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卷02)(05续-0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3965

    第五章闻峰色变(续)

    在陈锋处呆了一周,我和岳母沟通了一下,要先回长沙一趟,去祭拜我的父

    亲。

    父亲的坟前,一束菊花让我有点意外,难道是李萱诗过来祭拜过?这个贱女

    人还有什么资格来祭拜我的父亲?一气之下,我抓起坟前的菊花扔的远远的。我

    将自己带来的贡品恭恭敬敬地摆了个三碗三碟,斟了三杯酒,点上一支菸放在父

    亲的坟前。

    点燃草纸,响起一

    ▼寻◆回?百喥弟●—╚板∴zんù◢◎◣

    阵小鞭,在给父亲烧了点纸钱后,我给父亲磕了三个响头,

    就这么一直跪着和父亲诉说。

    「爸,儿子不孝,来看您了!」注视墓碑上父亲慈祥的面容,我轻叹一口气,

    接着道:「爸,很抱歉,清明时节未能前来祭拜,只因儿子那个时刻正身陷囹圄。

    可您知道是谁送我进去的吗?就是李萱诗这个贱人啊,她和郝江化沆瀣一气,搞

    得孩子我家破人亡,爸,你知道吗?」

    我盯着墓碑上父亲那慈祥的笑容,自嘲地笑了笑,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山岭

    的寒风呛得我猛地咳嗽了几声。

    「爸,儿子今天来,一是来给您谢罪的,二来是想和你说说心里话。我和李

    萱诗有了乱伦之交,虽说这里面情况很複杂,可是我做了就是做了,犯了错我认。

    爸,你若在世,怎么责骂我孩子我都承担。可是,您现在就躺在这里,人家都欺

    负到我们老左家的头上来了,你怎么办?说实话,您两眼一闭,不受这窝囊气。

    可儿子我心里的痛,您懂吗?我在这和您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自己的心头撕

    开一道口子,我的心,早就死了您知不知道?」

    拿起瓶中剩下的酒,我狠狠地灌了下去。

    「爸,上次我和您说,若有朝一日,孩儿做出对不起您的事情,请您原谅。

    现在,我不奢求您的原谅,我只求您能保佑我先报了这妻离家破之仇,待结

    束后,孩子一并给您请罪。爸,我现在和郝江化以及李萱诗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过得舒服的,我立过誓,我左京一定要把自己所承受的痛

    苦,让这对奸夫淫妇千倍百倍地偿还。爸,你说现在这世道,好人不长命,祸害

    遗千年。儿誓将寸管化长剑,杀尽世间狼与豺!人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她为什

    么要这么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她如此对我?要我承受这份罪孽?爸,啊,

    哈哈哈,看看你选的好妻子,看看我的好母亲,啊,这他妈的就是我的命运?我

    呸,老子不信这套,命是我自己的!「

    由於胃里面没有任何东西,我空腹喝酒,加上这冷风一吹,渐渐地酒有了点

    上头,我的话也不怎么连贯,说道气愤处,我

    "点0^1"b^z点^

    「啪」地一把酒瓶砸在了父亲的坟

    前,蹦起的玻璃碎屑划伤了我的手指,身后传来一个窃窃地声音——「左京哥哥?」

    第六章故人相遇

    「左京哥哥?是你吗?」

    背后的声音不太确定,又问了一声。我木然地转过身体,竟然是岑筱薇。

    「你怎么在这?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

    看到她我就想起李萱诗过生日的那一幕幕,岑筱薇和郝江化肯定也扯不清关

    系。所谓恨屋及乌,我现在看到和郝江化有关的人和事,就很反感。所以我的语

    气里面带着一丝冷漠。

    「左京哥哥,真的是你。」岑筱薇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惊喜,「呀,你的手

    破了,我先帮你止血吧!」

    岑筱薇不由分说地拉起我的手,从挎包里面掏出药棉和创口贴帮我包紮了起

    来。

    虽说我很反感和郝江化有关系的女人,但岑筱薇和我的事情并无太多的牵连,

    我就没再拒人於千里之外。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做完这一切。

    岑筱薇满意地看着她的傑作,正待笑颜准备开口说话,却一眼撇到被我扔到

    一旁的那束菊花,小脸马上就僵住了。

    「左京哥哥,我……我……」

    「你怎么在这里?」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看着岑筱薇那局促的模样,心中不落忍,以尽量平稳的

    口气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我是回来祭拜母亲的。」岑筱薇遥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块墓地,「妈妈就葬

    寻◎回ˉ网◆址∵百喥ξ弟∵—板μzんù?∵▼

    在那块!还有,还有,左伯伯坟前的菊花是我带来的。」

    岑筱薇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头都低了下来,两个手指都紧张得缠绕在一

    起。

    「谢谢你了!我都没有去给箐青阿姨烧过纸!」

    就沖这份心意,我也不好再板着脸和她说话。

    「左京哥哥,对不起!」岑筱薇像是鼓足了勇气,才对我说出这话。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她这话说得我一愣。

    「就是上次,我一气之下,和你说的话太沖了!」(这里填了第一卷在日

    ○寻Δ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2╘3◇

    记

    未曝光的前提下,小左怎么知道自己被下药的坑)

    「呼!没事,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是要感谢你的!如果不是你,我还会一

    直蒙在鼓里的。」我自嘲地苦笑了下。

    「左京哥哥,其实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那么冲动地

    去杀人了。」岑筱薇楚楚可怜地看着我,满是自责的表情。

    「不,错的不是你,错的人是我!是我一直自欺欺人,一直以阿Q的方式在

    导着自己的行为。你的话就如同当头棒喝,如果不是你,也不可能造就今天的

    我。」

    点燃一支烟,吞云驾雾之间隐显岁月的沧桑。岑筱薇在一旁看着我的侧面,

    年幼时的两小无猜,加上时间的沉淀,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紮得更深了。

    「左京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岑筱薇小心翼翼地问着。

    「呼,还没想好,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留了个心眼,我也不知道岑筱薇问这话的动机是什么。

    「那你打算和白颖离婚吗?」

    香烟掉落在地上,我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岑筱薇,以后不许在我的面前

    提这个人!」

    看着我铁青的脸庞,一阵窃喜在岑筱薇的心头围绕。

    「左京哥哥,你别生气,筱薇以后再也不提就是了。你知道吗,其实,如果

    没有那个人的存在,我早就是你的媳妇了!」说到羞处,岑筱薇的脸颊映上两朵

    红云。

    我闻言一愣,「筱薇,孩提时代的玩笑话你还当真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一切,只歎造化弄人!」

    「不!左京哥,我一直深深地喜欢着你,如果不是那个贱人,李妈妈早就撮

    我们在一起了,我们才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听我这么说,岑筱薇急了,开始

    争辩起来。

    「闭嘴!」一声怒吼发自肺腑,如果说白颖是我的伤疤,那李萱诗就是我的

    逆鳞。如果说听到白颖两个字我是反感,那这会的愤怒已经很好地解释了我的心

    情。

    「岑筱薇,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妹妹就可以口不择言!这样子有意思吗?老实

    说,李萱诗是不是安排你来补偿我的?她以为事情就可以这样轻易地化解吗?她

    以为带走我一个女人,再补给我一个就可以了吗?你们算什么?都是她的棋子吗?

    都这么不知廉耻的吗?「

    可能是我的面目狰狞吓到了岑筱薇,她不自觉地退了两步,直到后背贴在前

    排墓碑的背面才稳住身形,「左京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好,很好,事到如今你还在装?你不要告诉我你和郝江化之间是清白的,

    你就是李萱诗安排的玩具,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来啊,你不是说你喜欢

    我吗?喜欢我们就在这陵园来一场露水情缘,既随了你的心愿,又能让我爸和你

    妈做个见证,何乐而不为?」说完,我就扑了上去,开始撕扯起岑筱薇的衣物。

    「左京哥哥你不要!」岑筱薇一边挣扎,一边发出淒惨的哭喊,「你好可怕!

    我不要!放开我!「

    「哼,你们女人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装吧,一个个全他妈的都是心机

    婊!」岑筱薇的挣扎反而让我有了一种异样的兴奋。

    「啪!」岑筱薇终是抽出手来,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也是这记耳光,让我在疯狂中清醒过来,看着我身下哭得梨花带雨的岑筱薇,

    我他妈的这做的叫什么事啊?「啪!」我赶快从岑筱薇身上下来,反手给了自己

    一记耳光——左京,你TMD就这点出息?

    看到我的自责,岑筱薇忘却了哭泣,轻轻地拉了下我的衣袖,「左京哥,你

    还好吧?你刚才是怎么了?刚才的你好陌生。」

    我抬头看着岑筱薇,一身漂亮的连衣裙早已经被我撕得破烂不堪,露出了莲

    藕一般的手臂和那光洁的大腿,脸上的泪痕印记历历在目。

    我赶忙脱下自己的风衣给她披上,「对不起,是我不好,吓到你了!」

    第七章冰山一角

    夕阳西下,当一切归於平静,我站了起来,岑筱薇小心翼翼地跟在我身后,

    欲言还休。

    「走吧,找个地我们聊聊!你总不至於要在这个地方和我说吧!」恢复过来

    后,我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个究竟,岑筱薇到底知道多少?我以为自己的心已

    经够坚定了,如今看来,还是欠火候啊。

    在咖啡厅,岑筱薇看着对面这个从小就照顾自己的哥哥,想着当年双方父母

    定的「娃娃亲」,不知不觉中又陷入了沉思。

    「说说吧,筱薇,你是怎么和郝江化绞到一起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燃

    起火苗,淡淡的烟丝带走生命的味道。王家卫曾经说过,将一支香菸燃尽前后的

    质量相减,那就是生命的重量。此刻莫名地想起这句话,心里又是一阵窝心烦躁,

    不耐烦之中我乾脆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

    开门见山地提出了我的问题。

    岑筱薇此刻反而冷静了下来,她将耳旁的青丝绕到耳后,优雅地端着咖啡杯

    抿了一口,才开始回答我的问题。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至於我和郝江化怎么绞到一起的,那就说来

    话长了。当年,我接到李妈妈的电话,得知我母亲生命垂危,我急不可耐地从美

    国赶回来见她最后一面,可惜天不遂人愿。待我回国,迎接我的竟然是更大的震

    惊——我的母亲竟然是难产死的。」

    谈到母亲,岑筱薇的表情中流露着深深的哀思。

    「我当时就问李妈妈,我母亲到底怀了谁的孩子,可李妈妈一直支支吾吾说

    自己也不清楚。更让人气愤的是,我连母亲的遗体都没有见到,说是母亲自己的

    意思,死前自愿将遗体捐献给了白颖的母校医学院。这一切的一切,你不觉得太

    不可思议了吗?」

    「李妈妈和徐阿姨是我母亲最好的闺蜜,她们三个人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好

    朋友。我母亲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信她们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我多次

    询问她们二人,她们都搪塞我说——只知道我妈妈谈了个男朋友,但是具体是谁

    他们没有见过面。」

    「哼!一丘之貉,她们怎么会和你说实话!」我对母亲和徐琳的这种做法嗤

    之以鼻。

    「是啊!我当年尚且年幼,没有往深了想。母亲的突然去世对我的打击特别

    大,加上李妈妈一直劝慰我死者为大,先把身后事处理了。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地

    听从了他们的安排,给我妈妈选了个衣冠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