谁来探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