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23.3-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3600

    23(3)——我要让郝江化体会下自己女儿被狼盯上的无奈和痛苦!

    不知不觉中,桌面上已经有了3个空酒瓶,第4瓶开了仅剩一半了。

    「老弟,你……你可不知道

    ◎网∶址|?◇╮∵⊿???

    ,我……我……也算是阅女无数了……但……但

    是要说这……这男欢女爱……最……最刺激得……就……啊……就是乱LUN之

    ……啊……之交。你……你老郝……是TMD……没女儿,那滋味……你就只有

    ……只有想的份了哦!」郑市长现在已经是酒气上涌,舌头打转了。

    「我……我……怎么就……没女儿啊?萱诗……给……养的……萱萱……不

    就是我女儿吗?」郝江化也是醉意冲天。

    「对对对……那小丫头……那模样……就……就和……萱诗妹子是……一个

    模子……套的。等再大点……又要便宜……你这条老狗!」

    「哪……哪里话啊,我可以……上别人家的女儿……但,但是我自己的女儿

    ……那……可是宝贝……不带……给人……欺负的。」

    「你个老货……就装吧你……女儿大了……都是要给别人家的……便宜别人

    ……还不如便宜自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更何况萱萱和萱

    诗……那么像,你能忍得住白白把……把……这块肉……给丢了?你……拉JB

    倒吧你!」郑市长一脸的嗤之以鼻。

    「老哥……你……你这么说……就冤死我了……我那个……小犊子……想了

    多少次……我都给……给他打回去了。这……这最基本的……父母、子女之间…

    …是不能乱的……其他的怎么来……来……都行!」郝江化的迷糊的眼光中,难

    得有一丝清明印上来。

    「滚……滚蛋……你TMD还在装是吧?我的底……你全知道……我女儿和

    ……我儿媳,她俩……怀得孩子都是……我的ZHONG……嘿嘿……正所谓…

    …其中滋味……不足与……外人道!那……那种刺激……和……和……征服感,

    是其他……其他女人怎么……怎么也带不来的!虽说……你老婆风姿卓绝……但

    是,但是这种刺激是你……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嘿……嘿嘿……不就是……有人喊爸爸吗?老……老哥……你看我……院

    里……那些小丫头……哪个……哪次……不是被我肏得…

    寻◇回∵网◎址百度╔§∷μ◤×

    …肏得……哭爹喊娘的!」

    「肤……肤浅。你懂……懂什么!要不……要不……这样,你自己的……女

    儿……下不去手,我让……让我女儿多陪陪……陪你……等……萱萱再大点了…

    …你……你让我来……嘿嘿嘿……」

    「老哥……老哥……萱萱还小……」

    「你……TMD……少打……马虎眼,上次……上次……我老婆和媳妇都给

    你睡了……妈的。老子到现在都没……都没睡到你媳妇……再说了……我拿女儿

    换你女儿……又不让你……又不让你吃亏。难道这样的账……这样的账……你都

    ……都算不过来?萱萱给了我……咱们两家可不是……可不是……亲上加亲吗?

    老婆、媳妇、女儿,我们来个全换……别忘了,你那升职的事……」郑市长开始

    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之下郝江化哪里招架得住。

    「老哥您说的……等萱萱……萱萱再……大点……咱们……咱们……」郝江

    化这时有点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的感触,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占有白行健的女儿,

    可以玩弄岑箐青的女儿,也曾计划把徐琳的媳妇收入账下,更曾想对王诗芸的女

    儿来个萝莉养成,但是此刻,涉及到自己的女儿?他到底应该如何抉择?只希望

    郑市长今夜酒多上脑,明天一觉醒来能忘记这些荒诞。

    「好……老弟……你是个痛快人……我就当你……承下了哈!哈哈,果真好

    ……好……兄弟!来……来……来,再碰一个!」郑市长奸计得逞,根本不给郝

    江化回绝的余地。郝江化陪着笑脸把酒喝了下去,可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第二十四章一缕阳光(1)

    监狱放风的时间,我独自一人龟缩在操场的角落,望着头顶那四方的天空,

    心里一阵落寞——我要在这鬼地方待3年!3年后出去会是什么样的我不敢想,

    这三年

    □寻回∴网×址╖百╔度╖▼◇¨╚∴◢?

    小颖会怎么过?会不会更加有恃无恐?会不会变本加厉地和郝江化媾和?

    母亲还会做不做出更加荒诞无耻的事情?岳父岳母能帮我打通监狱的关系,应该

    会多看着点小颖了吧?为什么到现在小颖都没有来找我?她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

    等等等等……这些问题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每天都盘旋在我的脑海里面。这两

    天我是吃也吃不饱,睡也睡不着。两个大黑眼眶深深地凹陷下去,整个人也瘦了

    一圈。

    「小九,又在想家了?」一个粗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啊,八爷,是你啊!」

    八爷——编号8574(感谢书

    ?╒找回?ㄨ请?◆§?∵◢Δ○

    友保安0l0ly_ two出演),一个身

    材结实的忠厚汉子,是我到囚室后唯一一个没有对我动过手的人。就算是第一天

    大家群殴我的那顿杀威棒,他也就是在一旁冷眼看着,既不参与也不阻止。后来

    我每天的伙食被0911给抢过去一大半,八爷每次都悄悄从自己的那份里面留

    一点给我,让我在这冰冷的寒窗世界感到少许温暖。

    「八爷,没想家,就是,就是在发呆!」对任何人都不要说真话,是自我保

    护的第一准则,这也是丁胖子告诉我的。

    「别爷不爷的喊了,不嫌弃的话就喊声哥吧!能来这里的,都有迫不得已的

    苦衷,都不容易。」汉子中肯地说道。

    「那行,谢谢八哥这两天的照顾!」我见8574这么说,也就不再推辞,

    双手做了个揖。

    「小九,别怪哥话多。你一看就是个读书人,怎么到这里来了?」8574

    拍了下我的肩膀,客气地问道。

    「八哥,其实这事吧……」我按当初审判的内容给说了个大概,也不敢往细

    了说。

    「原来如此!你那后爹确实不是个东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说女子无才

    便是德,真是老农民的封建意识。不过,你妹妹倒是很幸运,有你这么一个护她

    周全的哥哥。」八哥听我说完,也是很气愤。

    一缕阳光(2)

    记忆中萱萱那明亮的眼眸,漂亮的脸蛋,渐渐地和母亲重在了一起,心头

    又是一阵苦闷。「八哥,不说这些糟心事了!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好奇

    地问道。

    「我?我进来前在一家娱乐公司做保安。有天晚上当班的时候,发现我们老

    板正在强奸一个小模特。我本不想多管闲事,可后来那女孩跳楼自杀了。我看不

    得这种人渣颠倒黑白,于是就出庭做了证。再后来,那人渣不但没有收到应有的

    刑罚,我反而被他们给弄了进来。哎,这操蛋的世道!」八哥苦笑了一下。

    「八哥,你是个好人!」我由衷地敬佩这种为人正直、能仗义执言的汉子。

    「给我发好人签我也不会嫁你!」八哥突然开了句玩笑,我一愣,随后就反

    应过来,咧嘴笑了笑。

    ¨寻回╔网╔址?∶▼3μ?

    「这就对了!没事要常笑笑,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在这种乌烟瘴气的

    地方,你的心态一定要好,别整天苦眉愁脸的。你快乐地过一天是一天,伤心地

    过一天也是一天,那你为什么不开心地过?」平平常常几句话,确实深深印在我

    的心头。

    「八哥,受教了!」

    「兄弟客气了!现在的世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既然现在来到了

    这个环境,你就要适应这样的环境。不管你现在想什么,都不能越出这三丈高墙。

    所以,你可以为你出狱后的日子从现在起就做些筹划。」

    「多谢八哥指点。八哥,可否和我说说这里大概的情况?」不管出狱什么目

    的,8574这个人对我说的这些确是句句在理。

    「好,那我就和你说道说道,你小子也厚也要防着点,免得着了他们的道。

    整个监狱,一共划分为甲乙丙丁4个监,甲是个神秘的存在,他们有自己独

    立的活动域,我进来这么长时间,从未见过里面的人;乙关押的是死刑犯,

    据说里面全是手头上有人命的;我们所在的丙是重刑犯所在地,像什么打架斗

    殴、暴力伤人等囚犯都在这一;至于丁,都是经济犯和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家

    伙。」

    「至于我们的囚室,你是知道的,每个囚房的0号都是自己囚室的老大。

    但是总体上,丙分为两大派,一位人称刀爷(感谢书友一刀切出演),据说他

    玩得一手好刀法,不论是劈、砍、挑、拉,刀刀致命,江湖人送外号」一刀切

    「!另一位,则是鸡爷吉新(感谢书友吉新出演),据说是台湾三联帮的一位堂

    ,在上海刺杀青帮老大西门吹箫(感谢书友西门吹箫出演)未果而被捕。」八

    哥缓缓道来,我对着监狱的势力分布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八哥,你说我要怎么样才能不被他们欺负?这两天,0911(感谢书友

    skita911出演)可没少找我茬,我不想惹事,可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啊?」

    「哎!忍忍吧兄弟,要想在这里不被欺负,要么你有足够的实力,打败他们

    你来做老大;要么你就抱大腿,成为个别狱霸的新宠,你选哪个?」八哥似笑非

    笑的看着我,看的我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八哥,别开玩笑了,这两个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吗!」我苦着一张脸,再次

    向八哥投去求救的眼光。

    「瞧把你给吓的!其实啦,咱们囚室的人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简单的。打你

    那顿杀威棒是规矩,所有新人来了都要受的,哥当年还三天下不了床的。091

    1你别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其实他还是很护着咱们几个的。你嘴甜点,做事情

    勤快点,家里送过来的东西,你再多孝敬点。哎,总之,日子久了,你和他们熟

    悉了,也就都知道了!能进来我们囚室,你算是有福的知道吗?」八哥的话说得

    我心头灵机一动——难道这也是丁胖子故意安排的?

    「哎,八哥,八哥,你再给我讲讲其他几位兄弟的喜恶呗,免得我这毛里毛

    糙地又给踩了雷!」

    「行,那我就再给你说说。打你的四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