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

正文 左京的复仇(卷02)(02续-0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调皮的果果娜娜

    字数:4015

    左京的复仇(第02巻)

    第二章母子决裂(续)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童佳慧正趴在床铺边打着瞌睡。看着那美丽的容颜,我

    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可却牵动了自己的伤口,「嘶」的一声,我轻轻地痛哼

    出声。

    「京京,你醒啦?」童佳慧一把抓住我的手,眼里有着失而复得的惊喜。

    「妈,让您担心了!」

    看着眼前的女人,她虽然不是我的亲妈,但是她给我的关怀和支持胜似亲妈。

    她是我身边众女中,唯一神智清醒,有独立的判断能力的女强人。

    此刻的她,身上母性的光辉无限在发大。我受伤后到昏迷前,岳母的每一句

    话、每一个字都钻进了我的耳朵。我也深深地明白,只有她,才是真心真意爱护

    我,陪伴我,支持我的人。

    「傻孩子,你怎么会作出自残的事情来?你要知道,妈妈已经什么都没有,

    就只有你了。要是你再出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可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岳母又开始泪眼婆娑起来了。

    「别哭啊,妈,千万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再说了,紮的位置我心里有谱,

    你相信我。」我一边分散着岳母的注意力,一边千言细语地哄着她。「我保证,

    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还不成吗?」

    「这还差不多!京儿,你伤癒刚好,想吃点什么?妈去给你做!」

    在童佳慧的心中,自白颖离家出走后,左京是她唯一的牵挂了。左京既是女

    婿,又是儿子。再加上白颖做了如此不堪之事,故童佳慧给左京的爱护就更多。

    「妈,我就想喝您熬的鸡丝粥。」我笑笑地答道。

    「那成,你就在这等着,妈妈现在就回去做。」

    童佳慧急急忙忙地起身要回家熬粥,这种母爱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恍

    惚之间,我又看到了母亲小时候待我嗷嗷待哺的场景。妈的,怎么又想起这个了?

    我狠命地摇了两下头,想把这些场面从脑海里面抛出去。

    「小李,左京就麻烦你暂时照顾一下了啊!」童佳慧一边走一边对门口的保

    镖做了安排,「京京,你先休息一下,妈妈很快就回来啊!」微笑之间,我如沐

    春风。

    「来,张嘴,小口小口地喝。」

    当岳母带着熬好的粥来喂我的时候,那浓郁的鸡汤香味,那稠滑的口感,让

    我找到了久违的家的温馨。为了防止烫到我,每一口,童佳慧都

    ^点0^1^bz点`

    会把勺根放到自

    己的嘴里试试温度,等温度适了再送入我的口中。我细细地品味着带着岳母唇

    香

    点0'1^b^z点'

    的粥,再看着她那贤慧的举止,不由得癡了。

    「看什么看,快喝粥啊!」

    岳母也是发现我的眼光有异,娇羞地飘了一句,在这略显暧昧的环境下,我

    从未见过岳母如此的小女人心态。「咕唧」我吞了口口水,由衷地讚歎道——

    「妈,你真漂亮!」

    「都老了,哪里来得漂亮?就知道耍贫嘴。」

    岳母虽嘴上反驳我的话语,但她的脸颊却是有着一丝桃红,心跳也略微在加

    速——我这是怎么了,京京他是我的儿子啊,我怎么对一个孩子还没羞没躁起来

    了?

    「我心中,妈你是最漂亮的!」

    我虔诚地说出了心底话,没有一点的歪念头,因为在我心中,岳母就时那朵

    圣洁的白莲花。

    「快吃吧,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这次岳母没有再反驳了,只是笑着加快了喂我吃饭的速度。片刻之间,一碗

    粥就见底了。

    「妈,要是你能永远熬粥给我喝多好啊。」

    我躺在床上发出感慨,确实,这样的场景我很迷恋,因为家的味道太浓郁了。

    「只要你喜欢,妈给你做一辈子!」童佳慧轻抚着我的额头,笑看着我这个

    孩子。

    「妈,有你在,真好!」

    我一时感触颇深,双手环过岳母的腰肢,把头埋在其胸前,泪花闪烁。

    「傻孩子,有妈在!别怕啊!」

    童佳慧聪慧过人,触景生情,也是将我拥抱在怀,轻轻地怕打着我的背,

    「京儿,从今往后我们娘两就相依为命了。你记住,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你最

    坚强的后盾。你要走的路还很长,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但是你放心,妈妈会一

    直陪伴在你身边的。」

    第三章惊慌失措

    距离左京出狱已经一周过去了,那边左京和童佳慧在阖家团圆,互诉衷肠;

    这边,李萱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慌乱无了。

    「小琳,小琳,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京京不认我这个妈了啊。他跟童佳慧走

    了,他管她叫妈,我才是他妈,我才是他的妈妈啊。」

    李萱诗双手紧紧地抓住徐琳的双臂,就这么声嘶力竭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萱诗,萱诗,你冷静点。那么多大风大浪你都挺过来了,这次也会没事的,

    知道吗?」

    徐琳知道李萱诗此刻的神智不稳定,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她先冷静下来。

    「冷静?我怎么冷静得下来啊,你又不是没有看到那孩子的眼神,他是真的

    要杀了我啊!对了,他还说下次见,不是他死就是我活,好可怕,怎么可能?我

    的京儿怎么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对,是童佳慧,是那个贱人抢走了我的儿

    子对不对?她自己没有儿子,所以要抢我的儿子对不对?那些话都是她教左京说

    的对不对?」

    李萱诗已经近似疯邪,两眼无神,完全是顾左右而言其他的状态。

    「啪!」的一个耳光,徐琳狠狠地扇在李萱诗的脸上。

    「李萱诗,你醒醒好不好?京京说不认你做妈,你就不是他妈了吗?左京才

    出狱,我们一起去接的他,童佳慧怎么可能去教左京这些?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

    想,左京为什么入狱前和出狱后对你的态度大为不同?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你后来去探监左京都是避而不见?不把这些搞清楚,你自己就一个人

    在这边乱了阵脚,你还能坚强一点啊?李萱诗,别让我看不起你好吗?「

    徐琳一顿言辞如同机关枪扫射一般,将李萱诗打得是遍体鳞伤。

    似是被徐琳给刺激得清醒了一些,李萱诗不再像之前一样疯癫。徐琳说的话

    糙理不糙,她也明白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事情,才会导

    找?回2网◣址μ请百喥●◤弟∶—板zんù??□

    致儿子的

    性格大变。

    「那小琳你帮我分析分析,这中间究竟会发生什么?」冷静下来之后,李萱

    诗又恢复到了她精明的一面。

    「这才像你,刚才就跟疯子没什么两样!」徐琳见李萱诗终於冷静下来之后

    也曾是长嘘了一口气。

    「萱诗,一开始你把京京送到监狱的时候,他就算是对你是抵制的,但是,

    多少你的话他还是听得进去的对不对?后来你去探监,他就一直避而不见,这里

    面有他自己愧疚的原因,可更深层次的一些因素你考虑到吗?」

    「你是说?」李萱诗不是很肯定的望着徐琳。

    「嗯,白颖的事情他一定是知道了。你再换个角度去想,京京这一年半的牢

    狱之灾,小白一次都没有去探访过,不是薄情寡义,就是人出了事。京京这么聪

    明的孩子,就算童佳慧去探监时不说,他自己也能拿分析出来的对不对?再加上

    我们去接她出狱,小白也没出现,他肯定是以为小白对他了无牵挂,所谓爱屋及

    乌,恨屋及乌,小左他一定是顺带把你也给恨上了。」

    「可是不应该啊,京京出来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如果只是颖颖出走的事情他

    知道了,那他肯定要来问我的啊?可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冷漠,他对我那么狠

    心?」

    李萱诗说着说着又开始急了起来。

    「萱诗!你再仔细想想,如果真的就只是小白离家出走,京京知道她肯定是

    摆脱了老郝的控制,他应该高兴啊。可是他的态度、他的行为,说明肯定还发生

    了一些事情带给他足够大的刺激才导致的,你想啊,京京那么温顺的一个孩子,

    从牢里出来就像是匹穷凶极恶的狼,这人性巨大的反差变化,如果不是有大件事

    的刺激,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极端现象的。」

    「我们所有的人,都不会越过你去办事,更可况连你都一心在保京京平安;

    白家就更不可能了。这里面要真的是问题,只有一个人会去做!」

    「郝江化!」李萱诗瞬间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

    (续)第三章

    「恩!想来想去,也只有他会这么做!左京带给郝江化的后遗症已经显现出

    来了,现在的郝江化就是禽兽,你看他对你、对姐妹

    ∷寻?╒回╮地◎址3百?喥∵弟—板zんù╜×╔

    们使的手段,越来越龌龊,

    越来越无耻。以他睚眥必报的性格,你以为他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郝江化是绝

    对不会做放虎归山的事情的,他一定会想办法除去京京,以解自己的后顾之忧。」

    如果说之前还是猜测,那么此刻徐琳对自己的分析是越来越肯定。

    「不可能啊,郝江化就算再想使绊子,可京京毕竟是在北京服刑啊?」

    李萱诗心中一惊,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他是不能,如果有人能办到咧?萱诗,你自己感觉到没有,你现在已经越

    来越控制不住郝江化了,他就像是匹脱韁的野马,现在他的野性和野心都在一点

    点地展现,不是我危言耸听,你要早作打算啊?包括我们姐们,都要好好想想以

    后该怎么过了。」

    徐琳一边劝慰着李萱诗,一边也是给自己提个醒。

    「不,不会的,老郝就是人荒诞了点,其他的,其他的都挺好的!」

    李萱诗仍不愿相信徐琳的分析。

    「哎,我的傻姐姐,都是恋爱中的女人是盲目的,可你怎么都结婚这么长时

    间了还这么瞎啊?都说关心则乱,当年京京出事的时候,你就乱了方寸,后来一

    步错步步错。现在,你又乱了,你能拾起你的精明,用理性的思维来疏导这件事

    情吗?」

    徐琳感觉自己的一番苦口婆心都做了无用功。

    「琳琳,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和老郝都养了4个孩子了,难道我要再一次抛

    夫弃子吗?」

    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此刻的李萱诗只剩下无

    ○|地╙址百?喥?弟—§板∴zんù∷ˉ╮╮╮

    助的淒凉。

    「萱诗姐,有些事,都是命。你听我说,左京那边我会找个机会去和那孩子

    好好谈一谈,希望能扭转他那偏激的想法,再不济也能探探京京的底线。至於你

    这边,老郝那你一定要去敲打,别再整出点么蛾子,特别是别再刺激京京了。这

    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又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是真心不想见到你们母子反目

    成仇啊。」

    「小琳,你一定要帮我把京京劝回来啊,只要他肯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他!」

    李萱诗已经慌张得走足无措了,这么理性的一个女人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什么都答应?那他要是让你离开老郝?离开那4个孩子你怎么办?」

    徐琳一句话就把李萱诗给问得没话说了。

    「萱诗姐,现在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等我去和孩子谈完了再说行吗?」

    徐琳不忍见李萱诗如此地失魂落魄,还是好言相劝。反观李萱诗,如同灵魂

    出窍了一般,眼中已经没有往昔那份精明的神采,只落下一副心事重重的癡样。

    【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